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一章 走进44年

第一百二十一章 走进44年

又是一年的十一月,每当时间进入到这样一个月份,在神州大地上的人们,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再也不会去关心物价高低、收入多寡、新闻事件等等,身为父母的他们必须在这一个月里转移自己的关注重心,因为十一月也称之为共和国教育制度催生下的升学月,也俗称考试月。

从人民自治『政府』在自治区开始实行免费义务制基础教育以来,到现在为止共和国的教育事业所取得的成绩和包括其规模在内,都是雄冠全球的。

县级城市是最小的教育单位,在共和国大大小小的县城里,有符合当地人口规模的基础学校,西北地区的人口小县或许只有一所,而河北山东等省的人口大县则往往有好几所,每一个孩子在家长的监督下可以自由选择就读私立幼教机构或者是公立幼儿所,但孩子们达到一定年龄段后,就必须按照其户口注册地送进该县的封闭式基础小学之一免费就读,毕业之后无附加条件的直接升读基础中学。

所以,基础中学是共和国教育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接受完该段教育的学生都已经是具备了相当丰富基础文化和科学知识的,而这个阶段结束之际,已经通过毕业合格考试拿到毕业证的他们,也将为自己的学生生涯是否就此打上一个句号考虑。

是进入大学学习更为高深、更为专业、更为丰富的知识,是进入高等技术学校学习应用『性』强、就业前景好的高等技能,还是就此拿着毕业证、收拾好行囊回家,都需要这些年轻的生命来为自己的未来作出一个安排,不过在中国人传统的“唯有读书高”的思想作用下,想要孩子走上仕途的、有更高学历和见闻的等等,家长们更多时候都会让孩子选择进入大学继续深造,虽然要实现这一步必须要迈过一道坎。[]大国无疆121

有道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好不容易摆脱了落后、愚昧的半殖民半封建,走到了现代化、科学化、文明化的中国人,无不希望这种好日子千万别走回头路,对于过去悲惨生活的记忆往往很多时候都在激励着每一个中国人奋发图强,父母们的意志大多时候都加载给了孩子身上,无论他们是否愿意,似乎都必需考试,考出一个好成绩能光宗耀祖的同时,还能让他们选择一所好的大学就读。

考试,虽然很多时候有人称这种方式是不能评判出一个学生是否优秀,是不能让学生依照成绩划出等级的,但往往很多时候也只有考试才是符合一个有着亿计人口大国的升学需要,虽然共和国的高等院校众多,但要想让每一个孩子都圆了大学梦,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社会残酷的优胜劣汰制度开始通过考试这个方式从另一个层次教育学生,他们所憧憬的未来、他们所梦寐的希望,都必须用考试这一方式来实现、来获取,虽然这仅仅是以学生考试分数和学校录取线来判定。

每一年的十一月到来之际,在共和国大大小小的基础中学里都会挂着各种各样的醒目横幅,比如“优秀的必定优秀,如果一个学生连考试这道坎都无法迈过去,那他还有什么理由、什么方式来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学生”

这句字数很多的横幅也是很多学校必定高挂的,虽然每一届的应考学生和家长大多都对考试表示接受,认为对于这样的方式也的的确确是共和国这个人口大国、教育大国唯一的方式,在公平、公开的环境条件下,从远东省到云南省、从新疆省到台湾省,全国的应届考生们都将在同样时间里完成同样科目、同样内容的一张张卷子,从语文到历史、从数学到生物,没有文理分科的共和国教育制度里学生们需要接受九门学科的考核,最终这九门考试的全国统考成绩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他们的未来。

其余过程就和另一个时空的高考录取过程没什么两样了,虽然如今的共和国的的确确有着更多的高等院校,但还是会有不少学生就此中断学习生涯,当然他们可以选择复读一次,或者是进入自己立志必进的大学的预科班,就读读一年后大学自行对其考核是否可以升入大学。

