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三十三章 战争的进行时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战争的进行时

第一百三十三章战争的进行时

战争从未离去,它始终跟随着人类的发展脚步,亦步亦趋。

年的7月下旬,欧洲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对于非欧洲地区的国家和人民而言,他们能够获悉的消息都因渠道有限而很稀少,急剧变化的欧洲地区形势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大ia事件发生,要想从如此之多的消息中层层剥离出真相出来,其难度也是相当之大,即便对于借助经济贸易而在欧洲地区建立了较为完善情报网络的共和国,能清楚知晓的也不多。

要想理清现在欧洲纷局势,可以从1944年4月3日,德国外jia部长在莫斯科和苏联方面正式,在已经有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基础上,签订了新的苏德友好和边界条约开始说起,亦可以说是从那时候起,德国将不再对芬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等等东欧国家或地区施加任何影响,深知这一点的苏联自然考虑到在东欧地区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德国和苏联成了邻国,的确是这样,雄心勃勃的希特勒和雄韬伟略的斯大林成了“兄弟”,德苏两个政治大国如此亲密之下,他们共同存在的目的似乎已经成了要消除对立,对立方的一边是第三帝国,另一方自然是英法……所以,两个邻国之间自然有着应该有的友好,德国和苏联都在边境线上布置了少量的部队,以示彼此之间的友好与客气。[]大国无疆133

但就在这个时候,暴躁的斯大林已经亟不可待的和爱沙尼亚签订了很早就准备好的《互助条约》,这一条约规定两国在遭到第三国进犯时互相援助,随后斯大林的苏联又同拉脱维亚、立陶宛签订了同样的条约,这些都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那就是苏联承担向bo罗的海沿岸国家供应武器弹的义务,双方都承诺不签订旨在反对友好邻邦的条约,且缔约双方的主权无论如何不应受到破坏。

另一方面,从此苏联便在厄塞尔岛、达格岛及bo罗的港驻军和建立海军基地的权利,俄国航空兵也取得了很多机场的使用权。在拉脱维亚,利耶帕亚港和温道港可以让俄国空军和海军建设基地,拉脱维亚受迫准许俄国建立海岸炮兵连以防守里加湾,立陶宛也让苏联军队在其领土上驻军和修建机场。

总而言之,bo罗的海沿岸好不容易实现独立的国家们又一次成为了俄国人的地盘,而他们当中最不听话的一个当然是芬兰,虽然苏联一度邀请芬兰代表赴莫斯科商谈事宜,企图以和平手段像解决立陶宛等国家一样解决芬兰的问题,他们提出租界芬兰湾西北部的汉科港和分布在芬兰南部沿海的一些岛屿,并且把卡累利阿地峡紧靠列宁格勒的芬兰边界北移,将北冰洋沿岸的雷巴奇半岛西部割让苏联。

双方的谈判很不愉快,芬兰人根本就不理睬莫洛托夫代表红è巨人的怒吼,随即便让整个芬兰进入了战争动员,加强了卡累利阿地峡的兵力,苏联与芬兰之间的战争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必然。

战争毋需借口,但往往借口可以让军事行动显得冠冕堂皇。

苏芬之间的战争同样是以苏联人的一个卑劣借口作为开始,像废除互不侵犯条约、断绝外jia关系等等自然是战争爆发之前的必然步骤,而后苏联便在4月13日发起了入侵芬兰的战争,就像共和国的军事行动一样,他们也学会了在战争爆发之际就利用强大的空中力量尽早获取制空权,并且利用猛烈的空袭消灭敌人战略目标、打压敌人士气。

因此,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汉科、拉赫蒂等地区的机场、油库、物资仓库等等遭受到猛烈空袭成为了这一场战争的开端,苏联红军的海军军舰也对芬兰南部海岸进行击,意气风发的苏联红军统帅部认为战争可以在几周之内便宣告结束。

所以,他们派出了很强大的第七集团军负责进攻,而较弱的第八集团军负责在在拉多加湖以北展开,以便支援第7集团军进攻和随后向曼纳林防线侧翼和后方实施突击,第九集团军在东部边界和bo的尼亚湾之间的芬兰最狭窄部分实施突击,集中于北极地区的第14集团军的任务是夺取雷巴奇半岛西部,占领佩琴加并向西南推进。

苏联红军如此强大的进攻之下,芬兰人并没有胆怯,虽然芬兰和平时期的军队只有3个师,舒茨科尔(军事化组织)有10万人,他们组建了由10个师和7个成旅编成、人数约30万的武装力量,最为重要的是芬兰军队中只有170余架各型作战飞机、30余辆二二式坦克、17个高炮兵连,纵使这些装备都是购置于共和国,但它们的数量的的确确是太少了。

更为可悲的是,历史已经不再是另一个时空,苏联红军发起入侵之时并不是在寒冬之际,

芬兰武装力量首脑曼纳林元帅曾今参加了布尔什维克,对于俄国人他很是熟悉,并且芬军的武器装备和战术都非常适于严冬条件下在湖泊星罗棋布和覆盖大片森林的地形作战,可没有严冬的阻碍、苏联红军的兵力和装备优势都非常明显,战争终于持续到7月7日以曼纳林在芬兰军事会议上赞成同俄国人举行正式谈判而宣告进入尾声。

