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八十二章 杀无赦

第一百八十二章 杀无赦

第一百八十二章杀无赦

残阳如血,红彤彤的夕阳摇摇yù坠于西方的地平线,金è的光芒辉煌的笼罩在苍茫大地,穿过树梢、穿过房屋、穿过街巷、穿过桥梁,一缕缕金è之光将城市染成了淡黄不管它是否是万丈高楼,还是残垣断壁,夕阳的壮美任凭共享。

但此时此刻,有一群人无心观望这美丽的景象,逶迤绵延丘陵上金黄金黄,如海般密林铺上的那层金光,都无法让他们驻足欣赏,一路上车流滚滚,轰鸣雷动,武装悍马和轻型轮式步战车在新加坡至吉隆坡的公路上奔行着,一片片树林、一座座村庄、一块块田野,都是高速滑过的风景从未停留。

山林静谧,昔日物流繁华车来车往的水泥马路上一辆汽车都没有,向吉隆坡开进的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一营的二连和三连进入马来半岛后便风驰电掣般的飞奔起来,以每小时六十公里公路行进速度向三百余公里外的吉隆坡扑去,车队当中有两辆外形酷似步兵战车,但车身外却多了几根高耸的天线,它们是二连和三连连长的通讯指挥车,它们是自己连队行进车队中的中枢所在,连队与空突旅旅部、营部以及与连属各排班等之间的畅通无阻的通讯联络全靠它们。

“连长,一班报告,他们发现一特殊情况!”通讯兵摘下耳机向二连连长董雨高声报告道。[]大国无疆182

“切过来!”

通讯指挥车内是沿车两侧布置指挥控制台,各种设备高度集成在控制台里,四名通讯兵在负责通讯联络、战术数据终端等,因而坐在自己位置上的董雨招呼一声,负责本连队内部数字通讯的技术士官立马将一班所发现的传输了过来。

为整个车队充当尖兵的二连一班的两辆武装悍马中,有一辆配备了高清晰全息影像摄录机,加上车载的数字通讯设备,停车侦查的一班发现的情况立马以视频的方式传到了董雨面前的战术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只见直播视频中,在远处山脚下、紧靠公路两侧的一个村庄里正上演着惊人惨剧,上百名看不清楚面孔和身份的暴徒手持各种凶器正劫掠着村庄,村子里试图反抗的村民都遭受到了围攻暴打。

从很远距离之外拍摄的视频放大后就相当模糊,加上没有声音,更看不清双方倒是是哪两个种族,因此董雨立马拿起了控制台上的呼机,命令道:“二连二班、三班,加快速度前去接应一班,警戒进入村庄,在遭受攻击之前,不主动开火。主动逃离的,就地消灭。”

“一班明白!”

“二班明白!”

“三班明白!”

耳机里很快传来了回应的声音,董雨立马又给三连连长隋策通报了情况,而此时此刻二连一班的12名士兵当中,除了两名负责驾驶的士兵之外,两名始终站着控着根本没关保险的重机枪警戒四周的士兵,剩下的八名士兵都开始检查各自的武器,手枪、突击步枪、狙击步等都打开了保险。

没过多久,二连的二班和三班就赶了上来,和停在盘山公路下坡一转弯角,恰好能从高处俯视山脚树林以北那村庄情况的一班汇合了,二班和三班乘坐的是两辆轮式步兵战车,空突旅所装备的轮式步兵战车为了考虑到多种方式的机动运输、多重地形和气候的适应,所以采用了发动机和传动系统前置、乘员舱后置的总体布局方案,为战斗室提供更大的空间,以便布置弹和乘员工作位置。

它采用6乘6底盘,利用双横壁式独立悬挂、桥间和轮间差速锁、可调气压防弹轮胎等让步战车具备相当之高的机动通过和平稳行驶能力,另外车体为装甲钢制造的全封闭式浮壳结构,车体前部正面和两侧可防7.62毫米穿甲弹近距离击和炮弹破片,再加上一毫米手动/自动控制机关炮和一ing并列的7.62毫米机枪,在与非装甲敌人对抗中完全可以占绝攻防优势。

