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八章 与美国的纠葛

第一百零八章 与美国的纠葛

国与国之间,能够永恒镌刻在历史上的只有“利益”二字,恰如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国家关系,唯有利益永恒”。

无所谓道德,无所谓正义,当一个真心实意为了民族利益、为了国家利益的『政府』在面对和处理纷呈的国际事务中所体现出来的态度、所采取的行为,都非常完美的体现了一个中心,那就是以自我利益得失为中心,从共和国建国以来或参与、或主导的众多国际事务中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几个典型的事件足以说明问题。

印尼排华事件,或许荷兰东印度公司至今都还未想明白他们到底是哪儿得罪了共和国,他们就更加不知道整个排华事件,是不是真的因为在印尼地区的华人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遭受到了当局统治者的不公平待遇,或者是其他什么不幸,以至于共和国需要大动干戈得试图要和荷兰『政府』一较高低,而纯粹为的就是确保在印尼华人的权益?

现在,时间已经冲淡了当年的云烟,显『露』出了一些可以原本还是遮遮掩掩的本质,尤其是现在正蓬勃发展、大力建设自身经济和国家『政府』职能的印尼人民共和国,它的凭空出现,以及它成立之后与共和国之间的缠绵不断的暧昧,是谁也能看得出之前的华人事件是什么样子的一出舞台剧了。

很显然,荷兰成为了共和国将自己影响力『插』入东南亚地区的牺牲品,而与之相对的是在欧洲,在希特勒所统帅的第三帝国里,被冠上“最卑劣种族”的犹太人,在遭到希特勒及其激昂国民的迫害之时,“草芥人命”、“人如猪狗”等词已经无法形容犹太人的悲惨遭遇,这些同样是在共和国所宣扬的维护人类基本生存权益无论种族的人道主义范畴之下,但共和国的作为却仅仅是外交谴责、愤慨,与在印尼排华事件里共和国海军将航母舰队开赴热点地区的惊天动作相比,的的确确是很好的体现了第二个事件确实与共和国利益无太大干系。[]大国无疆108

对于没有祖国的犹太人而言,他们在德国的遭遇是可怜又可悲的,共和国在国家关系上未能做到很好,但在其他领域里还是做得非常仁至义尽,像现在共和国国内就有不少以政治避难、投资移民等各种各样理由躲难的犹太人,他们的幸存也不得不说是共和国对于犹太人的人帮助,至于要让共和国以强硬态度来面对德国,那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不可能,自然是因为德国与共和国之间有着源远流长的合作关系,早在欧洲大战期间,自治区『政府』就已经和德意志帝国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甚至曾因为自治区的大力物资贸易支持而赢得关键『性』战役,虽然最终遭到了失败,重新竖起民族主义和扩张主义的希特勒也继承下了两个民族间的友好关系,并且还将关系发扬光大,从民间广泛的贸易交流上升到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技术贸易合作,前后两次所达成的技术贸易,为双方所带来的巨大裨益,相比于那些遭受不幸的犹太人而言,的的确确不成比例。

而共和国的在应对国际事务上的作为只不过是国家关系中的小小一部分而已,当有着同样实力、在面对同样事件的时候,会采取同样策略的国家很多很多,国家荣誉与尊严、国内公民与海外侨胞人身安全与利益等等都是影响一个国家外交态度的重要因素,所以许多人都直接把“国家外交”称为“精明商人”,虽然商人有时候会厚颜无耻,但国家之间也常常有“绥靖政策”,因此无利不起早的商人身上的许多特点,都与一个国家的外交态度很像。

所以,这一次美国商务部二十一名官员,他们远涉重洋来到中国,可不仅仅是为了来看一看东方文明古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当然也不可能是为了来体验喷气式客机、来参观共和国首都的,带有重要使命的他们是肩负着美国的国家利益来和共和国交涉的,交涉的内容以及交涉的目的自然是想让双方能够在合作中得到更多的共同利益,而不是深化友谊这种屁话。

