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四章(续) 喋血凡尔登

第三十四章(续) 喋血凡尔登

:一战并不是作为本书的重点介绍内容,但提及一部分除了为第二次做准备之外,当然也有其他一些小原因。无论怎样,一战的简略代过并不说明二战的同样忽略,大国之所以无疆就在于强大的共和国参与到了更加惨烈的、疯狂的二战,赢得了尊重与强大。当然新人新书,不足之处还请见谅。有票无票都感谢各位的支持鼓励。

从3月6日晚上6点开始,当公路质量符合要求的命令传到了集结地,早已将四千辆汽车分为一百个运输队的后勤支援队,除却了那些参与公路修建的汽车,所有的汽车都开始排成长龙通过巴勒杜克到凡尔登公路向凡尔登运输物资和人员。一辆亚美集团设计载重为十二吨的重卡,此时终于让高傲的法国人见识到了中国人的智慧,完全可以满载二十吨以上的货物在公路上奔行不停,而那些不再用于拖载公路建设物资的重卡,逐步全部投入使用后运力就大了。这样的书生中文网到了守住凡尔登、守住法兰西的希望,来自强大后勤运输力量的希望。

在繁忙的运输线上,负责随时抢修公路的就有6000余人,他们在部分危险、易毁路段设置了特别抢修点,推土机和挖掘机随时待命,而囤积的大量碎石、一辆辆压路机也给公路的宽阔平顺提供了绝对的保障。而负责运输的人则达到了八千余人,除了汽车的正副两个驾驶以外,还在部分路段设立了快速加油添水的补给点,汽车都是昼夜不停的来回跑,往往都是到了补给点,车队集体刹车停下,将油箱和水桶搬上车后边走边补给,到了下一个补给点扔下空桶就行了。

如此的疯狂之举也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奇迹,从3月6日6时开始,繁忙的巴勒杜克到凡尔登公路上就再也没有一丝的宁静了,平均二十四个小时就有近七千辆重卡通过该路将补给送达凡尔登,也就是说平均12.34秒就有一辆严重超载的汽车通过公路,然而之前后勤官说的公路将不堪重负的情况的确发生了。

平均经过一千辆次超重汽车之后,部分路段的碎石公路就被严重压塌损坏,维修队不得不紧急出动快速修通公路,因为往往因耽误十分钟的维护时间,整条公路上就要堵成一条长龙,所以抢修队往往都是让推土机的推斗里装满了碎石,只要那里压塌了,推土机就直接将大量的碎石填进去,压路机碾压一番之后就立刻让车流恢复通行。而抛锚爆缸的汽车就更简单不过了,直接抛弃作废。[]大国无疆34

奇迹就是在这样这样反复折腾之中诞生了,在短短四天之内,也就是到3月10日,贝当所需要的22万大军和3.25万吨物资全部运抵凡尔登前线,当然整条巴勒杜克到凡尔登公路上,随处可见被抛弃地抛锚汽车和德军远程大炮『射』击造成的一个个超级大弹坑,从一开始的四千辆重卡,到最后一箱弹『药』从卡车上卸下来时,已经有近八百辆汽车被抛弃,而往往很多车都是因为发动机过热造成的,爆缸的倒是少数,而且众多汽车中几乎每辆都有一至两个轮胎报废的。

当然幸好的是,这些汽车都是三桥式十轮重卡,坏了一两个轮子根本不影响司机们滂湃的报国热情,祖国的大门都要被敌人攻破的时候,一辆汽车再值钱也必须当成不要钱的使用,当然这场运输大战的结局的确也对得起法国『政府』支出的大笔汽车购买金,不过这时候并不是可惜钱的时候,贝当得到了援兵和补给之后,守住凡尔登的决心就更加坚定了。

