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八十四章 黑夜之客

第一百八十四章 黑夜之客

第一百八十四章黑夜之客

海水涌动,黑夜之下的一艘艘实行严格灯火管制之下的战舰,仿若海面上的一座座人造浮礁,这些个浮礁却又劈波斩的航行着。

“世民”号航空母舰的作战指挥中心里,以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宋成豪为首的舰队指挥体系大部军官参谋们都还在紧张的忙碌着,自接到出发命令以来,宋成豪就率领着他这支严重“缺兵少将”未满编制的舰队南下,南海是共和国的领海,按理说第三舰队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在靠近马来地区、新加坡之外的海域从容展开,但唯独在新加坡这个地方,曾经的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如今老巢快要被人实施侵占计划的孱弱帝国,还有一支规模不大不小的远东舰队驻扎于此,在未明确是敌是友之前,第三舰队最好谨慎为妙。

“小心驶得万年船!”

宋成豪甚至给舰队的所有官兵们都打了预防针,纵使中英两国在处理人类有史以来算是最为惨烈的种族主义冲突中联合起来,但这并不代表共和国要成为英国的铁杆盟友,事实上英国人也并不当共和国是好人,当实际利益需要的时候,合作是可行且可能的,但利益相互冲突之时,战争还能成为可能,在认清关系之前,共和国海军保持一贯的低调和神秘是必需的。[]大国无疆184

如是乎,此时此刻的第三舰队旗舰“世民”号航母,在“黄山”战列舰、“常德”号巡洋舰、“温州”号巡洋舰、“六安”号和“安康”号驱逐舰等五艘战舰的护卫下,并没有前去新加坡港口,甚至也没有主动和英国远东舰队沟通,而是在距离冲突地区以西150海里之外的共和国南海领海里巡弋着,确保随时接到任务能够出动战机。

等待,是一个最为漫长的过程。

宋成豪当然清楚三方都是数百万之巨,三大种族之间因近百年矛盾而闹出大规模冲突出来,那势必酿成的惨祸,跟中华大地上那三国鼎立时期的一次大规模战争没什么两样,可三国时期毕竟各国都是成军事建制,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在冲突中为各自的利益而博弈,可这三大种族冲突就太不一样了,打架斗殴、烧杀抢夺、屠村虐镇,它比战争还要血腥残酷。

可就是这样,海军第三舰队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没有收到具体的任务,他们哪敢动弹?因此,在入夜之后,身为舰队司令的宋成豪命令航海参谋、航空作战参谋、后勤参谋等安排好舰队夜间战备安排,随后他便领着一帮参谋去商议另一个问题了,那就是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一旦要与英国海军远东舰队碰撞,会死谁手?而这也是宋成豪在为最坏的打算做准备了。

军事是政治的延续,同样也是政治jia锋的底气。

一旦冲突被平定之后,英国还要在马来半岛和新加坡施行他们那酿成如今这般种族惨祸的殖民政策,那么中英双方完全会兵戎相见,共和国为的将会是数百万华侨的长久安危,而不是华侨们又遭受劫难得三军部队心神不宁的大规模出动,即使军队前来帮忙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冲突爆发和扩大的速度,而英国方面则让殖民统治的继续维持,而不是动辄引发大规模的种族冲突,因此双方必定要在平复冲突后为马来半岛和新加坡的磋商了,很有政治远见的宋成豪自然而然想到了这个对第三舰队而言也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未战,先虑败”,这是海军司令陈绍宽评价宋成豪能在中日东海海战中大放异彩的一大原因,而为什么他认为宋成豪足以担当一面,成为一支舰队的司令呢?另一个原因就在于,宋成豪总是能“未雨绸缪”,自然而然便能“笑到最后”,而就在宋成豪带领着一般参谋们,研究着在南海周边、马六甲海峡、爪哇海、安达曼海等等与英国远东舰队作战的可行问题的时候,被期盼已久的任务终于在无线电波的承载下送抵舰队,经“世民”号航母作战情报中心处理之后,这封内容相当长的的“任务书”很快送到了宋成豪等人的手里。

