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一十二章 简单的任务

第一百一十二章 简单的任务

茫茫的大山、高低错落的密林,人烟罕至的缅北原始森林里人烟罕至,闷热的丛林深处更是遍布危险,枝蔓横生、错『乱』野藤,丛林里没有可供人走动的道路,掩饰在腐烂树叶下的泥沼泽反而随时准备吞噬掉那些不幸之人,爬行在数目枝枝蔓蔓上的各种动物尤其是那些阴沉的毒蛇,更是嘶嘶作响的喷冒着毒舌,吱吱作响的其他生物也是不安分的在夜里鬼鬼祟祟。

熬过了漫漫黑夜,终于迎来了黎明的到来,在拂晓之前还被突然到来的一场暴雨淋漓的“秃鹰”特种大队第七作战小队十二个人,当阳光终于刺透了树叶的茂密,为丛林深处也带来些许光芒的时候,没有停下过一次脚步的他们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刻,细密的汗珠从表『露』在空气里的每一寸皮肤里涌出,鼻尖更是不断滴落豆大的汗水水滴,啪嗒啪嗒的滴落在他们身上。

“建立警戒线,猫头、硬骨头、老鼠、大鸟,你们四个执勤”

干涸的喉咙里已经一夜没有喝进一口水,岳立的声音有些沙哑,收到命令后,在队伍后面殿后的“老鼠”和“大鸟”两人,以及在前面的“硬骨头”和“猫头”两个突击手,彼此很默契的布置好了一个警戒线并担负起警戒任务,其余人等则渐渐以岳立为中心集结了起来。

“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零十分,我们距离目标还有十五公里,现在原地休整二十分钟,十分钟后换岗”[]大国无疆112

岳立说完,立马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壶取了出来,交给背负激光定位器和无线电台的电子军官先喝之后,自己才撇开耳麦,淡淡的喝上一口,水壶里装着的不是清水,而是含有一定盐分的生理盐水,带有淡淡咸味的水润过喉咙后反倒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其余人也是纷纷找地方坐好,取出一份口粮和自己的水壶后开始了进食,短暂的休息时间里他们需要好好恢复一下,而周围的丛林也似乎感觉到这些不速之客的确是有些疲惫了,各种各样的小昆虫和毒蛇等也纷纷避而不出,生怕打扰了这群作战机器的休息遭致杀生之祸。

拂晓的暴雨为丛林带来了不少水分,高大树木上的树叶上多多少少都累积下了不少的雨滴,当山间偶尔到来的微风吹拂之际,随风摇曳的树叶便滴答滴答的落下一滴滴水珠,早上出去觅食的鸟儿也已经归来,叽叽喳喳的在树枝上闹个不停,远处一些不知名的虫子也在一展歌喉,热闹的丛林里充满了大自然的生机歌曲。

在这样一个有些闷热、很是『潮』湿的环境下,没人能够睡得着,假寐一番之后,该换岗的换岗,该继续休息的就休息,十二名特种兵用多年来的默契配合在这丛林里度过了很安静的二十分钟,随后他们又开始上路了。

时近中午时分,第七作战小队已经快要走出丛林了,原本萦绕在头顶上的树林枝蔓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豁然开朗的一片低洼谷地,在丛林里眺望远方,谷地的缓坡之上有一个类似于大型村落的建筑群,一条简陋的山间公路蜿蜒着爬向远方,再往山上看则是一个个类似于梯田的土地,有不少人仿佛稻草人一般矗立于田头。

“我们已经到了”看着地图上的标示,再用望远镜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岳立得出了结果,而此时此刻在岳立等人所关注的那个村落里,正是忙碌的时候。

在新金三角地区种植的罂粟是多年生草本植物,高约0.8米到1.2米,密生粗『毛』且叶子很长,约有30厘米,花朵常是直径超过十厘米的六瓣单朵花,花『色』有纯白、粉红、艳红、紫『色』等,花开之时非常艳丽绝美,在美丽的背后也蕴藏着巨大的危害——毒品。

喜欢充足的阳光、喜欢肥沃的土壤、喜欢砂质的土地,罂粟这种直根系的草本植物并不娇生惯养,每年的八月下旬和九月都可以播种,甚至到了十一月份都还能种植,所以岳立等人来的时候,正是这个以毒品为营生的“村庄”,除了武装分子之外的所有成年人,不管年轻、男女还是老寡,都要参与到幼苗移栽的劳作中,所以在岳立等人的观察之下,村落里显得非常热闹的原因就是统治该地区毒品生意的头目及其势力,正吆喝着村民努力奋战,早日完成罂粟秋种的表彰大会正召开得热闹之时,表彰那些在上午劳作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而山上土地上的那些“稻草人”只不过是手持『毛』瑟步枪、李恩菲尔德步枪、三八大盖等杂牌武器的武装分子,不用劳作的他们是需要保卫村落、保卫土地的,尤其是那些刚刚种下去的罂粟苗,容不得人为破坏。

