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三十七章人死卵朝天

第一百三十七章人死卵朝天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当德国陆军铁壁合围行动开始的时候,英国远征军留守部队就已经意识到血战已经在所难免,现在的他们只有坚守、坚持,任何的动摇和后退都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不管是为了让更多远征军士兵得以回家也好,还是为了给以后反攻欧洲大陆留种也罢,背水一战的留守部队只能选择战斗,而且是勇敢的战斗。

时间走得太过于匆忙,它还没能让英军留守部队健全自己的防御工事体系的时候,德军已经开始如『潮』水一般强势压来,岌岌可危的敦刻尔克数十万军民生命安全顷刻之间便维系到了这些留守部队的肩上,他们除了要承受这强大的压力之外,在8月5日凌晨四点左右,还要承受住德军空前猛烈的炮击。

八月的夜空已经不是漆黑的一张黑布,星星点点、月光妩媚,水网密布、泥沼丛生的敦刻尔克地区并不闷热,原野上反倒很是凉爽,习习微风吹拂着沟壑纵横的大地,那夹杂着躁动与热血的空气中,士兵们很容易闻出一股杀气,浓浓的杀气。

在敦刻尔克的西面和南面,似乎要下暴雨了,一阵嫣红的『色』彩被『摸』在了天际,滚滚雷响拖出一声长长的“轰”鸣叫,很快这种特殊的雷暴便让敦刻尔克地区感受到了德军的这份热情豪迈,英军的防御阵地上最先迎来了瓢泼般的弹雨,德军装备的各种口径榴弹炮、加农炮、大口径迫击炮等火炮的炮弹都如同分文不值一般狠狠的砸在了阵地上,毫不停歇的爆炸连成一片。[]大国无疆137

地动山摇般的炮击中,韦斯利他们只能藏在很早就修好的防炮洞里,一个个都神情呆滞的给脑袋戴上一顶钢盔帽,靠在经过加固和防水处理的洞壁上假寐起来,德国人的凶猛炮击和超长的火力准备时间那是欧洲第一的,此次炮击估计没有一个小时是太小看德国炮兵了。

晃动、爆炸,爆炸、晃动,支撑原木是防炮洞稳固的根基,不过在猛烈的炮击中这洞顶上总能噗噗的坠落下被震落的泥土,韦斯利可以想象地表上的防御阵地此时此刻会成为什么样子,德军的炮击肯定能让防御工事面目全非,战壕、交通壕、伪装掩体、非固态碉堡等等,估计都快在钢铁风暴般的炮击中稀巴烂了吧。

正想着上面的情况,韦斯利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从未听过的呼啸声,这种尖锐的叫声如同数百只哨子在天空吹响一样,尖叫的怪异声音中,韦斯利不解的看了看对面的乔治,又看了看自己的连长,两人都是一脸不知的表情,与此同时地面上传来了从未有过的强烈震动,防炮洞的门口也传来了一股很大的热浪,灼热的空气当场便让靠近洞口的几个士兵赶紧往洞内移,被热浪瞬间侵袭过后的他们,活像是一个个刚从火海里走出来的人一样,身上表『露』出来的皮肤都被烤红了。

“火箭弹,大口径火箭弹”

“什么?大声一点”韦斯利高声回应道,随后整个人都移往了连长的跟前,耳朵凑近到他的嘴边以便在这嘈杂的炮弹爆炸噪音中听得清楚。

“德国鬼子的130毫米轮式火箭炮”连长高声回应道,如此之近喊得韦斯利的耳膜直哆嗦。

德国陆军装备的130mm轮式火箭炮,是德国根据中德第一次军事技术贸易中的火箭炮这一技术大项,自行消化吸收后研发出的火箭炮系列之一,该炮的定向系统由19根无缝钢管组成,按上10下9排成两排,固联于箱形桁架上,每根定向管后上方都装有弹簧式闭锁挡弹装置和导电装置,火箭炮用汽车蓄电池作发火电源,并备有车外发『射』装置,当然该轮式火炮采用的是越野车底盘以强化机动打击能力。

这种火箭炮已经在德国对波兰的战争中应用过,所以哈罗德?欧文?安德鲁上尉非常清楚它的一些作战『性』能,比如配用的是130毫米固体燃料涡轮式火箭弹,『射』程在10公里左右,当然像这种火箭炮的初速超过每秒三十米、最大飞行速度超过每秒四百米、高低『射』界从零度到五十度等等,这些『性』能数据他便不得而知了,可从刚才的爆炸威力和强度来看,他可以判断出是这一型号的火箭炮在蹂躏他的阵地。

