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七十三章 暴风雨来临前

第一百七十三章 暴风雨来临前

第一百七十三章暴风雨来临前

“既然龚先生都这样说了,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阮静点燃了一支烟,把烟盒和打火机扔给了龚庆贺之后,吧唧了一口后,这才说道:“不过,我们的确还是ia看了贵公司,商业情报刺探都上升到了政治动向预测局势变化的高度,那就更加证明,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住贵国政fu,我这个说法成立吗?”

龚庆贺完全没有想到这阮静被自己一顿臭骂还不反驳,笑呵呵的反倒下问起来了。

“阮总经理是个明白人,连我们公司的商业情报科都能mo清你们的秘密了,那比我们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的共和国情报部掌握的东西肯定就更多了。”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罢了!”龚庆贺补充了一句。[]大国无疆173

两人正说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叮铃铃的响了起来,阮静赔笑了一下,起身快步匆匆的过去接起了电话,叽里呱啦的就开始和电话那头聊起来了,期间他的表情简直相当之丰富,笑脸、愁容、严肃等等都出现了,而在藤椅上坐着等候的龚庆贺,闲来无聊便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报纸,是一份在新加坡刊印的《南洋日报》,看发行日期竟然是三天前的,也就是12月8日的。

映入眼帘的头版头条消息就是共和国国防部发布了共和国也是全世界的第一份国防白皮书,报纸上摘录了部分白皮书内容,全世界都对共和国史无前例的增加军事透明度感到非常惊奇,在阮静的办公室里看到这份报纸也的确不是件奇事,龚庆贺几秒钟就看完了这个新闻后,把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另一版上。

12月5日,为英国运输物资的美国船队被德国海军潜艇偷袭而全部沉没,其中搭乘了3674名从美国征召而来,要到英国去参加反法西斯战争的志愿者的“卡迪文森”号邮轮也在沉没船只之列,惨案发生之后美国政fu多番与德国沟通,但强硬的德国政fu矢口否认攻击了搭载平民的邮轮,那些反法西斯志愿者都是准军事人员,不在《日内瓦公约》保护范围之内。

龚庆贺所看的这个来自美国政fu的新闻就是关于此事的后续处理,12月6日在美国总统罗斯福就召开了紧急会议并邀请了大英帝国赴美全权大使托马森爵士参加,在为期两个多ia时的磋商会议之后,由美国国务卿戴迪纽斯主持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戴迪纽斯代表美国联邦政fu表示,美国政fu高度重视船队遇袭惨案,严厉谴责纳粹海军的残暴战争行为,将继续在《租借法案》的制约范围之内为英国提供战争物资和人道主义帮助,同时将继续鼓励并支持反法西斯战争志愿者前往欧洲参与战事……

“战争行为?继续鼓励并支持?”

龚庆贺仔仔细细的看了报纸上印刷出来的这些个中文汉字,美国国务卿戴迪纽斯要真是用上了这些措辞强硬的字眼,那就足以证明,对于此次事件,美国人已经是相当生气,就差要和德国人干起来了,不过龚庆贺认为至少在目前,美国还不可能参战,毕竟美国政fu那20亿美元的军备建设还没见成效,美国国内也没见什么战争动员的迹象。

没看多久,阮静就接完了电话,龚庆贺也就放下了报纸,他要等候一个答复,但脸角挂着笑意的阮静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说道:“龚先生,您也舟车劳顿需要休息,可否容我斟酌两天,再给您回复?”

“斟酌两天?”龚庆贺思考了一下,瞄了阮静两眼,感觉自己这也没法bi迫别人,再说就算立马得到了答复,自己也不可能今天就能离开越南返回国内述职,在西贡逗留两天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西贡的华人也不少。

“也行,那我就先去酒店了,静候阮总经理的好消息!”

