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七章 小小比试一把

第三十七章 小小比试一把

:今日加更已去,正更到来。新一月已悄然到来,小子在此求各位多多支持鼓励。

“兵要有兵的牛气,将要有将的威风!今天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让大家同台竞技,咱们就得交流交流彼此的脾气和作风,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站到擂台上来那就得讲规矩懂礼数,然后才是以武会友。希望今天参赛选手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打出自己部队的虎狼威风,打出自己的铁血气势。下面我宣布,第一届人民军搏击锦标赛正式开始。”

在百『色』某军事基地内,以在此驻扎的人民军第一师为东道主,人民军其余六个师都纷纷派出了自己的最强拳手过来参赛,在该基地的大会堂内人民军的首届搏击大赛,在众多士兵观众们掌声伴随下正式拉开了帷幕。

每一支队伍都有自己的特点,但就其他各国军队而言,论部队的战斗力,往往光是看每支部队的师部主要驻扎在什么地方肩负什么样的任务,就知道这支部队的水平如何,但可惜的是他们是人民军,自治区内部目前还分不清楚究竟哪儿是焦点地区需要强手把持。

以百『色』为主驻扎城市的第一师,很明显就是为了针对云南唐继尧的主力部队,而像分部在河池、桂林分别针对贵州和湖南的第二第三师,单独放置在海南岛的第四师,深处广东肇庆的第五师、驻扎港区重要城市的第六师,还有柳州的一个无编制的快速反应师,他们也都有属于自己的任务,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地域之分。[]大国无疆37

所以七大师,其实各自的实力都差不多,但就如第一师师长给拳击锦标赛开幕式致辞的开篇话一样,兵有兵自己的个『性』,而且每一个师的领导都有各自的带兵风格,长此以往就像俗话说的“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每个师最终还是会有自己的特点的。不过就现在,论集体战斗力估计各个师不相上下,但论单兵的搏击能力,还是得看看这场锦标赛的结果了。

“哥们儿,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步兵,倒像是狙击手?你的眼睛可是宝贵得紧,我劝你还是别参赛了!一会儿打成了熊猫眼,可就别怪我了。”东道主的士兵固然开口就是不一样,一上台就开始劝对手赶紧打道回府。他那粗实的胳膊长的可不是肥肉,充满了爆炸力的肌肉会让一会儿的打击力度非常之恐怖。

“别以为我们拿狙的只是眼神不错,就我个人而言,我的拳头可比子弹硬多了。一会儿让你好生尝尝,不过你那强壮的身子,越是强壮越是挨打之后难以痊愈,躺在病床上的滋味儿可不是好受的哦!”看着对手强壮的身子,估计在部队里就是扛机枪的主,狙击手对决可从来不会少了时间的积累,但狙击手对机枪手,可就是高精度速『射』取胜,一枪一命就行了。不过那可是在战场上,这会儿的搏击赛当中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就结果,还不得而知。

俩人正不亦乐乎的聊个不停,你来我往的挖着对方的痛脚,气氛非常之轻松。不一会儿属于他们俩这台赛事的裁判登台了,刚一见到壮汉所称的“狙击手”,裁判一愣之后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微笑着拍到他的肩膀说道:“小兵,还认识我不?上回在你们那儿,我可是被罚吃了不少椰子的哦!”

裁判刚才那一愣明显是触动了哪条神经,让他立刻想到自己上回和师里其他军官一起,组成一个观摩团去海南参观第四师自创的登陆作战,结果后来众人兴趣大起,都说要来个什么技术切磋比赛,输了的当然是狂吃海南的特产。

而这位说话的裁判当时很是不幸,当时还自负枪法不错,被众人拉去打浮动在海上的靶子,结果就遇到了眼前的这位小矮小矮狙击手,那些个漂浮在海面上的靶子随着波浪起伏始终都在地摇晃,而当时的『射』击纯粹是为了展示个人技术,所以众人要求的就是『射』姿自便。他可是选了自己最擅长的卧姿『射』击,瞄了老半天结果还是有模有样,晚饭也就没吃了,后来被“强迫”干掉了不少的果子尤其是椰子,那么多东西下肚就足以让他不能再吃任何东西了。

“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啊,一会儿过了预赛,咱们去『射』击场再比试一番?咱们这儿还有更好的『射』击训练场哦,当然还有更多的果子!不过这回吃的,可不是我了。”裁判笑呵呵地说完,对着台下的观察员示意了一下,便开始对表了。

