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三十九章 法国,法国!

第一百三十九章 法国,法国!

晨曦,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的办公室里还是静悄悄的时候,在此加班工作到凌晨两点的张雨生已经醒来了,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一到早上六点半左右,无论多么劳累、疲倦,总会按时醒来,这大概就是生物钟所起的作用。

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张雨生用不着喊,也知道隔壁的二号休息室里秘书肯定还在熟睡,不忍心打扰他,张雨生轻手轻脚的起床了,简单的折叠好『毛』毯、收拾好床铺后,这才轻轻打开房门,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喝上一杯沁人心脾的矿泉水后,感觉整个人都特别精神。

将中央空调关闭,熬夜工作中他又抽了不少的烟,整个房间有很重的烟味儿,所以张雨生打开了办公室的窗户,室外的清新空气很快涌入鼻尖、渗入室内,背负着双手矗立在窗前,感受了一番宁静、和平的早晨,张雨生又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才摁下办公桌上的一部绿『色』电话的通话键,叫来了早餐。

没过多久,国务院总理的专职厨师就带着一位工作人员,为张雨生端来了今天的早饭。早餐很简单,和共和国的普通家庭一样,燕麦粥、馒头、鸡蛋、咸菜,熟知总理吃饭速度的他们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直接端着空空的餐盘在一旁等候,吃饭有种“气吞万里如虎”气势的张雨生没让他们等多久便将一顿早饭消灭干净,而这时候国务院秘书长邓芝也洗漱出来了。

邓芝没来得及去吃早饭,赶紧就为张雨生准备好了今天早上所需要批阅的文件,随后才跟着厨师一起出去了,他们都知道吃完早饭的张雨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拿着文件在办公室里边走边看,把饭后散步和工作都不落下。[]大国无疆139

张雨生翻起来的第一份文件自然是分量十足的,而这份文件也已经是八月份以来,第二次出现在“第一名”的位置上了,它就是“共和国国务院关于长筹建泛中亚铁路大动脉工程社会意见征集稿”,这份文件之所以要冠上一个“社会意见征集”六个字,有一个很简单却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本次工程系共和国无偿捐助中亚国家或地区所修建。

泛中亚铁路网,是共和国布局中亚地区和波斯湾的战略使然,波斯湾的石油、中亚地区丰富的矿产资源,这些都是高度工业化的共和国所必需的,而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走冷,共和国必须要以自己为中心,建立一个有地域广袤、人口众多、市场容纳力大、资源储藏丰富等特点的经济体。

就像美国试图拉拢加拿大、墨西哥、委内瑞拉、阿根廷、智利、巴西等,试图建议以北美洲和南美洲为一体的强大经济体一样,纵使欧洲战火纷飞、出口受挫,也不会对本国的社会生产与消费、经济秩序与民生等产生重大影响,换而言之就是作为世界上当前最大、最强的两个国家,无考虑问题自然首要出发点就是本国利益。

因而在在德国、意大利为首的纳粹国家对英国、法国为首的传统欧洲资本主义国家发起了第二次欧洲大战之际,这场注定要打破之前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战争中,中美两大高手自然要首先力求自保,而这也恰恰是符合美国当前占据社会舆论与政治倾向上风的孤立主义的现实抉择,当然对于日益看重国家全球利益与个人得失的共和国公民而言,建立以共和国自身为首的跨地区经济合作组织,于国于民都有好处。

现实就是这般残酷,欧洲的战火烧得厉害,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放出的大火,似乎要把整个欧洲原英法为主的政治与经济体系烧个精光,将欧洲社会数百年发展积蓄下来的社会财富,把第一次世界大战还没烧彻底的,继续铲除干净

英法等国也很清晰的认识到,上一次的世界大战已经让这些自工业**以来繁荣太久的国家,在战争中损失了很多的财富和发展潜力,以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协约国、同盟国主要参战国都两败俱伤之际,美国却取代了英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而复兴党统领下的自治区也发展出了共和国后来腾飞的基础,从来都把白种人的自身看得要高人一等,却无可奈何的接受一战后经济发展迟缓,甚至后来还遭遇到罕见的经济危机,导致整个欧洲地区各国的国民金融秩序崩溃、经济萧条。

