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八十章 蓄势待发

第一百八十章 蓄势待发

第一百八十章蓄势待发

人如剑,伫立天地间,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一连作为第一支抵达新加坡的部队,离机之后便在停机坪一侧的空地上集结起来,等候着重装备抵达的128名中国军人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构成了新加坡樟宜机场里一道很特别的风景,随着一架接一架运输兵员的“大力神”战术运输机抵达,这样的mí彩方阵越来越多。

此时此刻,机场已经空前热闹起来了,在16点13分,参与此次运输任务的共和国空军的第一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顺利降落在了机场跑道上,在数万或诧异、或惊奇、或欣喜的眼光沐浴之下,这架战略运输机缓缓来到了地面管制划拨给自己的停机坪上,没过一阵,这架运输机利用其『液』压装置降低了货舱地板与停机坪的高度,让机舱内停放的直升机、步兵战车、悍马武装车等可以从容离舱。

这一架运输机所运载的是6架折叠了机翼的“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许平祺立刻安排了两个班前去辅助两名货物装卸员完成直升机的快速卸载,随后抵达的几架战略运输机为整个一营运来了所有的装备,这一次要通过战略空运抵达新加坡的有两个空中突击步兵营、一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一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即两千余名官兵、一百余架各型直升机、上百台车辆需要空运过来,而共和国空军为此动用了32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24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考虑到樟宜机场的容量有限,所以不少运输机在人员离机或完成货物卸载之后,都将快速完成油料补给,起飞升空返回共和国。

16点30分,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接到了包括各型直升机在内的全部装备,该空中突击步兵营中,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排的10架“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已经准备就绪,另外下设三步兵排、一支援保障排的三个作战连已经齐装满员,该营的营部与医护所也在机场港务公司的帮助下,利用机场空港区内的一座大型仓库完成了构建,和国内的通讯联络也随即完成构建,没过多久该营就接到了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穆达军长直接下达的命令。[]大国无疆180

16点35分,营长峰谷平中校召开了全营连级干部以上的会议,三个作战连连长和后勤保障连连长以及随行过来的翻译、军情局特工等十余人列席了会议,与此同时滞留在机场内的部队也正式向空港内开拔,后勤保障连已经开始在机场一侧开辟临时的直升机机场和专用停机坪,而经过检查和油料补充的一架架直升机相继恢复了雄姿。

“情况很复杂,局势不容乐观!”峰谷平说道。

峰谷平展开了一张由军情局提供的马来半岛高分辨率地图并且标识了三大种族主要冲突区域和城市,手里还捏着一张由国防部测绘局提供的军用地图,另外副营长手里摊开的那张则是刚刚陈嘉庚的南洋商会派来联络军方的秘书提供的马来半岛华人活动地域分布图,另外陈嘉庚的秘书还为军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南洋商会将尽最大努力满足祖国军队的要求,包括提供油料、车辆、食物、宿营地等等。

“不过陈秘书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拥有十家大型跨国集团、数百家企业的南洋商会已经表示,他们将会为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也是目前我们所急需的!”

峰谷平将陈秘书带来的地图铺展在行军桌上后,让所有的连长、参谋等都来看看,图上用红è来表示的是华人,用绿è表示的是马来人,用蓝è表示的是印度人,很显然这一份地图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幅三种è调杂的水彩华,大有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要在这样一个不堪的杂居形势中彻底阻止纷争,显然一个营的兵力,那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纵使困难重重,并且自打共和国人民军陆军创建以来,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任务、这般奇特的困难,可想一想当下几百万华人被另外两个总数不输于华人的种族流血冲突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同胞在流血、在流泪,情况紧急之下,他们必须要尽快拿出一个方案出来,豆大的汗珠悄无声息的在每一个人头上滴落。

