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八章 生死重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生死重逢

“生死不离,我们绝不放弃”

6月2日凌晨的超级大暴雨侵袭了朝鲜半岛北部地区最大的城市平壤,洪水滔滔、江河泛滥、泥沙滚滚,在从未有过的洪水灾难面前,朝鲜人民共和国『主席』崔大忠和共和国国务院都发表了最简短的声明,那就是绝不放弃。

灾难发生后,收到求救电报的共和国在第一时间与朝方取得了联系,在坚定自己一贯支持朝鲜的立场之上,共和国国务院和军事力量以绝对的反应速度彰显了一个亚洲最强大国家所应有的表现,陆军、国民警备部队、空军、海军等等相继动员,随后共和国『政府』按照应急预案相继完成了卫生救援、物资调集、运力征调等等一系列工作,所有救援工作很快就有条不紊的展开。

最快做出反应的陆军第六集团军第二十三机械化步兵师,在第一时间里调转方向返回灾区展开救援,为灾区恢复通讯和完成空中交通构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劳,随后第六集团军所派出的工程与防化旅官兵们更是后续救灾阶段的专业化工程力量,第六空中突击旅的三十余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也在重灾区救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而共和国辽宁省国民警备部队先后出动了两架中型运输直升机和六架重型运输直升机赶赴灾区展开救援行动,其中最先出发的两架中型运输直升机是平壤机场应急启动空运的关键力量,而他们之后更是不惧疲倦的反复往来与南浦油库和平壤机场,为后续到来的救援飞机得以提供宝贵的返航油料。[]大国无疆128

当然,空军先后派出了三架和六架的两批战术运输机空运队伍,他们为救援部队及时送去了必要的救灾设备,而随后空军动员了更多宝贵的力量,连一向很少出动的战略运输机也先后加入到了物资运输队伍中来,更后来共和国的民航、海军也开始参与到救援行动中来,共和国的高效反应最大体现就是绝对的空中化,让灾难缔造出来的平壤这座孤岛城市,在空中运输的纽带下不再孤立。

暴雨虽然已经停止,但洪水并没有退去,流经平壤城区的大同江依旧是江水滔滔、泥沙滚滚,宽阔的江面将不少昔日的城区淹没着,宛如一个高峡平湖一般让不少城区建筑成为了一座座小型孤岛,在洪灾和泥石流中幸存下来的人们都逃至楼顶上高呼救命,而直至当天下午六点许,共和国陆军第六集团军的工兵们将横卧在大同江上的四座俨然已经成了拦河大坝的大桥全部精确爆破,很大程度上让淹没城区的洪水水位退却了不少。

而随着重型运输直升机相继从南浦港口调运冲锋舟、小艇等可临时充当救生船只到平壤来,原本只能依靠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展开救援的重灾城区里营救力量递增了不少,越来越多的灾民得以幸存,北部城区的则相继被转运到靠近平壤机场附近的灾民安置点里,南部城区的则往靠近设在平壤至松林地势较高、未被淹没的安全地带,那里也正在搭建灾民临时安置点。

夜渐渐黑起来了,为了避免太多直升机参与夜间救援而造成灾区空中拥堵,甚至导致撞机事故,当然也是为了照顾大多已经连续飞行了数个小时的飞行员们,设置在平壤机场里的共和国入朝力量救灾指挥部停飞了三分之二的直升机,让白天坐最后一班民航包机赶到平壤的国内所抽调的飞行员们轮换了已经疲惫不堪的另外三分之一的飞行员们,而这依旧要在夜间执行救灾飞行任务的直升机也不再参与直接救援,他们的任务是为那些还在“建筑孤岛”上的幸存者们,调运他们急需的食物、饮用水、睡袋甚至是消毒『药』物、手电筒等。

夜『色』很美,暴雨过后的平壤还曾迎来过夕阳,壮美的落日余晖彻底消失在朗朗夜空之中的时候,碧空如洗的夜空如同蒙上了一层黑蓝『色』的纱布,一颗颗繁星点缀在这块纱布上,连很少出现的月亮也妖娆的悬挂在上面,浑浊的洪水无法倒影出的月光淡淡和星光璀璨。

早已没有了哭泣、没有了呐喊的灾区里,此时此刻却又有一副很特别的景象。

幸存在被淹房屋楼顶上的平壤灾民们,点亮着手里的手电筒,每一个人都紧紧裹住睡袋,喝着矿泉水、啃着面包或者压缩饼干,小孩子们能有好吃的火腿肠,静静的夜『色』里他们正毫无忧虑的吃着晚饭,所以在这奔腾的大同江两岸,从空中俯瞰下去仿佛铺上了一层亮晶晶的地毯,而家家户户的手电筒灯光便是构成这壮丽景象中的点点亮光,偶尔在空中慢速飞过的救援直升机机腹挂载的大型探照灯和机身上的航灯,都让这片景『色』中涂添许多律动的『色』彩。

