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二十九章 艰难

第一百二十九章 艰难

“无量心,生福报,无极限。无极限,生息息,爱相连。”

“若是缘,再苦味也是甜。若无缘,藏爱在心间。”

世间之缘,飘渺无法捉『摸』,但不以得失来计量之时,自然会有福缘,每每将思念藏于心间,长久坚持如一日,自然会有福缘不断,长久的思念终究会换来善缘。

身为共和国陆军第二十三机械化步兵师师属侦察营一战果还不错的狙击手,延吉从未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还会有如此的悸动,那种萌动的感觉,那种发自肺腑的高兴,他难以用任何语言来表述自己,表述此时此刻那种魂牵梦绕过后终得相见的幸运,或许这就是爱,单纯得还尚未谈过一次恋爱的他是这样认为的。

而金喜慧,一双水汪汪清澈的眼睛里都只倒影出一个人的身影,高大、英俊、帅气、男人,她无法用任何词汇来形容她所注视的中国军人,是他吗?金喜慧心里思量了不到一秒,眨巴眨巴眼睛后有些害羞的转过了头,脑海里始终还在回想那曾今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在夜里的思念中反复出现的画面。[]大国无疆129

自己在险些要被抓去被日军军官施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颗子弹当时便让日军军官的脑浆飞溅,自己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后来『迷』『迷』糊糊之间她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和战车轰鸣声,当然还有日本鬼子的鬼叫声,最后还听到了一阵坚实的脚步声,这声音的主人就是后来掐醒自己的一个怪人。

金喜慧想着过去的那画面,一身很古怪军装的他身上还披着杂『乱』布条般的蓑衣,拎着一把她从未见过的枪、脸上涂着看不清样子的油彩……金喜慧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当时自己对于这么一个怪人的惊讶感,但她非常能够肯定的是,就是这个有着一双乌黑眼睛的怪人救了他,现如今,这双眼睛的主人又来了,又来拯救村民和自己了,他的脸上没有油彩,很干净,依旧是那么高大、强壮,很有安全感。

终于,在延吉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有些羞涩的金喜慧还是重新将目光打量在延吉身上,隔着众多喧闹的、兴奋的村民,他们俩人无声的交流着,用眼神,然后才是彼此间的微笑。

而这一切,一旁的冯秋茂是看在了眼里的,他不知道自己的老战友和那个朝鲜女子之间到底有什么过去,怎么一个劲儿的眉来眼去,赶紧耸了一下肩膀碰撞了延吉后,让延吉收回神后说道:“你小子怎么不赶紧卸下物资,背着不累吗?”

“哦?”

延吉应了一声,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背着沉沉的生活物资,尖刀连为“与世隔绝”般的村民背负了不少的急需物资,而与此同时连队里的医务兵都已经在为有病或受伤的村民展开临时的诊断救治,战友们也大多将背负的米面盐油等囤积在一起,让连长和会说两国语言的老村长一起将这些东西分发给村民们。

活着,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对于生存的渴望也是最能激发人类潜能的。

而如今在灾难发生后,泛滥的洪水毁掉了村里不少人家的屋舍,许多家庭除了人幸存了下来什么也没有了,尖刀连的及时到来自然是给了村民们很大的生存希望,更为重要的是尖刀连为他们带来了粮食,这才是实实在在能让人活下去的东西,于是乎这粮食刚一开始分发,村民们就爆发出空前的欢呼声,在周围矗立着不少中国士兵的情况下,倒也很自觉的排起了队伍。

阻碍两人的村民们没有了,而已经察觉出不对劲的战友们,也在冯秋茂的眼神示意下纷纷装着没有看见,都转而看向了四周,或者是到这村子里尚未被淹没的地方看看,热闹的人群之外只留下了延吉和金喜慧两人傻愣愣的看着对方。

“快、准、狠”最后离开现场,不再当电灯泡的冯秋茂在延吉的耳旁提醒了之后,也同其他几个同班战友去院子后面看看。

受到提醒的延吉也似乎认为自己这样傻傻的看着对方不是个办法,自己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手上少说也有十几条日本鬼子『性』命的军人怕个球啊,想着之间他已经迈出了脚步,一步又一步,终于走到了金喜慧的跟前,而随着延吉靠近的脚步,金喜慧的脑袋也一次又一次的下垂,所以走到跟前的延吉所看到的是一个低垂着头、一头乌黑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开来的梦中佳人。

“你还好吗?”

