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五十六章 谁是最终赢家?

第一百五十六章 谁是最终赢家?

第一百五十六章谁是最终赢家?

当地时间11月11日晚上9点,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在结束与英国首相丘吉尔的i密长谈之后,回到自己的司令部胡的吃了一些东西便紧急召开了舰队高级军官秘密会议,会议旨在商讨如何解决目前困扰本土舰队的两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中英贸易船队已经一天比一天接近英国,这批船队所运输的物资对大英帝国的反法西斯事业相当重要,尤其是那些武器弹生产线和雷达设备之类的,所以本土舰队很有必要加强和皇家空军、陆军的密切合作,细致、周密的部署好船队的护送与到港装卸任务。

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已经不在于反潜,相信已经有舰队与共和国海军护航舰队双重保护之下的船队,德国潜艇是无从下手的,纵使贸然攻击,也是以命相搏,所以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保护好必须要在英国港口滞留一周时间的共和国运输船队,防止它们遭受到德国空军猛烈打击?

皇家空军责任重大,但本土舰队也不可推诿,所以托维要求舰队一路上必须做好反潜工作、以防德国潜艇滋事,另外除了从军港基地调集部分防空兵力和火炮加强商港防空能力之外,必要情况之下托维要求一些老旧的巡洋舰之类战舰,反正只要还具备一定防空火力的都可以赶去构筑强大的防空火力网,力求在船舶装卸物资期间,不遭受到重大损失,当然如何快速转移安置那些物资,这便是政fu部的事宜,反正丘吉尔已经答复托维,政fu将发动英国民众,日夜不停的抢运物资,争取做到——“港口装卸桥吊每吊下一个标准集装箱,英国人民就能用卡车拉走,决不让物资暴lù在敌人轰炸机的眼皮底下!”[]大国无疆156

第二个问题相比于第一个问题,则更为重要了。

在回到舰队司令部之前,丘吉尔就收到了一份情报,或者是半份情报,情报内容不到一句话——“德国海军格丁尼亚港……”,两人都知道发送这封情报的特工人员恐怕已经遭到逮捕或者已经不幸殉国,而情报内容却没有说清楚,可托维立马就想到,这情报内容的下半句话,肯定是“已经进入战备状态”之类的。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必将有大动作,托维认为这已经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他按照丘吉尔的指示,必要之时本土舰队可以不参加中英贸易船队的“安保”任务,也可以不顾大西洋上那些船队的安危,务必调集重兵力,力求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全歼在风急高的大西洋上,让纳粹的一艘艘战列舰、战列巡洋舰等都成为大西洋洋底的人工岛礁。

毕竟,相对于物资安全、商船安全,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才最为重要,如果海军都没有了,德国海军轻而易举就让英国彻底隔绝起来,届时要再多的商船还有屁用,德国海军的战列舰可以随意借助黑夜掩护,肆意打击英国的海岸线上的战略目标,尤其是港口和造船工业,只要这些设施被破坏了,那大英帝国就真的无力回天了,所以丘吉尔要求,只要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进入大西洋,那么英国本土舰队一定要争取消灭这群“人间祸害”。

当一个国家把生命和未来都寄托在海洋身上的时候,其自身的命运也被彻彻底底的绑在了海军的身上,而当两个国家相互冲突之际,两国海军之间的一决高下,这等问题自然已经攸关到了整个国家的命运,托维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脑海里莫不想象起最坏与最好的结果。

最坏的结果就是英国彻底丧失制海权、整个国家的国民斗志被摧毁,战争节节失利最终以德国成功登陆英伦三岛,英国再无反抗之力而投降结束。反之,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德国海军再无挑战皇家海军之力,英国民众的反法西斯斗志高昂,英国ing过了领空防御战的颓势,渐渐在美利坚的支持下扭转战局,德国再无登陆英伦三岛的希望,甚至还得担心英国是否会反攻欧洲大陆。

最好的和最坏的,托维都想到了,可历史的走向、胜负的结果都不是他能说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子,他又不是万能的上帝,因此他只能尽量把自己该做的做好,剩下的就看上帝垂怜谁了。

当晚的高级军事会议上,托维便要求本土舰队即刻做好备战准备,时近十一月中旬,大西洋恶劣的天气和海况都不适合于航空母舰作战,所以他干脆让航母都留在本土参与“机动防空”作战,而他真正需要的是集结更多战列舰、战列巡洋舰和重巡洋舰,他需要在新时期里赢得一次伟大的海战,一雪英国皇家海军日德兰海战失利的耻辱。

同时,托维开始部署对所有进入北大西洋的航道的监视工作,他在法罗群岛与冰岛之间海域部署了3艘轻巡洋舰;在冰岛与格陵兰之间的丹麦海峡,部署了“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2艘重巡洋舰监视;情况最差的奥克尼群岛与法罗群岛之间航道,派遣飞机进行监视……