正当他们要发愤图强,试图要将共和国和美国的强大发展趋势给压下去的时候,德国和意大利这些纳粹刺头儿又不甘寂寞了,热热闹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再一次让欧洲变得极其的不安稳,有人甚至已经开始指出,截止到1944年8月1日零时为止,从各方面的统计数据和研判结果来看,以英法德意等为首的传统欧洲地区经济,已经整体落后于共和国与美国。

也有人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将欧洲的自尊与繁荣削掉,以美国和共和国为首的世界其他地区国家经过二十几年的疯狂发展后,已经在科技、教育、工业、军事、经济等方面与他们平起平坐,甚至共和国还在科教与工业方面成为全球领先,现在不巧的是,在欧洲地区急需要快速跟上的时候,他们又被战争所累,纵使战争以最快速度结束、各国以最快速度转向经济发展,他们也已经赶不上中美两国了,而往后的世界,一定是以这两个国家为核心。

第二种说法是很有分析根据,当然也很符合社会心理与需要的,在人们看来欧洲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的确确在十九世纪的工业**开始,就成为了世界先进生产力与财富的集结地,而他们也在全世界建立了殖民体系,以及属于他们的自负与孤傲,在他们眼里是极其瞧不起黄皮肤、黑皮肤等有『色』人种,也绝对蔑视亚洲、非洲等地区的国家与民族。

尤其是在西方世界里,“中国”这个词的背后,是蕴含了“懦弱”、“穷困”、“落后”、“愚昧”等众多含义的,他们在忽视“黄皮猴子”国家的同时,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落后于别人,嘲讽、冷笑,这些注定将不再属于他们所拥有的专利,接下来他们应该忧虑到的是,战争会让他们国家的经济倒退多少年、在战争中烧掉多少财富、失去多少生命。

重新审视中美两国之间最近的频繁动作,欧洲地区再一次爆发大规模战争,在欧洲国家无法顾及世界其他地区事务的时候,两个国家不约而同的先后表示了中立,这一方面体现了两国积极在为各自的经济体或者说是势力范围筹谋打算,亦可以看成中美两国正竞相瓦解着以前属于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的势力,建立属于自己的小圈子。

可以说,欧洲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对于中美两国而言,共和国的贸易损失或许看上去比较惨重,光是以汽车、珠宝首饰等为首的高附加值、高利润商品,对欧出口的下滑幅度便足以说明问题,惨烈的战争却也带来了空前的物资消耗,共和国与美国都是中立国,都积极的与交战双边展开贸易合作,战争所带来的贸易刺激甚至还有效促进了两国的加工制造业蓬勃发展,因而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之上,欧洲的战争打得越惨烈,对两国的好处愈大。

所以说,甭管德国、意大利是如何在欧洲肆意妄为,把英法联军收拾得是多么的狼狈,只要纳粹的势力还没到将以英法为首的国家消灭掉,或者说达到难以遏制的程度,美国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像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贸然出头,结果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他们更乐意和共和国一样继续保持中立、大赚战争财,并在其他领域里与共和国展开激烈的竞争,比如经济。

“波斯湾是个好地方啊”

感叹一声,张雨生将文件搁在书桌上后,站在世界地图前,目光从共和国渐渐西移,首先看到的就是英属印度,掠过阿富汗后看到了伊朗王国、伊拉克王国等波斯湾国家,停顿了一阵之后,淡淡的笑了笑由继续将目光往西移动,直到进入地中海、扫过亚平宁半岛、“翻过”阿尔卑斯山后,看到了形势岌岌可危的法国,以及前途堪忧的英国,最后才跨过了大西洋看到了北美洲,摇了摇头后憋着嘴将目光拉回到太平洋,从夏威夷一直看到了琉球群岛与日本,这才将目光止于北京。