“要是德国人装备有大口径火箭炮,那就悲催了”

安德鲁没有担心自己连队的处境,反倒是担忧着敦刻尔克港区里,到现在为止都还在加紧撤离的远征军和难民,三十多万人拥挤在四十公里长、十多公里宽的狭窄区域里,平均每一平方公里上就站着27.7人,如此密集的人口密度,德军只需要用『射』程足够的火箭炮朝着敦刻尔克港口区发『射』像刚才这般密集的火箭弹,那后果会是什么样,安德鲁不敢想象。

对于灾难的恐惧,总会让人们刻意避免去想象这种灾难『性』的后果,试图从心理上给予自己暗示,暗示这种悲剧不会发生,但很多时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因为安德鲁等人刻意不去想象的惨剧还是发生了。

德军装备的另一种火箭炮型号是300毫米的轮式火箭炮,这种只有十根发『射』管的超级火箭炮是德军代表当初费尽很多口舌才让共和国答应出售的,基本可以充当战略打击手段的火箭炮比以往德军所装备的列车炮『射』程要远、『射』速要快,而且机动『性』和隐蔽『性』都更好。

不可否认共和国在军售中的确有很大的保留,但即便这样德国人依靠自身军工实力的进步依旧开发出了一款很优秀的大口径火箭炮,这种300毫米的火箭炮单枚火箭炮战斗部质量便超过200千克、所含杀伤弹丸有效杀伤半径皆超过七米,而且这一火箭炮最小『射』程都是30公里、最大『射』程可达80公里,这些技术细节英法联军虽然不能知道,但从天而降的一枚枚火箭弹已经不需要让他们知道了。

如同冰雹一般从天上纷纷扬扬砸下来的火箭弹战斗部,到达额定高度后就炸裂开来,战斗部内所包含的杀伤弹丸立马分散开来高速坠下,敦刻尔克港区内很快便像火山爆发了一般,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并不强大,但胜在杀伤弹丸数量实在太多、而且密集程度很大,所以连绵的爆炸当即让之前还繁忙不堪的撤离海域与港区陷入了一片火海,橘红『色』的火焰、滚滚的硝烟。

德国陆军的这一利器这才刚一使出,便当即以超强的威力和杀伤面积让联军撤离工作组的军官们惊愕得当即木讷起来,开战之前英法两国虽然加强了对德国军事装备的情报刺探,知道德国人从共和国买到了不少好东西,这其中就包括这些天把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部队打得毫无脾气的先进战机,他们也知道德国人有火箭炮这种武器,可谁也没想到德国人不仅有『射』程超远、威力巨大的加榴炮、加农炮、榴弹炮等,还有火箭炮这种大杀器可以覆盖撤离港区给密集的联军官兵和平民带来噩梦般的屠杀。

难以想象,自打空气中传来了那更为深沉的呼啸声后,安德鲁等人就已经神『色』黯淡了,他们知道德军果然没有放过用密集的火箭弹来屠宰他们的战友和战争难民,呼啸而过的大口径火箭弹用不着猜想也已经导演出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密集爆炸的火箭弹杀伤弹丸与密集的撤离人员相互作用,恐怕不少人都会在这惨烈的爆炸中尸骨无存或血肉模糊吧。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里,连外面猛烈的爆炸声也成为了陪衬,士兵们的心似乎都已经飞到了十多公里外的海滩、港区上空,带着自己的好奇和关心,看看被密集的大口径火箭弹所覆盖打击后的惨景,那将会是什么样?士兵们紧紧拽住步枪、咬着牙,奋力去想,却又不敢想。

炮火还在继续,德国陆军的火力准备时间远远超过了安德鲁、韦斯利等人的预想,而且这凶猛的炮火就如同一支大扫帚一般,扫了联军的前沿阵地后又清扫敦刻尔克港区,反复来回之间竟然耗时超过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的火力准备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上尉安德鲁难以想象。

黎明的曙光是在炮火的战栗中到来,密集的炮弹已经变得稀疏,不过之前长时间的猛烈炮击在整个英法联军控制地域上都留下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无数弹坑,一些水洼地带的弹坑还很“新鲜”,正咕噜噜的冒着热气,偶尔到来的一枚炮弹总能打破大地的寂静,“轰”的一声卷起泥浆和热浪飞『射』开来。[]大国无疆137

“准备进入阵地”

“准备进入阵地”

安德鲁大声的喊着,率先冲向防炮洞洞口准备出去,同时还对那些似乎是睡着了的士兵踢上一脚算是提醒,他的身后跟随的士兵也越来越多,扛着机枪或弹『药』箱的、端着步枪的、抱着迫击炮或底座的等等,大伙都知道炮火准备之后再过一会儿,德军就要压上来了。