而在一营讨论的同时,樟宜机场内忙碌的景象可从未停止,一架架雄姿魁梧的运输机在机场降落、起飞,而共和国空军派来的第二批运输机抵达之后,机场更是进入空前饱和状态,若不是共和国空军派来的空中管制与地面指挥引导的专业军官接替了樟宜机场的指挥控制,恐怕机场周围数万华人所能看到的不是中国空军的运输机从容起降、有条不紊的装卸与补给,而是一幅不堪的场面,所幸的是这一切在专业技术过硬的空军自行引导之下紧张有序的进行着,第一批运输机起飞回国后,第二批运输机立马依次降落,抵达新加坡的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的可用兵力和装备逐渐增加。

16点47分,正当峰谷平和刚下飞机就被叫来商议的第三空中突击旅二营营长庄宁商议如何解决的时候,一营通讯员收到了一封电报,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已经在飞来新加坡的途中,他在飞机上给已经抵达新加坡的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发来了命令,他将和英国海峡殖民地总督珀西瓦尔中将组成联合指挥司令部,一营目前的任务就是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出动。

“看来咱们是没必要为行动计划而担心了!”看完电报的庄宁耸了耸肩膀,似乎身上的压力陡然减轻了不少。

“那咱们也不能空等着旅长带着具体的任务计划到来,现在已经快下午五点了,我们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做好一些必要的准备!”

峰谷平将机场的平面俯视图拿了过来,指着空港货运区说道:“我们目前的位置是在这里,原本用来存放转运空运货物的,地方不大但还是很宽敞,足够我们两个营活动开来,但接下来还有武装攻击直升机营、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要抵达,光是这一百多架直升机如何停放就是一个问题。”

“问题很明显,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宽大的场地来布置属于我们自己的航空兵基地,虽然在樟宜机场里的确供电、供水、供油等都很方面,可地方太狭窄,咱们就像是被关在了鸟笼里一样!”

庄宁也有同样的看法,可一时之间到哪儿去找一块足够大的空旷地带来建设航空兵基地呢?

新加坡的樟宜机场位于岛屿的东面,目前机场只有一条长4500米的跑道,飞机降落都是经过低空掠过德光岛而降落下来,起飞便是往新加坡海峡方向,也就是说这条本是自北朝南的跑道,略略的有些向东倾斜开来,从空中看下去就像是一把大砍刀,给新加坡岛东角给砍了一刀留下的印辙,在樟宜民航机场的右侧还有一个英国皇家空军的航空基地,跑道连民航机场的一半都不到,稀稀拉拉的停了一些老式的双翼飞机。

两个机场之间的狭窄地域,在另一个时空里是修建出了樟宜机场第二条起降的,不过在这一个时空里,新加坡的民航客运主要是与共和国之间的,单条跑道都足以让一天一个起降架次的飞机满足了,所以这片地域便被修成了樟宜机场的空港库区,也就是目前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临时的聚集区域,对于一个主要依托直升机为出行工具和利器的部队而言,这片地域怎一个“狭窄”二字了得。

想到这儿,两人不禁对视一眼,立马会意的看着一旁根本不知道这群来自祖国的军人讨论些什么的陈秘书,庄宁很直接,指了指机场的平面俯视图后,问道:“陈秘书,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麻烦,需要你们帮忙解决!”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陈秘书很干脆的回答道,脸上还浮起了笑意,帮主祖国的军队就是帮助华侨自己,他显得有些抑制不住的ji动。

“没什么具体的要求,就是你得尽快给我们找一个空旷的地带让我们建直升机机场,大小约莫是现在的樟宜机场的一半,不过要注意地势不要太低洼了,一旦遇上强降雨无法排水就糟糕了!”

“这好办,你们完全可以征用樟宜机场啊,机场每天只有一个起降架次,而且硬件设施齐全,完全符合军方的要求,并且你们不用担心费用问题,一旦需要,南洋商会可以直接将它购买下来!”[]大国无疆180

陈秘书的话有些把两个中校吓着了,这财大气粗大商会他们还只是听说过,这就没见识过一语之下就可以把一个偌大的民航机场给买下来的送人的,真要是这样,恐怕也不是庄宁两人能够做主的。

“如果军方的担心机场港务公司和机场工作人员会影响军方的行动或保密需求,完全可以将他们临时撤出,由军方来负责樟宜机场的运营和管理!”