收回目光,张雨生转身将文件拿了起来,将书桌上一根不锈钢的伸缩杆拉长后,一手拿着文件,一手用杆指到了新疆的阿拉木图,随后向西拉出一条线,经过了塔尔干(今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和马仕哈德,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都被划过,原本他还想继续将这条线划下去直到连接贝鲁特或者是耶路撒冷,可他最终没有这么做,而是收回了伸缩杆,认真的看了看自己刚才拉出的这条线,也就是泛中亚铁路大动脉。

一条从共和国新疆阿拉木图直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铁路大动脉,对于加强铁路沿线地区与国家与共和国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是何其重要?对于共和国加强对波斯湾石油和沿线能源控制是何其重要?对于共和国提升自身国际影响力与范围是何其重要?对于共和国日后完成南亚战略是何其重要?对于共和国建立以自身为核心的亚洲地区经济与政治体系是何其重要……张雨生非常明白这条铁路,一旦它成功修建并投入使用,那它将不仅仅是一条由桥梁、隧洞、钢轨、路基等构成的铁路,而是共和国与沿线国家利益实现互惠的一条纽带、一座沟通交流的桥梁。

“就算要花掉三百亿,那也是值得的”

张雨生当即在草案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让这份被社会民众所极力赞同、支持的意见草案中,多出了一个名叫张雨生的支持者,虽然他并没有像留下意见的那些国民们所称铁路应尽快施工,最好在两年内通车,但渴望工程早日开工、早日通车使用的心情,他是一样的。[]大国无疆139

第二份文件是国务院财政部的一份待批审的报表,这份由财政部外汇储备管理局准备的外汇储备使用报表是准备在9月1日向全国公布。

按照7月15日公布的报表,外汇储备管理局管理着共和国所持有的1237亿美元的美国国债、585亿日元的日本国债、335亿马克的德国国债、75亿英镑的英国国债、130亿法郎的法国国债,而受欧洲战争走势影响,外汇储备管理局适时调整了所持他国国债数额和比例,将英法德三国所持国债数额都减持了一半,随后便将这部分囊括了本金和利润的资金,全部用于支持第一次发行国债用于加强本国经济建设的伊朗王国和伊拉克王国。

中央财政中所出现的重大变动,作为纳税人的共和国公民肯定是有知情权的,所以张雨生没看多久,心里算计了一下目前欧洲的交战各国形势之后,很快便签署了自己的名字,本应该这份报表只需要财政部部长审批即可,至于为何要国务院总理来签上一个名字,这也是受战争影响,用人民血汗钱凝聚而成的外汇储备倘若蒙受重大损失,人民心里将作何感想?所以,是张雨生决定的这种事关重大的报表要交付他来亲自审理。

刚弄好份文件,桌上的蓝『色』电话便响了起来,嘟嘟两声后张雨生接起了电话,这还没开口说话,电话的那头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么早打电话过来的没有别人,当然是时任共和国『主席』的张宇。

“说吧,什么事儿?”

张雨生随意应了一声,眼睛却一直在卫生部的一份文件上浏览着,都说是永远是共和国财政支出冠亚军的“公共教育经费”、“社会福利保障经费”,第二项经费支出中就包含有全民医疗卫生保障支出,卫生部的报告往往有时候比财政部的更能拨动神经。

“我猜你现在肯定没放过一分一秒的工作,但现在我不得不提醒你,赶紧赶到国防部来吧,我在这儿等你”电话那头的张宇语气可不像是开玩笑,他说道:“我真的没想到英国人的敦刻尔克大撤退,竟然比另一个时空少了那么多人”

聊上几句后,无奈之下的张雨生只好让秘书进来把桌上的文件都给整理一下,同时安排一下出行,之后他便回到办公室隔壁的休息室,给家里的那位打个电话后,换了一身衣服整理好仪容仪表后,这才向国防部出发。