走出构筑在一个浅缓山丘反斜面上的防炮洞,韦斯利放眼一看整个大地,之前他们耗费颇多心血所构筑的工事早已变了模样,最明显的就是交通壕、战壕已经在猛烈的炮击中要么坍塌,要么淹着浑浊的泥浆,那些滚筒铁丝网也早已炸得不见了踪影,或者就是『乱』七八糟的散落开来。

短暂的迟疑中,连长安德鲁已经再次高喊一句:“立刻进入预定阵地,抢修工事,准备迎战”

说完,安德鲁立马转过头和通讯兵说道:“立马联系营部,让他们立刻为我准备五箱反坦克手榴弹、五箱60毫米高爆迫击炮弹、三箱马克沁重机枪子弹。”

通讯兵立马通过背负着的无线电和营部联系,而安德鲁则看了看自己的阵地后,将三班班长叫了过来,让他的人立刻去营部搬运弹『药』后,全神贯注的投入到观察自己阵地当前形势之中。

安德鲁的连队负责守卫的是一座相对前沿平原高度不到三十米的浅丘上,而这么一个“海拔”不高的浅丘已经算是周边三公里范围内最高的制高点了,所以团里特别强调要守住这个制高点,因而让他们所在的步兵营保证为他们优先提供武器装备和弹『药』补给,必要时候整个营都要以这个制高点为争夺点,纵使全营、全团覆没在这个浅丘上。

因此安德鲁的步兵连俨然已经是一个超级编制的加强连,在1942年英军对陆军编制进行改革之后的基础上,还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安德鲁的步兵连中,全连有三个机枪班、一个迫击炮班、六个12人制的步兵班。

步兵班中的士官班长配置一把可半自动或全自动『射』击的九毫米口径斯登冲锋枪,和一支点四五口径的威伯利?斯科特左轮手枪,八名士兵配备的都是李?恩菲尔德4型弹容十发的非自动步枪,另外还有两名士兵主要武器是一挺布朗式轻机枪或者是共和国制造的通用轻机枪,布朗轻机枪只能采用三十发的弯曲弹夹供弹,『射』速与精度都不如通用轻机枪,但也着实能为步兵班提供强大的火力补充。

将轻机枪配置到步兵班这在世界各大军事强国里已经很是普遍,走在最前的共和国已经用实战证明班排火力强大的重要『性』。而在安德鲁的三个机枪班,每一个机枪班都是两挺轻机枪外加两挺维克斯式马克i型号重机枪的配置,迫击炮班中配置三门60毫米迫击炮,,另外还有三具反坦克火箭筒以充实连队的反装甲打击能力。

安德鲁的步兵连相比于上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军,已经有了很多很大的变化,虽然他们现在使用的不少武器依旧是上一次世界大战的遗物,像什么通用轻机枪、60毫米迫击炮,这些武器在共和国早已停止装备军队,但并未停产,原因就是这些在一战中大放异彩过的基础武器都有着很不错的市场。

比如说8月1日这一天,共和国进出口贸易集团就为中国防务出口公司组织了一支12艘都是五万吨级的船队,将近五十万吨的战争物资从共和国上海港运输到了英国,这其中除了英国的战争动员机制尚未发挥功效以至于其国内生产力还不能满足庞大的战争消耗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一战时期的协约国、此时第二次大战之际的同盟国的大英帝国对共和国生产制造的武器十分信赖,也只有共和国敢打着自由贸易的政策,毫无畏惧的在世界各地大搞贸易,不像已经通过了租借法案的美利坚。

不管如何,反正安德鲁的步兵连现在不缺弹『药』和武器才是真理,刚才他之所以要派人去多要一些武器,完全是因为在他的望远镜里,已经看到了一支没有人的德军,坦克、步兵战车、装甲运输车等等,安德鲁发现被德军炮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沼泽地,根本不会让德国的装甲部队受阻,隆隆行进的装甲车辆一往无前的前进着,卷起泥浆、压出一道道履带印记。

“狗*养的坦克”

咒骂一声后,安德鲁缩回了战壕里,刚才他是用望远镜最大倍数观察的敌情,这德国鬼子距离阵地还远得很,随后他便投入到了快速检查工事休整和人员状况上,经过短暂的抢修后,有过丰富土木作业经验的士兵们早已将战壕、交通壕抢修好了,新挖出的泥土还装成了好些袋子做成了一些『射』击掩体,轻重机枪阵地也都准备就绪,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的等着狠揍德国人。