“不要惊慌,不要害怕,耐心等候救援,我们绝没有放弃你们”

“不要惊慌,不要害怕,耐心等候救援,我们绝没有放弃你们”

……

随着时间的推移,救援行动依旧展开着,每隔一定时间挂载了扩音喇叭的救援直升机就会从掠过整个灾区上空,喇叭喊出的朝鲜话语会反复播放着激励灾民的坚定意志,而那些从城区两侧边沿逐渐向深水区靠近的救援行动是真的在继续,在原先的街道、如今的河道里,一艘艘救生船只正挨家挨户的救援,工程车辆们也在加紧施工,直接在两侧被淹城区里挖出两条辅助河道,以帮助大同江加快泄洪、降低被淹城区水位,当然也有很多官兵和工程机械正奋战于打通灾区对外公路联系的不停施工当中。

而在灾民安置区里,用工程车辆平整出来的平地相对于以往的平原有一定的高度,以防止上游持续的暴雨形成洪峰再次冲临平壤城区,在原有河道基本淤塞、河床抬高的情况下,向两岸地区蔓延,进而威胁到已经获救的灾民们,所以这些安置区要么地势较高、自身也有健全的防洪排涝沟渠,当然此时此刻的安置区里肯定是很是热闹的。

直接由夜间还在执行空运任务的共和国空军,所运输过来的一顶顶救灾帐篷,在平整出来的土地上开始搭建起来,需要休息的灾民们开始有了自己临时的睡处,随着防『潮』睡垫、床褥等相继分发下来,没有任何伤痛病患的灾民们都在其『政府』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休息,而那些受伤的、急需就诊的、急需手术治疗的,搭建在安置区里的医院都能担负重任,他们当中除了本身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共和国国家医疗救助中心所派遣医护人员之外,自然也有朝鲜本国的医护人员、共和国陆空两军的医护人员,直接从共和国空运过去的医疗设备和『药』物,都足以确保他们及时行医就诊。

晚上九时许,最先参与救灾的共和国陆军第二十三机步师官兵们,在连续劳累超过十二个小时之后,精疲力竭却依旧想要奋战的他们被指挥部勒令休息了,同样被勒令救援行动的还有第六军的工程与防化旅官兵们,接替他们的是乘坐夜间民航包机赶赴过来的共和国第一集团军工程与防化旅,这其中最累的当属最先进入灾区帮助平壤市『政府』建立对外通讯联系的二十三师师属侦察营尖刀连的官兵们。

蒲国富、延吉等人是差不过九点半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临时宿营地,简单的喝了些热粥、补充了大量的生理盐水并吃了一点面包的他们,很快就以整个班为建制倒在了营帐里,从早上就因雨水而浑身湿透、然后又是汗水洗身,再接着就是阳光烘烤干,汗水再次打湿,最后夜间劳作的习习夜风为他们吹干了作训服,所以现在的作训服尤其是他们的背部都有很多的盐粒,顾不上这些的他们都已经趴在防『潮』睡垫上呼呼大睡了,连被子都没有掀开,直接当成软绵绵的靠枕就进入了梦乡。

有人说做梦是睡眠质量不好的一种表现,而身为尖刀连一名狙击手的延吉却不认同这种看法,从早上强行军至平壤后,就很少说话而奋力工作的他途中没喝过一口水,此时此刻的嘴唇已经有龟裂开来迹象,而他的戴着防火、防割战术手套的双手,尤其是作为一名狙击手应该是最稳重的右手,此时此刻当他进入了梦想后,却在因为肌肉连续高负荷行动后正止不住的抖动,酸胀的感觉并没有让他醒来,倒是指甲缝隙里的泥巴污垢说明了他白天到底是狙击『射』击去了,还是装沙袋、扛沙袋去了。

梦很甜美,他梦到了自己以前的事情,那时候作为第六集团军中名不见经传的一名小小狙击手,虽然是在二十三机步师的侦查营尖刀连,但在平壤战役之前他却没有一个战果,整个第六军也是如此的尴尬,而命运的年轮似乎最爱给人开玩笑,平壤战役中负责侧翼包抄的他们师,作为侦察部队的他们自然是开路先锋,但他却没想到竟然在一个美丽的村庄外发生了一件绝美的故事。