法国方面轰隆隆的大补给动作,德军这边绝不是傻子的指挥官自然看得出来法军得到这些支援之后的意义,但这一切似乎都在德军的新任参谋总长法尔根汉的预料之内,当然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之一就是在于大规模杀伤法军有生力量,除了法军得到支援的部队人数和物资数量有些超出他的预计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谋划之内,因为法军大举增援前线的这些日子里,德军也不是那儿晒太阳休息,他们同样拥有数量众多的运输卡车可以为前线运输物资和人员。

一战爆发之前,德国的经济实力和工业生产能力都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德军士兵的战术素养更是自称世界第二,没人敢论自己是世界第一。而大量『性』能更好的武器装备加入德军的队伍之后,德军的一战之旅打得更是顺风顺水,就在凡尔登战役爆发之前,德意志帝国的工业部终于通过中介得到了大量武器的自行生产制造授权,当然前提是付出巨额的资金和签订了一份神秘的合约,然后他们就得到了封存在德国各地的众多仓库和更为丰富的图纸资料,一座座仓库内囤积着大量的粮食和被服,尤其是几个大型的军火仓库更是让德军新上任的参谋长法尔根汉深感满意,当然不断运抵港口的船舶虽然高高挂起美国的国旗,但还是让德国人看到了伟大的希望。

一战爆发不久之后就在战场上崭『露』头角的通用机枪和zjq-1重机枪,让德军尝到了很大的便宜,然而随之后期英法联军也得到不少数目的机枪,德军的一往无前的火力优势渐渐被压低了不少,然后接着涌入德军的迫击炮以及后来的榴弹炮,每一件武器的流入都让德军感觉力量倍增。

终于得到了武器的生产权后,德意志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很快就将制造简单的武器制造技术消化,尤其是在开辟了众多很是特别的7.62毫米和12.7毫米子弹制造生产线后,弹『药』问题也得以解决。所以,从此之后德军的密集火力打击再也不用考虑军费的高昂,实现本土制造生产之后的武器让部队的武器加倍装配成为可能,更让法尔根汉的凡尔登绞肉大计划成为可能。

至于和法兰西比拼后勤运输能力,德意志帝国怎么会输?又怎么可能输?

从第一辆亚美轿车出现在欧洲大路上开始,富足的德意志和老富豪不列颠、时尚『潮』流的法兰西等等国家,就从未少过大量的汽车奔行国内各地,虽然都是相同牌子相同款式的卡车、轿车等等。

但富有并不意味着富足,重视物质生活水平的国度显然没有工业发展旺盛的国家,拥有更为众多的卡车。在工业制造生产能力强大的德意志国内,他们的工业生产需要更多卡车、更大载重的卡车,用于运输各种各样的材料或者产品。所以一直以来就是亚美集团载重汽车销售的主要对象,也就是说广西自治区制造的大量工程车辆和载重汽车,其实都是源源不断流入德意志帝国。简而言之就是法国能够在短时间内积聚起四千辆载重卡车,而德意志帝国可以召集到起码六千辆甚至更多。当然要是比拼起哪个国家的轿车数量多,估计德国还真不是英格兰和法兰西的对手,但一辆能低好几辆的豪华轿车可不能用于增进军事后勤物流能力。

正是有了强大的后勤补给能力和超强的军事工业,法尔根汉才会在得知法军大举增援凡尔登的时候,只安排远程大炮『骚』扰即可并没有出动大量力量威胁得到增援的凡尔登,连往日轰隆作响的炮兵群也在这些天休整,仿佛就是在等待法军汇聚更多人力物力一样,他们自己也在通过源源不断的后勤运输力量得到补给。等的就是让法军运来更多士兵,更多不久之后的尸体。

一份战后多年解密的文件昭示了这一切,其中最令人吃惊的就是德国方面在这些日子里得到的支援竟然远远多于法军,然而德军却败了,在此时肯定是要让人难以置信的,但爱开玩笑的历史却就是这般无赖,当然这时候没人会知道这个结果,战争还是得继续。

