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五章 低空杀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低空杀手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梁国伟很少做『吟』诗这种文揪揪、酸秀才的行为,但这两句话是他最喜欢的,每每遇到心事、遇到大事的时候,也只有他一个人沉然面对的时候,他总会以这么一句来宽慰自己,将心中积压太久的郁闷、怨气、喜悦、戾气等等统统洗去,然后才蒙头大睡一觉,待第二天睡醒之时,他又是一个崭新、健康、积极的心态,而这就是现任共和国陆军第五集团军中将军长的梁国伟,共和国五大重装集团军最高指挥官之一。

“世间本是空无,看万事万物也无非一空字,如果心也是空的话,就无所谓抵抗外面的诱『惑』了。”

已经准备睡下的梁国伟,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辗转了一下身子,回想起上午在北京参加的全军高级军事将领会议,在会上中央军委『主席』张宇要求全军加强部队训练、有效增进新武器新装备新部队的磨合程度、着力提高部队遂行任务能力等等,这也是自共和国新军事改革快要满一年时间以来,张宇第一次提出对全军的要求,这难道是因为最近的国际形势?

梁国伟越想就越发有些睡不着,他知道在欧洲德国和苏联早已弄死了波兰,希特勒的魔爪部队们已经休整了至少四个月,相信希特勒的军事幕僚和那些军事将领们,已经完成了将第三帝国军队从波兰战争中所得到的宝贵实战经验应用于部队,增进部队的战斗能力和素养,而很早就向德国宣战的英法两国,却依旧毫无动静,似乎对波兰灭亡一事无动于衷。[]大国无疆125

但梁国伟有幸在会议上看到了一些由军情局提供的情报资料,国家战略意图不仅仅局限于波兰的希特勒,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谋划更大规模的行动,而这一次他们的初级目标是北欧的丹麦与挪威,德国的战争机器需要大量的矿产与石油资源作为支撑,所以希特勒为了不让他借助共和国军事技术已经非常精良优秀的战争机器停止下来,就必须要有能源供给地,瑞典成为不二之选。

希特勒更大的战略目标是征服整个西欧,作势要宰掉高卢雄鸡的希特勒,却似乎又在等待些什么,他知道要与英法两个算是老牌的资本主义强国对抗,甚至要弄死他们,必需具备很强的能耐和支撑实力,可早已从共和国学习实践了国家战略资源储备策略的希特勒,按理说是没有道理担心自己的战争机器届时会因为缺乏外来资源供给而停止的。

因为从各方面的情报来看,希特勒为自己准备的能源储备尤其是油料储备,足足供给整个德国社会生产、居民消耗、军事行动等等消耗三个月,更何况狡诈的希特勒很有可能有更多的机密没有被共和国军情局获知,德国的战略资源储备可能远超过军情局设想也是很有可能。

梁国伟后来才算是知道了,希特勒一直在等的机会就是共和国在世界经济领域上“胡作非为”将美国的注意力拉进之后,又在波斯湾石油资源问题上“胡搅蛮缠”,这样一来英法两国重要的资源来源将受到共和国的掣肘,英法两国的注意力将不得不汇聚在共和国这么一个酷爱对老牌资本主义强国们“找茬”的国家身上,有这样一个结论的缘故就是共和国台北原油交易所成立之日也就是6月1日,希特勒意图攻取丹麦和挪威的“威塞尔军事演习”也定在了这一天。

欧洲的风云变化虽然并不应该是梁国伟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缘故,这杞人忧天之举实在是犯不着,但梁国伟心里未免有些忧虑,作为一个试图将自身利益范围扩展至全球并且已经迈出实质『性』步伐的共和国高级军事人员之一,他不得不提前考虑到一些问题,谁也不敢肯定“旦夕祸福”是否真有其事,再想想共和国周边的形势,梁国伟脑袋越发头疼了。

“利益,石油。石油,利益……”反复念叨之后,梁国伟重新念了一遍自己最喜欢的诗句——菩提本…随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太阳已经从东方的地平线爬起,万丈光芒刺『射』在苍茫大地之上,哈尔滨的五月中旬气候很好,第五集团军军部周围,已经响起了阵阵的出『操』声音,一声声口号声中与军歌声中,浑厚、刚毅、热血…朝阳下的军营里充满了生命的律动和青春的舞迹。

