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三章 谁能看清?

第三十三章 谁能看清?

当欧洲战场上激烈的厮杀毫不停歇时,当云南所谓的护国军在四川前线苦苦支撑之时,当袁世凯第一次感觉皇帝不好坐的时候,一直沉寂于各种建设中的自治区终于有了新鲜事儿发生,因为她又迎来了第二批留学生的大规模回归。

日本和中央『政府』苟合的“二十一条”,让无数的留日学生伤透了心,纷纷回国之后部分学生一直在沿海各大城市呼吁众人抵制日货反对日本,当然也有一部分被自治区看中,经过一定删选和张雨生发明的特别“洗脑”之后,来到了西南边陲,他们的到来为自治区增添了不少高素质人才,当然尤其是一部分学医的留日学生们,更是很快成了建立在桂林和南宁两地的医学研究基地主力。

当然回来的人中,肯定还有留学于别国的一些学生。欧洲大陆是一片战火滔天,那里自然已经不是学习的好地方,大部分留学生都纷纷回国,而难得作为一个中立国的美国,在那里接受完教育的学生们虽然有非常好的发展前程,但他们同样选择了回国发展为国尽力,其中有一部分人注定就是要受到特别待遇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这个世界的航空业还基本上是一片空白,难得我国就有一批留学生完成了高等教育,而且是系统化的航空工程专业学习。他们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头批航空人才,可贵啊!”十来天前,接到美国方面发回的一封特别电报,张雨生等人便知道有国宝级人才要回国了。

王助、巴玉藻、曾贻经等七人,都是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该系获得学士学位的只有七个人,其中有五个便是中国人,当然这五个中国人就在义无反顾回国发展的留学生队伍之中,从美国到中国这一路上是按照了亚美的集团的老习惯,漂洋过海的时间里都用在了学习上,而对于他们而言还是补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简体中文写法,虽然他们知识水平不来就不低。而当一抵达防城港便被前来接待的车队热情款待,第二天便被风风火火地载回柳州。[]大国无疆33

“帝国主义国家为了彼此的利益而大打出手,整个世界的经济发展和科学研究、工业生产技术都是以欧洲大陆为主,如今他们深陷于战争的泥潭里,正是积贫积弱的祖国奋起追赶的大好时机。诸位的回归,必将让我们的事业添上一副腾飞的翅膀。”

几天后,在第二批回国留学生集体接待宴会上,作为总理事的张雨生自然需要出面接待,整个第二批一共有近一百五十人,其中不仅涵盖了自然科学、矿产地质、化工化学、机械动力等等,还因王助等人的回归增添了航空工程这一专业,就此自治区所需的所有近代科学各大专业几乎各个岗位都有人才了,虽然人数还不是很多,但星星之火亦可以燎原。

“关于诸位的工作安排,『政府』还是以你们的意见为主。第一批回国的学生们如今都已经成了各个岗位上不可或缺的人才,罗文华、高志航等人已经在河池市的电力设备制造公司担当重任,而代锐、杜宏伟、曹正林等人也在广西各大新兴工业城市担任重要职务。自治区目前的发展是平稳而又快捷的,我们的农业发展稳定、工业发展快速、商业发展蓬勃,经济进步飞快,但惟独教育业的进步还比较缓慢,当然这与自治区缺乏足够的教育人才有关。。。。”

宴席上,大伙都是年岁差不多的人,本来就没有任何的身份地位差异,围成一大圈商量事情更显平等,绝没有任何的官阶压抑感,有的仅仅是彼此真诚的交流互动。“所以,总理事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建立一所高等教育学校?比如说一所大学。”一位从法国回来的学生光是在亚美集团巴黎代办处就实习了一段时间,自然知道自治区包括复兴党的很多发展思路和理念,当然也对目前发展的困局有比较深刻的认识,在法国就知道自治区的工业算是比较强悍的,可就是没有完备的教育体系。

“的确是这样,我们所有的发展其实都要归根结底到教育业之上。目前我们的各大方面发展态势良好,但并不代表这样发展下去能够持久,就像我们销售出去的汽车一样,技术水平如果一直原地踏步,迟早会有一天会被别人的产品挤出市场。企业的创新能力、国民的素质提高、农商业的有序发展,其实都离不开人民素质的提高,当然要想真正做到民族复兴富强,教育业不迎头赶上,我们所谓的梦想始终都是一个个空谈。”

自治区普及全民教育的事情是众人皆知,巨大的投资虽然在数额上肯定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这样发展下去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真的能够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发展下去,中国迟早有天能够强大起来,因为她的教育事业发达,其他的行业也绝不是任人欺凌的,就好比战场上经常流传的一句话,“武器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在落后的武器遇到了精明的人同样可以泛发出勃勃生机。当然张雨生心中其实另一层意思是:生搬硬套后世技术始终不是办法。

