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七十七章 气煞丘吉尔

第一百七十七章 气煞丘吉尔

第一百七十七章气煞丘吉尔

“大使阁下,我不管贵国采取何种办法,我只需要得到一个结果,那就是在下午两点整之前,马来联邦的种族主义冲突不会继续祸及华人华侨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萧奈天以毋庸置疑的语气和大英帝国驻华大使约翰逊说道。

萧奈天是在结束中央紧急会议之后,午饭都顾不着吃便让秘书紧急联系到了英国大使,而约翰逊这会儿正在享用午餐,虽然他的祖国——日不落帝国在纳粹德国的蹂躏之下已经是苦不堪言,但他在午餐时刻还是很懂得消遣享受的,七成熟的牛排味道非常好,可萧奈天主动上了,他也就再无那个心思继续吃下去。

“外长阁下先不要着急,我在11点40分收到了大英帝国海峡总督珀西瓦尔中将的电报,在电报中他提到了马来联邦总督向他回报的冲突情况报告,并且就新加坡当前的局势做了介绍。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发生在马来半岛上的三大种族冲突是极其恶劣的,但华人主要存在的地区包括新加坡在内,目前还是安全、稳定的!”

说着,约翰逊似乎要证明自己的话绝不是惶惶之言要欺骗共和国外jia部长,他冲秘书挥了挥手,聪明的秘书很明白事理,赶紧上前来,将珀西瓦尔中将的电报拿了出来,但萧奈天摇了摇头,并不打算看英国人自己内部的通讯电文,这传出去可不是件好事情。[]大国无疆177

“那我们就商议商议,贵国如何保证新加坡以及马来联邦华人聚集区域的长期的、稳定的安全,相信大使阁下已经知道,参与冲突的马来人已经在他们充当联邦行政与警察力量的同伙帮助下,成功夺取了贵国陆军在吉隆坡的一座军火库,当前军火库如何丢失一事并非我国关心的重点问题,这属于贵国内政,但我国非常想知道,贵国接下来将如何去保证地区稳定,尤其是确保我国华人华侨的人身及财产安全?”

萧奈天一口气说完,两眼一寸不离的盯着约翰逊,两人也不坐着,就这么站在对话,这也算是开创了国家之间外jia的一大范例——“对话,可以是站着jia流”。

“这……”

约翰逊一时之间也语塞了,他对帝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殖民形势是很清楚的,这小小的新加坡就能有20余万人,有14万余常住华人在新加坡从事商业活动,而在地域更大的马来联邦,整个联邦竟然拥有人口1200万,其中华人数量有惊人的440万余,与之相对的是马来人、印度人,他们也有好三四百万之巨,小小的马来半岛上聚集了如此之多的人口,高密度的人口加上渊源的历史宿怨,种族主义矛盾不爆发还好,一旦爆发必然是流血成河。

约翰逊不敢去想象动辄几十万人之间的群殴是何等壮观惨烈的场面,他也不敢去想象几百万与几百万之间的暴力冲突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更加难以料想手中有了枪支和弹的马来人接下来会做些什么样的蠢事儿出来……这一切的一切虽然都拜帝国的殖民政策所赐,但约翰逊深知事态已经演变到这个地步,也不是去追究殖民政策错误的时候,而是要拿出一个方案来解决当前的流血冲突,给怒气冲冲并且虎视眈眈的共和国一个满意的答复。

“外长阁下,请坐!”

思索半天也无从回答的约翰逊,只能挂着笑脸的让萧奈天坐下说话,让秘书赶紧去泡最好的咖啡过来,脑子里却在高速的运转思考着。

“每个种族都有几百万人,三个种族间积压了近百年的历史恩怨,这爆发起来绝对不亚于一场冷兵器时代的惨烈战争,而一直以来都在东南亚各个地区充当商人角è的华人华侨,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德范畴来剖析,华人华侨们都对地区的经济发展、文化进步等做出了贡献,可华人却一直得不到应有的承认,这当中自然有殖民者从中作梗的因素在内,可毕竟事实就摆在面前,华人无错,为何屡遭屠杀?”

