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七十八章 逼上绝路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逼上绝路

第一百七十八章bi上绝路

“呜呜呜……”

尖锐的警报声刺破了空气,急速向四周膨胀开来,刚刚还热火朝天的训练场顿时鸦雀无声了,汗流浃背的士兵们立刻结束了训练击的停止了击并关好了保险,格斗的停止了格斗立即归队,训练四百米障碍的也不再冲刺而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很快在军营里就响起了一阵阵号令声。

“立…正!”

“向右看齐!”[]大国无疆178

“向前看!”

“稍息!”

一声声口令过后,一块块方阵便形成了,随后在“一二一”的口号声中,各个方阵返回了各自的宿舍大楼收拾,约莫五分钟后,重新集结起来之时已经是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从现在开始,全旅进入二级战备状态!”

隶属于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的第三空中突击旅旅长郭绍坤少将,在收到军部命令之后便亲自向全旅发布了二级战备的警报,二级战备即局势恶化,对共和国已构成直接军事威胁时,部队所处的战备状态。

第三空中突击旅下编有四个空中突击步兵营、两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两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一个中型运输直升机营,除了拥有医护连在内的旅部之外,另外还有一个后勤维护与保障营、一个通讯与侦察连,全旅装备了120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76架武装攻击直升机、38架中型运输直升机、4架医疗救护直升机、4架属于后勤维护与保障营的重型运输直升机、6架侦察机,八千余名官兵的全旅装备了近250架各型直升机。

“部队进入二级战备状态”,这一命令刚刚下达,阵列中不少士兵的脸è就有了些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刚毅之能有这种变化的自然是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们”,这二级战备的命令一旦下达,就意味着共和国已经遭受到了军事威胁,自建国以来还只有共和国打别人的,什么共和国也要遭受到威胁了?这不能不让他们心里有些忐忑。

一般情况下,部队进入二级战备,即进入战备动员状态。

“战备值班人员务必严守岗位绝不离职,部队领取作战物资,确认武器装备处于最佳状态,有计划的开始临战训练并做好部队应急扩编准备,有条件的还要探明敌人意图、制定作战方案等……”

脑海里不断回着二级战备对于一支现役部队是什么概念,感受到战争降临的“新兵们”心里难免对“荣誉与责任”产生了莫名的憧憬,渴望建功立业、渴望展示自我、渴望英勇作战、渴望为国为民的种种复杂心态,都被生生压抑在了内心之中,浮现与脸上的是冰冷的刚强。

随后不久,第三空中突击旅已经齐装满员的静候在基地里,昔日热火朝天训练的航空兵基地里此时此刻变得鸦雀无声,偌大的宿舍楼区里更是滴水可闻,头戴轻量化战术防护头盔、眼戴防风镜、耳旁挂着战术通讯耳麦、身着防割防火ji光mí彩作战服、背负便携式战术携行具和战术通讯发器、穿戴软体式防弹衣、腰系有弹囊的武装带,右ui大ui一侧挂有手枪、小ui一侧a有军用匕首……

武装到牙齿的士兵们端端正正的坐在本班的宿舍里,在上下铺位的钢架前,相对无语的坐在马扎之上,手持突击步枪或狙击步,部分士兵手里的突击步枪还挂着榴弹发器,有的士兵背负的战术携行具后还挂带了反装甲发筒或者折叠式担架,已经领取到了弹的他们此时此刻的举动真的验证了一个词——“整戈待旦”。

而在另一边,空军第三战术运输机师师长刑武,也已经让全师进入了战备状态,该运输机师主要基地有两个,一个在云南昆明、另一个则在广西柳州,接到命令之后两大空军基地里也很快喧闹一时,又很快进入沉寂。

喧闹是因为各机飞行机组已经和地勤技师们详细检查好了运输机,为战机补充了油料、充满了电力。而沉寂则是因为确认了运输机处于最佳状态之后,飞行机组直接在机舱内待命,整个基地就等着具体命令的到来,然后大举出动。

与此相同的是在常驻于湖南常德的共和国空军第二战略运输机师,一架架昂贵的庞然大物也已经做好了展翅天空的准备,接到了中央军委命令的各大部队都相继进入了战备状态,摩拳擦掌的整戈待旦。

而要担当重任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在收到命令之后,在与海军司令陈绍宽进行远程视频会议并接受名的第三舰队司令宋成豪,那会儿正在第三舰队的旗舰“世民”号航空母舰上。

