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八十六章 “迷”与局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迷”与局

第一百八十六章与局

1944年的英国伦敦似乎从未放晴过,yin霾一般的雾天让十二月份的伦敦更显得压抑,寒意不浓,但人们大多都愿意紧紧束缚在衣帽里,行è匆匆的奔忙在这毫无生气的伦敦。

临近威斯敏斯特教堂有一条小街名叫百老汇,不起眼的小街上平常时节根本没多少人来往于此,寂静、古朴,就像威斯敏斯特教堂一样漠然的任凭岁月的侵袭、时光的淹没,但在这条街道上,一栋和街道一样简单淳朴的建筑里,英国军事情报局六处,即简称军情六处的这一神秘部便落户于此。

作为军情六处头头的特沃特吉兹自战争爆发以来,已经是没日没夜的在这栋楼房里工作了,工作、休息已经混不堪,毫无规律可言,再加上11月15日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遭到纳粹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重挫以来,战争的胜利天平就开始向纳粹德国倾斜,巍峨屹立于世的大英帝国虽还不及摇摇yù坠那般危险,但恶劣的形势已经让包括首相丘吉尔在内的众多政fu领袖们焦头烂额,作为军情六处头目的他,显然也没有好日子过。

静谧的阳光穿透了薄薄的玻璃,悄悄的渗入到了办公室内,装潢古朴的办公室里,只有靠墙的挂钟在滴答滴答的扭动身躯,办公桌上趴着的吉兹正酣眠当中,是昨晚入睡的还是凌晨入睡的,他已经分不清楚了,反正在这难得的暖日清晨里,他正难得的睡着,无忧无虑的睡着。[]大国无疆186

“叮铃铃,叮铃铃……”

急促的铃声将吉兹从熟睡中生生吵醒,睡眼朦胧的吉兹了酸痛异常的双眼,打着哈的拿起了电话,秘书那毫无雌特征的声音便传入了耳朵。

“处长,今天上午9点,您需要为首相递jia进展报告,上午10点30分,您需要与……”

秘书这通电话显然是来提醒吉兹近日行程安排的,这应该是半个月来,他的日程安排中第一次有了外出,虽然是去向首相丘吉尔做报告,但至少也可以暂时离开这牢笼般的情报大楼吉兹麻木的心情稍稍有了些波澜。

军情六处,自大战爆发以来专负责纳粹德国各方面的情报收集,当然大多都是涉及军事方面的,因而英国的政治家们能否“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便需要看军情六处是否能从德国内部窃取到足够分量的情报了,然而大英帝国如今的这般被动局面,足以道尽军情六处的作用是否是理想的那般神话,还是有些不尽如人意。

吉兹的前任下台了,原因就是军情六处,无论是纳粹德国的闪击波兰,还是出兵挪威,包括接下来的横扫西欧大陆,在张伯伦这个绥靖政策倡导者的“伟大”大英帝国首相带领下,军情六处可以说成绩寥寥,被新上任的丘吉尔抨击得一无是处也毫不为过,而这也是吉兹能够粉墨登场的一大原因。

丘吉尔让吉兹走马上任后,知道军情六处的困难,从经费上给予了军情六处很大的支持,并且也没有对军情六处提出很过分的要求,始终以鼓励、支持来让军情六处的众多情报人员们心甘情愿的奋战在情报战线上,当他们听说伟大的首相竟然被亚洲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事件一事而气晕过去,差点就让这位至少对军情六处很和善的老头去见上帝,军情六处的情报战线斗士们都为之祈祷。

如今,丘吉尔身体好转了一些便亟不可待的重新工作了,第一件事就是要军情六处的处长汇报工作进展吉兹感觉军情六处在首相心目中的位置是很重要的,能被首相如此重视吉兹自然再高兴不过了。

吉兹看了看挂钟,时间才七点过,有大把时间的他赶紧收拾了一下散落在办公桌周围到处都是的文件,随后便哼着小曲的进入办公室隔壁的卧室,翻箱倒柜的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了有些时日没用过的剃须刀,不过他没找到香皂、洗发『液』之类的,只好在厕所里洗了一个纯天然的冷水浴,打理好了仪容仪表后,时间还不到八点。

用一贯的高效率解决了早餐后,他召集了军情六处的各科主要负责人,召开了一个简要的工作汇报会后,整理好了一会儿要向首相汇报的资料后,他便只身一人离开了这栋不起眼的大楼,凌厉的寒意通过脖子缝隙让人有些发冷,气温并不低但却感觉到冷,一定是自己长期“蜗居”的生活缺乏必要的身体锻炼,特沃特吉兹缩了缩脖子,钻进秘书安排好而等候在街边的一辆墨黑è的雅致轿车里。