约翰逊在等候着咖啡,他多么希望秘书的手脚别那么麻利,好歹让他能多想一会儿,毕竟这华人华侨为英国殖民地做出了贡献,反而遭受到的是政治上的打压、政策上的压榨、社会舆论的偏ji,如今更是遭到了另外两个种族的迫害,华人就是热爱和平、勤劳本分,在奇耻大辱降临于身的时候,谁都会奋起反抗,泱泱中华、巍峨华夏,岂能容忍猴子们的多番欺凌、百般折辱呢?这三大种族的冲突自然也就愈演愈烈了,这对于在马来联邦只驻扎了不到一万人部队的英国而言,怎么保证在下午两点之前恢复地区稳定与和平,指不定这几千英军自身都还难保。

秘书终于还是让约翰逊失望了,这煮咖啡的手艺是越来越好,还没让约翰逊苦思冥想一阵,这手脚麻利的秘书已经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送上来了,恭敬的让大使和共和国外长品尝后,在约翰逊杀意浓浓的目光注视下退出了会客室。

“大使阁下,时间紧迫,这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马来半岛上的我国侨民都可能流血甚至不幸罹难,我相信贵国政fu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几百万人的华人被另外两个种族所迫害、屠杀!”

萧奈天没有喝咖啡,这每一秒钟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自己在安装有冷暖空调的英国驻华大使馆会客室里享受着淳厚味美的咖啡,自己的同胞却在马来半岛上经受磨难,他无法容忍自己保持心情平和,自然就没有那个心思去品尝一番英国大使专职秘书的煮咖啡手艺了。

两人保持尴尬和沉默之间,约翰逊的秘书毫无征兆的进来了,脸è不好的走到约翰逊跟前,当着共和国外jia部长的面耳语一番后,约翰逊的脸è就更差了,似乎眨眼之间就年迈了十岁一样。

秘书进来告诉了他两个消息,第一个是大使馆周围已经被自发前来为马来半岛上遭受不幸同胞而静坐默哀的中国人“包围”了,英国大使馆周围已经是水泄不通,举着横幅、挥舞着红旗的中国人肩并着肩、手拉手的绕大使馆而坐,这样的无声示威举动,那胜过摇旗呐喊,约翰逊相信中国人民已经给英国大使馆如此之大的压力了,共和国政fu所承受的就更大了,毕竟遭受劫难的可是好几百万人,不是一两个、更不是十几个、几百个,而是几百万。

另一个消息就是英国马来联邦总督西瓦利爵士报告,驻扎在吉隆坡的驻军已经被迫撤回,吉隆坡的局势首先彻底失控,占据优势的马来人已经开始冲击各地政fu机构,被任命为马来半岛的各大城镇行政力量的马来封建贵族们已经开始带领马来人掀起更大的驻马来联邦驻军不得不用来加强总督府的防御,等待英国驻新加坡军队的援救。

很显然,第一个消息差点让约翰逊感到重压之下难以呼吸,而第二个消息则是差点让他惊破胆来,这马来人竟然要闹独立了,冲击英国殖民机构这是何等大事,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马来土著们竟然趁着要闹独立了,这不得不让约翰逊联想到,这一起是不是马来人刻意之举,故意挑起三大种族间的冲突,然后浑水mo鱼将英国军队和政fu人员赶走,被英国殖民管理局任命为马来联邦行政管理的马来人才会干出这样的逆天大事。

约翰逊的后背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眉头已经皱起,端起咖啡杯的手也止不住的有些颤抖,干脆放下了咖啡杯后,他ing起身来对萧奈天说道:“我会立刻将贵国的态度和意见直接汇报给帝国外jia大臣,相信帝国政fu将很快给予贵国政fu和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国政fu会顶住压力等候贵国两个小时,时间一过,我们将严格执行海外侨民应急保护机制,到时候给贵国政fu带来某些不便,还望见谅!”说完,萧奈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杯咖啡依旧原封不动的在茶几上冒着热气。

