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五十九章 血战大西洋(中)

第一百五十九章 血战大西洋(中)

第一百五十九章血战大西洋(中)

惊涛骇之间,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霍兰中将所率领的追击部队,正疯狂的追赶着他们心目中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在“复仇”号战列舰的带领下,战列舰巨大的舰艏劈开了大西洋的bo涛,溅起高高的在强大的动力系统帮助之下,数万吨重的战舰得以“踏而行”,在其身后留下一又宽又长的迹……

年11月15日的冰岛西南海域的海况很不佳,天气也yin沉沉的不见一丝阳光,海天之间都如同染上了一片灰的è彩一般,再加上涌动的气势汹汹,一艘艘满载排水量超过三四万吨的战列舰也被强大的大自然力量给得摇摇晃晃,而在英国海军霍兰将军的船队中,高速前进中的战舰倒也不是左右摇晃,而是一前一后的起伏,之前舰艏还被浸在bo涛里,很快就会高昂的ing起来,带出哗啦啦的之后,又要“钻进里,所以战舰上的船员们最大的感觉就是——“像儿时坐跷跷板一般”。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种能找到儿时童真、童趣的航行必须要结束了,“复仇”号战列舰上的瞭望员还没有用望远镜发现任何敌军军舰的时候,天空中就已经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啸声,对这种大口径舰炮齐声音再熟悉不过的他,那已经被呼呼海风吹得脸è铁青的脸颊上更添一层紧张之还没等他喊出来,成群结队的炮弹就狠狠的砸在了“复仇”号战列舰屁股后面不远的迹上。

德国海军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对英国海军“复仇”号战列舰的第一轮齐枚炮弹大多都落在了“复仇”号战列舰的屁股后面,最近的一枚炮弹炸点距离“复仇”号至少50米,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bo被海水吸收了一部分,而另一部分也被舰艇尾部的装甲钢板给抵挡住了,但高高溅起的倒也把“复仇”号的屁股洗干净了,哗啦啦的海水冲天而起后坠落下来,那“雨势”可比任何大自然界的暴雨都强多了。[]大国无疆159

而德军三艘兴登堡级超级战列舰中,“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所要对付的是英国海军“罗德尼”号战列舰奇”号超级战列舰对付的是英国海军“拉米伊”号战列舰,至于“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则对付的是英国海军的那三艘肯特级重巡洋舰。

不过在“肯特”号、“贝里克”号和“坎伯兰”号这三艘当中,冲在最前面的是“坎伯兰”号,因此它在第一时间里就被德国海军“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的毫米巨型战列舰主炮所照顾,8枚穿甲弹当中只有一枚炮弹击中了“坎伯兰”号重巡洋舰的舰尾,超过一吨重的穿甲弹当场便把这艘重巡洋舰的屁股给砸出了一个大那厚实的水平装甲在如此重击面前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发挥。

而后穿甲弹的猛烈爆炸中,这艘之前还保持着27节航速的重巡洋舰顿时猛烈的抖动了一下,整个舰后部被生生震离了海面,滚滚浓烟中它舰尾甲板上的建筑尽遭毁灭、尾部的高火炮也不翼而飞,舵舱遭到严重破坏,勉勉强强依靠巨大的惯往前航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再也没法动弹,一吨吨海水顿时从舰尾往内猛窜,整个舰艇尾部就像是被怪兽给咬了一口一样,惨不忍睹。

跟在“坎伯兰”重巡洋舰后航行的是“肯特”号,它虽然没有被炮弹击中,但有一枚近失弹在它的舰艏前方30余米爆炸开来,这炮弹产生的巨大爆炸冲击bo当即就裹挟着强大的动能狠狠的冲撞在了“肯特”号巨大的舰艏上,随之而来的更是冲起了二十余米高,根本来不及停车或转向的它,很快就驶入了那炮弹所掀起的“暴雨”降落区里,哗啦啦的海水霹雳里啪啦的砸在它的舰艏甲板上。

德国海军“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那一枚击中英国海军“坎伯兰”号重巡洋舰舰尾的穿甲弹,成为了德国方面第一轮齐中唯一命中的穿甲弹,而这枚炮弹在彻底打坏“坎伯兰”号重巡洋舰推进系统,让它再也不能自主航行下去的同时,也创造了人类海战历史上的第一次利用火控雷达和电子式计算机所创造的“超视距舰炮打击”的首个战果,当然这枚炮弹也彻底惊醒了英国海军的霍兰将军。

“炮击,炮击!”

