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六十一章 转折的日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转折的日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转折的日子

沉闷的空气里压抑着浓浓的烟硝味道,战舰中弹沉没之前的爆炸、燃烧,刺鼻的焦臭在海风的吹拂下已经没那么刺鼻,夹杂在海风的腥味儿中,在寒冷的怂恿下,变得令人无法接受。

海面上有不少弃舰逃生的英国皇家海军水兵在努力的挣扎着,寒冷的大西洋里已经吞噬了无数条生命,在各种油污、碎木等各种各样漂浮物之间游动的他们,像是被上帝抛弃一般无力的游动着,可放眼四周,哪儿有一艘船会接他们脱离大海。

渐渐的,原本就在海战中受伤的,在冰冷的海水中硬抗不了多久,任凭他们如何努力,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死神的眷恋,在一阵咕噜噜的吞水声中,很快消失在海平面上,很快溺水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海面上已经没剩下多少奋力活动着的生命。

而在另一边,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早已停止了炮击,航海参谋已经在舰队司令吕特晏斯的要求下,已经以最快速度制定出了一条新的航线,一艘艘战列舰、重巡洋舰已经按照新的航线航行,海风咧咧涌动,战舰劈bo斩航行着,如同一尊雕像一般矗立在“俾斯麦”号战列舰指挥舰桥里的冈瑟?吕特晏斯,此时此刻正在经受心灵的煎熬。[]大国无疆161

慢步走出指挥舰桥,吕特晏斯独自一人来到了过道上,任凭海风刮削着脸颊,一颗年迈的心脏从未受到过如此的悸动,虽然舰队全体官兵的胜利庆贺欢呼已经是十几分钟前之事,但吕特晏斯的心里,直到现在依旧颤抖不已。

胜利,来得太过于突然的胜利,从未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赢得如此重大的胜利,吕特晏斯相信曾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努力策划、完善“莱茵演习”计划的参谋们,肯定也从未想到过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最大的出乎意料,就是他们能毫发无损的全歼了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三艘战列舰、三艘重巡洋舰,如果加上落入包围圈中的两艘重巡洋舰,那么此次作战计划的第二阶段,将以完美收场。

“中国人的东西,就是好用!”

良久之后吕特晏ia声的嘀咕一句,而这时候“俾斯麦”号战列舰的舰长林德曼走了出来,站在他的一侧默不作声。

“上校,你说这次我们能大获全胜,最应该感谢的是谁?”吕特晏斯说道。

“最应该感谢的,不是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也不会是他们的霍兰中将,细细算下来,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共和国!”林德曼使劲儿的拍了拍护栏,解气的说道:“这一次能这么顺利、毫无损失的解决掉英国佬的六艘大型军舰,除了我们的军舰本身能优秀之外,如果没有共和国出售给我们众多先进电子装备,没有那些对海搜索雷达、没有对空警戒雷达、没有火控雷达、没有击数据辅助计算的电子式计算机,恐怕如今躺在大西洋底的,不是那些英国人,而是我们了!”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一点!”面朝大海,感受着海风吹拂的吕特晏斯说道:“如果换做是你,上校,我需要你诚实的回答我,假如你是共和国的最高领袖,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化国家领袖、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贩子,你如何去实现利益的最大化?你又如何来确保利益的永恒?”

林德曼被问住了,不过这个问题很快被另一个人回答了,他就是刚刚布置完舰队各项事宜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作战参谋长海因斯曼,他走到吕特晏斯和林德曼的身后,说道:“我想,我一定会需求一种平衡,决不能让一方太强,一方太弱!”

海因斯曼说的,也正是吕特晏斯所担忧的,在刚刚过去的海战中,他们也终于体验到了共和国技术装备的恐怖之处,之前他们就曾多多少少对第三帝国陆军和空军的种种议论有所听闻,枪械、坦克、火炮、战斗机、轰炸机等等,这些武器当中或多或少都有“共和国特德国海军潜艇部队也是在无限制潜艇战中尝到了甜头,所以时至今日,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才是最后一支尝到“中德军事技术贸易”甜头的部队。

“香甜,可以让人身心巨爽,而让自己的味蕾过度依赖,那么甜腻也可以致病。”

吕特晏斯举起了望远镜,望了望那辽阔无边的大海,灰的海天之间什么也没有,想必不久之前的那些英国海军瞭望员们也是这样观察,但他们没有看到德军的军舰,却等来了一批又一批从天而降的炮弹,那种心情会是什么样子,吕特晏斯似乎从海风中感受到了那么一丁点儿气味儿,仿若绝望。

“我们无从干涉国家战略,也无力左右国际局势的变动!”吕特晏斯放下了望远镜,转过身来和海因斯曼、林德曼说道:“我想,等‘莱茵演习’计划完美收场之时,就是我们和中国人结束蜜月之日,在不久之后,相信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先进技术装备,就会在盟军中大规模装备,而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国防军工是否更进一步,让我们能够从容应对挑战,将决定世界的未来……”

“至少目前,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这些优势!”

