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四章 基地全落成

第一百二十四章 基地全落成

海外军事基地是什么?这个新颖的名词对于一个数千年来始终在华夏大地上生息的华夏民族而言,是超出很多人思想范畴的一个新名词。

多少年来中国人始终都是封建制度下的农民,土地、收成、税收等几乎构成了生活中的全部部分,在数千年的精神积淀中渐渐成为了一个与世隔绝般的民族,神州大地俨然已经成了眼里的全世界,不能说是固步自封、也没有夜郎自大,只能说是中国人的世界观与价值观还尚且没有接纳这个近乎圆球形且海洋占据绝大部分的地球。

历史的演变终会充满一些戏剧『性』的过程,鸦片战争中从海洋上打来的炮火在打掉了中国人数千年来的荣耀之时,也让中国人知道了海洋的重要『性』,更知道了世界之大,世界并不是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对海洋从认识开始走向了渴望,而当自身利益开始套上“世界”这个名词作为点缀的时候,他们对海洋已经开始有了占有欲,强烈得难以形容。

海洋能够带来什么?现在的每一个共和国公民都能回答出很多种答案。

海洋自身蕴藏丰富的资源,通过开发和利用海洋,可以获得大量陆地上无法得到的资源,当然也包括电能,而借助海洋本身不可忽视的运输作用,海洋可以带来全球范围内的交流,进而带来商品与信息的流通,贸易也随之实现,利益开始成为海洋最大的产出,同时也成为了争夺的焦点。[]大国无疆124

随着经济的发展与进步,共和国早就不再是曾今的东亚病夫,而每一个中国人也不再是梳着小辫子的“黄皮猴子”,中国人在本国建立公司、参与社会生产,在世界范围内主导消费与物流的发展,从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到南美洲的里约热内卢,从非洲的好望角到加拿大的哈德孙湾,中国人早已用自己的勤劳与奋斗,在经济领域里将影响力扩展至全球,同时也在不断的博弈与竞争中将自己的世界观塑造成了“贸易攸关,利益至上”,而假设有某个势力企图让这种全球化的经济利益就此成为过去,那中国人肯定会百八十个不同意,不同意的当然还有代表国民意志的国家军事力量。

所以,可以说海外军事基地是海洋利益的一大产物,两者是共和国国家综合实力与人民经济利益相互结合的产物,因而也可以说拥有一定军事设施、驻扎一定数量的军事武装力量、建有一系列军事组织机构,可遂行作战与常规训练的远离本土的海外军事基地,其实就是维护海洋利益的壁垒,是彰显那强烈的海洋占有欲的时代产物,

1943年11月5日,共和国海军与空军接收了在伊朗王国的阿巴斯海空基地,同年的12月25日也就是西方的圣诞节,共和国空军正式接收了在琉球人民共和国的冲绳岛嘉手纳空军基地和在朝鲜人民共和国济州岛空军基地,陆军正式接收了济州岛陆军基地,而在1944年1月7日,共和国海军正式接收了冲绳岛那霸海军基地。

共和国所拥有的五大军事基地里,空军包括共用的拥有三个、海军拥有两个、陆军拥有一个,而在基地分布中,济州岛和冲绳岛两个岛屿同时容纳有两个不同军种的基地,并且两大岛屿都处于环东海岛链上,这些基地的建设与正式投入使用不难说明一点,那就是共和国在巩固自身东海海洋利益的同时,也对日本保持战略威慑、对美国保持警惕。

伊朗王国的阿巴斯海空基地是这五个军事基地中最大的一个,而它也是最远离共和国本土的一大军事基地,身居波斯湾、孤悬海外,它所扮演的角『色』自然就是共和国波斯湾地区军事存在的一大象征,而它的正式交付使用相比于其他基地也是引发各种讨论与非议最多的,当然非议主要是来自于美国和欧洲地区,这一重要的石油产地随着共和国海空基地的正式使用,他们的魔爪再想伸进波斯湾,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1944年的3月3日,占地1050亩年租金却只需一元人民币的阿巴斯超级海空基地迎来了入驻该基地的最后一批部队,藉此共和国海军第三训练舰队派出了首批轮驻阿巴斯海军基地的舰船中,包括了已经服役多年的南宁号巡洋舰、上饶号驱逐舰、黄石号驱逐舰、括苍山两栖攻击舰在内,另有四艘常规动力aip作战潜艇、三艘反潜巡逻舰、一个反潜巡逻机中队、一个海军陆战队机械化步兵作战营等全部完成入驻。