所以,这十一月的繁忙和舆论焦点基本上就是围绕着高考说事儿,“鱼跃龙门”的相关报道总能够充斥各大主流媒体,人们所议论的当然也不是股价高低、房价走势、物价波动等,更多的是孩子成绩、录取结果、所读专业未来前景等,最终这些悱恻的议论声都将随着12月20日,也就是录取通知书最晚到达参考学生手里的教育部硬『性』规定截止时间成为过去,无论是千里冰封的北国、还是天寒地冻的西北,覆盖全国邮政快递有足够的时间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将通知书送到每一个参考学子手里,而他(她)们是否考上了理想的学校都以一封封录取通知书加以呈现。

热闹,绝对的热闹。

每一个家庭受到通知书的那一刹那都是绝对的喜悦,当然也未免有很多人就此声泪俱下,尤其是那些从小山村里成功放飞了梦想的家庭,他们的未来似乎已经随着通知书的到来定格好了梦想实现的那一瞬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因为在这市场经济条件下很能够左右一个人社会地位和收入的就是走出校门时候的学历和技能,而对于已经能进入不用学费、自费生活费的大学学习的学生们,小小家庭的幸福梦从此便欣然扛上自己还很稚嫩的肩膀。

中国工业大学、首都清华大学、首都大学、中国电子科技大学、南京航空工业大学、首都航空科技大学、华夏理工大学等等,有这些二十余所名校录取通知书的家庭就加高兴了,燃放的爆竹声能让十里八乡的都听见喜悦的心悸,而只收到一张张白纸黑字录取通知书的,自然是那些靠上国防军事院校的考生们,他们的录取通知书并不漂亮可以说和一张普通稿纸没什么两样,简短的通知书上除了某某考号和某某姓名的考生已被某军事院校录取,特令其在某时间之前赶到户口所在县国防所报道,仅此而已。

不管怎样,共和国的十一月份和十二月所充斥的就是各种各样有关高考的事情,平淡的日子里自然有喜悦、也有悲伤,有欢笑、也有颓丧,滚滚前进的历史车轮还是义无反顾的推动着时间的步伐稳稳前进,翻开1944年新篇章的新年钟声还是如期敲响。

新年便有新气象,中日两国之间红火一时的投资热『潮』也终于回归平静,经过两个多月的疯狂建设,日本本州和九州岛各地已经有了一派新气象,日本最重要也是最发达的东京—横滨工业区如今也是旧貌换新颜,以前的破败厂房如今已经是焕然一新,一座座宽大的、设施齐全的现代化厂房点缀在这这片平原土地上,更新过后的工业区供电网也在源源不断的向已经开工的企业输出电能。

轰鸣的机器早已是嗡嗡作响,之前由共和国运入日本安装调试的各种各样的加工设备正不停歇的加工生产,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松下幸之助的松下电气器具制作所,他的企业从一开始只能主要生产『插』座和『插』头,到后来能够为军方生产枪弹、收音机股份有限公司主能制造无线电通讯机械部件与整套的无线电收发报机,经过战争的附带影响后生意大不如以前,好在之后与共和国的上海利华电气实业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如今他旗下所掌控的11家工厂都已经完成了技术升级改造,成为了利华电气实业公司最重要的零配件制造商。

生产流水线上,一个个经过快速上岗培训的工人正专心致志的完成自己所完成环节,11月7日,利华电气实业公司发给了他们组装十万台收录机的订单,所以这时候他们正忙于将一个个细小电器有序焊接在电路板上,一个工人只负责一个焊点,或者安装上某一个配件,然后便让收录机经传送带继续往下传输,直至送到最后的调试车间验收合格后贴上“合格证”和“中国制造”的标签后,便装箱起运至仓库。

简单、重复、单调,任何长时间反复之后都足以让人麻木的词汇都可以形容这些生产过程的无趣,他们的任务似乎就是将一箱箱从共和国运入日本的零件、配件完成快速组装便可以了,要问他们这些东西的原理,为什么需要这样设计?他们都不知道,只需要重复同一个动作,那就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将某一个东西焊上去或者装上去就大功告成。

