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七十章 尴尬的美国

第一百七十章 尴尬的美国

第一百七十章尴尬的美国

年9月14日,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日子,一个值得大英帝国上至国王首相、下至平民乞丐都应该铭记的日子。

在14日这一天,纳粹德国在共和国、美国等国家的强烈质疑与抗议声中,正式宣布了封锁不列颠及爱尔兰群岛,一切中立国商船、军舰、潜艇、航空飞行器,务必封锁海域和空域,否则遭受到的一切后果和损失,德国政fu以及军方都概不负责。

第二次大战中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并不令人们稀奇,因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意志帝国就曾在1915年2月11日,宣布实行无限制潜水艇战,对环绕大不列颠和爱尔兰领海以及英吉利海峡中的敌国商船一律击毁,事先不加警告,中立国的船只也不例外。

两次世界大战,德国都宣布了同样的政策,这样的“无限制潜艇战”政策,虽然一定程度上是令人极其厌恶的,尤其是像共和国、美国、日本等中立国,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英联邦国家,都感到在德国潜艇的威胁之下,与英国之间的贸易显得更为困难和危险了,为了做上一次买卖,出售方必须组织一批规模较大的船队,要在军舰的护航下才能前往英伦三岛,这样一来成本问题就更为突出了。[]大国无疆170

当然,能让世人如此铭记德国人的“无限制潜艇战”,除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方面有百万计的物资沉入大洋,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潜艇战持续至今,同盟国方面的商船与物资损失量也令人头皮发麻,真正的梦魇式缘故,那还是因为1915年5月7日,德国一艘潜艇在毫无警告的前提下,将“路西塔尼亚”号邮轮击沉,直接造成而来邮轮上128名美国人丧生,美国民众在原本就对德国的厌恶感上更添憎恨,这次事件为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创造而来一定的舆论基础。

可以说,时至今日,美国人似乎——“好了伤疤,便忘了痛”,“路西坦尼亚”号事件他们权当成了一次过去的、不堪回首的记忆,自觉自愿的就把它给封存在了记忆的深处,他们宁愿把这次事件当成了德国潜艇的一次误打误撞,或者是一次警告,因为在美国政fu大声抗议后,德意志帝国便暂停了他们的无限制潜艇战长达五个月之久。

从9月14日纳粹德国又祭出了他们的无限制前提战政策以来,彻头彻尾清醒得很的英国人就比较理智,上一次世界大战中他们短短六个月时间里,这其中还抛开德国人暂停了一些日子的潜艇战,他们就损失了260万吨的物资,而且在当时的贸易政策并没有“到岸jia易”,而是购买方下订单之后与定金之后,出售方自雇船队将物资送至目的地,如果途中货船与物资尽毁,那负责的是购买方而非出售方,因此大英帝国可谓是在一战期间受苦了这个“无限制潜艇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高傲的英国人唯一所忌惮的就是德国人的潜艇,而希特勒还是遂了英国人的“愿望”,把更为厉害的纳粹版本的“无限制潜艇战”政策给实施起来了,这一次德国海军所装备的潜艇更为厉害,航程更远、潜航更为安静、鱼雷威力更大等等,总之纳粹德国海军的作战潜艇,往往比商船船队护航的军舰还“灵敏”,不仅能跑、能藏,而且还能听、能打,这可让英国人吃尽了苦头,这也就有了“到岸jia易”这一种新式贸易政策。

“到岸jia易”是物资出售方务必将货物送至英国指定港口,届时才能收到货款,这样一来航运途中的危险都扔给了物资出售方,英国人只需要在港口坐等物资到岸就行了,虽然他们这样一来会为所购买的物资付出更高的价格,可他们宁愿这样,就好比这一次他们一次用了70亿元来购买了共和国三百多万吨物资一样,除了这些货款之外,他们还另外支付了一亿元作为物资承运方的战争危险补贴。

但英国人不得不考虑到的是,对于美国这样一个战争物资和工业原料主要的输出国,和它仅仅相隔着大西洋的美利坚,是英国人将反法西斯战争继续下去的重要力量源泉,美国为他们输入的大量物资都是按照“租借法案”而来,换而言之就是,英国人目前在美国提货、运物资,那都是打着白条的,卯足了劲儿往国内运便是,对于来自上万海里之外的共和国物资,他们则需要用硬通货或者外汇储备来购买,否则物资与运输相关的共和国企业们将首先对大英帝国深感厌烦,指不定就把这些物资统统运到意大利或者法国马赛去,将物资卖给纳粹,不仅航程更短、周期更快,而且纳粹的出价也不低,毕竟希特勒劫掠了西欧数国,黄金白银之类的硬通货多得是。