第五集团军自参加完了朝鲜半岛战争后,犹如出国镀金一次一样,整个集团军的命运就此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一切自然是因为陆军的新军事改制。

新军事改制后,第五集团军全面向数字化重装集团军建设发展,部队不再是以机械化为主,电子信息化、空地合成化、战斗装备数字化等等,一批曾今的第五军老兵们离开了这里,带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奔赴到了其他新建部队,而一批刚接受完基础训练的新兵们走进了第五军的军营,他们有着更高的文化水平、有更高的技能技,他们的到来构成了第五军向高素质化进步的基石。

于是乎,第五集团军变了,虽然还是有很多老模样,但如今已经自军事改制快一年时间过去了,现在的状况可谓真的是今非昔比。

第五军目前辖第16装甲师和第17、18、19三个机械化步兵师,配置第5空中突击旅、防空导弹旅、工程与防化旅、特种营、通信与电子战营、军属医院等,和共和国陆军第一、第二、第四、第六等四个同样配置、同样建制的集团军一起,号称共和国陆军中的“五壮士”、“五重装”,是名副其实的重装数字化集团军,是陆军重要的作战力量,当然他们也是一摞摞人民币堆出来的“富家子弟”,几十万一台的装备在他们的装备序列里非常常见。

所以,身为这样一支花费了太多当然也承载了太多的重装集团军军长,梁国伟身上所背负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但也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自己才能知道自己的弱点,而到了工作的时候,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强人,所以今天他给自己安排的任务就是赶往离军部一千多公里外的呼伦湖湖畔,那里的驻训靶场里有一支他想要亲眼目睹实兵实弹训练过程的部队。

6点10分,吃过早饭的他和随行的一名副官、两个警卫,登上了一架多用途直升机,在清晨的阳光中直升机出发了,在嗡嗡的轰鸣声中,直升机飞过了田野、飞过了村庄、飞过了外兴安岭郁郁葱葱的森林,在一个备用机场里降落补充油料后,又再一次升入天空,最后又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飞翔,时近六月的草原风光辽阔壮美,孤独飞翔中的直升机犹如天地之间的王者,让草原上的羊群、马群追逐它的身影,让老鹰怯而远之,最后直升机稳稳停在呼伦湖畔的驻训基地直升机起降停机坪上。

知道军长习『性』的等候军官赶紧将事先就准备好的餐盒递了上去,随后便领着梁国伟一行人等分别登上了两辆早已准备好的悍马军车,咆哮开来的军车在下午最烈阳谷的挥洒中撵出了一道滚滚烟尘,悍马在简易的公路上飞奔起来,而车里的梁国伟丝毫不避嫌的已经在大快朵颐,很快就将餐盒里的饭菜消灭干净。

油油绿草犹如一张看不见边际的地毯铺设在了大地上,远远的呼伦湖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好似一片片金叶子在笑脸相迎一样,无心留恋这美好风光的悍马车呼啸着在草原上拉出两道长长的车辙印记,一直延伸向了驻训部队所在的地方。

经过约莫十五分钟的行驶后,梁国伟的视野里已经看到了一排排野战营房,更远处的是一架架安静停放着的各型直升机,武装攻击机早已全副武装,而几辆已经加完油料的油料车已经离开野战机场,而临时的帐篷里也走出了一个个穿戴整齐的飞行员们,他们有的在说笑,也有的在交谈中相互比划着手势,仿佛是在交流这个科目的经验一样。

似乎看出了梁国伟的心事,副驾驶位置上的上尉主动说道:“军长,今天下午是武装攻击机复杂电磁条件下的实弹打靶训练,看样子他们是要出发了”

“复杂电磁条件下?有通讯干扰么?”梁国伟收回了目光并反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据说是强电磁干扰,所有参与科目的攻击机都会受到干扰,很多飞行员都说这个科目难度不小,因为机上很多的电子设设备都不能使用,全靠飞行员们的经验。”[]大国无疆125

