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三十六章 背水一战

第一百三十六章 背水一战

夕阳最终沉沦在了大海的波涛中,星星从云层中伸出了脑袋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大地,美丽的海港城市已经作古,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沙滩上遍布各种各样大小的弹坑,鲜血和残肢将细沙染红,炸翻的船只残片还漂浮在海上,而即便是这样海岸上依旧整整齐齐等候着许多联军官兵,他们或许此时此刻脚踏着的沙滩上,白天就有不少战友在轰炸或机枪扫『射』中丧生于此。

徐徐的海风吹拂着脸颊,咸湿的空气温润了皮肤,八月的闷热似乎并不属于敦刻尔克,也并不属于这些即将踏上回国旅程的英国远征军,安静的他们正呼吸着空气中的血腥味道,这其中有战友被燃烧弹活活烧死的焦味,也有直接被重磅航空炸弹炸得渣都难以找寻的浓浓血腥味,另外空气中还充满了不安与渴望。

大海依旧掀起阵阵浪涛扑向海滩,白天受德国空军轰炸影响而没能撤走太多人,趁着夜幕掩护一批批船只已经开始接收远征军官兵们登船,这些船只中大的有客轮,小的也就渔船一般,英国海军还调派来了三艘护卫舰、两艘巡洋舰、八艘驱逐舰,这些军舰都参与到了运输工作,几乎每一艘军舰都严重超载着返回英国。

当晚夜里,德国海军的潜艇部队史无前例的大举出动,他们犹如一只只嗜血的恶魔一般潜伏在英国撤军必经的航道上,等候着一只只大猎物的主动上钩,当然那些小吨位船只则在他们眼里完全是小肉一般,他们所等候的是那些大吨位船只,譬如在3日凌晨参与撤离的客轮、滚装船、散货船等在超载情况下能容纳不少官兵的大吨位船只,当然他们也需要惧怕那些在航道上的反潜船只,他们就是参与运输撤离的船只守护神。

星光倒影在起伏不定的海面上泛发出些许白光,撤离的船只无论是军舰还是渔船都尽数超载,而老牌海洋帝国所拥有的强大实力之一就是有足够多的优秀船员,他们是在波涛中灵活驾驶船只的能手,当然他们却不能阻止大海中的那些鬼魅靠近。[]大国无疆136

邓尼茨的潜艇部队自开战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投入战斗,集结起来的众多潜艇当中有邓尼茨最喜欢也是最钟爱的u型潜艇新系列,那就是以“u3”开头的潜艇,这些潜艇是德国以中德第二次技术贸易所获成果,尤其是租借到的共和国一艘aip潜艇研究与使用经验后,这些安装了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的潜艇有了更多的德国特『色』。

当然,这最大的特『色』还并不明显,除了能让这些潜艇有更久的潜航能力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特别之处,但恰恰就是这一个小小的改变也足以在战争中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

八月三日凌晨德国海军并没有急着让潜艇部队投入战斗,就是因为还无法确认英国陆军的发电机计划最终会让撤离船只走哪一条航线,知道是y航线后,德国海军的潜艇杀手们便悄无声息的出港了,到达指定的海域后便潜伏下来,耐心的等候大猎物的上钩,因为他们知道黑夜是阻碍德国空军出击、英军大肆撤离的掩护,同时也是他们狼群作战的掩护。

繁忙的y航道上来回穿梭着很多的船只,潜伏于此的潜艇杀手们依旧没有『露』面,他们在耐心的等待,等待从声纳中传来那大吨位船只特有的尾桨搅动海水的声音到来,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等多久,3日晚上22时31分,连英国方面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第几批撤离船队,但这批船队中有吸引德国潜艇的船只,英国海军租借共和国几家民营海运企业的大型船舶都在其中,并且船队中还有三艘大型客轮,再加上一些小吨位船只,整个批次的船队中差不多有三万英国远征军官兵。

大型船舶发出的特有声音很快就让海里的杀手们顿时苏醒过来,似乎已经闻到了血腥味儿的它们很快便通过彼此间的无线电联络集结起来,在船队行进方向的一侧形成了一条与之平行的攻击线,并且担负“关门”和“收尾”的潜艇正训练有素的机动就位着,但海里的这一切似乎难以让英国船员们发现,所有船只甲板、走廊等,几乎能够站人的地方都有远征军官兵,这些仿佛已经获得解放赢得胜利的人正闲聊着、说闹着,吵吵闹闹中船员们也只是偶尔转动一下探照灯掠过一下海面。

悲剧往往来源于没有警惕,当一枚枚重磅鱼雷从德国潜艇发『射』管里窜出之后,便带着死亡的轻吻高速拉出一条笔直的航迹向猎物扑去,直航鱼雷定深一般很浅以便直接命中船只的吃水线附近以取得最大的杀伤破坏效果,所以这些鱼雷的尾桨搅动的浪花、航行出来的浪迹,在惨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更为凄白,发现这些致命鱼雷的船员们几乎只来得及大声喊叫着示警。