萧奈天离开会客室之后,神è飘忽的约翰逊这才双手捧着咖啡杯,嘴角刚一饮到咖啡,舌尖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烫意,烫得他差点把杯子给翻在身上,咖啡没喝道,舌头还差点被烫起一个泡,懊恼不已的他发现自己的秘书怎么如此之讨厌,真希望这刚来不久的帝国外jia大臣的侄儿秘书赶紧滚回大英帝国去,泡个咖啡都不行,面临大事也是手脚,根本不知道冷静一点。[]大国无疆177

将还盛满了咖啡的杯子扔进了垃圾篓里,一脸不高兴的约翰逊直奔通讯室,一路上迎面而过的使馆工作人员,昔日都会投来笑脸,有的还要打声招呼,可今时今日,这些工作人员个个都是行è匆匆,似乎被外面围得水泄不通的静坐示威人群所吓着了,或许是在担心共和国会因为大英帝国处置马来联邦排华事件不利而与英国jia恶,已经被一个小小德国欺负得不成样子的大英帝国不能够再添敌人了,更何况还是比纳粹德国要强悍得多的共和国,真要是那样,大英帝国就等着在历史教科书上存在,人世间将不会存在这个昔日的日不落帝国!

而在另一边,共和国国防部虽然还没有示威人群,但国防部灰è大厦之内已经是进入到了临战状态般的忙碌之中,刚开完了中央紧急会议的而归来的国防部部长唐仁辉,马不停蹄的赶往了新闻发布会现场,此时此刻的发布会现场已经是记者们早已是饥肠辘辘,提前赶到现场的他们将各种照相机、摄像机等“长枪短炮”布置完毕之后,也没去吃午饭,就在大厅里等着,可等了老半天没等到主持与列席发布会的军官们,却等到了一些个勤务兵,他们推着几辆小推车进了发布会大厅,将几十盒盒饭和瓶装矿泉水分发给了记者们。

因此,同样挨着饿的唐仁辉进入发布会现场的时候,看到的是巍然壮观的场景,好几十个中外知名记者们坐在自己的折叠椅上大快朵颐,飞一般的快速解决着手里的盒饭,争分夺秒的要解决肚子问题,以待之后能更有jing神的听取新闻发布会。

但着一身上将军装的唐仁辉进来后,记者们立马就不吃饭了,赶紧将盒饭、矿泉水之类的统一放到了一旁后,立马拿出了速记本、录音笔等鸦雀无声的等待着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的消息,几百万的华人在马来联邦被欺负,不少日本记者、美国记者、苏联记者等都抱着窃喜的心情等待着,他们似乎预感到共和国这一次的出糗将会导致共和国的国际影响力直线下降,而英国记者、朝鲜记者、印尼以及哈萨克等国家驻华媒体的记者们,则恰恰相反,他们很希望共和国能妥善解决这次突发事件。

唐仁辉没有令记者们失望,在主持会议的贾旭阳少将介绍了共和国第一份国防白皮书发行情况,以及国内国际反应,并且就共和国目前的一些军情动态做了介绍之后,发布会就进入了重头戏,亲自上台的国防部部长唐仁辉虎目扫视在场记者们一圈之后,便轻描淡写的公布了一个消息——“共和国外jia部已经和英国方面接触,与此同时共和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做好履行海外侨民应急保护机制的准备,共和国海军、空军、陆军以及国民警备部队必将全力以赴。”

部长的话只有七十余字,可字字珠玑、字字厚重的落在了记者们的心坎和速记本上,那不卑不亢、不容置疑的语调也被录音设备记录下来,那一脸坚毅、刚强不屈的表情也被摄像机记录下来,相信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的这一次超级简短的消息公布内容将很快出现在各国报纸上,录音将很快经过各国广播电台覆盖到全世界范围之内,而影像也将通过有电视传媒的各国公布开来。

前前后后约莫只耗时5分钟的发布会当即结束,辛辛苦苦等候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提前到场并且还忍着饥饿的记者们却感到非常的满意,如果国防部一上来就给他们引经据典的长篇大论一番,在一个简单却重大的问题上啰嗦大半天,他们反倒会认为共和国是好欺负的,而唐仁辉一上来就三言两语,说共和国已经和英国接触、军方将尽全力解决问题,简单明了并且非常清楚的说明了事情和共和国军方的态度。

