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五十八章 血战大西洋(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血战大西洋(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血战大西洋(上)

寒星点点,涌动的bo涛驮着一艘艘战舰在大海上航行,强劲的尾桨搅动海翻腾出洋面上倒影着星光,银光闪闪,像是一片片鱼鳞漂浮在洋面上一样,远处的浮冰也在涌动的bo涛中晃动,像是一块块硬实的泡沫一样,在星光的反下却并不怎么显眼。

“俾斯麦”号的航海舰桥里,已经两天彻夜未眠的吕特晏斯休息了,没人敢去惊动趴在海图桌面上呼呼大睡的他,副官为他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棉大衣后,静静的守候在他的身旁彻夜未眠,周围的值班的军官们也轻手轻脚的做事,当然这夜间航渡之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可做。

凌晨6点07分糊糊间就趴在海图桌上睡着的吕特晏斯醒来了,数十年来他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所以六点刚过没多久他就醒了过来。站起身来,将披在身上的棉大衣脱下来之后,从副官手里接过了一杯热开水,吕特晏斯根本顾不上洗漱便又矗立在海图桌前,皱着眉头思考起来了。

在这个时候,值班的参谋们也换班了,按照之前的作战计划,作战参谋长第一时间便让通讯参谋安排航行在舰队首尾位置的两艘重巡洋舰雷达开机,安装在希佩尔级重型巡洋舰上的对海搜索雷达,是共和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在1942年销售给德国的第四批出口型舰用雷达,最大探测距离100海里、有效探测距离60海里,抗干扰和有效工作时长都远高于英国海军装备的国产雷达。[]大国无疆158

当然,雷达的工作原理本身就是对电磁信号的特殊运用,所以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将雷达开机,也就再无无线电静默的道理了。而航行在最前面的“希佩尔”号重巡洋舰雷达刚开机不久,雷达作员就在雷达屏幕上发现了两个亮点,亮点的移动速度并不快,距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70海里左右作员当即将这一情况上报。

“希佩尔”号重巡洋舰所上报的情况在被吕特晏斯知晓的时候,他正率领着一大帮的参谋们在进行“莱茵演习”计划中的重要一项模拟推演,结合德国潜艇的报告,他已经非常清楚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动向,而现在他的作战舰队所需要做的就是毋需隐藏舰队的行踪。

“‘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这2艘英国的重巡洋舰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头!”

吕特晏斯终于笑了,jing密筹划如此多个日日夜夜,他终于让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大举出动,甚至还不惜让中国海军自己保护自己的船队,也不惜要消灭掉胆敢冲入大西洋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这种豪气、这种骄狂,正是吕特晏斯所需要的,他就是想让自己整个舰队都充当饵,循序渐进的引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主力舰艇尾随追击,让他所厌恶的英军航空母舰得不到发挥的机会,让海战的胜负以战舰的舰炮来决断。

“真理,只存在于舰炮程之内!”吕特晏斯狠狠的将拳头砸在了海图桌上,随后便让舰队进入战备状态。

19点07分,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的‘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这2艘英国的重巡洋舰,奉舰队司令托维爵士的命令在丹麦海峡警戒,所以它们的雷达一直处于开机状态,守候在“萨福克”号巡洋舰雷达屏幕面前的作员感觉自己是时候再滴几滴护眼『液』的时候,突然从雷达上发现了好几个亮点,而且这些雷达发点的亮度越来越亮。

很快,值班军官就赶到了他的身后,两人一起从反信号强度来分析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规模,两人很快得出结论,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至少有三艘战列舰,甚至更多……情况异常紧急,值班军官一点也不敢懈怠,赶紧将雷达所发现的情况和初步判断的结果上报了舰长,舰长则严格执行了之前托维爵士的命令,那就是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保持雷达的有效探测距离,同时将发现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情况报告给了托维爵士。

知道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至少拥有三艘战列舰,与之前得到的皇家空军所探知到的情况是比较en合的,因而要想轻松消灭掉敌人、确保胜利,托维爵士认为必须集结三艘甚至更多的战列舰,因此他当即命令通讯参谋回复“萨福克”号巡洋舰,让他们与德国方面保持接触、但原则上不允许主动进攻,毕竟巡洋舰光是从主炮程上就不是战列舰的对手。

很快,英国海军在海峡的另一艘巡洋舰“诺福克”号巡洋舰,在接到了“萨福克”号巡洋舰舰长的电报通知后,赶紧跟了上来,两艘巡洋舰以他们所发现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速度为准,慢慢悠悠的吊在了这支舰队的后面,殊不知他们的巡洋舰上把雷达这种家伙当成宝贝,在巡洋舰上也只装配一台雷达,而且只能侦查探测舰船的正面朝向、35公里的有效探测距离,也就是说英国的两艘巡洋舰的确是发现了并且还自以为是的跟随上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但他们就像人类走路一样,双眼只看见了前方,却没看见屁股后面。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司令吕特晏斯非常清楚这一切,也是他亲自安排让“希佩尔”重型巡洋舰带领着“巴巴罗萨”号、“施里芬”号、“华伦斯坦”号等三艘战列巡洋舰,虽然各艘战舰的雷达早就把英国的那两艘巡洋舰“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击数据都结算出来了,但他们还不能击,他们需要带领着英国的两艘巡洋舰好好的在丹麦海峡里畅游一番。