他自己则将率领“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反击”号和“胡德”号战列巡洋舰,霍兰将军将率领紧急召回的“复仇”号、“罗德尼”号和“拉米伊”号三艘战列舰作为后援,“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将不再前去迎接中英贸易船队,而是与英国皇家海军最强的纳尔逊级两艘战列舰,即纳尔逊号、尼罗德号汇合后,成为托维的第二个后援力量,同时托维还调遣了为数不少的、可以在恶劣海况情况下作战的重型巡洋舰参与行动。

也就是说,英国皇家海军已经准备用7艘战列舰、3艘战列巡洋舰以及数艘重型巡洋舰来应对即将而来的大西洋海战,同时托维还有一支不容忽视的后备力量,它们就是英国皇家海军乔治五世级五艘战列舰中的,刚加入海军还不到一周时间的“安森”号和“豪”号战列舰,丘吉尔已经授权托维,可以在一定损失范围之内获得海战胜利,因此这两艘刚服役不久的新舰艇,只要托维需要,还是可以参加海战的。

11月11日,这本是单身人士的节日,也就俗称是“光棍节”,可在这凄寒的欧洲,英国和德国这两个很有历史渊源与恶仇的国家,他们的海军队伍当中自然还有很多的单身、很多的光棍,在这一天里他们无一例外都要把赶紧搜寻对象、脱离单身的梦想抛开一边,为即将而来的大西洋海战,也是继日德兰海战之后,两国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里最大规模、最为惨烈的一次jia锋做准备。

吕特晏斯知道,“莱茵演习”计划并不是一个秘密,是谁都会想到抓住千载难逢的机遇一举涌入北大西洋,在英国佬的生命线上跳上一曲曲欢快的“死亡芭蕾”,用钢铁、火炮、死亡、沉没,来宣泄寒冬将至前的战争怒火,用最惨烈的海战、用最炙热的鲜血和宝贵的年轻生命,来书写各自国家的未来命运,因此光棍节里,他们并不寂寞,至少还有冰冷的、威武的战舰陪伴着他们,载着他们冒着寒风出征、远航,向着胜利或者是未知的死亡乘风破

寒夜如冰,bo罗的海吹徐过来的海风像是夹杂了北极的寒冰一样冷飕飕的,预示着今年的冬天将会异常寒冷,但在热闹非凡的德国海军格丁尼亚港里,海军官兵们都冒着寒风一最标准的姿态矗立在各自的战舰上站坡静候,他们在等候一个人、等待一条命令,将德国人秉中的严谨与纪律、强大和尊严写在了被徐徐海风刮得冷冰冰的脸颊上。

11月11日深夜23点07分,隐蔽抵达格丁尼亚港的希特勒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他还是第一次来到经过多次改扩建成为德国海军一大深水良港的格丁尼亚港,随后他在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的陪伴下,兴致勃勃的通过廊桥登上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很早之前就已经做好出发准备的众多战列舰已经开始点火、试机,曾经还崇尚过大炮巨舰很多年的希特勒终于看到了自己强大的舰队,一时之间脸颊都变得微红发烫,简单的慰问几句船员后,他正式向冈瑟?吕特晏斯命令道——“准备出航!”

希特勒下达命令的时间定格在了23点11分23秒,接到命令的吕特晏斯当即郑重的向希特勒敬了一个军礼,随后便亲自护送希特勒下船,同时“俾斯麦”号战列舰、“提尔?比兹”号战列舰、“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奇”号超级战列舰、“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以及四艘艘希佩尔级重型巡洋舰都开始鸣放汽笛,准备出港。

在此之前,“巴巴罗萨”号、“施里芬”号、“华伦斯坦”号等三艘战列巡洋舰已经在扫雷舰和驱逐舰的护送下开道出航了,而现在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主力舰艇们,也纷纷解开缆绳、起锚,在一艘艘驳船的帮助下,首先出港的是两艘希佩尔级重巡洋舰,随后“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奇”号超级战列舰……一艘艘雄壮威武的战舰相继离开了格丁尼亚港,战舰彼此联络的灯光、海面上巨大的战舰倒影、沉闷的战舰动力机械噪音、尾桨搅动海水的声音,寒夜下的格丁尼亚港经过了一阵高似的热闹之后,在最后一艘重巡洋舰离开港口之后,便重归寂静,只剩下一个个空旷的泊位,还有码头上那些空空如也的弹箱、食品箱,以及工人们正在收拾的高压油泵、高压水泵。

舰队离开bo罗的海之后,保持着绝对的无线电静默,悄然穿过了卡特加特海峡、斯卡格拉克海峡,之后又沿着先遣船队们开辟出来的安全航道沿挪威海岸北上,经过不停歇的静默航行之后,吕特晏斯所率领的一支有三艘超级战列舰、两艘战列舰、三艘战列巡洋舰、四艘重型巡洋舰的强大舰队,临时隐藏在了卑尔根港东南浓雾笼罩的科尔斯峡湾内雾茫茫的海湾成了12艘大型战舰绝佳的隐蔽场所,而直到这个时候一封由瑞典海军多次转发之后的电报,终于呈上了托维的办公桌上。

