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六章 难得共旅途

第三十六章 难得共旅途

:今天是国庆节,愿所有人都节日快乐。节日一定双更,这小子的承诺,一更来了,二更还会远吗?新的一个月,求支持!!

“小马哥,背着大包小包的,去哪儿啊?”

“哦,是王二娃嗦!”被喊作小马哥的人物捏着火车票回头一瞄,才发现背后的原来是以前的小徒弟,不过这背着大包小包的上火车也挺不容易的,尤其是验票的时候被人在后面喊一下,在排列有序的队伍里安全转过身来,是一项非常高难度的动作,因为一不小心背上的大包包就会和后面的人发生激烈摩擦了。

“我回四川去,出来都几百年了,还是该回去看一下噻!”小马哥接过列车员检查通过后的票,背着大包包很是费劲儿地登上车后,才给身后的王二娃说道。“对了,帮我把那个箱子递给我一下!”小马哥笑呵呵地对着列车员说道。

“你先上去吧,我来帮你拿!”偶然遇见老师傅,王二娃脸都快笑烂了。呲牙咧嘴地就帮师傅拧着箱子登上了车,跟着师傅一道折腾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俩硬座,放好行李后才舒舒服服地落座,屁股刚一碰上蒙皮椅子,王二娃就开口说道:“师傅,这一别就是一年光景了。您老人家这身体还是那般硬朗啊?”[]大国无疆36

王二娃以前在乡里也就是一个被人叫做傻子的人物,家里地少又人多,所以这吃的就一直不够,但这王二娃打小就是心灵手巧得紧,上山爬树掏鸟窝、下河『摸』鱼抓螃蟹等等,这些都是样样精通门门深熟,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人总是要长大,饭量要增大,总不能靠着这样那样的野味儿凑合着过日子吧,所以家里的人可就急了,但一时之间又没啥办法,谁叫这孩子脑袋就有点问题。

一晃时代就变了,人民『政府』登台唱戏,这好日子可就巴巴儿的跟着来了。村里的地不再是地主老爷家的了,而王二娃一家也算是终于找到活计了,赶紧兴致勃勃地耕地劳作,一家人是卯足了劲儿要创出个好收成,争取早日让家里的娃都一个个找到媳『妇』成家。但就是这成家一事儿坏了家庭的和睦,时代在发展生活在进步,村村镇镇的都修水泥路,家家户户修新房子,王二娃的大哥还有不笨的三弟,可都看在眼里馋在心里,纷纷放下了锄头背篼出去打工了,结果留下王二娃和父母支撑家里。

但村里发生的事儿每天也就那么一点点,没啥好稀奇的,就是过来过往的人们都说山外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妙,渐渐的村子里就有了打工挣钱比在村里种田有出息得多之类的说法。而三五几个月,大哥和三弟都一股脑子地能给家里寄回一张红彤彤的百元票子,这王二娃也不愿自己就这么傻下去。

父母也是一咬牙一跺脚,拿出了俩张红票子趁着农闲就领着王二娃出来找出路了。没想到出路没找到,倒是糊里糊涂不识字儿把『政府』办公大楼当传言中的旅馆了,少不了一些笑话倒是让『政府』的人帮忙想到了办法,所以才有了王二娃进技术学校学习的事,当然也就有了今日王二娃和老师傅的重逢。

“二娃,你这脑袋啥时候变得没那么笨头笨脑了?我倒是觉得你比谁都要聪明!”小马哥仔仔细细地看着王二娃递给他的焊工中级技工证,红红的钢章印绝对是准的,而且那独一无二的技工编号也是独有的,打个电话就能问道这技工号的主子究竟是不是二娃这人。“拿到了这个本子,估计现在的日子过得挺滋润了吧!”

王二娃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傻笑一阵之后才说道:“我去看过医生,人家说我不是傻而是小时候少了交流同伴。家里的人都去帮地主老财去了,我一个人只能做孤零零的野孩子,自闭久了就被称为傻子了。对了,我还没领到工资呢!学校培养了我,我就在那儿自愿做了一期的培训工,算是回报了学校的养育之恩吧。要不然我早就和你一样出去干大活去了!”

听到傻子这么一个回答,小马哥满意了。一直以来自治区的教育就是『政府』为主,什么东西费用『政府』都给出了个干净,受了教育的学生基本上都会选择各自的报恩方式,当然对于技工学校的学生们而言,会有自己的方式作为对学校对『政府』的回报。但小马哥没想到这傻小子竟然学自己,不过没像自己一样两期甚至三期来回报,肯定有傻子自己的苦衷。不过这也让他感到很欣慰了。“想不到你小子还知道这个传统,不错!”说完,小马哥很是满意地笑着将技工证递还给王二娃。

“师傅,你怎么突然打算回四川呢?”王二娃小心翼翼地将大红本本放进自己的贴身荷包,当然不忘问问心里的大疑问。“你不是在柳汽做的好好的,是不是挣够了,就像我哥和我弟一样要回家娶媳『妇』了?”

