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六章 平壤危急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平壤危急

1944年6月1日,对于很多国家或地区人民而言期盼已久的共和国台北原油交易所如期宣告正式开市了,所有原油期货合约都必须单手交易1000桶,并且只能以人民币为结算单位的情况下,当天上午该交易所的交易金额就达到了44.56亿元,而到了下午闭市之时,本日各宗期货的交易额已经突破了一百亿大关,来自德国国家石油储备公司(情节虚拟)成了这一天买进最多的企业,当日的无铅汽油收盘价也被炒到了每桶6.52元。

台北原油交易所空前高调的开市后,全球对此的波及的真正影响还渐渐被人们知晓的时候,在朝鲜平壤这个曾今一度因为平壤战役日军非人道主义对待平民事件,而成为全球舆论焦点的城市,战役结束之后不久,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对于整个朝鲜而言,世人们也只知道这个国家正在共和国的帮助下大搞战后经济恢复和基础工业建设,是一个繁忙中的国家。

但他们并不知道,在6月2日这一天,从当地时间凌晨4点15左右,平壤地区及大同江上游就开始电闪雷鸣,上千个炸雷响彻云霄后不久,倾盆大雨很快就从天而降,一直持续到拂晓时分都还未有任何减退的迹象,疯狂的暴雨狠狠的冲刷着这片重建中的热土、这座饱受过欺凌难得迎来解放的城市。

这座古老的城市还从未遭受过如此之大的暴雨,连绵不断的大雨终于让山体上的泥土崩落,和天上的煞黑云朵滴落下来的颗颗雨珠一起,渐渐汇成了大同江中咆哮开来的滚滚浑浊江水,不可阻挡的奔涌向前,冲刷着土地上的一切,房屋、电力设施、桥梁、隧洞,最终形成一个强大的洪峰狠狠的冲进了平壤这座大城市里,保持着很高水位的洪峰很带着强劲的冲击力,很快将一座座沿江房屋吞噬,凶猛的洪水和泥沙开始在街头『乱』窜,直至将一条蜿蜒穿过平壤城区的大同江,变成了一条宽阔的水域通道,而那些曾今的沿江房屋建筑、小岛等统统都不见了,只剩下浑浊的江水在企图吞没掉横跨在大同江两岸的一座座大桥,碾过一切的洪峰继续锋芒不减的往下游冲刺。

往常的天亮时间到了,但平壤周边依旧没有阳光、只有灰蒙蒙的黑暗,漫天的乌云依旧在无情的滴落一颗颗雨水,咆哮的江水正奔流不息,蔓延开来的大同江如同一条脱缰的狂龙,正肆无忌惮的横扫沿江两岸的内陆城区,连绵不断的洪水涌进城区里,被浪声、雷声、哗哗的雨声所惊醒的居民已经惶恐的发现,平壤已经快要成一座水上之城了,那些住在平房、草房里的居民早已连同屋舍、家具等等一同浸泡在了江水中,而住在楼房二楼以上的也发现自家的一楼快要没了。[]大国无疆126

灰『色』的天空中还在倾泻着大颗大颗的雨水,已经被淹的城区里已经是一片尖叫、哀嚎、痛哭,小孩的哭闹声和阵阵炸雷声汇成了一道特殊的灾难死亡之曲,它并不悠扬婉转,却浑厚、悲沉,偶尔传来的土质房屋垮塌声、电杆倒下后带电电线的吱吱冒出火花声、远处滚滚洪水的泛滥声音,浑浊的江水让这悲怆的哀曲更添毁灭之『色』,。

终于,一道道无线电波穿透了雨水、穿透了哭喊的声音、穿透了层层雨雾、穿透了空间距离,以光速向四周飞散开来,“暴雨降临,平壤危急”的求救无线电讯号传到了安州、传到了新义州、传到了汉城、传到了釜山,当然也传到了共和国大连、沈阳、青岛等等地区,而朝鲜人民共和国首都汉城也很快发回了指示讯息,『政府』机关人员和当地驻军,立刻开展自救,全力确保学校老师与学生安全、全力确保医院……

当然,这由平壤市『政府』应急指挥中心发出的简短求救无线电,也被一支特殊的部队收到了,他们就是在朝鲜战争结束后,继续为战后重建、为保持对日军事威慑等诸多原因而留下来的共和国陆军第六集团军,收到消息的是第三批次回国部队也是最后一批的共和国陆军第二十三机械化步兵师,他们是共和国新军事改制中编制番号未出现改动的少数部队之一,他们是最后撤离朝鲜的部队,当然这个含义中并不包括正式进驻济州岛的陆军部队。