“世民”号航母参加了1943年5月1日的中日东海海战,在这场奠定了共和国海军由现代化迈向信息化的里程碑式海战中,“炎黄”号航空母舰在中日东海海战中不仅崭lù头角,并且还大放异彩,充当了共和国海军赢得海战的中坚力量,作为同级航母的“世民”号却表现黯然,所以“世民”号随后不久便送进了沪东造船的超大封闭式船坞里进行高度机密的信息化改造,并在1944年年中重新加入了海军装备序列,并在新军事改革之后,成为了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的旗舰。

原本拥有五艘巡洋舰的海军第三舰队,“荆州”号和“肇庆”号巡洋舰以及六艘驱逐舰完成了中英贸易船队护航任务之后,还都在伊朗阿巴斯海军基地临时休整,再加上基地原本在1944年的3月3日入驻的“南宁”号巡洋舰、“上饶”号驱逐舰、“黄石”号驱逐舰、“括苍山”两栖攻击舰等,可以说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绝大多数战舰都在伊朗的时候,此时此刻对南洋地区的掌控能力是不够理想的。

在接到战备命令之时,“世民”号航母正在“黄山”战列舰、“常德”号巡洋舰、“温州”号巡洋舰、“六安”号驱逐舰、“安康”号驱逐舰等五艘战舰的陪伴下正完成当天上午的作战训练科目回收战机,真要是按照共和国标准的航母编队模式,出于这次马来半岛排华事件的类型以及中央军委的命令,海军第三舰队是需要去维护地区稳定的。[]大国无疆178

维护地区稳定、警戒巡逻,一般情况下在以一艘航空母舰为战斗群编队核心,但要具备一定的攻防能力,该战斗群编队需要编制至少两艘巡洋舰、四艘驱逐舰,如果有战争可能,那么还要编入更多的战舰,譬如说战列舰这种大杀器,而如果任务时间会持续很长,那么战斗编队群里还需要编入一至两艘补给舰。

因此,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宋成豪手里的第三舰队此时此刻是严重的“缺兵少将”,除了一艘航母、一艘战列舰之外,只有两艘巡洋舰、两艘驱逐舰,可以说打一场地区的海战是毫无问题的,但要南下执行地区维稳任务,显然还缺点什么。

不管如何,在中日东海海战中成长起来的宋成豪可是曾今的海军特舰队作战参谋长,对于这些细节的问题他自然能够考虑得到,在结束和海军司令陈绍宽的视频会议之后,他向舰队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

“世民”号航母在30分钟内回收完所有战机并送入机库,驻训在伊朗阿巴斯海军基地的“黄石”号驱逐舰和“括苍山”两栖攻击舰立刻启程赴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海军基地待命,第三舰队后勤司令部立刻安排两艘综合补给舰,在南海地区担负巡逻任务的潜艇立刻提升战备等级,mo清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动向……

阳光炎炎,“世民”号航母等活动的中沙群岛西南,正午时分的阳光很是毒辣,辽阔的海面上六艘战舰中,“黄山”号战列舰护卫在“世民”号航母右侧,“常德”号巡洋舰在她的左侧,而“温州”号巡洋舰则在其身后,彼此之间的间距都很大,而“六安”号与“安康”号驱逐舰则在编队前沿充当“反潜先锋”,并由“对空警戒”的任务。

舰艏冲击着海舰尾后又拉出一条宽长的迹,哗哗的声中,进入二级战备状态的“世民”号航母已经忙碌起来了,刚匆匆结束午饭的地勤人员已经着手清理飞行甲板,把战舰上系停的攻击机依次送入机库,在信息化改装之前,是搭载传统活塞式发动机、螺旋桨式战机中巨无霸般的“世民”号航母,能够搭载的一百多架次架舰载机,但是现在,和“炎黄”号航母一样,标准排水量5.1万吨、满载排水量6.4万吨的她,纵使飞行甲板达到了298米长、36.8米宽、最宽处72.5米,可她的舰载机搭载量却减少了不少。

目前,在“世民”号航母上服役的是海军航空兵第三舰载机联队,联队中编有两架舰载预警机、两架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四个中队共计48架的f-12“雄鹰”战斗机、两个中队共计16架的g-1“虎鲸”攻击机,而参加上午空战训练的是第四战斗机中队。