“比试可以,不过得等我收拾完了这机枪手后才行!”说完,被称为小兵的家伙对着当初的败将微微一笑后,便和对手致敬准备开始了。

“果然有牛气,好!我喜欢这样的兵。”裁判再次确认了手表,然后便再次招呼两位选手过来。“双方都知道规则,但我提醒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开~始!”说完,裁判挥手示意开始后很快退出了两人之间,站在一旁看两个同样牛气哄哄的人物究竟谁第一个躺下,不过胜利的必须胜之合理,他得注意所有的比赛细节,做出最好的判罚。

整个场馆内,很快就响起了砰砰的声音,裁判发出的“停”字声音也不少。当然还有周围观众的喧闹叫好声!在由男人组成的军营里,平时除了训练还是训练,难得有了一个“发泄”的平台,沉积已久的荷尔蒙终于在锦标赛里疯狂爆发,虽然自己没有登上台去参加比赛,但亲眼目睹狂躁且充斥着暴力的比赛,就足以让他们满足了。

“我看我们还是不用比试了?你的右眼真的没事儿?”

第一轮比赛之后,有意思的裁判很快就在『射』击训练场等到了如约而来的狙击手,不过此时的他明显有了一点不适,虽然奋力击倒了强劲的对手,但他自己也挨了好些铁拳,尤其是机枪手一记势大力沉的左勾拳击中了他的右脸,打中的主要部位就是右眼眉骨周围,虽然有拳套的缓冲,但强大的打击力量还是让他的受伤部位很快出现了浮肿和青淤,当然估计对手也是收了力的,要不然自己眉骨算是完了,估计当场都要躺下去

“我可以用左眼,本来咱们上次的比试就是不公平的。我是一个经受过系统训练的专业狙击手,而你不过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军官,狙击是你的业余爱好但不是专长。当然你的营里肯定有比我更好的狙击手,但你能看中我,只能说这是我的福气了。”说着,他抚『摸』了一下右脸颊,虽然已经没了火辣辣的感觉,阵阵的麻木始终让他觉得有些不爽。

“用左眼和你比试,赢了那才叫牛气!咱们四师的对一师的感情可深了,咱们今儿得好好交流。”抓起地上已经放好的枪,言毕之后毫不示弱地快速检查装弹,依靠唯一的左眼开始判断靶距。

一师的这个『射』击靶场的确和驻扎在海南岛的四师不一样,岛上的气候和温差比较大,空气湿度也同内陆不一样。此时的这个训练场根本就没有标准距离设置,也就是说整个训练场也不过就是一个没种庄稼的地儿,三十米、五十米、一百米、四百米、六百米等等的标准『射』距根本没标出来,全凭自己把握距离。

“你要是用左眼都把我给击败了,我除了再吃一回水果大餐,另外我还送你一把匕首!”说着,刚才的裁判此时的军官拔出而来一把锋利的匕首扔给带伤的狙。“这把刀可是我找人专门制造的,削铁如泥是谈不上,但肯定非常非常适合你。它可是花了我一个月津贴的,你有胆子来拿吗?”

“不错的刀!我拿定了哦!”锋利的刀和皮肤接触的触感是如此的沁人心脾,快要划破皮肤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的舒服。将匕首『插』在了两人中间的空地上,带伤的狙很快拿起班用狙击枪,被戏称为“尖盾”的15式班用狙击枪很快让他流利的以怪异的侧姿开始瞄准目标,左眼进行瞄准还是有些不适用,但很快就调整完毕。

对面的靶场上有几位士兵很快竖立起了靶子,小兵很快用四倍放大的瞄准镜估算目标距离,但精心捣『乱』的一师士兵们搞了个怪模怪样的靶子,四百三十六米的距离,而且两靶子不远地方还让捣『乱』的士兵点着了废旧轮胎,浓浓的黑烟很快在微风的吹拂下让瞄准镜内的靶子变得模糊不堪。

“你这样的姿势,不利于四百米『射』击吧?”一直以来,坐姿都是一种非常令人不爽的姿势。不少人都喜欢布置一个很好的阵地,然后静静地趴在那儿,通过瞄准镜等候目标或者『射』击目标,但估计这会儿让上身尤其是前胸挨了不少拳头的“狙”趴在地上,那爬起来的时候还真会是那么一点难度。[]大国无疆37

俩人都在为自己枪开始装弹的时候,对面突然传来爆炸的声音,捣『乱』的士兵趁两位比试选集中了注意力的时候,竟然让轰然作响的手榴弹来破坏两人平静的心境,心理素质不好的人估计这一吓就会现出原形,抬头看看发生什么事儿的动作足以让他受惊不小的事儿表『露』无疑,但两人明显不会关注这无聊的爆炸声。