两辆步兵战车的加入,三个班四台车很快沿着公路下坡,不过冲在最前面的已经不是防护能力不太强悍的武装悍马,而是二班的那辆轮式步战车,这时候在车内利用潜望式光学/红外观瞄镜控炮台的二班班长自然身兼着炮长的职务,随着炮台的转动,泛发着黑è金属光泽的25毫米机炮炮管转动着,仿佛是死神收割生命之前那舞动的镰刀一样。

四辆军车开进的声音还是足够大的,为首的轮式步战车穿过山脚下的树林后,距离村口还有一定距离之前,村口已经聚集了不少好奇的人,手持棍bang、砍刀之类凶器的他们很是不解的看着公路上奔行过来的这辆车,之所以他们没有把步战车当成怪物,还是因为步战车是轮式的,而步战车后跟进的两辆悍马也很他们见过的越野车没什么两样,因而他们仅仅是好奇而已。

“他们在说些什么?”

“鬼才知道这些印度阿三猴子在说些什么!”

二班班长通过观瞄镜看到了村口聚集的那群印度人,在这个鬼地方也只有印度人的男子才穿无领长袖宽衣,下着围ù或着宽大衣所以二班班长不假思索的就打开了关上了机炮的保险,而把并列的7.62毫米机枪保险解除,做好了击准备。

印度人没有动,步战车等却在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保持着很快的速度向聚集的人群冲去,随着距离的拉近,人群中总算有一个聪明人,他看到了在车头一侧a着的一面小旗,这面旗帜他刚刚抢劫村长家的时候就见过,是华人祖国的国旗,红è的,他立马叽叽喳喳的给周围的伙伴们说起来。

“黄皮猴子的军队来啦!”

“黄皮猴子的军队来啦!”

高喊声中,施暴还未结束的印度人立马就要做鸟兽散尽,棍bang之类的凶器也管不着了,就恨爹妈少生了两条ui,不过他们的速度很明显不够快,这还没有跑开多远,冲在最前面的二连二班的轮式步战车炮台并列机枪就突突作响了,喷冒出一条长长的火舌,一个长点喷涌出来的子弹飞向了好几个准备丢弃财物奔逃的印度人,高速自转的子弹弹头将他们的躯体打出了一个个血窟窿,血ua绽放的一刹那,他们就如同踩滑一般跌落在地,颤抖两下就再也不动了。[]大国无疆182

这样的情景可吓坏了其他人,乌拉拉的跑得更欢了,而这个时候,步战车里的士兵们也发威了,通过击孔就跟平常训练打移动靶一样,跟随在后的两辆悍马车上控着12.7毫米重机枪的二连一班两名士兵也开火了。

“嗵…嗵…嗵…”

一枚枚大口径重机枪子弹弹壳欢快的跳离,从高速开进的悍马车上哗啦啦的落进车内,金黄è的弹壳舞动之际,一颗颗高速窜向目标的弹头也开始收割生命了,被命中的体大多血ua都不迸溅,直接拦腰打成了两截的倒还好一点,上半身飞了出去,肚子里扑腾一下涌出大量的鲜血,肠子也掉了一大截出来,下半身却还停在原地,不过很快失去了重心倒下,碎块和滚滚鲜血污染了土地。

被重机枪子弹命中手臂的、大ui的,则是最惨的,在猛然吃痛的同时,他们可以看一下自己骤然之间被削掉得只剩下一截的手臂,或者只剩下的半截大ui那喷溅出来的鲜血是多么嫣红,粗大的创口所带来的伤痛是多么的撕心裂肺,手腕和小ui之类的零部件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的绝望感。

逃,没人能逃出子弹的追杀,纵使轻机枪、重机枪没有将他们撂倒,那通过步战车击孔打靶般击的士兵也能让他们彻底绝望,四辆军车冲抵村口相当默契的一个齐声急刹,骤然停下来的一前一后的两辆步兵战车,那收割生命的机枪依旧在喷冒着火舌,而位于中间的两辆悍马上,那两ing屠宰阿三猴子生命的重机枪也根本没停下来,长长的弹链化为了一串串火舌喷涌,不过步战车后车和悍马的两侧车却瞬间打开了,二十四名士兵很快直接将突击步枪、狙击枪、通用机枪驾设在了车体上,有条不紊的完成对逃跑目标的杀,很快又以各班为主,形成散兵阵线向两侧奔逃的屠村凶手们追杀而去,一路上士兵们将曾经在训练场千百次演练的移动目标击技能,优秀的运用在了对这群猴子的追杀中,一枚枚子弹带着复仇的怒火让一个个猴子穿出了一个个血窟窿化为了一具具尸体。