第二十三机步师的军列昨晚才经过平壤,那时候的平壤还是灯火阑珊,已经初具不夜城特点的平壤还很是美丽的,在火车站临时停靠过十五分钟的官兵们受到了火车站员工们的热情接待,各种各样的水果都往车上送,但谁也没想到继续上路的他们,在重型装备军列先行回国,人员临时在安州休整一夜的次日黎明,正当所有士兵都有些恋恋不舍登上军列准备离开的时候,就收到了求救讯号,随即不久便收到了国防部的立刻返回实施救助的命令,一列列准备驶回共和国的军列当即立刻调换车头,随后不久列车便朝着回去的方向呼啸开来。

疑『惑』、不解…不少官兵都不知道为什么火车会朝着平壤的方向行进,原本已经做好回家打算的他们早已将对朝鲜的最后情愫留在了这个即将成为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但谁也没想到火车竟然轰隆隆沿着之前走过的路回去了,不过很快各个军列上的广播系统里就传出了一个声音,那是作为本次撤离的集团军军部代表也是撤离工作的交接人,第六军参谋长韩硕的声音。

“第二十三师的兄弟们,我是参谋长韩硕,在这里我不得不向大家宣布一条我们刚刚收到的消息和一条命令。6点21分我们收到平壤『政府』的暴雨灾害求救电报,6点27分,第一列军列就将启动出发的我们收到了我共和国国防部的命令,命令很简单——原路返回、救助灾民。”

“我想此时此刻我们没有身处在暴雨之中,刚吃过一顿丰盛早餐的我们,正坐在还算舒适的空调快运列车里,但我们的朋友、我们曾今英勇作战挽救于日本殖民主义者暴戾统治之下的平壤人民,他们和他们的家园都浸泡在了在那滚滚洪水之中,这可能还会有中资机构的人员,他们正身处危险与困境之中,英勇的中国陆军第二十三机步师的官兵们,难道要退缩吗?我们是面对困难和危险逃避的懦夫吗?不,我们不会,面对这样的困难险阻,我们绝不后退半步,反而要迎难而上,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们是中国军人”

各车厢里的播音喇叭刚刚停止播音,一列列军列就彻底沸腾了起来,“决不后退”、“奋勇向前”的呐喊声很快响彻一片,和隆隆的火车行驶声渐渐汇成一首对生命的挽歌、一首英勇抗洪的序曲,在奔驰的列车驱动下,向用狂风暴雨来逞能的大自然发出歇斯底里的挑战呐喊。

似乎平壤地区的雷暴天气也感受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那一丝丝颤栗,人类的生命不会如此脆弱,相反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反而会激发人类迸发更为强大的力量,所以暴雨天气仿佛是要亲自印证这一点,大雨越来越大,原本依稀能够辨别出城市身影的光线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浓浓『迷』雾般的瓢泼大雨,让这一洪灾地区真正成了不见天日的暗『色』,在人与自然的博弈中,它似乎要独霸世间。

而这正在平壤地区所上演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为各方知晓,共和国国务院应急办公室在第一时间启动了涉外自然灾害应急预案,当即与外交部一起联系上了共和国驻朝鲜首都汉城的大使馆,确认了平壤地区灾情与事发之时仍在当地的共和国援朝企业机构和人员名单,随后这些信息便发送回国,而共和国外交部也让大使馆向朝方表示中方的关切之意,中方愿意尽一切努力帮助朝鲜人民抗洪救灾,同时中朝两国国防部的军事热线也已经开始发挥它的作用,成为了两国国防部之间密切沟通与协调的信息桥梁。

北京时间七点整,正是共和国各大电视台主播早间新闻的时候,由国家广电总局直接干涉后各电视台都紧急『插』播了一条新闻,那就是平壤地区突遭暴雨侵袭,目前当地有线通讯、公路、航空、铁路等也已经中断,当然新闻中也提及了国务院应急办公室的种种应对措施,同时还史无前例的宣布了一条来自国防部的消息,原计划最后一批撤离朝鲜半岛本土的共和国一支军队目前已经放弃回国、紧急赶赴灾区,国防部将严格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和朝鲜人民需要,尽最大努力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尽管这个消息能够一石激起千层浪,但共和国国内民众的反应对当地灾情是暂时不起作用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路狂奔中的陆军第二十三机步师的军列,为首的一列终于在距离平壤三十五公里外的一个小站里停了下来,小站里也是雨水不断,而铁路工人反应再往前走,铁路一侧的山体已经发生了塌方,并且一座铁路大桥也已经被冲毁,再往平壤方向灾情恐将更为严重。

