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七章 空中救援(加更,求支持)

第一百二十七章 空中救援(加更,求支持)

灾难发生之后,对于救援行动而言最为重要的是什么?是一吨吨物资、还是一台台救援设备,又或者是越多越好的专业救援人员?他们都是面对自然灾难的救助当中必需的,但往往很多时候外界与灾区之间所能保持的畅通无阻的通讯,同样非常重要。

靠着平壤市『政府』那台发报机是不能在如此大的灾难面前起到多大作用的,随着尖刀连利用背运进来的通讯设备和器材,一个能让共和国军方与平壤当地『政府』的保持畅通无阻联系的联络通信站很快构建完毕,而这时候共和国空军为救灾所准备的应急救灾物资已经装机完毕,三架战术运输机很快从共和国沈阳空军机场相继起飞,几乎就在这个时候,空军的无人侦察机也已经飞抵了平壤上空,利用其机载的电子设备很快将灾区的情况实时发送回了去以供救灾决策。

在此之前,由空军直接征用的共和国国民警备部队丹东航空基地,紧急起飞了两架携带通讯器材和空管设备与人员的直升机,但因灾区暴雨持续不断和多雷所以被迫转停在安州,他们终于得到准许起飞的命令,两架中型运输直升机很快在蒙蒙细雨中高速向平壤地区飞来,此行他们的任务就是为平壤机场紧急配置一些必要的设备。

朝鲜半岛战争期间共和国空军在平壤修建了一个野战备降机场,而如今平壤地区唯一的一个机场就是这个,但这个机场正值承接改扩建为平壤民航机场的共和国第三民航基建集团一期后续工程在建时期,除了机场跑道已经建设完毕之外,大量的机场附属设施尚且处于建设当中,而空军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一条足以让战术运输机起降的跑道即可,对于其他附属设施而言则没有太多要求。

10点52分,两架自进入平壤地区后便保持低空飞行的中型运输直升机,终于抵达了位于平壤城区北部郊区地区的在建机场,映入飞行员机组眼帘的是在超级暴雨肆虐下有些狼藉的机场工地现场,而不少正冒雨排水保护建材物资的工人们,在看到飞来的共和国直升机后都纷纷挥舞头上的安全帽,而直升机也很快降落在了被水覆盖着的跑道上,高速旋转的桨叶扇起的大风吹得跑道上的积水形成了一圈圈涟漪。[]大国无疆127

运力巨大的“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采用的是两副纵列反向旋转的三片桨叶旋翼,前高后低的配置了两台动力强劲的发动机,可以让这它内部装载6.5吨货物或满编的整排士兵,或者是吊挂10.5吨的货物,还能有超过两千公里的航程,所以是名副其实的运输精英,当然现在的两架直升机则是救灾先锋,他们所搭载的空管人员、通讯指挥装备、空中管制装备等都很快在热情的共和国机场建设工人们的帮助下卸载完毕。

随后,空中管制人员便直接征用了机场施工方的柴油发电车,利用那座除了主体结构完工,连内部装修、电力电缆等都还未敷设的塔台,驾轻就熟般的很快完成了设备和电路,很快便开始调试设备了,与此同时机场施工方也很快将一部分工人调配出来,除了抢通机场的排水系统外,还开动了他们的一台台工程车辆,让挖掘机、推土机甚至是工人们直接挥动铁锹,直接在跑道一侧开始挖掘辅助的排水沟渠。

两架“钢铁鸟”运输直升机的飞行机组们也克服疲劳,当即决定起飞至尚未遭受到严重灾害的南浦港口,直接用调运的方式从港口的油库里为机场调运很快就将成为急需的航空油料来,南浦作为平壤地区之外最大的出海港口,在那里建设有足以确保平壤、顺川、沙里院等地区油料消耗的油库,其中就有一个是为朝鲜空军安州军事机场准备的备用航空燃料油库,因而现在这个油库所储备的油料将成为紧急征用的必需品。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共和国陆军第二十三机步师终于赶到了机场,浑身湿透的官兵们根本没有顾忌到休息就立马投入到机场的排水施工当中,负责该机场一期工程的共和国第三民航基建集团第七分公司同意将他们的所有建设器材全数捐赠出来,该师的后勤保障与维护营官兵们,曾今是修理战车、坦克等军用车辆的高手,如今他们也成了『操』作工程车辆的能人。

