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六十四章 战列舰,开炮!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战列舰,开炮!

第一百六十四章战列舰,开炮!

“敌舰,敌舰……”

托纳姆高喊了起来,身上的寒意也随之消散不见,冲着通话管高喊两声后,再一次拿起往那亮光望去,朦朦胧胧的亮è在黑夜里有些模糊,但托纳姆能够笃定,那一定是大功率航灯发光所致,更何况在这法罗群岛以西,能出现的,只会是敌人,而非友军。

确认之后,托纳姆放下了望远镜,拿起了“电话”,张嘴就喊道:“正南方向,发现可疑光线,疑似敌舰!”

很快,当即关闭了舰艏大功率航灯的“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的雷达值班室里,顿时像炸开的蚂蚱一样,雷达长当即命令战舰上的对海警戒雷达开机,搜索舰队的南方可疑目标,不大的舱室里很快就响起了阵阵的滴滴声,之前隐隐发出微弱光线的照明灯已经关闭作台上的雷达显示屏幕发出的淡绿光芒很快让这个舱室显得别有格调,大气都不敢出的雷达兵们,高度紧张的看着雷达屏幕,眼睛也不敢眨一下。[]大国无疆164

而在瞭望台上,托纳姆聚jing会神的观察着目标,而在这茫茫寒夜里,漆黑的夜空粘稠着海面如同墨汁一般,只有南边的那丝丝亮光显得格外的引人瞩目,而就在这个时候,雷达值班室里叶传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舰队的南面发现了数个雷达反信号强烈的目标,航向是正北、航速大概是27节,很显然是一支带有重要使命,正高速奔赴目标海域的舰队。

“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的惊人发现,很快就传到了航渡编队正中央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把包括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舰队作战参谋长海因斯曼都给扎扎实实的吓了一跳,来不及质疑,两人不约而同的立马高喊到——“舰队所有战舰,立刻雷达开机、进入战备状态,准备近战!”

“准备近战!”

“准备近战!”

命令很快以光速传递到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各艘战舰上,以“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为首的舰队四艘希佩尔级别重巡洋舰,很快就脱离了航渡编队,一起向北急转弯,而舰队中的五艘战列舰很快就调整到了第一阵线上,三艘战列巡洋舰位于第二阵线,吕特晏斯让皮糙厚的战列舰来担当黑夜近战中的主力,让油料已经所剩不多的重巡洋舰避开。

德国海军官兵优秀的作战素质很快就体现了出来,在各艘战舰都关闭了航灯的情况下,各艘战舰的瞭望员都成了各舰舰长控战舰变动阵位的眼睛,在加上航渡计划中,各艘战舰之间的间距拉得也比较开,所以茫茫黑夜之下一艘艘魁梧的战列舰、战列巡洋舰很快完成了阵型变换。

乌云遮住了月亮和星辰,让茫茫的大海上一面墨黑,海风徐徐之间,一艘艘完成阵位调整的战舰已经进入到了炮战准备阶段,海面上的钢铁巨兽们很快发出了整齐的嗡嗡声,那是战舰上的前后主炮炮塔调整就位的噪音,动辄数百吨的主炮炮塔移位间,形成了一曲特别的炮战之歌。

“嗡…嗡…吭!”

“嗡…嗡…吭!”

一声声低沉浑厚的“吭…吭”声撞击在海面上,音bo颤抖空气让这种特有的主炮就位声音显得极为特别,就像是中世纪重装步兵们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攻击编队后,那刀剑与重铠之间撞击之音,那齐步行进的坚不可摧,当然此时此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里,那兴登堡级战列舰一尊尊420毫米巨型主炮、那俾斯麦级战列舰一毫米的主炮,接下来要发挥出来的攻击力,比重装步兵不知道要强到多少倍。