眼见笨重的船只根本就难以在短时间之内转变航向,让船艏面向鱼雷来袭方向以减少中弹面积,可时间太短了,以至于发现鱼雷来袭的瞭望员只能提醒一番后便只得跳船逃生,很快一枚枚鱼雷便将之前还欢歌笑语中的撤离船只变成了噩梦根源,民用船只根本不像军用舰艇在设计和建造中考虑到防止鱼雷打击,所以一枚高速奔袭的重磅鱼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扎进了船只的内部,然后迅猛爆炸开来,之前还有些沉闷的大海上立马热闹起来了。

爆炸声、落水声、钢铁断裂声、船只翻覆声、求救声……英吉利海峡的y航道上已经成了死亡的墓场,那些挨上一枚后还未沉入海底成为珊瑚礁的船只,很快便又挨上了一枚,对于潜艇而言、尤其是对于鱼雷而言,健全的它们航速都不快,更不用说挨上一枚重磅鱼雷后几乎成了海上固定的浮动靶子,并且船体上的火光还让这个靶子在黑夜中分外显眼,不挨揍那是不可能的。

一击得手的德国潜艇狼群很快就散去,他们此次出击的目的就是击沉在这条航道上运力巨大的大型船只以降低英军撤离效率,当然这些被击沉的大吨位船只当中自然免不了祸及了不少英国远征军官兵『性』命,他们当中虽然有部分人及时跳海逃生,但那些未遭受到攻击的船只都是些超载的、小吨位的,他们不可能再营救太多人上船,这些在海里犹如鸭子扑腾着的远征军只能等候返回敦刻尔克的船只将他们营救起来。

少说也收获了击沉至少6艘五千吨级船只、直接导致超过万名英国远征军官兵随船丧命的潜艇杀手们早已按照预定的撤离路线离开了屠宰现场,继续留在那里除了等候英国海军的报复式反潜打击之外,浪费鱼雷也不能取得什么像样的战果,所以他们还是利用好自身优良的潜航能力逃之夭夭,留给英军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是夜,德国人的“屠杀”举动犹如在英国海军脸上狠狠扇了几个耳光,他们再一次调派军舰参与到撤兵运输中,以确保英『政府』在征集到更多船只弥补运力缺口之前不降低撤兵效率,而且还有部分舰艇将不参加运输任务,它们最大的任务就是确保y航线的绝对安全。

直到8月4日拂晓,天气依旧没有像英国所希望的恶化,太阳照常升起、阳光依旧灿烂,如此美好的天气里却无论如何也让英军方面高兴不起来,德国空军免不了要再次出动,而且吸取了3日第一批轰炸所认识到的经验,也就是装有触发引信的航空炸弹被投掷到沙滩上是无法爆炸的,反倒是白磷燃烧弹、凝固汽油弹等之类的弹『药』效能更大。

英军方面也认识到,单纯依靠地面孱弱的防空火力是无法阻止德国空军肆虐敦刻尔克地区的,为此在3日夜间他们不再让防空火力各自为战,而是以一定规模的集结起来,以形成足够强大的弹幕,再结合英国皇家空军从本土飞来的防空战斗机,便可以达到预期的防空效果,当然他们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将白天的撤离计划搁置,所有撤离工作都安排在夜间,否则在撤离的同时,密集阵型的官兵遭受到轰炸的损失是极其惨痛的。

现实的进展正如同英军的料想一样,如常到来的德国空军比第一次更小心了,护航的战斗机最先与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机纠缠起来,与此同时其他轰炸机便四下疯狂起来,很早就疏散、隐蔽在简易防空洞里的联军仿佛一夜之间从地面上消失了一样,可他们抢修起来的建议防空洞实在太过于明显了,数十万的官兵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修好太好的工事,敦刻尔克港口区从空中看下去也就出现了一个个“老鼠洞”。

轰炸还是照样开始了,敦刻尔克地区既然能让希特勒忌讳到松软的土质、河流纵横不利于装甲部队作战,那也能让仓促构建起来的防空洞脆弱不堪,所以德国空军轰炸机落下的一枚枚炸弹还是很有效果的,被直接命中的顿时就被炸出一个个大坑,而且爆炸的冲击波也能让周边的防空洞出现坍塌,尤其是那些凝固汽油弹之类的燃烧弹,在地面上急速消耗了空气的同时,也拉出了有毒的滚滚浓烟、带来了炙热的高温,被熏得受不了的远征军官兵都逃出了简易的防空洞,远离那些火海。

两国空军间的战斗机空战依旧进行着,英国皇家空军在战机数量上的劣势很明显让他们无法掣肘德国空军的轰炸行动,让他们更为担心的是,一些德军的轰炸机根本没有携带什么炸弹之类的,它们反倒是飞向了敦刻尔克港区以及y航道的近海海域,从高空之上直接投掷水雷下来,这种利用飞机布雷的方式的确新颖得让英军害怕,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德国到底还有多少厉害的军事技术可以玩弄他们。