亚美集团的经久不衰的雅致轿车系列已经在欧洲成为了“经典轿车”的代名词,它价格适中,比起共和国长安集团、吉安集团等生产的中低端轿车要高级,比起亚美集团的“至尊”系列和“华睿”系列等豪华车系虽然有些不及之处,但胜在这款轿车实在,很适合中产阶级使用,虽然英国已经实行严格的配给制,但大英帝国大多政fu部都配备的是雅致轿车,军情六处也不例外。

其貌不扬,甚至还有些太久没清洗而显得有脏的雅致轿车悄无声息的滑出了百老汇小街,汇入了并不紧凑的车流中,向着泰晤士河畔的英国议会大厦行进,一路无话吉兹在轿车后座上舒服的假寐一会儿,舒服的座椅让他很是享受,当他心生睡意之时,轿车已经驶抵了英国议会大厦前,透过玻璃窗吉兹看到了大厦周围那林立的高炮阵地和随处可见的警戒士兵,一个个都如临大敌的样子。

经过好几道安检手续吉兹所乘坐的轿车终于得以进入大厦的停车场吉兹下车后让司机便直奔首相丘吉尔在议会大厦内的办公室而去,12月11日丘吉尔被气晕之后,根本没有送去医院,经过抢救后便修养了一天一夜,随即便重新恢复工作了,还与纳粹英勇作战中的帝国有许多的事务需要处理,丘吉尔纵使殚jing竭虑、日夜劳,帝国的战争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在丘吉尔办公室一侧的休息室内暂候的吉兹一丝不苟的开始在心里整理一会儿要说的说辞,丘吉尔事务繁忙,给予自己工作汇报的时间不长,但是吉兹却有很多东西要汇报,因而他不得不再次提炼一下说辞,尽量做到言简意赅才好。

军情六处自希特勒上台执政以后,要想轻易安a特工渗透进入纳粹政治体系、军事体系等内部去实在不易,丘吉尔让吉兹统领军情六处后,让他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对德国军事和外jia电文的破译上来,首要任务就是要破译由希特勒亲自建立,由数百名德国优秀密码学家、数学家等研发出来的通讯系统。

这种新的通讯系统其根基和基础就是在于一种被德国人命名为的电子密码机,在它被发明之前,英国人相信人类都是手工来编制和破译密码,效率低、耗时长,但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现状,它的高效率足以令人咋舌,据说同样的任务,这种新型的电子密码机只只需要120秒就能完成。

而事实上,据德国国防军信号部主任埃里克?菲尔吉贝尔上校和一帮德国密码学家、数学家们向希特勒做出的报告称是不可能被破解的。

菲尔吉贝尔的信心不仅仅来源于这种新型电子密码机集结了德国最顶尖数学家和密码学家们的心血造诣,更是因为在实际工作中它能编制出220亿个不同的密码代号,而要以传统的人工破解方式,以单人每分钟测试一个不同的组合且日夜不停的工作,那么他将花费至少42000年才能完成所有密码的破解,想一想四万多年是多么漫长的岁月,菲尔吉贝尔和那些技术人员就发自肺腑的感到自豪。

更助长他们自信的是根本不怕被敌人窃取回去了整套设备,只要电子密码机的关键程序还掌握于纳粹之手,敌人窃回去的电子密码机第二天就会因为程序变更而成为废物,所以唯一能够让这种密码机变得不安全的就是内部人员泄『露』情报,因此菲尔吉贝尔特别重视这方面的预防工作,因而他有理由对希特勒保证是不可破解的。[]大国无疆186

但真实的情况是,纳粹德国自将研发以来,德国的军事、外jia、政令通讯等等都更换成了新型的通讯系统,德国人自以为绝对安全的频繁通讯往来中,共和国早就破译掉了这一富有传奇è彩的电子密码系统,就算能够制造220亿个不同的密码代号,但对于一个拥有每秒钟运行速度上百万亿次,最新超级计算机正向着每秒钟千万亿次发起突破的共和国而言只不过是停留“落后”层次的产品,但对于没有超级计算机的英国而言,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必须以非常手段来破解

1944年8月6日,英国情报部在位于波兰境内的密码破译处真的像菲尔吉贝尔所不愿想象的那样,通过特殊手段窃取到了一台电子密码机,如获至宝的英国情报人员很快找到了波兰著名的数学家亨里克?齐格斯基和玛里安?雷朱斯基,让这两位数学家赶紧利用这台电子密码机对德国的通讯电文进行破译。

可情况也如同德国国防军信号部主任菲尔吉贝尔所说的那样,集结了数百名德国顶尖数学家和密码学家所研发而成的新型通讯系统,又岂能是两名波兰数学家一朝一夕就能破解的?这两位数学家也的确没有超过上百名德国数学家们的才能,当英法联军都在敦刻尔克被德国陆空军碾压撵回英伦三岛的时候,他们仍然没有破解出来。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吉兹上台了,他掌控了军情六处的大权,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两位波兰数学家连同那珍宝般的机一起转移至英国来,军情六处搜罗到的英国国内数学家们已经准备好了完成接下来的破解工作,但吉兹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和注意力集中在数学家们的身上。

“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得多在几棵树上试试!”