空军在阿巴斯的军事力量就比较少了,并且除了一个运输直升机中队之外,其余常驻战机都是装备活塞式发动机的螺旋桨战机,一个战斗机团、一个俯冲式轰炸机团和一个侦察机中队几乎构成了全部的军事力量,但谁也不能忽视掉这个空军基地里还驻有一个战略轰炸机中队,并且往来阿巴斯空军基地与阿拉木图空军基地的两地军民共用航线已经开辟成功,空军的战术运输机都可以往来两地,更何况那些代表着空军强大战斗力的喷气式战机必要之时也可以转场至阿巴斯基地,所以可以飞来飞去的空军驻扎力量并不能说明什么,关键还看必要之时的快速扩展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从共和国“涌入”阿巴斯海空基地的海空军上万官兵,包括两军基地维护与后勤保障、医疗卫生与基建力量在内,两万八千名共和国海空军官兵在这异国他乡的基地里,必要的军事物资自然可以通过海运和空运的方式从共和国运输过来,而官兵们生活所需的蔬菜、水果、淡水等生活物资自然需要当地人民来提供,所以这两万多名官兵的吃喝消费就给当地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大的活力。

再加上当地有了共和国驻军之后,有着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支撑,伊朗王国的良好投资环境已经吸引了很多共和国企业入驻,大量的投资者开始充斥在伊朗王国的各主要城市里,从布什尔到阿巴丹、从阿巴斯到贾斯克,从德黑兰到马什哈德,伊朗王国的各主要城市、人口聚集地,到处都有了中国人的身影。

到1944年5月1日零时为止,在共和国驻伊朗王国大使馆登记注册的公司有172家、商务投资个人有598名、旅游观光有9785人次,即到统计截止日期为止,在伊朗王国里的共和国公民已经达到了7523人,包含油气田合作在内的投资项目所涉资金已经超过14亿元,可以说伊朗王国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成为共和国重要合作伙伴国之一。

5月17日,作为世界东方的共和国已经率先迈入这一天,在这劳动人民的节日里,共和国中央人民银行宣布从原拟定的大连、天津、上海、广州、台北等竞争城市中,经过原油交易市场筹建委员会的慎重考虑后所挑选的台北成为了最后赢家,而高度重视的台北市『政府』以令人瞠目结舌般的高速度完成着项目计划,终于在5月15日这一天正式向央行的原油交易市场筹建委员会递交了台北原油交易所试运营报告。

央行将这份报告于17日这一天正式对外公布,同时公布的还有原油交易市场筹建委员会同意试运营,并表示支持台北原油交易所在6月1日正式开市的计划,该交易所的交易品种也正式公布,轻油、天然气、无铅汽油、热油、美国德克萨斯原油、波斯湾原油等很早之前就备受关注的原油期货合约种类都进入了名单之中。

而这个消息一经公布,以朝鲜、琉球、印尼、智利、阿根廷、德国等国家就纷纷表示支持,世界重要能源的石油进入期货投资产品时代所代表的意义重大,长期以来受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控制的石油能源生产和价格拟定权将一去不复返,国民经济对石油有强大依赖『性』的国家将不再承受巨大的来自帝国主义列强附加的市场风险。

台北原油交易所即将正式运营的消息尚未引爆全世界的各种经济波动之时,每周只有三个民航航班往来于伊朗王国阿巴斯港和共和国新疆阿拉木图的航线上,而就在17日伊朗当地时间的下午4点24分,就有一架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的国际航班成功降落在了阿巴斯空军基地的近四千米长的跑道上,这架上座率为百分之百的客机上有一个很特别的人。

姚万东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国,但还是第一次乘坐飞机出国,原本坐船需要十来天的旅程,乘坐更为昂贵的飞机却几个小时就到了,纵使加上他从上海到阿拉木图这趟班机上耗去的时间,总的来说是民航空运改变了他的商务旅程,让他早上能从上海国际机场出发、下午就抵达了伊朗阿巴斯,节约了大量宝贵的时间。

当然,阿巴斯空军基地才实行军民机场共用不久,机场方面没有专门的航站楼、候机楼等,一辆很特别的舷梯车让旅客们终于走下了飞机,踏上了属于伊朗的土地上,这一百来号人当中走在前面一拨的人中就有提着公务包的姚万东。

踏上停机坪的一刹那,姚万东举目四望后第一感觉就是——“这机场可真大”

随即他便看了看机场跑道四周,隔着宽阔的跑道,对面有一道很长很长的高压钢丝隔离墙,这道特殊的墙每隔一定距离就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匾,距离太远姚万东自然看不清楚,不过他猜想一定是“军事要地禁止拍照”、“高压电网,注意安全”等一类的提示牌,目光越过那堵抢,有一条与这边机场跑道平行的公路,公路的另一侧则是一排排不高但建筑面积很大的仓库、机库等,隔着远远的似乎还传来一阵阵“一二三四”的口号声。

看到这一切,姚万东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军旅生涯,笑了笑后回过头来,跟着人群慢慢悠悠的准备登上机场巴士,这些在机场内活动的巴士是负责接送旅客们往来登机的,机场实现真正密集运力所需要的建筑都还在施工当中,如此之大的机场不可能让旅客们从机场售票与海关临时管理中心步行登机,旅客们正有序的登上一辆辆大巴车。[]大国无疆124

