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五章 一点不同

第三十五章 一点不同

:今日第二更来了,国庆佳节来了,愿所有人都能快乐整个黄金周。

护国战争的事情还没消停的时候,本来就没受到什么影响的自治区,所有的建设工作一直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社会各方面生产发展也并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当然在这些正常之中的发展之中,有一项算是比较特别的,那就是民政部推出来的自治区福利政策首次实践,最主要的福利对象就是那些孤寡老人和残障人士。当然这也是民政部第一次脱离张雨生的“喋喋不休”,依靠自身独立开展的大型惠民公共工程。

青山环绕绿水长流的柳江岸边,有一座宁静的大“镇子”,这里住的人足有上千人之多,如果以人口的规模评定村镇等级,这里完全可以称之为镇,但其实这里根本就不叫镇子,而是民政部于每一个市级城市建立的福利村,村子内住着属于这个市的所有现已找到孤寡老人和残障人士。每一个市的福利村都是按照相同标准建设和配置,当然各个地区的人口规模不一样,福利村的实际规模肯定也有一些差异。

“我们这个福利村里,重点单位有医疗服务站、食堂、洗浴中心。医疗站关系着孤寡老人和残障人士的卫生医疗保障问题,我们给予了最高的重视程度,而且我们与柳州的第一、二人民医院都建立了快速反应机制。我们的食堂每天供应三餐和一次夜宵,当然住进这里的基本都是老年人,他们晚上需要得最多的是水果、开水和软食,我们都设有专人负责供应,三餐的总标准略高于我们的学生待遇标准。洗浴中心坚持每天消毒一次,被服洗涤中心三天之内就可以让福利人员的衣服全部清洗出来,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发放回去。保证每一位福利人员的从吃穿住,都做到最舒适最合理最健康……”

“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人、失去光明、失去听力、失去行动能力等等的公民,绝对是一件件非常辛苦的工作。各位的工作是光荣而又极具意义的,我们中国人一直都是以孝为重,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没有自理的能力也没有子女赡养,作为人民的『政府』,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担当起照顾他们日常生活的重任,而且还必须保质保量争取做到最好。”[]大国无疆35

张雨生作为自治区总理事其实也就算是一省之长,各种各样的杂事都需要他来亲自料理肯定是不行的,但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当初由集团变成的『政府』,如今已经算是对这些政务工作驾轻就熟了,当然这样的福利措施并不再需要张雨生来过问,从政策筹划到具体行动开展,直至成果验收,张雨生都没有参与其中。

至于今日为何兴致大发要来看一看这么一个福利机构,那还是因为民政部的特意要求,他们需要这位婆婆心的首长来看看,这些成绩是不是做得已经符合他的标准了,光是看一份份文件报告是绝对不能清楚知晓基层的实际,所以张宇只能随机选择一个地方作为突击检查对象,本来是打算走更偏远地区的,但最近事务繁忙只能将就选择柳州的了。

“这一切肯定都是值得的,绝对的值得!”张雨生刚进村子时就对自己说道,然后带着这样的心境查看着一切。之前在福利村门口,看着一个个展览板和一份份数据报告,其实都和办公室里读到的汇报一样,真正的情况还是需要自己用双眼去发现。

村子里整齐简洁的小*平房鳞次栉比,而相间其中的道路也是非常干净整洁的水泥路。道路两旁都敷设了盲人专用人行道,规则的瓷砖有利于盲人的探路拐杖找寻对正确的方向,而更靠近墙根的一些空地里,一排排小树苗正茁壮生长。

偶然看见一颗参天大树,它护佑的绿荫下也安放着一张干净的长木椅,十字路口的中心花园里有一片绿得油亮的草坪,而更多的树种正蓬勃生长,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是那些分散在小道左右的各种花卉,春天的美好季节里正是竟相开放的好季节,走在小道上可以随时感受到迎面扑来的清香。顺着小道一直走可以抵达一个不小的中心小湖,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时而闪动着一个个浮头,那是一些老人在静静地垂钓。

小湖旁的亭子里,时不时也能穿出阵阵声响,讨论着东西南北的老人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趣事,一些坐在轮椅上的也忍不住乐呵呵地笑出声来。