“积蓄力量已久的双方都在『舔』舐自己的伤口,显然第一场对话的厮杀让彼此都留下了一点伤痕,不过都不是致命的伤害。强壮的自己和对手都有足够的能耐继续拼杀,偶尔的小憩只不过是为下一次的再次搏击做更好更充分的准备而已。”

安详躺在堑壕里的卡尔斯对着已经很久没炮弹横飞的天空自言自语,二十一日前还在一起吃饭吧唧香烟的战友,到了今天只剩下自己还在苟延残喘,没那个心思细想昨日的种种不幸,卡尔斯的心已经被石化了,除了希望战争尽早来临、尽早结束,别无他求,当然思考思考这两头已经顽固互斗几百年的对手,卡尔斯才能感到有点惬意,说不定就给自己分析出了什么时候回家的日子,那就真是奇迹了。

“我要让法国人永远记住这个地方,凡尔登,一个注定要让法国人流尽所有鲜血的地方!”卡尔斯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场景是一片黑『色』,但这席话一直回绕在他的耳际。被这样恐怖地声音惊醒后,卡尔斯再也无心睡眠,他感觉自己仿佛又要像二十一日那天一样,被己方的如雷炮击所震撼,然后又是无休止的征战杀伐,或许身旁熟睡的不少新兵崽儿将留在这边热土,包括自己。

3月12日,积蓄已久的仇恨与怒火都通过又一次的疯狂炮击开始了,然而这一次不再是德军唱独角戏,法军的炮兵们也开始属于他们的强有力的反击表演,那架势明显是要挽回上次丢掉的面子。

双方的炮战从早上六点就开始,双方都以每秒钟近10发炮弹的速度向对方展『露』自己的强悍,而占据优势的却依然是德军,无论是火炮的口径还是数量,德国方面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尤其是占领了重要的都慕炮台后,布置在上面的德军大炮更是对第四道防线的法军展开疯狂的火力攒『射』。但法军的反击同样有效,如同中古世纪的骑士一样比拼着各自的实力。

双方炮兵们的表演与步兵无关,因为消灭对方的炮兵是炮兵的第一准则,就像狙击手永远考虑的对手就是对方的狙击手一样。

这一日成了卡尔斯过得最安稳的一天,虽然一些“无缘无故”跑来轻吻野战防御战线的炮弹,时不时在周围掀起滔天沙浪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但是对已经习惯于这样生活的卡尔斯等人没有任何影响,偶尔换来一句他们的抱怨,已经说明那些个炮兵行了大运,差点让某些人挂了。

十二号的双方大炮战让不少人短时间内失去了听力,当然他们并没有失去宝贵的生命,可惜的是双方的炮兵们都死伤惨重,不过素质明显更高的德国炮兵们,比起被报国热情和疯狂漏*点冲昏理智的法军炮兵们,他们用高超的炮战技术让不少法国炮兵以及他们的大炮成了一个个死物。[]大国无疆34

但双方都异常强大的后勤补给能力,很快让这一天各自的损失归零,死去的人不会有人顾及,但新补充上来的士兵必定是斗志昂扬。当然历史是绝对不允许双方就这么用一颗颗炮弹来彰显战争的威力,死神也不会同意他们这样的小打小闹,虽然一天之内双方都耗费了大概两百万发炮弹,但这样是不能让死神满意地,而一心要守住凡尔登的贝当自然也不会就这么让三道野战防御工事被德军牢牢把握住的,他可从来没希望光是依靠自己炮兵们便收复了整个凡尔登。

第二天,休整三天的法军士兵们重整旗鼓,满怀壮志地踏上了夺回野战防御工事的漫长争夺战,而守候在原法军第三防线的德军官兵们也已经用一挺挺机枪和一道道铁丝网、结合一个个由速凝水泥做成的机枪碉堡、一个个迫击炮阵地,还有身后大量的火炮,安安静静地等候法军的到来。