事到如今,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几乎遭到毁灭的打击之后,赳赳自负的大英帝国不得不承认,战争的天平已经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的天平大有让纳粹胜利的倾向,作为难兄难弟的美利坚,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了英国这个盟友。

11月28日,在美国海军反潜护航舰队的陪同下,一支有10艘五万吨级散装货轮、4艘油轮、6艘粮食运输船,另外还有一艘搭乘了三千多名在美国召集到赴英作战的反法西斯志愿者的大型邮轮,这支有21艘大型船舶的船队浩浩的离开了纽约港后,就在加拿大外海向东北方向前进。

12月4日,这支包含有六艘美国驱逐舰的船队在亚速尔群岛正北方向167海里左右,它们走的也就是早已中断的法国敦刻尔克至美国纽约航线,这条航线上之前已经有不下30余艘商船葬送在了德国海军潜艇的鱼雷之下,可以说得上是一条死亡航线,但应英国政fu请求,美国海军要“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们安排了六艘驱逐舰来为这支船队护航,却不知道自己刚从纽约出发,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就已经周密策划了围歼这支船队的计划,当然他们并不打算击沉美国海军的护航驱逐舰。

12月5日凌晨,寒冷的海风在海空之间嚣张作祟的时候,黑云沉沉,天空上不见任何星辰,3点06分,排成了两路纵队、四艘军舰分布在航渡编队前后左右,另外两艘机动反潜中的船队,终于进入了三十余艘德国潜艇的狼群包围圈,惨烈的狼群吞食大战就此开始上演。

满载了钢铁、铜锭、武器弹等等的货船,纵使它们当中很多都是由共和国船舶企业建造,可它们对鱼雷的抗打击能力是远不如军舰的,再加上光是货物运载量就动辄几万吨,那有上百米长、几十米宽、好几米的吃水深度的它们,自然而然犹如海上的庞大大物,面对借助黑夜掩护来的直航重磅鱼雷,那不如人意的机动能力,根本不能让它们躲过多少的鱼雷,于是乎,整个海面上开始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猛烈爆炸声,最为悲剧的莫过于那些装运着武器弹的货船,被鱼雷命中之后,立马就在海上放起了“焰火”,殉爆的各种口径炮弹、枪弹,点亮了夜空的同时,也让装运它们的货船不可避免的炸裂成截,震飞到离海面一定高度之后,就相继砰砰不断的砸落进大海里,溅起无数的

壮观的潜艇鱼雷袭击中,德国海军的潜艇们是毋需担心会攻击到那些在船队中,最为渺ia的美国海军驱逐舰,因为在这动辄排水量以万吨衡量的船队中,就是那艘搭乘了三千多名反法西斯志愿者的邮轮,在潜望镜里也是一个庞大大物,驱逐舰那ia身板根本入不得德国潜艇的“法眼”,当然只要美国海军的那些潜艇没有倒霉到家,自己给撞上了那些失的直航鱼雷,那也只能抱歉了,就驱逐舰的那ia身板,一枚重磅鱼雷足以让它半死不活。

可怜的是那些在邮轮上的反法西斯志愿者们,他们来自美国的各大城市、他们来自美国的各行各业,因对英国人民那惨烈的反法西斯战争所感染,他们放弃了在美国的生活条件,报名成为了国际反法西斯志愿者当中的飞行员、医护人员、飞机技师等,作为第一批响应号召奔赴英伦的他们,从出发之后不久,整天就在船上吹嘘着到了英国,自己会如何如何的教训德国佬,那些战斗机志愿飞行员们,更是夸耀着自己的飞行技术是如何如何的牛。

可当熟睡的他们被猛烈的爆炸声所惊醒的时候,他们当中不少人就跑到了甲板上观望黑夜沉沉之下的各种各样的“焰火表演”,一艘艘商船在鱼雷的打击下所迸发的各种各样的爆炸很是壮观,油轮的爆炸声音不大,可那窜起的火势足以照亮夜空,而运输工业原料的那些货船则没有什么大的动静,被击中之后,鱼雷爆炸的火光一闪,视线里能看到那些货船很是一颤,不久之后就会发生偏移,或左或右的猛偏移着,没过多久就会翻覆在海面上,当然它们当中也有龙骨断裂,直接变为两截而各自高高翘起的,当然最后也都无法逃避沉入大西洋的悲催命运。