“无论他们是否对这个社会做出过自己应有的贡献,但他们的出身便注定要让他们享受到这一切,享受生命带来的无穷乐趣与美好,因为他们是中国人!”看着这和谐的一切,张雨生突然想起上世为人时,偶然看到过的一段外国穷人的话,适当更改之后成了嘀咕出来的话。

看着这美好的一切,张雨生慢慢放缓了脚步,最后一个人坐在了长椅上,晒着温暖的太阳,环顾四周的和谐自然,渐渐地想起了很多事。

另一个时空里,发达国家的穷人可以和发展中国家的富人一样过得幸福,他们的幸福所在就在于几个方面。生病了,不用担心自己钱包里、银行账户里有没有足够的钱去医院看病;他们不用担心要结婚了,丈母娘是否会对自己有没有一套房子之事而态度急转,翻脸不认人甚至绝不下嫁女儿给自己;他们也不用担心自己偶然下岗了,失去生活依靠了就会就此饿死街头,成为一个接一个的犀利哥。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发达国家拥有比较完善的医疗体制和福利机制,只有那样穷人才会活得同样有尊严也感觉生活同样幸福。但这一切都不属于另一个时空里,在二十世纪被欺凌不堪的共和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落后的教育水平、匮乏的人均资源等等,众多的困难都让发展中的共和国国民们,何时敢自称生活真的很幸福?

在没有较为完备的医疗保障体系、健全的社会福利体制、符合国情的教育制度,社会成员的幸福美好生活都是单纯的依靠自己。社会并不是一个团结共进的整体,大家都在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各自奔忙。遇有大事,最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关系网而不是『政府』。遭遇不公,最先想到的就是如何报复或者挽回所谓的面子。当然众多困扰人们幸福生活的,就是幸福的资本——身体。

对于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国家,因为这些国度的公民基本都是单一个体,也就是说自己发生什么事都只能依靠自己解决,和『政府』无关。所以对于穷人而言,没有钱怎么能让病倒的老人、小孩或自己进入医院看病治疗,而且一直以来这种国家的医院就有着不交钱就绝不给病人做手术、看病的优秀传统,这是每一所医院的一贯宗旨,更是遍布整个国度医院的全体共识。

这些畜生们早已忘却了救死扶伤、医者父母心的,它们也早已忘记了自己还身穿一身象征着天使的白『色』。它们是绝对不会也不可能让一个贫困的人“幸运的”地就治好了病。当然就算你有一点钱住进医院,但接踵而来的住院费、医『药』费、护理费、手术费等等,会让你揣着慢慢的钱包进取,带着一大把欠费通知单出来。

医院企业化势利化,真的能让不少做这行业的人获益,但之于人民之于国家,医疗机构需要用一条条法律来约束自己的行为,那已经是可耻不堪的了。即便国家的确颁发一些法律加以规范医院的商业行为,但上面有好的政策,下面绝对有更好的对策。

住院费、护理费、手术费等等,医院给予了好的条件帮助检查治疗、医生也尽力做好的一切,很多人会尊重医生和医院,认为这些费用是值得的也是必须的。然而那些用一串串数字,仅仅代表一小盒『药』物的医『药』费,就会让你感受到医院的“浓烈温暖”。一旦你停『药』,病人所发生的一切都将与医院无关,医院没治好病人的病完全可以说是你自己不吃『药』而造成的。不停『药』,那你到哪儿去弄那么多钱。

它们的行为完全符合国家的法律,没有见人不救也没有不尽力治疗,医『药』过贵只能是『药』品制造商的事儿和它们无关。所以穷人怎么敢看病,没后续治疗『药』物吃就敢去看病的人物估计还没出生。

一个看病难就足以让不少人不敢看病,‘拖’字诀成了最好的选择,当然这发展中国家一般情况下都是穷得往往只剩下人的国家,多一个病人不多少一个也不少,死了两个也就才一双而已,死了十个还有千千万万个没死。当然,病患问题其实并不是让这些国家子民感觉不快乐不幸福的原因,与之相配合的还有读书难、就业难等等。

