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八十九章 操劳过度

第一百八十九章 操劳过度

第一百八十九章劳过度

“美好的生活总是让人们向往,恬淡的日子里从事着一份稳定的工作、拥有和睦的家庭,在自由自在的社会里享受着大自然所赋予的一切,阳光、空气、食物、淡水,健康的生活简单而又充盈,漫漫人生路,满足就好!”

江川青木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早茶,翘着二郎腿怡然自得的沐浴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之下,他很享受如今的生活,如今已经取代叔叔江川藤野,成为大日本帝国总务院国家文化部传媒管理所所长的他,拿着丰厚的待遇,每个月还有各地电视台、电影院、广播公司、广告传媒商等等的“孝敬”,和1943年6月,日本刚刚在昭和天皇强压之下实行新政之时的百般困窘相比,如今的他恰如整个大日本帝国一样,都是幸福的。

要说是什么时候开始江川青木的生活就发生了极具的变化,这只能追溯到在他的“奔走劳累下”,当时的传媒管理所找到了“始昌商贸”的一家商贸公司,让这家公司为大日本帝国筹建出了第一家电视台,这家公司按照约定很快为昭和天皇实现了愿望,而在江川青木的经手之下,日本总务院总共支出了高达575万元(人民币),江川青木和他的叔叔江川藤野自然因此而发财了。

天皇很喜欢看大日本帝国国家电视台的各种节目,作为第一任也是做出卓越贡献的江川藤野很快便高升了,担任了总务院国家文化部副部长一职,升职后的他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侄儿江川青木提拔起来,偌大一个传媒管理所jia由了曾今穷的叮当响、不得不为了生活而低声下气生活的江川青木,顶头上司又是自己的叔叔,他没有理由不感到满足。[]大国无疆189

“办公大楼实在是太寒酸了,得找个时机和叔叔说一下,是不是应该拨付资金修葺一幢气派的办公大楼呢?就像共和国的国家广电总局的那般气派!”

江川青木笑了笑,脑子里闪过这个项目会让他贪墨多少,乐呵呵的浅酌了一口杯里的龙井,茶香四溢、润口生津,好喝极了。

“笃…笃…笃…”

连续的敲声打断了江川青木的思绪,赶紧端正了一下坐姿后,像模像样的在桌面上铺开一份文件,拿起金质钢笔后,这才说道:“进来!”

开进来的是一个身着羊绒外套、下着及膝短裙,穿着一双皮靴,纤细的小腿上还套着丝袜,脸上花着淡妆的秘书安室良美,她也是江川青木的办公室情人,江川青木能有如今这般满足的生活,安室良美最大的作用就是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尤其是下半身的yù望。

看到进来的是安室良美,江川青木放下了钢笔,将文件重新合上并搁在了一旁,半眯着的双眼打量了一下烫着卷发的安室良美,嘴角轻轻一扬,示意她把给反锁上,随后便将笑的将手上还捧着不少文件夹的安室良美搂进了怀里厚的嘴唇立马开始与另外两片薄薄的红唇厮磨开来,一双横生的手很不安分的上下『摸』索。

办公室里的ji情永远是最能让江川青木兴奋不已的,激烈的舌战很快让安室良美喘气不已,大笑不已的江川青木这才离开了那已经被吻得有些肿的红唇,ian了ian自己的唇,犹如端详一件美yù般看着安室良美那因娇羞或情意而发红的两颊,美滋滋的又浅酌一嘴后,手上的力道不禁加大了许多,双手的那柔软被捏得成各种形状,很大的力道让安室良美不禁娇滴滴的厮了一声,更加羞涩的看着江川青木了,那垂涎yù滴的火红双唇蠕动之前,一双乌黑亮泽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转了转,如兰吐气,充满『惑』和暖意的阵阵鼻息勾得江川青木魂都快掉了。

“说吧,美人,又看上了什么好东西?”江川青木一看安室良美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钱包又要遭洗劫一次,不过他很乐意。

被江川青木这么一说,安室良美的娇羞之情越来越盛了,红晕着脸颊将江川青木那那双不安分的爪子剥离开来,主动把它们摁往自己的短裙之下,羞得不敢正视江川青木,只好用纤纤之素手紧紧搂住江川青木,扑簌开来的乌黑秀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把江川青木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难忍之下,他猛地将手伸入了短裙之下。