陈秘书说着就拔脚走了,庄宁和峰谷平两人对此却只能干瞪眼,还没过五分钟,出去打了一通电话的陈秘书就快步回来了,喘着粗气的说道:“两位不用担心了,我刚刚向陈会长回报了情况,他说樟宜机场公司和机场港务公司的两位老总现在都在商会开会,他们已经答应机场所有设施设备让军方随便使用,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提出来,所有机场工作人员都会在5点钟(下班时间)离开机场……

“见过狂妄的,就没见过这么有财的!”

什么话也用不着说了,两人立马去联系空军了,这机场转眼之间就被送到了共和国军方的手里,刚刚还担心部队没有航空基地用,现在看来在财大气粗的南洋华人商会帮助之下,部队完全不用为这些蒜皮的事情心。

果然,现代公司讲求的是经济效益和效率,自打共和国空军接收了机场的空中管制和地面管制,并且空军自己负责为自己的运输机维护、充电、充氧、补充油料等等,完全就充当看客的机场工作人员算是在一旁目睹了真正高效率机场运营是什么样子的,不过接到公司的最新安排后,他们连晚班的值班人员都要下班回家了,整个机场都将移jia给共和国的军方使用并管理,一辆辆曾今用来转运旅客的机场大巴将机场的工作人员全部转移走,而摆渡车也加入到了转移机场滞留旅客的工作中。

事实上,自共和国空军的运输机出现在华侨的视线中,他们就没那个心思继续嚷着回国避难了,看着乘坐运输机抵达新加坡的陆军兵力越来越多,直升机、武装悍马等装备也数量增加,部队很快就将展开行动,他们留下也只是充当好奇心深重的看客罢了,而在军方要求侨民们离开机场,机场周围两公里军事戒严后,他们也陆续离开了。

偌大的机场很快就被高速运转起来,空军清点了机场的设施设备并查看了油料库存等,做好了夜间起降引导和地勤维护的准备,而已经陆续齐装满员的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两个营也布置开来,在机场跑道以东宽阔的绿化草坪上开辟出一个个直升机停机坪来,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制空鹰”武装攻击机肃然停放就位,飞行员和地勤机组都有条不紊的对直升机进行维护保养,确保直升机可以随时出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武装攻击直升机营、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的官兵和重装备都陆续运抵机场,随同而来的第三空中突击旅旅长郭绍坤少将随即开始构建旅指挥部,而此时此刻共和国国防部部长的专机还在飞往新加坡的途中,至少要19点才能抵达,因此唐仁辉得知郭绍坤少将已经率部抵达并且有两个营已经可以出动的时候,便给郭绍坤少将发来了命令,让他即刻启程前往英国海峡殖民地总督府,与珀西瓦尔中将洽谈合作事宜。

事不宜迟,郭绍坤少将当即启程,三辆武装悍马很快就咆哮开来冲出了樟宜机场,一前一后的两辆墨绿涂装的悍马都架设有12.7毫米重机枪,但黑的枪口朝天上的,中间的悍马是全封闭的,三辆悍马如同万马奔腾一般沿着新加坡繁华城区至机场的宽阔公路风驰电掣的奔驰起来,一路上引得不少人的驻足观望,不过看到悍马车上那飘扬的红旗,顿时欣喜不已的自然是华侨,有些木讷的是马来人或印度人。

新加坡本来就不大,从机场到总督府也并不远,十分钟后一身戎装的郭绍坤就抵达了新加坡海峡总督府,颇有英伦风格的总督府建筑远远看去的确很是壮观,一面米字旗a在总督府正迎风飘扬口左右站着两名手持装有雪亮刺刀李?恩菲尔德步枪的两名英国陆军下士,郭绍坤匆匆扫了一眼这两人,发现这两名英军下士竟然还穿着英军一战时期的粗斜纹棉布工作服,而且还因为多次洗涤后,原本的烟棕è已经褪成暗粉很显然这种用白布漂而成的制服质量是相当的不如人意。