很快,机场跑道终于『露』出了它宽敞的胸膛和长长的身子骨,而第二十三机步师的官兵们也接过了机场建设工人们手里的铁锹、铲子等,很快踏上了向平壤城区进发的征程,同时第二十三机步师师指挥部留在了机场,师警卫连也加入到了跑道的助降设备安装调试工作中,随后不久机场空管人员便向国内发回了机场有关情况以及可尝试通航的请求。

11点23分,原本计划平壤机场不能降落就备降朝鲜人民共和国首都汉城机场的空军三架战术运输机,在平壤机场塔台的引导下凭借飞行员的娴熟技能,很好利用了这条建设之初就是用于民航飞机起降的标准跑道,它的长、宽和跑道硬质条件都对于战术运输机而言已经是绰绰有余,因而三架战术运输机相继顺利的完成了降落,在机场工人们的帮助下将之前空军为第二十三师紧急准备的50吨抢险物资顺利交付到了韩硕手里。

这些物资中有沙袋、工兵铲、野战单兵口粮、医疗『药』物等,空军紧急筹措并且计划原本是空投下来的物资中也包括了担架、帐篷、净水器、消毒片等等,甚至最后一架降落的运输机里,竟然有两艘冲锋小艇,很满意的韩硕很快便让警卫连的战士们将机场施工方早已捐献出来并且准备就绪的卡车赶紧装运物资,及时送到正缺乏工具的官兵们手里。

机场的开通无疑给灾区带来了生的希望,很早就听闻过原人民自治『政府』在海原抗震救灾中,就是凭借这空中走廊的强大运输能力,硬是让受灾群众得到了及时的物资支援和人员救护,所以得知此消息的平壤市『政府』立刻想办法和机场方面取得了联系,通报了目前平壤城区主要受灾情况和急需的一些物资清单。

空运,空运,共和国外交部在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结束的平壤洪灾新闻发布会上就代表共和国『政府』表示,中方将尽一切努力帮助朝鲜人民抗洪救灾、帮助平壤灾民挺过难关,所以外交部发言人当场就告诉了中外记者,共和国已经为本次救灾紧急无偿拨付200万元并启动了一系列的应急预案,在后续的工作中,共和国还将动用更多的物资和空运能力。

共和国『政府』一向是说到做到,而这一次也并没有空谈。

共和国国务院应急办公室在灾难发生之后就与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平安航空公司等国内大型民航企业取得了联系,当即征调了4架民航汇聚在首都国际机场待命,同时最先搭乘一架国航包机赶赴汉城的共和国医疗卫生救助工作组以及随行的医疗设备与物资,很快调整航向直飞平壤。

空军第二批出发的运输机群也准备完毕,六架战术运输机将先后从共和国的沈阳、哈尔滨、济南等空军基地出发,从共和国首都空军基地里也有两架飞机即将出动,它们就是共和国航空运输飞机中的庞然大物——战略运输机,在平壤遭受史无前例超级洪灾而成为孤岛的情况下,抢险救灾必须用到的大型机械设备就只能让战略运输机运输进去,只不过以前飞机运过坦克、步战车等,这还是第一次要装运挖掘机等。

而陆军方面也是很快做出反应,原本在抚顺一带集训的陆军第六集团军空中突击旅的一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38架直升机,全部立刻向共和国空军已经征调使用的国民警备部队丹东航空基地和丹东民航机场转场飞行,同时常驻在沈阳的一个重型直升机飞行大队也立刻飞往朝鲜,第六军的工程与防化旅也赶到了沈阳民航机场,他们将分乘由共和国国家民航总局临时征调的民航客机赶赴朝鲜,而其装备则由空军负责运输。

似乎本次大难的救援行动要与海军无关了,但恰恰出人预料的是,参与过琉球群岛登陆作战的

共和国第二炮兵部队曾为琉球群岛作战调集了大量各种用途卫星支援战事,原本用于从太空中监视敌人兵力部署与调动、物资集散与监控重点军事目标的光学成像卫星,现在可以用来对灾区进行影像获取,从绝对的高度上让地面救灾人员获得灾区的总体情况,而能够用来侦查敌方电子活动与情报、扑捉敌人雷达频率与信号特征的电子侦查卫星,现在也能用来为灾区救援所用的无线电设备提供信号中继。