“我……”

伴随着江川青木的胡肩膀都有些颤抖,两颊更加红晕的安室良美刚刚准备说出自己的要求之时,不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叮铃铃的响声顿时吓得安室良美娇躯一震,难以压抑的悸动得江川青木左手湿漉漉的ou离短裙之下,在娇羞得无以复加的安室良美注视之下,江川青木直接用湿淋淋的左手拎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恭敬的称呼声,三言两语之间,江川青木就问清楚了事情,在毫无所知的安室良美轻抚耳颊中,笑眯眯的挂断了电话,并且把话机放在了桌面上以防有人再来打断他的好事,随即拿起了桌上的空调遥控板,调高了室内温度后,按耐不住的重新将双唇覆盖在了安室良美那素齿朱唇之上,双手的动作也愈加狂窈窕美胴体很快呈现在了他的眼前,细腻如绸的肌肤晶莹如雪,吹弹可破的雪白双峰诉说着渴求,晨曦之中的办公室里很快上演了一场盘蛇大战……

云雨过后,办公室里一片旖旎之景,散落满地的衣服和文件,恰如玻璃窗户上的那模糊水汽一般令人遐想,得到满足的江川青木很快在一丝不快、满脸红晕的安室良美帮助之下穿上了衣服,悉心打理之后,很是满足的江川青木直接将钱包伸向了幽谷,不过在娇啼一声的惊呼下,安室良美修长双手接过了那jing致的钱包,并且火热的在江川青木的右脸上印了一嘴,这才转过身去收拾地上的衣物。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让安室良美一个人收拾办公室,江川青木哼着小曲儿高兴的下楼去了,见谁都挂着笑意,迈着八字步很快就来到了办公楼前,一辆静静停放在他面前的银灰è轿车富华、大气的静候着主人的驾临,在阳光照耀下反着些许光芒的轿车如同一个酥体横陈的美人一般,让江川青木很是赏心悦目。

“所长,早上好!”

带着小帽的专职司机山本信仁恭敬的打开了至尊一系轿车的车在日本总务院众多部中,能像传媒所这样为领导配备亚美集团最新至尊轿车作为公车的部并不多,放眼整个大日本帝国,能承受单价6万7千元(人民币)至尊轿车的个人也不多,政fu部中,那些油水不足的部显然是无法奢望这种时下号称全世界最安全的中高级轿车,幸运的是,江川青木就有这么一座驾。

离开传媒管理所后,挂着政fu部牌照的至尊轿车很快沿着不久之前才改造好的双向六车道大道前进,中日之间自日本昭和天皇实行新政以来,经济方面的合作与jia流日益频繁,大量的共和国企业涌入日本投资、承接各种项目,日本的能源、jia通、电力等等行业中不乏共和国企业的身影,包括东京这些重要城市的城市道路、地铁jia通、水电管道等等都是共和国工程企业在承建。

宽大、平整的柏油马路非常好走,至尊轿车行驶在平整的路面上毫无颠簸之意,静谧的驶过一条条街道,透过玻璃窗,江川青木看到了窗外那正处于修建中的一栋栋办公写字楼、一片片高档住宅区、一条条商业街道,各种各样的施工工地上,高耸着塔吊正忙碌的吊运着一捆捆钢材,钢混结构的大厦里传出或隐或现的电焊光芒,高速上下的货运电梯运输着各种建材,在街道两边的绿化带上也有工人在jing心修葺着草坪或者在清扫路面,往来于道路上的货车、水泥罐车、轿车、面包车(小型客车)、公jia车等川流不息。[]大国无疆189

“大日本帝国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真是越来越像中国了!”

江川青木6月份曾到中国上海去考察过,上海的高楼大厦、上海的都市霓虹、上海的车来车往、上海的现代都市美感等等,都让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就像是对财富、对nv人得渴求那般难以遏制,如果不是因为身负传媒管理所所长一职才能让自己实现yù望,他早就忍不住举家移民共和国,当然,这是如果。

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象,江川青木很快就沉浸在了一种美好的憧憬当中,他多么希望城市的建设步伐再快一点、繁华的速度再猛一点、大日本帝国强大的进度再凶一点,早一点达到共和国那般繁华强大,在活跃的商品市场经济里,身为监管整个帝国传媒行业的他才能有更多的油水可捞。

“去机场还有多久?”江川青木从保温箱里取出茶盅问道前面正驾驶着轿车的专职司机山本信仁。

“回所长,至少还有25分钟!”山本信仁刚刚就瞄了一眼刚刚过去的红绿灯十字路口上的指示牌,看了一眼窗外的建筑物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这要是机场高速修通了该多好,否则也不会这么紧张!”