“这么丰厚?”宋成豪刚接过通讯参谋手里的任务电报,感觉入手的俨然是一本书。

感叹归于感叹,宋成豪立马开始快速的浏览起来,这次派给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的任务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共和国军事情报局已经掌握导致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白热化,试图利用冲突来达到个人目的的马来独立联盟现任『主席』马良忠的具体行踪,按照军情局铲除计划和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的指示,海军务必在12日零时之前成功铲除掉这个祸害,军情局已经将行动的计划和通讯联络频率、呼叫代号等等发送过来。

第二个任务则是铲除马良忠之后,航母战斗群将担负为冲突地区提供空中巡逻的任务,为彻底平复种族冲突提供侦查情报的同时,也能在必要之时为陆军的打击行动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包含出动舰载机类型、巡逻路线、数量等在内的航母战斗群的空中巡逻计划,最迟务必在计划实施前半小时发送给军情局,而非中英联合指挥部。

宋成豪以最快的速度重点浏览了第一个任务介绍以及军情局拟定的计划,至于第二个任务那是完成“斩首行动”以后的事情,暂时还没有必要费jing力在它的身上。

“任务很简单,主要难点有两个!”航空作战参谋长唐洪合上“任务书”,指着众多舰队高级参谋面前的马来半岛和新加坡地区三维立体海图说道:“第一个就是军情局在任务书中提到,安a在马良忠身旁的高级特工已经掌握其具体行踪,但请注意这马良忠显然没有固定藏匿在一个地点,否则军情局的特工直接把位置报告给我们,到时候随便起飞两架攻击机扔几颗炸弹就可以灭掉了马良忠,但他们只说掌握了具体行踪,至于这家伙到底会在我们战机飞赴冲突地区位于何处,到时候还得让飞行员和那名特工取得沟通。”

“第一个难点决定了我们的任务完成具有偶然一旦飞行员和这名特工联系不上,或者是这名特工根本不会空中轰炸引导,那此次任务就只能以失败告终,而第二个难点则是无可避免的!”唐洪看了看宋成豪,说道:“只要我们出动舰载机,这个难点就没法避免,那就是我们的飞行员将不得不在夜间完成着舰,而且还是去执行作战任务归来,任务无论成功与否,归来之时的他们必然有所劳累,加上夜间降落训练非常难,到时候……”

唐洪没有说下去,对于第三舰载机联队而言,他的之所以还不能完全信任,是有他自己原因的,任谁也会在如此重要的任务面前选择应命令而行事,可第三舰载机联队是一支刚刚完成组建不久的部队,就连“世民”号航母都是完成信息化改建后不久的一艘新舰,新人新舰的这支部队能否在面临第一次实战任务考验jia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将很大程度影响到舰载机部队以后的训练。

成功了,肯定最好不过,往后联队里的新飞行员们对夜间降落的忌惮也会毫无踪迹,整个联队的训练质量和成长速度都将变得更好,而一旦失败了,这对一支刚组建不久的部队而言,其打击影响力和波及范围都是难以控制的,因此唐洪提出这个问题后,在场之人大多都陷入了沉默,全无收到作战任务之际的欣喜。

宋成豪大声的说道:“你们当中肯定有很多人都会想,如果是同样的任务,落在了第一和第二舰队的手里,绝对会非常完美的完成任务,因为他们的舰载机飞行联队组建时间长、联队里有经验的飞行机组多,实战经验也丰富,我们的第三舰载机联队呢?百分之八十五的飞行机组都是新人,夜间降落这种等同于走钢丝的jing细活,我们的新兵能完成吗?”

“这是战争,不是实战演练,真要等训练足够了,战争恐怕早就把咱们给灭了,谁说训练不足就意味着不能完美的完成任务?去他娘的狗屁,反正我会相信我的飞行员们,不就是个夜间降落吗?当初中日东海海战的时候,特混舰队‘炎黄’号的舰载机飞行员当中,不少都是新手,他们同样完成了打击任务并成功着舰!”