“这里竟然有公路”

观察了一阵之后,岳立有些惊讶的放大了望远镜的倍数,仔细查看了一下村落周围的地形地貌尤其是那条蜿蜒到村落里的公路。

“公路应该刚修好不久,情报上说英国人一直想让盘踞在这薪金三角地区的两大种毒势力合二为一加强合作实现共赢,估计这公路就是修来为这些村庄提供进出通道的。”电子军官在一旁补充说道。

“英国人就他**只会搞毒品,鸦片战争的贩子”岳立嘀咕一句之后放下了望远镜,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上的战术手表,说道:“他们应该快要吃午饭了,种植罂粟这钟高强度体力活少不了一日三餐”

岳立再次用望远镜观察一番以证实自己想法后,这才通过无线电命令道:“全体都有,渗透组、狙击掩护组、定位测绘组、突击组,地休息五分钟,五分钟之后按照原计划展开行动。”

命令下达之后,岳立也不再看那些村民的欢呼雀跃了,而是赶紧检查自己的装备,早上就吃过的单兵口粮足以保证他们在十八个小时之内不会有饥饿感,能量可供他们高强度作战六个小时,所以这时候经过上午剩余路程淬炼的他们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用不着进食则把重心放在了检查装备上。

军情局虽然提供的情报很有限,但也足以弄清楚这薪金三角地区的两大势力的窝点所在,不过这莽莽群山中所发展出来的毒品种植业也的确有些“艰苦”,没有机械化耕种,更没有平坦的土地,再加上低下的社会生产力,全靠大自然气候的眷顾才能保证罂粟的正常生产,所以很大程度上靠山吃山的这些毒品种植从事者都得过着群居生活,否则不但无法保证毒品的成规模种植,单户人家恐怕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确保。

以前的金三角地区很大,囊罗了中国的果敢等四个县在内,可以说金三角地区最大的产业就是毒品种植与加工,而在当时自治区『政府』所属人民军的连番打击之下,不断被压缩、不断被削减的涉毒势力逐渐萎缩,当英国不得不承认果敢等县是共和国不可分割领土的时候,涉毒势力的地盘被压缩到了最低限度,更为致命的是在面对毒品态度和手法都很强硬的共和国,已经没有多少缅甸人敢在共和国的卧榻之侧种植、加工毒品,所以时至今日留在新金三角地区的只有两个不要命的势力,其规模也就相当于共和国的两个村子,这“秃鹰”特种大队第七作战小队所要对付的就是其中较小的一个。

此次行动可以说是共和国新军事改革之后的首次较大规模行动,新金三角地区不幸成了首个打击对象,虽然谈不上是新军事改制的一个成果,但成功打击掉这两股盘踞在共和国西南边陲的涉毒势力,也算是一个彩头,所以共和国才“牛刀杀鸡”一般,既出动特种部队又是空地协同打击,最后还要来一个最终毁灭,其目的就是要把这些涉毒势力的所有包括刚刚种下去的罂粟苗统统从地球上抹去。

五分钟之后,所有人都出发了,电子军官和机枪手一组、徐峰和另一名狙击手一组,包括渗透组、突击组在内都向着村落慢慢前进了,各个小组到达指定阵位后都以无线电联系,首先就位的自然是两名狙击手,随后便是定位组,他们需要利用手中的电子设备完成这一地区的卫星定位以及描绘出地区具体详图出来,而渗透组是担当抵近侦察甚至是潜入侦查的重要力量,作为掩护的突击组只能把他们送到村落外围后便等候在外面,直到接应渗透组出来,或者是行动暴『露』突入村落去营救渗透组出来。

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任务,当然长期的训练也让每一个特种兵有非常扎实的专业技能,在武装分子的眼皮底下,渗透组在天黑之前就已经渗透到了村落外面,经常因暴雨涨水的滩涂谷地上没有种植任何农作物和罂粟,大片大片的草丛让村落的外面形成了一个很原始的湿地,杂草丛生给了渗透组最好的掩护,他们将在天黑后渗透进入村落里,完成对村落里毒品制作工厂或车间、仓库、武器储备库等目标的收集确认,狙击手和机枪手提供预警观察和强行脱离时候的火力掩护,已经完成定位和外围情报搜集的定位组也能提供一定火力支援。[]大国无疆112

