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六十章 血战大西洋(下)(国庆节加更)

第一百六十章 血战大西洋(下)(国庆节加更)

第一百六十章血战大西洋(下)(国庆节加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有人会说是两个彼此相爱的人,近在咫尺却不明白对方的心意;也有人会称迹天涯,牵挂故乡却不能回去,然而对于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复仇”号、“罗德尼”号、“拉米伊”号等三艘战列舰,与“肯特”号、“贝里克”号和“坎伯兰”号等三艘重巡洋舰的数千官兵而言,这个问题已经不再难以回答,因为在1944年11月15的上午,已经亲身经历并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他们知道,大约二十余海里左右距离之外,有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强大的战列舰炮击编队,但任凭英军官兵举目眺望,用最好的、放大倍数最大的炮击观瞄镜也无法用眼看到那些战舰,灰的天è里,连大海都与天空为了一茫茫大海何处去搜寻那些敌舰?

可现实却异常清晰的告诉他们,德国海军的战列舰炮击编队的确是存在的,而且它们正一轮又一轮的向英国海军的5艘军舰倾泻着炮弹,因为在德国海军“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的照顾下,英国海军的“坎伯兰”号艘重巡洋舰已经在三枚420毫米穿甲弹的帮助下差点断成三截,但真正造成“坎伯兰”号重巡洋舰以极快速度沉入大海的,却是因为弹库的殉爆。[]大国无疆160

上午10点11分许,德国海军的第八轮齐炮弹飞越了二十多海里的距离之后,带着死神的问候向英国海军的剩余的五艘战舰飞来,它们当中的“复仇”号因为深受德国海军的“俾斯麦”号战列舰和“提尔?比兹”号战列舰的照顾,每一轮齐都是16枚炮弹,这第八轮炮弹飞来之前,这艘战舰已经被14枚炮弹蹂躏过了,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的趴窝在海上无法动弹,因为在第四轮的挨揍中,一枚炮弹jing确的命中了它的舰尾,击穿了水平装甲后彻底毁掉了舵舱,所以它虽然动力舱还能工作,却根本没法让动力传输到尾桨上,以至于它的烟囱还是在努力的喷冒着浓烟,可战舰就是不动。

战舰上的官兵们早已是自发的组织起来充当损管人员,用各种方式来扑灭战舰上的大火,堵住漏油点和战舰破损,将战舰里已经涌入的好几千吨海水给尽量排出去,但很快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所齐而来的第八轮炮弹就把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这一次降临在他们脑袋上的16枚炮弹出奇的jing准,竟然有11枚炮弹击中了这艘已经在海上不能动弹的战列舰,比靶船还要好打的“复仇”号战列舰顿时成为了浓烟与火焰的海洋,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剧烈的爆炸响彻云霄,就算上帝及时出现,也没办法拉回这艘注定要沉入大西洋的战列舰了。

境况不比“复仇”号战列舰好的“罗德尼”号战列舰,其本身就如同一个ua瓶,好看但并不实用,在第二轮的炮击中,它那被英国海军船舶设计师们所标榜的战舰炮塔结构和装甲防护,就已经被证明是标准的“作秀”工程,而在接下来的几轮炮击中,这艘被誉为神作的纳尔逊级战列舰之一,就如同“复仇”号一样,成了一个用猛烈的燃烧和爆炸来制造着大量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气体污染空气的军舰,更为悲催的是在德国海军“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送给它的第八轮炮弹飞来之前,它就已经向右倾斜了大约37度,数千吨海水成了战舰内部的不速之客,而随之时间推移,效用不大的损管抢修与蜂拥而入的海水根本不成比例。

虽然“罗德尼”号战列舰的舰长早已死翘翘,但依照战舰战时管制条例,现存的最高军衔军官竟然是中尉损管长,他临时接任了舰长一职后,当即向全舰幸存官兵下达了向左侧注水,可这样一来却变本加厉的让战舰更快沉入大海,而德国海军“兴登堡”号战列舰第八轮齐而来的8枚炮弹,也终于吹响了“罗德尼”号战列舰沉没的序曲,不过值得安慰临时客串战舰舰长的一件事就是,一枚击中左舷的炮弹瞬间咬出了一个直径十余米的大疯狂涌进战舰的海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前还向右倾斜的战舰改平了,不过它沉没的速度却更快了,快得代理舰长只能下达“立即弃舰逃生”的命令,而非抢救战舰。