1943年8月30日上午,伴随着共和国外交部发表电视声明称中日恢复正常外交关系的新闻晨报声中,迎来新一天的共和国首都却要在这一天发生一件足以惊动世界的大事。

自1938年多国首脑参加的世界经济论坛以不欢而散告终,随即各国大打贸易壁垒战以来,世界上以各个国家为中心形成了许多个经济贸易圈,像英国、法国等国家就以各自的殖民地范围形成了一个“圈内国家与地区彼此享有最惠国待遇”的特殊经济贸易圈子,也有的国家是以自己的影响力构成了一个彼此之间相对关税壁垒很低的圈子,像美国对于拉丁美洲,像共和国对于哈萨克和印尼以及如今的朝鲜、琉球,也有的国家是打着光棍四处受到排挤,比如日本。

所以在这一天之前的世界上,是很多个经济利益共同体的,但这已经形成了近五年之久的形态将被打破了,因为在这一天共和国商务部宣布将于此次访华的美国商务部就两国经济领域合作问题展开探讨与交流,在外界看来这一说辞更像是“两国要达成经济利益合作伙伴”一样富有内涵。

为此,除了发布重要数据报告之外还从未深受过媒体如此热烈关注的共和国商务部,其办公所在地前的双向六车道的街道,以往的畅通状况变成了今时今日的有些拥堵,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记者以及那些关心两国经贸关系走向人,几乎把这条街道变成了一个热闹的车展一样,人车嘶闹之间,地处街道对面的众多办公写字楼俨然也成了关注阵地,没有被允许进入商务部的热心人士们,将这些写字楼变成了看台一般,远远看去写字楼的每一个落地窗户背后都是些拿着望远镜企图看到商务部大楼里的人,其中不乏有很多记者的“长枪短炮”。

与外面的热闹相比,此时此刻两国商务部的开会会议室里,却显得非常的安静,双方同数量出席会议的人有34名,直接面对面坐在了长长的办公桌两侧,仿佛这一次的对话交流其实是一次谈判似的,不过会议开始后不久双方并没有太多的交流,而是看着一份文件——从1938年到1943年六月份为止的双方每年度经贸往来数据统计表以及附带说明。

安静的会场里,只剩下纸张之间的摩擦声,哗哗的响声持续了很久一段时间后,一直埋头苦看的双方与会人员都纷纷抬起了自己的头来,随即又是一阵一个各自阵营为单位的彼此交头接耳,会场里顿时又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嗡嗡耳语声,再加上一些人不时的点头和摇头,会场倒也恢复了几分生气。

“贵方提供的数据非常详实,也和我部的统计数据无太大出入,我方一致认为,这些数据是可信的。”

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是国务院里众多部级干部中唯一的一个女『性』干部,五十一岁的年纪如果在其他国家里也能算得上是年轻的,但她的工作作风和办事效率,同她所需要考虑、所需要服务的得共和国众多工商企业一样,注重效率和质量,所以她是很快就看完了由美国商务部提供的数据,同时对本国的统计数据进行了对比,然后同助手和到会的几个干部一番耳语后,就立马表态了,而对面的盖德正和自己的助理小声的说个不停。

“我方也秉持同样观点,贵部提供的数据非常准确”美国商务部部长盖德看了一眼蔡英后说道。

“那很好,我们接下来正式开始进入议题吧”

蔡英将刚才看过的文件放在了一旁,重新为自己打开了一份文件夹并放在了身前后,说道:“美利坚合众国始终是我国在全球经济领域里的重要贸易对象与合作伙伴,在多年的贸易往来中,双边关系稳健发展,但自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后,两国经贸关系开始趋于缓慢发展状态,这其中所表『露』的一些问题值得我们关注和商榷,但我方始终坚持认为,困扰两国关系持续进步的主要因素,不在于金融大萧条引发的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萎靡,而是彼此之间的贸易保护政策所造成。”

“我非常赞赏蔡部长刚才的说法,但并不代表我很赞同部长阁下的观点”