龚庆贺说完,和阮静握手之后,转身拖着行李箱便离开了果丽食品公司总经理办公室,而微笑着将龚庆贺一直送到了楼下前台,并且还亲自打电话给西贡un兰酒店定好了一个标准间的他,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司机将龚庆贺送走,转过身来笑意顿时就没了,叮嘱前台不要让任何人上二楼后,叮叮咚咚的就跑上楼去,麻利的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拿起话筒很快就拨通了一个号码,嘱咐对方转接了一次后,耳朵里终于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

“『主席』,已经把龚庆贺打发走了,我让他在un兰酒店里等两天,到时候再给他回复。”

阮静想起刚才和龚庆贺的那一番对话,心里就非常窝火,要是公司是自己的,被气得快不行的他说不定就已经向龚庆贺咆哮开来,合作的事儿就此成为过去,可惜的是果丽食品公司不是他自己的,是越南独立联盟的,要是断绝了共和国企业的合作,他们还谈什么与法国殖民者斗争到底?

“这很好,既然他能答应可以推迟两天,就说明我们还是很重要的!”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又传来了声音:“既然我们的计划已经昭然若揭了,那就作废便是,最近马来半岛那边有人会闹事,咱们不当出头鸟!”

阮静和电话那头的胡志明又聊了一阵之后,原本怒气冲冲恨不得立刻将华人与法国殖民者之间矛盾挑起,在越南掀起轰轰烈烈的排华事件,惹得共和国政fu不得不摒弃与法国保持多年的和平共存,以保护侨民和外资机构利益为借口,武力干涉越南的动法属越南政fu根本没有多少军队,肯定不是共和国的对手,到时候共和国推翻了法国殖民者,唯一的选择就是让越南独立联盟粉墨登场。

这样一个想法虽然很是冒险,不过胜在越南独立联盟付出的代价将非常ia,唯一承担的风险就是挑起了华人与法国殖民者之间矛盾之后,华人遭受到了种种不幸,一旦被共和国获知这一切都是他们的yin谋,那么越南独立联盟肯定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至少组织里那些支持挑起这种有损华人利益和人身安全事端的,必然要遭到毁灭打击。

风险是很大,但成功之后的回报也非常人,越南独立联盟里有不少人支持这个计划,包括联盟『主席』胡志明在内曾经都一度认为这个计划是天衣无缝的,作为经济侵略者的华人本身就应该遭受到沉痛打击,可谁曾想到,组织jing心策划的计划,竟然连共和国一家民营企业的商业情报科都瞒不过,还谈什么要对共和国政fu瞒天过海,现在胡志明等人只求共和国政fu不会因这份计划而迁怒到整个越南的独立事业,不再给予他们人员训练、装备、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光靠他们自己,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让越南真正独立起来。

之过急,必然蛋疼。

阮静现在算是明白了,这有些事情的确不能太急,如果单纯考虑到前法国政fu已经被纳粹德国所消灭,刚上台的法国贝当政fu还根本不被世界非纳粹国家所公认,曾今的法兰西殖民地,都俨然是一个个独立的ia王国,他们殖民地的总督就是国王,越南这个法国最大的殖民地之一,自然而然是法兰西最大的“飞地”,正所谓“天高皇帝远”,虽然他们的祖国已经被消灭了,一个亲德政fu上台了,但他们这些殖民者毋需悲伤,因为他们在殖民地里,就是国王。

越南独立联盟也就是看到了这么一个形式,既然曾今不可一世的法兰西已经被德国的铁骑碾死了,新上台的贝当政fu也没有提及到要收回这些殖民地的统治权,继续维持殖民统治,也就是说现在的越南土地上,法国殖民政fu以及法国驻军在内,满打满算也就两万人,只要越南独立联盟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在共和国的帮助之下,铁定能够赢得独立,有这样想法的民族还不少,在英属印度、缅甸、马来半岛甚至菲律宾等地区,都有反殖民的活动,可身为亚洲老大的共和国,却没有给这些ia弟表明态度,以至于在如此之好的机会面前,这些ia弟就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为所yù为了。[]大国无疆173

“幸好『主席』提醒了自己,否则酿成了大祸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儿!”