此时此刻的国防部里已经是一片热闹的景象,如此繁忙的原因就只有一个——法国扛不起了。

8月10日清晨五点,以蒙哥马利为首的最后一批联军队伍撤离敦刻尔克,就已经标志着德军在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北部实施了毁灭『性』突击战略赢得了成功,而经过此战后英法两国军事力量遭受到沉重打击,英国远征军差点被废掉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法国人损失了一多半基干师和大部分快速兵团,而在隆居永和索姆河河口之间防御的一部分师也损失惨重。

在法国北部和荷兰、比利时的军事失利,已经在很大程度削弱英国陆军实力的同时,还将法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边沿,因为敦刻尔克大撤退刚一结束,德军主力部队很快就将数万战俘转交二线部队或预备队处理,腾出手来的他们当即加快了灭亡法国的步伐。

而法国呢?英国远征军已经被德国人屁滚『尿』流的撵回老家了,法军自己也只剩下61个师,靠调回几个驻北非的师、削弱阿尔卑斯防线的兵力和新建部队,可将兵力扩充到66个师,可德军的装甲集群会让他们有时间调动吗?德军已经在佩罗讷、亚眠、阿布维尔地域的索姆河岸建立了一些登陆场,法军的第二集团军群能把德国人赶回老家。

法军陆军司令部决定,在马奇诺防线留下了17个要塞师,另外22个师用于组建各集团军预备队和统帅部预备队,剩余能够作战的22个师将负责超过十四公里宽的防御正面,法军总司令严厉各师对防御阵地进行加固、采用纵深梯次配置的防御以阻止住敌人坦克的突入,或至少能切断坦克与尾随坦克前进的步兵之间的联系。

当然,法军始终认为,只要能守住以居民地和森林地为主的后方阵地,就能分割突入的德军坦克兵团,也能让德军依赖的空中优势无法顺利展开,并使坦克部队丧失突击力,甚至为了让已经被德军吓破胆的部队官兵克服坦克恐惧症和提高军队的士气,法军司令部大量印发了多种多样的守则和须知,用各种各样的宣传口号造势。

可法军总司令魏刚将军,经历了之前一系列惨败的他,对这样的徒劳抵抗,早已料到它的不可避免的结局,因为他对法国能成功抵抗德军入侵都持怀疑、忧虑态度,所以他直言不讳的在内阁会议上向那些政客们声称,目前法军所能进行的抵抗是为了挽救法国的尊严、维护法军的荣誉,换而言之就是要争取以一个体面的方式向德军投降,而法国『政府』也应该做好投降的准备。

法军总司令魏刚在内阁会议上的说辞,虽然没有被外界尤其是军队和法国人民知晓,但对于每一个法国人而言,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法军的实力和德军的实力是多么的悬殊,从武器装备、人员素质、战略战术等等方面,法军都没有优势,更为悲催的是,天『性』浪漫、热爱生命的他们,是万万也拿不出誓死抵抗到底、决不亡国的勇气。

战争的步伐的的确确印证了魏刚的设想,也符合了德军实力。

8月12日零时,德军司令部下达了戏称为“法国”这一代号的多阶段作战命令,战役第一阶段在拉芒什海峡与瓦兹河之间实施突破、战役第二阶段向兰斯两侧与向东面雷泰勒实施坚决进攻、第三阶段强击马奇诺防线和强渡莱茵河……

命令下达后不久,德军就快速出动了,“b”集团军群在海岸和瓦兹河之间进攻,在阿布维尔、亚眠和佩罗讷附近的三个登陆场,各有一个坦克军占领了出发阵地,不过在亚眠、佩罗讷两地的登陆场发起进攻的坦克军则遇到了顽强抵抗,法军依托预备的阵地实施防御作战,使得德军坦克在这里无法楔入法军的阵地,但德国人的实力是摆在那里的,法军的抵抗已经是为了尊严与荣誉,所以这样的交战自然很快成为过去,霍特坦克军继续向前推进,第4集团军利用它的战果迅速扩大了缺口,在其他地段德军突入法军阵地就更深。