盖德示意自己的助手将一份提前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了桌对面的蔡英,后者微笑的接过之后快速的浏览起来,但盖德似乎并不想留一些时间给蔡英浏览文件,紧接着便说道:“相信从刚才我两国商务部的数据交换对比查看中,部长阁下很容易看出一个问题,而加上我们的这份由我部经济和统计局提交的特殊报告,蔡部长应该了解到我们的难处。”

盖德给蔡英的报告,是美国商务部经济和统计局对自共和国建国以来到1942年年末为止,共和国与美国之间贸易往来的数据明细。这份文件并不同于刚才两国商务部所递交的统计报告,因为它非常详实,具体到了每一年共和国总共出口了多少辆汽车、多少艘船只、多少台家电等到美国,而美国又卖了多少吨粮食、多少吨钢材、多少桶原油等到共和国。

所以,相比之下在两国国家之间,,共和国的出口额是始终大于进口额的,也就是处于贸易顺差状态,反之的美国当然属于贸易逆差状态。[]大国无疆108

对于“贸易顺差”和“贸易逆差”,两者都是具有好坏两面的。

出口额大于进口额的贸易顺差,能够表明一个国家的外汇有净收入、外汇储备增加,当然造成这一原因的也是因为该国的出口商品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受到各贸易对象国家或者地区消费者的青睐,从而证明了出口这些商品的国家在商品所涉及领域拥有强大实力,持续的、巨大的贸易顺差往往证明该出口国的整体工业制造能力确实相对于其他国家更胜一筹,比如像现在的共和国,在航空工业、车辆工业、船舶工业、家电工业等等算得上是时下最富附加产值、最尖端制造的领域里实力不错,直接体现的地方也就是在这贸易顺差上。

当然,贸易顺差的坏处也非常明显,累积得越来越多的外汇收入仿佛是一种可更好利用资源废弃未用一般,没有充分利用的情况下,太多的外汇储备反倒会导致本国货币的升值压力,进而导致持续严重的通货膨胀率。

贸易逆差是出口额小于进口额,其很多情况都与贸易顺差恰恰相反,但它也并不是带来坏处,而没有好处。

贸易逆差是指来自非本国贸易区之内的其他地区,有大量的商品涌入本国市场,而本国销售到其他地区或国家的总额相对处于劣势状态,也正是因为如此,大量的商品充斥市场倒也能够降低本国的通货膨胀率,而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外国同行的商品在本国肆意横行,而自己的产品却没有销路,往往很能够刺激“唯利是图”的本国企业发愤图强,提高生产率、提高产品竞争力、降低生产成本等等措施都是有利于企业发展的,甚至还能够刺激出不少开拓新消费领域以及新高附加值技术产品的企业出现。

当然,长期的贸易逆差在造成本国外汇、黄金等大量社会财富外流的时候,也的的确确能够给本国造成很大的压力,比如说本国企业竞争受挫的情况下,自然会导致有大量的失业情况产生,持续攀高或者本身就保持很高的失业率,都将对『政府』、政党施加巨大的压力,像现在的美国罗斯福『政府』,在他的任期内的确是通过许多『政府』『性』消费、政策『性』刺激来促使美国走出了金融大萧条,但在长年累月的贸易逆差情况之下,本身就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的美国企业,在『政府』的扶持、保护下,在很长时间内也是无力改变现状的,当然这也是为什么盖德需要带领一干人等远涉重洋来到共和国的一大原因。

现在,盖德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蔡英认为阻碍两国经贸关系进步的主要因素是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而盖德自然是认为共和国的强势出口能力对美国造成了太大的压力,贸易保护是不得不而为之,当然他还有更多的想法。

“无法否认的一点,造成今天的局面,我国自身的经济体制与政策是问题发源之一,自中美两国有记录的贸易开始以来,我们之间最早的经贸交往要追溯到当年亚美集团到中华民国投资,从那时候起我国就始终扮演着为以前的自治区、为当今的共和国,提供大量的、种类繁多的各种工业生产原料,我们的企业成了农场、煤矿公司、钢铁公司、石油公司等等的时候,中国有了汽车公司、电力设备公司、建筑公司、石化公司、飞机公司等等。”