尖刀连和日军的一个甲种征粮小队不期而遇,敌明我暗的形势让连长决定快速强袭,而狙击手们则先行潜入、侦查,并负责重点狙杀和掩护,延吉便是其中一人。也就是这个安排,让延吉趴在草窝里准备获取第一个战果的时候,却从瞄准镜里看到了一个正要被日军指挥官欺辱的朝鲜少女。

她是那么的美,天生丽质、肤白貌美等等词汇都难以形容此女子当时给予延吉的震撼,在成功爆掉日军小队指挥官的猪头脑袋之前,他足足在那女子的无暇脸庞上目光逗留了0.3秒,作为一个狙击手,他足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清她的美丽面容,但延吉却没想到这美丽与死亡之间相差的0.3秒,也让他后来多少次在梦里回味,他记住的是那美女,却忘记了那被爆掉的脑袋究竟是如何的恶心。[]大国无疆128

平壤机场依旧是繁忙不宜,而延吉的梦还在继续,他梦到自己回到了那里、找到了那个女孩,说出了自己对她的日思夜想,说出了自己对她难以抹去的情愫,可梦里的一声炸雷却几乎让他惊醒过来,他梦见自己还是在那草丛里、还是端着那支心爱的7.62毫米狙击步枪、还是用着瞄准镜藐视这一切却猛然发现将死之物身旁的绝美佳人,但此时此刻那条小河突然河水暴涨,河水越来越急、水位越涨越高,村庄的小石桥、房屋、那些笑容邪恶的日军还有那些无辜的村民,尤其是那个美女,都消失在了河水里,只留下一个不敢开枪的懦夫在草丛里咕噜噜的吞咽河水。

“不,不…”

延吉高喊了两声,手脚并用的瞪了几下后,脸上突然来了一巴掌,当即让他火辣辣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去的却是老班长的一脸关切。

“这么宝贵的时间给你休息,你小子竟然用来做恶梦,不给你丫一巴掌,把其他兄弟吵醒怎么办?”说着,古德才又换上了一副很是生气的样子说道:“打仗的时候也没见过你如此害怕,做什么噩梦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头晕沉沉的”

延吉说着,将自己的手臂放在了额头上,感觉有些发热,可能是早上浑身湿透了就开始疯狂工作,一不小心感冒了,赶紧从自己的兜里找出了一板感冒『药』,剥落两粒下来后咽下,接过班长好心递来的水壶,咕噜噜的喝上一口水后,这才舒坦的出了一口气,笑嘻嘻的将水壶还给了班长。

吃了『药』、躺下后,反复思索着梦境的延吉感觉到身上多了压力,睁开眼睛一看是班长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回笑一下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药』物似乎已经开始起作用了,也可能是心理上的作用,但延吉就是感觉好困,很快就沉沉的睡去,直到屁股上挨了一脚。

天『色』已将放亮,热情似火的朝阳正放『射』出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大地,经历了超级暴雨后的平壤迎来了新的一天,当然对于尖刀连的官兵们而言,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后也迎来了一个美好的早晨,恢复状态的他们自然会有任务安排,但早饭是必须的,所以班长第一时间就把领完馒头、鸡蛋、稀饭等早饭回到营房后还在沉睡的延吉踹醒。

没顾着洗脸漱口,灾区里能确保人人有饮用水和备餐用水就够了,更何况延吉又没有斯文人的样子,无论是战时还是在野外作训,都生吃过野生动物的他立马就左右开工,最先将鸡蛋给剥皮吃掉,随后两个大馒头也是三两下就啃掉一个,没多久就连同稀饭一起喝光,直接用衣袖抹去了嘴角的稀饭饭粒后,延吉已经恢复了精神抖擞。

而新的一天里,上游的暴雨也早在上半夜就过去了,雨水汇成的滚滚洪流在凌晨四点过经过了平壤,之后大同江的洪水水位便渐渐有些下降,与之相对的是从顺川到平壤的公路、南浦港到平壤的公路终于被打通,昨晚彻夜都是一片热闹的平壤机场已经为灾区运来了更多的物资,并且更为可喜的是两条公路被打通后,从早已等候在安州、顺川等地的救灾车队终于得以进入平壤地区,而昨日中午时分从共和国丹东港、大连港、烟台港等出发的物资运输船队也已经分别抵达了南浦港口,越来越多的救援人员、设备、生活和医疗物资都在以公路运输、直升机空运的方式运入灾区。

而作为抗洪救灾先遣力量的尖刀连,也在这个时候接到了新的任务,他们不再是去城区里营救被困灾民,也不是去疏导河道,更不是去打通铁路交通命脉,而是和众多的二十三师众多连队一起,分散开来对他们曾经作战过的城市周边地区和乡村进行排查和救助,而尖刀连分配到的任务是去一个名叫新民村的村子。

