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黑请睡觉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黑请睡觉

第一百八十五章天黑请睡觉

夜空当头,浓浓的腥气像瑟瑟夜风一般拂遍了整个城市,夜è斑驳间,密集的枪声、惨叫声、嘶喊声、爆炸声等等jia织于一起,将深沉的夜空便得毫不寂寞。

又是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吉隆坡火车总站货运站停车场早已经变成了一个临时的直升机机场,夜è渐深之间,又一批直升机飞临于此,而这一次到来的直升机机群中,不乏体积更大、运载量更大的“钢铁鸟”重型运输直升机,随机群而来的,不仅有一营一连急需的作战物资,并且二营的一连也乘机抵达了吉隆坡。

围绕着英国马来联邦总督府的激战仍然在继续之中,四面八方如同涌般涌向总督府的马来人仿佛是要用一具具尸体、一块块碎将总督府给围上一圈尸山海一般,当然他们的鲜血是无法淹没总督府的,那汇流成河般的猴血只不过让排水沟渠们忙碌一宿罢了,再多的猴子也无法冲破那道死亡的钢铁防线。

很快,今夜的第二批物资补给又开始以空运的方式投放到总督府周围防御部队手里了,这批多用途直升机机群刚刚离开不久,二营一连已经做好了去帮助英国驻军解围的战斗准备,那些被围困在自己所修筑而成的“孤岛式军营”里的英军,想必此时此刻早已急得发疯,这易守难攻的军营,也能变得难进难出,实在苦了他们了。[]大国无疆185

往昔吉隆坡城里也没有多少霓虹灯来装点这座城市,宝贵的电能不可能被用在城市光彩上,因而往往一入夜,这毫无夜间娱乐节目的人家,最大的趣事自然只能在床上创造,创造人类、娱乐身心,但今夜,吉隆坡没人入眠。

一架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呼啸着掠过城市一条条街道上空,强大的气流和声音足以震得不少房屋的玻璃窗户瑟瑟发抖,而紧跟在后的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每一架都装载着共和国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二营一连的士兵们,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拯救一群被围困的英军。

英国驻军所在军营外,已经没有多少马来人“围困”于此了,总督府的攻势作战在横a一杠的中国军队阻拦下毫无进展,所以原本用于围困英军的,并且有枪械武装的部分马来民族独立勇士们,已经被调去支援总督府的战斗,剩下来看守被围困在桥对面“孤岛”上英军的,大多都只是手持棍bang、刀具,其中不乏拿铁锹、铲子之辈,连一些小孩都蹦蹦跳跳的到处取闹,围困英国军人的这群马来人,俨然是一群刚刚脱离农民、苦力之身份的人。

二营一连赶到英军军营上空,正好发现英军正试图冲破桥上的障碍、打通外出的道路,可惜的是他们低估了马来猴子们的智慧,英军虽然组织了一批枪法不错的士兵干扰马来猴子们,但试图冲破障碍、强行突破的英军竟然被生生打回来了,虽然他们面对的是大多是手持冷兵器的猴子,但却挨不过这些猴子手里投掷出来的燃烧瓶。

吉隆坡的城市秩序早已套了,马来人随便找家酒铺就能搜罗到不少的烈酒,非常容易做出大量的燃烧瓶出来,要是英军没敢冲来,他们就饮酒作乐、开篝火晚会,一旦不知天高地厚的英国人冲出来,他们就爬上人造堑壕,然后一股脑子的用燃烧瓶猛砸一通便是,反正这桥是钢架桥,酒jing燃烧温度再高,也不会烧掉钢架桥,但那些有些怕死的英国人却不得不打消冲出去的念头。

一支军队能被一群猴子欺负成这样,俨然已经创造了人类自进入热兵器时代以来最大的笑话,虽说英军手里没有重武器,但手里的步枪可不是烧火棍,对付一群农民、苦工组成的“部队”,自然不会落于下风才是,但任谁也不会想到,竟是如今这般结果。