王二娃不经意间变吐『露』了他的选择用一期时间做回报的原因,在传统思想还是比较重的中国,虽不说还流行什么裹脚、男尊女卑,但起码的长辈之分还是有的,弟弟都要成家立业了,还是给当二哥的不少压力,估计王二娃的父母此时就在『操』心他的大事。

“我?”指着自己的脸,小马哥说道:“你该不知道护国战争的事情吧!滇军和袁世凯的人马可是在我们四川折腾了老半天的,我这是没办法,必须得回家看看,要是情况不行,赶紧地就迁到自治区来。生逢『乱』世实乃不易啊,袁世凯要想当他的皇帝就让他当去得了,干嘛非要在我的家乡大干一场,他当不当皇帝关我们屁事儿。”

列车呜呜鸣叫着,车窗外的一切慢慢开始流动起来了。看着窗外的一切是那么的和平与宁静,想起自己家乡遭受到的战火,小马哥心里又是一肚子的窝火。“人家当不当皇帝、共不共和,和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有啥关系。你护国军自己都还穷得屁股『露』了大半截在外面,还管他十万八千里外的北京城作甚?呼来唤去的闹革命保共和,结果还是为了自己一肚子私心。”

“师傅,您喝水!”王二娃见师傅越说越上劲,车内不少的人也是跟着说了起来,赶紧去倒了一杯热水回来把师傅的嘴巴给堵上。

因为有专门的客运线和大量的客运列车,所以自治区内的火车票本来就便宜,但最近铁路都有大量的货物需要运输,尤其是红水河梯级电站大计划大规模开始后,柳州到河池的铁路公路就繁忙异常了,当然大工地的出现自然需要大批劳动力。所以平时人不怎么多的夜间列车的硬座车厢,此时也坐满了人,但刚才马师傅的一席话鼓弄出来的响动,经过大伙的一炒,还真不像是仅一百来人坐的标准硬座车厢,倒像是一个菜市场般热闹了。

“要我说,人民军就该直接出兵,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整个中国的军阀些,省的得他们一天到晚的抢地盘、夺权利。”

“唐继尧还有那啥刘显世之类的玩意儿,尤其是那个叫啥蔡锷的家伙。前两个都是些人心不足蛇吞象的主,而另一个都是要死的人还一天到晚的要革命,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觉得他们一炮轰下去,炸死的绝不是中国人。”一个商人打扮的人物更激动说着说着衣袖都挽起来了,要是说的那些人就站在他面前,估计三两下就会被这位气头正旺的主给弄死了。

“他们打了一炮,肯定是要炸死人的,当然炸死的肯定是中国人。但是,该不会砸中你家了吧?”

“你们还真是说中了,我老家就是战场,他们一炮下去就把我老娘给炸没了!革命革命,到头来反倒把我家人的命给革掉了。哥们我是走南闯北的做生意,什么时候过路费没给够过?什么时候好处费少了一分钱?什么时候亏待过那些兵大爷?这倒好,辛辛苦苦贩卖点东西挣些钱,交了些好处费结果让他们变成了炮弹孝敬给了我老娘。要是加上那个被炸死的丫鬟,他们可是一炮俩命啊!”

说到这儿,这些人才发现他挽起的衣袖里冒出的一块黑『色』,正在敬孝的人物的确火气有点大!

“师傅,你别听他们胡说『乱』吹。护国军是没有炮的,不会炸死你的家人!”傻子接过师傅喝完的水杯,不知道是哪个神经不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气话,弄得师傅只好说再去放一杯水回来压一下火气。[]大国无疆36

护国战争从头到脚没有对自治区内的一切产生影响,那仅仅是指对生活在自治区内的人民生产生活而言。但毕竟是发生在中国人自己身上的战争,发生在中国内陆人口密集地区的战事,只要一颗子弹不长眼,那估计就会影响大了,更不用说炮弹没了个准头。一炮下去,中国传统式的砖瓦房甚至茅草房,哪儿能承受如此大的猛烈痛击。

当然,关于这场战争的意义,不同人肯定是有不同看法的。就像王二娃这种土生土长的广西人,战争根本就没对他的生活和学习,包括他家人的。都没受到一丝丝的影响。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位曾今不断为军阀『政府』作出过“贡献”的商人,到头来反倒是自己家挨上了军阀们的炮弹。当然也包括王二娃师傅这样的人,他们根本就还不知道老家的家里到底如何了。