海因斯曼懂得吕特晏斯的心,舰队司令吕特晏斯非常清楚第三帝国能有今天是得益于谁,更知道这一切的来之不易,可他们也不能怪罪于谁,活在这万恶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的正义,丛林法则让这个罪恶的世界强者为王,没有永恒的朋友,更没有亘古不变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因此,在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作战参谋长海因斯曼看来,德国与共和国之前会有密切的往来合作,甚至还有两次极为成功的技术贸易,这也是因为共和国的经济发展和国际战略所致,共和国借助德国来削弱英法美等传统西方列强,而随着战争的爆发,英法所代表的老牌西方资本主义强国悉数的打得灰头土脸,即便战争立刻结束,他们已经没办法回到曾经的那般强盛,注定只能沦为世界二流国家。

这一切,德国方面自然也是再清楚不过,与共和国之间的合作是双方共同利益使然,而现如今,共和国想借助纳粹之手所要达到削弱英法等国实力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继续下去恐怕他们二流国家都没法当,殖民地这个头衔也无法推掉,所以共和国不能让纳粹独大欧洲,帮助英国、让反法西斯力量增强。总而言之,快到共和国借助英国之手来削弱纳粹的时候了,这尚且还在进行中的中英贸易就是预兆。

所以始终作为旁观者的共和国,其目的就在于让曾今欺凌在中华头上的欧洲世界在战火中反复,帮助他们将矛盾得以反复纠缠,在死亡与毁灭中倒退,让曾经不可一世的侮辱、蔑视中华的西方白人们,在你来我往的残杀战争中,经济凋敝、民不聊生、社会倒退,而这时候便是共和国真正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真正复兴中华的伟大契机。

莱茵斯曼和吕特晏斯之前就曾探讨过这个问题,算是一种饭后谈资,但对于这种国家大事而言,他们又岂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而且共和国这个打算是无法回避的,如果换另外一个国家站在了共和国如今这般有利的位置之上,也会有这样的国家战略,而无论是德国还是英国,还是其他参战国家,彼此之间的恩怨纠葛被别国所利用都是无法避免的历史命题,而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以妥善的方式化解掉历史矛盾,在具备强大实力的同时,走出被利用的怪圈,自己左右自己的命运。

“因此,我们要想改变被利用的命运,改变成为别国利益棋子的命运,我们就需要抓紧时间,在共和国转向帮助英国之前,在美国给予英国更大支持力度之前,彻底粉碎掉中美两国的意图。”吕特晏斯转过身去,指了指英国的方向说道:“让英国投降,让共和国没法继续维持利益汲取的平衡,让美利坚没法让英国翻盘,而到那个时候,他们将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既得利益,承认我们第三帝国!”[]大国无疆161

“具体而言,尤其是针对我们海军作战舰队,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彻底击垮英国海军,赢得大西洋制海权!”

说完之后,吕特晏斯头也不回的走回了指挥舰桥里,让一旁准备询问舰队司令吕特晏斯是否准备去人道主义营救一下那些弃舰逃生的英国海军官兵的林德曼,只能望了望英国皇家海军霍兰将军所率领6艘舰艇战沉的方向,叹了一声之后跟了上去。

终于,那些近乎快要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的英国皇家海军官兵,在就要放弃的时候,在他们的视线里终于看到了海天之外那模模糊糊的战舰,喷冒着浓烟的德国战舰一艘一艘的正加速前进,那威武的样子似乎与不久之前的他们很是相像,堂堂的大英帝国皇家海军,却是如今这般在海里扑腾的模样?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并没有停下,而那些英国海军官兵也始终秉持了他们最初的誓言,将英国人骨子里的骄傲化成了一句句臭骂,在向那些远远离去的德国海军作战舰艇致以各种各样的英国式国骂之后,他们终于在叫骂中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在海面上冒出了些许气泡之后,无力的沉入了海里。

渐行渐远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很快就只留下淡淡的油烟味儿弥散在海风之中,英国皇家海军作战舰队3艘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以及两千多名英国海军官兵,成为了这一次惨烈战舰炮战的牺牲品,人类的尸体或许无法存有太长时间,海里的各种鱼类会让这些尸首成为腹中之食,只有那些断成一截截的战舰,将沉寂在洋底,成为这场不对称海战的见证者。

而前进中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主力舰艇们,终于在慢速航行了好一阵之后,在中午时分与“希佩尔”重型巡洋舰和三艘战列巡洋舰所构成的饵”舰队汇合了,重新集结完毕的作战舰队也在这一刻等到了他们司令——冈瑟?吕特晏斯上将的最新命令。