萧萧细雨中,后续跟进的一列列军列也缓缓停靠在了铁路上,犹如一条条绿『色』长龙蜿蜒的横卧在了大地上,车厢里的机步师官兵们也知道了这才距离平壤尚且还有35公里,灾情已经如此严重,再往前会有什么情况?滴答答从车窗玻璃上滑落的雨滴没有告诉官兵们答案,偶尔空气中传来的沉闷雷声和天际闪过的一丝亮光,也没有表『露』平壤那里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在临时设在军列上的第二十三机步师师指挥部,负责通讯的一位高级技术士官所负责的一条接加密卫星通讯线路的电话响了,是在国内的第六集团军军长侯海『潮』打来的,韩硕当仁不让的主动拿起了电话。

“我是韩硕,军长请讲”说完,吹着空调也觉着发热的韩硕已经摘掉了帽子,打开了风纪扣,叉着腰听着电话,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有些急了。

“部队现在情况怎么样?”电话那头传出了洪亮的声音,侯海『潮』的大嗓门也是在全军排的上号的。

“到平壤还有35公里左右,车队遇上塌方了,正想办法尽快赶到平壤”

两人接着聊了两分钟,侯海『潮』最后知会了韩硕一声,那就是朝鲜方面已经向共和国发出帮助请求了,第二十三师作为最靠近灾区的部队,当务之急是确保通讯和实时卫星数据联络畅通,灾区的气象卫星图、地形和人文资料等都将尽快发送过来,空军也正想办法为第二十三师紧急筹备一批救灾物资在必要时候空投下来,如果平壤机场能应急通航则更好。

之后不久,和第二十三师主要军事将领召开了紧急会议后,在毫不停歇的绵绵细雨中,除了军列行李架上有官兵们的行李或战术背包之外,没有获取任何装备的第二十三机步师师输属侦察营尖刀连的官兵们,原本身着常服的他们早已换好了作训服,此时此刻他们并没有身带任何武器、弹『药』,一个个都身披雨衣、脚蹬作战靴、背负着装得满满的战术背包上路了。[]大国无疆126

蒙蒙细雨、凄凄寒风,灰蒙蒙的天『色』里尖刀连沿着铁路两侧行进着,天地之间他们犹如两条跃动的精灵虫正沿着铁路线往前挺进,向着远处的雷鸣闪电、向着远方的狂风暴雨。

急行军一段距离后,尖刀连来到了塌方地段,而这时候雨势也越来越大,早已被泥沙冲毁的铁路路基只剩下一根根铁轨依稀可辩这里曾有双向干线铁路,山坡上的泥沙还在随着雨水滑落,快速通过的尖刀连继续往前高速挺进,没有受到什么损毁的铁路线上急行军比在泥泞土地上好得多。

一路往前、再往前,尖刀连经跋涉了近十分钟后,终于目睹到了那座被冲毁了一个桥墩,两侧桥面都在往塌陷处倾倒,四根光溜溜的铁轨孤悬在了半空中,而昔日水位并不高的河水正意图猛然上窜,尖刀连连长当即下令将这一情况连同视频一同发送回去,同时两个担负多年开路先锋、敌后渗透等急难险任务的两名士兵慢慢『摸』上了铁道桥,判断出能否徒步通过后,他们将自己携带的缆绳抛投到了另一侧断桥,稳稳勾住了之后,将缆绳的这一头也系住在了铁道桥桥面上现存的护栏上。

绷紧的两根缆绳立马已经成为了届时借助悬吊在半空中的铁轨通过的栏杆,其中一人当场就小心翼翼的踏上了还未脱落的铁轨,左右手牢牢随时准备抓住那两根护卫左右的缆绳,终于在亦步亦趋之间踏上了另一侧的断桥,随后他便将只是勾在两根崩开『露』出一截的钢筋上的缆绳,将它们牢牢系住在了铁轨路基上。

一座横跨在凶猛河水之上的简易桥梁就此搭成,全连官兵很快以单人依次通过了这座简易的桥梁,继续沿着铁路向平壤方向急行军,留下那两根孤零零的缆绳在那里同断桥一起经受风吹雨打。

越往平壤走,能走的健全铁路段就越短,到了最后快要抵达平壤之前,给尖刀连造成最大困难的已经不再是瓢泼的大雨,而是泥石流造成的山体垮塌阻塞了通行,又或者是暴涨的河水,让曾经的小溪流也成了如今的汪汪大河,有幸没有冲毁的铁路桥倒也成了水下桥了,只『露』出两侧护栏在滚滚的洪水中巍然挺立。

上午9点21分,尖刀连的官兵们已经看到了平壤城区,当然已经进入平原的他们并没有看到那暴涨中的洪水正如何试图蔓延至整个城区,雨势已经见小不少、滚滚炸雷也不见了的情况下,放眼望去看到的依旧是一个灰蒙蒙的城市,没有生机、没有活力,仿佛一座死城。

“班长,这是死城?还是平壤啊?”

