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七十九章 中国大兵,来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中国大兵,来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中国大兵,来了!

“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人不怯,仇必雪,看我华夏男儿血。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iong心如铁。手提黄金刀,身配白yù珏,饥啖美酋头,渴饮罗刹血……”

歌声嘹亮,气势如虹,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部分官兵在启程前往印尼雅加达之前,全副武装的排成整齐的队形,高唱着热血沸腾的《男儿行》,迈着坚毅的脚步踏上了飞往印尼的空军运输机,而在另一边,一架架战略运输机也正在“狼吞虎咽”般的用自己硕大的肚子装进一架架直升机或该旅的车辆装备。

共和国空军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除了驾驶舱内的正、副驾驶员、随机工程师和2名货物装卸员等这5名机组人员之外,上层舱前部有15个工作人员休息的舱间,从中央翼之后到机尾的上层舱可载运75名士兵,下层主货舱可载运270名士兵,不过一般情况下共和国都把战略运输机用来运输重型装备,兵员的运输主要还是依托战术运输机,情况特殊的情况下可以征用部分民用包机来承担运输任务,譬如这一次。

战略运输机运送的重型装备中,第一种方案是运折叠机翼的6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第二种是运输六辆步兵战车,第三种是运输十六辆轻型军用卡车,第四种是运输两辆主战坦克,第五种是运输十枚防空导弹以及以悍马为平台的发车辆,第六种方案是运载36个463升的标准集装货盘。[]大国无疆179

战略运输机之所以能有如此大的“度量”,完全是与其外形和功耗相en合的,作为一款体长超75.3米、翼展宽度67.89米、机高19.84米的庞然大物,它在拥有最大381吨的起飞重量之时,可以轻松搭载110吨左右的货物飞往5500公里之外的目的地,而这样的能耐自然是建立在它那最大近二十万升燃油携带量的基础之上,也就是说共和国空军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除掉百分之五的剩余油量,每飞行一公里就要消耗掉超过三十升燃油,被誉为“飞行的油耗子”也绝不是空来风。

歌声依旧嘹亮,装完一队队士兵或装备的空军运输机相继在塔台的指挥引导下有序升空,整个第三空中突击旅的航空基地里一阵又一阵的运输机起飞咆哮声响彻开来,在跑道上高速冲刺超过2500米之后,一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又拥入了蓝天,在它之后,一架又一架的喷气式飞机也相继升空。

北京时间13点52分,离共和国给予英方最迟答复时间只剩下8分钟的时候,心里纵使焦急万分,但依然镇定自若般在自己办公室里办公的共和国外jia部部长萧奈天,在时间迈过13点的时候,心如麻之下也根本无心工作了,让秘书有消息就通知自己,随后便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随便了几份报告放在桌上,提笔在手却毫无批阅之意。

“叮铃铃…叮铃铃…”

铃声刚过,电话就传出了秘书的声音——“部长,英国大使约翰逊先生的电话在一线,通话将被录音!”

萧奈天心里颤了一下,赶紧拿起电话接通了一线,眼神掠过墙上的挂钟,挂钟所指示的时间已经是13点54分,离截止时间还只剩下六分钟的时候,英国驻华大使终于来电话了,萧奈天心里好一阵怒骂,不过听着约翰逊所说的话,愤怒之意到慢慢减少了许多。

约翰逊没有绕圈子,直接在电话里表示大英帝国同意了共和国的“请求”,出于国际人道主义和中英友好关系考虑,为了重现东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原则上允许共和国在新加坡、马来半岛上,采取以保护华人华侨人身及财产安全的一系列行动,但共和国要采取任何军事方面的行动,将与在新加坡的大英帝国海峡殖民地总督珀西瓦尔中将共同商议解决,英国驻新加坡海陆空三军将尽力帮助共和国。

萧奈天也不管这狗屁大使还在说辞中加了些什么“原则上”、“共同商议”之类的,他已经等不及将这很是客套的话转给共和国国防部,挂了电话之后,他立马通知了秘书,什么也不用给国防部的多说,直接把刚才的电话录音数据发送过去便是,相信国防部的将军们是很乐意听到大英帝国如此委婉的外jia辞令。

13点57分,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正式得到了中央军委的授权,随即他便带领了一帮参谋赶往了西郊的空军基地,他将以最快的速度飞往新加坡,然后与大英帝国海峡总督珀西瓦尔中将组成联合指挥司令部,同行过去的还有来自共和国国务院应急办公室、国务院慈善协会管理办公室、外jia部亚洲司、国防部新闻办公厅等部的官员。

