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章难过的寡头们

第一百二十章难过的寡头们

对于共和国近日在波斯湾异常高调的举动,如果说要有最大反应的国家,显然是那些因工业生产而对石油有着强大依赖『性』的国家,这其中包括美国在内还有欧洲地区的老牌资本主义强国,他们的工业同样需要石油,共和国在波斯湾的一系列举动无疑是在告诉这些国家,波斯湾从此是她的地盘了。

当前的世界并不缺乏能源尤其是石油,欧洲的挪威可以产油,美洲地区的墨西哥和拉丁美洲部分地区也可以产油,亚洲的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也能出产石油,但作为世界已知的能源宝库,蕴藏了丰富且最易开采石油资源的波斯湾始终在各国眼里都是一块肥肉,令人垂涎四尺。

不过,原本在伊拉克和土耳其对抗的英国被撵走了,原本属于日不落帝国的势力范围现在成了黄皮肤国家的地盘,尤其是这个黄皮肤国家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化国家、最大的工业资源尤其是石油的进口国家,他们有了波斯湾意味着什么?很直接的一个结果是,建立在美国及南美国家的能源进口依赖度将大幅度下降,从此共和国将不再受他国石油战略威胁,因为共和国已经有了可源源不断自喷出高品质原油的波斯湾了。

如此一来,最受伤的当属长期为共和国提供原油以及石化产品的美国了,首当其冲的当属洛克菲勒掌控的美孚石油公司,而他的生意一旦遭受影响,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作用将会很快影响到整个美国各大财团,面对即将到来或者是注定莅临的危机,各大寡头们不得不再次聚齐起来。

10月17日的洛克菲勒长岛别墅庄园里,这座张雨生曾今造访过的私家庄园里依旧是风景如画,秋天已经将自己的『色』彩涂满了原野和庄园四周,淡淡的昏黄『色』泽让庄园看起来有那么一点金黄金黄,远远看上去就好似落日余晖洒在了上面一样,不免有些凄凉之韵。[]大国无疆120

庄园的铁门很少打开,但这一次管家和两个仆从却将大铁门敞开了,他们分列在鹅卵石小道两侧等候着贵宾们得到来,直到上午九时许,一辆辆墨黑『色』、银灰『色』、咖啡『色』的顶级豪华轿车——亚美幻影轿车,这才在悄无声息般的驶入了庄园内,轮胎碾压在鹅卵石上的噗噗声倒也给死气沉沉的庄园增添了些许活力,但很快两扇铁大门很快随着最后一辆轿车的消失的尾灯吱呀呀的关闭,四周重归宁静。

几夜之间仿佛已经年老了好几岁的洛克菲勒难得的来到了院落里迎候这些老朋友们,一辆辆幻影轿车里下来的朋友们都是他朝思暮想的贵宾,触目之间大伙雾气蔼蔼的眼神已经透『露』出彼此的心神不定,这是忐忑?这是紧张?洛克菲勒不知道,但他能够读懂这些巨头们和他自己心里一样的不安感。

“都怪该死的共和国”

心里咒骂了一声,洛克菲勒赶紧走上前去和诚邀而来的贵宾们一一握手拥抱。

此次前来洛克菲勒私人庄园里聚会的自然是美国各大领域里的众多强人,他们当中最能为公众熟知的自然是欧洲大战期间,掌控着美国工业和经济命脉的临时官员们,他们有掌握美国银行系统的保罗?沃伯格、战时工业委员会『主席』伯纳德?巴鲁、战时金融公司掌控者尤金?梅耶、美联储董事长本杰明?斯特朗、神秘金融家族代表艾德蒙?罗斯切尔德等等,以及还有美国众多财团,像摩根财团、波士顿财团、梅隆财团、克利夫兰财团、芝加哥财团等众多托拉斯寡头财团的代表们。

每一个人的身价财富都是至少以百万美元来做衡量单位的强人们,史无前例的再次走到了一起很显然他们不是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所以当参与这次聚会的所有人等都汇聚在了庄园里一间很大并且装潢豪华的地下会议室里之时,济济一堂的众人这才畅所欲言,彼此之间开始小声交谈,悉悉索索的说话声让会议室里很是热闹,直到聚会发起者洛克菲勒登台招呼众人落座后,会场这才安静下来。