急急忙忙赶来的记者们,又不得不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发布会大厅里很是热闹了一阵,而参加了发布会的唐仁辉,在记者们离开国防部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位于国防部大厦负一楼的多媒体会议室里,在并排而坐的唐仁辉、蒋阳英、陈绍宽等三人身前会议桌的正前墙壁上方,挂着一张巨大的投影布,泛发着淡淡光芒的投影机已经启动。

常驻于云南的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的军长穆达中将、常驻台湾的的陆军第十二集团军的军长路冠峰中将、海南省国民警备师师长苗定少将、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宋成豪中将、驻云南昆明的共和国空军第七歼击师师长牟敏少将、驻广西柳州的空军第三战术运输机师师长刑武少将、驻湖南常德的共和国空军第二战略运输机师师长沈清少将……

海陆空三军以及国民警备部队的十余位将军先后出现在了投影布和海陆空三军部长面前的战术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佩戴耳麦的三位上将直接按照国防部拟定好的计划,很快就向各部队下达了进入二级战备的命令,随后海军司令陈绍宽还向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宋成豪下达了第三舰队做好前往新加坡的准备,这个有些模糊的命令给予了宋成豪很大的自主权,因为在命令中海军司令陈绍宽并未对第三舰队具体派遣多少舰艇、何时抵达新加坡等做出明确的要求,可见陈绍宽给予宋成豪的第三舰队很大的自主权。

北京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50分的时候,英国伦敦时间才早上5点50分,天è还未见亮,整个伦敦都还沉浸在雾的清晨,不过自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遭受到重大损失,德国海军掌握了战略主动以来,英国首相丘吉尔就已经很久没有超过6个小时的连续睡眠时间了,每天勤奋工作近16个小时的他,仍旧未能挽回英国的战争颓势。

更为严重的是,12月1日希特勒对于他眷念已久的东欧剩余国家动手了,紧靠自己的匈牙利以及罗马尼亚、亚得里亚海畔的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地中海的希腊与保加利亚等,都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想要的,这其中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都是希特勒眼里重要的跳板,能否拿下这些地区,事关着他伟大的一项秘密计划。

年11月18日,在希特勒亲临的德国海军庆祝战胜大英帝国本土舰队的酒会上,罗马尼亚的纳粹主义头子安东尼斯库将军也在欢呼庆贺的人群当中,在此之前他已经同伟大的法西斯领袖希特勒会谈了两次,希特勒对他的谆谆教导让他是如沐un风,在晚会上更是用尽毕生所学的华丽辞藻来形容伟大的希特勒领袖和强大无敌的德国海军,作为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分子”,他对希特勒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而对于保加利亚,长期以来苏联的领袖斯大林就一直派驻了苏维埃公使在保加利亚的索非亚,一方面是监视保加利亚有无异常举动,另一方面也是作为强大的苏联红è力量的武力象征,可与之相对的而是苏联的公使馆也长期遭受到了保加利亚更为严密的的监视,并且还经常利用苏联公使自以为无人知晓的秘密会见保加利亚『共产』党,竟然能顺藤mo瓜的拔除掉隐藏在保加利亚各个社会阶层里的『共产』主义分子。

苏联人在保加利亚不受欢迎是众所周知的,但尴尬到如此地步还真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更为奇怪的是苏维埃领袖斯大林指责保加利亚没过多久,莫斯科和索非亚之间的缝隙就越来越大,在11月7日,苏联中央书记处书记、政治局局长莫洛托夫严厉指责保加利亚有加入纳粹德国和意大利的yin谋,消息一经公布不久,保加利亚在博里斯国王的要求下、在菲洛夫首相的带领下整个国家都全体动员了,德国海军赢得海战胜利的消息成了更为猛烈的催化剂,直接导致了保加利亚在11月20日正式与苏联断绝外jia关系,而大英帝国也不得不在同一天撤离他们的外jia人员,同已经有意加入纳粹的保加利亚断绝了外jia关系。