形势对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非常有利,高速行进中的英国海军战舰航向恰恰垂直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航向,浑然之间就已经占据了炮战中最重要的“”字头得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战舰,只需要完成调整阵位,让自己的一座座主炮调整到瞄向右侧即刻,完全可以在炮战中发挥出全部的火力。

而对于英国皇家海军的“反击”号、“胡德”号和“声望”号三艘战列巡洋舰而言,之所以能有现在的这般被动局面,也是有客观原因的。

时间倒退到晚上英国皇家海军作战舰队并分三路之前,舰队司令托维命令“反击”号、“胡德”号和“声望”号三艘战列巡洋舰,前往法罗群岛以西150海里就位,并且还允许这三艘战列巡洋舰在出发2ia时之后就可以打破无线电静默,让雷达开机工作以搜索目标、无线电电台启用以加强三路兵力之间的通讯联系。

如果真要是按照托维爵士的命令严格执行,并且不出岔子,那么对于英国皇家海军的这三艘宝贝战列巡洋舰而言,肯定能先行一步的发现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虽说他们的雷达探测作用距离只有三十海里左右,但对于没有在法罗群岛、冰岛等设立无线电监听站的德国海军而言,这三艘战列巡洋舰的无线电活动,就算被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上的战舰探知,也有可能会被忽略掉,因为在法罗群岛附近的无线电活动相当频繁。

可惜的是,这三艘战列巡洋舰的确是严格执行了命令,但还真出岔子了,安装在这三艘战列巡洋舰上的对海搜索雷达能不过关,除了搜索距离有限、搜索方位调整困难之外,故障率高、稳定工作时长短暂也是两大弊端,换而言之就是这英国皇家海军战舰上“眼界有限、视野狭窄”的雷达,能够连续的稳定工作两个ia时是很困难的,就像当初那担负监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是否通过丹麦海峡的英国海军‘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这2艘重巡洋舰,就是以轮换开机工作的方式来完成监视任务。

可这一次,“反击”号、“胡德”号和“声望”号三艘战列巡洋舰当中,“反击”号战列巡洋舰的雷达本身就存在质量问题,原本是要返回船厂更换,而冲在最前列“胡德”号战列巡洋舰,自出发之后两ia时的确是开机工作了,可才工作不到一个半ia时就罢工了,之后“声望”号战列巡洋舰来担当前锋,并用它的雷达来搜索海面,可两个多ia时之后,“胡德”号的雷达没有修好,“声望”号战列巡洋舰的雷达也挂掉了得三艘战列巡洋舰上的雷达兵都咒骂不已。

于是乎,这三艘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战列巡洋舰是执行了他们舰队司令托维的命令,可岔子却是一出再出得他们为了尽快赶赴目标海域,只能让“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开着大功率航灯,一路“风风光光”的前进着,结果被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所发现了,当然此时此刻“声望”号战列巡洋舰上的瞭望员,也看到了他的正北面出现了那朦胧的亮光,可他刚发出示警,再一次想确认的时候,那亮光已经不见了。

技术上的差距,顿时形成了英国方面的被动局面。

在德国海军方面积极做出调整,准备夜间近距离炮战的时候,“声望”号已经将发现敌情的消息通报给了另外两艘战列巡洋舰,同时也将这消息发送给了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声望”号战列巡洋舰也进入到了紧张的战备状态,虽然无法探知前方到底是不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也并不知道,距离他们有多远?对敌舰数量、型号等也一概不知。[]大国无疆164

11月15日23点15分01秒,被一片黑夜笼罩中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呈一字形排开的“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奇”号超级战列舰、“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提尔?比兹”号战列舰等五艘战舰中,“俾斯麦”号战列舰作为旗舰首先开炮了。

“砰……砰……”

“砰……砰……”

在火控雷达的帮助下能够准确获得火控数据,在电子式计算机辅助计算下可以让各舰枪炮长得到各主炮的数据,有了击数据的一艘艘海上钢铁巨兽,顿时发出了一阵阵震耳yù聋的舰炮齐巨响声,骤然作响的一主炮喷出了巨大的橘红è火焰,闪亮的光芒照亮了战舰的巍峨舰身,也照亮了战舰击正面的海面,让海面如同上了一层金光一般。