很快,英国海军“罗德尼”号战列舰幸存的官兵就不得不弃舰逃生了,一个个接连跳入浮着厚厚油层的大西洋里,扑腾起来的像是下饺子一般,但这些“会游泳”的饺子们都很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们亲密的战友——“罗德尼”号战列舰即将沉默了,曾今亲密无间的战友即将以“一炮不发”的战绩沉入无情的大西洋里化为一座人工岛礁,而在沉没的过程中,免不了要一起一个巨大的漩涡,毕竟它也是好几万吨的大家伙,可不是一颗ia石头,这弃舰逃生的船员可不想没有死在炮火中,却葬身鱼腹或活活被淹死。

英国海军“拉米伊”号战列舰的境况相比于另外两艘战列舰而言,情况算是中等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奇”号超级战列舰的船员们也不知道是人品不够其他友舰的好,还是英国海军的“拉米伊”号战列舰运气实在太佳,反正在之前连续七轮的齐中,56枚炮弹竟然只有3枚炮弹击中了这艘英军战列舰,并且都未能给它造成致命的损伤。

因此,“拉米伊”号战列舰的舰长在取代霍兰将军成为这几艘英军军舰的最高领袖之时,他发布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向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反击,而在他下达这道命令的时候,之前还佯装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希佩尔”重型巡洋舰,以及“巴巴罗萨”号、“施里芬”号、“华伦斯坦”号等三艘战列巡洋舰,已经开始追击英国皇家海军的“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重巡洋舰。

因此在10点10分43秒,英国海军“拉米伊”号战列舰的用传说中的“盲发出了开战以来的英国海军的第一次反击怒吼,而“拉米伊”战列舰的枪炮参谋长所报给击炮台的是一个推测数据,他们从雷达屏幕上唯一能够得出的数据就是模糊的距离,所以他们便朝着自己的正方向击了,反正只要炮弹会砸在二十多海里外就行了。

当然,他们在发出了一声怒吼之后,好运也到头了,德国海军的奇”号超级战列舰这次真的是人品大爆发,8枚炮弹中竟然有5枚炮弹击中了这艘幸运的战列舰,其中两枚炮弹当即就击中了发出反击命令的指挥舰桥,两枚均重超过一吨重的穿甲弹当即便把舰桥给炸得面目全非。

而另外三枚炮弹则是狠狠的否决了运气之说,它们当中的一枚直接贯穿了“拉米伊”号战列舰舰艏与主炮炮塔之间的装甲带,狠狠的砸穿了装甲钢板后当场便把战舰的舰艏和战舰的舰身撕裂开来,而另外两枚炮弹中一枚击中了右弦的一座副炮塔,直接把炮塔炸飞,另一枚则在“拉米伊”号战列舰主炮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拉米伊”号战列舰依旧顽强的航行着,可它的舰艏已经近乎要脱落,汹涌进来的海水很快就像是给战舰灌了一吨吨铅一样,失去了指挥的战舰幸存官兵们也严格按照平时训练的那样,将英国皇家海军数以百年养成的优秀技战术素养给体现了出来,很快就关闭了数道水密以防止更多海水涌进内部船舱。

当然,这战列舰的身板的确是厚实,一枚420毫米、重量超过一吨的穿甲弹,正面击中了“拉米伊”号战列舰的主炮塔也只能砸出一个大坑,让不少船员就此即便幸存下来,也只能成为聋子,但那些英国海军的重巡洋舰可就不一样了,它们的身子骨可没有战列舰那样扎实,之前已经沉没的“坎伯兰”号重巡洋舰已经证明了,在战列舰的大口径舰炮炮弹面前,重巡洋舰要想硬抗是不行的,一两枚没有命中关键部位的炮弹或许不会导致沉没,但更多的呢?