江川青木有些懊恼,如果东京也有共和国任何一座大城市那样,有民航机场则有发达健全的jia通体系,尤其是机场高度,这样也可以缩短从传媒管理所到机场接人的时间,也不至于他和秘书安室良美的温存时间不得不被压缩,虽然他本来就不怎么善战,但多『摸』一『摸』,满足一下手感、饱饱眼福还是好的。

听见所长这么说,山本信仁只能苦笑了一下,传媒管理所里不只是他这个专职司机,就连大楼的清洁工都知道,他们伟大的所长江川青木和他的秘书安室良美有一腿,在办公室里经常耳鬓厮磨、打情骂俏,至于是不是要发生实战,这就不是山本信仁所能知道的,毕竟他没那个资格进入办公楼二楼以上。

无聊中,江川青木只能看报纸来打发时间,车上的两份报纸即《东京早报》和《朝日新闻》刊印的头版头条都是有关欧洲那边战争的,前两天占据头版头条的新闻是马来半岛三大种族的冲突事件,这一酿成三大种族共近十万人不幸罹难、上百万人流离失所的惨案已经结束,中英两国军队把马来半岛和新加坡变成了严格的军事管制区,目前就等着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之下三大种族的进行全民公选,决定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后,是以何种形式独立出来。

身在传媒界的江川青木对于此事也是很关注的,毕竟日本境内的大大小小电视台要转播这方面的新闻就需要他来审核,有关这件震惊全世界的冲突会有什么样的结束方式,他也是八千万关注此事的日本人当中一员,是人就都知道在此次事件中遭受到了惨重损失和侮辱的华人肯定会促使共和国绝不善罢甘休,一定会好生修理不听话的马来猴子和印度阿三,毕竟看到别人受罪、受虐,自己汲取快感这可是日本人的一贯传统。

“中国人真的会同意让三大种族各自公选?难道亚洲经济与和平联盟成立的消息是空来风,就算这个联盟成立,也不会派出维和部队去维持马来地区和平?”

江川青木脑海里闪过几个疑『惑』后,很快就被报纸上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消息所吸引,话说12月15日在纳粹德国空军和大英帝国皇家空军之间又爆发了一次规模空前的惨烈空战,不同于这一天酿成双方数百架战机战损和数百飞行员丧生的“不列颠浴血11小时超级空战”,在12月15日这一天的不列颠空战,是皇家空军得到共和国“武装”后与德国空军的强强对话,按照报纸上那些记者们吹嘘的,整个不列颠上空都是翻滚击、拉高、俯冲,以各种各样飞行姿态来躲避、追击敌机的战斗机,持续10个小时的空战双方几乎打成了平手。

报纸上那些狗屁编辑推测英国皇家空军之所以能与实战经验丰富的德国空军打成平手,其原因主要是如今的皇家空军中,有不少飞行员都是美国陆军航空兵或海军航空兵的现役jing英飞行员,他们打着国际反法西斯志愿者的名号来英国参战,这股新鲜的力量再加上那些悍不畏死的英国本土战斗机飞行员,自然而然能与德国空军打成平手,在耗时10个小时的惨烈空战中,创造了双方640架战机被击落、至少600名飞行员战死天空的人类空战新纪录也自然不是意外之事。

两家报社的消息来源都是来自德国和英国的战争披『露』报告,战后的第二天,双方空军的新闻负责人都召开了有关第二次不列颠空中会战的战情披『露』报告,双方都有故意隐瞒自身损失、夸大战果来激励士气和民心的成分,所以得到双方战情披『露』的各国新闻媒体单位都是找了本国的航空兵方面军事将领来帮助分析后才刊登出的新闻,像《东京早报》和《朝日新闻》这两家报社,他们就找到了在大日本帝国新军事改制后新成立的日本空军一位研究欧洲空战的军官来帮助分析所得出的结果,但还都是冠以“估计”、“约莫”、“可能”等词眼。