“两国之间的商品贸易往来似乎始终维持着一个不变的定律,那就是我们出口的商品往往最终会回到我国的国内市场,譬如我卖出去的是钢锭、铜锭、橡胶等到共和国,回到我国之后就变成了汽车之类的商品,贸易的差距在时间的催化下不断发展、放大,虽然我国也曾下定决心帮扶属于我国自己的先进制造业,但企业和产品的综合竞争力都难以比拟……”

蔡英偶尔点点头,非常耐心的听着盖德的述说,这一次被挂上了“战略经济对话”一类的头衔,不管怎样,这次会议俨然已经在共和国与美国有了很大的影响力,会谈的结果或者是哪怕一丁点进展、变数,都将影响到两国的国内经济形势,甚至引发整个世界的连环波动,为此身为共和国商务部部长的她,细致和认真是必然的,但她发誓,她的承受力和忍耐力也是有限的。

“容我打断一下,盖德先生”蔡英微笑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挺直了腰杆说道:“我想提醒部长一个问题,本次会议是中美两国商务部之间就两国之间经贸往来事务的探讨,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在部长阁下就导致贵国长期贸易逆差的原因的赘述上浪费时间,本次会议被寄托解决的问题就是,中美两国之间能否破除贸易壁垒,或者是贵方关心的人民币升值,有关于部长所关心的贵国贸易逆差问题探讨不应该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因为长期的贸易顺差也给共和国带来了许多严峻的问题,她关心本国的来不及,没那个闲工夫去关心大洋彼岸,所以蔡英的话说得很不客气,她可不是盖德的“老朋友”张雨生,她只关心的是本国的经济利益问题,至于美国到底有多高的失业率、社会财富流失有多么严重,就不是她所需要关心的。

蔡英的一番“痛斥”似乎骂醒了盖德,这个来之前将很多希望寄托在共和国身上的商务部部长,似乎在这一刻醒悟了,国家与国家之间是不可能有“朋友”二字的,共和国也不是美利坚的妈,哭诉和无理取闹反倒是自取其辱。

将心态调整后的盖德,很快将思绪重新整理好,似乎是要作为回应刚才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的一阵强硬痛斥,他的话也显得非常尖锐。

“蔡部长的话说得非常正确,我想本次两国商务部之间的对话协商业协会议,是应该着力解决国家经贸问题的,那我现在也不想再说两国之间的贸易差额有多么的严重,此时此刻我只想说明的一点,那就是自贵国建国以来,贵国的货币即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皆以我国货币——美元,作为贸易结算单位,而两国货币汇率的三比一比例,这样的一个低比例似乎与贵国的经济实力尤其是商品经济出口能力不相符合吧?”

“而且,我认为贵国本身就被严重低估价值的货币,应该选择更具有弹『性』的汇率制度,而不是仅仅盯着我国的美元,这终将会损害到贵国蓬勃繁荣的经济,我相信贵国『政府』纵使不为我国的高失业率考虑,也需要为贵国自身的前途着想吧”

盖德的话不仅显得尖酸刻薄了,还带有很浓重的政治压力『色』彩在其中,因为就人民币汇率问题,昔日世界上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对共和国这个经济领域的后起之秀有很大的怨言,在国际市场上太值钱的这些国家货币,虽然有着很强的购买能力,但实际上对于他们本国而言,购买能力是无法体现出来的,但在国际市场上的购买行为,却又往往促进共和国的出口贸易,所以这种对于老牌资本主义强国的恶『性』循环长期作用之后,最大的结果就是共和国越来越有钱了,财大气粗得可以轻松解决许多的问题,比如在朝鲜半岛和琉球群岛上赢得战争,这也是经济实力的决定结果。

为此,各国的各种外交通牒、照会、协商等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有着世界上最强大工业制造能力和最广阔国内市场的共和国,货币的汇率比例却严重不符各资本主义列强想象,很明显人民币的价值被低估的情况下,这种“不公平的低价”必须得到停止,这也是美国的利益诉求。