自从知道共和国在伊朗王国的阿巴斯海空基地即将正式交付使用以来,洛克菲勒这些天就一直难以入眠,“波斯湾”这个词始终如同噩梦一般萦绕在他的心间,让他彻夜彻夜的难以入眠,样子虽然还谈不上是老态龙钟,但他这是第二次感觉到生命从未美如斯。

上一次是因为他和众多托拉斯们一起与斯特朗、巴鲁等人合作,联手将威尔逊总统的联邦『政府』战时经济、以美联储为代表的金融系统和战时工业生产玩弄于鼓掌之间,以美国纳税人的财富为赌注疯狂下注有美国参战的协约国最终会获得胜利,然而他们最不应该却还是被忽视掉的亚美集团却横『插』一杠子,让他们原本设想好的必赢赌局变得悬念丛生,而就是这一次的惊心动魄让洛克菲勒知道了在美国,财团寡头们还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因为还有一个他们熟悉却又陌生的亚美财团。

最终双方坐下来一番交流后,合作与共赢的解决方式最终换来的美国『政府』大力支持复兴党在中国大地上掀起滔天**,最终创建了今天实力赫赫、名声在外的共和国,二十多年的美好合作犹如昨日美梦一般,随着天明时刻的鸡鸣声便戛然而止,共和国或将独霸波斯湾的消息成为了噩梦开始的源泉。

因此,洛克菲勒不得不感叹,在这地球上的经济领域里,能呼风唤雨的不是美国人,能常常制造惊喜、也能缔造意外的却始终只有中国人,从合作的甜蜜蜜月到背离的苦大仇深,因而他不得不认同一句话——“生命从未美如斯,恰如生不逢好时”

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洛克菲勒端着一杯红酒佳酿走到会场正中间,座椅都是靠墙布置的,所以这时候在场所有寡头们就好像都是围绕着洛克菲勒而坐,之前还断断续续有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的声音,这会儿顿时消失不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洛克菲勒身上。

“在这里,我非常真诚的欢迎各位朋友的到来”洛克菲勒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向到场的所有人致敬一圈后,淡淡品上了一口,将酒杯递给了巴鲁,后者淡笑着将洛克菲勒的酒杯放在了他身旁的一个小桌上,心里似乎在想——“洛克废了都喝酒了,看来真是没什么好事儿”

美酒入肚,脸『色』略略有些发红发烫的洛克菲勒,看了看巴鲁身旁坐着的钢铁大王卡内基,自己多年以来的合作伙伴,一个能将钢铁价格曾压至每吨12美元的怪才,似乎也在犯愁些什么,两人彼此眼神交汇之间,相互的心情似乎都在这一刹那理解。

“我曾模模糊糊的记得一句话,还是一个中国人在我们这样的寡头聚会上说过的。”洛克菲勒看了周围人等一圈后,这才继续说道:“他大体意思是说,组织的目的就是让平凡的人做出不平凡的事情,而当组织的能力达到某一种程度的时候,在为了实现组织共同目的之时,犯罪或背叛都已经无所谓。”

“而就在几天前,我们多年以来合作的伙伴,一个曾今还是我们座上宾的亚美财团背后势力,他们早已经从美利坚回到了他们的祖国,生根发芽、茁壮生长,如今已经变成了一颗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而这个曾今的汽车生产寡头,已经成了强势的工业化国家。他们这个组织的存在目的似乎就是要让每一个中国人做出不平凡的事情,而他们的的确确也做到了,中国人再也不自认为是黄皮猴子、东亚病夫,他们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一份子,因为全世界中产以上家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用他们国家的工业产品在享受生活。”

“所以,他们这个组织能力强大了,强大的他们需要为了更为崇高的目的而奋斗。这时候,任何势力、任何组织、任何国家妄想阻挠他们实现目的,那已经不再是挑战他们的权威和尊严,而是在以自己灭亡为恶果在做无谓的斗争,譬如说曾今疯疯癫癫,但如今却全面倒向共和国的日本。”