吉兹全然是把对德国新通讯系统的破解工作死马当成活马医,在另一方面,为他提供了巨大帮助的丘吉尔得以让军情六处成功与法国戴高乐流亡政fu的情报部密切合作起来,虽然亲近法西斯的法国贝当政fu上台了,但戴高乐所统领的法国流亡政fu在法国境内的影响力也不低,在法国情报部的帮助下,一名名叫的法国情报人员遇到了一个不为金钱利益,仅仅基于对法西斯统治意识形态而选择背叛希特勒的德国人。

这名称第三帝国科学家们从未停止研发新型通讯系统的脚步,他们早已经取得完美成功的已经足够让同盟国国家头疼不已,但他却能够为同盟国组织消除这一烦恼,于是乎,英法两国的情报部都给他冠上了一个“源d”的代号,并且设为绝对机密,知晓这件事情的除了罗曼?纳瓦雷之外,只剩下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流亡政fu的戴高乐将军、英国军情六处负责人吉兹。

11月1日,也就是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和纳粹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发生惨烈大西洋海战,并且以惨败收尾的14天前,军情六处通过安a在纳粹境内的谍报人员,从德国海军的密集调动,尤其是物资运输等繁密程度,分析出德国海军必定会采取大规模行动,这一紧迫的战争形势bi迫得之前还怀疑“源d”可能是德国人要安a到英法情报机构间谍的顾虑,很快被双方的高层打消,在丘吉尔和戴高乐的亲自过问下,罗曼?纳瓦雷很快与“源d”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会面。

此次会面,神秘的“源d”jia给了罗曼?纳瓦雷一个用防水密封袋密封,并且贴上了一个小标识,标识上用大写的英文字母印着“秘密”这一英文单词,而这份“秘密”所包含的资料全部是有关于德国电子密码机的,甚至还包括应该如何作机、维护机,而这位神秘的“源d”当然警告了罗曼?纳瓦雷,千万不要泄『露』他们已经掌握机破解方法一事,否则德国方面一旦更换程序,这些东西用不着等到第二天,都将一文不值。

深感事关重大的罗曼?纳瓦雷很快将这一密封袋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他把身上所带来的大部分财物,包括经戴高乐和丘吉尔同意给予“源d”的情报提供奖励金,而只要这一密封袋内的情报得以验证属实,罗曼?纳瓦雷还将向“源d”给付二十倍甚至更多的报酬,但这位神神秘秘的德国人却婉言谢绝了报酬,反而嘱咐罗曼?纳瓦雷,要想破解掉就必须掌握到一套真正的电子密码机,而他还向罗曼?纳瓦雷提供了德国国防军信号部在波兰境内所设的一家秘密机制造工厂地址,当然他没有指示英法情报人员应该如何渗透进去。

很快,法国情报部技术鉴定专家们就将“秘密”鉴定完成,确认这些资料是真实的,但一个紧要的问题却摆在了法国人和英国人面前,那就是他们手里还没有一套真正的机,之前侥幸获得的那台机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研究价值,也不知道那些特工是不是偷窃到的试验品,由艾伦?图灵和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所率领的英国众多的数学家们都一筹莫展,而一旦根据“源d”所提供指示,渗透进入机的制造工厂里窃取一套真正的电子密码机系统,那一旦失败,势必会让德国人更换程序,届时好不容易得到的资料必将一文不值。

军情六处急了,知道德国海军要采取大规模行动,渗透进入波兰那秘密工厂的风险又实在太大,关键之时,丘吉尔下令吉兹的军情六处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必须保证窃取回一套真正的并且不能让德国人发觉。

首相的命令很快转化为了军情六处的动力,但往往实际情况恰如人类所想象的大相径庭,也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知道要从源头上堵住机被破解可能的德国国防军信号部主主任菲尔吉贝尔,虽然他不知道有人泄『露』了的秘密资料,但他能做到的就是严密保护好那些研发机的科学家们,同时也在机的秘密制造工厂守株待兔,只要这两方面的工作做好了,他相信在科学家们研发出更好的通讯系统之前是牢不可破的,是不能被英国情报机构所破译的。