而在离开国防部地下指挥中心之前,唐仁辉上将并没有忘记及时命令已经快要飞出共和国领空的空军运输机群,让运载着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一部及其装备的他们改降在新加坡樟宜机场,同时也让海军第三舰队汇报舰队情况。

风云骤变,马来半岛上的局势愈演愈烈的同时,新加坡也是人心惶惶,随着时间的推移,英国方面和共和国方面都未对事件做出任何反应,因此在新加坡越来越多的华人考虑到撤出,一时之间新加坡樟宜机场、海港码头等人满为患,准备乘飞机或轮船离开新加坡的人群惶惶不安,直到14点10分,在共和国国家广电总局的干涉下,共和国中央新闻广播、海南海岸广播、南洋广播、印尼国家广播等多个广播电台,都发布会了共和国即将采取的种种营救行动的消息,甚至还在广播中,直接通告了共和国海军已经在赶赴南洋的途中,空军也快要飞抵新加坡。

消息很快扩散开来,惶惶不安的华人华侨们终于可以把忐忑的心平复下来了,英国在新加坡驻扎的一个轻步兵旅也终于在珀西瓦尔中将的命令下出动了,开赴机场、港口维护基本的秩序,同时珀西瓦尔中将严令要求守卫在新柔长堤的英国陆军步兵营杰西卡中校务必确保长堤的秩序与安全,这条横卧在柔佛海峡,连接新加坡与马来半岛的陆上通道自1923年用ua岗石建成以来,修筑有新加坡通往马来半岛的铁路和公路,还敷设有供给新加坡淡水的输水管道,因此其重要不言而喻,尤其是在马来半岛上发生大规模种族冲突,大量逃难人群涌入新加坡之际,重要更是猛增不少。

有了各种各样的广播宣传,再加上英军的各种宣传和维持秩序,新加坡的不安暂时的消除了,不过包括殖民总督珀西瓦尔中将在内的所有人,暂时的心理平静都是建立在共和国的海空军已经大规模出动了,如果等不到他们的到来,新加坡肯定也将会起来。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绵长而毫无止境,在新加坡樟宜机场里,拥挤在候机大厅、进出境大厅等等大楼里的华人华侨们,无一例外的都在等待着,竖起耳朵静听着空气中的声音,此时此刻的他们已经没那个心思去争购15点由新加坡飞往共和国广州的机票了,人们都知道,飞来新加坡的共和国空军如果在广播通知之时才出发,那么以每小时800公里的飞行速度计算,那么从共和国的西南或者海南地区空军基地出发到新加坡,纵使会因为避开积云层、绕行他国势力领空等因素,最早抵达新加坡的很有可能是在三个小时以后。

三个小时,如果对于一场ji烈的足球比赛而言,对于一部jing彩的电影而言,对于一个可以让自己感觉到很有兴趣的事情,很显然三个小时的时间会来去匆匆,不经意间就成为了过去,可如今身处在不安全地域之内,随时随地都可能不幸连同神身家财产在内,一同葬送在种族主义冲突中,三个小时的等待时间真的是一种煎熬。

而在南洋实业集团的总部,已经有些年迈的陈嘉庚也顾不上什么冷静与否了,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徘徊着,每隔多久就看一下钟表,结果发现这钟表老是和自己心里默数的时间不一样,多少次都认为自己是对的,钟表是错的,结果又不得不去承认,自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欺骗自己。

“中国空军啊,中国空军,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陈嘉庚大约是第十二次看了看办公桌上的石英钟,时间依旧如同蜗牛一般在蹒跚的攀爬着,他几乎就想抓起桌上的电话,问一问负责和自己联络的共和国军事情报局负责人,这共和国空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这新加坡的华人备受煎熬,马来半岛上的华人更是备受摧残,但理智最终告诉他,此时此刻务必保持镇定,冷静务必战胜冲动。

事实上,北京时间13点21分07秒,运载着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一连全体官兵的共和国空军一架战术运输机的机轮就脱离了机场的跑道,在这一刻正式踏上了飞往原飞行计划的终点雅加达海军基地,起飞之后就一路南下,身后跟来了一架接一架运输机的它们,大约是在14点整收到的新命令,让他们修改飞行计划,改降在樟宜机场这个坐落在英国海峡殖民地中最为重要的新加坡土地之上的民航机场,共和国空军还从未在这个机场起降过,这一次大规模机群的降落注定意义重大。[]大国无疆179