“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的第八轮舰炮齐其目标已经不再是已经毫无雷达反的“坎伯兰”号重巡洋舰,也不是只能在海上苟延残喘,近乎快要沉没的“肯特”号,被安排来只需负责三艘英军重巡洋舰的德国海军“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效率很高,这第八轮齐是专为最后一艘“贝里克”号重巡洋舰所准备的,而已经用两艘重巡洋舰证明了它的高效率,而这一次送给“贝里克“号重巡洋舰的8枚炮弹,则也是相当的高效。

“贝里克“号重巡洋舰是英国皇家海军的肯特级重巡洋舰中的一艘,整个肯特级重巡洋舰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一批令人诟病的战舰,因为这些号称是万吨级别的重巡洋舰,在i下都被在舰服役的船员们又因战舰的装甲防护实在太差,而称之为“白象”、“白è的坟墓”、“薄皮的灌汤包”,虽然在大战爆发之前,这一级的所有战舰都经过了一些现代化改造,但预算实在有限,必须要优先用于建设航母、改装战列舰等真正战略舰艇的英国皇家海军,只能将这一级的重巡洋舰加厚了重点部位的装甲,大部分的改造工作都用于加强战舰的防空能力,而这一切费用还是得益于英国皇家海军成功将这一级的“澳大利亚”号和“堪培拉”号两艘重巡洋舰卖给了澳大利亚,否则是否有预算给这级战舰加厚装甲都是一个巨大的财政问题。

可即便这样,在舰上服役的船员们心里依旧没有改变最初的想法,在一艘自己都不信任的战舰上服役,英国海军就算是再怎么训练有素,那是一句空谈,因为他们所服役的战舰实在是真的不经打。

满载排水量超过一万三千吨的三艘重巡洋舰,成为了霍兰将军所率领的倒霉舰队成员,冲在前面的“坎伯兰”号、“肯特”号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肯特级重巡洋舰是多么的“优秀”,它们竟然可以让德国海军的兴登堡级超级战列舰,隔着40过公里让420毫米的穿甲弹直接给砸出一个接一个的巨大窟窿出来,就算这些炮弹不爆炸也能让这些重巡洋舰给报废了,更何况这些窜入重巡洋舰肚子里的穿甲弹,还要爆炸开来,那些飞溅开来的钢铁弹片和碎屑要将伤势扩大化。

这一切当然是要拜在英国海军船舶设计师们的优秀作为之上,因为是他们的jing心设计,才让这本寄予厚望的肯特级重巡洋舰采用了高干舷的平甲板船型,这都是因为他们要装模作样的要学习共和国的工业产品,竟然想到了要在军舰上体现“人化”,因此他们除了采用了更用意挨揍的“平甲板船型”之外,还为了让战舰拥有更大的舰内空间以满足船员们的需要,同时也增加了战舰的装运能力。

这些原因当然并不是罪过之处,真正的冤孽是因为舰船设计师们为了控制排水量又要考虑各种能的平衡,他们不得不在战舰的装甲防御上作出牺牲,其水线装甲带仅厚25毫米,至于其他部位的装甲厚度也不会太过于理想,一艘水线装甲带厚度只有25毫米的重型巡洋舰究竟有什么样的防护力,英国陆军的37毫米战防炮虽然打不穿德国的主战坦克,但击穿这25毫米厚的重巡洋舰水线装甲肯定是没问题的。

一艘可以用反坦克武器给打出一个个窟窿的重巡洋舰,在面对战列舰这种大杀器之时,那点脆弱的装甲防护也就让它们一个个像是“纸糊的”一样,让那些有幸吃过中国灌汤包的船员们,给取上一个“薄皮的灌汤包”也算是实至名归。[]大国无疆160

当然,如果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上的枪炮参谋,知道了自己所打击的目标竟然是世界闻名的“薄皮灌汤包”,那他肯定不会让战列舰的主炮集中起来一个一个的清除目标,肯定会让战舰同时完成两个目标的打击,这样一来也不至于费太多的炮弹。

在强壮的穿甲弹面前,“贝里克“号重巡洋舰这个鼎鼎有名的“薄皮灌汤包”之一,非常潇洒的就在“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的一轮舰炮齐中,义无反顾的成为了浓烟和焰火的燃放船,脆弱的防护装甲根本抵挡不住穿甲弹的重击,即便这些炮弹飞行了四十余公里,穿甲动能已经不怎么理想,可击穿它的装甲钢自然是绰绰有余,虽然在这一轮齐中8枚炮弹只有两枚直接命中了“贝里克“号重巡洋舰,但这两枚穿甲弹竟然一口气的钻进了“贝里克“号的肚子深处,几乎就要钻进底舱的部位爆炸开来,当场就让“贝里克“号重巡洋舰断裂。