“打吧,打得越惨烈越好,狗日的欧洲各国都是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工业革命以来不知道在全世界刮走了多少财富,第一次世界大战狠狠的削弱了他们,但还不够,真希望这一次世界大战能再凶猛一点、再惨无人道一点、再生灵涂地一点,咱们大日本帝国的工业产品也好大量的卖出去!”江川青木拍着大腿,很是兴奋的自言自语说道。

25分钟的时间很快成为过去,两份新闻内容大多一样、广告赞助商有些不同的两份报纸帮助江川青木打发了无聊的时间,不过在离年中才正式投入使用的东京民航机场还有一定路程之前,他刻意的看了看那还处于封闭施工中的机场高速公路和从机场通往城区的城际快铁,在总务院jia通部司职的大哥江川熊奇肯定会因此发大财,他知道承建这些工程的共和国企业都很能出价,大哥肯定会收钱收得手软,心里顿时有些羡慕不已。

来到恢弘的机场航站楼前,一架蓝è涂装的中国一航04喷气式窄体客机已经切入了降落坡道,放下了机轮正呼啸着降落于宽阔的水泥跑道之上,这架隶属于大日本帝国皇家航空公司的喷气式客运飞机,是4月份才从共和国购买而来,担负从共和国上海往来于日本东京航线的四架中的一架,这种单价285万元的喷气式客机他也是坐过的,飞快的速度加上那种舒适的感觉会让每一个乘坐过的人都感觉钱花得很值得。

江川青木估『摸』着时间,感觉差不多后,这才慢吞吞的去了进出境大厅,能让他来接机的不是别人,就是曾今让他辉煌腾达并且掘了第一桶金的始昌商贸公司总经理谢龙,谢龙如今已经是由始昌商贸公司发展壮大而来的华日实业投资公司总经理,在这家公司也有股份的江川青木很有必要前来迎接自己的财神,虽然他不知道谢龙是共和国军事情报局的一名特工,但谢龙能够为他带来大把大把钞票,这确实实实在在的利益。

为谢龙办事,他也是乐意之至的,就好像他无法拒绝来自贪婪的安室良美的体『惑』一样。

脸上多少都挂着疲惫的旅客们有序的经过了安检并办理了入境手续,每天有两个班次的航班往返于上海与共和国,每天也就至少有好几百日本人和中国人飞来飞去的入境大厅热闹也只有一阵,挺起壮的身子、踮起脚尖眺望搜寻中的江川青木没发现谢龙,却在有些失望的时候,肩膀上传来了一掌。

肩膀吃痛,还没转过身去就准备要发作的江川青木,转过身一看,高出自己一个个头的谢龙如同一扇墙堵在了他的眼前,赶紧挂上笑脸问候道:“谢总!”

“是谁通知你来接机的?”[]大国无疆189

“我……”江川青木看了看谢龙一旁,那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的谢龙秘书,这才发现自己不应该来接机的,谢龙已经安排人来接他,自己这么走一遭,岂不是让谢龙看出自己心急了,脑中一转,赶紧找到了一个由头说道:“我这不是找到一家刚成立的会所,菜品(nv优)都很不错,想好好给谢总接风来着。”

“哦!”谢龙咧嘴一笑,示意秘书带着行李先走,自己这攀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的江川青木,有说有笑的走出航站楼。

等候在外的山本信仁先是一愣,原本打开了汽车后备箱的他正准备给所长尊贵的客人放行李来着,但看谢龙两手空空,赶紧关上了后备箱替两人打开了后车还提醒到别撞到头,待谢龙和江川青木坐好后,这才屁颠屁颠的回驾驶室发动汽车起步上路。

“生意谈得怎么样?能成吗?”轿车一路往江川青木所指的那家新开的会所开进,早已按耐不住的江川青木立马问道坐于左手侧的谢龙。

“这厮果然是个猴急的主!”心里嘀咕一声,正烦着的谢龙回国后根本不是去谈生意了,而是军情局里的各种工作让他忙碌不休,新上任的共和国军事情报局局长马丽华可是一个令人谈之è变的“铁娘子”,在强硬处理了马来半岛的那些事儿后,这立马又过问了日本方面、欧洲方面的情报工作事宜,一系列的改革和调整措施让“铁娘子”制定出来后,这对日本的军政两界渗透工作被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身为特工之一的谢龙也不得不在工作方面有些调整,所以表面上装着旅途疲惫的谢龙其实心里正得很,接下来的工作要好好理清头绪才是。

“项目已经谈成了,共和国最大的三家电影公司都答应与我们合作,你只需要发挥好全日本传媒监管人的权利管辖好日本所有的电影院即可,到时候共和国的大量电影源源不断的涌入日本并只能由我们安排来上映,不赚得盆满钵满才怪!”