他们认为,共和国长期以来都是向全世界输出他们的“通货紧缩”,不断增长的共和国国家实力尤其是工业制造能力,直接导致了国际市场上的商品经济繁荣日益空前,从低端的牙膏牙刷到高级的汽车、飞机,无所不能的共和国丰富了世界人民的商品经济消费生活,与此同时的是共和国的货币始终以仅仅盯着美国这一世界公认最大实体经济国的美元。

金融危机爆发后各国货币纷纷贬值之下,紧盯美元的共和国货币有着更大的贬值幅度,直接导致了世界各国国内的物价下降,有限的各国国内市场需求与不断壮大发展的共和国商品制造生产能力日趋背离,越来越多的“共和国制造”更大规模的拥挤在各国的国内,纵使各国有着这样那样的众多贸易保护政策,但这些政策的作用能力是有限的。

因为有着低汇率优势的共和国制造商是有货币价值优势的,而且长期使用着甚至是习惯了共和国商品的各国人民,也难以摆脱没有共和国商品的日子,加上他们本国国内也没有能够匹敌的企业来生产满足国内需求,所以面对这样一种悲催形势,各国只能要求共和国的货币升值,让共和国的出口优势失去一截。

而对于这个问题,共和国的压力也是相当之大的,因为这货币升值压力除了来自于各国的政治压力之外,还是因为长期的共和国国际贸易顺差、国力的稳健增长等一系列原因导致而来,虽然升值会带来一些好处,比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和工业原料进口国的共和国,手中的货币更为值钱后,在付出同样数额的金钱下,能买到更多需要的资源,进而降低共和国生产企业的成本,进一步提升企业竞争力。[]大国无疆108

但升值将会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是值得注意的,升值后共和国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的商品的价格优势将会不复存在,在各国依旧高高筑起的贸易壁垒作用下,各国『政府』对产品征收的高额税后抬高了这些共和国制造商品在各国市场内的销售价格,所以届时各国『政府』的贸易政策调控将对共和国的出口经济具有衍生而来的“调控能力”,换句话说就是“受制于人”。

好处有,坏处更有,共和国当前所面临的国际贸易最大困难,已经不再是当年愁着商品无法赢得市场、无法赢得消费者需求了,而是要在国际贸易这个舞台上,与贸易国的国家之间展开攸关利益的博弈,而共和国的抉择也非常少,要么否决各国的升值诉求,要么同意。

否决自然是不可能的,共和国不可能与美英法意德苏等世界众多的国家为敌,既是共和国不答应货币升值不会上升至引发国家间仇恨的地步,但对于损害国家间关系是绝对可能的,在当前共和国好不容易走出一个贫困、落后的大国,在走向经济大国的道路上才安安稳稳走了没多少年的时候,共和国需要这些贸易伙伴,需要这个依旧是资本主义横行的世界。

所以,共和国是无论如何也会答应货币升值的,但在答应的背后,共和国需要自我掂量一番利益得失,在脱离与美元直接挂钩的汇率政策后,共和国的弹『性』货币汇率会给共和国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与困难,这都是需要未雨绸缪的地方,但美国却不想给共和国留太长时间,因为他们自身就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

为此,共和国不得不为自己争取时间,这争取的办法,则是利用各国贸易壁垒问题来纠缠,因为共和国始终强调一点,那就是共和国对世界各国进口商品所征收的惩罚『性』税率是最低的,而各国对共和国的商品则从未客气过,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关税保护,才导致共和国不得不长期维持货币低汇率。

当然,各国则自然会指责共和国,强大的商品制造与出口能力如果没有保护,各国的国内市场都将成为共和国的天下,为了本国企业的健康发展和金融秩序的稳定,他们是不得不高筑保护壳,但这无关乎共和国的货币政策。

如此一来,争执自然就有了,甭管什么友谊天长地久,当遇到国家利益问题时,没人会退让半步,即使谈判桌对面坐着的是美国人。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