“组建一所大学?目前的一所大学也就只需要涵盖,机械电子、电力电信、土木工程、化学化工、材料冶金、航空工程、生物医学、金融管理、语言文学、师范教育等等一些专业,其中尤以前六种为最重要,如果拼凑一番,我们可以组建出所有的大型院系出来,涵盖的专业甚至比帝国主义国家的大学更宽广。”

张雨生拿出了一份份初步草拟出来的高等教育发展草案,让众人轮流着浏览几眼,同时补充说道:“我们在一个特别的技术开发区内建立了一些的技术研究部门,将来的大学也将进驻该开发区,大学与研究单位互相结合,一道构成未来高科技技术和先进产业的研究链和人才链。未来将会有一项项先进技术从那里诞生,一名名高技术人才在那里成才。她将源源不断地为自治区提供新鲜的营养和澎湃的支持。”

“总理事,我有一个问题!”拿到资料浏览了几眼之后的王助,轻咳几声引起张雨生的注意力后说道:“我们的基础教育是从去年这个时候才开始的,小学加中学至少要花费六七年的时间,而学得慢的可能要九年。也就是说我们逐步拥有几十万接受过基础教育的学生要在1922年以后去了,也就是说要在22年之后才会有大批的学生具备接受大学教育的资格或者说起码的知识水平。如今我们就要忙着建立高等学校,师资力量匮乏不说,学生、教材从何而来都是问题?当然凭借自治区目前的实力,硬件方面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王助的话非常地直接,当然这也说明他们根本就没当自己是外人,这一点令张雨生感到莫大的欣慰,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在座的众人,有谁是接受过完整的基础教育的?而且是长达数年的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基础知识教育的?从洋务学校毕业的也不过学习了几年而已,但你们同样经过了自己的努力,在竞争激烈的外国大学里拿回了一个又一个学位和奖章!难道我们本土的学生就不行吗?只接受过技术学校教育的学生难道不能进入大学深造?”

张雨生心里最大的把握根源就在于自治区遍布的技术学校,排除掉纯粹地应用技术学校,比如汽车驾驶、工程车辆『操』控等,其实还是有不少的技术学校和夜校的学生都是具备一定科学文化知识的,而且他们长期在工作岗位工作,更加了解各种先进知识技术的可贵之处,也更知道掌握更为丰富知识所带来的无穷尽力量。必备的基础知识可以让他们看懂书本上的文字和符号,当然也能慢慢的学会更加深奥的理论知识,用时间和勤奋的汗水来同繁琐困难的大学知识做斗争,迟早会有胜利的一天。

“而且,我们的高等教育事业,首先是以建设一所大学为主,其规模不在于大而在于精,教育的对象也就是从各大技术学校里挑选而来的学生,三年时间之内师生共同进步,力争在三年之内完成所有院系的基础构建工作。力争在五年甚至六年之后,收获一大批具备丰富知识的人才。而到那时,我们的高等教育事业也刚刚可以同基础教育事业无缝接轨,更多的大学才能得以建立,更多的学生才能得以成才。”

大学不在于其规模之庞大,而是她有博学的大师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有好的领路人才能让受教育的人走上最正确最快捷的直通道,光靠自学是成不了科学家的;而且,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不在于多,而在于勤。“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面对浩瀚无边的大学知识,一个人是无法掌握所有的知识,能全部弄懂自己专业所涵盖知识的人也少之又少,所以高等教育事业并不需要产出大量成果,而在于培养出勤奋好学孜孜不倦的学生。

时间的充裕和教学资料的丰富是自治区发展高等教育的两大优势,而目前自治区注重的是基础建设,还没有达到足够的实力水平,根本没有办法开拓更广阔的建设领域,而这一空档期正好适合发展高等教育事业的筹备工作,当然也是基础教育事业加大力度发展的黄金期。当自治区真的需要大批大批的高技术人才之时,教育事业的供给能力也就恰好符合要求。当然,这个时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张雨生刚才自己所说的那样,用时间换取成绩。

“刚才总理事说技术开发区内还有大量的研究机构,要是真这么发展下来,我们不仅可以在培育一批高等教育事业人才的同时,还能利用一所所研究单位创造科研成绩。不过这可是一个漫长而又艰苦的过程,自治区能等得起‘少则三五年、长则八九年’的奋斗期吗?”一位留学生霸占了一份草案好长时间,看了又看想了又想,费了很长时间后才说出这么一个问题,一个明显是担心自治区『政府』承受能力的问题。

这么一个问题传入张雨生的耳朵里,他只能摇头微笑说道:“这个问题就不是现在我们能够料想得到的,既然我们能有胆子走上这条复兴艰苦路,那能否承受得起的问题就已经不再是问题。而且只要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那根本就不是问题。”