“立刻向海军作战部发报,简要上报‘莱茵演习’计划第二阶段战果,以及我舰队各舰船情况,附加对潜艇部队的感谢,尤为感谢他们及时提供的情报……”

“司令,这样以来,我们的行踪又将暴lù无遗啊!”作战参谋长海因斯曼抢着说道。

对于海因斯曼的担忧,吕特晏斯只是笑了笑,让通讯参谋把他刚才所命令的,立刻撰写成电报发送出去,随后他才转过身来看着海因斯曼说道:“老伙计,如果要想继续扩大战果,那么我们就必须引敌人出击,如果托维真要是被霍兰的死所震慑住了,那么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大不了返航法国就是!”

此时此刻的吕特晏斯非常轻松,向着指挥舰桥里的参谋们突然大声的说道:“从现在起,伟大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将不再保持无线电静默,我们要做的就是,大张旗鼓的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敢于迎接任何挑战,让胆ia的英国佬,都放马过来吧!”

话音刚落,指挥舰桥里就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他们在刚刚过去的冰岛海战中,已经完美击败了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一大作战力量,大大削弱了本土舰队的实力,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得以摆脱因兵力劣势而处处受制的被动局面,如果能在接下来的与英国本土舰队主力决战中取得胜利,那么大西洋制海权就离德国海军不远了,日不落帝国的海上辉煌就此将成为昨天。

战舰似乎也受到了舰队船员们情绪的感染,在汹涌无情的大西洋上劈bo斩像一柄柄利剑一样,劈开了涛、划开了乘风破之间,在辽阔的大海上,让航行中的作战舰队众多战列舰、重巡洋舰航渡编队,看起来犹如三条畅游在大西洋上的巨龙一般,带着自信与强大向着他们曾今不敢前往的地方前进着。

无线电bo很快就将吕特晏斯的一道道命令化为了具体的内容送抵了德国海军作战部,在滴滴声不断的电讯室中化为了一张张电报单,随后这寥寥几张电报纸立马就从电讯员的手里完成,成为了通讯军官手里文件夹里的最新电报,而后军官按捺住内心的ji动和喜悦,快步离开了电讯室一路兴冲冲的奔向了作战部部长办公室,走动的脚步声是皮靴与强化木地板撞击的吭吭声,在长长的走廊里显得特别的清脆响亮。

“砰砰砰”的三声敲之后,通讯军官便直接推开了德国海军作战部部长弗林斯的办公室快步走到距离弗林斯办公桌三米前,轰然一声的立正,做出向伟大的希特勒敬礼的手势之后,在弗林斯的目光注视下,他这才走上前来,将刚才夹在文件夹中的三张通讯单递给了部长。

弗林斯几乎只ua了十秒钟就看完了三份电报,第一份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战果简报,第二份是舰队对潜艇部队的特别感谢电报,第三份是舰队司令吕特晏斯接下来会采取行动的简要报告,而弗林斯最后拿起来,着重看了几眼的是第一份,立刻在这一份电报上写上了——“即刻转发至最高统帅部”,钢笔也来不及盖上,立马就将这份电报单递给了通讯军官,至于另外两份,他将亲自带给德国海军司令雷德尔。

捷报很快就传到了希特勒特别秘书的手上,并未及时送到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的手里,因为在这个时候,希特勒正作为德国国家领导人亲切的接见着一位特别的客人,他就是共和国驻德国首都柏林大使馆的时昼平大使。

两人的会晤是从上午10点30分开始的,而这个时候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主力与英国皇家海军霍兰中将所率追击舰队的炮战已经结束了,不过吕特晏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战报发出来,而是等到战果得以确认,并且他自己深思熟虑好下一步计划之后,这才发送了回来,也就是说,希特勒在11点13分,与共和国驻德大使时昼平的i人会谈快要结束的时候,而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已经在执行下一阶段作战计划的时候,在心里很担忧着这件事儿的他是没有知道战果的。

事先被嘱托过的秘书,敲开了希特勒的会客室带着歉意的微笑看了坐在沙发椅上的时昼平后,慢步走到了希特勒的跟前,俯身在其耳畔耳语了一番后,希特勒的那一溜胡子颤抖了一下,秘书又歉意的看了看时昼平一眼,两人互致微笑以缓解尴尬,得到了时昼平理解的秘书很快离开了会客室,并且重新将会客室的给合上。

“我想,元首阁下一定知道什么好消息了!”

时昼平并没有直说出来,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收到了一份从共和国外jia部发来的文件,他自然也就清楚1944年11月15日这一天是德国海军的大日子,当然也是希特勒的大日子,可这个大日子是不是一个好日子,时昼平已经从希特勒的脸è上看了出来。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