终于,延吉鼓足了勇气开口了,这也是他学会的简单朝鲜问候语之一。

“好”很低的一个华语声音从金喜慧的嘴里传出,过后她也主动的抬起头来,有些胆怯的看了看延吉的双眼后,心里有些窃喜、有些忐忑的说:“我已经会说简单的中文了,很感激上一次你救了我,谢谢”说着,金喜慧向延吉鞠了一躬。

“没,没什么”

延吉也不知道怎么的,看不得人给自己鞠躬,感激就伸手接住了金喜慧的两臂,这突然的动作让后者一个激灵,但看着延吉友善的眼神,她只是微微脸红一下,随后便挣脱了延吉的双手……

而这一切,对于连长蒲国富而言,他早就发现了延吉的不对劲,当初在这个村子执行战斗任务的时候,延吉就有在今天会有这种表现的征兆,所以他干脆也装着没看见,和村长两人不紧不慢的将带来的物资分发给了村民,管他两人是不是已经聊得火热。

新民村这边的情况也只是一个缩影,整个6月3日白天,没有一丝一毫降雨过程的平壤地区迎来了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但这样的日子对于灾区而言并非好事。

虽说重灾区的灾民们已经大部分都转移至安全地域,同时伴随着共和国两大集团军的工程与防化旅、第二十三机步师等工程救援人员的不断施工努力,被淹城区的水位已经有所下降,而伴随着上游降雨的雨势减弱,淹没城区的洪水水位会有更大程度的下降成为必然,原先在洪灾中被冲垮的房屋建筑、涌进城市的各种垃圾和尸体等等,都将渐渐暴『露』在烈日的烘烤之下,瘟疫的问题将成为一个亟需解决的大问题。[]大国无疆129

因此,从当地时间下午2点整开始,就有一部分共和国第一集团军工程与防化旅的官兵们退出了救援和施工等工作,空军已经将他们所需要的防化消毒装备和『药』品空运进来,从这一刻起他们将利用人工喷雾、车辆喷雾、直升机空中喷洒、重点地区直接隔离等方式,为灾民安置点、灾难死亡人员临时安置处、废墟等地区进行全面的消毒,避免大灾之后的瘟疫产生。

同日下午四点许,一支由共和国上海港出发的船队终于驶抵了南浦港,这支由共和国国务院交通部临时征调而来的6艘五千吨级散货轮和2艘滚装船上,装载了灾区人民的生活必需品,粮食、帐篷、医『药』、衣物、发电所需油料等,同时货轮还为灾区带来了20辆运输卡车、15台大型挖掘机、3台发电车等,这批直接由共和国工业协会捐助的几万吨物资包括航运费都由该协会负责,而这也是自共和国红十字会捐助300万元之后,共和国第二个大型组织协会为灾区做出贡献。

与之相应的是,面对如此罕见洪水灾难,在6月2日当天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就已经纷纷有所表示,琉球、印尼、哈萨克等与共和国和朝鲜关系甚好的国家自然不用多说,亚洲范围内日本也以人道主义为理由,给予朝鲜50万元的抗洪救灾款,而更令人惊奇的是一向在亚洲默默无闻的两个独立国家,即1919年便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的阿富汗和位于英法两国殖民地缓冲地带的暹罗(泰国),两个以往表面层次上独立却始终受制于周边地区殖民者脸『色』的国家,也为这一灾难各自捐出一万英镑和两万美元。

令人惊奇的不只是这两个穷困并且很受英法殖民者欺凌的亚洲独立国家的善举,而是对于灾难表示了同情和哀悼,却最终只拿出10万美元的美利坚和3万美元的英国,多多少少都让人觉得有些难以合乎情理,同样是作为世界大国的共和国,在灾难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里就拿出了200万元来救灾,随后更是海陆空三军出动、各方运力调集,到现在为止也是扮演者灾区救援主角,金钱消耗早已超过了200万这一数字,而曾今的日不落帝国呢?号称世界第一经济体的美利坚呢?连一向视生命为草芥的希特勒,他都能一口气捐助100万马克,而波斯湾的伊朗、伊拉克,南美洲的智利、阿根廷等国家也都纷纷作出“合乎国情”的善举。

