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四十七章 机动,高机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机动,高机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机动,高机动

丝丝秋雨,再次舒润了彩云之南的空气。气候总能一日多变的云南省是共和国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云贵高原赋予了这个工业大省、农业(烟草与制大省、旅游大省等诸多称号,作为共和国发展年份最早的省份之一,云南的繁荣昌盛是云南人民用多年的努力与汗水浇灌出来的,踏踏实实的好日子里,还免不了有一支忠诚的军队常驻于此,他便是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

温软绵绵的秋雨并未中断演习计划,谁都知道彩云之南的天气是极其琢磨不定的,就好像天上的云朵一样,飘忽不定难以捉mo,而提前一天抵达第三军各部的观摩团,也已经起了,等他们都就位之后,在10月8日早上5点17分,尖锐的警报声响彻了第三军各大基地。

“呜呜呜……”

警报声拉出一阵狂暴的呼啸怒吼,原本还在寝室里熟睡的官兵们一个个立马像是触电一般,像千百次紧急集合的演练一样,压根儿就没想到要开灯,所有部队都在一片漆黑的状况下完成了着装、打包、取武器、集合等,第三集团军官兵们让观摩团首先见识到的就是这支战略反应军的应急出动速度是真正令人咋舌的。[]大国无疆147

除却直属部队,第三集团军编制有第9、10、11三个机械化步兵师,外加第3空中突击旅,新军事改制之后陆军力求打造的常驻于大西南的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而这支部队是不是名副其实,观摩团们还没急着下定论。

半个ia时之内,驻扎在云南保山的第10机步师的师属侦查营已经率先出动,支取保山至四川攀枝ua的高速公路开入四川,要为以高速公路网为基础、摩托化开进的第10机步师,将从攀枝ua开始走京昆高速公路一路北上至西安,然后再走西安至乌兰巴托的高速公路直达目的地。

而与此同时,驻扎在普洱的第11机步师,直接在基地里就开始组织装运,坦克、步兵战车、装甲运输车、野战指挥车、炊事车等等车辆都开始装运,一部分官兵直接在基地里登上空调快运列车,而部分部队官兵也轻装向普洱火车站进发,火车站的军代处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列车,也就是说这第11机步师将以铁路机动的方式赶赴古演习场,和他们一样的还有驻守在yù溪、曲靖等的工程与防化旅、炮兵旅等。

当然,常驻于昆明的第9机步师、第三军军部与防空导弹旅等,他们作为要首先抵达演习场的部队,部队人员已经分别在昆明巫家坝民航机场集合,民航公司紧急调拨的民航客机将负责运输部队的人员,而在空军基地里,要直接空投演习场的部队以及人员、要以空运方式抵达演习基地机场的官兵和装备也都在陆续登机。

一时之间,云南境内的铁路网、高速公路很快就忙碌起来了,首先出动的第10机步师成百上千的各种车辆很快在保山至攀枝ua的高速公路上拉出了一条望不到边的长龙,车队闪烁的车灯打破了黎明前的黑暗,让来往在高速公路上的那些开夜车的司机顿时就来了jing神,几乎将高速公路主干道彻底“霸占”的行军车队,除了让这些人猜测是不是要打仗了之外,最大的还是感叹这气势岂止恢弘、场面也相当壮观,尤其是那些重型牵引车拉着的一辆又一辆身披伪装网的坦克,虽说看不到具体样子,但大体轮廓尤其是粗粗的炮管,是个男人看了都认为够劲儿,因为它够粗。

当然,在成昆铁路、西昆铁路也没过多久就忙碌起来了,呼啸的列车拉着一辆辆坦克、步兵战车在空气里留下一阵轰隆、轰隆和长笛的声音后,在黑暗中向着远方疾行,不少临时停靠在辅道的上的长途客运列车里,不少旅客正为为啥临时停车犯愁的时候,却透过玻璃窗和已经淡淡放亮的天看到了呼啸着驶过眼前的一列列军列,重装运输车辆和人员客运列车一列接着一列,直叫不少人惊呼——“这是要和老子干架啦?”

不过,这铁路和公路机动的确是场面恢弘又壮观,从空中开进的部队阵势也不输,尤其是在巫家坝民航机场里,机场里大大的照明灯将机场照亮,一架架民航客机安静的停靠在各自的停机坪上,一队队背负着战术携行具或背包的士兵正有序的登机,而这作为旅游大省省会城市的昆明巫家坝机场里,选择避开高峰期乘班机来到昆明的不少旅客基本都是商人,他们一下飞机才发现,这机场里竟然如此之多的部队,尤其是那些整装待发的一架架客机,就等着净空之后塔台放飞它们。

没过多久,第一架客机就在冲破了暮在湿漉漉的机场跑道上冲刺一段距离之后,便昂首ing入了灰的天空中,随后第二架、第三架……而在空军基地里,空中突击旅的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侦查直升机等也已经陆续升空,他们将以连续转场的方式向古ing进。