一方是武装到牙齿的士兵,一方是四下奔逃的猴子,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根本没打算替这些猴子收尸的二十多名士兵很快回来了,这时候二连三连的车队也抵达了村口,整个村子除了此时此刻依然轰鸣着的军车引擎声之外,村子里连狗吠声都没有,安静得让人有些心悸。

二班的轮式步兵战车缓缓启动了,沿着横穿村子而过的水泥马路慢慢向村子里进发,两旁都是持枪警戒的士兵,随时随地准备对可疑目标开火,不过当他们迈进村子之后,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应该只打iong口,而是应该枪枪爆头,最好还要给每一个猴子补上一刺刀。

横穿村子而过的水泥公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为数不少的尸体,落日的余晖让水泥路面上的血污显得很是特别,一具具带着惊恐表情的尸体临死之前都还垂死挣扎,不过手掌、脚掌大多都被砍掉了,痛苦的死法让他们整个身体都是极具扭曲的,极具放大的瞳孔让他们的黑è眼珠睁得老大,死不暝目。

“二连全体下车!”董雨下达命令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抓上控制台上的突击步枪,他第一个打开了指挥车的后舱跳下指挥车的一刹那,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如果不是及时屏住呼吸,他恐怕已经当场呕吐了。

俯在车尾冰冷的装甲后舱董雨好一阵深呼吸才缓解了心里的恶感,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除了驾驶员,各车的乘员战士都下车了,看到村子里悲惨的景象,顿时不少新兵呕吐不已,把肚子里能呕吐出来的都给吐了个干净,而那些没有呕吐的,大多都是咬牙切齿愤恨不已。

“狗日的印度阿三!”

“真他娘的凶残!”

一路上,董雨的耳朵里传来了战士们的各种嘀咕声,一路步行的他在走到了最前的二连二班步战车前,这才发现再往前走,公路上到下的同胞尸体很多,到处都是血污和散落的财物,一辆皮卡车的半边车轮都陷在了排水沟里,整个皮卡歪斜着,嫣红的鲜血将驾驶室的玻璃染红了,正对皮卡的是一家杂货店,货架早已掀翻,各种各样的零食、香烟、米面油等货物散落一地,老板的尸体四仰八叉的躺在货物上,鲜血早已把身下的方便面等商品得血红。

越看越气愤的董雨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了,赶上来的三连连长隋策拍了一下董雨的肩膀,让他恢复镇定才是,这天大的仇恨也应该暂时搁置一边。

“让兄弟们收拾一下吧,咱们还要赶路!”隋策心里有些颤抖的说道,转身让跟来的通讯兵立刻给营部发报,简要报告刚刚发生的“战事”和华人村落惨遭屠村的事情,一营营长峰谷平很快发回了名利,让二连和三连收拾停当后尽快赶往吉隆坡。

而在吉隆坡那边,许平祺的一连也已经开始发威了,根据渗透侦查结合空中侦查的情况,堂堂大英帝国马来联邦总督府竟然在数万马来人的包围之下岌岌可危,很有组织的马来人利用少得可怜的里?恩菲尔德步枪、三八大盖瑟步枪甚至还有un田式步枪,结合手持刀枪棍bang等冷兵器的,竟然将总督府围得水泄不通,总督府内的少量卫兵根本没法突出重围。

最为戏剧的莫过于英国驻军的军营,位于总督府以西,隔了好几条街道的英国驻军军营,其建筑格局很像是一个封闭式学校,偌大的一个军营在修葺之初考虑到军事重地的保密问题,所以除了军营正大之外,四周竟然修了很深的壕沟,在积水很深的壕沟的军营一侧修起了高耸的围墙,拉起了高压钢丝网,进出军营的一座可容纳两辆卡车并列通行的钢架桥梁,以前在桥梁两侧都建有机枪街垒,但如今这座桥梁已经无法通过了。