“想要的必须夺取、阻挠的必定消灭,曾今的亚美如今的共和国,这一个由我们见证成长的组织正以日新月异的恐怖发展速度向全世界彰显他们的实力、实现他们的欲望。”洛克菲勒说道这儿,看了看那些财团的代表们,笑着说道:“但我们伟大的总统罗斯福唤醒了我们的知觉,我们不应该一直任劳任怨的做共和国的煤矿工人、钢铁工人、化工工人、农场工人,我们同样需要向共和国、向世界销售我们的工业产品,而不是一吨吨我们子孙后辈发展所需要的矿产资源。”

“这些年来,在阿巴拉契亚北部和密西西比河中游东部林立的煤炭企业,一个个矿场日夜开工的目的就是挖掘更多的煤炭卖到共和国换得一张张美元或人民币,即便动用廉价童工也不足惜。还有五大湖以西一座座高耸的钢铁厂烟囱,墨西哥湾西北的一座座钻井、西部地区摩肩接踵般的大量金属冶炼企业,我们的国家经济支柱就是建立在空前消耗能源的基础上,纵使我们伟大的罗斯福总统努力帮助我们振兴制造业,但结果呢?”

“我们似乎更加乐此不疲的为共和国提供源源不断的工业原料和能源,否则迎接我们的是更大规模的失业和收入减少,即便我们知道17美元一吨的钢铁、2.75美元一桶的原油,这其中的利润的的确确没有共和国的一辆辆轿车、一架架飞机、一台台家电利润巨大”[]大国无疆120

“可,我们的『政府』并不这样想,他们也并不甘愿长期如此下去,否则等待我们的将永远是世界二流国家的位置,跻身一流强国将与我们渐行渐远。”

“所以,我认为商务部的决策和行为是正确的,为了本国和本国企业的利益我们必须和曾今的朋友——共和国,在经济领域里展开激烈的竞争搏杀。”洛克菲勒说到这里,看了看四周的寡头们一个个都没什么活力的样子,摇了摇头后说道:“人民币的汇率的确是改革了,我们的贸易壁垒也破了几个洞,双方的第一次交锋貌似是我们取得了胜利,但重整旗鼓的共和国立马和让日本成为了他们发起经济进攻的廉价资本,顺带来拉上了波斯湾这个重要石油产地作为一大根据地,空前武装起来的他们似乎要将我们一举击破”

洛克菲勒没再说下去了,经济领域里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激烈的竞争和搏杀,原材料与市场、生产成本和运输渠道、货币汇率和『政府』政策等等,各种各样的方式和媒介都充斥在经济战争上的各个角落里,它们都有着各自不同却都不可忽视的作用。

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不光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也是激烈异常,在没有硝烟、没有鲜血的经济战场上却有着比真实战争中更为巨大的牺牲与胜利。

长期的博弈最终导致了共和国和美国两国商务部的直接“争斗”,共和国妄图称霸世界经济领域的最大资本就是强大的工业制造生产能力、产品市场竞争力、品牌影响力等,不甘心始终扮演消费市场的美国自然要大力扶植自己的制造企业逆流而上,同时美国也要对共和国的货币汇率、工业能源和原材料供应或价格加以影响,双方的经济战斗可谓是刀刀见血。

相对于共和国而言,美国俨然已经成为了挑战者。

共和国只需要将自己的生产成本降低,同时将自己的工业原料和能源供应稳定下来,赢得彼此之间的竞争是易如反掌的,所以共和国让日本成为了最大的初级加工市场、最大的高能耗和高污染产业集中地,利用近八千万人口的日本直接将共和国的工业生产成本降低了很多个百分点,与此同时盛产石油这一工业血『液』的波斯湾成为共和国的领地,人民币脱离了和美元挂钩汇率制度之后,人民币完全可以与石油这一未来绝对的“硬通货”挂钩,让世界工业生产中必需的石油以人民币为结算货币,彻底摆脱美元对石油资源的影响,进而确保了共和国工业经济的稳定。

而对于美国而言,作为挑战者的他们错过了最好的电气化工业发展时期,二十多年的风雨交替让这个曾今取代英国而成为世界上最大实体经济国家的商人国度,如今却不得不在各方面进行大幅度的改革以撵上电气化工业时代的尾巴,改革教育、振兴工业、贸易保护等等,美国『政府』各方面的举措都是为了小心呵护已经遍体鳞伤的美国工业经济,但在共和国即将掀起的新一轮经济攻势之下,美国的经济还能承受得住以至于不崩溃吗?