二营一连的不少士兵在直升机上就差笑破肚子了,但现在的局势可没让他们笑出来,因此在连长的命令之下,一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很快脱离了飞行编队,在距离大桥还有一段距离,一个矫健的大角度侧旋转弯,直升机相当准确的切入到了和钢架桥平行的飞行轨迹上来,jing湛的技术让不少运输直升机飞行员喝彩不已,这开武装攻击直升机的就是牛bi。

攻击很快开始,不过是当着一脸吃惊、毫无反应的一群猴子,还有一批不知所以然的懦弱军队而开始的,在“隔河”相望根本不知道这从天而来,旋转着桨叶的飞行机器要干什么,不过他们的好奇心很快就被一阵阵呼啸声所撕碎,这架武装攻击直升机飞行座舱后座的武器系统官,已经在火控雷达屏幕上锁定了切断公路,并且在桥头一辆挨着一辆权当堑壕作用的卡车,随即在直升机两侧短翼挂载的火箭发巢就热闹开来了,一枚枚火箭弹喷冒着火舌飞速的扑向了那些卡车,在猛烈的爆炸中,这些奇特的围困工事很快四分五裂开来,爆炸冲击波甚至还波及了那些看稀奇的马来猴子,不少猴子当即被横飞而来的弹片或汽车钢铁碎片给切成了块,一时之间刚才还笼罩在必胜喜悦中的马来猴子阵地很快被爆炸的火光和弹片所笼罩,光与热的jia错中,不少碎和汽车零部件被生生炸飞。

旋即,这架喷冒着火箭弹,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天上下凡而来的一个大魔神,凶神恶煞的冲着地面一通火箭弹砸,火箭弹脱离发巢的瞬间,红彤彤的光亮更是把直升机的轮廓映衬得很是邪恶,在这莽莽夜空中,倒真有几分罪恶之神的样子。

火箭弹发之后,又轮到机炮扫了,挂载于攻击直升机机腹部位的30毫米机关炮,很快欢唱起来,“嗵嗵”声中,悬停在钢架桥上空的直升机,在飞行员头盔目视瞄准击系统的帮助下,他看向了那里,机炮就向了那里,采用链式供弹的机关炮有1200发炮弹,以每分钟625发的最高速咆哮开来,飞行员还没怎么“左顾右盼”几下,刚刚还聚集于一起在桥头周围随时准备收拾胆小英军的马来猴子们已经不见了,在飞行员的红外夜视瞄准镜里,他只看到了在淡绿è的影像里,已经没有了红è的身影。

完成攻击之后,直升机很快向左飞走了,很快拉高深入了夜空之中,随即便被命令攻击任务已经完成且弹耗尽返回新加坡樟宜机场,但就是这么一架前后表演时间五分钟不到,却敲碎了马来猴子希望、点燃英军信心的攻击直升机,离开之后,留给桥头的是一片惊人的惨景,之前连绵了好长一条线的“汽车阵地”,现在这些由马来猴子东偷西挪而来的卡车已经不见了,到处散落的是被烧得黑黢黢的钢架和散落开来的零部件,这其中不乏有马来猴子的各种碎尸体,焦臭味儿和汽车轮胎的烧焦味道弥漫开来。

接下来的解救战斗就再无什么jing彩了,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很快将各自搭载的步兵班投放到了“河对岸”,各班相继展开布置好了防御阵线,与早已被刚才那架像杀神般的怪物机器屠杀场景吓得魂飞魄散的马来猴子之间没怎么jia火,反而是看着这群猴子丢下钢管、砍刀、铁锹、锄头等四散奔逃,而被围困在“孤岛”上的英军终于重获自由。

“jing彩,实在是太jing彩了,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实在令人佩服!”