匈牙利虽然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国情、国策等都有些不同,尤其是匈牙利甚至比保加利亚更渴望收复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统治过的所有领土,当年在希特勒尚未撕毁凡尔赛条约之前,他们就屡屡表达妄图收回曾今失去的土地的想法,不过马扎尔人的统治阶级和罗马尼亚的统治阶级一样,他们都对俄罗斯人和『共产』主义怀有深仇大恨,因此在收回土地方面的想法,纵然与周边国家的想法相背离,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响应希特勒的号召,甚至他们还对罗马尼亚人抢先一步对希特勒示好而心生遗憾。

因此,当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三个国家都对德国抛出橄榄枝的时候,英国首相丘吉尔就知道德国人真的有可能“一统欧洲”了,尤其是当12月1日,希特勒囤积在东线的陆军部队,虽然从数量上比旨在于要横渡英吉利海峡和多佛尔海峡登陆英格兰的西线部队多,但也足够在三个国家的帮助之下对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动手了,再加上意大利海军在亚得里亚海的帮衬,德国陆军在短短一周时间里就奠定了胜局,而就在昨天,已经兵临城下的希腊政fu不得不向德国与意大利缴械投降。

就此,地中海沿岸国家和地区中,英国已经失去了一大半,如果继续让德国实施他们的北非战略,那么留给大英帝国继续抗争下去的,或许就只剩下本土了。

俗话说得好,人一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丘吉尔原本以为自己都是一番臆想,大英帝国还有很为广阔的殖民地,在亚洲还有海峡殖民地、缅甸和印度,以及重要英联邦成员澳大利亚,而在非洲还有南非联邦(英自治)和埃及等,在拉丁美洲还有巴哈马群岛、圭亚那等,北美洲还有英联邦的加拿大,英国首相丘吉尔后来一算才发现,一旦意大利得到德国的帮助解决土耳其问题,然后纳粹又以意属利比亚、法属阿尔及利亚以及摩洛哥等,左右夹击埃及,那么埃及就危险了。

一旦纳粹实施北非战略,不仅地中海重要扼守点直布罗陀要失去,连进出地中海,缩短本土与亚洲殖民地联系的苏伊士运河也将随着埃及的易手而失去,到时候拉美地区的殖民地根本不能提供太多的战争资源,英国要想继续打下去,就必须依托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两个英联邦国家,依靠南非联邦、印度和海峡殖民地。

可从亚洲到本土不仅路途遥远并且消耗巨大、风险也高,从加拿大到英伦本土要穿越被德国海军潜艇成“死亡之洋”的北大西洋,两条海洋生命线都不怎么安全,大英帝国谈何实现长期作战下去。[]大国无疆177

因此,昨夜丘吉尔秘密召开了内阁会议,并且力邀了英国国王列席会议,这一次高度机密的会议所讨论的内容,就是在面对海洋运输线易于被纳粹切断,而英国本土战争潜力也相当有限,一旦天气好转并且准备就绪,纳粹德国就将大规模实施渡海作战,届时英国能坚持的时间绝不超过三个月,所以丘吉尔所召开的这一次会议就是商讨大英帝国一旦战败的抉择问题。

会议讨论到了深夜,没有一个内阁成员赞成向纳粹投降,因此丘吉尔便着手让内阁制定一旦英国本土防御作战失利,英国政fu和皇室转移到加拿大,以流亡政fu的形式继续反法西斯的战略计划,劳累大半晚的他哪儿知道,自己第二天刚一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吃早餐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亚洲的几封电报,而送来这些电报的不是秘书,而是两个政fu要员,一个是英国外jia大臣,另一个则是英国殖民地管理局局长。

由外jia大臣递jia给丘吉尔的电报中,英国驻华大使约翰逊如实的在电报中陈述了事实,殖民地管理局也将他们收到的海峡殖民总督珀西瓦尔中将的情况汇报电报jia给了丘吉尔,于是乎,丘吉尔很快就直愣愣的倒下了,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他就被送进了紧急抢救室实施抢救了。

丘吉尔被气晕并轰然倒下的这一悲怆的举动,仿佛告诉了外jia大臣和殖民地管理局局长一句隐藏在丘吉尔内心深处的话——“气煞我也!”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