5艘战列舰大口径战列舰主炮的齐对于英国皇家海军而言,在他们苦于毫无目标的时候,正北方向的海天之间骤然亮出了一道橘红è的光芒,就像落霞的余晖一般闪亮,可这来得快、去的也快的闪亮,那一抹橘红的背后,可不是一好景致,而是死神的微笑。

15海里的距离对于两军而言实在是太近了,不到三十公里的距离上连德国海军的重巡洋舰都可以利用自己主炮来参与炮战,而就在英国海军枪炮参谋正奋力计算着德国海军战舰位置的时候,从德军战舰击所发出亮光之后,不到40秒的时间里,40枚炮弹就飞跃了两军战舰之间的距离,狂风暴雨般的坠落下来。

很显然,仓促之间的第一轮击实在是失去了应有的准头,或许也是因为英军的三艘战列巡洋舰依旧保持着高航速,反正这铺天盖地而来的一枚枚炮弹在英国皇家海军三艘战列巡洋舰周围是炸出了一根又一根的巨大水柱,让这三艘战列巡洋舰像是顿时驶入了一片惊涛骇之间一样,爆炸开来的炮弹所产生的巨大冲击bo连同掀起的海一起助推着战舰的摇晃不已。

素质不输于德国海军的大英帝国皇家海军,为首的“声望”号战列巡洋舰的前主炮台四火炮,首先唱响了英国皇家海军反击的序曲,不过这简单的“半齐颇有一番目标校正的味道,当然深谙炮战道理的他们还及时调整了航向,以便让他们也能发挥出全部的火力。

德国海军的5艘战列舰保持着每隔40秒就出一轮齐的高效率,而随着两方战舰战舰距离的拉近,炮弹的飞行时间也在不断缩短,当德国海军利用前两轮齐数据修正过的第三轮齐落下的时候,这一轮jing准的齐也终于取得了战果,40枚炮弹中,有24枚炮弹是由德国海军兴登堡级超级战列舰的420毫米重型穿甲弹,之前已经在二十多海里距离上,击沉了英国皇家海军霍兰中将所率领的三艘战列舰、两艘重巡洋舰的炮战中,证明过能耐之强大,而这一次距离更短,穿甲弹的穿透效果自然就更好了。

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对付的是英国海军的“声望”号战列巡洋舰,16枚高初速轻型炮弹中只有1枚炮弹命中了目标,而这枚炮弹却不偏不倚的“en上”了正在高速转向中的“声望”号战列巡洋舰那“俏丽”的舰体后部主桅附近装甲带,炮弹穿透了6层甲板击中了舰尾主炮塔的弹舱,这枚有如此之好运气的炮弹当即爆炸开来,瞬间就引爆了弹舱里存储的一枚枚主炮炮弹。

航行在“声望”号身后900余米的是“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再往后970多米,则是“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尾部炮台弹舱被引爆的“声望”号战列巡洋舰,顿时就给后面跟进转向中的两艘战舰提供了最好的“灯光照明”,因为这弹舱被引爆,轰隆巨响之际即迸开来的橙è闪光,瞬间就点亮了周围。

“反击”号战列巡洋舰的瞭望员和航海舰桥里的众多官兵,都目睹到了那橙è闪光中,各种各样的高速碎片飞溅开来的壮观景象,更为令人胆颤的是,排水量以万吨衡量的“声望”号本是在高速航行,可挨上了这么一炮,又被引爆了弹舱,整艘战舰顿时就猛烈的抖动了一下,就像天上掉下了万吨钢刃,硬生生的砍在了“声望”号身上一般,震得这艘战列巡洋舰猛烈颤抖一下,还没落回海面,就生生断裂开来。