英国海军“复仇”号战列舰里,被刚才的那一轮德国海军舰炮齐给彻底打懵了,直到“坎伯兰”号重巡洋舰报告舰尾受损、失去动力之后,军官们才意识到他们中埋伏了,“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这两艘艘英国的重巡洋舰跟随的肯定是德国海军的佯动舰队,真正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已经等候在霍兰将军追击的航道前,摆开了架势就等着他们送上炮口去。

霍兰将军只能叫骂一声——“该死的”,还没等他下达反击命令之时,一位接听完通话器的参谋脸è紧张的跑道他的跟前,也顾不上敬礼了,哆哆嗦嗦的说道:“将军,瞭望员没有发现任何目标,舰载雷达虽已发现目标,但无法提供炮击数据,只知道在我们前方大约26海里左右,德国海军布置了至少5艘战列舰,甚至更多!”

“该死的追击命令!”霍兰中将脱掉了军帽,一脸凶相的mo了mo自己的头发,随后便命令道:“命令部队,立刻展开成战斗队形准备迎敌。另外,叫枪炮参谋长立刻过来!”

霍兰中将的命令刚刚下达下去,天空中又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呼啸声,炮弹都是超音速飞行的,人的耳朵能听到炮弹的破空声音,只能证明这些炮弹已经飞离自己而去,并不会炸中自己,可经验老道的霍兰将军并没有这么想,当即躬身蹲下、死死的拽住指挥舰桥的安全栏,果然不出他的预料,那些发出尖锐叫声的是程更远的德国海军兴登堡级战列舰们的齐炮弹所发出的,这些炮弹瞄准的就是“复仇”号身后的那些战列舰、重巡洋舰,而不是对付自己这艘“复仇”号,可以做到40秒就齐一次的兴登堡级超级战列舰发威的频率的确要高于俾斯麦级战列舰。

但德国海军的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也不是吃素的,“俾斯麦”号战列舰和“提尔?比兹”号战列舰,两艘战列舰一同完成的默契齐所形成的16枚炮弹弹幕已经扑到了英国海军“复仇”号战列舰的身前,一枚枚刺透空气,在高速飞行中被摩擦得滚烫的炮弹以超强的动能撞向了挡在它们前进道路上的任何目标,甭管是汹涌的海水,还是坚硬的英国海军战列舰装甲钢板,它们都会义无反顾。

此时此刻的“复仇”号战列舰已经没有那么幸运了,之前躲过了第一轮齐可能是德国海军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的枪炮参谋们没有利用好电子式计算机计算出合理的炮击数据,毕竟这隔着二十多海里的舰炮齐需要考虑到双方舰船的相对位置、移动速度,依靠大量的数据计算才能得出炮弹飞抵目标后所能笼罩的地带是否能将敌舰裹在其中,让数枚炮弹一同砸去就是形成一个面积较广的弹幕提高击命中率,而这也是为什么德国海军已经有了相对于英国很先进的炮火瞄准雷达、火控雷达之后,还要以齐的方式来打击敌舰的原因。

科学知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科学知识被应用于战争,让战争也富于科学化。

在德国海军的信息优势面前,英国海军“复仇”号战列舰唯一的感觉就是——“狗日的,太准了”,“复仇”号战列舰毕竟还是上一次世界大战之时的产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虽然经过一定的现代化改装、更新了动力系统,勉勉强强能够达到30节的最高航速,可它的身板毕竟太过于单薄,满载排水量也没超过三万四千吨的它,全身上下装甲厚度最厚的地方莫过于炮塔正面。