而就在这个时候,眼神不错的姚万东看到了一个熟人,一辆没有挂任何车牌的沙漠灰涂装吉普车中的那个人似乎也看到了姚万东,直接在跑道上行驶的吉普车车速很快,但很快吧便转向朝着姚万东的开来,一个漂亮的甩尾后稳稳的停在了姚万东的面前,车内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身着激光数码沙漠『迷』彩『色』陆军作训服的军官俨然就是姚万东的老熟人、老战友——王定国。

“嘿,班长,没想到在这儿能遇到你”

王定国一脸笑意的跳下了车,当场就冲着姚万东的肩膀狠狠的拍了一下,并朝着胸口擂了一圈。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小子”姚万东很高兴的还了王定国一拳,两个年龄都不小的人似乎还一同活在当年的热血军营时代,不过这姚万东瞟了一下王定国的肩章,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后说道:“真没想到你小子成二『毛』三的上校了,真是越活越漂亮了啊”

“这算什么,哪儿有老班长你日子舒坦啊”王定国笑着看了看越来越发福的老班长,这一身的名牌可不是他能买得起的。

“什么舒坦啊?我以前的浙江荣俊工程机械租赁公司已经转让了,现在我在涉足道路工程,这次过来就是洽谈业务,看看能不能在伊朗这边做成几个项目”

说着,姚万东习惯『性』的从皮包里『摸』出了一张名片,突然觉得有些不合适,但还是递给了王定国,名片上写着——“上海嘉实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姚万东”,电话号码、公司地址等也一应俱全,『摸』一『摸』名片的纸张,王定国也知道这老张的公司是越发强大了,这生意不仅能做到伊朗王国来,名片都还含金,果然是已经非同凡响。

“那你这是要出去找酒店住咯?不如就坐我的车吧,我也要出去溜达一圈儿,给老婆孩子买点礼物,今晚就回国了”王定国说着,将名片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姚万东并没有拒绝,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沿着一条特定的通道来到了机场售票与海关临时管理中心,这栋原本是空军基地方面的一个较大仓库,现在正值机场的民用设施加紧修建时期,所以这个仓库俨然就成了集结机场售票、候机、海关检查、免税商店等等众多功用的一个综合建筑,很快办妥入境手续的姚万东很快便和王定国一同离开了机场。

初来乍到的姚万东还没有和自己公司安排的接机人员联系上,已经在阿巴斯混熟的王定国就已经替老班长找到了一家正宗的中国餐馆,两人点上了一些小菜后便聊开了。

“别说什么泄『露』秘密,反正我这已经是第三次来阿巴斯了,对这儿周边地区已经比较熟悉了”

一路上,姚万东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曾今班里不怎么老实的战友,如今已经在国防部基建工程处任职,可以说这阿巴斯海空基地从选址到落成,功劳最大的自然是起到了统筹指挥调度基建部队、筹运建设物资、监管工程质量等等作用的国防部基建处,而这个部门与民间的交往也是比较密切,比如说这阿巴斯海空基地里的建设物资,就是国防部在国内公开竞标后中标的企业们提供的,保质保量的情况下节约了不少国防建设经费。

当然,想到自己的战友竟然已经升任到如此重要的一个军事部门,混迹商场多年的姚万东自然有了更多的想法,所以请客吃饭一事自然也是他主动提出的,王定国这个“地头蛇”也就客串了一把向导,虽然他从去年基地工程第六次工作检查以来才第三次到这里,不过这后面的两次都是坐空军的飞机来,旅行时间上就节约了一大把,不过大多时候都花在了工作上,剩下的那么一丁点儿也挥霍在了欣赏本地的波斯风情上。

“你小子,现在只知道你飞黄腾达了,其他人呢?”

“新军事改制之后,还在服役的老战友们都有了各自的新位置,以前在第一军第二机步师的戴利、杨宏伟,那两小子都已经成了新部队的团长了,就以前那个尧郝,也就是在空中突击旅的少校营长,据说这小子现在已经调到了在朝鲜战场上大放异彩的第五军,至于他们到底什么军衔、在什么部队服役,我也不太清楚了”

有些事不能说得太细的王定国,敬了同样明白道理的老班长一杯酒后,这才说道:“最近来波斯湾的投资商很多,但听说要承建道路工程的企业还并不多,老班长一定会大赚特赚”

“我要是知道军方会在这里了烙下这么一笔,我就应该去开一家石油公司的,随便在这波斯湾圈上一块地,指不定都会赚大发”一杯酒下肚后,姚万东又笑眯眯的说道:“但我也知道,因为这石油的事儿,全世界恐怕也会因此闹不停”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