钢铁断裂开来的尖锐声顿时响彻了海空,在另外两艘英国海军战舰的官兵的目睹之下,“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很快就在海面上直接崩断成两截了,他们也没法顾及到“声望”号上的1400多名船员到底能活下几个人,因为他们也自身难保。

德国海军的三艘兴登堡级超级战列舰中,只有“兴登堡”号战列舰是独自负责打击英国皇家海军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另外两艘该级的超级战列舰,则将全部火力倾泻在了“反击”号战列巡洋舰,那气势汹汹的16枚420毫米重型穿甲弹可不是吃素的,jing准的弹幕扑向了“反击”号战列巡洋舰航行的区域,而与此同时,“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对德国海军战舰的第二轮反击前炮台半齐也发了出去。

在炮弹发的巨大焰火闪耀间,三枚420毫米重型穿甲弹也砸在了“反击”号战列巡洋舰的身上。一发穿甲弹轻松的就撕破了舰桥的防护装甲,当场便让舰桥里的英国海军官兵血横飞的非死即伤。一发穿甲弹穿透了层层装甲后,钻到了舰艏燃料舱附近爆炸开来,迅猛的爆炸伴随着巨大的高温火焰顿时让“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在这茫茫黑夜中分外耀眼,而更为致命的是第三枚命中的炮弹,这枚炮弹直接命中了烟囱附近,那脆弱的装甲防护钢根本不能承受穿甲弹的重击,让这枚炮弹轻轻松松的就钻了进去,爆炸开来的穿甲弹很快就成了毁灭掉了罪魁祸首。

“反击”号战列巡洋舰没有断裂开来,不过舰艏燃料舱被引爆之后的滔天大火已经扩散开来,迅速蔓延的火势与命中烟囱附近的那枚穿甲弹所引发的爆炸相互作用,很快就让“反击”号战列巡洋舰成了“无可救”,身穿防火服、拉着高压消防泵赶去扑灭火势的损管士兵很快就被大火和高温气体所包围,有些地方的高压蒸汽管道也炸裂开来,喷冒出来的高温蒸汽瞬间就让这些活生生的血之躯化为乌有。

当然,能目睹到“声望”号和“反击”号战列巡洋舰这两艘毁灭过程的,只能是航行在最后,并且在德国海军“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攻击之下,运气还不错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兴登堡”号发而来的第三轮齐枚炮弹,依旧如同前两轮齐的16枚重型穿甲弹一样,只有一两枚在高速转弯航行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周围爆炸开来,爆炸掀起的水柱“清洗”着这艘运气很好的战舰,当然爆炸开来的近失弹所产生的冲击bo还是威力巨大的,譬如第三轮炮弹中的那一枚距离“胡德”号战列巡洋舰舯部30余米爆炸开来的炮弹,强大的冲击bo让“胡德”号战列巡洋舰侧弦水线装甲带都崩开了,一颗颗铆钉被生生震裂,高压海水如同经缝隙喷溅开来。

当然,“胡德”号战列巡洋舰也发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二次怒吼,可这一有失准头的4枚炮弹根本没有给德国海军的战舰带来一丁点儿的创伤,反倒是已经成了海上“火把”的“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它所发出去的4枚炮弹中,有一枚炮弹邪的击中了“俾斯麦”号战列舰舯部之前的20米位置的右弦,“俾斯麦”号战列舰正准备着第四轮齐而这枚击中战舰的炮弹如同巨人的重拳一击,骤然之间便让这艘海上怪兽猛然的左移了一定距离,而且在强大的一晃之间,舰桥里的冈瑟?吕特晏斯等人都狠狠的摔倒在地,最悲剧的当然是前炮台的那些官兵们,这骤然而来的撞击,顿时让不少人摔倒,撞在舱壁上的更是碰得头破血流。