一个人不能接受起码的教育,又如何能让他(她)具备翻身做富人的资本,白手起家走向成功的人虽不是少数,但他们(她们)并不是文盲。当然如果你连读书这个坎也没过,接下来的就业难问题,又成了生命中的一个大问题了。或许用一阵阵蛮力度过了生活的艰辛,但物价高昂、生活困难,尤其是老来一身病又让你回归了看病难的出发点,一切又从贫困开始,再到贫困结束。

没有人能笃信自己这一生一定穷困潦倒,当然没有人能够确定自己这辈子一定会富裕美满直至终老。当你以为你自己已经功成名就的时候,偶然到来的一次事故就可以让你倾家『荡』产回归一无所有,比如一次大病、一次天灾。家人的一场重病就可以让你在医院里消磨掉不少的积蓄,而且一般情况下如果没钱没有关系网,那医院就不会有你的病床位,尤其是对那些暴发户而言,有钱并不能代表一切。[]大国无疆35

当然对根深蒂固的富人阶层而言,这其实也并不是问题。对于社会关系网庞大的他们而言,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从来不是问题,有钱就有权与有权就有钱是互通的。当然,孩子的教育问题,往往一次选择就读更好的幼儿班、所谓的重点小学、理论上的优秀中学、名气老大的国家级的高中等等,这会儿才会发现有钱并不一定好使,甚至有时候仔细一想才会发现自己的富有并不是真正的富有,当然孩子不幸变成了令人痛心的富二代,你所谓的富人身份将更快不再拥有。

“穷人也需要生活,穷人也需要拥有改变命运的机会,穷人也需要享受生命所带来的一切美好!”这席话是和很久以前张雨生在一场大会上所说的话有些类似,当时他说的是“贫穷绝不是与生俱来,富贵定不是命中注定。”这句话是一个说辞,更是一句豪言壮语,更是一个承诺。而前者就是践行诺言的行动,让贫穷不再与生俱来。

看着周围一切的一切,视线从朦胧转为清晰。湖面开始吹拂起一阵阵凉爽的微风,掀起一层层细浪,波光粼粼的湖面更显『色』泽光亮,闪烁着耀眼的金黄。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站起身来,转身过去看着那些陪同的人员。张雨生这才发现,其实自己从未孤单。

上世为人的种种不堪遭遇让他这个刚出大学校门的愣头青,几乎对残酷无情的社会彻底的绝望,但来到这个更加罪恶的社会,经过更多的冷眼和蔑视,他才发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并不会像这里受到这样那样的侮辱,黄皮猴子的戏称可不是好听的褒义词;社会毫无公正可言,有钱有枪就是王道,当然一个集体有钱得很有旁大的实力,那蛮狠起来就叫做掠夺,彼此之间的互斗就叫做战争,比如说正在进行的一战,还不是一场狗咬狗的混战。

所以,既来之则安之,无法走回过去何不认真面对现在,改变现在的处境并且依照自己的设想建立一个乌托邦,一个真正富强的共和国。而且目前神州大地的种种条件,也非常适合张雨生实践自己的梦想,改变华夏民族悲惨的二十世纪命运。

世界刚刚跨入电力革命时代不久,科学研究、技术更替、产业换代等等都还没有任何的苗头,这时候即便是最发达的帝国主义列强,他们所称霸的也仅仅是大机器生产时代继承而来的庞大生产力,纺织、化工、能源、钢铁等等他们拥有着非常之大的优势,但相比起自治区根据后世大量经验所创办出的现代化企业,他们的那些企业从管理制度、机器设备、加工方法等等都是落后的,虽然目前自治区的工业总体还不够强大。

最大的一个发展契机就是世界大战赋予给亚洲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的短暂自由时间。他们没有时间和闲心东顾,小日本在东方虽然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不过还是一只猴子,根本不会对民族事业的兴起起到决定『性』的阻碍。而且中国大部分地区虽然目前都是处于军阀割据状态,一时之间虽然让各地的经济发展处于相当的被动状态,但也让各方面的军阀都感到互有掣肘,不会轻易的掀开战事让国内陷入一片狼烟。

当然,所有的有利条件对于自治区而言肯定是利用不完的,但抓住了一个机会就足以让张雨生好好把握住了。偌大一个有着中国“有『色』金属大省”的广西和富饶的海南,两大地区成功被自治区牢牢掌握成了实践梦想的好场所,这才有了众人在这片实践田里辛勤耕耘,发展实力。