当然,别人已经对遭受灾难的平壤人民表示了哀悼和同情,对于已经收集到尸体数量就过万的超级灾难,他们捐助多少金钱或物资,则是他们自己的意愿,就算他们干脆对于此事置若罔闻那也没人可以强求,甚至他们反倒会在心里认为,共和国大力帮助自己的邻邦、努力扶持自己曾今打造出来的朝鲜,这是符合情理和国家战略利益需要的,共和国甚至支出得越多、救灾越卖力,就越是能赚足眼球和眼泪,换得更多的认同感和崇拜感,这只不过是共和国又一次的借机彰显大国实力和爱心泛滥罢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不管他国怎可看待,对于做出了表示和捐助的世界其他国家,朝鲜人民共和国还是纷纷给予了回应和谢意的,同时也开诚布公的向全世界公布着救灾的进展和灾难遇难人员的统计数字,史无前例的大暴雨缔造了极其恐怖的洪灾和泥石流灾难,一个尚且在从农业化向初步现代化过渡的城市没法承受如此的重创,死亡人数在6月3日下午6点截止时间的公布数据已经上升至11352人,而这一数据的背后是真实存在并且已经做消毒和掩埋处理的一具具尸体,失踪人员尚且还没有任何统计数据。

救灾、赈灾,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在共和国的首都北京,一场特殊的会议也在召开之中,共和国人代会的常务代表们正审议着一份特殊的报告。

有人说自1943年下半载以来,共和国与日本之间似乎很快就冰释前嫌,放弃了以往所有的纠葛和不快,两国国家关系和民间经贸往来飞速发展,到1944年5月15日为止,在尚无任何官方数据的佐证下,共和国的一些民营投资企业和基金公司就声称,预计共和国1944年的上半年国民生产总值要比去年同年度增长7.5个百分点,与之相对的是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要相比于去年全年增长13.6个百分点。

在两个数字的背后所隐藏的一大利好就是,共和国与日本之间的经贸合作深入发展,可以说二者之间起到了很好的相互促进作用,因为光是44年半年度的民间统计数据就显示,共和国与日本之间的贸易总额大概是592.3亿元,预估日本的今年半年度向世界各大地区出口总额将在700亿元左右,与之相对的是共和国与美国之间的半年度贸易总额下降至807.6亿元,相比去年下半年的数据下降了7.4个半分点。

种种数据都表明,共和国与日本之间的合作已经真正向双赢方向发展,共和国众多的基础产业向日本转移之后,专注于高技术产业、高附加值产业、高技术密集型产业等领域的共和国企业们相比于以往有更高的利润,在日本日夜生产的中日合资企业也在为日本解决大量闲散劳动力的同时,也为日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贸易利益,而在金钱的催生之下两国关系自然是有所回暖,并渐渐走上了快速发展之路。

所以,在与共和国的合作之下,日本国内经历了爆炸式的中日合资企业数量增长,也经历了劳动力就业狂『潮』,现如今一分一秒都在疯狂生产的日本人再也不用饿倒街头,也再也不用无所事事了,“经济凋敝”、“民不聊生”等等一类的词汇都成了过去式,展望新未来的日本开始哟了自己的想法。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甚至能使磨推鬼,合作还尚未进入一周年之际,腰包里虽说没有赚饱,勉勉强强让整个国家恢复了生机活力的日本,唯一还尚未正式开始的军事改革之路也终于在吃饱肚子的前提下提上了日程,而这一个改革不要紧,看着和共和国有如此美好和实惠合作利益的天皇,对于本国的军事改革也有了更多的想法。

曾经屡次和共和国交手的日本,在台湾战场、朝鲜半岛战场、东海海战、琉球群岛战场等,被共和国的海陆空三军给收拾了不止一次,惨痛的回忆中最能让日本军人感觉到噩梦一般的就是,每一次开战不久日本的军事目标无论重要还是次要都会遭到轰炸,而且一次比一次精确、一次比一次威猛,而往往每一次日军的失利都是与快速失去战场制空权息息相关,所以他们对于共和国的空军真的是冤魂见到阎王一般,那种惧怕的心理终于在和平时期里演变成了羡慕。