12点07分,第四中队12架f-12“雄鹰”战斗机中剩余油量最少的编号307战机,第一个得到了降落许可,而要在航速已经达到24节的“世民”号航母上降落下去,其难度是非常之大的,舰载机飞行员与陆基航空兵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心理素质过硬的他们拥有更为jing湛的起降技术,这就好比“走钢丝的”肯定比“走独木桥”的要厉害得多一样。

阳光如火,大海碧bo,航空母舰的降落区已经腾空,降落区因战机反复降落过,轮胎与飞行甲板之间摩擦出来的黑è印记很是显眼,垂直于标示线的四条粗大的阻拦钢缆倒并不怎么显眼,毕竟战机的飞行高度很高,从空中看下去,“世民”号航母并不大,近三百米长、最宽七十余米的飞行甲板在视线里就好比火柴盒盒盖大小一般。

编号307的战斗机降低了飞行高度,从右舷上空低空通场的同时,战斗机机尾的捕捉挂钩也放了下来,引导降落的地勤人员立马会意,307战机即将降落,与此同时战斗机飞行员熟练的打开了战机的减速板并娴熟的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急剧转弯,将战机的飞行航向与航母斜向降落区得甲板保持了一致,战斗机的起落架也被放下.

每一分每一秒,机舱内并不闷热的飞行员因jing神高度集中,冒出的一身汗水如同洗澡一般,更为紧张的是此时此刻战机飞行速度不断下降,成功在航母上降落过很多次的他,立马将战机在航母的左舷反方向水平飞行,确认战机的重量在最大着舰重量之内后,转向了航母垂直方向飞行,又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飞行技术jing湛的飞行员已经将战机的航向对准了斜向甲板的中心线。

甲板上海风呼呼,屏气凝神注视着“雄鹰”战斗机降落的地勤引导员们也已经进入了绝对的工作状态,切入了下滑坡道的战机飞行高度和速度都不断下降,身穿白è救生背心的着舰信号官,立马通过手持电话通报战机的降落情况是否正常,右手手里还控着斜向甲板中央左舷突出部分的光学着舰系统的灯光闪亮,以帮助战斗机飞行员判别清楚自己的飞行姿态是否正确、是否正对了斜向甲板中心线。

可以降落!”

可以降落!”

着舰信号官通报着,而得到确认消息的飞行员也已经进入到了最为紧张的时候,此时此刻战斗机已经距离航母的飞行甲板不足五十米,油也已经关小,整个战斗机昂着机首仿佛是要失速撞上航母了一般。

终于,战机的飞行高度降低的同时,战机机尾的捕捉挂钩骤然勾住了一根阻拦钢缆,在航母飞行甲板上的地勤人员们,感觉自己视线里的这架战斗机,就好像是一只不小心被树枝挂住的雄鹰一般,刚刚还飞得很快,转眼之间就速度陡降,庞大的战斗机竟像是直接被航母给拉住而停下的一般,之前昂着头“坠下”于航母的战斗机,承受重载的轮胎与甲板磨出了一阵青烟的同时,整个战斗机也狠狠的往前一沉,机首仿佛要与甲板亲en一般。

在航母上降落,飞行员们直接给取了一个很特别的名字——“jing确式跳楼”,油料剩余量最少的编号307战斗机的成功降落后,另外11架战斗机也很快完成了降落,整个过程中始终注视着的宋成豪,当第四战斗机中队队长的战斗机成功降落后,这才舒缓了一口气,第三舰载机联队是由曾今特舰队舰载机部队部分jing英飞行员,与后来经过必要飞行课程训练而成为合格的舰载机飞行员,他们并不具备实战经验和丰富的航母起降经验,但他们却必须要成为航母作战群中坚力量,身为舰队司令的宋成豪自然很关心与战斗群战斗机优秀与否很为攸关的他们——“国之骄子”。

海风咧咧,完成所有战斗机回收工作的“世民”号航母很快就加速到了27节,如果是当年的特舰队,“炎黄”号航母肯定不会为了让飞行员们更容易降落而放缓航行速度,但谁让第三舰载机联队的新兵实在太多,纵使宋成豪多番训练,就差亲自驾驶战机上天让飞行员们多加训练,但在即将到来的重要任务之前,宋成豪有理由谨慎一点,让飞行员们有最好的状态来应对接下来维护东南亚地区稳定的任务。