刚一装弹完毕,小兵就说到:“我们以前训练的时候,战友的背也是不错的『射』击平台。”说完全身放松了一下,接着带伤的“狙”开枪了,“膨”的一声,子弹弹头高速旋转着飞向头像靶,自身的重力和风力等等渐渐让他的飞行路线不再笔直,滑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后正中头像靶面门,弹头在眉心下方一厘米左右位置钻入了靶子。当然强大的反作用也让原本就有些受伤的他被震得呲牙咧嘴,就差点儿在后坐力的作祟下弄得四仰八叉的躺下。

“不错,四百米侧姿而且是左眼,竟然还能打中那个位置,我看我只能打中眉心才能赢你这一轮!”说完,军官也开枪了,不过就如“狙”所说的那样,他不过是一个“业余的”,没能创造奇迹,只是重复了刚才的一幕,双方打成了平手。

很明显『射』击场内不良的风速和该死的烟雾都让两人没能打中头像靶的眉心,但这个环节毕竟还只是热身,接下来的就是更有难度的。

两人的正对面也就是大概一百二十几米的地方,两名十名在那儿摆放了两块砖,每块砖的边沿都放了一个墨水瓶,但它并不是『射』击目标,而是士兵小心翼翼放置在墨水盖子上的12.7毫米机枪子弹,在阳光的照『射』下弹壳泛发着耀眼的金光的它俩才是裁判和小兵的目标。

“这就是你给我出的好题目?”看着对面几名士兵忙活一阵布置好特别靶子后,“狙”只能哑然一笑后说道:“上回咱可是让您打的是椰子壳,然后你吃的也是椰子。该不会这回铁了心要让我喝墨水儿吧?”说完,受伤的“狙”只能选择趴下『射』击了,侧姿可不是打这种靶子的最宜选择,但趴下之后他通过瞄准镜看了一阵之后还是觉得不行。

“喝墨水儿?我可没有那个癖好的。打机枪子弹虽说难度是高了点,但我的的确确是听说有人能完成,而且不少人都在尝试。今儿难得让你激发出了状态,所以我们俩都挑战一番,看看谁能打中那小小的子弹。”

军官没用狙击枪瞄准镜,尝试着远远地看看那『射』击目标,肉眼几乎看不到他所要击打的那颗机枪子弹,就好像在一百米标准跑道上,站在终点位置甚至更靠后的地方,看看起跑线那边的人起跑姿势中触地大拇指有多大一样,非常有难度。

两声枪响过后,对面的墨水瓶没有被击碎飞溅出浓黑的墨汁,但竖在上面的机枪子弹也没有倒下。“一号脱靶,二号脱靶!”不一会儿,对面的大喇叭便传出了令人沮丧的声音,当然子弹从枪口飞出去不久,不用报靶两名放枪的也知道自己的是不是打中了。

“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番能打中子弹的人物,这标准步枪子弹虽也是7.62毫米的,但毕竟不是专用的狙击弹,用班用狙击枪要是真能击中一百米外的机枪子弹,那水平自然是不用说的,牛人就是牛人。”

受伤的“狙”又一次听到这么难听的报靶声音,但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比较感兴趣了。一个小兵深处海岛,除了看看报纸刊物和听听长官们的闲谈话,哪儿知道到内陆发生的这些趣事,难得受到打击一回的心灵虽然有些不爽,但很快继续挑战的想法就占据了整个内心。当然他深知自己为什么只能作为一个班里的狙击手,肯定有技不如人的地方。

“咱们又打成平手了!”军官再次拾起了弹壳,转过头来对着小兵说道:“我们师里还没人尝试过打这样的特别靶子,你们那儿肯定也没有人尝试过。关于打这子弹靶的传言,我还是听师长偶然谈起的,有回我们师里的比武竞赛大会之后,他就跟那些个团长说人家柳州那个师里,就有人能打出这样的成绩来,同样使用步枪弹和班用狙击枪。反正这一回合我们又打平了,要不咱们继续试试其他的项目?六百米你肯定是没问题,不过八百米你尝试过没有?”

“你怎么不让你营里的士兵们试试?要是我们那儿的人知道还有这么个玩法,早就试过了!”说完,小兵试了试自己能不能用四倍放大瞄准镜清楚得到八百米左右的目标,不过试了又试还是觉得不是一般化的模糊,尤其是那燃烧的轮胎此时因为风力的增大,燃烧得更旺盛了,浓密的黑烟即便逐渐散开,但还是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射』击视线。“可以试一试,不过看来我得被罚吃水果了?”