因为闹事的马来猴子相当聪明,可以四处劫掠的他们竟然搞来了好几辆满载泥沙和砖石的自卸卡车,两辆卡车直接把这座桥给堵了,然后在军营四周的“护城河”般壕沟边,布置了不少持枪警戒的民族主义斗士,虽然这些马来人绝大部分是猎人,但胜在枪法很好,毫无重武器,而且迫击炮也无法撼动两辆堵住桥梁的卡车的英军这下可谓是相当悲剧了,冲不过桥来自然而然只能“蜗居”在他们的孤岛上,所以这英国驻军除非长了翅膀,否则他们就甭想突出重围前去营救他们的总督。

得意洋洋的马来人知道自己把影响他们轰轰烈烈独立事业的最大障碍给围死在了老窝里,兴奋得在军营周围又唱又跳起来,还把从城里抢劫而来的各种食物给lù天烧烤起来了,那架势仿佛他们已经将英国人撵走赢得民族独立了一般,殊不知他们这样的独立方式还真是开创了一大先河,一个通过抢劫放火、四处闹事、大肆迫害其他民族而野蛮赢得暂时掌握形势主动的独立方式,又岂能长久下去?

因此,在与英国马来联邦总督府和英国马来联邦驻军取得通讯联系后,中英双方已经通过眼无法看到的无线电bo商议好了对策的时候,在吉隆坡城里到处烧杀劫掠、高声叫嚣前呼后拥要攻破总督府的马来人却根本不知晓死神已经降临。

夕阳西下,落日的最后一抹残红映衬在天际,红彤彤太阳微笑着坠地平线,绚丽的晚霞形成了一道壮美的风景,而在淡淡夕阳照下的吉隆坡火车总站货运站里,士兵们早已将周停车场内清理干净,偌大一个停车场已经成为了临时的直升机起降场,接到出击命令后,一队队士兵很快开始登机,嗡鸣声中,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相继升空,而受场地条件限制,之前只能在空中盘旋的部分直升机也相继降落下来,待士兵们完成登机后随即升空。

城市喧嚣,躁动的马来人很快发现了头顶上呼啸而过的一架架怪机器,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飞机叫“直升机”,但这一次他们看得很清楚,低空掠过城市街道、建筑的直升机上搭乘着手持枪械的士兵,很多直升机机舱一侧还有架着机枪、头戴头盔和耳麦的中国士兵,另外一些怪飞机则没看到人,只知道这种飞机的肚子下有一根黑粗的炮管,两侧的短翼上也挂着不知名的武器。[]大国无疆182

“一分钟准备!”

机群飞行没多久,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的机舱内就响起了提示声,全副武装的士兵们立刻做武装机降前的最后准备,通讯兵、医务兵等自己的检查战术背囊,他们的背囊要么装着无线电台,要么就装着一折叠式单架和急救医包,除此之外,其他士兵则很快完成了自己防弹衣、武装袋、手枪、匕首、突击步枪、榴弹发器、手榴弹、烟雾弹、弹匣、急救包、水壶等等。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成为过去,陆续飞抵预定建筑上空的直升机里很快传出了“机降开始”的声音。

“空突旅!

“雄起!”

各班班长高喊一声,机舱两侧已经抛下了两根缆绳,两脚分离而站,弓着腰的班长随后与两个兄弟击拳示意后,两名士兵随即借助缆绳快速降落在了楼房顶层,随后躬身分离开来,趴在楼顶紧靠街道的两角,持枪警戒起来,随后又是两名士兵,除了机舱右侧控机枪警戒并充当空中火力支援的士兵没有下去,班里的十一名士兵悉数降落了下去,很快控制了十字街道的制高点,控制了街道。

街上的马来人根本就看不懂这些中国士兵们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占领总督府四周街道的制高建筑,很快就有两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回应了他们的疑只见一架攻击直升机忽然从天俯冲了下来,顺着街道压着机头,径直的向总督府冲去,不过距离尚且还很远的时候,直升机两侧的多管速机关枪开火了,吐出长长的两条火舌。