空军的运输机部队在此次年度演习中也有很重要的戏份,他们最主要的职责当然在前期为第三军部分部队进行兵员和装备的空运与空投,所以此时此刻在空军基地里,一架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一架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也都处于忙碌状态,尤其是那些步兵战车一类的装甲车辆,装入飞机也需要讲究技巧,可不仅仅是让士兵们直接把装有空降反冲气囊和降落伞包的车辆开入舱内即可,还得考虑平衡装载问题。

每一年的年度考核演习,ou到签的各大集团军都会抓住机会狠狠的“奢侈”一把,就像现在的第三集团军一样,军长穆达是不知道哪天出踩了狗屎,这逮住了机会自然要让自己的战略反应军,把该实打实练一练的科目都给来上一遭,管它什么公路机动、铁路机动、空中机动,全集团军兴师动众一次自然是想着借此机会让部队的多重机动方式都给练一练,就像如今空军难得的重视第三集团军一次,为他们调集了数十架各型运输机来一样,这可是一个难得的练兵机会。

整个第三集团军都具备战略空运或空投的能力,而这一次第9机步师里,除了坦克团和后勤保障一类的部队要以空运的方式抵达演习场机场之外,其余部队官兵都要连同他们的装备一起,直接空投演习场,即便步兵战车、自行突击炮等动辄重量超过二十吨,一样给空投下去。

“真要是战争到来,效率高的战略空投是一个不错的策略,要想贴近实战、锤炼部队的作战能力,那就要真正做到演习实战化”乘坐一架战术运输机离开昆明空军基地,直飞乌兰巴托的第三军军长穆达,是这样给第一军、第二军等陆军其他部队高级将领们所组成的观摩团说道,当然这并不是有意标榜自己的部队。

从昆明到乌兰巴托,空中直线距离在2500公里左右,依托高速公路网机动的部队不管是行程还是速度,肯定要稍慢于以铁路机动的部队,当然最快的还是以空中机动的部队最快,首批抵达演习基地机场的是轻装乘坐民航客机的,不到上午十点就抵达了乌兰巴托,随后便率先开进了演习场进行演习前得预先部署,搭建油料补给点、宿营地、开辟直升机机场等都是他们的任务。

而后抵达机场的是空军的战术运输机机群,单架就能一次运输92名全副武装士兵的它们,一个机群一趟就将第九机步师的师属侦察营连同他们的所有装甲车辆、火炮、悍马、卡车等装备全部转运到了演习基地机场,而后陆续抵达的飞机就更大了,首先赶到“巨无霸”战略运输机机群,将该师的坦克团包括兵员、重型坦克在内都运抵了机场。

时过中午,又一批运输机群抵达的演习场上空,这一次他们不是要着陆机场,而是要以空投的方式,将部队官兵、装备,直接给凌空“抛弃”了。

“最紧张”的当然还是那些人员装备同机空降的,同机空降空投,无论是对人员还是对装备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任何一点“闪失”,都可能造成装毁人亡,甚至机毁人亡的严重后果。

首先空降的是第九机步师,第二十七机步团一营二连,同机空降强调人员和装备从700米高空降到地面,在短短十几秒钟时间里,二十余吨的装备要直接从飞机上投出去,同时必须保证有半个足球场般大ia的4具牵引降落伞正常打开,重型装备着陆之际缓冲气囊能及时作用、挂钩及时脱离伞具,否则这些重装备很有可能会直接硬着陆,造成车辆结构受损影响作战行动,或者是直接被降落伞拖行。

当然,此次飞临演习场上上空的机群着实壮观,整个第26、27机步团都各只分为了两个批次,便要全部空降在这个演习场上,秋日的古草原上寒风呼呼,一架架运输机轰然之间都打开了舱空投装备的运输机只需让领航员摁下启动按钮,空投车辆的降落伞包中的牵引包就被抛投了出去,及时展开的牵引包变成了一朵白è的牵引降落伞,很快便将停放在舱内的战车给“拉拽”了出去,随后主降落伞伞包就展开了,四朵巨大的伞包当即展开,狠狠的拽住那沉重的步兵战车以免它硬着陆。

当然,间隔很开的运输机都在同时进行着重装空投,温和的秋日阳光照耀下,整个大草原上空很快“飘起”了一朵朵白è的降落伞,而同时空降的官兵们也是这朵朵“白云”中的一个个ia云彩,没过多久草原的草地上就迎来了一辆接一辆的步兵战车、突击炮、悍马、空降士兵等,一具具降落伞很快被收拾起来,士兵们相继完成了积极,驾驶着各自的车辆向预定的集结地集结而去。[]大国无疆147