果然不出小兵的估计,他果然就败北了,不过接下来的项目又赢了一局回来,不分高低的俩人一直打完了20发子弹才算是收手。不久之后还有拳击比赛,没那个闲情继续在那儿比试枪法了。

俩人使用的是1915年年初才大规模列装人民军班级狙击手的狙击枪,摒弃了传统的设计理念,这把枪继承了张宇光荣的剽窃传统,所以整把枪几乎是后世某款狙击枪的二十世纪翻版,有绿『色』和黑『色』两种涂装,因其优秀的精度被称之为“尖盾”,指的是它用尖尖的子弹为班级士兵们构筑一道坚强的盾牌,当然这个盾也是有杀伤的,堪称班级部队的直属“大炮”和快速精准火力支援利器,在数次实兵实弹演戏中创造了不小的成绩。

该枪400米距离上完全可以击中头像靶,600米距离上可击中胸靶,800米以上距离的狙击准确『性』也非常之高,就像受伤的“狙”,他不过就是一个水平比较高的步兵班级别的狙击手,论级别,他是最低级的狙击手,但他的水平肯定不是最低。对他而言受伤之后也可以四百米命中头像靶,八百米同样可以命中靶子,当然不能和达到状态的“裁判军官”相比较了。

半自动的狙击赋予『射』手更高的『射』速,而冷锻打造的枪管,具有非常好的枪管光洁度、尺寸精度和表面强度,而且其『射』击寿命非常高。650毫米长的枪管是完全浮置地安装在枪托上,即只与枪管节套连接,与护木无接触点,并使用加长机匣,枪管座的长度达到51毫米,使枪管与机匣结合得非常牢固,因此可以大大提高『射』击精度。另外,该枪采用的7.62毫米标准大威力子弹,被击中的对手迅速死亡的概率非常之高。所以,这枪的“官方绰号”虽然文雅的叫做“尖盾”,但其实官兵们都戏称它为“死神”。

当然,人民军和他们所装配的部分武器一样,都没有经历足够的战争检验,究竟是否能够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肯定是一个无人能答的未知题。但此时何必揪心未来的事儿,抓住现在才是最为重要的,尤其是搏击场上的选手们,还有借着比赛发泄情绪的士兵们。

“好!!”

随着比赛的不断推进,强强对话的场面层出不穷,以前只能是小兵一个的人物如今却可以在赛场上合理利用规则,“狠揍”军衔高于自己的官儿,虽然不是自己部队的。当然过瘾的不仅是选手,这对大部分都是士兵的观众而言这可是难得的一个发泄日,看着平时山呼海啸般叫嚣着早晚五公里、全副武装越野数十公里等等呢个,时不时还要来个紧急集合的的长官,甚至更高军衔的人物在台上却不敌普通士兵,那种滋味儿简直非常之爽,不过看到大头兵被狠揍了,也惋惜不已。不过口头上仍然高喊着双方都加油、此起彼伏地掌声也不知道是给谁的。

热热闹闹的比赛一直进行了三周才结束,在东道主特别的招待下许多前来参赛的官兵都住上了一个月才回归部队,多出的一周大都被拿来举办各种各样的友谊比赛而来,足球、篮球、『射』击、体能等等,军事的、体育的都拿了出来互相比试一番,而且棋类也成了交流的方式。

“要是我们真的把这种比赛扩大化,直接变成覆盖全军的一个体育盛会,甚至是全自治区的一个体育盛会,说不定效果比现在更好。到时候弘扬的体育不断拼搏、团结互助等等,都不在限制于军队里的影响广泛,咱们的社会同样需要这样的盛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分享快乐和竞技的乐趣,增进彼此的友谊。”[]大国无疆37

部队里的官兵需要适合的方式缓解紧张的情绪,尤其是长期单调乏味生活更是需要合适的调节,对于时刻备战的人民军而言,他们肩上的胆子沉重,需要必要的时间得以舒缓。看完第一届全军搏击锦标赛的最终报告,合上文件夹,『揉』捏一阵酸胀的眼睛喝完一大杯浓浓的苦茶后,又打开另一份文件报告。当然刚才突然闪现的想法,他是深深记在了心里的。

一场轰轰烈烈的比赛,可以带来不少的意义。一场小小的比试,亦可以衍生出不同的精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