说到这儿,张雨生翻腾了一下自己的文件包,找出一份资料后说道:“根据最新最详尽的统计数据,去年我们招入自治区基础教育学校的学生,也就是第一届学生有31.28万人,而今年他们已经升为小学二年级。而新招入的一年级学生即第二届学生,今年有33.58万人。你们可以计算一下,在第一届完成所有学业的那年,我们的教育事业的负担将达到顶峰,十三个学年也就是十三届学生需要『政府』供养,即便每一届都按照30万人计算,我们的教育支出将呈直线上升,一直到达近四百万人的顶峰后维持该数字一直维持下去。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经费将在1928年达到顶峰,每天要供养的学生有近四百万人。而从去年开始,每年我们都将增加三十万人的份额,即教育支出占据『政府』财政预算的比例必将年年攀高。”

这笔开支账单算下来,周围的人都傻眼了。人口总数有近三千万人的自治区,每年的适龄儿童也就是在三十万左右,自治区提出的全民免费义务制教育主要就是针对于他(她)们。“平均来计算,一个学生每天就算每天一个鸡蛋、馒头和一碗稀饭充当早饭,而中午和晚饭吃掉三两肉、六两蔬菜和七两米饭,一年提供八套衣服、十六双夏秋两季袜子、四双运动袜、六双运动鞋和三双作训鞋,每年要报废或者说用掉三支钢笔、两瓶墨水、四十个写字本、五个笔记本、三本教科书。到达中学阶段以后的学生,每周还要消耗一些军用物资。你们算算会花费多少钱供养一个学生读完为其十个月的一学期?”

张雨生当着众人的面,板着手指母不停地盘算这样那样的开销,众人也是不停地计算着,终于大伙心里都有了个答案之时,才说道:“去年的教育经费开支是4.5亿元,而今年我的预算在9亿元左右,到了1928年也就是所谓的最高峰也不过才58.5亿元左右,而去年自治区的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了125亿元,教育支出仅占总值的百分之三点六,随着我们的经济体不断扩大,就算是到了二八年的时候,教育支出也不会超过『政府』预算的百分之三十。我们有能力有实力继续这样的全民义务制教育,当然前提是人数必须保持在每年只增加三十万人。”[]大国无疆33

自治区依靠相对于发达的工业生产能力,的确是有那个能力不征收一分钱农业税还能免费实行义务制教育的,但就如张雨生刚才自己所说的,必须保证这样的国民生产总值稳定增加,而每年新增的学生人数限制于三十万左右,这可能是自治区财力的极限当然也是教育事业不干涉其他方面正常发展的极限,如果没有超过这一限制,『政府』拿出的巨大教育支出反而是有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至少农业就需要如此多的学生来保证产出的粮食绝对卖得出去、种出来的蔬菜和养出来的鸡鸭牛羊有稳定的销路。

“关于大学的筹建工作,我们早在本月一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目前诸位的工作还暂时未定,各位可以拥有可支配的自由时间两个月,是选择回到故乡看一看,还是打算四处参观一下自治区各大工业开发区、各项工程和大型企业,你们都可以自便。有了各自的支配想法后,民政部和财政部会有专人为你们出纳经费、安排导游等等。”安排完众人的下一步行动后,张雨生将王助等人拉到了一旁说道:“隔壁书房里有人在等你们七个,你们可以先过去了!”

论国宝级航空人才,放眼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冯如、王助等人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冯如的不幸罹难让中国失去了宝贵的航空先驱,但难得有幸获得其中的七位的自治区,肯定是不能轻易放过如此珍贵的绝对宝贝。

另一个时空里,冯如等航空人才都是爱国志士。除却已经不幸罹难的冯如,王助等人在麻省理工学习的时候就已经有回国发展的打算,后来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北洋『政府』海军部在福州马尾设立的海军飞机工程处和海军飞潜学校,除了担任教学任务还负责飞机设计制造。即便他在之前被聘任为太平洋航空产品公司的总工程师,在只有二十几名工人的帮助下,设计出了波音公司的第一家飞机,这款飞机以每架一万一千五百美元的价格,向美国军方出售了五十架。

如此好的成就依旧没能让他留恋于国外,还是回到了祖国。这样的举措事迹足以让张雨生铭记这些人,当然历史的发展得到了一定的改变,张雨生等人的努力获得了王助等一大批留学生的支持,让王助等人少去了另一个时空里的各种特别经历而直接回国,继而得到了这些人才的回国相助,所以才有张雨生特意安排张宇要接见这些国宝级别人才的事情发生。

“我是自治区人民军队的总司令,也是工业部的部长。诸位别那么拘束随便坐!”敲门声刚一传来,张宇便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开了门,还在门口就和七个人一一握手起来,当然不忘做番自我介绍。“对了,大家快里面请!”一阵寒暄之后,张玉才意识到众人还没进门。