“老兵就是老兵,不错

安德鲁心里很是满意,他的这个连队本身在之前的战斗中损失了一部分兵力,而成为留守部队之际,团部为他们补充的都是从其他部队征集到的志愿者,这些志愿留下了阻击德军的都是些战斗经验十足的老兵,想到这些安德鲁认为自己坚持三五日应该不是问题,当然前提条件是能够得到足够的、强大的炮兵火力支援。

静静的趴在战壕胸墙,只『露』出一个脑袋查看德军的情况,两军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安德鲁所等候的炮火反击终于到来了,在之前被德国两个多小时炮火打击中弄得毫无脾气的英国远征军炮兵们也终于逮住了机会,让那些鄙视英军已经没有了火炮的德国鬼子们好好的品尝了一次被炮击的滋味。

呼啸的炮弹如同雨点般飞过阵地,带着复仇的强大动能狠狠的砸向了德军,很早前便从共和国进口众多大口径火炮直到撤离到敦刻尔克都被英国远征军的炮兵们视为宝贝,并且隐藏得很好,尤其是那些105毫米榴弹炮、155毫米重型榴弹炮、152毫米加农炮,此时此刻终于轮到了它们展示出战争之神应有的魅力。

不过可惜的是,德军似乎直到英国远征军的火力打击时间不会太长、密度也不会太高,火力打击没到十五分钟,远征军的火炮便哑火了,也不知道是为了节约炮弹还是因为炮弹本身数量就不太够,或者是在德军的炮击与轰炸中,弹『药』库不幸被端掉了几个,反正安德鲁希望时间更持续的火力打击时间只有那么一小会儿,德军装甲部队的损失也并不是太大。

英军的炮击真的是惹『毛』了德国人,天空中很快就传来了一阵怪叫,情急之下的安德鲁只能喊出一声“炮击”便被身旁的一名士兵给摁得趴下,发起进攻的德军装甲部队中配置有履带式自行火炮,而他们后方的炮兵部队也压根儿就没有休息的打算,没一会儿呼啸而来的炮弹便报复『性』的砸在了英军的前沿阵地上。[]大国无疆137

呜~~呜~~轰~~

德军装甲部队的自行火炮的『射』击出奇的精准,安德鲁等人只能老老实实的藏在战壕里,扶住钢盔帽子感受大地的晃动与不断飞溅而来的泥土与碎石,当然在这迅猛的炮击中,一些躲避不及的士兵很快就被炸飞上天,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喊出便尸骨无存,也有的虽然躲避好了,但没长眼睛却高速飞溅的弹片扎中了他们,胳臂、后背、肚子等部位,只要有一个地方挨上了弹片,当即死亡是不可能,但痛苦的哀嚎是无法避免的。

“医务兵,医务兵”韦斯利的声音在炮火声中很小很小,甚至隔着不远的连长安德鲁也听得模糊,赶紧让身后正给一个脑袋被削掉半边的士兵料理后事的医务兵,提醒韦斯利所在方向正有求救,被炸得只能躲躲藏藏趁着火炮『射』击的间隙,快速的起身、拿着望远镜快速查看了一下阵地前沿的情况。

硝烟已经让天『色』显得昏暗,而那些之前还作势要进攻的德军装甲部队还是不怎么向前突进,但他们当中的一些坦克、装甲车却已经向前挺进,或隐或现的德国步兵们正跟随前进。

“狗日的,也不怕炸到自己人”安德鲁有些惊叹德国炮兵的能力,这弹幕还尚未徐进,进攻部队就敢压上来,素质之高还真不是吹嘘出来的。

藏身回来,安德鲁将望远镜放好后,端起了自己的斯登冲锋枪,感受着德军的炮火已经开始减弱后,立刻高喊到:“伙计们,肉来啦”

说着,他率先起身起来趴在战壕上,零星落下的炮弹爆炸掀起的泥土和热浪让他好几次都不得不用紧缩身子,脑袋上的钢盔也被飞溅的泥土砸得噼里啪啦,没过多久就再也没有炮弹落在阵地上了,德军也越来越近,而趴在阵地上的士兵们也神情专注的做好了准备,有的还为自己身前摆放好了几枚反坦克手榴弹。

“八百米~六百米~四百米~三百五十米”

两侧阵地上的友军早已开火的时候,安德鲁的连队依旧没有动静,知道德军当头的坦克和步兵战车都驶抵到他们之前修葺好的一条很深、很宽的反坦克壕停止之际,他才高喊着——“开火”

“嗵、”的一声,连队里的迫击炮已经按捺不住发出了怒吼,轻重机枪也很快冒出了火舌,大地上枪声、炮声、惨叫声立刻响成一片。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