本身就用来对海岸地势、海平面升降变化和海洋温度等测控的海洋环境卫星此时此刻自然也能够担当对临近大海不远的平壤所靠近海域的周边海洋环境状况进行监控,当然战争和和平时期都必不可少但实际使用上却局限于国内,并且从未向他国通报卫星气象预报资料的共和国,之前也的确是知道朝鲜平壤地区会有,但并没有主要拍摄该地区气象和进行周密计算预测,所以并不知道会有如此一场暴雨降临在平壤地区,而这也是后来共和国每逢遇到自己从太空上所监控到得重大气象变化情况,会主动向其他国家或地区通报的一大原因,否则会因此“捐出去”更多,反而得不偿失。

不管怎样,这并不是刻意而为之,也并不是疏忽,因为运行在太空上的卫星是共和国花费巨资的产物,身为机密的它们所能提供的和平时期主要服务,当然也是对共和国本国的纳税人民的,共和国『政府』当然没有必要为了别国或地区的气象变化进行大规模的计算预测,但现在灾难已经发生了,而且还是作为共和国重要盟友的朝鲜,共和国陆空两军都已经伸出援助之手,也曾在半岛战争中大放异彩的共和国海军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自参加了琉球群岛登陆支援作战以来,曾作为海军登陆作战舰队重要舰艇之一的“平顶山”号两栖攻击舰,在战争结束后不久这些在战争中反应出了不少问题的两栖攻击舰、船坞登陆舰等,便依次到大连造船厂进行了为期一个半月的技术改造,而“平顶山”号因在战争中的良好表现,成为了战备值班的重要舰艇当然也就是最后一艘完成改造舰艇。

而平壤发生大暴雨的时候,这艘刚完成改造后不久,正满员编制进行海上综合训练中的两栖攻击舰,就在大连港外的渤海湾海洋岛东南侧,与平壤西南重要的港口城市南浦并不远,所以接到海军部的命令后,这艘两栖攻击舰当即取消了当天的训练科目,其搭载的26架海军型多用途运输直升机,立马从战争中的强力角『色』变成了一会儿直飞平壤的重要救灾空中力量。[]大国无疆127

能够同时起降六架直升机的直通式飞行甲板上很快堆积了不少的物资,舰上的官兵们将仓库里的给养纷纷搬进了直升机里,随后一架架满载着物资的直升机相继升空。

而就在海军这边的开始行动的时候,空军的运输机、民航的客机都在平壤机场临时空管中心的引导下顺利完成了降落,经过机场建设工人们的不懈努力,原本还积水很多的停机坪也被清理了出来得以容纳这么多的飞机。

当然这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还是在下午2点许间隔六分钟依次降落下来的空军两架战略运输机,作为庞然大物的他们还没有在停机坪停下,相比于那些尚未准许起飞的民航客机和战术运输机而言,就已经如同天鹅对比小鸟一般,当然身强体壮的他们也为救援部队带来了惊喜,两架战略运输机为他们带来了急需的挖掘机、净水车和发电车等,以及一些小件物资共计两百一十吨重。

而这时候,机场方面缺乏航空油料成了一大困扰,随着大量物资与设备的空运到来,陆军第二十三机步师的官兵们已经人人有了救援装备,他们广泛参与了救助被淹没城区的居民,在重要的粮食仓库、学校等周边地区硬是用一袋袋沙袋筑起了防洪堤坝,阻止洪水蔓延,但真正能够发挥重要作用的工程器材,却急需油料。

关键时候,陆军第六集团军空中突击旅的一个多用途直升机营38架直升机连同一路赶来的空军一个重型直升机大队,都抵达了平壤机场,一时之间整个平壤机场立马变成了一座大型的直升机机场,为了让机场有一定的航空燃油储备,不得不从战术运输机里放出一部分油料,让他们只能靠着机内的剩余的油料飞往朝鲜首都机场降落,补充燃料后这才返程回国。

重型直升机大队的6架重型直升机很快就补充了燃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则是将机场内囤积着的工程车辆,也就是正在洪涝地区急需重型装备支援的部队,为他们直接将挖掘机等数十吨重的工程车辆调运过去,除此之外他们当中的两架还要赶赴到南浦港,将港口快艇直接调运到平壤城区来参与到已经是一片汪洋泽国的城市灾民救援,而这也只有这些重型直升机才能够担当的重任,因为他们最大有效载荷高达20吨,可以轻松调运十几吨重的挖掘机。

