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六十三章 冤家再聚首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冤家再聚首

第一百六十三章冤家再聚首

当上帝开始在天空泼墨作画的时候,夜便降临了。

一艘艘战舰慢速航行着,没有了皎洁的月光、没有了点缀夜空的寒星,黑暗中的舰队如同一座座浮礁一般,黑黢黢的在海面上游动。

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旗舰——“英王乔治五世”号战列舰,此时此刻的指挥舰桥里正灯火辉煌,从收到霍兰中将所率领追击舰队全军覆没的消息以来,当即被舰队司令托维爵士勒令停止前进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已经在外赫布里底群岛外海徘徊了近11个ia时了。

在这十一个ia时里,舰队接受了充足的油料补给,而这也是他们做得唯一一件事情,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做,甚至在上午11点许,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耗时半个多钟头来发送电报,英国海军不少无线电监听站都通过了三角定位法找出了德国海军的位置,并且也纷纷把情报送到了托维爵士的手上,但舰队司令托维爵士仍旧是不为所动,他似乎在等待些什么。[]大国无疆163

11个ia时,对于一支经济巡航速度在19节左右的战列舰舰队而言,能机动209海里,而如果保持30节的高航速,移动300海里难度不大。所以这近11个ia时的时间,在冰岛东南外海、丹麦海峡出海口东侧经历了一次大海战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是走不了多远的,毕竟他们是船只,而不是飞机。

因此,如同一尊雕像一般矗立在海图桌面前的舰队司令托维爵士,他是在等待、也是在赌博,上午收到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位置情报,他是相信的,但之所以无动于衷是因为他相信,德国海军司令冈瑟?吕特晏斯绝不是泛泛之辈,能通过舰队在挪威科尔斯峡湾“主动暴来引求战心切、疏忽大意的英国海军追击,然后从容布置、悉数歼灭,托维爵士认为吕特晏斯在他两人的第一轮jia手中,是获得了完胜的。

而第二轮jia手中,他认为吕特晏斯“大发慈悲”般的用半个多ia时来发送电报,在明知道舰队一旦发送电报就会打破无线电沉默,继而有暴lù发报之时所在位置的危险,可吕特晏斯仍旧这么做,这倒让托维爵士想到了吕特晏斯在挪威科尔斯峡湾的那一出表演,完美的表演是因为英国皇家海军被轻松干掉了3艘战列舰和5艘重巡洋舰,英国皇家海军为多年以来养成的骄傲和自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所以,通过对北海海域有效布控的托维爵士,自然知道吕特晏斯所率领的舰队还没有急着回家,而且托维认为,吕特晏斯既然能在第一轮jia手中如此胆大妄为,那就绝不是一个善茬,肯定会用更为疯狂、更为出常人预料的方式,来继续扩大战果,因此托维爵士认为,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并不会急着返航,他们肯定还会有一番大作为,而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打翻德国佬的如意算盘。

想到这些,托维爵士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和吕特晏斯继续赌下去,而且他已经毫无退路了了发麻的头皮,他离开了海图桌,走到一个专用于粘贴大西洋最新动态的墙板前,依照时间的先后顺序慢慢的看着那些贴条,这些ia贴条都是无线电台收到的一些消息,譬如某船队遭受打击、某只船出现故障等,托维慢慢的在这些信息中搜寻着,很快他就发现在11月13日到15日当前,货运商船遇袭事件下降了不少,而在15日这一天,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艘商船报告遇袭。

发现了如此反常的情况后,托维立马就想到了解释霍兰中将所率领的船队为毫无反抗之力的就全军覆没的最后一个原因,托维认识到德国海军的作战舰队和潜艇部队展开了史无前例的空前大合作,两军密切合作的结果当然就是霍兰中将的惨败,而德国海军取得胜利的背后,自然免不了要放弃在这两三天里对货运商船的袭击。