阮静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渍,想起了当年在印度尼西亚所发生的排华事件,引得共和国政fu差点就对荷兰大动干戈,共和国海军的航空母舰、战列舰都到雅加达外的爪哇海游弋,摆出一副随时要拿下印尼的架势,吓得荷兰政fu是赶紧让步,结果让着让着,就把印尼给让独立了,共和国政fu也不慌着撤侨了,相当麻利的就帮助印尼创建政fu、军队了。

可越南能等同于印尼吗?更何况是越南独立联盟来闹事,惹得越南人排华,真要是做出了这事儿,恐怕共和国军队第一个灭掉的不是殖民政fu和军队,而是越南独立联盟……想到这些,阮静就忐忑不已,不过想到了组织及时废除了计划,可马来半岛那边的蠢货却依旧要闹事儿,这下就有好戏看了,阮静又想了想刚才龚庆贺“趾高气昂”的样子,心里就忍不住偷着乐。

与此同时,在“狮城”——新加坡,暴风雨来临之前的这座城市还显得非常宁静。

新加坡位于马来半岛南端,毗邻马六甲海峡,与隔海相望的印尼隔着新加坡海峡,被一条曲折的柔佛海峡隔断了它与马来半岛的联系,在中国的历史上,唐人称新加坡为“萨庐都”,宋人称为“柴历亭”。公元1320年,元朝派人南下寻找大大象来到了新加坡,又称此地为“单马锡”。

当明朝郑和下西洋之时,又称新加坡为淡马锡,可惜与华夏有过诸多渊源的新加坡,却在18世纪中叶,英国为扩张其在印度的版图以及与中国的贸易,到处寻找一个能够让其船只停泊、维修,有利于他们在与荷兰人的贸易竞争中取得优势的港口,他们最终在槟城和新加坡建立了贸易港,当1824年武力冲突以荷兰失败结束后,《英荷条约》以英国获利颇丰而拉开了新加坡历史的新序幕,就此新加坡便以东南亚最大商业港的姿态向繁荣ing进。

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让新加坡成为航行于东亚和欧洲之间船只的重要停泊港口,而随着东南亚地区橡胶种植业的飞速发展,新加坡又成为全球主要的橡胶出口及加工基地之一,积贫积弱的华夏大地由昏庸无能的满清政fu统治着,不少为了追求幸福生活的华人选择了背井离乡来到新加坡,到1860年新加坡的人口已经突破八万大关,而其中华人所占比例竟然超过了六成。

时至现在,到1944年年初,英国新加坡总督府的人口统计结果表明,新加坡的人口总数已经突破20万人大关,其中华人所占比例近七成,即将近有14万华人在新加坡从事着各行各业,除此之外马来人和印度人总数都不到三万人,剩下的也就是英国人,而英国人总数能过万,还得益于在驻扎有一个陆军步兵旅的新加坡修建有海空基地,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就驻扎于此,另外还有一支规模很ia的空军。

所以,新加坡完全可以说是华人的新加坡,虽然现在担任大英帝国新加坡总督一职的是英国人珀西瓦尔中将,但放眼整个新加坡,从港口码头到商业街道,从工厂车间到仓库库房,到哪儿都看到的大多是黄皮肤的华人,入耳的都是华人语言,虽然粤语、闽语占绝大多数。

12月11日的新加坡天气很是晴朗,虽然已经快要临近新加坡全年中最冷的一月份,可气温依旧保持在28摄氏度左右,纵使到了一月份最冷的时候,新加坡的气温也不会低于23摄氏度,因此28摄氏度的气温对于新加坡而言,算是温暖的了,繁忙的港口里,大大的泊位上,停靠着很多的货船,远远看去,有好几艘集装箱运输船正安静的停靠在泊位上,高大的装卸桥吊正有条不紊的将港口上堆砌的一个个集装箱吊上船去,宽阔的运输通道上还有不少重型牵引拖车正拖载着标准海运集装箱赶来,当然也有恰恰相反的,一艘集装箱运输船那堆砌如山的标准海运集装箱就正被卸载下来,让汽车转运入库或者直接发送至客户手里。

繁忙的港口物流匆匆,城区里也是一片热闹。

车来车往、人来人去的街头两侧林立着各种风格的建筑,有英格兰情调的,也有法兰西风情的,荷兰特è的建筑也不少,当然还有富含中国元素的建筑,譬如说在府邸口两侧摆放两尊雄狮,或者是那高耸的写字楼、宽大的综合卖场等,不大的新加坡城里有二十余万人,想不热闹都不行。