二营一连连长正带领着士兵们清理掉桥面上的垃圾和障碍,让钢架桥重新恢复通行能力,这被围困在营地里的英军营长豪斯曼中校立马带了一干手下迎了过来,这刚刚他们付出了好几名士兵生命,十几被烈酒所烧伤的代价,都未能拿下的“阵地”,中国的军队一来,五分钟不到,上千马来猴子连同他们的“汽车防线”一同被消灭得干干净净,虽然这过程快了点、结局实在血腥了点,但比起英军自己的办事能力,那是一个在天上飞,一个还在地上爬。

“你就是豪斯曼中校?”二营一连连长陆达放下手里的工兵铲问道。

“正是鄙人,想必阁下就是这支英勇善战的中国军队长官了吧!”豪斯曼很有礼节的敬了一个军礼,身着军靴的脚跟碰撞间,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瞄了一眼黑得发亮豪斯曼中校的军靴,陆达回了个军礼,心里不禁想到这英军迟迟不能冲突包围果然有原因,想必保养军靴的能耐肯定远超过作战能力,随即他便命令道一连此行过来的兄弟们也不用干活了,这清理出来的路面也不见得这支娇气的英军会用得上。

“上尉,我想问一下,你们刚刚那喷着火箭弹的是直升机吗?”豪斯曼突发奇想的问道。

“是直升机,不过现在不是咱们聊天的时候,这里有贵国海峡殖民总督珀西瓦尔中将和贵国皇家远东独立旅旅长斯卢克斯准将给你的最新命令!”[]大国无疆185

陆达把随身携带的一封类似于信件的东西递给了豪斯曼,随即便让兄弟们收拾装备,准备和英军一同,在直升机的一路护送下,徒前去支援总督府的战事。

豪斯曼随即拆开了密封好的信件,取出里面的命令,海峡殖民总督珀西瓦尔中将命令他在围困解除后当立即在中国军队的帮助下,解救总督府的围困之急,并做好迎接远东独立旅从新加坡转移至吉隆坡参与种族冲突平复的准备,而远东独立旅旅长斯卢克斯准将则在命令中叮嘱到,重要的、艰难的任务,尽量让中国军队去干。

“或许,咱们是该考虑撤出这该死的马来联邦,把这些烂摊子都丢给能干的中国人!”豪斯曼点燃了手里的一纸命令,看着它化为灰烬的火光中,他仿佛又回到了几分钟前,那架无人能敌的大杀器凌空于钢架桥之上,用它那一枚枚火箭弹和一通通机炮痛击马来猴子的热血场景,要是伟大的大英帝国陆军也有这样的装备,那该多好啊!

感叹归感叹,正经的事情他还是要做的,赶紧命令自己的一干手下集结起来,整个英军步兵营三百余人很快稀稀拉拉的集结完毕,胡子拉碴、衣帽不整、睡眼惺人等等姿态表情的大有人在,看着另一边武装到牙齿、个个刚毅十足的中国军队,再看看自己手下的这支“治安用途部队”,差距立马让豪斯曼脸è发青,愤愤然的让各排、各班约束手下们整理抓军装仪容后,这才带着一名背负着无线电台的通讯兵来到了陆达的身前。

“上尉,咱们这就出发吧!”

陆达没有回话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后,收回了对这个很有匪气的英军关注的目光,随即将自己耳旁的耳麦整理好,说道:“全体都有,以一班为先导,保持警惕,目标总督府,出发!”