相比于另一个时空的苏芬战争,这个时空的战争没有了寒冷、没有了西方国家的援助,只剩下芬兰人在苏联红军铁蹄之下的苦苦挣扎,同样付出了惨重代价,芬兰人依旧没能摆脱命运的倾轧,即便他们曾向国际联盟大声疾呼,希望得到国联的保护和援助,可斯大林对于国联的态度就像一个巨人看待一个ia孩一般,对于国联紧急呼吁每个成员国都向芬兰提供各国力所能及的人员和技术装备援助之事,只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

7月18日,在希特勒即将大举入侵西欧各国之前,被苏联切了宰割了好几刀只剩下一个躯壳,仅仅用于在瑞典与苏联之间充当一个隔离带、缓冲带作用的芬兰共和国成立了,从此北欧成了苏联的天下。

而在西欧,斯大林的成功或许很大程度上刺ji了希特勒的神经中枢,可法国、英国的神经却依旧处于麻痹状态。

苏芬战争很大程度上,的的确确是让英法认识到德国和苏联这“亲兄弟”的恐怖,他们也暗自思索到将来可能的对德作战问题,因此法国总理达拉第走了,因为人们指责他对那种状况的出现起了推bo助澜的作用,而他的继任者雷诺答应要果断治理国家,并力争增加军火生产,认认真真地进行战争,可许多人又暗中反对“积极”进行战争,认为那样做有将国家引向灭亡的危险。

喜欢漫的法国人在面对如此重大的国家安全形势问题上,依旧是模糊不定,和娘们一样扭扭捏捏,他们对于和平的坚持信念远远超过了对岌岌可危形势的预估,没有斗志的法国人民又如何能让法国的军队积极起来呢?

英国方面,德国人成功进入了挪威,而英国军队却只能在海上封锁,挪威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希特勒地盘的现状直接导致了英国首相张伯伦的下台,丘吉尔接替张伯伦后,这个乐于顽强追求自己的目标,但又不能单纯为争取自己的目标而行动,也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对战事施加影响,或按照自己的观点来解决盟国之间的争端首相,似乎除了那张嘴比较利索,其他方面都和他的身子骨一样臃肿不堪,就像万千英国大肚腩一样,宁肯在上快活,也不愿意在战场颠簸。

但,英法联军还是行动了,他们从一些渠道打听到德军大部分兵力集团将留在北翼的消息,也因为英法联军根本没有想到,德军可能进行它所计划的那种看来是荒谬绝伦的战役。

因此,他们严格执行了早已拟定好,当然也被德国情报部获悉的战略展开了,兵力几乎沿国界平均分布,但摩托化兵团大多配置在西翼。英国人和法国人不愿再把荷兰、比利时这些早已向他们寻求保护的国家置于听天由命的境地,担心这两个国家弱ia军队会接连被敌人各个击破,并且希望尽可能在东面远离海岸和法国边界的地方阻止德军的突击,让破坏力惊人的战争不发生在本国的土地上,并且这也是挽回他们面子的一次战略行动,因为他们已经抛弃了bo兰,再也不能放弃荷兰、比利时等国了。[]大国无疆133

而实际情况呢?正如法军参谋部的一份报告中所提及的两段话所讲的一样。

“军队的士气虽然不够高,却还令人满意,但缺乏ji情和决心。即使在最优秀的部队中,也没有表现出准备以任何代价履行自己职责的坚定而明确的信念……”

“这支在物质和jing神上都有很大缺陷的军队,却要面对着装备有足够坦克和反坦克武器、得到强大空军掩护和支援、具有夺取胜利的坚强毅力的敌人。”

7月19日5时30分,德军各集团军奉命在北海至马奇诺防线全线发动进攻。

德军第18集团军很快夺取了防御很差的荷兰东北各省,进抵艾瑟尔阵地以北的艾è尔运河东岸,奈梅亨及其以南地域已做好爆破准备的一些桥梁,都被闪电般突击而来的德军完好无损地夺占了,就在这一天艾瑟尔阵地和佩尔防线就被突破,或许应该说是被荷军官兵给主动放弃了。

德军步兵第22师编成的空降兵在鹿特丹和莱顿之间机降,成功牵制了荷军第1军的兵力。深害怕德军再实施空降的荷兰军方,把格雷伯防线的守备部队也调来参加防御。在多尔德雷赫特地域伞将的德军空降兵,顽强作战的同时也向多尔德雷赫特以南勇猛推进,他们与在穆尔代克大桥附近作战的空降兵建立了联系,至22日晚格雷伯筑垒线不复存在。

而在7月24日,荷军统帅部考虑到继续抵抗已无益,德军航空兵还可能对鹿特丹和乌德勒支实施空袭,于是决定开始投降谈判,在同日的21时30分停火,就此荷兰成为了德国军队第一个成功解决掉的敌人,整整一个集团军便就此解脱出来可应用于其他战场。

