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三十四章 危急关头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危急关头

“『迷』『惑』着我们的战争之雾不久就将完全廓清,我们已看见青天,结果一切都在我们预料之中。我从第一装甲师的一千前进纵队旁边走过,官兵们都神采飞扬,他们都了解我们已经获得一个完全的胜利,向我欢呼着说——‘老头子,这一仗打得真好’现在所有的道路部分配给三个装甲师,他们一路马不停蹄向西疾驶……”

1944年7月26日,德军第十九军军长古德里安是喜悦的,和另一个时空相比,年四岁的他像许许多多的纳粹军人一样更加的成熟,而第三帝国也更加的强大,或许是变异的时空造就了他们此时此刻的丰功伟绩,当然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军队实力所致的强大力量。

不过令古德里安不解的是,次日的凌晨他便收到了兵团司令部的命令,让他的部队停止前进、即刻休整,当即暴跳如雷的古德里安不惜以辞职为要挟,让兵团司令部让他的部队继续前进。

再次上路的第十九军依旧有着古德里安的雷厉风行特『色』,28日部队便到达圣昆丁、29日强渡了索姆河、30日第一装甲师占领亚眠城后前出至英吉利海峡沿岸,而在8月2日这一天,第十九军已经进抵距敦刻尔克约20公里的阿运河地区,封锁了布伦和加来,古德里安看见了一个空前的胜利果实,那就是总数或将是四十万的英法联军正如同待宰的绵羊一般拥挤在了敦刻尔克40余公里的海岸线上,只要德军装甲部队发起强攻,这些绵羊不跳进大海『自杀』,就只剩下投降一条路走,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被就地消灭。

但,一道直接由希特勒发来的命令,却让这位意气风发的将军顿时陷入了谷底。[]大国无疆134

“狗*养的”

古德里安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指挥帐篷里,一气之下还让之前还忙忙碌碌的参谋们全部停工休息,他真的是难以想象、难以置信,在这绝对的机会、完美的机遇面前,竟然收到了元首这样的命令。

他发怒了,怒不可泄的他放纵自己在指挥部里肆意的谩骂,疯狂的叫喊,就像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般发自肺腑的嚎叫着,而指挥部外第十九军的众多将领们、军官们都默不作声,他们似乎能够理解到军长的痛苦,却又难以理会到军长内心的悲凉。

古德里安去过中国,这在第三帝国高级军事将领体系里是一个很有荣誉的经历,而他曾有幸参与过当年自治区人民军的首代坦克,也就是亚美集团研发的22式主战坦克的一系列科研试制工作,在这宝贵的经历中他不仅将自己的装甲战术理论从脑海里的抽象思维转化为了实际的渴望,同时还熟悉了装甲系列车辆的系统『性』工程,这对后来德国的两次与共和国之间的军事技术大多符合德意志实际需求,没有出现浪费资金的情况很有关系。

可以说,这位装甲战术之父、第三帝国里最牛气的将领,他深深的明白现在距离敦刻尔克是多么的近,元首在命令中强制要求第十九军原地休整三天,这是为何?难道元首认为他比古德里安自己更了解装甲部队,更了解此时此刻第十九军的状况?不,大失所望的古德里安知道希特勒不懂这些,如果换做是他自己,那么就算让十九军全军覆没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那取得的战果也将远远超过其本身存在的价值。

在这已经变异的历史时空里,纳粹德国的崛起充满了很多的中国元素,纳粹党上至希特勒下至党卫军小兵,都知道在世界的东方有一个叫复兴党的组织成功的让一个半殖民半封建国家,经过苦心发展与奋斗后成为了世界级的强国,教育、科技、经济、军事等等,各方面都值得让纳粹学习。

而他们也很认真的学习并照做了,希特勒如此,古德里安也是如此,但似乎后者才知道,共和国成熟的工业技术所凝聚出来的坦克,是经受过各种苛刻条件实验与验证的,千辛万苦借助共和国技术并自行消化、创新,而推出的德国装甲系列车辆,综合作战『性』能是值得信赖的。

而事实上,沿拉芒什海峡进攻的各坦克师也都接到了希特勒命令——“就地停止前进,撤回前进到阿兹布鲁克的部队,只准许执行侦察和警戒任务的部队继续前进”。而这些命令,将很有可能拯救被围困的英国远征军和法国军队,另一个时空的历史要在这里重新上演吗?古德里安不知道,希特勒更加不知道。

这些个由希特勒提出、得到了凯特尔和约德尔的支持的命令,据说是认为坦克部队在河渠纵横交错、难以通行的地形上会受到严重损失,同时战争的第二阶段主要是为了消灭法军,所以坦克部队必须休整完毕,当然这其中还有空军司令戈林向希特勒担保,他的空军一定能够完成消灭英国人的任务,种种原因加在一起让希特勒做出了这么一个令前线官兵们感觉到莫名其妙,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命令。

