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九章 沉默的部门

第一百零九章 沉默的部门

年轻的共和国似乎从一诞生开始便屡屡考验,这对于一个曾经备受各资本主义列强欺压、备受西方各国鄙夷的国家而言,要想洗刷掉身上的耻辱、要想挣脱他人的束缚、要想赢得应有的尊严,那么她的奋斗之路自然是一路艰辛。

“既然选择了前进的方向,那就只需风雨兼程,一路向前。”

共和国打从建国的那一天起,就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展示着属于一个东方文明古国的蜕变,展现了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民族焕发出来的新活力,一切的一切,中国都从无到有、从有到强、从强到大,修好了四通八达的铁路公路,建起了一栋栋高楼大厦,盖好了一座座工厂,筑起了一座座水利大坝,架起了一条条空中走廊……世界的东方不断以新的面貌迎接每一天的曙光。

但在面对群狼环视的周边形势之下,东有日本虎视眈眈、南有多个列强盘踞、西有日不落帝国雄踞,北有红『色』北极熊张牙舞爪,一个被世人称为“蓝『色』之国”的共和国,一个以工商经济从事着为利益代表的年轻国家,一个以“科教兴国”战略摘掉“东亚弱夫”帽子的崭新工业大国,她的命运并不需要别人来为她主宰,因为她的名字始终就叫——中国。

从收复台湾到解决印尼华侨事件,从出兵朝鲜到鏖战琉球,共和国成立之后短短的十数年时间里,就用自己的实力、自己的拳头,在这尊崇丛林法则、适者生存的世界里,为自己打出了一个生存天地,但挣脱周边地区安全这个困局的时候,她却又面对了一个新的问题——尴尬的国际贸易。[]大国无疆109

古人有“怀璧其罪”这一词,而今有“顺差之王”的称号,而这个称号自然赋予在了共和国的肩膀之上,虽然她始终想以最适合自身健康发展的收支平衡来过好每一年,但最终麻烦还是到来,由万里迢迢来到共和国的美国商务部访华一行人等所带来的,只不过是这些麻烦中比较尖锐的一个。

问题到底有多么的尖锐,或许两个国家商务部之间的对话会议现场氛围,可以让人窥见这问题到底有多么的严峻。

“我方决不答应”

蔡英的语气非常坚决,她站起身来对着桌对面的盖德说道:“这里是共和国,我们更不是满清『政府』,如果部长需要将问题扩大化,那么我们也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蔡英非常生气,她原本以为这美国商务部不远万里来到共和国,在商谈两国经贸往来的事物上是秉持着“平等对话、友好协商”的态度,但会议直接跨入两国最为关心的议题上之后不久,在连续阐述美国方面强烈要求共和国人民币升值之后,蔡英在并未及时作出回应的情况下,盖德竟然冒出一句——“贵国应该重视美利坚的态度,人民币升值是必然也是必须的”

也就是这么一句话,犹如点燃了蔡英心中沉寂已久的怒气一样,共和国的货币政策调整与否自然是共和国的内政,这由不得美国人来『插』嘴,而盖德毋庸置疑的语气很明显的指出一点,那就是共和国应该更为重视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大国的态度,蔡英倒是很想直接问,共和国什么时候没有重视美国的态度了?

蔡英的强硬真的是让盖德措手不及,他也是在心急火燎之下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但没想到这竟然惹『毛』了对面的共和国商务部部长,尤其是那句“我们更不是满清『政府』”,这句话犹如揭开当年美国曾在满清『政府』所统治下的中华大地所犯种种罪孽的伤疤一样,近代的耻辱是每一个中国人不堪回首的岁月,而缔造这一切的资本主义列强之一美国,自然在每一个共和国人心中都是有“案底”的,真要是旧事重提,共和国指不定为了过去所丢失的种种利益与尊严,与美国之间闹得很不愉快。

如果真要是因为一句话引起了两个大国之间的外交风云,盖德很显然就罪孽深重了,所以他赶紧站起身来,示意蔡英坐下,同时说道:“我想蔡部长是错误理解了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中美两国作为长期合作的伙伴,彼此之间所存在问题的更好、更早解决,对双方而言都是很有裨益的,我想蔡部长也想尽快就两国贸易关系问题有所进展吧”

“如果这算是盖德部长的另一种层次的道歉,我表示接受”

蔡英坐下,将所有文件都折叠好放在自己面前后,做出一副随时可以走人的样子,说道:“如果当初贵国的能源部出台的新矿产管理法修订草案之前,也曾被我国致以同样的贵方务必重视我方态度的致辞,那么我们在何时出台货币汇率调整政策上,也同样能为贵国优先考虑”