矗立在新加坡唐人街第110号的一幢建筑与周围的建筑相比,大理石的墙壁更显庄重和大气口左右摆放的两尊雄狮更是威势十足,而大正上方摆放着一个书法雄健飘逸的牌匾——“南洋实业集团”,传说中的南洋巨富华侨商人陈嘉庚的企业总部,也就是这幢大气磅礴的办公大厦了。

装潢典雅,甚至有些像是书房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已经白发苍苍的陈嘉庚正伏案工作,眼看着年底就要到来,在1939年正式在深证jia易所上市的南洋实业集团有不少的事情要做,各种报表都需要他来亲自审批,忙忙碌碌中连敲声都没有听到。

“我就知道爹在努力工作!”一个西装笔ing的男青年开走了进来,与他相伴的还有一位穿着连衣裙拎着一个价格不菲提包的美nv,两人似乎刚才在打赌,赌他们的老爹陈嘉庚在做什么,不过这一次显然是陈嘉庚的次子陈厥祥猜对了。

陈嘉庚有九个儿子、八个nv儿,大儿子名叫陈厥福,曾到中国工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进修学习过地理专业,擅长英语的他后来又选修了工商行政管理和国际贸易等,毕业之后便到南洋实业集团下属的橡胶制品公司工作,除此之外的另外八个儿子都未参加任何工作,三子陈博爱在厦大学学习中文,四儿子陈博济、六儿子陈元凯、七儿子陈元济等三人,都在中国医科大学就读,五儿子陈国庆在共和国首都经贸大学学习国际贸易,八儿子陈国怀在中国南京航空工业大学攻读航空工程。

这一次,陈嘉庚的次子也就是陈厥祥,是在中国农业大学硕博连读答辩通过之后,与陈嘉庚最ia的一个nv儿陈爱英一起回到新加坡,陈爱英原本是到广州去参加华侨招生考试,也就是共和国教育体系中,针对那些想要进入共和国高等院校读书的华人华侨子nv所举办的“高考”,陈嘉庚的九个儿子都很争气的通过了这个考试,进而得以进入了共和国国内的大学就读,可陈爱英的数学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因此这一次是名落孙山的回来的。

东南亚就只有两个国际机场,一个是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另一个就在新加坡,两个机场彼此都有航班来往,最主要的航空业务还是往返于共和国的广州国际机场,每一天都有一个航班来往与新加坡和广州之间,陈厥祥和陈爱英这便是刚下飞机,就坐集团派来的专车回来面见父亲,不过没有通过考试的陈爱英再怎么说,心里也是有些不痛快,一路上陈厥祥少不了讲了些笑话来开导这个郁郁寡欢的妹妹。

两人进屋的动静实在不ia,尤其是陈爱英那单价超过一千元的七寸的高跟鞋,踩在强化木地板上的声音可是不ia,被惊动的陈嘉庚当即就满脸笑意的停下了笔,笑呵呵的看着嘟囔着嘴、有些懊恼的ianv儿陈爱英。

“厥祥学成归来,有何打算啊?”陈厥祥和陈爱英并肩落座后,坐在茶桌对面的陈嘉庚开问了。

“打算?父亲,我这刚毕业出来,工作经验也没有,一时之间在国内是不好找到称心如意的好工作的,所以我打算靠自己能力,先在南洋这一带试试,如果不成再回国继续找,老爹务忧便是!”

陈厥祥不打算在父亲陈嘉庚的帮助下谋生,都说如今的共和国有钱、有权的子弟不少,但共和国的全民义务制教育制度决定了共和国的青少年成长是无关乎家庭的,无论家庭穷困与否,受到的教育都是平等的,从幼教到大学,任何人都能无忧无虑的学习直至毕业参加工作,而多年来的集体生活又给他们养成了独立、合作的集体jing神,依靠父母和亲朋在共和国国内是极其可耻的事情,所以陈厥祥不打算日后让自己的那些个朋友笑话,因为他的那些个同学当中,老爹老妈身价过千万的不少,父母的企业是共和国五百强的也不是少数,靠父母而找到工作的,却屈指可数。[]大国无疆173

“爹,二哥可不想当富二代,那要是传出去,会被耻笑的!”陈爱英替陈厥祥回答了问题。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要继承父业了?”