“二娃,你坐这趟火车去哪儿?该不会也是到四川去的吧?”喝了好几杯水算是咽下了心中的怒火,周围群情激昂的人群也被前来的列车员们劝止住了,当然气氛渐渐缓和之后,大伙都不再摆论那些揪心事儿,说说自己的工作和孩子的渐渐占了大多数,而不少人也开始分享各自的食物。十年才修得同船渡,估计要二十年才能修得同车缘爱热闹的中国人从来就不会让旅途变得孤单过,马师傅也只好和对坐的王二娃谈谈心才能解闷了,另外两个位置上做的人民军战士一上车来就跟木头人似地,保持一个姿势坚决不动摇。

“公司结束对我的培训之后,他们就让去大化水电站当焊工,那儿在赶工期要人得紧。再说这趟车又到不了四川。”王二娃说着拆开了自己的一个铁饭盒,里面装着一些洗干净的水果,不过他满是崇敬地邀请两位军人,只换来两个词,“不用”和“谢谢”,只好和身旁的师傅分享了。悻悻然地将饭盒推到师傅的面前,王二娃说道:“师傅这水果可甜了,你尝尝!”

“恩,自治区的工厂是越开越多,电力需求总有一天是要庞大起来的,抓紧时间让大化电站竣工非常有必要。”说完,马师傅拿起一个小苹果就准备开啃。“对了,你二位需不需点吃的,一会儿餐车来了我们点几个小菜!”

马师傅的问话依旧换回的还是两个词,只不过不同于王二娃的,变成了“真的不用”、“谢谢”。“师傅,他们是要坚守部队纪律和道德『操』守的,就是外出也要坚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咱还是说说咱们的事儿吧,你刚才带着那么多行李,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王二娃狠狠地咬下一个青苹果,目光炯炯地看着师傅。

“你是不知道啊,听他们说这回去的路是雄关多多。我带那么多行李就是方面在路上给好处的,不拿点东西、小钱塞给刘显世的兵,咱们是过不了贵州的关卡,也就回不到四川。当然肯定也给家里带了些东西,自治区的商品多又便宜,我带了些回去待客送客都不错!再说了,自治区内这么好,我怎么不回来。除非以后我老家那儿也变成自治区这样,当然也有我干的活计,就不用这般心急火燎地回去了。”

“那是,自治区内的日子肯定是好的。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这身衣服还有背包里的工作服,都是亚美服饰的,大品牌质量老好了。对了,听说咱以后的鞋子也是亚美服饰的全资子公司耐克公司给专门制作,这搞焊接的没有一身好工作服、好鞋,绝对是件麻烦事儿!”王二娃刚刚说完就看见列车员远远地推车餐车过来了,赶紧挥手示意准备请客吃饭。

轰隆隆的列车在田野里奔行,车厢内投『射』出的灯光让列车远远的看起来就如同一条透明的长龙一样,寂静的夜里只剩下轰鸣作响的火车,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和一股股白『色』整蒸汽,拖着一车闲谈不已的人们驶向远方。

“少校!上尉!一路可好?”火车站内,一位前来接人的一级士官准时接到了刚出火车站的两名“士兵”,当然是在小马哥和王二娃眼里的“士兵”。列兵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挺胸敬收腹、敬礼,笑呵呵地和两位军官打趣之后,一溜烟的就用吉普车载着两军官离开火车站。

“直接去工厂吧,我们今晚就住在那儿了!”车上,少校最先开口说话了,不过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声音。“士官,车上有吃的吗?”少校抚『摸』了一下肚子,心里又爱又恨,没在列车上给自己丢脸针算是大幸。

士官直接把副驾驶座位上的一个口袋递了过去,里面装着一些食物,当然这是士官为自己准备的食物,因为他并不知道这段时间经常晚点的列车已经不晚点了。

少校接过袋子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看了几眼,只好笑着拍拍士官的肩膀,然后很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会儿你送我们到工厂去后,自己再找个地方吃饭吧。饿了十几个小时,早扛不住了。”说完,便和上尉分享了那仅有的一个面包和一瓶矿泉水。

吉普车很快在路灯的照『射』下驶过静谧的街道,而河池火车站内还有些人并没有离去,比如说王二娃和他的师父。

火车已经到了又要开动的时候,王二娃依旧还在车内和师父交流,呜呜鸣叫的火车汽笛声传来第二阵的时候,王二娃终于道出了最后一席话:“师父,过了麻尾可就没火车可坐了,公路都没得走的。你这一路翻山越岭的回去,可要小心啊!”说完,他从荷包里『摸』出了两张十元大钞递给师父。

“你这是什么意思?”