蔡英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道歉虽然可以接受,但中华民族身上由美国烙下的种种伤痕至今都还是清晰可见,病痛虽然已经早已成为过去,但犹新的记忆却随时随地提醒着每一个共和国国人,切勿忘记两次鸦片战争、切勿忘了八国联军导演出来的残垣断壁的圆明园、切勿忘了甲午之耻……当然,牢记历史并不是要念念不忘得试图疯狂报复,而是要以史为鉴,时时刻刻提醒在这不安定的世界上,自尊自强才是真理。

“如果刚才我的确是有地方伤害了贵方,那么我诚恳的道歉,但我想我们不应该这样争执,应该回到我们应该商讨的问题之上”

盖德还是首先软了下来,他知道现在的共和国真的已经不是曾今的满清王朝,美国也不再是曾今的“美国鹰”,真要是把共和国惹『毛』了,能为了一个侨民事件大动干戈的共和国,指不定真会把海军航母舰队拉到美国近海去溜达示威一番,反正没有惹共和国的日本都差点被共和国给灭了,共和国不差和美国之间闹得关系紧张,更不会惧怕任何国家或势力的挑战。

“我想,盖德先生刚才的态度,才是会谈所需要的诚恳态度。”蔡英将文件重新展开,义正言辞的说道:“本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交流是事关两国经贸关系发展战略『性』、长期『性』和全局『性』,是为两国在多个经贸领域加强合作与交流,以化解矛盾和促进发展,扩大共识、减少分歧、加深互信等为目的,全面推动双边关系健康、积极、全面发展的难得契机,所以我希望双方应该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平等的展开对话与交流”

蔡英话音刚落,桌对面的盖德就首先放下了钢笔,微笑着拍手起来,其他人等也相继拍掌,以表示对蔡英刚才这番话的赞赏,之前会议所积蓄下的尴尬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我方始终认为,贵国的经济发展离不开世界、离不开贸易,而美利坚也同样如此,我们非常珍惜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关系,并且非常愿意和一个有着七亿人口之巨的大国展开深入且广泛的贸易合作”

盖德说着,话音一转便说道:“对于贵方所认为亟待解决的贸易壁垒问题,我方的认为,在过去的贸易中,贵国的进出口贸易政策尤其是对来自世界各地进口货物的征收税率确实是比较低的,当然这也与贵国本身对世界其他地区或国家的商品需求有限分不开关系,所以贵国希望我国对贵国出口到美商品所征收税率应该回归到一个合理水平,也就是相对于贵国对来自我国商品的征收税率,这一点,我方是难以接受的。”

盖德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之前的商谈中,美国方面一直强调共和国必须尽快完成新的货币汇率制度改革,以最快的时间达到各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所希望的汇率比例,而这一强硬的态度也是惹『毛』了蔡英的一大主因,当然,蔡英手里也不是没有杀手锏,共和国商务部所提出条件非常简单,那就是共和国的汇率制度的确可以改革,但美国的海关税收制度也必须改革,至于各自的时间进度表,共和国方面可以尊重美国方面。

很显然共和国的这个条件实在是太过于现实主义了,之前盖德的话也说得相当清楚,共和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无论从数量、种类,还是品牌影响力和附加利润,都与美国出口到共和国的工业原料和能源物资不相匹配,难道说共和国对美国出口到华石油所征收税率,需要与美国对共和国出口到美的家电产品税率一样?[]大国无疆109

很显然,这样的平等税率政策之下,美国会死得很难看,盖德自然不会表示接受,罗斯福更加不会答应,对土豆所征收的税率,岂能和对汽车征收的税率一样?

而就算共和国对美国方面的税率政策希望值并没有这么离谱,但至少在盖德刚才所说的“共和国希望回到一个理想水平”,共和国想要的自然是对自己有好处,很显然这与美国的实际利益有很大的落差,因为美国商务部一行官员此次访华最大的任务就是要迫使共和国答应对汇率制度进行调整,从而降低共和国的出口优势,为美国自身内部的企业经济发展赢得一定的有利条件,但如果在迫使共和国应承下来之际,却用自己调整海关税收政策来作为条件,那此次访华也就毫无必要、毫无作用了。

看得清楚这一点的盖德,心里自然是相当窝火,不敢细想的他是多么怀念以前和满清『政府』谈判的美国官员们,一个统治着中华大地的昏庸无能『政府』,是多么的美妙,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多面对的一群人,其背后是一个与满清『政府』恰恰相反的共和国『政府』,谁和共和国比态度强硬,得到后果是严重的,因为本身就是从一穷二白发展起来的共和国是无所顾忌的,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玩横的就怕不要命的”。

“但我方也坚持一个观点,那就是贵国破除贸易壁垒之日,就是我方启动汇率制度改革之时”和一旁的助手耳语一番后,蔡英接着说道:“当然,如果贵方认为双方分歧较大,可以选择暂时休会,留给双方一定的考虑时间再谈也不迟”