年3月13日,双方围绕凡尔登展开的大规模血战正式来开帷幕,从2月21到3月3日左右的大战只不过是凡尔登战役的一个热身罢了,死伤不过十万人的热身活动不能让德军的参谋长法尔根汉满意,而踏在凡尔登土地上的十余万德军士兵,法国人也是不会客气相待的,疲惫已久的士兵们经过难得几天的休息再次忘了自己是人还是神,究竟会是死人还是创造死人的死神?从他们一个个开始举枪瞄准如层层波浪扑来的法军时,他们肯定会淡忘这个问题,但此时正处深夜。

“敌~袭!!”哨兵们发现了隐蔽靠近战线的一些法军士兵,而脑灵手快的一些人更是直接开枪示警起来。尖锐的哨音很快就在枪声之后响起,待命的炮兵们很快就发『射』出大量的照明弹,白光闪烁之下,卡尔斯的睡眼腥松的眼里仿佛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法国士兵,等他摇晃着脑袋恢复清醒,拿着步枪跌跌撞撞爬上预定的『射』击阵位,还没等他将步枪举起『射』击,周围的机枪阵地上早已喷出了火舌。

偷袭失败并不意味着今夜就此结束,改成强攻的法军很快实施了自认为非常有效的人海战术。

满眼血丝的卡尔斯再次『揉』搓一阵双眼后看到,突突作响的机枪让密密麻麻的法军士兵倒下一片又一片,而不断尖叫着飞过头顶坠入人群的迫击炮炮弹,不用想也肯定是来自于火力班的,早已标号『射』击坐标的他们只要有了照明弹发出一点微光,便可以看清阵地前的具体情况,而后就是“浪费”炮弹的疯狂『射』击。

而不到一分钟后,阵地后方的速『射』火炮也开始威武表演起来,接着更后方的大炮们也作响了。轰轰烈烈的爆炸像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人群中爆炸开来,密密麻麻的法国士兵呐喊着向第三防线扑来,一挺挺机枪的火舌就像是死神镰刀发出的阵阵寒光一样,迫击炮手们更是不顾炮管了,一分钟三十几发的『射』速只能更快绝不可能有半点延迟,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不再精心装『药』或者调整『射』击诸元,密密麻麻的法军足够让每一发炮弹发挥出自己的价值。

呜的一声结束之后,轰的嗡叫声来时袭来。法军的炮兵也暗恋上了『迷』人的黑夜,多姿多彩的夜战绝对不能少了他们的表演,当然卡尔斯等人抱怨着这个时候不该落在自己周围的炮弹时,己方自会有对手过去阻止他们对防御步兵的轰袭,难得一见的远程炮兵们便又开始了隔着十几公里的炮战,而步兵之间的对战再次回归“小火力”化。

“美因茨,把你们的手榴弹准备好!”在大量火炮和机枪打击的情形下,卡尔斯又一次觉得自己手中的『毛』瑟步枪要失去作用了,不久之前法国人突进阵地的残忍白刃战估计又要开始了。不过已经在死神眼皮底下逃过命运收缴多次的他,自然知道这之前可以做些什么。

蜂拥而来的法国士兵起码有数万人之巨,甚至更多,光是靠火炮和机枪是绝对挡不住这样的大规模集群冲击的,而且对方也有强大的火力掩护,这边的阵地时不时啾啾地打入沙袋里的机枪连发声响就很是清晰地告诉所有人,子弹不仅是飞向对面的,对面也有夺命的主不断地飞过来,不小心冒头的人会很快失去天灵盖。

这样的大规模大战比拼的就是哪一方的士兵素质更优秀,而且对于被动防守的德军而言此时他们的火力打击必须表现为有效,不过从今晚的态势来看,卡尔斯还是觉得让身边的几个菜鸟赶紧做好投掷手榴弹、准备近战的准备为好。