吕特晏斯把自己真正的大杀器,利用舰载雷达设备探测距离上的优势,全部都留在了一个英国海军巡洋舰无法探测到的海域里航行着,就等着闻着血腥味儿,亟不可待便扑上来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因此在这除掉浮冰、雷区,已经狭窄得很的丹麦海峡里,正上演这一幕很特殊景象。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希佩尔”重型巡洋舰,潇洒的带领着“巴巴罗萨”号、“施里芬”号、“华伦斯坦”号等三艘战列巡洋舰,昂首般的带领着间距30海里左右的英国皇家海军的“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重巡洋舰不断前进,仿佛压根儿就不知道英国海军已经发现了他们一样,依旧顶着清晨的寒风,往大西洋的深处前进。

而在他们的后面,吕特晏斯所率领的主力舰队也保持着大概30海里的距离跟着英国海军的两艘巡洋舰,也并不开炮击,对于这两艘不断向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报告情况的巡洋舰,真的是出于忽略状态,全部的注意力都集结在了托维爵士所率领的英军主力舰队身上。

而这时候,已经明确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踪迹的托维爵士,也终于顾不上什么担心忧虑、什么顾忌,连续发出多道命令让英国本土舰队的主力舰艇们全部加速起来,直接绕过冰岛,经冰岛南侧航道,取捷径前去拦截打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向着胜利劈bo斩奋勇前进的英国海军一艘艘战列舰、战列巡洋舰,在的天è中在大西洋上冲刺着。

灰暗的天空里星星早已消失了踪迹,托维爵士亲自率领着“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反击”号、“胡德”号和“声望”号三艘战列巡洋舰,以及两艘重巡洋舰、四艘轻型巡洋舰奋力前进着,而霍兰将军所率领的“复仇”号、“罗德尼”号和“拉米伊”号三艘战列舰,以及三艘巡洋舰已经要快要赶上英国海军的那两艘巡洋舰了。

辽阔的大海上风很急,汹涌的大西洋毫无人情,像寂静而深沉的天空一样,虽然它们知道,在这片大海上即将上演一次钢铁与血碰撞,即将诞生一场大炮巨舰主义的巅峰对决,可英国海军的霍兰将军依旧义无反顾的前进着,因为他不能质疑托维爵士的命令,除此之外他也毫无其他的情报来源,因此他只能按照命令紧紧追赶那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

这时候,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上,吕特晏斯向“希佩尔”重型巡洋舰和“巴巴罗萨”号战列巡洋舰等发去了电报,因为在真正的主力舰队所装备雷达“视线”里,英国海军霍兰将军所率领的“复仇”号、“罗德尼”号和“拉米伊”号三艘战列舰等大鱼已经上钩了,所以他让“希佩尔”号巡洋舰等军舰毋需再演戏了。

于是乎,作为饵舰队”的四艘战舰纷纷调整了航向,之前和英国海军两艘巡洋舰还保持着纵队队形,但很快这四艘战舰就调整了各自的位置,紧追在后面的“诺福克”号和“萨福克”号两艘巡洋舰,很快就发现在前面的德国舰队已经不再“急着赶路”而是虎视眈眈的在30海里左右之外排成了一个炮击队形,就等着他们撞上去。

知道自己已经暴lù的两艘英军巡洋舰,根本不给那四艘德国海军战舰的机会,当即施放烟雾、调整航向,同时也赶紧通知了霍兰将军,而此时此刻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的霍兰中将所率领的三艘战列舰、三艘重巡洋舰,依旧保持着27节的高速,正冒着寒冷的直扑上来,而吕特晏斯所率领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主力,已经利用他们舰艇上那最大探测距离超过了最大探测距离100海里、有效探测距离60海里,在恶劣海况和天气情况下,也能轻易发现50海里外目标的德国海军众多战舰们,已经在霍兰将军距离他们55海里之际,便开始调整位置,抢占了战列舰对话中非常重要的“”字头。[]大国无疆158

在双方战舰的相对速度作用之下,55海里的距离很快就在时间的悄然流逝中慢慢变短,霍兰将军在这过程中接连不断的收到“诺福克”号和“萨福克”号两艘巡洋舰的电报,他们像是忠实的战地记者一样,把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情况随时报告给他,包括德国海军战舰们什么时候调整了航向、什么时候变化了速度,当然言外之意肯定是要求霍兰将军赶紧跟上来,否则他们迟早会被德国海军给咬住,到时候德国海军的战列舰将轻轻松松将两艘巡洋舰送入海底。

霍兰将军也急了,知道两艘巡洋舰岌岌可危,可他更看重那如同般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因此他不断鞭策他所率领的“复仇”号、“罗德尼”号和“拉米伊”号三艘战列舰,以及三艘巡洋舰,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去,当然这时候他并没有忘记让所有战舰都将雷达开启。

9点54分21秒,历史会记下这一时刻,因为在这一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上的雷达参谋长,向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高喊到——“敌首舰,距离36(海里)!”