“立刻加强舰队周边海域反潜力度!”托维爵士当即向一旁的一名军官下达了命令,根本没看这位军官是一托着厚实文件夹的通讯参谋。

通讯参谋记下了司令的命令,同时也打开文件夹,将刚刚收到的一份电报拿了出来,同时提醒托维爵士说道:“司令,刚刚收到首相电报!”言毕,将电报递给了托维。

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损失3艘战列舰、5艘重巡洋舰,如果英国首相丘吉尔还能稳得住,那只能证明他已经死了,对于一个以海洋立国的老牌资本主义帝国而言,对海洋的掌控就是对自己命运的掌控,当他们委以希望的海军遭受到重大损失,可不仅仅是损失了几千名优秀的帝国军人、几十万吨钢铁而已,而已经动摇了整个帝国强大的思想根基,丘吉尔从中午直到傍晚,从国王到议员、从记者到平民,都已经是以诘问的口气和方式来问候首相的丘吉尔,让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泰山压顶不弯腰”——那只可能是一句笑话,更何况丘吉尔矮胖的身子骨可承受不起泰山的重压,豆大的汗水自始至终没有停过,背负了沉重心理压力的他最终还是以自己的名义给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发来的电报,电报内容相当简单——“政fu和人民,需要一个解释!”

托维看了看电报,尤其是署名和发报日期,这一刻他打心眼里感谢丘吉尔首相,能在如此重大压力的压榨下顽强的坚持好几个ia时,为的就是给本土舰队多一点时间,托维甚至感受到丘吉尔在面对种种压力之时的痛苦心境,那时候的丘吉尔肯定在想,等待,再等待一会儿,指不定已经和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干上的本土舰队,就会发回好消息来,要是能以损失八艘战舰来赢得整个海战胜利,那也是值得的,是能够被英国民众所接受的。

可等待如同煎熬一般漫长,当夜幕落下之后,丘吉尔都还没有等到好消息,无奈的他只好将压力转移给了托维,如此一来,托维感谢丘吉尔也是理所应当的,可托维要如何回报首相的厚爱?如何让被失败yin影所笼罩的大英帝国重获阳光?他,唯有让本土舰队获得胜利,并且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命令!”

托维爵士特意提高了声音,一声令下顿时整个舰桥里正忙碌的军官参谋们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事情,全部立正起来竖耳静听舰队司令的最新命令。

“‘反击’号、‘胡德’号和‘声望’号三艘战列巡洋舰,即刻前往法罗群岛以西150海里就位,允许在航行2ia时之后雷达开机、无线电电台启用。”托维看了周围的军官们一眼,继续命令道:“旗舰‘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以及‘伦敦’号、‘德文郡’号两艘重巡洋舰,沿格拉斯哥至霍克雅未克航线前进。”

“另外,四艘轻型巡洋舰立刻赶往爱尔兰以西200海里,严密监视过往船只,同时注意反潜,一旦有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消息,即刻上报!”

命令刚一下达,不少参谋心中都升起了一个共同的念头,那就是托维爵士等不及了,迟迟没有德国方面消息的他要主动分兵,但他们并没有质疑司令的命令,很快就将托维爵士刚才下达的一番命令执行下去,在外赫布里底群岛外海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中,一艘艘黑黢黢的战舰相继闪亮出了灯光,没有用无线电联络的它们,很快就按照托维的命令兵分三路,一艘艘战舰很快打破了海面上的沉寂,向各自预定的目标驶去。

冷冰冰的海风呼呼刮着,数万吨重的战舰有些笨拙的在海上奔行着,用强硬的舰艏撞开了一道又一道的翻腾出滚滚奋勇前进,留给大海一道宽阔的迹。bo涛汹涌的大西洋也并非保持着沉默,除了那呼呼的海风带给战舰阵阵凉意之外,海面也毫不平静,涌动、翻滚的海水像一道接一道的皱折一般等候着战舰前去闯越往北走,海上还会出现大大的浮冰,这些冰块对于高速航行的战舰而言,何尝不是一个个隐患。

而在另一边,保持着17节航速前进着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5艘战列舰、3艘战列巡洋舰、4艘重巡洋舰,这威武的12艘战舰浩浩的正朝着法罗群岛开来,在此之前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严令舰队用了36分钟给德国本土的海军作战部发去了电报,而在此之前吕特晏斯就已经开始正式实施了他的“莱茵演习”计划的第三阶段。[]大国无疆163

按照冈瑟?吕特晏斯的设想,刚刚消灭掉英国皇家海军霍兰将军所率领的8艘大型水面战舰,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连同整个德意志在内,都处于士气高昂、渴望赢得更大胜利的时候,因此他也就能够推测出,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和大英帝国所面对的困境与颓丧,所以吕特晏斯非常清楚,在面对如此重大失利,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势必会出战,不管是为了尊严和荣誉也好,是为了给英国民众一个答复也罢,他们都不会选择退缩,因此吕特晏斯才认为自己实施计划第三阶段的时机到了。