延吉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雨水,浑身已经被汗水所湿透的他真的感觉穿着雨衣也没啥作用了,急行军35公里下来此时此刻他最大的感觉就是困,特别想喝上一口冰冷的清水浸润一下干涸的喉咙,然后便是倒地大睡,但他知道此时此地是不能睡觉的,穿着作战靴的大半截小腿都浸透在洪水中,真要睡也不能睡在这里,更何况他是一名狙击手,这点倦意是很容打消克服的。

“这他娘的暴雨也忒厉害了,真不知道淹死了多少无辜百姓”

班长古德才吐了一嘴,体能消耗太多后口痰也变得黏糊糊,怎么吐也吐不干净,咕噜咕噜喝上几口水后,这才舒服了一点儿,而这时候赶着上报消息的连部也已经收拾停当,休整不到两分钟的,气儿都还没喘匀的尖刀连官兵们又继续上路了,向着已经一夜不见就成了东方威尼斯水城一般的平壤城徐徐靠近。

雨水已经越来越小,对于已经进入城区的尖刀连官兵们而言,这种感觉熟悉也陌生,他们仿佛有一种回到了平壤战役期间的感觉,只不过那时候控制这片土地的是日本人,而现在祸害这里的是浑浊的洪水,走在街道上看着两侧的颓倒的土质房屋,在看看那些站在废墟高处或者小楼楼顶上,大人小孩都冷得颤抖的居民们,尖刀连的官兵们眼睛湿润了。

连长蒲国富从自己的战术背包里取出了一面旗帜,直接拿了一截在街道上漂浮着的竹竿,将旗帜固定在了竹竿上之后,高高举了起来,那鲜红的共和国第六军军旗如同朝阳,顿时映红了那些幸存者的脸颊,原本的寒冷和饥饿感似乎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生的希望,这面他们曾今千百次熟悉过的旗帜曾高高飘扬于平壤城头,因为他们始终记得是这一支部队把他们从日本人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赢得了解放。

呜呜哇的哭声和叫喊声很快响彻一片,绝望中的朝鲜人很快冲着尖刀连挥手示意,情急之下似乎忘了这些士兵是中国人,所以赶紧用手势致意,更有一些老人已经声泪俱下的冲着尖刀连跪下,犹如在河中穿行于众多孤岛之间的尖刀连官兵们也赶紧挥手回意,当然他们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市『政府』,目前已经向平壤挺进了十余公里的第二十三机步师主力官兵们需要与『政府』取得及时有效的联系。

已经逐渐有些放晴的平壤上空,只有淅沥沥的小雨还在下着,但也终于『露』出了如今有些狰狞的面貌。

曾今的大同江沿岸地区已经彻底『荡』平,横跨在两岸的两座铁路桥、两座公路桥都已经不同程度损毁,更为严重的是以大同江为中心,向两侧暴涨开来的洪水给周围建筑和施工工地都带来致命的打击,上游冲击下来的泥沙让不少房屋建筑变了模样,同时也让曾今十余万人生活的地方成了一片泽国,只有越靠近内陆的郊区水位才不至于太高。

暴雨已经成为了过去,但它所留下严重的种种问题这才开始显现出来,断水、断电、交通中断的平壤已经成了一片泽国上的城市,曾有近二十五万人人口的平壤地区刚刚所经历的超**雨虽然已经没有了,但恶劣天气又开始在大同江上游的元山一带上演,从上游持续不断涌来的洪水和泥石流,再加上洪水冲击进入河道的各种垃圾、碎石等,变相填高了河床的大同江将始终让平壤城区的水位不减,而洪水引发的灾难『性』后果还需要尽快展开救援。

幸运的是,急行军进入平壤北城区的尖刀连终于与平壤市『政府』联系上了,尖刀连当即留下了两名通讯兵和一些必要的通讯器材以供市『政府』与共和国军方的救援力量随时保持联系之后,他们当中的所有人都拒绝了休息,立马参与到了对紧靠市『政府』的平壤市第二小学学生救助当中。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