担忧、恐惧、绝望,各种各样的心情开始让这艘被命名为“卡迪文森”号的邮轮上空前热闹起来了,那些之前叫嚣着要去狠狠教训德国空军的人,越能吹嘘的人反倒是最先去哄抢救生衣,最先去大喊大叫的要船员们立刻放救生艇的,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了“保命要紧”,之前嘴上的“英勇作战”随着瑟瑟寒风被吹得毫无踪迹。

终于,“卡迪文森”号邮轮那健硕的船舷也与两枚拉着长长航迹的重磅鱼雷亲en了一下之后,脆弱的钢板根本无力阻止鱼雷的钻进船舱里,动能十足的鱼雷狠狠的冲击了邮轮水线一下那些舱室后,几乎同时到来的猛烈爆炸很快就将这艘邮轮撕裂开来,民用邮轮那里是两枚重磅鱼雷的对手,就算是一艘重巡洋舰被两枚鱼雷命中了右舷水线以下部位,这艘邮轮倒是没有当场被炸成碎片,而是很快被震离了水面,化为三截的在天空中飞了一ia会儿后这才重重的落在了水面上,掀起的惊涛骇之后的巨大漩涡,顿时将那些自作聪明提前跳海的给吞噬了,可怜的这些反法西斯圣斗士们,还没有看到英伦三岛的样子,倒先尝到了冷冰冰的大西洋海水是如何的难以吞咽,直到吃喝饱了整个肚子、失去知觉……

12月5日,德国没有任何一家报纸发布了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在凌晨取得的战绩,而比欧洲完了好几个ia时的美国,自然得知了这件惊悚的大事,德国海军潜艇狼群竟然在美国海军六艘驱逐舰的护卫之下,非常高效的完成了鱼雷攻击,让这支有10艘五万吨级散装货轮、4艘油轮、6艘粮食运输船、1艘邮轮的船队,全部沉入了大西洋,将近七十万吨的美国援助英国的物资也就此做客西欧罗巴海盆,那些英国人维持战争下去的工业原料、油料、粮食等等,或许那些粮食不会损失掉,至少它们或将满足海里的那些鱼类。

六艘美国海军驱逐舰自然是“护镖不利”,把所有的深水炸弹都用在了报复德国海军的潜艇狼群上,茫茫黑夜里,根本没有有效的对潜艇探测、定位手段炸一气根本就没法让那些前幽灵们付出代价,早已是逃之夭夭,留下那些悲愤不已的美国海军驱逐舰们可劲儿的投深水炸弹,炸弹没有了之后甚至连舰炮、防空机关炮都用来发泄,到了最后也只能悲催的向美国海军司令部报丧。

商船被击沉、物资送入大海,这对于英美两国而言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就在这支船队被毁灭之前的几天,就有一支要为英国运输他们急需煤炭的船队葬身大海,但这一次之所以能在美国国内要闹得沸沸扬扬,是因为这次被击沉的船只当中,那艘“卡迪文森”号邮轮搭乘有三千多名反法西斯志愿者,他们和邮轮一起沉入了大海,而这一事件当中,身为掀起舆论漩涡的他们,究竟算是战争中的无辜平民,还是准军事人员。[]大国无疆170

说他们是平民,那是因为他们虽然已经在美国国内的各大反法西斯志愿者招募点报名,成为了反法西斯阵营中的一员,可他们毕竟还没有抵达英国,手里更是没有任何武器,如果他们到了英国,被英国军方认可并加入了正式的编制之后,这才算是军事人员,还在邮轮上的他们不能算是军事人员而是平民,德国潜艇对他们所乘坐的邮轮发起攻击,那显然是违背人道主义的。

可从另一个角度讲,既然这些人已经宣誓并且正式登记成为了反法西斯志愿者,那他们此行的目的和身份,就是要去与协约国国家作战的,虽然半路上不幸被德国海军的潜艇给击沉了,那也只能说是他们倒霉,要真是等这些人到了英国、上了岸,在多个军事岗位上工作起来了,到了那个时候,真要是把他们全数歼灭掉,纳粹方面需要付出更高昂的代价,如今仅用两枚重磅鱼雷把这些反法西斯战士们给喂鲨鱼了,也算是提前除了大害。