六艘战舰很快南下,由海军航空兵永兴岛基地派出的12架战斗机为舰队提供南下的防空掩护任务,当然宋成豪并没有忘记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舰队已经出发的消息发回海军司令部,随后便让“世民”号航母弹了一架预警机上空,并且让完成了检修能处于最佳状态的第一战斗机中队的12架战斗机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在12点53分,该中队的四架战斗机便已经在四个弹阵位等候就绪,按照二级战备的要求,所有以标准防空导弹武备的战斗机都做好了弹准备,只要命令一下达,四架f-12“雄鹰”战斗机将以最快的速度弹升空,而该中队的另外8架战斗机也在整备区待命,也都挂载着一枚枚导弹,飞行机组都在休息室里整戈待旦。

13点15分,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完成集结工作,该旅的两个空中突击步兵营、一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一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两千余名官兵以及一百余架各型直升机,都将通过空军的战略运输机和战术运输机进行战略机动至印度尼西亚的共和国海军雅加达海军基地,共和国海军能与印尼海军共用的基地足够宽敞,并且该基地离新加坡、马来联邦足够近,一旦需要,他们将很快前往事发地区遂行任务。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共和国留给英国人最迟的答复时间是北京时间的12月11日14点整,而此时此刻在共和国军方紧锣密鼓的做着准备的时候,要做出决定的英国首相丘吉尔正喘着粗气的躺在白è的病上恼怒不已。[]大国无疆178

“目前情况怎么样了?”丘吉尔一脸苍白的问道一旁的秘书,很恼火的干咳两声后,他大声说明道:“我是问海峡殖民地的马来联邦!”

“首相,在当地时间12点许,帝国马来联邦总督府被的马来人冲破,帝国驻军与冲突的人群发生了ji烈的jia火,马来人装备了不知从而来的大量万国杂牌轻武器,在jia战中竟不处于下风。另外,印度人、华人也被马来土著所欺凌的情况也在进一步恶化,拥有大量武器的马来人已经占据了种族冲突的上风。”

“你的意思是说,印度人和华人已经死伤惨重了?”丘吉尔皱着眉头的问道,并作势要坐立起来,不过一番努力后还是告吹了。

“情况可能更糟,马来人仗势欺人,到处抢劫、抢-jian,印度人也乘机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在冲突中遭受到不幸的华人数量巨大,共和国政fu肯定会采取更为ji进的措施以拯救被迫害的华人,同时也平复其国内的民愤!”

说话的是英国内阁外jia大臣(外务大臣)安东尼?艾登爵士,曾作为英国保守党张伯伦政fu的议会秘书,可他的政治主张却与张伯伦的相背离,张伯伦倡导的是“绥靖政策”而他主张的是要建立一个欧洲集体安全体系来共同抵御法西斯,被丘吉尔誉为英国政治家中“最富有远见”的他,自然而然看到了这一次马来半岛种族冲突危机背后更为巨大的隐患。

“几百万人之间的冲突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巨大灾难,恐怕连上帝也难以想象!”

安东尼?艾登爵士一脸颓丧的看了看病上,手腕上还a着输『液』管的丘吉尔,又看了看抢救室内的一面挂钟,上面显示的时间如果加上七个小时就是北京时间,安东尼?艾登爵士有些担忧的说道:“首相,现在我们必须做出一个决断!”

“北京时间,现在是几点了?”

丘吉尔脸è不好的说道,什么时候让大英帝国的首相竟然如此难堪,还真是只有曾今被大英帝国欺负得要签署丧权辱国不平等条约的中国,如今强大得连大英帝国要继续反法西斯都得向他们购买军火物资的共和国,丘吉尔不得不感叹“风水轮流转,今年特别霉”。

“北京时间已经是13点33分,离答复的截止时间只有27分钟了,首相阁下!”安东尼?艾登爵士没有哭丧着脸说话,但心里已经是在滴血了,堂堂大英帝国竟然被一个曾经的手下败将、一个被自己欺负得挂上了“东亚病夫”头衔的国家给倒计时了,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心如刀绞。

丘吉尔不再说话了,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退出去,安东尼?艾登爵士最后退出去之前,丘吉尔对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扭过头去泪眼婆娑,至于安东尼?艾登爵士,他已经知道该怎么答复中国人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