“咱们舰载机联队里,那些飞行机组的夜间降落训练成绩不够理想?”宋成豪突然问道唐洪。[]大国无疆184

“排在倒数的分别是,邵铭和何克枞、梁凯和易青、何立民和谢存等三个战斗机飞行机组!”

唐洪如数家珍的报告道,依稀还在脑海里回起何立民这家伙,曾今三次降落没有成功,最后不得不驾驶战机备降永兴岛机场,真要是实战环境下,身为战斗机飞行员的他参与了空战回来,肯定没有训练之时充沛的燃油量,心理状况也更差,并且像中日东海海战那会儿,茫茫大海上,战斗机不能夜间降落在航母上,往哪儿飞燃油都不够,难道要在海上迫降?因此,何立民这个飞行机组在舰队航空参谋长唐洪心里的印象是相当之深。

“那正好,这一次任务就让这三个飞行机组去,并且何立民和谢存的战斗机要担负主要攻击任务,这厮要是回来没法降落在航母上,战斗机扔海里可以,一架战斗机咱们还是损失得起,但以后他也别想上舰了,其他两名飞行员也是这样!”

宋成豪说完,两眼一扫,愣是把众多意见给威bi回去了,他就是要用最菜的来执行任务,心理障碍要是不能克服,那就别当“天之骄子”了,作为航母舰载机飞行联队,如果连夜间降落的能力都不具备,那还提什么全天候打击能力,只能白天干活晚上休息,干脆都回家当农民,种田做农活就是这个样子。

作战计划很快细分下去,“世民”号航母上很快响起了战斗警报,原本在弹阵位上随时准备弹起飞的四架f-12“雄鹰”战斗机,四个飞行机组都是技术jing湛的老手,但他们都得知警备命令取消,战斗机回收入库、飞行机组休息的最新命令,而与此同时,在床上酣眠的邵铭和何克枞、梁凯和易青、何立民和谢存等三个战斗机飞行机组被各自的中队长摇醒起来了,而他们的战斗机也在机库里由地勤技师们快速完成检查和武备。

任谁也没想到,第三舰队好不容易等来的实战任务,竟然落在了这三个倒数“前三甲”的手里。没有取笑和嘲讽,知道战争不是儿戏,不少同中队的飞行员、武器系统员等都起床为这六人送行,叮嘱这个、提醒那个的让这六人好好提起jing神来,难得的实战任务必须拿下,让第三舰载机联队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实战任务以完美而结尾。

当然,来到航空作战中心之前,他们已经去领取了飞行装具,包括抗过载服、飞行衣,抗过载给气管、氧气面罩、飞行头盔、逃生背囊、自卫武器等等在内,当他们在航空作战中心等候不到一分钟之时,他们的三架加满油料、挂载了一个副油箱、挂载了激光制导导弹和自卫格斗导弹的战斗机,已经由升降台送上飞行甲板了,很快被送入了整备区进行起飞前的最后检查,当然也是在这里等候它们的主人。

五分钟,舰队航空作战参谋长唐洪只花费了五分钟便让三个飞行机组了解了此次任务的全部内容,并且还反复叮嘱了他们放开心理压力,冷静、认真、有序的完成此次任务,而六人都是大学文化水平,除了在夜降方面不如其他飞行机组,但在作战任务理解和具体行动方面,能力都是不错的,尤其是何立民这名飞行员,在近距离格斗空战中,曾击败了共和国海军第一舰载机联队的诸多好手,其中不乏在中日东海海战中的王牌飞行员,如果不考虑他的夜间降落能力,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未来王牌飞行员。

战争就是命令,尽管夜è茫茫,海风吹拂,能代表联队完成第一次实战任务的六人都是一身轻松的离开了航空作战中心,按照例行的作战顺序,他们与负责自己战机那身穿棕è套衫的技师长完成了战斗机的检查和jia付后,一架架战斗机相继启动了发动机。

“兄弟,你说这寥寥黑夜,想不到竟然是咱们上天作战!”坐进驾驶座舱后,何立民美滋滋在紧固安全带的时候,和后座的武器系统官谢存说道。

“我只关心的是,你会不会让我回来的时候跳伞逃生,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葬身鱼腹,让我那有魔鬼身材的模特nv友守活寡!”谢存一边固定好自己,一边回应道。

“你说,你的那个nv友真的有魔鬼身材?”何立民翘着不羁的嘴角,很是怀疑的问道。

“你不相信?”