事实也正如他所想要的那样,位于波兰境内的那座秘密工厂专负责制造机的情报指示,神秘的“源d”并没有欺骗英法情报机构,但英国情报特工的渗透工作却被发觉了,不仅密码机没有偷盗,反而让渗透进入的三名特工全部落网,成了军情六处在情报战线上的又一批牺牲者,而这三名特工的落网也宣告没有破解掉德国军事通讯电文的英国无法探知到德国海军的具体行动,也就是神秘的“莱茵演习”计划的大英帝国,必须要为战争付出代价,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战争的代价竟然是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被打残废。

大西洋海战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成为了过去,ou调远东舰队部分舰船回国,又从美国租借了一批军舰,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勉强算是重整旗鼓,但纳粹德国方面的渡海作战战争准备也愈加充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一定会力求全歼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此战不仅仅是为了彻底奠定纳粹德国掌握大西洋制海权的长久局面,更是一次声势浩大的渡海作战前奏。

“海军不能再有闪失,一旦第二次大西洋海战再次失利,大英帝国必将万劫不复!”

吉兹非常清楚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作为纳粹德国重要军事力量之一,务必会在对英的渡海作战中发挥出关键作用,他们能做的当然是消灭掉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确保渡海作战期的绝对制海权,还会在赢得海战后,充当强大的对地打击火力打击支援力量,如同死神一般萦绕在英伦三岛周围海域。

“能否破译已经关系到帝国是否能提前掌握纳粹海军下一步行动计划,进而采取应对措施最终赢得海战,成为左右帝国反法西斯战争的关键!”

而就在吉兹正苦思冥想的时候,在丘吉尔的办公室里,被誉为“最富远见政治家”的英国外务大臣安东尼?艾登爵士一大早就来到了丘吉尔的办公室里向他回报有关马来联邦三大种族冲突最新进展。

“12月11日,共和国空军大举出动,在约莫4个小时的时间里,利用他们的大型喷气式运输机,将一支战斗力极强、全副武装的陆军部队运抵了新加坡樟宜机场,直升机、武装悍马、轮式步兵战车等也用运输机运抵了新加坡。”

“当夜,这支战力极强的部队就以空中和地面两种机动方式进入马来联邦,相继解决了帝国驻军围困之后,又解除了总督府的被困局面,随即两军首先让吉隆坡进入军事管制状态,而大量华人的帮助下,帝国驻新加坡的皇家远东独立旅也顺利快速进入马来半岛,与中国军队一起,很快控制了各主要城市的秩序,恢复了一定的社会秩序。”

“12月12日,经联合指挥部统一指挥,两军组成的联合武装部队开赴各乡镇地区,逐步完成了各城镇的平复工作,各地的冲突于12日中午悉数停止,参与种族冲突的暴徒也都受到了军事管制之下的严厉惩处!”[]大国无疆186

事实上,安东尼?艾登爵士一共就向丘吉尔说了三段话,有关事态的最新进展,他目前还没有得到海峡殖民地总督珀西瓦尔中将的报告,能够得知到,就是此次事件中,英军就是一个跟班的,英勇善战的共和国军队血腥的冲锋在前,他们就负责在后面组织人力物力清理种族冲突所留下的尸体,恢复社会秩序。

“中国人难道不知道,这样无情的杀戮最多能够维持暂时的稳定,是不可能解决问题根本的!”丘吉尔仍然有些虚弱,两眼有些无力的看着安东尼?艾登爵士,蠕动的嘴角说道:“一向倡导仁义、道德的共和国,竟然在这一次事件中如此血腥出手,倒也出乎意料了!”

“首相……”安东尼?艾登爵士也不知道该如何说,皱着眉头搜罗着辞藻来组织语言,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一次事件,纵使全世界指责共和国以强凌弱、大肆屠杀马来人和印度人,也必须清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此次事件中,三大种族冲突中,华人华侨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据估算,至少有近万名华人不幸罹难,数千名华人遭受到了迫害,财产损失至少数千万英镑……”

“爵士的意思是,共和国政fu是无论如何也要拿出一个一劳永逸方案解决此次事件了?”