答案尚且属于未来,属于上帝手中尚未公开的秘密,也是洛克菲勒等人想要提前窥知的救命稻草。

“在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之际,我国就答应了共和国对其出口到美的众多商品进行税率下调,而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完美的初级加工国家为他们源源不断提供廉价的、众多的初级产品,生产成本必定是大幅度降低,到时候再出口到我国的时候,大规模的降价『潮』是必然的,而这样的强势冲击无疑是对我国刚刚有所发展起来的制造业,所发起的一次梦魇式的摧毁行动,相信在这样浪『潮』冲击之下我们好不容易成长起来的众多制造企业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而如果我们的『政府』在浪『潮』冲击到来之前,立马出台更为严格的保护政策以削减掉生产成本降低所带给共和国出口企业的价格优势,那我们就违背了两国商务部的北京会谈结果,背信弃义的我们无疑是将我们推向深渊,相信到那个时候,为求更好自保的共和国,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波斯湾的石油必将以人民币结算,而这也必将导致我国大批能源出口企业的纷纷倒闭,进而波及到我国的整个工业经济领域。”

美联储董事长本杰明?斯特朗无疑是会场里对中美两国经济搏杀最有发言权的人,他非常清楚共和国与美国两国『政府』之间风平浪静的背后,在经济领域里的两国搏杀已经到了何种激烈的程度,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因为共和国始终不愿意让他们长期霸占的美国市场独立起来,而美国也不愿意长期是共和国最大的工业产品消费国,大把大把的社会财富让共和国轻松赚走,所以双方的矛盾自然要演变为“惨绝人寰”的经济搏杀。

一旦共和国成功了,那么罗斯福『政府』的倒台是必然的,一心一意要带领美国人民走出一条现代化工业强国路的罗斯福也必将“遗臭万年”,而后美国将继续扮演以前二十多年的角『色』,是对华最大资源和工业原料出口国,同时也是最大的消费国,资源的消耗、环境的恶化、社会收入的极化、社会矛盾的尖锐等等,将会很快让曾今繁华如梦的美利坚成为一个二流国家,当资源消耗一空之后,便像如今的日本一样,很快沦为共和国的一个初级产品加工国家,高污染、高能耗、高风险、高致病旅、低附加值的种种产品都让美利坚人来生产,汗水换来的财富却又很快被剥夺一空。

当然如果美国胜利了,共和国长期维持的对美工业出口经济统治地位将不复存在,充斥在美国街头巷尾、商场卖场等的琳琅满目商品将不再是“中国制造”,美国人将开上本国制造的汽车、飞机、轮船出行,用着本国的家电享受生活,工业制造能力的强大将丰富美利坚人的社会生活和经济流通,并且在国际市场上,美国制造的产品也能与共和国的一较高低,社会财富的丰富将直接助推经济的繁荣、国力的昌盛与国家的强大。

也正是因为这样,双方的竞争才空前激烈,但以亚美集团为开始,已经有了二十多年来发展的共和国显然有着美国一时之间难以撼动的优势,双方的胜负将以日本何时正式成为共和国最大初级产品加工国为标志。

按照本杰明?斯特朗的设想,三个月之内中日之间的合资企业将陆续完成对日本企业的各种技术升级改造,届时由日本负责制造低端产品和零部件、共和国企业负责制造核心技术并最终在日本组装的大量商品,将很快以历史最低成本的优势涌入美国,无法抵御的美国本土制造业很快就将以产品缺乏市场进而订单减少、开工率不足而相继倒闭,美国社会失业率爬升将成为必然。