死三千个人对于一场bo及十数个国家、千万计人口的大战,压根儿就算不了什么大事,当初索姆河战役,一天下来死掉的都是好几万人,就算是前不久德国空军对英国各大城市的日夜轰炸,这难以计数的重磅炸弹、燃烧弹都一股脑子的往英国的城市,人口越多、工厂越密集的就扔得越多,被活活烧死、闷死的也不止三千这个数。

可惜的是,这三千人是美国人,上一次世界大战的“路西塔尼亚”号邮轮被击沉,也只有128名美国人不幸罹难,而这一次死的人更多,三千多个美国ia伙子,满怀着对英国这个老祖宗的帮助之情、满怀着对纳粹主义的仇恨,要去英国参加对德国的战斗,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葬身大海喂鲨鱼”,这样的一个结果让美国政fu应该如何做?难道让美国政fu对德国歇斯底里的抗议,抗议德国政fu击沉“运载平民”的邮轮?

年12月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船队被击沉的消息,尤其是那艘被潜艇击沉的“卡迪文森”号邮轮,那三千多个要到英国去抗击德军的铮铮汉子,同时,报纸上海刊登了1918年4月7日,也就是美国参议院通过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协约国一员、正式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决议的次日,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华盛顿群众集会上发表的对德宣战的总统演说词。

在这场集会上,威尔逊总统任命了美国著名陆军将领潘兴,让他为美国远征军总司令,正式率领英勇的美利坚士兵们远赴欧洲作战,装运这些士兵的船只没有在大西洋上被击沉,不过他们抵达了欧洲战场上后,于1918年9月29日,加入了马恩河第二阶段战役,二十万人美军参加的战役,一天就丢下了6万具尸体和2万名伤患。

与之相对的是,美国总统威尔逊所说的那番话——“我们乐于为世界的最后和平,为世界各民族的解放,为大ia各国的利益作战……我们没有任何自i自利的目的可追求,我们不想征服别人,我们不为自己索取赔款,我们不为自愿的牺牲寻求物质上的补偿……”

前美国总统威尔逊的这番话说了不久之后,美国的远征军士兵们就在马恩河战场上死伤八万余人。而如今,现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44年11月16日的国会大厦里发表了战争演讲,还并没有让美国政fu参加战争,结果12月5日凌晨“卡迪文森”号邮轮就被击沉了,三千多名反法西斯志愿者成了首批战争牺牲品。

《华盛顿邮报》上当然刊登了罗斯福的一段话——“我坚信,美国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我们拥有强大的军事武装,我们能够为自由和民主奋战不休,就算我们付出牺牲,那也是为了世界的和平与自由,是为了美利坚的和平与安宁……”

威尔逊的演讲,死伤了八万余人,罗斯福的演讲,死了三千多名战争志愿者,这究竟是一种因果报应,还是战争必需的代价?

不管如何,柏林时间12月5日下午3点,德美两国间的外jia关系已经降为了代办级,不过美国驻柏林代办处亚历山大?寇克,还是紧急约见了德国国务秘书威兹萨克,结果自然是相当明显,威兹萨克根本就不鸟亚历山大的各种威胁,一口咬定是美国的商船和军舰进入战区,运载违禁物资而被德国海军击沉,德国海军犯下非人道主义的谬论根本无从谈起。

另外,威兹萨克还当场警告了主动上求教于”的亚历山大,美利坚合众国虽然与德国在战前保持了较为密切的经贸往来,双方还算是有很美好的过去,可如果美国要想变着法的来对付德国,像挂着什么“国际反法西斯志愿者”一类的头衔,把本国的军人尤其是英国皇家空军急需的战斗机飞行员给来,德国的忍耐力是有限的。

如今的德国可不是另一个时空的,他们安安心心的是要收拾掉了英国之后,才回首解决苏联的问题,再加上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很争气的把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给得半死不活,德国空军实力也是远在英国皇家空军实力之上,可以说德国如今就等着天气转好,首先是让德国空军恢复对英轰炸,同时也让因英国皇家空军『自杀』式攻击而需要休整的作战舰队恢复战斗力,接着便是轰轰烈烈的渡海登陆作战。

可以说,当前唯一能够保护英国的,就是恶劣的天气,可一旦冬去un来,那留给英国灭亡的时间便没有几个月了,因此相当有底气的威兹萨克,在美国驻德国柏林外jia代办亚历山大?寇克离开之前,还送上了一句话——“美国人,应该像恶劣的天气那样护卫着他们的祖宗——不列颠”。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