一切都悄无声息的展开,当山间的夜『色』渐渐弥漫开来,从山上土地劳作归来的村民和担负执勤站岗的武装分子都悉数归来,没有通电的村落里点燃了许多火把,在火光的照耀下村民们开始了吃晚饭以及一些娱乐项目,比如说那些手上有枪的人调戏调戏村里的那些天真少女,引得一阵哭闹和狼嚎。

有人的地方就一定存在矛盾、存在贫富差距,这是人类社会发展所形成的一大特『色』,在这村落里自然也不例外,家里没有劳动力的自然是村里最为贫困,也是抬不起头做人的,孤寡老人和弱瘦小孩同样是种一天的罂粟下来,往往只够填饱肚子,然后就各回各家,穷苦人家没有夜间生活,而往往有姑娘的穷苦人家还会遭受到一些不公平,他们的女儿大多会被强行抓去慰劳那些在白天辛苦的劳动力或者是站岗之人,好一点儿的自然是慰劳那些头目,这床上的节目也是夜幕下的村落里唯一的声响来源。

有人在呼呼大睡、有人还在床上****、也有人在吊儿郎当的拎着步枪相互间说笑着巡逻警戒,已经好多年没有遭受过外来打击的村落里,没有半点的危险气氛,有的就是那些昏昏欲睡的站岗之人和那些绵绵不休的床上旖旎,而渗透进入村落里的渗透组四个人,此时此刻他们却相当忙碌,黑灯瞎火的村落里没有通电,到了晚上四下都是黑茫茫的一片,偶尔看见一座房屋里烛光闪耀,那也是正忙着男女运动的屋子,一点点的亮光闪耀,那也是站岗的武装分子闲来蛋疼,正抽烟解闷,估计他们此时此刻心里也在想,干啥玩意儿还要执勤戒备?

一间接一间,渗透组悄无声息如同鬼魅一般活跃在村落里,有各种先进夜视仪器和透视仪器辅助的他们,行走在村落里犹如白昼一般自由,没有喂狗习惯的这个村庄更是带来了很大的好处,所以渗透组的进度非常快,将偌大一个规模上可以攀比共和国一个普通小镇的村落里『摸』索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

从开始渗透到完整撤出,渗透组的四名队员在超过十二个小时的渗透中,无时无刻不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所以撤回来之后,将所得具体情况汇报完毕,队长岳立便立刻给他们安排了四个小时的休息,在狙击组、定位组的四名队员担当警戒任务之下,其他人等都抓紧时间休息两个小时,然后轮岗换班,让渗透组的四名队员有更长的休息时间。

黑夜阑珊,寂静的山林里再也没有了上半夜的闷热难耐,在不时而起的微风吹拂下,山林轻轻的晃动自己的枝蔓,凉爽的下半夜越来越催人入睡了,趴在狙击阵位上一动不动已经一个多小时的徐峰一点睡意也没有,手中的狙击步枪也同样精神抖擞,随时准备迸『射』出一颗夺命的子弹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距离450米、风向东南、风速每秒2.3米、相对湿度86%……”

心里默默重复着一些狙击攸关的数据信息,徐峰似乎越来越痴『迷』这种状态,不久之后就将化为尸体碎肉的敌人正呼呼大睡,而自己却在远远的地方瞄准着,随时警戒着跑来打扰特种作战小队清净的杂碎,一种缔造死亡、见证死亡的畅快感悠然而生,但绝没有突破徐峰强大的自制力让他笑出声来或者失去起码的专注力。

换岗时间很快到来,轮到他们去休息两个小时了,回到临时宿营地的徐峰关上狙击步枪的保险,枪支直接放在身旁便靠在靠在一颗不知名的树干上睡着了,他很快就做了一个短短的梦,梦到了此时此刻在共和国云南的空军基地里,灯火阑珊之处,一架架满载精确制导弹『药』的战机已经准备出发。

睡梦很快过去,有梦就证明自己睡眠质量不好,醒来后的徐峰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随后便快速吃下一份口粮并喝上几口水之后,便同其他人一样,赶紧来到之前已经分配好的阵位前,做好掩护定位组的准备。