而这悲催的事实背后,还有着本杰明?斯特朗个人角度的理想化结果,那就是把时间估长为三个月,而真正留给美国的时间还有三个月吗?斯特朗自己不知道,在座的众多寡头们也不知道。

“两国经济领域里的激烈竞争如果不加以控制或者是矛盾转移,迟早会演变成无法控制的恶果”

保罗?沃伯格开口说话了,曾一手导演了整个美国经济转向,集结整个美国金融财富疯狂下注赌博协约国必胜的狂人,他在美国『政府』和工商企业之间有着很好的关系网,所以此时此刻他的话,相比于其他人将更能够代表『政府』的意见,至少出入也不会太大。

“来之前,本杰明?斯特朗先生已经和我交换了意见,洛克菲勒先生所担心的事情不无道理,共和国控制了波斯湾,导致世界范围内以石油为标志的工业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相继下挫,进而导致我国能源和原材料出口企业收入减少是有可能的,但我并不认为共和国会这么做”

“我国和共和国之间的竞争追根究底就是我国要为了自己未来的一次主动挑战,我们有自己的底牌,他们也必须为自己留下底牌。”保罗?沃伯格看了看洛克菲勒,说道:“竞争一旦恶化,我国单方面撕毁协议重新高筑贸易壁垒,进而将两国经济领域的矛盾上升至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是必需也是必然的,因为让国家之间有仇恨,总比国内经济重新被共和国左右要好。而这样一来,共和国也将打出他们的底牌,那就是石油贸易与人民币挂钩。”

“最终结果就是,我们必须为自己找一个贸易圈子来确保经济发展,并且这个圈子是太平洋彼岸的共和国无法涉足的,届时我们将有自己很好的发展空间,譬如说我们将拉美地区囊括进来,虽然这与罗斯福『政府』千方百计废止的孤立主义思想非常吻合,但这恰恰也是孤立主义思想的好处所在,因为我们孤立起来之后,将不再受共和国的经济干扰,除非他们愿意跨过太平洋与我们为贸易而开战”[]大国无疆120

“同样,没有了我国这个巨大消费市场的共和国也一定会为自己找上一个贸易保护圈,一个我们同样也无法『插』足的贸易圈子,像如今的哈萨克、印尼、朝鲜、琉球、伊朗、伊拉克等国家都是他们这个圈子里已经内定好的国家,日本或许也将参与其中,说不定到时候急于让庞大工业制造能力有出口的共和国,甚至会与苏维埃合作,或者是又在某一个地区制造一次战争来变相消耗社会生产力和转移社会矛盾。”

保罗?沃伯格说着,站起身来将自己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怅然的一声长叹后这才说道:“当然,这是一个最坏的结果,以共和国和美国自己为中心的两大贸易圈子将会是世界上最有实力的两大经济体,彼此之间都有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市场容纳能力和资源供给能力,可以说近乎可以完全封闭起来的两个经济体将很快演变出两个有着共同目的的组织,就像刚才洛克菲勒所讲,具有一定能力的组织在实现共同目的的时候,他们将不择手段。”

保罗?沃伯格的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在场的所有人能在美国拥有不低的社会与财富地位,显然他们自然也能够听懂沃伯格话外之音,真要是以共和国、美国两个国家形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利益共同体,那两大共同体之间真要是有些许矛盾或冲突,战争成为解决的唯一方式之时,那必将会导致一场真正的、绝对惨烈的世界大战。

“事实上,这其中也充满了变数”沃伯格一句话又将众人的浮想拉回了现实,已经取代洛克菲勒成为会议焦点的他很是自豪的说道:“两大利益共同体的内部、共同体相互之间,都会随着时间的发展出现不可预料的新情况,因为我们千万不能忘了欧洲还有不安分的纳粹、亚洲还有谁也无法肯定真没野心的日本,以及两地之间雄踞着的红『色』苏维埃,这些都将是不可确定的变数”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变天是必然的”保罗?沃伯格说着,看了看已经颓然的洛克菲勒,他只想说一句——“抱歉,我也是自身难保”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