幸运的是,这枚炮弹没能掀开“俾斯麦”号战列舰变态般的装甲钢,可这乍然的一炮却着实的吓了德军官兵们一跳,如果要是这枚炮弹运气再好那么一点,命中了“俾斯曼”号战列舰的舰桥,或者是雷达、通讯设施,那这这艘旗舰可能就没法继续担当旗舰了,指不定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指挥中枢,都会被这枚走狗屎运的炮弹给一锅端了。

惨烈的炮战还在继续,浮在了海面上已经不能动弹的英国皇家海军“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已经失去了反击的能力,面对德国海军两艘超级战列舰的炮击,它在奇”号超级战列舰和“鲁登道夫”号超级战列舰的第四轮齐炮弹落下后,很快就被7枚炮弹撕裂成了一块块碎片和截段,耀眼且绚丽的爆炸光芒彻底点亮了夜空,如同飞蝗一般向四周飞溅开来的钢铁碎片,红彤彤的如同流星一般的不少,但更多的是一些大块ia块飞的战舰部件,或许这其中还有体。

五分钟不到,这艘战列巡洋舰就消失在了海面上,而好运到头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也在发出自己的第三轮炮击,也是第一次全火力齐之时,被德国海军的“俾斯麦”号战列舰、“提尔?比兹”号战列舰、“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所“热情对待”的“胡德”号,实在是承受不起如此的浓厚热情,16枚380毫米高初速轻型弹、8枚420毫米重型穿甲弹,比死神的尖叫声还飞得快,当场便让脆弱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被爆炸的焰火所包裹起来。

猛烈的爆炸火焰再一次点亮了夜空,巨大的火球让这艘战列巡洋舰如同被太阳包裹了一样,而它内部弹舱、燃料舱等舱室的爆炸,更是摧枯拉朽般的撕裂了这艘钢铁战舰,让它在爆炸的强大气和冲击bo中,各种碎片和块状以各种各样的姿态分散开来,最后砸在了海面上溅起数米高的[]大国无疆164

“胡德”号战列巡洋舰死得相当凄惨,可在挨上一枚枚炮弹之前,犹如“回光返照”般的全火力齐中,它所出的8枚炮弹也30余秒钟的飞行之后,也终于带着浓浓的复仇之气砸在了之前耀武扬威般蹂躏它的“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周围,其中两枚命中了这艘装甲防护达到了超级变态水准的超级战列舰,虽然没能击穿装甲钢,但这两枚炮弹算是立功了,因为它们不仅毁掉了“兴登堡”号的侧弦的一副炮炮台,还连带那昂贵的雷达天线、通讯天线等一起毁灭得干干净净,让“兴登堡”号也尝一尝成了“瞎子”的味道。

不过,令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不能高兴得太早的东西终于到了,在它们的西南220度方向,大约20多秒前闪过了一阵耀眼的光芒……

收到消息后就加速前进的英国皇家海军托维爵士,他所率领的本土舰队旗舰“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以及‘伦敦’号、‘德文郡’号两艘重巡洋舰,它们前进的航向与那已经被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吃掉的三艘战列巡洋舰,呈一定的角度高速前进,而在收到消息后不久,托维爵士这才命令要扮演“终结者”角è的这两艘战列舰、两艘重巡洋舰雷达开机,很快就发现了在它们右侧20海里之外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

为了隐蔽接敌,托维爵士严令四艘战舰不能贸然开火,同时也不能打开航灯,他任凭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五艘战列舰疯狂的蹂躏着自己舰队的三艘战列巡洋舰,那战舰遭到致命毁灭爆炸的冲天火光,他自然是看不见,可德国海军一艘艘战列舰齐的火光,年迈的他都能清晰看到。

因此,在三艘战列巡洋舰顽抗着德国海军两艘战列舰与三艘超级战列舰的疯狂打击之时,本土舰队的一干参谋们连同“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的观瞄员们,都在jing心测算德国海军炮击战舰的位置,而他们所依靠的,自然是德国战舰舰炮齐的那耀眼光芒。

而直到德国海军战舰第四轮齐之后,英国皇家海军托维爵士才颤抖着年迈的身躯,双拳紧紧捏成拳头,用尽全力的高喊到——“开炮!”