两人也不再对话了,悍马车已经停在了第五空中突击旅旅指挥部野战帐篷前,梁国伟当即自己下车了,不过走了两步便转过身来对身后的上尉说道:“给他们也安排一下,午饭都还没吃呢”

随后,梁国伟便只身一人掀开了帐篷的电磁屏蔽软体门,进入帐篷内后第一感觉就是热闹,虽然有冷气供应的指挥所里并不热,但沿着帐篷两边都有两排身着作战服,却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或正『操』作着各种设备的高级技术士官们,他们对指挥通讯、数据终端处理等设备的『操』控确保着指挥部的各种命令以及战场的各种信息能够通畅周转并处理,而再往前走则是一个很大的沙盘,很『逼』真模拟出地区地形的沙盘上『插』着各种各样的小旗,而围绕着沙盘周围的军官们正讨论着什么。

早已有人注意到了梁国伟进来,但在梁国伟的示意下,他们都没有开口提醒到正聚精会神工作中的军官们,直到第五空中突击旅旅长尧郝讲解完毕,站起身来伸个懒腰的时候才发现沙盘的对面正站着他的军长——梁国伟,他赶紧招呼其他也猛然发现竟然军长在看的军官们赶紧工作后,赶紧走上前来立正敬礼。

“怎么?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来了吧?”梁国伟笑呵呵的说道,同时回了一个军礼,并走到了沙盘面前。

尧郝并没有回答,而是笑了笑,对于第五军而言他是一个新人,当年的他不过是快速反应旅走出来的一个小军官,靠着自己的努力学习和奋斗终于在后来的战略反应军稳住了自己的位置,战略反应军空中突击旅少校营长,当然在这新军事改制催生出一大批优秀军官破格晋升的机遇里,他也是幸运儿之一,经过严格考核和进修培训后成了现在第五集团军第五空中突击旅旅长,再加上梁国伟本身就是一个支持空地协同作战的军长,所以尧郝在第五军的地位并不比其他主力师师长的位置低,但他知道什么是低调为人的道理。

“到这里训练快两周了吧,成果怎么样?”梁国伟双手撑着沙盘桌的边沿,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沙盘上的一切,等待着尧郝的回答。

“一切都按照训练计划进行着”

之前就已经担负空中突击旅主力作战营营长很多年的尧郝,对空突作战自然是胸有成竹并且在第六军学习过的他有许多的心得体会,所以很快就娓娓道来。

按照共和国新军事改制后,陆军各大集团军皆编制有一个空中突击旅作为重要的支援作战与空中保障力量,其创建的根本就是要依托共和国在直升机领域里的强大综合实力进而打造出一支支依托各型军用直升机为主力装备,能遂行低空快速纵深突击、战役战术机降作战、空中运输与后勤保障等任务为一体的合成化空中突击旅。

所以,以当前尧郝所指挥领导的第五空中突击旅为例,已经不再是当初各集团军陆航团的老编制模式,该旅为新的“旅——营”两级编制,全旅编有四个空中突击步兵营、两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两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一个中型运输直升机营,除了拥有医护连在内的旅部之外,另外还有一个后勤维护与保障营、一个通讯与侦察连。

空中突击步兵营中,除了他们的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排的10架直升机之外,其余是轻步兵装备,一营之下辖三步兵排、一支援保障排、营部与医护所,是借助直升机快速空中机动并遂行机降作战的非机械化力量,也就是说他们往往很多时候都是从出发基地乘坐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或者重型运输直升机出发,到达指定作战地点后以机降方式进入战场就地展开。

没有重型装甲车辆的他们最多依仗的就是轻型武装化、可供中型运输直升机调运的悍马,所以他们配置有很好的单兵作战与防护装备、反坦克导弹和防空的导弹,可以通过本营配置的运输直升机展开战场机动与后勤支援,也可以在空中突击旅其他支援部队的支援下发挥出类似于空降部队的效能,虽然他们执行的将会是战术『性』的行动。