就像古德里安疯狂的叫骂,不指出姓名的疯狂谩骂着,偶尔狂笑的他似乎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嘲讽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外面的军官们唯一听清楚的一段话,就是——“这才开战多少天,坦克部队就要休整,难道他们都是一批狗*养的童子军,『操』控的也是容易稀巴烂的木头疙瘩?真是一坨狗屎”

除此之外,他们还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说辞,像什么“三天时间,等我们休整好扑上去,英法联军就是一坨屎也能筑起一道舍命的防线让我们付出更大的……”、“空军能宰掉那四十万头猪么?”等等,以往总是一丝不苟的严谨认真,甚至可以说是刻板的的古德里安嘴里冒出来的,可见这一次他是多么的愤怒与失望。

8月3日零时起,和另一个时空的同样事件一样,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双方军人人员、同样的故事,而随着时代的不同,他们当中的另一方也是战争主要发起者,德国军队却有着不同于另一个时空的作战装备,即便是这样,装备精良的德军也只能严格按照希特勒的命令,望着英法联军疯狂的修筑工事并安排从海路撤退事宜。

德国人感到失望的是不能歼灭、俘虏更多的英法联军官兵,而对于英法联军而言,他们的悲催境地早已酝酿而成,因为在此之前,德军b集团军群的两个集团军已经强渡了斯海尔德河,现在正向利斯河进攻。

其中,第6集团军在斯海尔德河进攻,各坦克军在贝蒂讷至海岸之间业已展开,第4集团军则位于两者之间,该集团军与所属赫普纳和霍特的两个坦克军一起追击被击溃的法军第9集团军残部和调来支援它的各兵团,在莫伯日西南地域围歼了法军一个强大集团,从后方攻占了莫伯日要塞,随后对在里尔以东和以南实施远距离推进的敌军进行了夹攻,形势十分危急。

随后德军在梅嫩附近向利斯河发动进攻的强势进攻,在比利时军队和英军之间打开了一个很深的缺口,法国不得不撤走了滞留在比利时的军队,用以支援在南部作战的兵力,随后两天里如同被抛弃孩子一般的比利时军队,在德军一系列包围突击下不得不向海岸退缩,来到了绝望的濒海边沿。

危难关头,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国王再也也不愿听从丘吉尔、魏刚等人的指指点点,他认为应该和自己的军民生死与共,而他自然也知道军队已难逃被歼的厄运,所以他选择让军队投降,而几乎与此同时被围的英法军队占领了一个狭窄的滨海地域,法国人很难摆脱向南突围的念头,因此长时间留在里尔地域,这使他们和英国人都面临很大危险。

因此,在8月3日至5日这敦刻尔克周边地区的德国军队,在被希特勒强行勒令禁止行动的期间里,英法联军彻底拥堵了敦刻尔克周边狭窄的海滩,按照英国陆军总司令部得估算,能从英吉利海峡撤出的部队官兵人数恐怕远远达不到四十万的这一数字,因为他们知道德军只会休整三天,三天后他们就会如同饿狼一般凶猛的扑上来,因此必须有壮士断臂之举,留下一批部队充当必死的殿后英雄。

8月5日晚十八时五十七分,另一个时空的相同事件命令还是由英国海军部下达了,代号为“发电机”的行动就此正式实施,虽然在此之前英国陆军总司令部就曾预想过会有几天这般狼狈撤出的模样,但他们却没有估算到现在的形势远远比当初拟定计划之时还要更加的险恶,当初计划的布伦、加莱和敦刻尔克三个撤退港口中,只剩下敦刻尔克一个港口可以使用,并且从8月3日拂晓开始,答应了希特勒会用空军的特有方式消灭掉海滩上的臭虫们的德国空军司令戈林,已经让他的部队连番轰炸敦刻尔克港口。

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大国无疆134

诗词歌赋里倡导的生命价值观往往有时候等同于狗屁,因为人的生命在战争中如同草芥一般一文不值,恰如如今的三十余万英法联军官兵一样。

敦刻尔克是一座已经很有历史的古城堡,自公元9世纪以来一直是法国北部重要港口,到近代以来它已经是法国三大贸易海港之一,像共和国销售往西欧地区的产品,都是用集装箱船直接运到这个很靠近荷兰、比利时,同时也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港口,而不是马赛,因而敦刻尔克算得上是西欧大陆濒海地区最大的一个现代化港口城市。