卡尔斯所在的团负责的也是一个丘陵的隆起部分,这样的防守地势对他们而言非常有利,居高临下地打击敌人屠虐对手是士兵最喜欢的,当然这样也非常有利于手榴弹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手榴弹准备,全部延迟三秒!一,二,三!扔!!”卡尔斯通过不断腾空而起发出白光的照明弹,发现了已经渐渐靠近己方防线的人『潮』,就在本团机枪火力因换弹而暂时减弱的空档,卡尔斯毅然地发出了投掷手榴弹的命令,不管是不是有人靠了上来,反正有足够的弹『药』使用,何必可惜廉价的手榴弹。

当然数十颗手榴弹的威力并不怎么大,但是却非常有效地弥补了缺少了几挺机枪的火力劣势,黑夜里不能急速冲刺的步兵,到了视线较弱的地方都会神经反『射』般的减慢速度,然而纷纷扬扬落下来的手榴弹却让他们很快遍体碎片,炸点正中的人自然是飞上了半空。而后更多手榴弹被不断抛『射』出去,夜战中很少有步兵能够发挥出自己的火力优势,还不如多扔几颗手榴弹出去,密集的弹片比起单发的子弹更能杀伤如蝗虫的敌人,而备用机枪启用之后,结合加大扫『射』频率的轻重机枪,很快在防线前方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火力墙。负责遮断『射』击和集群杀伤的迫击炮也将备用炮也动用了,一分钟三十发以上的疯狂『射』速让更多的敌人失去靠近阵地的机会。

夜战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才结束,而发动进攻的法军并没有突进由德军先期由三个师防守仅十二公里长的防线,预备的那个师也投入兵力后,法军更是难以撼动用子弹和炮弹组成的杀伤网、用一枚枚不值钱的手榴弹组成的隔离墙。法军没能拿下阵地反而丢下了大量尸体之后可悲地撤退。

“估计又是时候让法军领教一下我们的厉害了。”天还没亮,卡尔斯等人就接到了不用猜也知道的命令,他们将对法军发动反冲击。换上一把新的刺刀后,卡尔斯默默地用鼓励着自己,当然也鼓励周围的战友,没人希望自己一会儿后挨上子弹丢掉『性』命。

德军的反击不同于法军,他们没有急切拿下凡尔登的命令,稳扎稳打地向法军阵地发动反击是他们不便的使命,散开成散兵阵型的他们如同细浪一样向法军战线『荡』去,而后跟随的是大量的神『射』手们,他们亦步亦趋地跟随者冲击的步兵们,时而停下来举枪『射』击,最大化的杀伤对手是从最高层到最低级士兵共同的认识,而后还有大量的机枪跟随掩护,猛烈地炮击也是他们的反击一大助力。

这样的反击通常很有效果,不断扫『射』的机枪对密集的人群才能起到最大化杀伤的作用,但对于散兵阵型的德军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一旦反击不奏效德军会很快撤回出发阵地不做任何停留,留给法军的又是一次冲击,然后德军又来一次反冲击。

交战的双方都没想到,这样的反复争夺战会一直持续下去很久很久,贝当感觉自己的后勤运输能力怎么会远远不够的时候,德军也感觉自己像是有杀不完的敌人,究竟何时何日才能确立出一方在凡尔登战役的绝对优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诞生出真正的胜者。一心要利用凡尔登流干法国人血,但是也不能后撤半步的德军不知道,而决不能放弃凡尔登、却不能快速有效收复整个凡尔登前线防御阵地的法军也不知道。

通过望远镜,贝当看着一波又一波士兵向德军发起强势进攻,已经忘却了这是第几次无效的攻击和接下来会迎接第几次德军强势反击的他,只能无奈的说道:

硝烟弥漫、血火滔天,死伤的尸体已经积累成山,面对必然的死亡和疯狂肆虐的敌人,法兰西的勇士忠诚依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