另外,无论是武装攻击直升机营还是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这些以直升机为主要装备遂行火力支援、运输保障支援的部队,都是“营——连——排”三三建制,一个直升机排也就是四架直升机,一个直升机营加上营部两架直升机也就是38架直升机,旅部配置四架运输直升机、通讯与侦察连、医护连等还要配置自己的专用直升机。

因而像尧郝的这个空中突击旅,也就装备了120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76架武装攻击直升机、38架中型运输直升机、4架医疗救护直升机、4架属于后勤维护与保障营的重型运输直升机、6架侦察机,共计两百余架各型运输直升机的空中突击旅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空中飞行部队”,所以像第五空中突击旅这样的部队,如果在空军战略运输部队的帮助之下,所有装备都可以空运的该部队所具备的快速出动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对于空中突击旅这样的部队而言,他们的优势所在就是强大的机动力,在机动中实现打击与防御是他们的一大特『色』,而这也是为什么该旅要在主要作战的各个空中突击步兵营,已经配置可完全搭载其全部作战人员的运输直升机情况下,还特设了众多的运输直升机营,就是确保战时全旅的运输直升机空中出勤率、确保空中突击步兵营所需火力武器与战场机动车辆能够空中机动、确保遂行敌后机降作战的部队能够得到强大空中火力支援和物资后勤保障……

战斗力是由作战人员与武器装备长期训练磨合出来的结果,一支战斗力强大的部队也是优秀的作战装备结合优秀的官兵作战素养所得来的,而要想部队的强大战斗力能够转化为战斗的胜利,这还需要届时正确的战术,不过和平时期也只好练为战了。

按照尧郝的训练安排,第五空中突击旅首先做好的就是自身战斗力的强化,随后才强调空突旅对于全集团军而言还有支援保障的功用,因此在野外驻训期间他特别强调的就是各部队之间协同作战能力,尤其是空中突击步兵营在遂行多样化任务的时候,与后方之间的通讯保障、运输保障、火力支援保障等等,一旦在战时都将牵涉到部队能否赢得胜利,所以在已经过去的训练时间里,他在原有的基础上,特意让部队加强训练的就是战场有复杂电磁环境通讯不畅的情况下,前方部队和支援部队之间该如何配合作战。

这下午的攻击直升机实弹打靶训练科目其实就是模拟在未来战时,武装攻击直升机部队满足前线部队火力请求能力的一次考验。

“那你也不至于让参与科目演习的攻击直升机都受到了强电磁干扰了吧,难道要让他们目视打靶你才心甘情愿?”

梁国伟的话虽然很直,但他确实是想要这种效果,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永远无法把握下一秒会出现什么、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在平时的训练中就必须要尽量模拟出未来的实战环境,考虑到各方面可能出现的因素,真枪实弹的磨砺部队,就像训练出一个一击必杀的狙击手一样,必须给他足够多的『射』击体会机会,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气候、不同的目标等等,千锤百炼才能出精英。

“我们的武装攻击直升机虽然配置有非常先进的电子仪器设备,这些设备很大程度上是实现我们部队全天候、全地形作战的主要依赖,但对装备太过于依赖,那要是装备出现问题了怎么办?电子设备受到电磁干扰而无法正常使用的情况下,难道我们就不打仗了吗?所以,飞行员们必须学会应对并解决这个问题,不用辅助瞄准仪器也能将一枚枚火箭弹、一发发穿甲弹命中目标。”

“军长要不看看这个结果”尧郝让自己的一个参谋过来,将正在运行中的一台战术笔记本电脑中所保存的一个文档文件打开后,将笔记本电脑递给了梁国伟,并说道:“这是我们接下来要验证的一个结果,如果真如模拟推演的这种结果,那么我们就更应勤奋练习了”[]大国无疆125

尧郝所指的模拟推演结果其实就是前不久,在借助国家计算机中心大型计算机辅助计算,共和国国防大学关于空中突击旅突击模拟作战的一个课题成果,当然这也是理论上的。

按照国防大学的推演依据,共和国的一个空中突击旅装备有120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76架武装攻击直升机,如果76架武装攻击直升机在战时能够确保72架的出勤率,也就是94.7的最高出勤率,那么可以24架直升机为一个攻击波次,对敌方装甲部队采取轮流打击战法,即一个处于攻击状态、一个处于出发基地里补充弹『药』和油料状态、另一个则处于运动状态,则24小时之内可实现整体出动3个架次,以80的最高毁伤率计算,便可以消灭敌方1400余个目标,如果再利用上120架同样可以挂载反坦克导弹的多通途直升机,那么毁伤目标还将递增。