这一声高喊,并没有让吕特晏斯动摇,他当即让作战参谋长通知各艘军舰准备接战,但并没有下达开火的命令,虽然在即将参加此次作战的俾斯麦级战列舰、兴登堡级战列舰等五艘战列舰,都安装有火控雷达、用于火控数据辅助计算的电子式计算机,排成一字长蛇高速前进中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的霍兰中将所率领的六艘战舰,每一艘都被牢牢锁定了。

没过多久,雷达参谋又高喊到——“敌首舰,距离30!”

这时候,吕特晏斯紧绷着的脸颊终于松开了,双手却都捏成了拳头状,牙齿也咬得紧绷绷的,这一刻他似乎回到了日德兰海战的峥嵘岁月里,那血与火的惨烈大战中,他亲眼目的了德国公害舰队的胜利,他也亲身体会到了海战胜利却不得不接受战略上失利的悲痛结局,而今天他有幸能站在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上将司令的这个位置上,亲自指挥一支有着5艘战列舰、3艘重型巡洋舰的舰队,在这冰岛外海用战列舰巨炮的怒吼,来宣泄一个国家压抑了二十多个un秋的怨恨。

作战参谋已经从吕特晏斯的神è中察觉出来了“新命令”,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用有生以来最大的音量高喊到——“准备战斗!”

冈瑟?吕特晏斯这一刻仿佛石化了,他没有反对作战参谋长的命令,而随着无线电bo光速般的传递,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里传出的命令,同时传到了和它同级的“提尔?比兹”号战列舰,“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奇”号超级战列舰、“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等三艘战列舰也收到了命令。

很快,作战参谋长的命令就以战舰的具体动作展现了出来,因为包括“俾斯麦”号战列舰在内,所有要参加炮战的五艘战列舰,都已经将自己的主炮旋转起来,在“嗡嗡”的声音中,一巨大的战列舰主炮已经全部瞄准了英国海军前进的方向,随后又是一阵整齐的“嗡嗡”声,在强力的『液』压系统帮助下,俾斯麦级的两艘战列舰的四座炮台上的双联装52倍口径的380毫米大口径舰炮,昂首朝向天空的同时,已经将自己黑的口展现在了上帝的面前。

更为恐怖的兴登堡级三艘战列舰也是纷纷完成了主炮就位动作,一毫米主炮也是昂首随时准备向“远道而来”的英国海军霍兰中将所率领舰队致以最高的“问候”,当然他们问候的方式就是“主炮齐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作战参谋长很快又以呐喊般的方式,向五艘战列舰分配打击任务,俾斯麦级两艘战列舰分配到了同一个目标,它就是冲在最前面的英国海军“复仇”号战列舰,而兴登堡级的三艘超级战列舰,除了照顾剩下的两艘的英军战列舰之外,剩下的那艘战列舰则负责对付英国海军的巡洋舰。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作战参谋长非常清楚,现在德军掌握着绝对的形势优势,虽然目前各艘战舰上的瞭望员因天气影响,还根本不同通过望远镜观察到英国海军军舰们,但在先进的火控雷达帮助之下,各艘战舰都已经扑捉到了各自的目标,并且还通过电子式计算机快速解算出了击数据,因此他想让德国参战的所有战列舰理都发挥出各自主炮的程优势,用一次次jing准的齐打击英军各艘战舰。

因此,一艘艘战列舰很快就在细微的调整着主炮的角度,看上去像是以晃动炮管的方式在给英国海军示意一般,就像人类之间的挥手示意一样,不过它们可不是善茬,在它们的炮膛里已经装上了一枚枚穿甲弹或者用高初速轻型弹,就等着各艘战舰枪炮参谋的一声令下,它们就将以齐的方式向英国战舰们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而此时此刻,奉命追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霍兰将军所率领的6艘战舰依旧在高速前进中,为首的“复仇”号战列舰上的雷达兵,一开始还以为雷达又出病了,不过重启雷达后的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雷达屏幕上的那些亮点依旧还在,而且伴随着战舰的高速前进,八个很大的亮点已经如同雪片一样在战舰上清晰可见,如此强烈的雷达反肯定不是设备故障,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那些亮点是大吨位的战舰,而什么战舰能让雷达电磁bo反得如此强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都是战列舰。

还没等他将情报上报给上司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尖叫声……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