战略反应军是名副其实的重装型的空降部队,成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其先锋部队能做到二十四ia时之内抵达共和国周边的战区执行任务,比如说这一次第三集团军的空中机动,如果空军集结更多的运输机,基本可以做到二十四ia时之内让一支机械化步兵师及时赶赴战区,甚至更多。

当然,陆军的战略反应军是只需要做到在一周之内齐装满员赶赴到战区即可,真正做到二十四ia时之内奔赴到事发战区的是空军的空降军,而且能让空军尽心尽力周全服务的,能绝对保证二十四ia时内让空降军战略空降于战场,至于战略反应军也具备三位一体(含海运)的投送能力,这可不是钱多得蛋疼。

一旦空军的空降军在战区需要强有力的支援,除了空军给予更多的空中火力支援、物资空投支援等之外,肯定还需要有攻防能力更强的装甲部队支持他们,虽然空降军并非是纯步兵部队,但在关键时候能得到像第27这样的老牌机械化部队的支持,这就好比“神兵天降”一般,能更加有利于部队遂行任务。

不过,这一切都还未经过实战考验,全都是计算机模拟推演的结果、是演习场的演习结果,要让实战来考验这一切之前,部队照样要以练为战,真到战争之时,那才叫“降得下,打得赢”,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离乌兰巴托还有一定距离的陆军合同训练基地里,在这一天也已经进入到了“备战状态”,这个共和国陆军最大的、最现代化、可设置最复杂电磁环境,拥有包含沙漠、草原、山地、沼泽等多种地形的基地,拥有完善的航空调度、指挥评估、战场模拟、训练保障等设施设备,曾多次接待两个全装满员的陆军集团军在此大规模对抗。

在开演的第三天,第三集团军其余部队全部到齐,而先行抵达演习基地的第三军部队,已经在演习基地里准备就绪,其中第9机步师已经提前完成了1944年年度秋季演习导演组规定的一些科目,就等着其他部队全部归建,展开后续的一些演习。

年10月12日清晨,共和国陆军四四年年度年度集团军建制演习正式在陆军合同化训练基地里展开,演习这才刚一开始,第三集团军就遭遇到了一大难题,那就是疯狂的、强大的电磁干扰,基地方的电磁干扰设备,让之前预备进行空地一体化实弹实兵演习的第三军第十机步师,顿时发生了意外——“电台失灵、雷达mí茫、指挥中断”。

通讯压制数亿低强度的电磁干扰,而这电磁干扰讯号就像如来佛祖的大手一般,在无形之间蹂躏着参演部队,即使各部队的通信兵不停地跳频、减ia功率、变换通信网,使尽浑身解数来反干扰、反压制,电台通信距离还是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而且没过一会儿就中断,并且误码率不断增,部队的指挥调度顿时mí茫起来,第三集团军空中突击旅参演部队,根本就无法与第10机步师参演部队密切联系起来,连升空执行侦查的无人机也没法上空,否则一旦指挥联络被*扰,无人机那还真成了“无人驾驶只知道飞的苍蝇”,而所谓的空地一体化仿佛要泡汤了。

当然,扮演“敌人”的基地部队,其攻击手段还不只是强电磁干扰,他们还组织卫星网络战、无线电通讯战的jing英们,成为了侵入参演部队指挥网络、数据共享网络等的黑客,时不时还冒充一下部队的指挥官,给下级部队下命令,让参演的部队都搞不懂这上级怎么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关键时候,第三集团军军部直接启用备用通讯频道,在被*扰之前直接向全军下令暂停行动,随后便统一组织各级通讯官兵,尤其是军属特种营数字特战大队,紧急出动至第十机步师和第三空中突击旅,和部队的众多电子设备与通讯指挥强人们一起解决问题。

紧急开辟多个多个通信枢纽,让各个作战要素的通信随即贯通,反压制网络攻击、反电子压制、反复跳频避扰、隐蔽重要频段、灵敏改频换频、多频共用,甚至还开启佯动网骗敌人上当,进而一次次跳出电磁包围圈,并启用应急通信等手段进行反干扰、反压制,超强的防侦抗毁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而紧急开赴到各参演部队的备用野战通讯指挥车,也是充分利用起拖载的通讯指挥方舱,让内置的短bo、超短bo、集群通信、卫星通信、超大功率电台设备全部发挥功效出来,拓展部队通讯带宽和安全防护能力,甚至为了防止数字网被再次入侵,第三集团军特种营数字特战大队,还多次升级屏蔽系统和反入侵、反病毒防火墙,确保参演部队通讯指挥、数据共享、战场联络等安全。

第三集团军在虚拟战场上上了当,整个空地一体化演习科目被迫延迟了四个ia时,而往后还有很多的苦头要让第三集团军好好饱尝,从虚拟战场到现实,一直要折腾得穆达的第三集团军比经历一场实战还要“爽到心扉”,当他们参与到了战争之时,也就不会那么“慌”、那么“痛”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