所设有的8大型船只停泊的深水泊位中就有一个属于中海运集团长期租用的泊位,另外港口内还有数个个干船坞以及长8公里的码头,繁忙的海港效益当然不错,而为了确保进出港大型货轮,尤其是共和国制造的动辄5万吨甚至是10万吨的大型货船进出,港口航道经过非常苛刻细致的疏浚,超大型油轮都可以自由进出,并且港口还有很完善的防波堤和凸式码头可以有效抵御英吉利海峡的狂风大浪。

如此一个设施完备、条件理想的港口,很自然成为了英国陆军总司令部在谋划撤退事宜中的首选目标,他们预计就算届时需要撤退的联军官兵人数在45万人,那么凭借他们紧急征调而来的各种大小吨位的船只辅助运输,最短可在5天之内运输完毕,最长时间也不超过一周。

可惜,英国人以自己的审美观所看上的东西,自然成为了德国人首先要根除的目标,早在开战之际德国空军就已经蹂躏了这个很“诱人”的港口,固定而不能转移的港口设施都成了一枚枚重磅航空炸弹的爱抚对象,甚至整个敦刻尔克市区内也遭受到了猛烈的轰炸,昔日花费上亿法郎修建而成的现代化海港,到了8月3日这一天还在遭受轰炸,而且给希特勒拍胸脯保证过的戈林,他所掌控的空军部队也非常卖力。

残酷的现实当然让英国人醒悟了,人不能够活在理想里,尤其是在惨烈的战争中。

唯一没有被德国陆军部队占绝的敦刻尔克港,无论设施是否还健在,都已经成了他们不得不使用的对象,他们可以感觉到幸运的是,这座港口经过共和国海港建设企业的中标改扩建,港口设施虽然没了,但至少港口周边海域被疏浚过,不存在什么暗滩、暗礁等,而且已经犯不着再携带什么重型装备回国的联军官兵们,只需要一个简易的码头即可,轰炸中还幸存了一个堤坝,可能是中国人修建的质量的确符合设计标准,轰炸尚且没有导致它失去让人徒步通行的能力。

除此之外,所有的条件都对于他们很不利。

首先,从敦刻尔克到英国有三条航线中最短的z航线,虽然只有40海里的航程但却处在德军炮火封锁下,自然无法使用,而航程55海里的x航线却遍布了英国海军布置的水雷区,不能让自己的水雷炸毁自己的船舶,所以他们只能选择走更远的y航线,全程近90海里,就算征用了英国不少富豪们从中国购进的豪华快艇来撤兵,那驶完全程也需要三个小时,可他们征集到的大多数船只,能达到20节的船只都很少,航行时间太长就意味着遭受到德国空军的打击时间越久,损失自然越惨。

第二个不利条件,则是此次撤退无论是形势险恶程度、撤退人员规模、港口现状等等都不及于他们之前的设想,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过好的估计了形势,所以没有及时征调到足够的船只参与运输,虽然他们现在已经征集到了一百余艘大小船只,货轮、客轮、驳船等,甚至还高价租借了共和国两家海运企业的三艘原本用于运输汽车到欧洲的滚装船,但考虑到届时会遭受到德国空军的猛烈轰炸而不得不设定一定的损失比,因而要想撤出更多的官兵,英国必须征集到更多的船只参运输。

第三个不利条件则主要因为天气,在另一个时空的撤退期间敦刻尔克周边地区大雾弥漫、不利天气很大程度上可以阻碍德国空军的出勤率,但今时今日按照英国海军气象部门的预测,从8月3日到14日,敦刻尔克地区将会是难得的大晴天,良好的天气状况可以说是航空兵部队实施各种任务的绝佳条件,但不幸的是英国人要在这样的悲剧天气下大规模撤兵。

因此,自身矛盾的人类便是如此的尴尬,和平时期自然渴望风调雨顺,但到了战时竟然还会有渴望天气恶化的时候,这样的戏剧『性』结果,其中自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德国空军面前,英国皇家空军没有了骄傲和自信,因为他们所要面对的是一支早已经过实战淬炼的部队,一支装备着欧洲最强航空工业所生产战机的部队,一支大至轰炸机、小至战斗机等所有装备都有着共和国血统的部队,而他们呢?

德国人在两次军事技术贸易中花费了百亿计的巨额代价,从共和国获取了大量的冶金、化工、航空、船舶、材料、电子、机械制造等等方面的技术,这些技术再加上本身实力就不弱的德国工业所催生出来的第三帝国军事装备优势,岂能是英国能够比拟的?

但倔强的英国佬他们从未打算放弃自己一如既往的傲气,尤其是坚信日不落帝国始终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更是一支历经数百年沧桑的队伍,作为世界海军强固之列多年的他们,自然希望在这危难的时刻展现出他们的能力,英国皇家空军也没有打算怯弱,英国远征军也未打算就此放弃,惨烈的敦刻尔克之战将用鲜血和生命来为英国军人谱写一段彪炳历史的传奇。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