尤其是当下,朝鲜平壤所发生的洪灾似乎注定要毁灭掉一座城市,但有共和国撑腰的朝鲜人就是没有惧怕,因为似乎已经可以用无所不能来形容的共和国空军,很快就为他们开辟了空中通道,一架架运输机为他们运载进来的救灾人员和物资,生命的希望开始由共和国空军来点燃,在废墟上、在泥潭里、在洪泽里。

当然,在日本驻华大使向共和国正式递交军购贸易申请书的时候,平壤洪灾还尚未发生,已经注定要建立属于日本海陆空三军的日本新军事改革计划书里,昭和天皇立志要让日本也拥有一支实力强大的空军,可这空军强大的背后显然是需要有一个强大的航空工业体系作为支撑,但反观日本的航空工业领域与共和国的比较值,光是这一个差距就可以让日本军方感觉到过去的失利的的确确是有原因的。

因而,这一次日本像以往的德国那样,希望与共和国之间展开技术贸易合作,通过引进共和国的航空工业技术尤其是军用飞机制造技术消化吸收后,再借助自身的创新健全、充实本国的航空工业,就像如今希特勒的第三帝国一样,花费一番代价从共和国买走大量的实用技术,潜心研究与发展终究缔造出了强大的国防军事力量。

但对于共和国而言,一个经过自己多年努力才狠狠揍趴下去的敌人,八国联军侵华、甲午战争、霸占胶州湾等等中国与日本之间还有着很多很多难以理清的历史纠葛,而这些过去的往事能否阻碍两国正常邦交发展吗?这些耻辱的华夏历史过去在如今的共和国身上,究竟还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难道要因为历史,而拒绝合作与发展吗?”

一句话,道尽了万千的疑『惑』与忧虑,事实上呕心沥血、卧薪尝胆发展壮大的共和国走出的是一条自力更生的崛起道路,通过经济发展、国际贸易、主权战争,共和国用一系列的手段在亚洲范围内确定了自己的强国地位,在世界上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但在面对历史的时候,同样也要面对现实的未来,所有的纠结也就是那一句话之上,亦可以称之为“历史与未来之间的交锋”。

与日之间的合作,好处是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产业调整时期的共和国要想真正在众多的经济领域里确保全球领先和行业优势,那就必须要依仗日本这个庞大的基础生产国,利用好日本这个人口大国来为自己生产零配件、高能耗资源与高污染产品并担负组装任务,而如果这些生产都在国内进行,成本更高的同时还会受到各方面的制约并带来环境污染与资源开采破坏,付出的代价将更为高昂。

刚刚尝到甜头的日本也难以摆脱共和国,是共和国企业们批订单转化为了日本的国家生产力日夜开工,是共和国为他们带来了失业率的下降和『政府』税收的上升,虽然这个过程是建立在烟囱高耸、浓烟滚滚、病患增加、生态恶化等的基础之上,但大把大把的人民币外贸收入是真实而又需要的。

因而,到现在唯一能够困扰共和国的问题就是,长期与日本经济合作的背后,经济实力的增长最终必定会让日本的国家整体综合实力得到增长,这一过程虽然共和国也在不断发展与进步,但谁也不能肯定有朝一日日本的军国主义是否要重新抬头?冥顽不灵的他们心目中始终建立的是以日本为核心的世界主义观,包括当下看上去确实有那么铁血领袖味道的昭和天皇,这系列的改革背后难道隐藏的是不是更大的霸权帝国主义意图?[]大国无疆129

所以,看不透中日两国长期合作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一个未来,那共和国的人大会诸多常务代表们,脑海里自然也就反复思量着一个词——“以史为鉴”。

倘若大会通过日本的军事技术贸易合作协议,这就将意味着日本将向共和国借贷一笔数额不小的贷款用于购买各种技术回国,虽然在短时间之内不会破坏两国民间经济领域的合作,但日本『政府』将很快拥有一批实力强劲的国营大型企业跻身军民生产之中,到时候他们在和平时期的的确确是在与共和国合作,生产着电视机、电冰箱、货轮什么的,而战时他们就将生产坦克、飞机、军舰等等,身为亚洲范围之内的日本军国主义复苏最大的利益受害者自然是共和国。

考虑到这些问题,技术贸易可能要比经贸合作更加符合“养虎为患”的定义,一时之间这场会议显得比救灾还要艰难了。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