因此,吕特晏斯要求主动暴lù舰队的位置给英国,而且还意味深长的用了半个多ia时,似乎是在担心英国人的无线电定位技术不够jing确、不够迅捷一样,之后他更是命令舰队以经济巡航速度一路东进,几乎是沿着之前英国海军霍兰将军所率追击舰队死亡之路的反方向航行着,做出一副要投入英国皇家海军包围圈的样子。

其实,吕特晏斯的知道,他的对手也就是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不可能那么轻而易举就上了当,托维爵士肯定能从这三十多分钟的发报时间中就可以看出端倪,更何况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还是那么主动的把位置暴lù给英国方面,托维这个老狐狸肯定就更加怀疑德国海军绕法罗群岛、过北海而返回德国的真实了。

吕特晏斯猜想托维一定会认为,发送电报是假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真正意图是引英国皇家海军前往法罗群岛附近,布下一个天罗地网等着德国佬钻进来,而他们真正要去的却是大西洋深处,去大肆破坏英国人赖以为战的海上生命线,用一艘艘商船和护航军舰的沉没,慢慢由ia胜积累成大胜,逐渐消除英国海军的优势所在。

因此,吕特晏斯有理由相信,托维爵士肯定不会轻而易举就上当,自然而然不会在法罗群岛周围布下防御,而是要集结主力前往大西洋深处拦截德国海军本土舰队,而吕特晏斯真正会那么笨吗?

冈瑟?吕特晏斯认为自己的调虎离山之计是完美的,他主动暴lù了自己的位置,而后又“不按常理出牌”的沿着已经暴lù的方向前进,托维肯定想不到德国人竟然如此大胆,当然会在大西洋深处扑空,为此他让舰队发出电报后不久,还故意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无线电频繁联络状态,之后才让舰队进入严格的无线电静默。

可惜的是,狡猾的吕特晏斯并不知道,托维爵士已经是一个输疯的赌徒,他已经用赌博的方式来暂时稳住自己的心态,用赌博来决定这一场海战究竟还是否会继续下去,因此他只是让四艘轻巡洋舰赶赴大西洋中部警戒起来,同时把英国皇家海军的主力舰队分成了两拨,一路前去法罗群岛担当阻击部队,而另一路则负责截尾。

很显然,这一次托维爵士的疯狂赌博是成功一半了,因为他至少没有扑错方向,托维爵士根本就不管吕特晏斯那一套套ua哨的yù盖弥彰之举,直接就在法罗群岛、大西洋中部两个之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而不是去刻意分析德国人的各种举动,托维爵士这样的下赌注,倒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的那一番jing打细算,彻底白费劲了。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两支大西洋上的死敌,一方是jing心谋划、暗渡陈仓,满以为自己计划是天衣无缝、自己的掩饰行动意图是完美无瑕,舰队所要经过的法罗群岛、设德兰群岛等海岛周边域都是毫无防守的,他们能够慢慢悠悠的抵达北海,到时候他们便可以在北海海域里“胡作非为”。

他们的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甚至已经在“俾斯麦”号战列舰的指挥舰桥里,和众多的参谋们,jing心的筹划着如何利用英伦三岛未来几天里的恶劣天气,在两国空军都无能为力的天气里,让强大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开赴到英格兰岛北海的沿海一线,从北到南的依次打击英国的沿海城市,用凶猛的舰炮火炮来消灭掉英国人的工厂、港口、船坞等等,为后来的渡海登陆作战提前掀起一番凶猛的炮弹风暴……冈瑟?吕特晏斯和一干参谋们,甚至已经想象到了英国的纽卡斯尔在舰炮猛烈齐中颤栗的样子。