但炮塔正面装甲厚度也才13英寸(330毫米),而且还是上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装甲钢材料,就算俾斯麦级战列舰的高初速轻型弹在穿甲方面的确不如真正的穿甲型炮弹,但16枚当中至少有4枚当场击中了“复仇”号战列舰,另外还有好几枚炮弹在距离侧弦不远处近炸开来,强大的冲击bo狠狠的撞击在了“复仇”号战列舰那脆弱的侧弦装甲钢上,上一次世界大战的铆钉连接终于经受不住考验,崩落开来形成了不少的渗水缝隙,汹涌的海水穿透了这些缝隙,像一股股高压水泵里迸出来一样,从这些缝隙里疯狂的挤入战舰内部。

真正给“复仇”号战列舰带来梦魇的是那直接命中的四枚炮弹,800公斤重的炮弹在脱离炮口后在天际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再砸在英国海军“复仇”号战列舰身上的时候,那超音速的飞行速度和自身的体重形成了巨大的穿甲动能,像是巨兽们的重重锤击一样狠狠的砸在了“复仇”号战列舰的身上。

两枚如同亲兄弟一般默契的炮弹当场便击中了“复仇”号战列舰那双联装的主炮炮塔前、舰艏后水平甲板上,强大的穿甲动能把这脆弱的水平装甲给穿透之后,两枚炮弹砸出了两个巨大的倒也并不深的窟窿,但瞬间即到的爆炸则将炮弹的破坏惊人破坏力渲染到了极致,整个“复仇”号战列舰的舰艏就像是迎头装上了万年冰山一样彻底毁掉了,几乎就要脱离舰身了。

而另外两枚炮弹则不够默契,一枚最幸运的炮弹直接击中了“复仇”号战列舰那高耸的岛形建筑正面,飞速砸来的八百公斤炮弹又能岂能是舰桥那不足280毫米的装甲钢能够抵御的,砸透了老旧的装甲钢之后,这枚炮弹带着无数的钢铁碎片和玻璃渣飞入了舰桥内,用猛烈的爆炸将整个舰桥内部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那自以为反应极快的霍兰将军也被炮弹的弹片和冲击bo给宰杀成了块状,整个“复仇”号战列舰顿时就失去了指挥。

最不幸运的那一枚炮弹真的是很不走运,飞行高度不够的它竟然击中了“复仇”号战列舰的主桅,就算是它不爆炸,这800公斤的分量也足以撞断主桅杆了,可偏偏这次撞击实在是太快太猛了,以至于它将自身那紧紧束缚于体内的怒火炸放开来的时候,那主桅杆都还没有被撞飞出去,那就只能和“复仇”号战列舰的单烟囱一起在钢铁烈火中永生了,化成各种各样的钢铁碎片为“复仇”号战列舰,下了一场局部地区的钢铁暴雨。[]大国无疆159

而这飞溅开来的钢铁碎片当中,不少碎片与烟囱之后的天线和雷达桅杆热烈轻en了,那些jing巧的天线怎么会是它们的对手,纷纷在“热en”中像战舰的瞭望员一样快速死亡,直接导致了“复仇”号战列舰成了一个瞎子、一个聋子,再加上被毁掉的观瞄光学仪器,这下失去了瞄准设备、失去了统一指挥、失去了通讯联络的“复仇”号战列舰,想复仇也不没办法了。

不过相比于“复仇”号战列舰,被德国海军兴登堡级三艘战列舰所“看中”的英国军舰这才倒了大霉,这灰的天è里他们还根本发现不了20多海里外的德国军舰,但德国军舰们却又给他们送来了一次舰炮齐而这一次的炮弹弹幕相比于上一次就更为jing准了,冲在“复仇”号战列舰身后的“罗德尼”号战列舰可是英国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根据《华盛顿海军条约》所新建的纳尔逊级战列舰之一。

纳尔逊级别战列舰可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一次创新,他们一改以往所用的艏楼船型,改用了平甲板船型,虽然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装甲防护水平,首次采用了倾斜布置水线装甲带,可以说这一级的战列舰其舷侧水线装甲师冠绝全球的,而它的水平防护装甲和水密隔舱等也在开战之前进行过现代化改造。

因此,很是另类的纳尔逊级战列舰,就像是一艘油轮一样,将舰岛、动力舱、副炮炮台等都置于船体后部,而三座三联装主炮炮台全部都集中在很高的塔状舰桥之前,主炮炮台聚集在一起,一座紧挨一座、一座又高于一座,远远看上去它的炮台就像是在叠罗汉一样,三联装的火炮分成了三层火炮巍然壮观的朝向着正向前方。