当然,那来自第六军空中突击旅的38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也很快分成了两批分别出动,一批参与到从南浦油库调运油料至平壤机场,而另一批则紧急前往靠近大同江,救助那些已经被洪水淹没得只能站在楼顶上求救的灾民们,当然他们并没有忘记造成城区被淹没的洪水水位持续不降的原因是因为之前横跨在大同江两侧的四座桥梁,如今快要被淹没的他们,在洪水冲刷下来的太多建材与来及,混合上游冲击下来的泥沙和石头,与城区里被冲毁垮塌的房屋等一起仿佛在江上筑起了几座拦河大坝一样。

要想尽快疏通河道、降低城区水位就必须把这几座“拦河大坝”炸开,更何况这些大桥已经不同程度受损,其中有两座已经有垮塌迹象,所以将来退洪后都只能报废重建的他们此时此刻最好的而结果就是被炸毁,让滚滚河水能畅流出去。

因此,其中的四架多用途直升机很快便搭载了之前就乘坐民航客机来到平壤的第六军工程与防化旅四个爆破小组,载上了由空军为他们运输进来的装备很快起飞了,他们此行是要让四架直升机的飞行机组们都玩一次特技飞行,因为届时在爆破组系住安全绳机降到大桥上安装遥控引爆炸『药』和装置的时候,需要他们在大桥上空保持悬停的状态。

这一切就是这么戏剧『性』,当初利用蛙跳式机降战术曾经在这座城市里奋勇战斗的飞行机组们,现在却是为了战胜洪水而奋斗了,其飞行难度也丝毫没有降低,当然在他们出发后不久,由海军“平顶山”号两栖攻击舰派出的增援直升机机群已经赶到了平壤机场,他们的到来为平壤灾区的空中营救再一次增添了运输力量。

如此多的飞机、如此频繁的起降,对于这个交通断绝的城市而言,有着强大空运能力的共和国让他们有了战胜灾难的希望,在城市上飞来飞去、往返于重灾区的直升机飞行员们,都以绝对的身心投入参与到来营救工作当中,营救那些汪洋洪水中的一座座“建筑孤岛”上的灾民们,然后将他们吊运到机场周边地区。

当然,平壤市民们也是积极开展自救和营救,共和国空军不断运来的大量救援物资很快成了他们手里的工具,开辟出了一个个不受洪水淹没的集中安置区,搭建出来了一座座帐篷,救助医院也很快投入了救助伤员的工作当中,设立在安置区的饮用水净化车等也为灾民们提供了清洁可直接饮用的水,当然那些吃的面包和野战口粮等,也成为了老人和小孩们手里临时充饥的食物,平壤周边地区的朝鲜人民也在尽最大的努力抢通通往平壤地区的公路和铁路。

灾难无情,但人间有情。

在面对如此灾难的时候,共和国义无反顾的慷慨帮助,海陆空全面出动,到6月2日当地时间下午6点为止,在平壤参与实地救援的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就有64架、中型运输直升机12架、重型运输直升机6架,空军出动战术运输机26架次、战略运输机8架、共和国民航客机往返18次,直升机出动架次难以技术,他们直接为灾区送来了专业技术强的陆军第六集团军工程与防化旅3000多名官兵,一千多吨救灾物资,从重灾区营救出了三千余人,而由陆军第二十三机步师所营救的灾民就更加难以统计了。

不管怎样,暴雨已经成为了过去,下午6点02分,之前横跨大同江的四座桥梁逐一爆破,被工兵们非常精确施放的爆破当量并不大,但却非常有效的让桥梁失去了最后承载的能力,轰然之间四座桥梁相继垮塌,滚滚的洪水很快从缺口奔涌而出,而完成任务的四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也载着圆满完成任务的爆破组返航了。

四座大桥尽数炸开后,奔涌的大同江终于解除了束缚彻底奔放开来,导致两岸大部分城区被淹的洪水也终于开始渐渐下降了一定的水位,当然受到泥沙淤积、河床抬高等因素影响,大同江在平壤城区的河段依旧处于高水位状态,如果要从根本上解除水淹城市的困局,最好的办法还是尽快疏通河道,不过在救人救命之前,这个工作还并不是当务之急。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