陈嘉庚满脸笑意的看了看ianv儿陈爱英,听到父亲这般说,陈爱英的脑袋低垂了下去,哈哈一笑的陈嘉庚牵过爱nv的手来,拍着陈爱英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一次考不过,咱们就考第二次,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在广州或者其他地区去就读中学,毕业之后再参加共和国的统一高考,指不定还能考上清华或者北大!”

“爹爹就爱说笑!”

陈爱英终于开心的笑了笑,而这个时候,陈嘉庚红木办公桌上的鎏金电话也响了起来,陈嘉庚示意陈厥祥和陈爱英好好坐着喝喝茶休息休息,自己慢慢踱步到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听筒,听了一阵之后,脸上的笑意就没了。

“父亲,怎么了?”看到陈嘉庚的脸è大变,陈厥祥快步走了上来。

“没什么,没什么!”陈嘉庚了自己的太阳沉思了一阵后,看了看沙发上正吃着苹果的爱nv,转过头来拍着陈厥祥的肩膀,说道:“你赶紧回家,让你母亲、六妹、七妹收拾行李和你俩立刻坐公司的公务机回国去,把家里的地下室密码柜里的黄金、存折、股票凭证等都带走……”

“父亲,你在说些什么?我们坐公务机走了,你和大哥怎么办?”

陈厥祥听着陈嘉庚像是在安排后事一般,他和八妹这才刚回到新加坡,哪儿有立马回共和国的道理。

“我和你大哥不用管,反正你照着我说的做就是了!”陈嘉庚说着,作势要拨电话了,不过看了看陈爱英和陈厥祥两人不解的表情,叹了一声气后,说道:“马兰半岛那边发生排华大屠杀了,新加坡已经不安全了,我还要顾着这么大哥集团,你们赶紧走,走啊!”

陈嘉庚几乎是吼的语气命令道,从来没有被父亲这般吼过的陈爱英当即烟圈儿就红了,陈厥祥知道父亲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说服的,当即牵着八妹就离开了陈嘉庚的办公室,上了一辆集团的幻影轿车后,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赶,父亲既然已经jia代了让他们赶紧走,很显然这件事情会影响非常之大。

一路上,陈厥祥两人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慌的景象,华人的商店照常营业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照样热热闹闹。

“难道他们还不知道消息?”

陈厥祥嘀咕了一声,有些不解的看着车窗外的繁华市井,回到府邸后,已经接到了陈嘉庚电话的陈夫人已经收拾妥当,地下室保险库里的大量现金和有价证劵等都已经装箱完毕,一些陈嘉庚要求销毁的资料也已经被粉碎机绞烂成了碎片,又被焚烧炉成了灰烬,一行人很快就收拾停当,在两辆奔驰的护送下,四辆幻影加长轿车和一辆悍马离开了陈府,直奔新加坡机场而去。

去机场的路上,陈厥祥便不再认为父亲的嘱咐是耸人听闻了,在新加坡有头有脸的华侨商人的轿车都在往机场赶,去机场的路上俨然就成了一个豪华轿车的车展似的,不知情的人还大有兴趣的杵在街边指指点点,似乎从没看到过这么多的豪华车在公路上“竞速”。

“哥,新加坡也会排华吗?”已经被吓得脸è发白的陈爱英吃吃的问道。

“不知道,新加坡有十四万余华人,而且还有英国驻军,马来人要想闹事也不可能,可既然父亲说了,咱们就必须走!”

陈厥祥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怀疑,一直以来华人在南洋的经济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但是在人权上,华人似乎永远不受尊重,在一些偏远的地方,抢劫、强-jian、屠杀等层出不穷,可英国殖民当局却从来没大力整顿过,这一次又不知道是哪个部落在闹事。

“希望事情别太糟糕吧!”陈厥祥不敢去想排华事件扩大化后的严重后果,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血淋淋场景,幼年时期的记忆难道要重现?陈厥祥紧握了母亲和八妹的手。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