“拿着,买烟抽!”说完,王二娃笑嘻嘻地背着自己的背包,很快就下了火车,站在车窗外和师父挥手致意。

“拿着你的钱,好好在工地上干活,早点找个媳『妇』成个家!”小马哥潇洒异常地打开车窗,将两张纸币『揉』成小球抛了出来,最后笑着挥手说道:“你师父早就不抽烟了,傻子!”

捡起地上的钱,王二娃慢慢将它平整开来,自言自语地说道:“烟盒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师父是个好人不能因抽烟而患病!”说完,将两张已经皱巴巴的钱重新放回荷包里,背着帆布背包很快离开了火车站,附近有专门的临时住宿点可以提供廉价的过夜床位,王二娃将在那儿睡个好觉然后开始新的一段旅程。

王二娃刚在火车大众旅店登记完毕获得了一个小小的单人间,能够有一张床位度过夜晚的时候。火车上有过几句言语之缘的两位“士兵”,他们坐着吉普车也抵达了目的地。

“证件合格,允许进入!”数挺机枪瞄准的栅栏大门外,两名士兵检查完三位深夜来访者的士兵证和军官证后,慢慢撤去了防护栏放行了这辆一路风驰电掣而来的吉普车。

吉普车很快就驶抵了第二个检查点,不过这个点的守卫士兵明显要比第一道的温柔点,看到是自己的直属长官回来,也没检查什么便放行过去了。军工厂的防卫一般都是不相干的两支部队负责里外两层防御与日常巡逻任务,所以无论是哪支部队的士兵或者军官要想进入最核心的生产区,都必须被对方的苛刻检查一次,这也是一项传统而已,少校他们自然知道这点。[]大国无疆36

进入核心生产区之后,与外面最直观的不同就在于外围安安静静,而这里面却机器轰鸣灯火辉煌。“目前我们的任务就是将这批图纸消化,争取在一个星期之内开始上工生产,四个月之内必须制造出两万套。时间紧迫任务繁重,各位的责任相当重大。”刚一抵达值班室,少校便召集了不少值班的工程技术人员,从柳州拿回来的图纸每次都是极其谨慎地运输过来,往往大张旗鼓军车轰鸣的运输队里其实并没有放有图纸,反倒是偶然出现在列车上身着普通士兵服装的人,他们带着的才是真东西。

这次少校他们从柳州拿回来的图纸的标题其实倒是很简单,“式班用机枪”。之所以用一个外文字母来表示,而不是什么16式、17式等等,只说明有三种可能。第一就是这枪估计还只是呆在设计者的图纸上甚至是头脑里,有一定的概念和思路了。第二就是这枪估计仅仅完成理论研究工作,样枪的制造和相关实验都不错,具备进入下一阶段小批量试的能力,但还有很多很多的验证工作等候着它。

第三就是这枪完全合格且『性』能优秀,具备一切的条件进行生产,但是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军方当前使用的枪械具备遂行当前任务的能力,没有换装的打算或者说预算,当然先进的武器一直都是保密的重点,大规模生产制造就意味着它会可能会被泄密出去。

当然少校手里拿的东西明显是不属于这三点,这枪并不属于此时的人民军,它们如此机密的被制造出来,然后必将被秘密运输出去,当然最终会秘密运用于战场,也就是说这枪在战场上『射』出第一发子弹之前,必须保密再保密,而一旦在战场上大量运用产生一定结果后,才会被正名。

当然不少人也在质疑如此保密一款机枪,反正都是要上战场的,根本没有那个必要。但整个自治区的工厂几乎都在为欧战忙碌不已,只有这秘密修建在电力十足的河池一带兵工厂才有那个能耐扩大产能完成对德贸易的继续扩大,当然也不能就此让工厂曝光,毕竟这里可是为了以后西南部尤其是对贵州用兵之时的大后方生产基地,太早暴『露』了具体实力给其他军阀,可不是一件太值得炫耀的事儿。

当然,兵工厂内少校复述了走之前总司令对他说的那句话,“德国人很快就会打得辛苦异常,我们不得不准备要给予大力支持!”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么一个天然的兵器实战检验平台,哪一个军官不希望自己以后使用的武器多多经历一些考验,当然更需要考验的则是军工的大规模生产制造能力,因为未来人民军的装备肯定会更好,『性』能更出『色』,但武器肯定是要大规模列装的,到了像一战这种大战之时,对于武器的产量和质量是难以想象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利器之于人民军而言,或许还言之尚早,但还有一句叫“磨刀不误砍柴工”,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么一个磨刀石好好锤炼一下自己的磨刀功夫,将来的利刃才会更加锋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