当然,如果将出勤率下调至最低的80,毁伤率同样下调至最低的55,那么这样计算下来的消灭敌方装甲数量也是逾千之数,如果要靠本方的装甲部队来取得同样的战果,那么物资的消耗、持续的时间、不确定因素等等都变得更为复杂,所以这份模拟结果也被名上了一个名字——“空中突击旅,低空杀手”

“是不是低空杀手,咱们说的还不算,得试试才知道”梁国伟高兴的拍了拍尧郝的肩膀,说道:“反正现在油价也不贵,你就尽管去试试好了”

第五空中突击旅的指挥所里并不热闹,但此时此刻该空突旅的各直升机野战机场里就已经热闹起来了,要参与此次科目演练的全空突旅76架武装攻击直升机都已经正装待发,包括各攻击直升机营营长在内都要亲自带队执行任务,所以整个出发基地里,已经是直升机呼啸的海洋,嗡嗡作响的一架架“制空鹰”攻击直升机正相继升空,螺旋桨扇出来的阵阵强风吹拂得草原上的绿草“笑弯了腰”,而腾起的沙浪也蔚然成片。

一架接一架,蓝天白云之下的呼伦湖畔一架架武装攻击直升机很快完成了空中编队,呈标准作战队形在近乎树梢高度开始了向目标地域挺进的长途飞行,虽然这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并没有多少树木,但一飞得很低的攻击直升机们的的确确是飞得够低了,而这也是自他们飞入天空,旅指挥部就下达了演习地域强电磁干扰的命令,机载很多设备无法正常使用的条件下所能目视飞行的最低高度。

辽阔的草原碧天一『色』,以超低空掠进飞行的直升机飞行员们都聚精会神的『操』作着上百万元的座驾,生怕自己一时疏忽造成直升机猛然坠地,太低的飞行高度让他们很快就汗流浃背,有些飞行员想要彼此加油打气也不可能,因为通讯频道里传出的是一串串吱吱的电流声,全频干扰的厉害程度终于让他们当中的菜鸟们无所适从,只得老老实实的跟着老兵们谨慎飞行。

近了近了,离各营各连各排甚至是每一架直升机需要对付的目标越来越近,那些还是头一次接受这种考验的飞行员们早已是浑身湿透,豆大的汗水滴滴滑落在脸颊上,途中好几次都尝试着要『摸』『摸』那个弹『射』就生握柄,真希望直升机的零高度弹『射』系统能够在关键时候挽救自己一命,不过随着预定目标越来越清晰,一辆辆在空旷草原上停放着木质模拟装甲目标很快成为了各攻击直升机的攻击目标。

没有交流,各攻击直升机连在各自连长的带领下飞越了整个目标区域,随即调转头来的时候,在后方就讨论过多次、在以前训练中就磨合训练过很多回的攻击队形已经展开,菜鸟们也知道该如何展开攻击了,呼啸而过的攻击直升机相继大开杀戒,一批批木质结构的“敌方装甲部队”很快消灭在了地面上。

随后,各连之间又分散开来练习火箭弹实弹打靶,草原上一个个模仿地方指挥所帐篷大小的石灰撒成的圈形靶子早已等候他们多时,跃升、俯冲、瞄准,火箭弹精确命中目标,而那些设在浅缓丘陵脊上的目标,这些模拟敌方隐蔽油库一类的目标则让菜鸟们对付,直升机机动就位、悬停、瞄准,机炮点『射』,在一串串穿甲弹和曳光弹窜入目标之后,直升机相继脱离,最后相继在天空中汇聚、返程,在进入尧郝的超级验证实验之前,他们还将接受这样的考验好几次,最后才会验证他们是不是真正的低空杀手。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