当然,在第18集团军以南第6集团军,渡过了马斯河及该河以西的阿尔内特运河南段,德国伞兵发起突然袭击并成功夺取了阿尔贝特运河几座重要桥梁,夺取艾本—埃马尔要塞的行动,当天傍晚,第6集团军在宽大正面上强渡了马斯河和阿尔贝特运河,到7月24日为止,第6集团军各先遣部队进抵代勒河,与前出的英法各集团军所属部队接触。

荷兰投降后,空出手来的第18集团军急速向第6集团军右翼靠拢,而德军统帅部当即决定把第6集团军地带内的坦克军撤出,让a集团军群来主宰这一切,因为德国陆军的a集团军群的的确确是能力出

自第4集团军和霍特的坦克军首先突破了比利时骑兵和阿登山猎兵在边境的阵地之后,他们很快便轻松突破了乌尔河阵地,在23日晨,各坦克兵团前出的先头分队已在迪南以北马斯河,仓促退到马斯河对岸那慕尔、列日之间的地域的比利时军队与惊惶不安的法国人,都没能打退德军的进攻,自己反而损失惨重,随后不久德军便牢牢控制了马斯河。

第12集团军的进攻可以说是相当的顺利,为集团军担任前卫的古德里安装甲部队摧毁了卢森堡人在边界构筑的障碍物,进攻第一日晚即突破了比利时军队的边界防御,企图实施反冲击的法国骑兵均被击退,惨烈的战争证明了在钢铁洪流面前,传统的骑兵部队所发起的进攻战是纯粹的『自杀』行为,而后该军队历经险阻、克服了jia通不变终于渡过了塞穆瓦河,在22日当晚三个坦克师的先遣部队进抵马斯河,夺取了该河东岸的è当。

在è当和那慕尔之间一百余公里的战场正面上,法军竟然只配置了一些一级和二级后备师,这些师没有反坦克兵器、没有强大炮兵火力、没有充足弹补给的军队,是不可能阻止德军的强势进攻,25日当晚驻è当和那慕尔地域的法军第9集团军便被彻底击溃而向西退却。

在法比边界的博地域,法军坦克部队企图切断在迪南地域推进的德国霍特坦克军所属各坦克师的道路,他们没能收获成功却遭受到了惨重的损失,就算法军第2集团军企图向南突入è当附近的登陆场地域,但他们却被古德里安派去保护自己南翼的坦克第10师的顽强防御所阻,德国坦克师的优秀装甲防御战让法国人见识到了装甲部队的另类一面,他们不仅在进攻强势无敌,在防御中也是坚不可摧。

危机、危急,战争到7月25日24时为止,形势已经对英法联军相当不利,在德军的进攻中表现乏力的法军总司令加默兰将军下台了,接任他的魏刚将军在27日正式就职的时候,空地一体化推进、机械化快速机动作战的德军,已经在肆无忌惮的扩大着突破口,古德里安的部队甚至已经达到了每昼夜50公里的迅猛西进速度。

在此之前,戴高乐将军组建的突击集群本打退德军突击集团,他的坦克师经过三天战斗,在被德军地面装甲部队的进攻和德国空军部队的俯冲轰炸下一切都显得一文不值般的徒劳,白白的牺牲并未换来战略目标的实现,得到的结果竟然是被迫经拉昂向南退却。

7月26日,那慕尔、安特卫普一线的法国各集团军,在德军各大集团军的猛勇猛进攻下,同比利时军队一起退过了登德尔河,并在29日退过了斯海尔德河,与此同时英国军队开始从前线撤军,以便在南面建立防御阵地。

法军在各筑垒地域要塞部队的预备队编成了第6集团军,用来对付在南面掩护各坦克军进攻的德军,紧靠法军第2集团军占领了瓦兹河-埃纳河运河阵地,并逐渐把阵地扩展到拉昂以南地域,而预定在左面配置新编第7集团军,沿索姆河到拉芒什海峡组织防御……法军总司令魏刚将军还联系了英国方面,希望得到丘吉尔的空中支援。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魏刚将军的想法不仅没有贴切战争的实际情况,反而与战争的高速变化的节奏极不搭调。

面对如此糜烂的战局,英军总司令部上下都变得焦虑了,他们开始了暗自计划以海运的方式从法国撤军,因为实际情况是英国远征军将有为数不少的部队被德军bi到海边,因此英军需要政fu在国内进行一些必要的准备以防不测,但牛脾气暴涨的丘吉尔并不这样认为,他所掌控下的英国新政fu也并不打算就此狼狈的让英国远征军回家。

同时,法军统帅部也终于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清醒过来,因此第1集团军群奉命在敦刻尔克、加来地域扼守尽可能大的区域,与之相对的德军则在7月30日成功进抵亚眠和阿布维尔,并在七月的最后一天夺取了圣bo勒和特勒伊,而在阿布维尔西北,德军坦克第2师的一个营已经率先突进到了海边,看到了蔚蓝的大海正bo涛汹涌。

英法联军主力就此要被合围歼灭殆尽吗?在这敦刻尔克的海滩上,此时此刻英法联军更加焦虑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