索然无味的生产还在很多地方上演,许许多多与共和国企业签署了合作协议的,此时此刻大多都是在担当零配件生产或者组装任务,几个月前还充斥在日本街头的闲散劳动力们,如今都成了一条条生产线上的产业工人,而他们所“制造”的产品也已经很快以集装箱装运的方式来到了日本的各大码头,一箱箱的集装箱里有服装、玩具、汽车配件、家用电器等等,经过改造后换装了许多港口专用装卸设备的港口吞吐能力已经大大加强,而一艘艘停泊就位的大型集装箱货轮正静静的承载着一箱又一箱的集装箱,它们将在货轮的运输下到世界各地的港口去,然后进入各国的市场。

一艘接一艘的货轮装载完毕并完成报关验收后就纷纷驶离了港口,动辄就是运送着五万吨、十万吨货物的他们虽然显得有些慢慢吞吞,但他们航行的方向是坚定的,在此之前已经有许多的货轮离开了东京去往了美国的旧金山或者洛杉矶,也有的经巴拿马运河过墨西哥湾或者加勒比海,正朝着新奥尔良或纽约航行。

已经抵达美国的货船早已将其运载的货物移交给了那些公路运输公司,在他们蚂蚁搬家似的运输下,原本在集装箱运输船上累积如山的标准集装箱都已经成了在美经销商的仓库货物,百货超市、电器商场、汽车4s店等等,终于在大量更低进价库存货物的“怂恿”下,经销商们打出了比圣诞节促销活动还要诱人的折扣,吸引着美国公民们纷纷掏钱购买。

终于,打折『潮』终于随着越来越多的货轮抵达港口演变成了世界范围内的降价『潮』,利用了数千万廉价劳动力日夜不停开工生产出来的产品,有着以往同样的品牌和同样的『性』能,却有着更低的售价,这种好事儿终于引爆了全球范围内的消费热『潮』,原本只能安装电热毯、电热扇的家庭也纷纷买上了冷暖空调,原本只能买经济适用轿车的,再稍加忍痛之后也能开上更好的中级轿车,共和国工业产品在原有的『性』能和品牌优势条件下,也首次自金融危机以后有了售价上的优势,这其中还自然要归功于美国商务部答应共和国对汇率制度改革后,就将对许多进口商品下调海关税率的作用。[]大国无疆121

浪『潮』汹涌,不知情的各国城镇居民只知道赶紧趁着难得的降价『潮』为自家增添一些实用商品,有的甚至连夏季避暑消热防止中暑的『药』品都给买上了,持续的降价『潮』甚至带动了各国乡村居民的消费欲望,原本没怎么降价的农用机械也开始进入购买商品行列,而从43年12月下半旬开始一直持续到44年2月的疯狂消费浪『潮』,除了直接给共和国国际商贸企业带来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业绩额之外,纷纷扬扬的订单也给日本的二级生产企业们注入了空前的活力,干劲十足的他们是不断扩展生产规模和强度,生产设备开始进入不停歇运转开工状态,而生产人员也变成了黑白两班十二小时工作制。

对于金钱的贪婪欲望,人类至今都无法做出科学细致的判定,因为这样的欲望所能激发的人类潜能似乎浩瀚无边,贪婪自身也是无边无际。

和共和国的经贸合作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就收到了超出预想的成绩,而当44年2月份的降价『潮』所引爆的世界范围内消费热『潮』渐渐褪去,已经捞回成本并且赚上了一笔的商人们自然想要激发世界各地的人们继续保持高昂的消费热情和欲望,深知这一点的共和国企业早已在多年来的全球经营中熟知这一道理,所以早在消费热『潮』完全褪去之前,在各行业有着强大品牌影响力的企业们,就陆续推出了自己的新产品,利用技术创新所赋予产品的更新功能成为吸引消费者们的新亮点,甚至在原有产品基础上换上新的包装或外形设计也能有着不错吸引力。

人们纷纷都在关注共和国的众多跨国企业所带给世界的各种各样产品,所能催生出的各种新生活方式、新物质消费理念的时候,却忘了华尔街股市上那些美股企业的股价下挫、企业们开工率日益下降,在美国联邦『政府』大力扶植起来的他们,以通用、福特、克莱斯勒、波音等等企业为代表,他们同样能制造汽车、私人飞机、家电产品等等,美国的众多服装纺织、食品饮料、机械设备等企业也能制造同样的产品,但他们产品的市场吸引力、所含先进技术、消费者口碑等等都显得毫无力气。