工业、农业、教育、军事、商业等等都是发展重点,而作为最终根本的惟独教育事业。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民族要真正复兴、国家要真正富强,共和国要真正重新成为一个大国,万事万物都须归根结底到教育问题上来。

没有发达的教育何来人才辈出,没有足够的人才加入各个行业中促进发展,何来综合实力的蓬勃发展,又何谈沿着正确的大国崛起方向走上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这条中华民族重新站立起来的艰苦旅程需要付出的不是半点汗水就足够的,险恶的世界是不会轻易让一个弯曲脊梁很久的民族重新抬起高昂的头颅、让挺拔的身姿重新树立,复兴之路必然要遇到重重阻碍,更是需要强大的实力做后盾、足够的军事实力做保障。所以,一切归于教育。

为此,自治区实行的是全民义务制免费教育。一切教育经济负担都由『政府』担着,自然就不会给各个家庭造成孩子上学难的问题,所有的孩子都接受同样的待遇和同样时长的『政府』免费教育,给予任何一个人成才的机会。当然,就教育的质量而言,两个二世为人的人物肯定不会弄出什么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教育孩子,能公开面世的资源都是优先对教育事业开放。

当然,在其他方面自治区『政府』包括整个复兴党,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作需要完成。

社会和谐与否和社会犯罪率的高低,是与社会的福利待遇水平高低或者说公共事业发展程度的好坏呈反比的;社会的发达程度与国家教育事业的发展水平直接有关,但脱离不了创新拼搏的民族精神和吃苦耐劳的光荣传统。而国力强盛与否是与国民素质高低直接关联,“民富则国强”、“达则兼济天下”等道理绝对是没错的。

建设处一个和谐社会可不仅仅是口号要喊得响,光是对适龄孩子进行教育也不能改变目前的社会,当前的社会主体依旧是刚从受苦受难中解放出来的农民,他(她)们需要有健全的法律保障利益,需要有合适的舆论指导思想提升个人素质,需要有健全的社会福利保障体制解决后顾之忧,需要有合适的场所和机构提升自我能力与知识水平。

作为一个管辖着数千万人口的自治『政府』,需要改变的不仅仅是那些学生们,目前社会主体人群的进步才是真正的进步。打造出强大的工业体系,建设出强大的军事力量,营造出良好的社会风气,激发出全民共同的复兴热情,都是『政府』义不容辞的任务,而今天不过是让做了继全民教育之后又一件打基础的事而已。

“我们的国家复兴与否,并不在于我们的祖国变得如何的强大与富有,她的国力强盛、军事发达、科技进步、人民富裕、社会和谐等等,无论它们是不是实现了,或者正在努力实现,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这个国家的每一个成员,都感觉自己的生活幸福,感觉到自我的价值能够得到合理的展示与发挥,感觉到自己的爱心与修养值得他人钦佩而且有所值的,那便是真正的复兴。”离开之前,张雨生握着福利站站长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即将告别,站长凝望着村子内幸福生活的人们,回头看了看挥手欢笑的人们,握着张雨生的手说道:“那是不是所有人都感觉幸福的时候,我们的民族就复兴了?我们的国家民族就站立起来了?我们就不会再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了?”年岁不小的站长、年轻的复兴党党员,期待着一个准确的答案,一个可以让众多人坚守的诺言。

“不是所有,而是大多数。不是复兴了,而是我们有尊严了;不是站立起来了,而是自觉挺起了属于自己的不屈脊梁;不是不被欺凌了,而是学会了互相尊重共同进步。”张雨生对着年轻的党员说道,然后微笑着对着门口送行的那些智力有些欠缺,但始终在不断微笑的人们挥了挥手,然后坐进了汽车,慢慢远去。

渐行渐远的车子很快消失在山间水泥公路拐弯处,也就是人们视线的尽头,慢慢回村的人们依旧不断回头张望,消散的油烟味儿逐渐被清新的空气取代,只在公路上留下几道轿车车辙显示这里来过一些特别的人。

一群人在这里享受着他们(她们)的幸福,更多的人在外面创造着幸福,属于更多人的更大幸福。两者之间,只有一点不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