大英帝国驻扎在新加坡的陆军是皇家远东独立旅,这一奇特的名字背后,是一个只装备了120ing布朗轻机枪、24ing马克沁老式重机枪,火炮中只有20余毫米轻型迫击炮充场面,据说这个应该有八千名左右军力的步兵旅还并不满编,也不知道被军官们吃了多少空饷,要真是靠这样一支部队去解除种族主义冲突之估计自身能够保全都还是一个问题。

郭绍坤没多想,脚步一顿之间,只让参谋长白平跟自己进去,随同而来的一个步兵班则留下了总督府外,三辆悍马一字排开,两名士兵站在了悍马车内,带着黑è战术手套的手控着悍马车顶的重机枪,而负责驾驶三辆悍马的士兵则始终待在驾驶室内,随时准备启动车辆。

另外五名士兵中,很快就有三名头戴轻量化头盔、脚蹬作战靴,手持自动突击步枪的士兵如同标枪一般杵在了悍马车前和车后,另外两名同样全副武装的士兵则持枪守在了总督府前,这样的场景让远远看着总督府外的新加坡华人以及其他种族的好奇者都唏嘘不已,这中国士兵看那复杂且慑人的装束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仿佛随时有人要突袭他们都是自寻死路一般,戴着黑è遮阳防风镜根本让人看不出什么样子,再加上ing拔军姿、眼神里流lù的杀气,足以秒杀任何要把他们和那两个英国站岗士兵比拟的想法。

“这才是兵样!”

“瞧瞧咱们的士兵,和英国佬的相比起来,那就是老鹰与小ji,老虎与病猫的差别,看看那两个英国兵,帽子都没戴好,军装就跟要饭的一样,枪也是老掉牙的,整个人都跟ou了鸦片或者肾亏一般!”

“看看咱们祖国军人的装束,那怎一个帅字了得!”

“他们带着黑è墨镜干什么?怎么还挂着一副耳麦呢?iong前的那厚厚的东西是护垫?武装带上的那些口袋里装的是弹匣?他们的头盔怎么前面还有个支架?这么热,还戴手套?膝盖、手腕那些是护膝护腕……”

很快,新加坡海峡殖民地总督府外就有不少围观人群叽叽喳喳的讨论开来,共和国军队已经“空降”新加坡的消息已经传遍全程,连马来半岛上的不少华人也知道了这个消息,顿时就打消了逃往新加坡的念头,期盼着祖国的部队能开进马来半岛镇压那些上蹿下跳的猴子。

尽管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讨论着,如同一尊尊雕像般矗立着的五名士兵都纹丝不动,而应邀上的郭绍坤少将和白平上校参谋长也已经和珀西瓦尔中将见面了,参与会谈的还有皇家远东独立旅的斯卢克斯准将,军人之间的会谈那可比“又想当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的政治家们爽快得多,在马来人围攻之下,马来联邦总督府以及英国驻军就快撑不住的情况下,得到了国内授权的珀西瓦尔中将顾不上太多了。

“当前,马来半岛上的种族主义冲突形势严峻,就目前我们所得知的情况来看,马来人和印度人已经占据了联邦的主要城市,遭受到重大损失的华人已经退回了偏离城市的农村,这其中也有不少华人依托自家的庄园、种植园等抗拒……”

“也就是说,目前酿成重大祸的主要因素就是,愚昧无知、冲动偏ji的马来人在其独立联盟的号召之下,借助被大英帝国错误信任的地方官员和警察力量,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武器,因而在三大种族的冲突中占据了优势,目前得势的他们已经开始叫嚣要独立自治,因而正加紧围攻马来联邦总督府!”[]大国无疆180