“我没有说不相信,我知道你老爹是鼎鼎有名的餐饮食品大王谢逸,当年『主席』的内卫队副队长,谢家可是咱共和国第一个财富过亿的家庭,身为富二代的你,找一个有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模特做nv友,那是再自然不过了。可惜的是,咱爹是安徽老家养猪的,不能给我一模特,母猪都是可以提供一头……”

两人嘴上说个不停,但都在按照检查表进行各自的仪表的检查核定,然后才对对无线电设备进行了调整和测试,何立民当然最先完成自己仪表盘的检查,张口就说道:“我说你真要是有一个那么感漂亮的nv友,怎么刚才起床,没见你湿了裤子啊?难不成,你没有想她,或者是你根本不行?”

“我不行?”后座的谢存差点就想敲前面的何立民一拳头,可想到这厮戴着飞行头盔,敲上去只会让自己手疼,愤愤然的说道:“就是你家的母猪放在我面前,老子也能把它吃了!”

“真是想不到,当兵三年半,母猪赛貂蝉,这句话竟然在兄弟你这儿应验了,可喜可贺啊!就是不知道,这事儿让你那身价数十亿的老爹老妈知道了,会不会让你脱掉军装回家打理生意!”

“我可舍不得这一趟就会烧掉纳税人上百万的活计,我也算是替老爹、老哥监督税钱使用了!”谢存回答道的同时,锐利的两眼检查着综合显示屏上的机的主要系统。

“多普勒雷达正常!”

“红外搜索与跟踪传感系统及火控系统正常!”

“联合战术信息分配系统和战术数据链正常!”

“威胁及辨认系统正常!”[]大国无疆184

“发动机、油料和通讯系统正常!”

两人很快报告道各自检查的系统是否处于正常状态,随后战斗机的座舱便缓缓关闭,取得了吵嘴大战胜利余少峰举起了右手询问甲板指导员是否完成了启动发动机的准备,指导员立马将左手指指向了发动机,竖起的右手则不断在空中画圈,表示发动机可以启动了,随即何立民先左后右的顺序启动了发动机,两台推力超过一万公斤的发动机相继启动完毕,然后他便把油放在了慢车位置上,等飞机作员将停机链和轮挡拿走之后,他便催大了油以提高动力,按照穿着黄è套衫的甲板引导员指示,让飞机前进并移往弹器的位置上去。

黑夜相当壮美,航母飞行甲板上的灯光开放得并不是很亮,但足以让一架架战斗机达到各自的弹阵位后,让弹工作人员将飞机固定在弹器上,而穿着黑白格子背心的安全官也抓住这一时间对飞机的舵装置最后一次确认检查。

“谢家老二,要是今晚大哥我没有把你扔进海里喂鱼,你小子必须给我介绍一个nv朋友,身材也是魔鬼一般的,面孔也得是天使那样的!”何立民诡笑一下,随后便给自己戴上了呼吸面罩。

“老子鄙视你!”