“该死的情报部这种重量级的情报怎么能耽搁这么久!”[]大国无疆156

托维愤怒了叫骂一嘴后,看了看航海挂钟上的时间,自11日晚他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之后,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就进入了战备状态,他也在12日下午搬进了本土舰队的旗舰“英王乔治五世”号战列舰的舰队司令办公室,他一直在积极部署,争取尽早的、准确的掌握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动向,以便安排进一步的行动。

可现在已经是13日清晨6点15分了,一封由瑞典海军巡洋舰所发出的称他们发现了德国海军大举出动,而这封电报在瑞典海军内部里转悠了一圈儿后,瑞典政fu仿佛是意识到了事态的重要然后才转发给了英国政fu,最后还是在丘吉尔的协助下,托维才看到了这一封情报,难道瑞典人以为德国海军又只是出海溜溜?托维只能以这个来解释情报滞后的缘故。

不过,很快托维就打消了继续辱骂的念头,因为他猛然之间才意识到,在此之前德国海军就曾多番组织ia规模的舰队出动,像是海上游击队一般在神神秘秘的进入大西洋后为非作歹,而这一次恐怕瑞典海军又把德国海军的这一次行动,权当成了德国海军组织的又一次“游击任务”,只不过舰艇规模稍大而已。

哭笑不得的托维再也不能说什么了,只能在心里叹服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真的不是泛泛之辈,这貌似很多余的连番派遣ia规模舰队自由出击,其真正目的就是在锤炼部队的海战能力,而这一次很显然是吕特晏斯练兵足矣了,需要用一次真正的、决定的胜利,来书写属于德国海军的一次空前胜利。

于是乎,托维赶紧离开了办公室,直达指挥舰桥里向全体官兵和本土舰队参战舰艇发布了战争命令,他意识到这次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是要玩真格的了,所以同时让海空军的侦察机立刻大举出动,加强冰岛附近海域的监视力度,也向正在大西洋上航行的商船、护航军舰等发出了警示电报,一时之间英国皇家海军如同“狼来了”一般。

随后不久,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一艘艘战列舰、战列巡洋舰、巡洋舰野也都像是闻到了血腥味儿的鲨鱼一样,把英国皇家海军骨子里的那股“好战”热情给彻底勾起来了,各大军舰上的官兵们都在叫嚣着要狠狠的教训德国人,让他们尝尝英国皇家海军的厉害,而这种情绪也很快传递到了共和国海军护航舰队的身上。

“老伙计,这英国人看样子是不会给咱们当开路先锋了!”

刚起洗漱完毕沙恩超收到英国海军舰队司令霍华德发来的电报后,在第一时间里就找到临时护航舰队司令潘志文。

“不是看样子,而是一定!”潘志文笑呵呵的接过了电报后,扫了一眼后便指了指桌上的另一份电报,说道:“昨晚我当值的时候,就收到了海军司令部发来的二级战争警报,海军司令部接到了军事情报局的通知,一直关注于德国海军动向侦查卫星发现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在格丁尼亚港的异常集结,而后根据早已破译的德国无线电通讯获悉了德国海军司令部业已批准了一名叫‘莱茵演习’的计划……”

潘志文简单的向沙恩超阐述了一切,在绝对的信息优势面前,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和英国皇家海军一切动向都被共和国掌握的一清二楚,沙恩超很快就明白了,原来英国人要不辞而去,是因为他们要绞杀大举突入大西洋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

“看来一场惨烈的海战已经不可避免了!”沙恩超感叹的说道,顺手将两份电报都扔进绞碎机里,并说道:“可惜的是,咱们没法亲眼目睹一下二十世纪最为惨烈的一次战列舰对战,真正的‘巨舰大炮主义’。”

沙恩超的确有他感觉到遗憾的理由,因为在共和国海军,战列舰在舰队中存在的目的早已不是西方世界的那般“神话”,西方国家的人民一直把自己国家所拥有的战列舰奉为强大海军的象征,而各国政fu也是把战列舰当成战略武器,虽然航空母舰的出现一度改变了不少人的看法,中日东海海战或多或少披lù的战斗细节也是无不充斥着航母作战的先进与强大,可现在的大西洋疾风高、bo涛汹涌,恶劣的海况根本不允许航空母舰正常作战,所以海战的胜利,又回归到了传统的舰炮互时代。

“谁说不可以,我们可以起飞无人机去现场观战,再怎么说也不能错过如此疯狂的一次超级对决!”潘志文看着劈bo斩前进中的船队,满怀着对大西洋海战的期待心情说道:“要不,我们赌一赌谁会是这场英德两国海军之间的大西洋海战最终赢家?”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