“吱…吱…吱…吱…”

如同瓢泼大雨一般扑来的密集弹雨很快像两条扫帚一般清理街道了,密集的弹头击中水泥路面溅起细细的水泥碎渣,被击中的破烂车辆、尸体、人体等等,任何在清扫范围之内的目标都被打成了筛子,对于在充当观众的机降士兵们以及在总督府内的英军而言,他们仿佛看到的不是一架直升机,而是一个张开了一张网的死神,正疯狂的搜罗街道上的生命,所过之处全是一片残骸和碎鲜血染红街道,刚刚那些还猴子板窜跳着瞄准总督府内击的马来猴子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残肢断臂和破烂的枪支散落在他们冲锋的路上。

“飞鹰七号,弹消耗完毕,请求接替!”

多管速机关枪俗称加特林的大杀器虽然好用也很猛,但缺点也是无疑的,那就是子弹消耗实在太快,在喷出一串串夺命弹头的时候,直升机两侧仿佛是在下弹壳大雨一样,哗啦啦的金黄弹壳直溜溜的掉在街道上跌落开来,把攻击直升机发起攻击的地面铺砌成了一条“金黄的弹壳路”。

“飞鹰八号明白!”

用完多管速机关枪子弹的那架攻击直升机很快拉高了机头,向天空中飞去,而另一架攻击直升机很快切入刚才长机的攻击线路,不过它没有压低机头疯狂扫而是对着围堵在总督府外,依靠那些由汽车所做成进攻街垒开火了,一枚枚火箭弹迸出耀眼的火焰脱离了火箭发巢,呼啸着撞上那些脆弱的街垒,猛烈的爆炸中一辆辆充当工事的货车连同那些马来猴子也一并被钢铁烈火所吞没,飞溅开来的弹片和钢铁碎片更是带走了难以计数的猴子生命,惨叫四起却根本比拟不过火箭弹的爆炸声。

“我的上帝啊!”

负责守卫总督府的英军官兵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造地狱刚刚他们还难以抵挡马来猴子们的疯狂进攻,这会儿这些嚣张的猴子就已经在钢铁大火中跳舞,舞动的手脚是与躯体分离开来的,在火光与硝烟中,这些嚣张的无恶不作的猴子再也蹦跳不起来了,马来人当中本来有枪械的就不多,这一下全被直升机的机枪扫和火箭弹轰炸中消灭殆尽。

两架“制空鹰”攻击直升机刚结束攻击不久,从惊恐中还未恢复过来的马来人很快就发现,刚刚还被自己死死压制得无法动弹的总督府内英军卫兵立马就借势反攻了,之前还哑火很长一段时间的唯一一ing马克沁重机枪也大胆的喷出火舌了,守卫在总督府周围的英军街垒里的英军,也终于勇敢的抬起头来用李?恩菲尔德步枪击,很快就有不少手里只有冷兵器的马来人被打死。

很快,围攻总督府其他方向的马来人当中分出了不少人手过来补充正面攻击的“兵力”,拎着钢管、拿着砍刀、提着猎枪等武器的这群猴子大有夺回主动权的架势,总督府周边的马来人也赶来助阵,一时之间总督府俨然成了一个吸引“马来人”的引力中心,四面八方的马来人唱着、跳着的奔涌了过来,根本不管他们的脑袋上还盘旋着一架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而且那些投送完机降部队的“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上可都还有一机枪可供对地面支援使用。

如同赶集一般的马来人让刚刚被武装攻击直升机用多管速机关炮“清扫”过的街道再一次“人满为患”,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如此人涌动,其实都是赶着向地狱奔去,固守在总督府四周制高建筑上的四个班相继开火了。

“哒哒哒?”