谢龙忽悠了两句后,便闭上了眼睛,装着旅途疲惫而不得不赶紧休息,毕竟江川青木每一次叫他去会所鬼混,那都是连夜不断的惨烈搏战”,他可不想在几个日本美少nv面前失了中国男人的雄风,当然假寐之余,他心里思考的是如何开展下一阶段的情报工作,而一旁不谙实情的江川青木还真以为谢龙在养jing蓄锐准备今晚狠狠的蹂躏他的少nv同胞们,知道项目已经谈成的他不禁忍不住偷笑两下。

“公费开支就是好啊!”

江川青木看到窗外一辆倏然超车过去的奔驰轿车,原本大骂一声的他,回想起刚才那匆匆一眼所看到的牌照可是防务部(国防部)的,只能在心里感叹——“这防务部的官员们该不会也知道那家新开张的会所吧!照他们的车速,这也太心急了!”

“山本,加快速度追上去,老子才不要被防务部那些杂碎留下的残花败柳!”江川青木看了看熟睡的谢龙,知道今晚的公费开销肯定会很值得。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挂着日本总务院国家文化部传媒管理所牌照的至尊轿车就风尘仆仆的抵达了目的地,这一路上在江川青木的反复催促之下,山本信仁把至尊轿车的强劲动力和优良车发挥到极致,不知不觉和那辆日本防务部的奔驰公车飙车了,这彼此竞相领先之下,到了市郊之后奔驰就不敢再和至尊较劲了,谁都知道这亚美集团的至尊轿车才是全世界第一个全系列安装了顶级气囊防护系统的,曾今美国国家公路jia通安全管理局想挑战亚美集团技术权威,结果还被得自己灰头土脸,亚美至尊系列轿车的安全名声顿时名扬全世界,因此日本防务部那由共和国吉安集团奔驰汽车公司的轿车,纵使能也不错,但也不敢在乡村公路上和至尊较劲了。

因此,江川青木的至尊轿车很自然的赢得了竞速大战,领先了防务部的那辆奔驰率先抵达了位于东京西郊山麓别墅区的森美会所,不过正当江川青木准备叫醒谢龙,告诉他刚刚传媒所的公车和防务部的公车是如何展开飙车大战,至尊轿车是如何先拔头筹的时候,他猛然发现,在巍然连绵成片的木质阁楼所构成的会所前停车场内,已经停放了很多日本政fu的公车。

“我的个乖乖!”

江川青木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儿是『妓』院开张之日啊,简直就是一个日本东京地区各大政fu部的公车集中车展,放眼望去,一辆辆清一è的豪华轿车中,虽然全部是共和国汽车品牌,但颜è各异、车型迥异,并且挂着的车牌也是不尽相同,东京作为日本的政治和经济中心,有太多的政fu部在东京这个地方“盘踞”,因而江川青木发现这些政fu公车牌照中,有教育部的、有国家文化部的、有民政部的、有农业部的、有工业部的等等。

“哇…哦!”谢龙刚一下车,也被这壮观的“日本东京各部政fu公车车展”的景象给吓了一跳,看着身旁有些尴尬的江川青木,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后说道:“看来,大日本帝国政fu公务人员都很需要放松放松啊!”

“劳逸结合,以免劳过度!”江川青木尴尬的回答道,因为他发现刚刚才驶抵停车场的那辆奔驰轿车上,走下来的政fu大员竟然是一位日本陆军将军。

劳过度?”谢龙回味了一下有这特殊韵味儿的词,不禁看了看如同开会般聚集在这『妓』院停车场的政fu公车,看来白天在政治上劳、晚上在肚皮上劳的日本政治家和军人们,的确有些过度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