15点整,新加坡樟宜机场跑道上,一架执飞新加坡至广州的共和国国航客机按时起飞了,呼啸而起的客机载走了145名乘客,就此樟宜机场内再无一架飞机,阳光静静的挥洒在空的跑道上,炙热的热将跑道的水泥面烤得炙热,跑道两侧的绿化草带也是有些萎靡的硬撑着,飞机的每一次起飞和降落,那带来的巨大强气流都会让它们“笑弯了腰”,可如今一架飞机也没有了,它们倒也寂寞难耐,萎着身子任凭毒辣的太阳烘烤着它们的绿è身体。

而在机场航站楼里、在机场周围,顶着烈日翘首以盼着中国空军到来的华人华侨们并未离去,有的人直接把行李箱放倒,权当成凳子在毒辣辣的太阳下坐着,时不时用手遮住阳光看一看天空中是否有在阳光照下银光闪闪的飞机到来,但留给他们的是死一般的安静,机场港务公司清理跑道面的清障车来回好几次之后,依然不见空军的飞机到来,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不前了一般。

15点52分,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听见或者看见了,一阵热烈的呼喊声中,在机场里和机场周围滞留的华人们都举目瞭望了北方,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亮点,高速移动中的这个亮点反着阳光而显得有些银光闪闪,随着时间的推移,目不转睛看着亮点的人们很快高喊起来了,他们发现了那是一架飞机,很大很大的一架飞机。

而在此之前,机场的塔台国际公共频率早已经传出了呼叫声,机场建设、运营等都是由共和国国内民航企业负责的新加坡樟宜机场塔台里顿时就热闹起来了,身为机场空中jia通管制员的石明因为ji动,带着耳麦的他整个身子都有些颤栗,但耳机里却又是那么清晰的传出了一阵呼叫声。

“樟宜机场,这里是中国空军,请求降落!”

“中国空军,这里是樟宜机场空中jia通管制塔台,你已进入我监视雷达监控范围,机场跑道已经净空,允许引导降落,允许引导降落!”

石明压抑住内心的ji动,认真的看着自己身前的雷达显示屏,一次监视雷达是一种发无线电脉冲而被目标反回来并经过处理之后,在雷达显示屏上如果是单机则只有一个亮点,而石明所看到的是好多亮点,随即石明查看了二次监视雷达的机群数据,高度、航向、速度等,所以在外面观望的华人目视到共和国空军运输机的时候,其实机场空中管制塔台里早已知道了他们的到来。

得到了降落许可的空军运输机很快进入了降落管制区域,空中管制塔台已经将通讯频率切换到了地面管制频率之上,接下来将由机场的地面管制员陈明生来负责引导飞机顺利完成降落并滑至停机坪,并力所能及的为飞机机组所提要求服务,譬如加油、维护、卸载货物、安排登机车或摆渡车接乘员离机之类的,而接下来共和国空军的运输机需要什么服务,从未接待过空军的他还有些陌生。

飞在最前面的是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术运输机师的yz301运输机,这架机身短粗,机头钝锥形前伸,采用悬臂式上单翼、固定式水平平尾,安装着四台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的它在人们的视线中越来越清晰,近三十米长的身子、近十二米高的个头、四十余米的翼展宽度,在飞机越来越接近机场的时候,越发显得魁梧硕大。

呼啸声中,载着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128名全副武装官兵的它,在飞行技术jing湛的飞行员手动作中,很顺畅的完成了减速下降,在巨大的咆哮声中掠过了热了盈眶的华人头顶,在地面管制员陈明生的引导下,运输机很快完成了转向并切入了正确的降落坡道面,随后庞大的运输机在欢呼的人群挥手示意中,速度越来越小,飞行员顺利放开了襟翼、放下了机轮,很快略略昂起机首的运输机便顺利的降落在了跑道上,机轮与跑道磨出一阵青烟后,中国空军编号yz301的“大力神”运输机便开始高速滑行起来,不过对飞机很是熟悉的飞行员非常娴熟的让涡轮螺旋桨反转起来,帮助运输机以最短的滑行距离停下来。

“到了?”