纳尔逊级战列舰的设计师们,本打算利用这种非常规的舰艇布局,使得需要装甲防护的部位相对集中,让有限的装甲重量都最大化的使用在需要重点保护的部位,达到理想的防护效果,虽然这样布置会造成战舰主炮界受到影响、舰船动力也够称心如意,但设计师们和英国皇家海军都还是很满意,毕竟按照设计指标进行理论推算,这一级别的战列舰防护力是相当可观的。

但现实和理想毕竟存在着很遥远的距离,就像现在一样,亟不可待的准备去追击德国海军的霍兰将军,不ia心将自己和六艘军舰带进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jing心布置好的口袋阵里,在他们还没有做出反击、也因为无目标击数据而根本无法反击的时候,吕特晏斯的舰队当头就给英国海军军舰们一阵又一阵的狂轰烂炸得排在航渡队列中第二位置的“罗德尼”号战列舰是相当的被动。

舰桥后置的最大裨益或许就是让他们远离炮战中的重灾区,可后置之后为了方便指挥和目标观测,舰桥却又不得不造得很高,如此一来这样一个相对于整艘战舰相当突兀的舰桥,光是从雷达发上来讲,它并没有让战列舰做到隐身,反倒是扩大了纳尔逊级战列舰的正面雷达发面积,让隔着二十多海里向它击的德国海军“兴登堡”号战列舰,火控雷达能够得出更为jing确的数据。

于是乎,“兴登堡”号战列舰上的那虎视眈眈很久的420毫米主炮们就用不着客气了,能以每40秒钟形成一次齐的它们,本身就有每分钟三发的高速,所以在第一轮齐之后的38秒,第二轮齐就来了,雄赳赳的八枚穿甲弹简直像是看到了一块棉ua似的,卯足了劲让自己那超过一吨重的身子骨给狠狠的亲了过去,可惜的是8枚当中的5枚炮弹没有“一亲芳泽”的好运气,另外三枚则中了大奖。

第一枚命中的炮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远远的就看准了“罗德尼”号战列舰那高耸的如塔的舰桥,所以它也顾不上什么打招呼,直接就横冲直撞的直愣愣砸了过去,虽说这“罗德尼”号战列舰的指挥塔主装甲厚度达到了惊人的13英寸(330毫米),可这英国政fu毕竟是经历过金融大萧条的,能对纳尔逊级战列舰的水平装甲和水密隔舱等进行现代化改造就已经破费不少,哪儿还有多余的资金来为这上一次世界大战战后的产物来强化指挥塔装甲,因此这330毫米的装甲钢并没有给舰桥内部的人员带来保护。

兴登堡级战列舰作为德国海军最强的超级战列舰,它所装配的420毫米主炮可是才研制出来不久,在火炮研制成功后的各项测试当中,德国海军验收之时所用的垂直均质装甲钢板可都是德国钢铁冶金行业在吸收大量共和国先进技术之后的产物,能在20公里距离击穿404毫米的兴登堡级超级战列舰主炮,自然能够在二十多海里的距离之上,击穿属于上一个年代的装甲钢。

装甲钢被硬生生的强行击穿是什么样的壮观景象,“罗德尼”号战列舰的舰长根本来不及看清楚,连轰的一声就没有听到,就彻底失去了知觉,而被420毫米重型穿甲弹所击中的舰桥也并没有彻底毁掉,只不过是在它的中央给钻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而随后猛烈炸开的穿甲弹又在舰桥内部下掀起了一场钢铁风暴,彻底毁坏了这耗费了英国海军船舶设计师们jing心设计的“理想化”舰桥。

至于另外两枚击中“罗德尼”号战列舰的炮弹,都落在了那“叠罗汉”一般的战列舰主炮台上,重重叠叠的战列舰主炮炮塔都有着16英寸(约合406毫米)的正面装甲厚度,按理说如此之厚的装甲防护肯定是能够承受住穿甲弹的重击的,可谁让英国海军和船舶设计师们大胆创新,把好端端的战列舰设计得如同一座座重叠起来的棺材一样,更为可笑的是他们完成炮塔设计之后,根本没有进行过细致的测试,在计算战列舰防护能力的时候,只考虑到这些炮台有着400多毫米厚度的装甲钢充当防护盾牌,肯定是无坚不摧了,但却忘了炮台与炮台之间的布置也会影响到战舰的防护力,炮塔自身的稳定也相当重要。