更为主要的是他们花费巨大人力、物力通过不断的科研创造出来的产品往往很多时候刚一推出来企图获取市场更多的关注力,却还不如共和国的相应企业举办一个新产品发布会,长期以“科研结合市场”来循环促进企业健康发展、保障产品市场占有率的共和国企业有着很健全的技术研发、技术储备、市场开发、营销运作等,总会慢人一步的美国国内企业也没有价格上的优势,因为不断跟风的他们想要追上,就必须投入科研,所产生的巨大成本又不得不加在产品上,再有生产上的种种成本因素,最终同样『性』能的产品在市场上,很高的售价、狭窄的品牌影响力都导致了企业订单持续减少,最终的结果就是产品销售停滞、企业无法开工。

或许世人都只能看到波兰战场上已经渐渐消散开来的硝烟,看到的是希特勒猖狂的笑意和斯大林笑得胡子抖动,真实的战争让流血冲突、生离死别成为家常便饭,侵略与反侵略毫无正义之分,只有国家间的利益纠葛和人民的流血牺牲,但是在共和国和美国在争夺世界工业产品市场上,或许仅仅是美国本土企业抗争共和国商品霸占其国内市场的战场上,人们没有看到硝烟、炮火,当然很多人就无从感知了。

市场竞争虽然有着促进企业不断进步的好处,只有更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才能永葆青春,但也有着残酷的竞争搏杀,成功者登顶产品市场占有率冠军的时候,也曾想想自己脚下踩着多少同行?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在市场竞争这个没有硝烟、没有流血的战场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成功者当然是笑傲江湖,而失败者呢?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沿着华尔街两侧修筑起来的一座座高耸入云般的办公大楼,有不少共和国大型企业都有北美地区总公司都身处这些办公大楼里,是这条街上能够和摩根财团一较高低的亚美集团自然不用多说,像一直以来都是对美主要私人飞行器、民营航空飞行器出口企业的中航第二集团北美地区分公司也在这里,曾在华尔街爆发的金融危机中有幸全身而退并且之后成功抄底赚得盆满钵满的亚美风险投资公司也在这里。

但自时间进入1944年以来,这条街道上就很安静,安静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出自于纽约证劵交易所里以美国制造业为代表的一系列企业股价相继下跌,企业的市场销售成绩和获益率投资者都是心知肚明的,在『逼』迫共和国做出货币汇率改制之后,美国『政府』所倡导的贸易保护政策似乎被自己给踢坏了,精心扶植起来的制造业境况反倒大不如以前了。

投资者的信心源于对市场现状的感悟,就好像他们知道通用和福特公司等美国本土汽车公司的汽车,无论是质量『性』能、车系种类、品牌影响、售后服务等,还是产品销售业绩、市场消费反应等都不如在这条街上已经存在了很多年的亚美集团,这个在美企业“中国帮”的帮会头子,身后还站着像中国吉安汽车集团、长安汽车集团、建设汽车集团等,光是雄踞在华尔街的共和国汽车巨头们,就有着强大的威慑力,更不用说他们的客车、轿车、卡车、特种运输车等等市场占有率的确恐怖。

而就在亚美集团总部大楼里,这个注册国是美国但实质上集团百分之九十八都是华人的大型集团,旗下所掌控的宏远地产、亚美汽车、亚美风险投资企业等都是年年暴赚的企业,所以华尔街的投资者们往往都称这家集团的总部大楼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大楼,因为这家企业本身就是世上最能盈利的集团,不过此时此刻深处在总裁办公室里的一位花甲老人,他却不这么想。

唐贵银老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年事已高,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一再延后的回国日程也终究要提上议题了,而在他走之前最重要的一个责任,自然是将亚美集团这个已经走过了近三十年风雨的庞大企业交付给下一位掌舵者,由共和国国务院评定认可后的一位商业干将,他就是前亚美风险投资公司总经理付迪,而在他的手上正拿着一份由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即将发给亚美集团的技术鉴定报告副本。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