陆达的这一下达命令方式着实让豪斯曼开眼界了,这夜è朦胧间,他略略的看清了那些中国士兵,人人好像都是陆达这般装束,人人都带着一个可以通讯的耳麦,并且手里拿着的都是漆黑黑的自动步枪,再加上清一è的头盔、作战服、作战靴等等,给豪斯曼的感觉就是,这支部队很有“未来战士”的风采,高大、威武、强悍,还有正规。

豪斯曼能想到的好词都用在了形容眼前的这支不满编制的中国陆军机降步兵连上,一路上充当开路先锋的这支中国军队队形严整,令行禁止得如同一个人在走路一般,反观跟在自己身后的步兵营,则是一路上哄哄的,屡屡下令静音,这些英国小伙子们仍然像蚂蚱一般议论纷纷,都在讨论他们前面的中国军队各种与众不同之处,为什么他们大热天的穿戴着如此严整?他们手里持有的是什么武器,和自己手里的李?恩菲尔德步枪有何区别?中国军队的机动方式是依靠直升机飞来飞去,这直升机到底是什么样子?

各种各样的议论让豪斯曼的脸è更加难看了,越往总督府走,他感觉自己带着的不是一队军队,而是一群郊游的小学生,而在随后他们参与到解救总督府的战斗中,更是觉得自己的手下们连小学生都不如,简直就是一群蠢猪,面对一群手持棍bang砍刀的马来猴子,竟然第一时间没有想到反击,而是准备奔逃开来,反观中国军队那边,眨眼之间,各班就jia替火力掩护抢占有利地形,从容不迫的展开攻击,与守卫在总督府周围的部队里应外合,很快彻底击溃了围困总督府的马来猴子,而充当看客的豪斯曼所率英军中,竟然有不少士兵吓得奔逃间,头盔掉了、鞋也掉了,好几个士兵甚至连步枪掉哪儿都不知道,气得豪斯曼差点就当场枪毙了几个逃兵。

英国驻军算是解救出来了,而马来联邦总督府的围困之危也然无存了,没有军事武装化的马来猴子们再也翻不起大来,不过这样急转而下的形势,却bi急了藏在幕后的一个人,他就是如今马来独立联盟的『主席』马良忠,这厮一直在吉隆坡附近遥控指挥着对总督府的围攻作战,从容不迫的调集着大批大批的猴子去为了那所谓的伟大民族独立事业而慷慨赴死。

当然他也就没有心思去顾及到究竟会有多少穷了大半生的马来人会趁着时局大而到处兴风作烧杀抢劫,他也顾及不到那些印度阿三会不会在一旁火上浇油或者是浑水『摸』鱼,骑虎难下的他只知道攻破总督府,bi迫英国马来联邦总督承认马来联邦独立、承认马来人公民自由、承认他对马来联邦的独裁领导,承认太多他所妄想的东西。

但从未接受过系统化、完整的教育,更加没有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带领马来民族所走出的这条路是一条急于求成的血路,而且这样背离马来半岛三大种族长期杂居形势的单方面求脱离殖民统治而独立的革命方式,是完全没有考虑到另外两个种族利益的狭隘独立主义思想,再加上马来独立联盟组织本身就不成熟,失败肯定是必然的。

连“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话都没明白的马良忠或许不知道,一直跟随在他左右的马来独立联盟书记早已关注他许久许久,当这厮离开了吉隆坡西郊一橡胶加工厂的隐匿点,坐着一辆吉普车准备亲自前去督促对总督府的人海作战之时,他所乘坐的这辆吉普车上已经被安装好了一台特殊的装置,类似于无线电收发机的这个装置以特定的波段向外传递这这辆移动中的吉普车位置所在。

夜è斑驳,从“世民”号航母上起飞的三架f-12“雄鹰”战斗机已经进入了马来半岛,并且按照和军情局所拟定的斩首计划,身为此次攻击机群临时长机的武器系统官谢存,很快就将通讯频率调整到军情局所指定的波段,随即便开始按照约定的呼号呼叫了。

“鼹鼠,鼹鼠,这里是夜鹰316,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鼹鼠,鼹鼠,这里是夜鹰316,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谢存连续呼叫了两次,耳朵里也没有传来所期许的声音,不禁看了看综合战术显示屏上的时间和方位,显然通讯时间是正确的,而且机群也飞抵了约定的空域,沟通联络不上,肯定不是他们的问题,难道是代号鼹鼠的那位特工睡着了?谢存有些担心。