“这样也好,我方将尽快将会谈结果和问题汇报回国,希望能再恢复会谈后能尽快取得实质『性』进展”盖德说着,站起身来,友好的伸出右手和蔡英礼节『性』的握了一下手,而两人的各自助手这以很快的时间谈妥了会议恢复时期定在三天之后,地点和参会人员都不变化。

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会谈结束之时,时间还并未到午时,共和国商务部外水泄不通的人群终于在翘首期盼太久之后迎来了商务部大门开启的时刻,不过大门刚一打开,一辆墨黑『色』的奔驰轿车就率先驶了出来,从车牌很容易辨别车辆是属于美国驻华大使馆的,而且这辆车两侧都『插』了小旗,一面是共和国的五星红旗,另一面则是美国的星条旗。

随后是一辆接一辆的美国大使馆车辆,五辆轿车呈一字长龙离开了共和国商务部之后,大门便重新关闭,整个过程让售后在外的媒体和热心人群大为失望,原本以为能够刺探到一点消息的他们从头到尾也就看到五辆车进去,等了两个多小时后,就是五辆车出来,这期间没人来为他们解释,更没人通知两国商务部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会谈进展,只有那空气中的淡淡油烟味儿。

失望之余,有人开始风传各种各样的消息,有说会谈取得很好进展,共和国的汇率制度改革与美国的关税政策变革都将正式提上两国日程,而也有人称会谈已经不欢而散,美国商务部会谈代表们已经灰溜溜的跑了。当然,其他传闻也特别多,至于共和国商务部,那紧闭的大门和大门两侧的警卫岗哨,始终都像商务部一样——保持着沉默。

几乎与此同时,在共和国首都北京,和共和国商务部一样保持着沉默的还有共和国的国防部。

如果说商务部的沉默是对于流言蜚语的无声痛击或者是无心回应,而国防部的沉默则是出于尊重,对英雄的尊重。

历时一个多月的朝鲜半岛战争,连同海陆空三军在内,共和国参与过战役战术行动的兵力超过了三十万人,而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共计歼灭了日军准军事人员二十一万人,共和国方面牺牲4675人、轻重伤患9792人次、失踪24人,朝鲜方面连同地下特工在内损失准军事人员2345人、平民死亡24781人、失踪14782人。

充分说明了,有着机械化兼部分信息化的共和国军事力量,与准机械化都算不上的日本军事力量之间的较量,其结果是早就注定的,国家的综合实力差距在战场上表『露』的一览无余。

从战损比来说,这一次战争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战损比例,共和国方面以伤亡一万余人的代价,直接歼灭了日方超过二十万人,几乎是一比二十的交换比例足以说明了很多问题,指挥层次上的战略战术、武器装备上的『性』能、军事后勤方面的充裕程度等等方面的差距。

但,对于共和国而言,逝去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国家最能做的就是让逝者的家属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补偿,让逝者能以军人最为尊严的方式入土为安。在战争中受伤的大多也已经医治完毕,在有比较好的单兵防护装备条件下依旧受伤的他们,受伤就已经说明程度不低,所以能够返回部队的占少数,绝大部分都失去了劳动能力或健全行动能力,对于他们国家自然同样要给予补偿和照顾,照顾他们的下半生、照顾他们由此而受到很大影响的家庭生活。

弥补,可以对逝者、对伤者做出,因为共和国『政府』有明确的对象,但对于那些在战争中不幸失踪的,一直强调“落叶归根”的中国乡土思想,家庭和『政府』何尝不希望他们能健全的回到祖国回到家乡,就算是已经捐躯也能够魂归故里。

所以,共和国国防部在战争结束之前便着手让各部队尽最大努力搜寻失踪者,迄今为止的仍旧还留在朝鲜的陆军第六集团军,更是特意组织了一个师级规模的搜寻队伍,从南到北几乎像一把梳子一般,在朝鲜『政府』的积极帮助下梳理了一次朝鲜半岛,只找到了二十四名失踪士兵中的九名战士,其中八个人已经为国捐躯,另一个人在受伤后就被朝鲜山间猎户所照料,算是迄今为止找到的唯一一名健全的失踪者。

因此,在8月30日这一天,是共和国国防部正式成立失踪军事人员搜寻办公室,即该部门将永远负责找寻在共和国所参与战争中失踪的官兵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有他们的消息,这个部门就将全力去搜寻踪迹直到英雄们“回到”故里,当然这一天的上午也正是这个刚刚成立的部门,正式向赶来首都国防部的失踪人员家属移交找寻到的八具残骸及其个人物品的时候。

对死者的尊重,对为国家利益付出宝贵生命的英雄,所有职员都佩戴手臂缠上黑纱的共和国国防部沉默了在,办妥移交手续和战争英雄补偿手续、烈士军属家庭补偿手续、军人战争保险赔付手续等等一系列手续后,在默默的祝福与宽慰中,由家人陪伴下的英雄们从国防部踏上了载誉回家的路程,这回家的路,他们将不再寂寞。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