曾今的高度机械化部队,如今在灾区物资紧缺,自身也没有重装备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徒步出发,更何况被洪水淹没过的平壤大部分平原地区都是遭受了洪涝的残酷摧毁,曾今的公路也不见了踪影,四下放眼望去全是一片泥浆『色』泽的荒野,深一脚、浅一脚,慢慢在浑浊泥浆中『摸』索前进的尖刀连在往新民村去的道路上,偶尔还能看到在泥浆里挣扎的鱼儿,后者是被覆上了厚厚泥浆的稻苗等。

上午十点许,犹如淌过泥沼泽般,下半身全是泥浆,根本辨别不出来他们穿的是什么裤子、什么鞋子的尖刀连终于赶到了新民村,村子的样子很熟悉,但却有特别的陌生,因为从幸存的建筑布局和样子来看,他们似乎感觉曾今来过,但那条正滚滚涌动着浑浊泥浆的小河上,却没有他们熟悉的石桥。

“班长,这里咱们一定来过”背负着一袋面粉和一些盐巴、消毒『药』物等物资的延吉,很肯定对一旁的班长的说道,但他并没有说这个地方自己曾朝思暮想,甚至昨晚都还梦见过。

“那你知道怎么过去?”

古德才有些无奈的看着那条滚滚的小河,他也知道这地方是来过,而且还在这里收拾了几十号日本鬼子,但这是曾今的清澈小河吗?他又看了看四周,尤其是那些曾今还算很熟悉的房屋建筑,现如今幸存的屋舍就那么几座,那些受灾的村民都聚集在了一座较大的院落周围,被泥浆包围着的他们已经发现了河对面的这支特别的军队,尤其是那面旗帜,正高声呐喊、欢呼着什么,反正古德才看到了,却听不懂。

“是她?”

延吉看着那些正高声喊着、摇手示意着的村民们,凭借狙击手的优秀视力,他看到了人群中的一个少女,一个他梦到过不下五十次的美*女,她也在挥舞着手臂,看到尖刀连那红红的旗帜很高兴的样子,真的是越看越好看。

“什么她不她的,赶紧想办法过去”

连长蒲国富骂娘了一声后,在自己的身上系住了绳子,和另一名战士一起,将各自的生命之绳交给了连队的众多战友拉拽着后,慢慢的向泛滥的小河靠近,直至他们靠近曾今在石桥一旁的一颗老树,如今只剩下树桩的地方,这才暂时停了下来,但距离河对面还是有很宽的一段距离。

河对面的那些村民也似乎看到了这些共和国军人的努力,这中有几个好伙子也立马学习蒲国富的做法,给自己系上一根绳子后交给村民们拉拽住,必要时候让众人把遇险的他们给拉拽回来,随后他们也开始慢慢的向小河靠近,汹涌的河水冲击得两个小伙子晃晃悠悠,差一点儿就栽倒在河里。

正担心无法过河的连长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把身上带着的最后一个绳子系在了树桩上,而在绳子的另一头拴住了自己装得满满的水壶,冲着河对面的两位村民吼了一声后,冲着他们晃了晃自己的水壶和系着水壶的绳子,随即用尽全身力气的将水壶往靠近上游一点扔了出去,这似乎是他自参军以来扔得最远的一颗“手榴弹”。[]大国无疆128

奔涌的河水并没有当即让水壶沉下去,而是冲着系有绳子的水壶往下游走,就在这关键时候两名青年中的一种一人勇敢的拽住了水壶,在同伴的帮助下奋力将绳子拽了过来,一条横跨在河水两侧的绳子就此成了联系的关键。

之后不久,通过直接由村民们拽住,并系在了房屋一根梁柱上的绳子,尖刀连的一名水『性』很好的士兵冒着被冲着的危险以这个绳子为唯一安全寄托游了过去,他身上戴着一根更为粗实、更牢靠的绳子,随即便用来构筑起第二条过河“安全绳”。

一个又一个,在村民们担忧的目光注视下,背负着太多东西的尖刀连士兵们借助两根绳索慢慢的游过了河流,汹涌的河水在途中狠狠的冲击了他们的身体,过河后的每一个人浑身都感觉酸痛无比,但当这些物资送到了村民们手里,那从眼角里滴落下来的泪花,都让这一切变得值得,尤其是延吉看到了他所魂牵梦绕的她泪眼婆娑,延吉认为自己再累也无所谓,不自觉的微笑之间,他与她的目光终于时隔太久之后,再次重逢在一起……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