随后,法军统帅部为了保持各集团军之间的联系,放弃前沿在索姆河一线的防御地区,决定在索姆河与埃纳河之间进行阻击战迟滞德军的进攻,随后在后方防御地区阻止这一进攻,因为塞纳河下游和掩护巴黎的阵地是适合进行阻击战的地区,该阵地起于巴黎以北的塞纳河岸,先沿瓦兹河岸延伸,然后向东南折回马恩河形成一个大弧形。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霍特坦克军很快就在鲁昂地域『逼』近到塞纳河,防守在阿布维尔地域的法军1个军和英军2个师被『逼』向海岸,而英军一部撤退到勒阿弗尔,很快就乘船逃离了法国,而德军的“a”集团军群也不是无所不为,古德里安的强大坦克集群是瓦揭法军的整个防御体系中坚所在。

8月21日清晨,古德里安集群的两个坦克师由登陆场发起进攻,该集团军群的其他集团军也多处强攻,其中第2、第9集团军成功突破了法军在艾纳河的防御,克莱斯特上将的坦克集群从贡比涅、努瓦永地域前调在兰斯以西向南进攻。这样,德军几乎所有快速兵团都将沿兰斯两侧向马恩河推进,完成对法军防御的战役突破。[]大国无疆139

23日,迅速前调的克莱斯特坦克集群各先遣支队在蒂耶里堡地域抵达马恩河,并占领了该地以东的兰斯,古德里安将军的坦克集群向马恩河畔沙隆方向推进,法军第7集团军则被『逼』退到掩护巴黎的防御阵地,德军第4集团军也已在鲁昂东南塞纳河对岸建立了两个登陆场,德军所有的行动都已经非常清楚的揭示一个问题,那就是一旦德军强渡塞纳河,而东面又挡不住沿兰斯两侧迅猛前进的强大坦克集团,那么法军守住一个掩护巴黎的阵地还有什么用?法国首都巴黎该如何去保卫?

英国首相丘吉尔在关键时候倒还是力挺法国,不过他的想法也的确够荒诞,他建议法军可以遣散大部队、化整为零后开展游击战,以次赢得几个月时间,以便让英国『政府』能有一个准备时期来恢复实力、重整军备,争取在明年年初就派出大量英军师来支援,并建议哪怕在布列塔尼半岛建立和扼守住一个大登陆场。

这样的怪诞想法自然成了法国人耳边的一股风,更何况丘吉尔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根本不知道法国人的秉『性』已经决定了这一场战争毫无悬念了,因为在此之前英国皇家空军企图借助法国的机场去轰炸意大利军队,可当地居民竟然以各种方式阻挠机场的正常运作,更有甚者直接在机场上静卧抗议,他们可不想英国空军的轰炸换来纳粹更多、更猛的轰炸,已经受够了的他们希望得到的是安稳和平的好日子。

苦笑不得的英国人只能走了,丘吉尔可不想自己被德国人活捉,或者是被法国人扭送给德国佬邀功,所以丘吉尔回到英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紧急内阁和军事会议,早已知道不可能迫使法国继续进行战争的他,只想着最后一件事情,那就是保全更多的愿意抵抗德军的部队,尤其是法国海军,因而他当即决定要从戴高乐身上下手。

8月25日,也就是昨天,魏刚下令陆军三个集团军群尽量不分散兵力,沿指定方向撤退到卡昂、图尔、中卢瓦尔、第戎一线。在右翼防守的第2集团军群也奉命做好及时参加退却,即放弃马奇诺防线和莱茵河防线的一切准备,而且他也不再和丘吉尔协商,直接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无论是旧堡垒线还是市区都不设防。

因此,在张雨生接到张宇邀他去国防部的时候,德国人就已经连夜进入法国首都巴黎了,这一浪漫的国家究竟还能有多大的抗战能耐?没有了法国的欧洲,接下来将有何种新景象?万里之外的共和国,也需要好生掂量一番。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