谢存回应道,不过他并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身穿绿è背心的弹器组员,已经向飞行员何立民以及弹作手亮出发重量的指示牌,已经jing神高度集中的何立民容不得半点打扰,所以谢存看着何立民举起了右手竖起了大拇指,绿背心回应了两个大拇指手势之后,装在鼻轮上的弹杆便被放下了,在战斗机屁股后不远的折流板竖了起来,非主要工作人员开始撤离,谢存看到另外两个弹器阵位上,也差不多要进入弹最后准备了,期盼已久的夜间实战终于到来,一股莫名的冲动涌入了他的大脑,这种兴奋感如同探亲假里和模特nv友的抵死缠绵一般。

终于,耳机里传来了飞行控制中心里传来的起飞许可,作为一号弹阵位上的何立民和谢存将首先被弹出去,而飞行员何立民已经如同上百次训练的那样,松开了松开刹车装置并且加大油将右手拇指和中指合并指向自己太阳然后划着优美的弧线指向前方,随即两台大推力发动机很快咆哮起来,橘红è的尾焰因功率提高而不断拉长,将弹区映亮了,火红的焰尾猛烈的吹拂着折流板,让黑夜之下的航母甲板上显得特别的红亮。

感受到战机已经如同一匹即将放马奔腾开来的烈马一般躁动,谢存有些紧张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看着前方弹官侧身下蹲了,他那右手猛然挥舞指向了航母全速前进的方向的手势刚一挥下,弹作手摁下弹控面板上的按钮,蒸汽弹器汽缸里的高压蒸汽瞬间涌入了汽缸,弹梭瞬间将30吨重的f-12“雄鹰”战斗机拉紧并猛然加速,而固定鼻轮的哑铃状固定器因拉力超限而瞬间折断,f-12“雄鹰”战斗机很快以每小时270公里的速度弹了出去。

“哇……哦!!”

眼前一黑,谢存和何立民都感觉眼前一黑,身子往后一沉,等谢存恢复视力的时候,何立民这厮已经扭动作杆,让喷冒着两条漂亮橘红è尾焰的战斗机在天空中转了一个圈,以共和国海军舰载机部队传统的方式向弹工作组致以最高的敬意,战斗机能顺利的弹升空,他们自然功不可没,不过这可苦了后座的谢存,眼神刚刚恢复,就天旋地转的感觉又来一次,如果不是经受过多重磨砺和考验,普通人早已是昏厥当场了,但他却在内部无线电高喊道——“老何,你再给老子转转试试,小心老子不给你介绍你nv友了!”

这话一出口,前面的何立民立马就规矩了,将战斗机飞行姿态改平之后,向舰队编队的左舷飞去,他需要在舰队上空绕飞一圈,等待另外两架陆续弹升空的战机,然后三架战斗机将结成一个编队,以超低空掠海突防的方式向目的地进发。

约莫三分钟后,战机雷达屏幕上出现了另外两架战斗机,谢存立马通过无线电联系上而来这两架战斗机,随即三架战斗机便在空中靠拢,形成了一个以何立民所驾驶的编号316战斗机为三角头,编号324和编号337两架战斗机分列左右的编队,很快切入到了下降航道,最终在三名飞行员的jing湛作之下,三架战斗机上的无线电高度表已经没法显示,入眼之处全是黑茫茫的一片大海,保持着超低空的方式向马来半岛扑去。

“真他娘的悲剧,炸个马来猴子竟然要出动三架战斗机,而且还要超低空掠海飞行,难道咱们不是去炸猴子,而是去炸英国海峡殖民地总督?”

此次任务,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并没有要求三架战斗机务必保持无线电静默,否则光是这无聊透顶的超低空超长距离突航飞行,就够六个人好受了,但三名战斗机的飞行员却无法加入到聊天打屁之中,切入超低空突防的一段时间内,他们要将手动作切换到自动飞行模式,并且随时要做好改出自动飞行切换回手动的准备,毕竟这舰队距离任务地区并不远,不到两百海里的距离,对于巡航速度每小时超过700公里、最大巡航速度达到一千公里左右的的f-12“雄鹰”战斗机而言,这两百海里左右的距离也就半个小时的飞行,因此三名飞行员都没有选择切入自动飞行,而是纯手动控,这也是舰队司令宋成豪特意强调的以实战来练兵的一大要求。

海空一三架战斗机都将所有的航灯关闭,如同鬼魅一般在大海上空高速飞过,呼啸的音波撞击在了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打破了海空的寂寞,在这黑暗的夜空里,奏响了特别的夜曲。

夜,竟是如此壮美。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