更为悲催的是,还有3枚jing准的炮弹落在了它的附近,间距最近的只有15米,如此之近的距离上让一枚超过一吨重的穿甲弹爆炸开来,那巨大的冲击bo又岂能是25毫米的装甲钢所能抵抗住的,冲击bo瞬间就撕裂了“贝里克“号重巡洋舰水线装甲带,三个最大直径超过10米的窟窿还没有让海水灌进战舰内太多的时候,“贝里克“号重巡洋舰断裂的龙骨就已经发出了难听的“咯咯”声,之后又是一阵阵刺耳的崩断声,对于一艘船而言龙骨断裂的惨剧和痛苦,不亚于一个人的脊椎断裂,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战舰自然无法倾述出来,它唯一能够证明自己痛苦的方式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断裂开来,让自己的三截身子骨咕噜噜的沉入大西洋里。

接下来的战斗就再无悬念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参与炮战的五艘战列舰所发的第八轮炮弹已经让英国皇家海军的三艘战列舰、三艘重巡洋舰,只剩下了被炸掉了舰艏而不得不降速航行的“拉米伊”号战列舰,以及一艘已经进水过多,注定要沉入大海的“肯特”号重巡洋舰,可以说除了“拉米伊”号战列舰值得让德国海军的奇”号超级战列舰送来第九轮齐之外,其他战舰都可以撤出战斗了。

但吕特晏斯可并不这样认为,他下令务必要全歼英国海军霍兰将军的六艘战舰,因此俾斯麦级战列舰的“俾斯麦”号战列舰、“提尔?比兹”号战列舰,加入到了对英国海军“拉米伊”号战列舰的最后一击当中,至于剩下的那艘“肯特”号重巡洋舰,不知道这是“灌汤包”的吕特晏斯还是让“鲁登道夫”再送给它8枚炮弹,虽然这主炮炮弹价格不菲。

战争毫无怜悯可言,英国皇家海军“拉米伊”号战列舰之前报复的那次炮击中,所发出来的4枚炮弹完全没有准头,全部落在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炮击阵列前,而这些炮弹炸出一朵朵的时候,吕特晏斯所要求的第九轮舰炮齐也时候了。

间隔开来的战列舰一巨大的主炮长着血盆大口朝向着英国海军那幸存的两艘战舰的方向,灰è的天空之下它们是那么的突兀显眼,大西洋涌动的bo涛让战舰微微的起起伏伏,当齐命令下达之后,之前还保持安静状态的主炮,立刻发出了怒吼,雄浑的舰炮齐声在海面上形成了一阵巨大的“砰砰”声,一枚枚大口径舰炮炮弹以比离弦之箭还要快的速度飞离了炮口,以眼根本无法看到的速度奔向了目标,而从炮口里喷涌出来的热也很快在战舰身前形成了一朵朵橘红è的火焰,而在火焰的边沿是浓浓的黑烟,而战列舰自身也因为舰炮齐的巨大后坐力而猛然的往后一坐,生生的在海上平移了一段距离,惊得海飞溅。

炮弹以超过音速的飞行速度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之后,命中敌舰的自然掀起了一阵钢铁弹雨风暴,而没有命中的则在大海上炸起了滔天海冲天而起的海水飞溅数十米高之后在坠落下来,敲碎了涌动的海面那浑浊的蓝不过这种景观是不够壮观的,真正厉害的人造景观还是那些巨大的穿甲弹贯穿敌舰的装甲防护之后,钻进战舰内部所引发的爆炸,猛烈的爆炸所产生的震动甚至可以让数万吨重的战列舰竟然弹离了海面,而弹库、油料库等被引爆之际所产生的巨大爆炸中,战舰的桅杆甚至可以被掀到好几十米高的高度,然后才狠狠的砸在海上。

而在另一边,德国海军的三艘战列巡洋舰、一艘重巡洋舰对两艘英国海军的重巡洋舰的围追堵截中,后路被截断的英国海军两艘巡洋舰肯定不能调转船头向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主力所在的方向驶来,他们也自然不能选择进入狭窄的丹麦海峡被动挨打,唯一的选择就是往西南方向、以极限航速逃窜,可他们能够调整航向,而德国海军的四艘战舰就不能吗?于是乎,在冰岛西南外海发生了一幕很有意思的场面。