坚持,德军和英军在敦刻尔克的战斗已经变成了一场比拼耐力的战争。

压力更小的德军中只有德国空军感觉到很大的压力,因为他们的司令戈林是在希特勒面前保证了他的空军会消灭英法联军的,从3日白天的轰炸行动中来看,所取得的效果很好,却难以阻止英军在夜间组织撤离,幸好德国海军的潜艇部队及时出击帮忙,否则在八月三日的24个小时里,英国远征军最少也能逃出两万人。

因而,在四日这一天德国空军是发狠了,他们也如英国方面一样,无法预料这该死的天气可以将阳光灿烂的好天气保持到什么时候,所以必须抓紧一切有利因素大肆出击,争取坚持到天气恶化前的最后一秒。[]大国无疆136

而德国陆军方面的压力就是源自于希特勒,这厮的一声命令便让所有想要大肆屠宰英国佬和高卢雄鸡的陆军部队止步不前,与其说是让他们休整、接受补给、做好出击准备,倒不如说是让空军捞足功劳后才让他们上场,所以德国陆军的压力是源自于自己内心的渴望,渴望尽早的出击、横扫整个敦刻尔克,坚持的是承受住诱『惑』的煎熬,保证在收到出击命令的时候以最好的状态、最快的速度奔袭过去。

英国皇家空军也在坚持,他们坚持的是只要德国空军出动他们就出动,不管他们的努力是不是能够左右战争的走向,作为空军的他们就必须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庇护,与德国空军持续作战下去,即便是咬牙坚持。

英国海军是“发电机计划”实施的主体,他们需要在德国空军和德国海军潜艇部队所施加的强大压力之下,尽最大努力的完成好撤离工作,所以他们要坚持的就是不惧压力、不惧危险,将撤离工作坚持到英国陆军司令部叫停为止,当然英国陆军的日子是最不好过的,天上有飞机炸、地面上有虎视眈眈的德国陆军呲牙咧嘴、海上还可能会遭遇到德国海军潜艇袭击,对于他们的坚持则是对生命、对战争最终胜利属于他们的信念坚持,坚信他们都能回到英国。

双方都在坚持,英国方面几乎是在做最大努力的时候,德国方面还有很大的能力冗余,比如说此时此刻正在当看客的德国陆军,他们正对敦刻尔克地区三十多万的敌军虎视眈眈,在他们看来只要强势出击、铁壁合围,留给联军官兵的只有两条路,第一就是跳海『自杀』或者战死,第二条路就是弃械投降才,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第三帝国的希特勒似乎也看到了这一点,原本外界还一直揣测他对三十多万英法联军有恻隐之心,希望自己的手下留情能够换得英国方面承认战争失败,同时他自己也能做更多的工作以有利于最快占领法国。

但这种揣测终于被证明是空『穴』来风了,因为在8月4日晚上21点03分,敦刻尔克周边地区的所有德国陆军部队都收到了一条命令——之前“停止前进、就地休整”的命令取消。

无线电波以光速传递着,这道命令下达的同时,整个敦刻尔克地区的无线电活动便立刻频繁起来,尤其是德国陆军的装甲部队,每一辆坦克上都像共和国一样装备有无线电设备的他们活动起来的最大特征自然是无线电活动极其频繁了,而这一特征自然也能被英方获悉,法国方面的情报部门也及时向英国陆军发出了最高警报,原本要休整三天的德国陆军提前出击了,这对于敦刻尔克地区尚未来得及撤出的联军而言是最致命的坏消息了。

比利时军队已经投降,8月4日晚上23点,一支德国陆军部队便顺利通过了比利时军队的防区直扑敦刻尔克,古德里安的第十九军也成为最先向敦刻尔克开进的装甲部队,短短两个小时之间德国陆军就做出了反应,除了让英军感叹德军素质实在不错之外,当然还是德国陆军的求战欲望实在强烈。

岌岌可危的形势之下,英国陆军第3步兵师的师长蒙哥马利,终于像另一个时空的他一样站了出来,他让全师官兵全部乘车机动,除了让前进探路部队及时布置好路口引导之外,还让每一辆汽车只亮微弱的尾灯以为下一辆车提供行进引导,并让车队实行严格灯火管制,乘着夜『色』悄悄向行军,跳出包围圈后立刻构筑防线,连同他自己都深信这一次恐怕难逃厄运,第三步兵师已经全体将生死置之度外,全身心投入到防线构筑和准备战斗当中。

蒙哥马利的英雄之举可以看成是他的意气而为,也可以认为是他的军事才干,但唯一不可辩驳的事实就是,德国陆军出动后,敦刻尔克周边地区的法国难民也稳不住了,纷纷向港口区撤离,越来越多的平民、难民涌向了港口,拥堵的港口打『乱』了联军的夜间撤离计划,直到8月5日凌晨时分,当夜的第二批船只才得以离开了敦刻尔克返回英国,这样的一个耽搁,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已经做好背水一战的英国远征军和法军留守部队不知道,他们也毋需知道,因为此时此刻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鼓起勇气,迎接德国部队进攻而不往后撤退半步,否则他们除了投降之外,就只能葬身于大海。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