在飞机上以睡眠度过,直到飞机降落于地的那一颤才醒过来的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一连连长许平祺了眼睛,感受到飞机的速度已经降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立刻想到了一件事,这“浑浑噩噩”之间,他的空突连貌似已经成了第一支踏上新加坡的共和国现役部队,心里顿时涌起一阵莫名的欣喜,赶紧解开了安全带,取下而来自己的战术携行具和武器,脚跟一碰,高喊到——“全体都有,准备离机!”

话音刚落,飞行机组的一位导航员传来了准备离机的通知,很满意自己情况估算正确的许平祺,立马帮助连里其他战士整理着装和装束,这可是第一支踏上新加坡土地的中国军队,在执行任务之前,必须要拿出最好的面貌和状态来为新加坡的同胞们“助威”,而运输机此时此刻也已经在地面管制的引导下顺利经辅道来到了停机坪,机场航站楼里、机场钢丝围墙之外的华人们看到这么一架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飞机已经是唏嘘不已,但飞机驾驶舱外标示的一行汉字,却又让他们顿时陷入了热泪盈眶的欢呼中,因为运输机上标示的是——“中国空军”。

“来了,终于来了!”

“中国空军终于来了,狗日的马来人要倒大霉了,看谁还敢欺负咱们华人!”

“看啊,这么大一架飞机,里面不知道装了多少中国好男儿!”

……

在感叹与期盼中,螺旋桨桨叶已经停止转动,整个运输机都稳稳停在了停机坪上的运输机根本没有在地面管制塔台的帮助下,当着万千炎黄儿nv的面,运输机的机舱自动打开了,而此时此刻空中有传来呼啸声,一架同样的运输机也已经进入降落过程,放眼天空之中,还有更多、更大的飞机等待着降落。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一时之间,机场周围高喊起来了各种各样的口号,而这样一句传承千年的热血号声第一次响起在了新加坡这片土地之上,高昂着头颅、膛,唱着共和国国歌的数万华人顿时让机场成为一片炎黄儿nv的海洋,惊得在机场维护秩序的一百多个英国士兵不知所然,他们似乎在此之前已经被共和国空军的运输机所吸引了,而后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一架更为庞大的飞机降落了,他们只能忘我的感叹到——“乖乖啊,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大的飞机!”

而此时此刻,许平祺已经让自己连队的官兵整队完毕,同时他也向全连官兵以及随同而来的其他连队士兵宣布了此行他们的任务。

“兄弟们,咱们这是到新加坡了,这是大英帝国的地盘,但今天咱们来这儿可不是要让英国佬好看的,他们之所以让我们来新加坡,就是因为在马来半岛上,印度阿三和马来猴子很不安分,对我们的同胞是无恶不作,英国人自己的军队都差点被打趴窝,为了保护侨民人身和财产安全,咱们是被寄予了数百万马来侨民和新加坡侨民的希望来这里的!”[]大国无疆179

“你们说,有信心完成任务没有?”许平祺高喊到,殊不知自己的战术通讯耳麦是开着的,这一声虎吼自然让每一个士兵都能听得到,那耳机里传出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响亮。

“有!”

“大声一点!”

“有!”战士们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的高喊道。

许平祺戴着防风镜,身穿ji光mí彩作战服、背负战术携行具、手戴着战术手套、手持突击步枪、脚蹬黑è作战靴,其他零零碎碎的挂件和装备,整个人貌似除了鼻梁以下、颈部以上lù出了一些肌肤,其他部位都给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全连官兵都如此配置之下,让他们不只是看起来像武装到了牙齿,一身的装备和穿着都为战斗而配置,可以用“杀人机器”来形容了。

“全体都有,齐步走!”

许平祺一声令下,排成四行迈着整齐脚步的一连官兵们徐徐走出了机舱,在华人华侨的翘首以盼之中,终于进入到了他们的视线之内,看不清人脸,但身材高大武装强悍,尤其是部分士兵手持的是通用机枪、狙击步、加挂了榴弹发器的突击步,大多士兵手里的突击步枪都还挂着战术手电与光学红点瞄准镜,漆黑的武器与作战mí彩服映衬,整齐的脚步声中,这只有128名中国军人的方阵,却给在场所有人一种“千军万马正奔腾开来”的感觉,浓浓的杀气倏然之间迎面扑来。

负责维持机场秩序的英国步兵连连长好奇与恐惧的看着中国军人的到来,摇着头感叹道——“中国大兵,来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