而另一边,根本不知道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会不会沿着冰岛霍克雅未克至瑞典哥德堡航线前进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主力舰艇们,它们自从外赫布里底群岛外海出发以后,就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前进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路船队前进航线之间的夹角角度不变,但彼此之间的间距越来越大了,从空中俯瞰下去,他们就像是铁钳一样,试图将位于他们当中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这个猎物“夹住”,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就快要夹住猎物了,就像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赌对了一样。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要进入11月15日深夜的北大西洋上,寒冷的海风已经不再是吹拂了,倒像是一把把锋利的ia刀在吹刮在战舰上一样,“刮出”一阵阵呜呜声,如同古代陆地战场上的低沉的号角声一样,而一艘艘战舰破前进的轰鸣声,则是一个个重装步兵齐步行进的“轰轰”声,预示着惨烈的战争就要降临。

航行在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夜间航渡编队最前的是德国海军希佩尔级重巡洋舰中的“欧根亲王”号,作为被寄予厚望的一款重巡洋舰,希佩尔级别重巡洋舰在设计之初就是为了战争,因此它的设计要求很简单,那就是火力能与法国海军的“阿尔及尔”号重型巡洋舰匹敌,航速比法国海军的“敦克尔刻”级战列巡洋舰快,续航力能满足大西洋作战的要求。

希佩尔级为高干舷平甲板型舰,有舰体长、长宽比大的特点,这也有助于减少阻力、提高航速,当然德国人能在俾斯麦级和兴登堡级战列舰上成熟运用的焊接技术,也在这希佩尔级重巡洋舰上和高强度装甲钢一起大规模运用,作为这一级重巡洋舰中优先建造的两艘战舰之一的“欧根亲王”号,全长两百余米、宽二十余米、吃水深度六米多的它,满载排水量达到了惊人的1.8万吨,在装备三台蒸汽轮机、12台锅炉所产生的澎湃的动力驱动下,可达到32.5节的最高航速。

希佩尔级重巡洋舰能的确不错,攻防兼备的情况下深得官兵们的喜欢,可完美的事物是不可能存在的,希佩尔级重巡洋舰也有自身的一大深受诟病的地方,那就是燃油储备与战舰航行的高消耗率不成比例,俗称——“ui短”。

而也正是因为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中的四艘希佩尔重巡洋舰都有ui短的病,因此舰队才不得不保持17节的经济巡航速度前进着。当然,慢也有慢得好处,航速慢自然舰队发出的动静就ia,而且在这浮冰出没的海域慢行,也容易及时发现必须避让的大块浮冰,避免撞上冰山酿成大祸。

即便如此,站在高高的桅杆之上的瞭望台,那呼呼的海风吹刮在身上,就算是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戴着棉帽,托纳姆依然感觉自己冷得发抖,这感觉就好比大冬天的吹着空调、吃冰ji凌一样冷彻心扉。

托纳姆是“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上唯一的一位瞭望员,如今之所以还能在战舰上有他的存在,还是得感谢“无线电静默”这种新时代的特殊名词,雷达设备再先进如何?一旦进入无线电静默状态,无线电电台不能开机,雷达也要停止工作,而战舰要靠什么来及时发现敌情或者是观察航行隐患,依旧得靠瞭望员的那一双锐利的眼睛和挂在脖子上的高倍望远镜。

这不,每隔一会儿,一直在徐徐踱着脚步驱赶寒意托纳姆就要平下心来,拿起吊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观察观察战舰的四面八方有没有什么异常,如果没有就继续忍着寒冷,过一会儿再看,而真要是发现了什么,则直接转身,冲着一根铁皮管子大吼就行了,或者拿起一个类似于电话的通话器,给下面的人提个醒。

因此,托纳姆认为自己的职责倒是ing重的,重的他都快冷得迈不开脚了,再一次举起望远镜观察四周的时候,北方和南方黑漆漆的海面上什么都没有,而自己的前方则有一根巨大的光柱,那是“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的航行灯,照着战舰航行的前方,而战舰屁股两侧亮着两盏航灯,为后续跟进的战舰提供前进的方向,当然跟进的战舰与战舰之间还得靠航灯来标示,避免战舰之间间距太短,或间距拉得太大。

看了看自己的后方,托纳姆突然觉得在茫茫黑夜中发现那么一丁点儿亮光还真是说不出来的惬意,至少让托纳姆认为,在这个时候,整个舰队里可不止他一个人还没睡,心里略有安慰的他,又举起了望远镜,将倍数调至了最大倍数后,他看了看南方,海天相接之间他似乎看到了那么一点朦胧的亮光,就像是战舰的航行灯所发出的一样,受地球曲率和距离影响,远远的看去那光线就朦胧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