属于英国皇家海军最新一级,也是最先进一级别的英王乔治五世级战列舰,这一次托维爵士带来了它们当中的两艘,满载排水量超过4万吨、拥有两座四联装、一座双联装共计的14英寸(约356毫米)舰炮的这两艘代表着英国皇家海军满腔怒火,带着大英帝国数百年尊严与荣耀的战列舰,利用早已测定好的数据,用自己的毫米主炮,向德国海军的五艘战列舰,发出了大西洋海战最粗犷的怒吼。

距离不到一万七千米的炮击对于英国皇家海军两艘最先进的战列舰而言,它们虽说没有先进的火控雷达、电子式计算机,可英国皇家海军将士毕竟训练有素,更何况它们用光学瞄准仪器在利用了德国海军战列舰四轮齐的焰火来反复瞄准校正击数据计算得相当准确。

突然出现的20枚炮弹很快就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炸开了锅,刚刚还沉浸在轻轻松松就干掉了英国皇家海军三艘战列巡洋舰的他们,这才猛然发现自己被“黄雀”盯上了,这“螳螂捕蝉”的胜利喜悦感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一字排开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五艘战列舰中,从西到东纵队展开的是三艘超级战列舰和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兴登堡”号离托维爵士的英国皇家本土舰队最近,而“俾斯麦”号最远。

因此,在这复仇的炮击中,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兴登堡”号、“鲁登道夫”号两艘超级战列舰,分别成了英国海军的“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的目标,之前已经挨过一次揍的“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这一次被托维爵士的旗舰给“亲上”了,5枚jing准的炮弹顿时让刚刚还把英国海军“胡德”号战列巡洋舰蹂躏得可怜的它,化为了一片火海,而“鲁登道夫”号战列舰,也在炮火中战栗……

突然到来的炮击的确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中“俾斯麦”号战列舰上的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吃惊不已,“兴登堡”号战列舰挨上炮弹的那一瞬间,他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中了英国人的埋伏,只不过令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托维这个老东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五艘战列舰竟然如此强悍,四轮齐共计耗时不超过15分钟,就轻松干掉了英国海军三艘战列巡洋舰,这让原本有“顽强阻击”职责的它们太快成了大海深处的零碎。

吕特晏斯急了,他当即想到应该反击,用猛烈的炮火反击,尤其是在这托维爵士这老头子已经从容让英国战舰摆开架势从容炮击的情况下,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可在火光中冲出来的“兴登堡”号超级战列舰,依旧保持着不错的航速,这倒让他心里顿时新生了一个想法。

于是乎,他当即命令战列舰编队航向转南,四艘重巡洋舰脱离舰队编队往北急速开进,利用尾部炮台向英军反击,吸引火力即可,而同时高速转向,争取能将全部瞄准右侧的侧弦火炮,能朝向英军方向的一艘艘战列舰,在火控雷达提供准确炮击数据之前,各艘战舰可自行向英国海军战列舰反击。

德国海军“提尔?比兹”号战列舰高速调整就位的雷达首先探清了英国本土舰队的虚实,当冈瑟?吕特晏斯知道托维爵士这老ia儿竟然只带了两艘战列舰、两艘重巡洋舰的时候,那颗焦急的内心顿时就归于平静了,他手里现在少说都还有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一艘超级战列舰,玩都能玩死托维的四艘战舰。

很快,海天之间响彻了隆隆的炮声,高速机动中的战列舰砰砰的打出一轮又一轮的舰炮齐闪亮的焰火一闪一闪的活跃在海面上,英国皇家海军的两艘重巡洋舰也加入战阵之后,整个jia战海域就不再漆黑了,橘红è的炮火火焰、爆炸的橙è光芒,让今夜的北大西洋不再黑暗。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