曾今的日不落帝国的“诺福克”号巡洋舰和“萨福克”号两艘重巡洋舰,加大马力的往大西洋深处奔逃,,德国海军的“希佩尔”重型巡洋舰与“巴巴罗萨”号、“施里芬”号、“华伦斯坦”号等三艘战列巡洋舰,在他们屁股后面不断缩ia着30海里的间距猛烈轰击着他们,而已经完成了最后一轮击之后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主力舰队的五艘战列舰、三艘重巡洋舰,则根本没有去担心“希佩尔”重型巡洋舰等四艘战舰竟然会让英国海军的两艘重巡洋舰逃走。

吕特晏斯为何如此自信?因为在此之前,根本没有在大西洋上“为非作歹”的德国海军众多潜艇,已经再一次按照“狼群战术”集结起来,而这一次他们的任务不是去干掉那些动辄二三十艘商船,并且有军舰护航的船队,而是对付英国皇家海军落荒而逃的军舰们,而之前就扮演饵的“希佩尔”重型巡洋舰和三艘战列巡洋舰,现在所需要扮演的角è就是追赶者,他们在后面奋力的追赶、不停的开炮,不管那些炮弹是不是能炸中英国海军的那两艘可怜的重巡洋舰,反正那气势十足的阵势肯定能bi得这两艘重巡洋舰疯狂的加大马力狂奔向潜艇的埋伏圈里,这也是冈瑟?吕特晏斯送给那些在海上潜伏的德国海军潜艇们的“食物”,也算是答谢他们成为冈瑟?吕特晏斯将军后备援兵的礼物吧。

因此,“希佩尔”重型巡洋舰和三艘战列巡洋舰在追击了不到5海里之后就停止开炮了,否则他们出的炮弹将进入德国海军潜艇的埋伏圈了,到时候这些战列巡洋舰、重巡洋舰的主炮炮弹祸及无辜可就把一桩好事变成坏事了,因此这四艘在此次战役中扮演了很关键角è的战舰自然要返回编队了,至于日不落帝国的“诺福克”号巡洋舰和“萨福克”号两艘重巡洋舰,未知的死亡已经在向他们挥手示意了。

15日上午11点26分31秒,奔逃在最前面的英国海军“诺福克”号巡洋舰在疯狂逃窜了一个多ia时后,依旧保持着最大航速疯狂的逃着,身后的“萨福克”号重巡洋舰也是不离不弃的跟着,而直到这个时候,两艘重巡洋舰的舰长,这才决定把这一情况上报给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虽然在此之前他们多次想调转航向去和德国海军的四艘战舰厮杀一番,但他们在此之前接到的命令就是保持与德国海军保持接触即可,所以当德国海军发现他们并开始疯狂追击的时候,他们唯有夺路狂奔,因为托维爵士严令过他们,禁止主动开战。

英国皇家海军的良好纪律可以说在过去为他们的强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现在呢?堂堂的英国皇家海军竟然被德国海军撵得ji飞狗跳、夺路狂逃,这一切当然不能怪罪两艘巡洋舰的舰长,他们可是严格执行了命令的,可他们却没有想到是霍兰将军所率领的追击舰队已经在短短的十余分钟海战中全军覆没,而那些相继客串霍兰将军位置的人,也根本没有想到在他们的前方,还有两艘重巡洋舰正面临被围剿的惨剧,只知道尽量抢救战舰,向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报告情况,而没有向“诺福克”号和“萨福克”号重巡洋舰通报战况。

可怜的两位重巡洋舰舰长直到已经进入了德国海军潜艇的包围圈之后,这才得到舰队司令托维爵士的战情通报电报,同时发给他们的最新命令也不再是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保持接触、但原则上不主动进攻的命令,而是尽快脱离接触以免遭到灭顶之灾,而他所率领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主力也将停止前进。

两位舰长现在算是明白了,霍兰将军的三艘战列舰、三艘重巡洋舰近乎是一炮未发的惨败了,如今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实力远超过他们想象,而就在他们准备选择新航线逃回英国本土的时候,海面上已经出现了一番很特别的景象,一枚枚重磅直航鱼雷从四面八方朝两艘重巡洋舰奔袭而来,鱼雷们在大海上拉出的一道道迹就像一柄柄利剑一样,让两艘重巡洋舰无论如何调整航向以躲避鱼雷攻击,依然会遭受到其他方向来鱼雷打击的悲剧景象恰如一个词——万剑归宗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