所以,军工产品上的疏忽大意可就不像是民用产品那样简单,真要是出事了,那损失的金钱、送死的生命可就海了去,就像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兴登堡”号来的两枚炮弹一样,按理说它们虽然动能十足、而且作为穿甲弹还有很重的体重、很硬的穿甲弹头,可怎么说也不可能在40多公里之外击穿400多毫米厚的炮塔正面防护装甲钢,但奇迹就是这样发生了。

两枚穿甲弹奇迹般的在“罗德尼”号战列舰沿轴线方向、间隔不到十米的砸出了两个坑,第一层炮台主结构受损之余,竟然还引发了第二层炮塔支撑结构的崩溃,所以这两枚原本只会让船员们给震晕过去,并且耳膜破裂、鼻孔出血,但最多在炮台上留下凹坑的穿甲弹,却导致了“罗德尼”战列舰炮塔的崩塌,就像从天而降的两块巨石,砸在了卖相很好看,但根基和支撑结构却不牢固的高楼建筑一样,其结果自然只能是毁灭的。

如此不堪一击的英国纳尔逊级战列舰接下来的命运已经可想而知,至于对航行在第三位置上的英国海军“拉米伊”号战列舰的德国海军奇”号战列舰,它所出的八枚穿甲弹的运气虽然没有“兴登堡”号战列舰的那么好,但至少也有一枚命中了“拉米伊”号战列舰,而运气最好的“鲁登道夫”号战列舰,在第二轮齐中,已经让英国皇家海军的“坎伯兰”重型巡洋舰化为了海上的一团焰火,滚滚浓烟伴随着泄lù燃油引发的大火,已经让这艘战舰失去了“身影”。

但海战依旧继续,才刚刚完成了两轮齐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主力舰艇们,仿佛才刚刚热身完毕一样,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已经有两轮击参数可供校正的德国海军战列舰们,将给英国海军奉献出一轮比一轮jing准的齐但已经失去了统一指挥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霍兰中将所率领的追击舰队,它们当中恐怕有不少军舰已经等不到看见德国军舰真实面容的那一刻了。

牢牢占据了“”字头有利击阵位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五艘战列舰,其所有主炮火力都可以充分用于打击霍兰将军的英国军舰们,而在15日10点05分03秒,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三艘兴登堡级战列舰出了第五轮齐而到这个时候为止,英国海军还尚未反击一次,哪怕是一枚远远的落在德国海军战列舰炮击阵位前的炮弹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就被打懵了的英军,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看到炮弹飞来方向的海面上有德国军舰,但雷达屏幕上却清晰可见那些强烈的反信号,直到雷达天线被毁坏,英军的雷达兵们也只能叫唤——”“活见鬼了!”

他们当然没有见鬼,他们只是遇到了军舰作战能比自己的要好、瞄准与击指挥设备比自己的先进,一支从技战术素养和人员配置上和自己没什么差别的敌军舰队,而这一次的惨烈遭遇战,也不过是验证一句经典道理——“落后就要挨打!”

人类自以为强悍得无与伦比,但对于未知的事物却永远都有一颗害怕的心,就像如今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的先遣追击舰队一样,浑然不知情的霍兰将军已经战死,但活下来的人还要继续生存、战斗下去,作为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他们,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并没有想到施放烟雾后退,因为滚滚浓烟中的“坎伯兰”号重型巡洋舰依旧在遭受到无情的炮击,已经说明了敌人向他们击根本不是靠目视观察,很有可能是依靠雷达数据,但可惜的是英国海军所装备的雷达根本探测不出来具体的、jing确的数据可供炮击,因此他们只能加速前进,拉近与德国海军的距离,然后以最猛烈的炮火反击敌人。

当然,在冒着一次次弹雨洗礼疯狂前进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忘记将这一切报告给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