“我们在美国的时候,唐总裁就带领我们去参观了旧金山的亚美汽车厂、纽约的亚美集团工业园区等等地方,唐总裁经常提起那个无所不能的技术总监,想必就是张司令吧!他经常说要是没有无所不能的张总监,我们就不会有今天。”

巴玉藻和张宇刚一握手便激动地说起他在美国的见闻起来,“刚开始我们还以为亚美集团不是哪个大资本家建立的,那就是一个科学天才的杰作?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一个新兴的垄断企业,不会存在什么大资本家涉足,肯定就是一个超级天才的杰作。但没想到竟然是我们中国人。一辆辆汽车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在我们看来这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没想到我们中国人的企业一样能够在美国发财壮大!”一旁的巴玉藻回想起自己在美国的所见所闻,其中最大的感慨莫过于见识到了中国企业在美发展成就的强大。

“刚才那个啥总理事是不是给你们说了不用担心教育经费的事儿?”说完,张宇神秘兮兮地笑着看着众人说道:“他就是让你们相信咱们的复兴事业,那是绝对有把握走向成功的,你们可别听他的胡话。三个月都没给我换件好衣服了,弄得我都没办法参加大伙的宴会,只能藏在这儿偷偷见人,你们说说他是不是个抠门的总理事啊!大家都坐着说话,可别见外。”

张宇的说辞很快让众人哑然失笑,想不到传说中有天才之称的人物,掌控着数万将士的司令竟然是这般的无赖,纷纷大笑起来,整个秘密接见会议氛围立刻热闹起来。纷纷落座之后,这才开始谈起了正事。

“大家都该知道了,德国已经在战场上大规模使用轰炸机了。而且效果还非常不错,如果让我从军事的角度来看,未来的战争肯定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局限于地面和海洋,随着燃油动力的技术、航空技术的进步,战争迟早会蔓延到天空中去,就像德国出动数百架飞机在凡尔登轰炸法军一样!法军陆军愣是没有任何办法对付空中的德军轰炸机,单方面的屠杀是战争追求的最高境界。”

张宇说完,将一份来自欧洲的长篇幅电文递给众人分享,当然这一举措更加让众人感到温心了,先是总理事将大事儿都拿出来当成平常谈心内容,而这会儿张宇更是直接将机密电文递给众人随便看,信任的程度可想而知。

“飞机的发明与创造已经不再是当初人类的原始飞行梦,任何先进技术都逃避不了运用于军事战争的宿命。当然,帝国主义国家在这一方面表『露』出来的先进『性』和领先,我们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有了你们的回归,我们也可以尽快开始相关的研究工作。当然最好是教育、科研双结合,我们有充裕的时间做研究工作,而且还可以顺便带出一批又一批航空人才。”

说到这儿,张宇摇了摇脑袋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文件包,拿出了一式七份的资料递给每一个人。“这是我们在欧洲获得的一些飞行技术资料和一些人的设想,你们不是有三个月的空闲时间吗?我希望你们能够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琢磨一番,像什么全金属单翼飞机之类的,你们都可大胆设想一下,究竟可行与否,甚至可以拿出你们认为的未来航空事业发展大体方向,我在三个月之后等候你们的答案。当然,这些资料属于技术类一级机密,丢失是绝对不允许的。”

“技术类一级机密?我们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才能看呢?”

“只有两种情况,第一就是你们七个人在一起绝无他人的时候,不仅可以看而且还可以讨论交流。第二就是你们自己一个人,在确保绝无二人的时候可以查看研究。也就是说这些资料只能在你们七人之间流动,决不允许他人知晓半点。如诺泄『露』,其余人等的资料也必须立刻销毁,决不让我们八人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得到这资料。”

这样一番很有深度的叮嘱算是把当场所有人镇住了,自治区和亚美集团能有今日肯定是有非常完善的技术和保密体系,要是真让这些技术资料泄『露』了出去,估计自己就会成为罪人,而且绝对是民族的罪人,所以大伙都一股脑子的点头示意。

张宇刚才之所以又要摇头,是因为他已经非常不希望自己再剽窃后世的技术资料,但是往往有些时候,真的如同一句老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能再一次欺骗自己的理智与道德,将一份份本不该属于这世界的东西拿出来。

为了实现跨越式发展,将中国和帝国主义国家们的差距减小到最低程度,甚至要反超一大段距离,自治区需要做的有很多,当然已经做的也很多。还是一句老话能够形容张雨生二人的努力,“尽人事,听天命”,无法看清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具体结果,他们只能抓住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做好自己该做的,未来属于什么样子的?现在怎么能够知道。

当然,不少人都想看清未来的样子,但真的能看清的,在哪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