珀西瓦尔中将和斯卢克斯准将很快就将形势说清楚了,而且还在地图上给予了郭绍坤两人指示,情况要比郭绍坤来之前设想的好一些,人口基数不占劣势的华人虽然在冲突一开始的确有寸步不让的努力,但在占据优势的马来人和沆瀣一气的印度人合力之下,也顾不上什么商铺、工厂等不动产了,纷纷举家逃离主要城市,华人一走,留下的大量不动产就引发了印度人和马来人之间的冲突矛盾,更具优势的马来人甚至已经疯到要独立的地步,郭绍坤只能在心里感叹,这英国驻军真不知道是吃什么的,竟然被一群拿着杂牌武器闹独立的猴子给欺负得不成样子还大声求救,在冲突中全军覆没也是理所应当了。

“贵国要想保证华人华侨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就必须把闹事的马来猴子镇压下去,只要马来猴子不再闹事,长期只能当苦工的印度阿三肯定也会打消趁火打劫的想法,重新变得老老实实!”珀西瓦尔中将狠狠的嚷嚷着,翻译人员也模仿了他的语气,用华语和郭绍坤二人说道。

“如果让继续下去,一旦马来人攻破了马来联邦总督府和军营,肯定会让实力陡增的他们更是信心暴涨,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变本加厉的迫害华人,因此我们目前应该做的就是支援马来联邦总督府和驻军,狠狠的打击马来人的嚣张气焰,在逐步控制主要城市的社会秩序,冲突必将平复下来!”斯卢克斯准将也适时的补充说道。

听着英军两位将军的双簧戏,郭绍坤并没有表态,而是静静的听着,纵使两人巧舌如簧的想要把抵达新加坡的共和国部队当枪使,充当他们继续殖民统治下去的工具,郭绍坤可没有那么傻,来之前他就用单兵战术笔记本电脑看过由军情局提供的情报,这一次由意外事件引发的大规模种族规模浩大、影响范围广的原因虽然有三大种族多年积累下来的恩怨,但真正让此次事件如麻的却是以前由共和国军情局一手扶植起来的马来独立联盟。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可以说如今的马来独立联盟之所以为所yù为,其心里依仗就是无论他们做什么事,反正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马来半岛脱离英国殖民统治,成为一个真正的多民族融合的独立国家便可以了,至于采取什么手段则是他们自己考虑的范畴之内。

殊不知共和国军情局只是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他们要民族独立、要自由,要主动挣脱殖民统治的束缚赢得主权独立,在资金和人员培训上给予了一定的帮助,可始终都要求马来独立联盟必须同其他民族的独立联盟一样,紧紧在亚洲民族独立运动组织的领导之下开展反殖民、求独立的运动,但头脑简单情冲动的马来人“拿着当令箭”,竟然敢借助种族主义冲突来实现自我的目标,甚至不惜迫害华人来增加自己实力,这显然是军情局没有想到的。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前任的共和国军事情报局局长谢安平已经卸职了,没能认清马来猴子真面目的他现在自然是后悔不已,虽然在这一次事件中,军情局的过错除了失察之外,对马来独立联盟的扶持并没有带来多大的祸可在心理上他已经难以承受自己的过错,因此主动请辞之后,让“铁娘子”马丽华上任,嘱咐马丽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狠狠的教训头脑简单的马来猴子。

因此,郭绍坤虽然在心里认同珀西瓦尔中将两人的说法,但实际情况之下他考虑到的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在马来独立联盟里找到一个亲华的人出来重新担任联盟首领,并且发动联盟与部落各方关系阻止三大种族之间的冲突,待稳定下来之后,在从根本上解决三大种族的矛盾问题。

“两位将军的意见我们会仔细斟酌考虑,如果英军打算出动新加坡驻军前去平需要我军支援也可以提出具体要求,但我此行过来,是向珀西瓦尔中将要一样东西的!”郭绍坤站起身来说道,并作势一旦得到答复就离开的姿态。

“将军要什么东西?”珀西瓦尔中将问道。

“在马来联邦的军事行动授权!”郭绍坤知道,等国防部长唐仁辉来组成联合司令部,然后在采取具体行动,恐怕黄ua菜都凉了,中国军人不远千里来到新加坡,可不是来观光旅游的。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