天亮之前,又下雨了,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原本还是死气沉沉的村落顿时热闹了起来,或许他们是在担心暴雨会让他们昨天刚刚种下去的罂粟苗失去生命,但这种关心随后便没有了,因为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活像是拂晓之前天上某位大神拉的一泡『尿』一样畅快,把始终监视着村落的十二名特种兵给冲洗一番后便没了,那些提前起床的村民也回到了屋子睡个回笼觉,毕竟天还没亮呢

大雨的确是造成了不小的问题,上游地区可能降了持续更久的暴雨,小河的水开始上涨了,没有了昨天渗透组徒步淌过去那会儿的浅缓,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急切的奔流,与此同时,被一场快来快去的大雨清洗一番的山间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按照预定时间,参与空袭行动的战机就快到来了。

“一分钟准备”

岳立没有半点怜悯的下达了命令,蒙蒙的夜『色』离放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还在熟睡中的时候,一束肉眼无法看到的、纵贯整个村落的激光光线仿佛是一道来自地狱的索命线一样将村庄系住,之前由渗透组渗透时候就已经安放就位的感应器在感应到激光的时候,也相继启动,俨然形成了一个激光信号包围圈,将整个村落给包裹了起来。

而在距离新金三角地区数十公里之外、一千余米高空之上,执行此次毁灭打击任务的空军“游隼”大队的二十四架战斗机正以呼啸着靠近预定发『射』区域,满载激光制导弹『药』的二十四架战斗机将分别担负两个地区的打击任务,呼啸的战机从靠近共和国国境线十公里的那一刹那开始,每一架战机就早已启动了机载火控雷达和战术数据链,特种部队为他们提供的位置指示信息已经再清楚不过,战机相继完成火控数据载入之后,一枚枚空对地导弹随即进入可发『射』状态。

“游隼一号,这里是老鹰七号,收到请回答,完毕”

地面上的岳立手持耳麦,利用电子军官早已启动的无线电台联系执行打击任务的战机。

“老鹰七号,这里是游隼一号,请讲,完毕”

“目标信息已标示,可沿指示线路进入打击。重复,目标信息已标示,可沿指示线路进入打击,完毕”

“游隼一号明白,完毕”

对话很快结束,将耳麦递还给了电子军官后,岳立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他将观察并评估稍后的空中打击效果,以确认目标是否完成打击和补充轰炸的必要『性』。

同样,在另一个地方,第八小队也已经完成了空中引导指示工作,二十四架飞行在一千多米高空之上的战斗机,在相同的地方分别向两个不同的方向,纷纷抛『射』出了自身携带的两枚精确制导炸弹,也就是说,每一个任务点将首先迎来二十四枚炸弹的轰炸洗礼,如果没有清除干净,每一架战斗机还可以抛『射』,足以确保毁灭干净。[]大国无疆112

激光制导飞行的导弹不可能说是悄无声息的飞行,它们的火箭发动机正不断燃烧着燃料加大导弹的速度,如同一支支利剑的它们缀着橘红『色』的尾部火焰精确的朝着目标勇猛飞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茫茫黑夜中,导弹非常准确的落下了,刚开始它们拉出一声声尖锐的噗噗谐音,喷冒着火舌、拉出一条条白烟飞过了特种兵们所埋伏的山岗,扎入了村庄里,有的直接穿透那些木质房屋,相继而来的巨大爆炸声很快连绵成片,陡然而起的硝烟和耀眼的闪光顿时打破了黎明前的黑暗,骤亮的山区里多出了一阵仿佛隆隆雷声般的响动,山谷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猛烈的爆炸持续了并没有多久,见村庄里还有不少幸存屋舍的岳立再次请求了轰炸,当又是一次导弹的洗礼过后,这批共和国空军预备给朝鲜半岛的导弹库存弹『药』终于在战场上寿终就寝,带走了一条条种毒、制毒、贩毒的生命,而完成任务且一枪未放的岳立等人也早就收拾停当,朝着预定的撤退地点靠近。

上午九点许,准时抵达撤退点的多用途直升机接上了之前运来的这些特殊旅客,尚未到午时,岳立等人就已经回到了景洪的出发基地里,稍后回来的是第八小队,对于他们而言这两天的行动仿佛是一次例行科目训练一样简单。

也差不多是他们回到基地的时候,空军的轰炸机莅临了新金三角地区,只不过这一次投掷下来的不是炸弹,而是一罐罐专门用于消灭草本植物尤其是罂粟的化学『药』剂,临空爆炸开来的化学『药』剂罐漫天挥洒开来的『药』剂足以让一片片的罂粟苗快速死亡,许多年后这里也将寸草不生。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