直接将三脚架架设在楼顶,瞄准着街道上马来人的通用机枪开火了,随后散开成防御阵线的其他士兵也从容开火了,面对手里只有棍bang、砍刀一类原始武器的马来猴子,猛烈的开火中,飞溅开来的弹壳欢快的蹦跳开来,一颗颗夺命的弹头飞快的钻进了体之内,强大的侵彻作用让弹头在体内搅动出了巨大的空腔,余势不减的弹头虽然已经极具变形,但还是轻松的撕破了体阻隔,重见天日之时,那具体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突击步枪下加挂了榴弹发器的士兵很快发威了,空前聚集起来的马来人无疑是最好的杀目标,以跪姿略略瞄准后,扣下了榴弹发器的扳机,一枚枚带着死亡尖叫声的榴弹jing确的落在了聚集成团的马来人群当中,猛然的爆炸和榴弹破片顿时带走了数条生命,冲击bo更是让不少马来猴子直接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在街道一侧建筑或者街上的汽车残骸上,满脸痛苦的倒地ou搐起来。

“马来猴子,我草你娘的,屠杀咱们同胞的时候,也该想想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呼叫代号为“飞鹰六号”的“制空鹰”攻击直升机飞行员李平勇在来吉隆坡的飞行中,自然而然看到了机群所过村落里的惨烈景象,一直压抑着浓浓复仇情绪的他刚刚和自己的搭档,也就是后座的武器系统官宁强,用机载的多管速机关枪虐杀了至少数百个马来猴子,靠近总督府的大街上的猴子被他们的两把扫帚一扫,如果不是有不少至只是被打得残废的之外,几乎可以说是屠杀得干干净净。

而现在,机降下去控制着总督府四周制高点的步兵们也开始复仇屠杀了,他也自然也可以参与其中,攻击直升机还带有一自动瞄准的机关炮,作为飞行驾驶员的李平勇只需要启动自己的武器系统,自己看到哪儿,机关炮那黑的30毫米炮口就会瞄准向哪儿,采用链式供弹的机关炮有1200发炮弹,以每分钟625发的最高速咆哮,也足够李平勇挥霍近两分钟,但他并不打算白白费太多炮弹。

机关炮三连发是极其恐怖的一种击方式,“咚咚咚”的三声击声中,任何试图以街上车辆、建筑来隐藏自己那丑陋身躯的马来人在遮挡物被轰得稀巴烂的同时,同样会被打成碎被机炮炮弹直接命中的当然最惨,可他们并不痛苦,至少在炮弹把他们炸成一块块碎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沾满炎黄儿nv鲜血的双手也不翼而飞,肮脏的灵魂无处寻觅。

守住总督府四周的仅仅是四个机降步兵班,他们并没有携带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火箭筒等武器,而在天空中巡弋的武装攻击直升机也只有四架,参与到对地扫的多用途直升机也没有多少,但成千上万的马来人就是冲不进这个死亡区域,很快在大英帝国马来联邦总督府四周的街道上便血流成河了,残肢断臂把街道的路面铺成了一条血之路,浓浓的血腥味直冲云霄,如同地狱般的屠杀景象生生扼杀了那些之前还疯疯癫癫,听人蛊着要冲进总督府拿回殖民者剥夺掉他们的财富,现在看来,往前一步,尸山血海,退后一步,海阔天空。

“狗日的,来啊,来你爷爷这儿啊!”

在直升机上目睹了整个屠杀过程的一连连长许平祺哭嚎着,看到一排排、一个个马来猴子被打成酱,想起被这些猴子屠杀、jian=杀的同胞,心里的怒火就抑制不住的让他吼了出来,抄起突击步枪瞄准了一个目光呆滞的猴子,这个猴子发现自己两条小ui竟然不见了,身下只剩下两截血模糊的大ui血流不停,呆滞的看着自己满手的血污,环顾四周更是尸山海、血è弥漫,绝望的他呜呜的大哭起来,不过结束他痛苦的一颗子弹很快到来,骤然之间在额头上钻出一个孔后,后脑勺立马喷涌出了大量的红白之物,呆滞的目光终于没有了光泽。

“连长,空中爆头!”目睹了这一过程的副飞行驾驶员兴奋的喊道,似乎刚才这一枪是自己打的一样。

“接着宰,来多少给老子宰多少,我倒要看看有多少猴子不怕死!”许平祺在通讯频道里高喊道。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