丘吉尔当即明白了安东尼?艾登爵士的意思,这一次三大种族的大规模冲突,国际社会不管共和国的军队在进入马来半岛后,与英军一起向多少手里只有冷兵器的马来人、印度人开火,导致了多少暴徒的死亡,酿成了多大的单方面屠杀灾难,国际社会对共和国的指责都是无力的,换任何一个国家来充当共和国的角站在共和国的角度分析和解决问题,在面对数百万侨民生死存亡问题的时候,所谓的文明之邦、礼仪之邦等,都是对文明的民族和国家而言,对付已经成为败类的马来猴子和印度阿三,枪炮的说服力要强硬得多。

因此,在马来联邦罕见种族冲突事件爆发后,原本以为国际社会定然要大肆抨击一直倡导人权与自由的共和国,让共和国的颜面扫地,但出乎丘吉尔意料的是,共和国政fu和军队在其国内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威望,在亚洲、在全球,都让不少国家和民族为之喝彩,这其中除了不少国家讨好共和国的因素之外,自然而然也有同情华人华侨的因素在内。

事件爆发之后不久,共和国的众多媒体就随军进入了新加坡和马来半岛,跟踪采访了大量的武力镇压行动,采集到了很多的惨烈照片,整村被屠杀的恶案例简直是非常常见,在强大的宣传机器帮助下,华人华侨不赢得全世界的同情,那才奇怪了。

“电视机、收音机、传媒设备等等是他们生产的,新闻素材等也是他们提供的,掌控了地区军事和舆论这两把利刃,看来共和国是打算让帝国的海峡殖民地成为历史了!”丘吉尔心里无可奈何的想到。

“你先回去吧,新加坡和马来半岛多半是保不住了,但咱们必须保住印度和缅甸,至于三大种族杂居的马来联邦烂摊子,既然中国人想要,就给他们便是,只要他们不动我们的印度和缅甸,远东舰队也正好可以撤回国内参加本土防御战事!’

一口气说了了这么多,丘吉尔更加气喘如牛了,赶紧挥了挥手让安东尼?艾登爵士离开,这才让秘书赶紧让军情六处的吉兹进来汇报工作,毕竟目前大英帝国老巢都要不保了,海峡殖民地又有何用?难道用来得罪强大的共和国?丘吉尔并不认为共和国会比纳粹德国凶残,至少中国人没打算将英伦三岛并入版图,但希特勒却有此打算,因而丘吉尔当前最恨的,是jing心准备着渡过英吉利海峡入侵大英帝国本土的希特勒,而不是在马来半岛上宰掉数万马来猴子和印度阿三的张宇。

孰轻孰重,丘吉尔分得很清楚,但光是对局势清楚是没有用的,他必须掌控局势,而不是被动应变吉兹的军情六处恰恰就是他在另一条战线上,主动向纳粹德国发起反攻的法宝。

吉兹很快手持文件包进来,秘书搁下一杯速溶咖啡后便知趣的离开了,看到丘吉尔并不好的脸吉兹有些担心,惴惴不安的多看了丘吉尔两眼后,发现敬爱的首相竟然在这两三天时光里,似乎老了好几岁,心里咒骂一句后,他赶紧拿出了一份报告,开始汇报起来。

“对那台机的破解工作没有进展?”丘吉尔抢先问道,他没那个耐心听冠冕堂皇的文件陈述报告。

吉兹脸è一紧,悻悻然的回答道:“首相,暂时仍然没有进展,不过……”

“不过什么……”丘吉尔两眼闪过一丝锐利之仿佛一个即将被涛卷走的溺水者偶然突然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

“破解工作一直是由艾伦?图灵和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所率领的帝国数学jing英们在负责,虽然利用数学方法依然没有取得预想的进展,不过帝国时下最优秀的数学家,也是破译工作组副组长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法,他希望能研制一种理论的理想机,并希望这种理想机能在几分钟内破译机的密,他们已经在秘密基地展开可行理论研究工作,并且取得了不错进展!”

“哦?你是说那座布莱特克利公园小城的维多利亚邸里的那群小伙子们已经有进展了?”

丘吉尔有些激动了,如果能破译掉德国人自诩牢不可破的电子密码机,那么以后德国的任何军事行动都会对英国单方面的透明,英国可以非常清楚的掌控到德国人的一举一动并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那何愁战争不胜?丘吉尔脸红了。

“是的首相,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曾今在海军密码解译局工作,创造过在洗澡期间破译出德国一个复杂密码的超级记录。而艾伦?图灵曾到美利坚普林斯顿大学就读,后又到共和国首都科技大学就读,在这所大学里他曾师从已经是华籍的犹太天才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教授,破译工作组里还有很多拥有不凡数学造诣的数学家,因此我相信只要在耐心等候一段时间,他们一定能为帝国制造出一颗重磅炸弹!”

“重磅炸弹?”丘吉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转念一想立马倏然的笑了笑,真要是能把德国的机给破译掉,那比任何武器都还要厉害,加上“超级”一词,也难以匹敌。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