“你再呼叫试试?”飞行员何立民说道,虽然此次出来三架战斗机都带了一个超大副油箱,续航时间还有一大把,并且为这个该死的目标准备了六枚jing确制导导弹,只要“鼹鼠”能及时报告目标位置,哪怕这厮藏在地下,这六枚导弹也能把依次攻击,直到炸穿进地下把这目标活活炸成粉末,可这谁也没想到,一次很简单的任务,军情局方面却出问题了。

“鼹鼠,鼹鼠,这里是夜鹰316,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谢存再次呼叫道。

无线电里依然是一片沉默,另外两架战斗机飞行机组也似乎有些急了,纷纷摇晃了一下机翼,算是询问一下到底有木有结果,他们还都等着长机分配火控数据,然后摁下导弹发按钮,确认目标已被jing确打击并效果理想后,他们就该返航了,谁都想多一点剩油,心里更加踏实的完成夜间降落,毕竟这大半夜的降落在航母上,和黑黢黢的夜里叫人走钢丝一样,都不是好玩的事儿。

等待不到一分钟,就当谢存再次准备呼叫的时候,在他的耳机里传出了一阵清晰的声音。

“鼹鼠收到!”[]大国无疆185

“鼹鼠收到!”

“太好了!”飞行员何立民忍不住的叫一声好,这代号“鼹鼠”的家伙可千万别让他以后遇到真人,这般忽悠人可不是开玩笑,三架战斗机这么一次夜间出动,烧掉的燃油加上战机的磨损、航母的弹等等,就烧掉了纳税人好几百万,如果就因为“鼹鼠”没有回应而白白取消了任务,那玩笑就开大了。

“鼹鼠,这里是夜鹰316,我已抵达指定位置,等待攻击指引!”谢存赶紧通报道。

“鼹鼠”很快就把自己将一能发特殊无线电电波的装置安装于目标所搭乘车辆通报了过来,同时还告知了无线电波的工作频段,获知这些讯息的谢存当然立马将工作频段输入进了中央计算机系统,机载雷达将立马此时此刻发着这一特殊频段的无线电发装置进行搜索定位,没过多久一个正在慢速移动中的目标便出现在了雷达屏幕上。

“就是它了!”谢存很是利索的将这一攻击数据经联合战术信息分配系统分配后,在战术数据链的帮助下,另外两架战斗机也分配到了攻击数据,当然他们将作为候补攻击,首先发导弹的是谢存。

夜空之下,三架战机相继降低了飞行高度,呼啸而过的战机掠过山峦丛林,如同三个快速闪过村庄、田野的魅影很快相继爬高,当头的编号316的f-12“雄鹰”战斗机率先爬升至预定高度,随即便抛下了两枚jing确制导导弹,这两枚导弹将以无线电寻的的引导方式,直奔那个正发着预定无线电频率的移动目标而去,拖着尾焰的两枚导弹如同长了眼睛一般,轻盈的掠过城郊上空,漂亮的尾喷火焰让它俩仿佛两枚划过夜空的流星一般,而当这两枚“流星”jing确的撞击在一辆移动中,并且毫不起眼的吉普车上之时,那一朵膨胀开来相当绚丽的火花,加上那猛烈的爆炸声,再一次让今夜的吉隆坡睡意全无。

“夜已深,是应该回床睡觉的时候了!”

“现在,肯定有很多人睡不着了!”

双发命中,何立民也自然很高兴,不过这可苦了另外两架僚机了,这导弹没有发出去,输入的数据自然要删除掉,而且载弹返航又极其危险,因而他们不得不为导弹设定了自毁程序,随后便发了出去,很快在何立民的带领下,三架战机矫健的升入天空,呼啸着返回航母去了,留给马来半岛的是三个很快消失不见的亮点,随即黑夜再次将马来半岛笼罩。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