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章 问题与任务

第一百九十章 问题与任务

第一百九十章问题与任务

晨曦,薄薄的雾气弥漫于东京,街上的高压钠灯所照出来的灯光显得昏黄,宽阔的柏油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并不多,寥寥几个身着反光服的环卫工人正用扫帚清扫这路面上的垃圾,碎纸片、食品包装袋、果皮等。

红日初升,漫漫金光自东方的地平线迸出来,东京的各主干道上车流量开始增加了,大和民族这个很富向强者学习心态的民族,自主动与共和国结束敌对状态、承认错误并作出了大量赔偿以来,整个国家都向共和国学习起来,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的各大城市的现代化都市特点日臻与共和国的相似,来自共和国的大量建筑、市政、道路、通讯、电力等企业,将日本的一座座城市,正按照共和国的大都市来建设中。

毫无疑问,如今的日本拥有大量从共和国转移过来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在共和国各大工业城市出现的“用工荒”问题,待这些企业将生产转移到日本,国土面积有限并且土地很贫瘠日本是不可能养活八千多万人,共和国企业需求廉价的劳动力、日本拥有大量的闲散劳动力,两者一结合后立马让“用工荒”问题倏然解决,随之而来的便是爆炸式的经济合作,日本的城市化过程也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进化中,数以千万的日本农民放弃了土地耕种涌入了城市务工。

新的一天,是在有些吵杂的城市jia响曲中到来的。[]大国无疆190

时过七点,穿梭于城市的各路公jia车已经是人满为患,上班族们将一辆辆公jia车塞满,拥有私家车的上班族也用一辆辆轿车将城市的道路充实起来,车来车往之间,刹车声、鸣笛声、十字路口jia通维护员的哨声、自行车响铃发出的叮铃铃、行人的哄闹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汇成了一曲城市专属的jia响曲,东京市民们早已熟悉了现代都市的高节奏生活,在各奔其所的匆忙中,太阳越升越高了。

昨夜嘿咻一宿,浑浑噩噩离开会所的谢龙和江川青木俩都一脸疲惫的坐在轿车里沉默不语,都闭着眼睛享受昨夜的疯狂,江川青木给自己叫了两个貌美如花的nv优,他给谢龙安排了三个,所以两人这会儿都补觉来着,只有驾驶座上的山本信仁是最悲剧的,原本以为所长为给自己叫上一个,就算是残花败柳他也接受,但可惜的是,江川青木给他说以后有机会再补偿之后|,就让他去了会所旁的一家旅馆,养足jing神确保第二天平安驾车。

一肚子郁闷的他没有见将怒火发泄出来,事实上江川青木待他是不错的,只要所长说了会补偿,就一定会有,因此他只是在猜想所长和他的贵客是如此劳累,想必这新开张的森美会所的姑娘们是多么的柔情似水、楚楚动人,竟然能把这两个花丛老手给劳成这样,实在是令人羡慕不已。

至尊轿车安静的行驶在路上,平顺的柏油马路质量很好,轿车行驶于上,一丝一毫的颠簸感都没有,连轻微的颤抖也都是车轮碾压上了低于路面的排水井盖所导致的,江川青木和谢龙毫无知觉的睡着了。

上车前山本信仁就被所长告知要送他的尊客去华日实业投资公司总部,因此山本信仁稳稳的驾驶着至尊轿车行驶在了一条刚竣工不久的工业大道上,这条被日本昭和天皇亲自命令的大道是由共和国路桥第三公司所承建的,作为中日合资工业区最主要的jia通干道,这条双向十车道的水泥路面大道非常笔直,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超长货运挂车、半挂车、集装箱运输车、叉车、平板拖车等等非常多,而这条路自完工以来,也是东京地区富家子弟们进行公路竞速赛的“主干道”。

一路上,山本信仁小心翼翼的驾驶着至尊轿车跟随在一辆水泥罐车后面,他相信那些飙车族纵使驾驶的跑车质量再好,看到公路上“庞大大物”自然会避而远之,保持一定车距的跟随在大型车辆后行驶,山本信仁认为是比较安全的。

事实果然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在9点43分左右,臭名昭著的“工业大道飙车族”出现了,引擎轰鸣声伴随着一声声呼啸而过的风声,一辆接一辆的豪华跑车如同利剑般闪过了山本信仁的视线,二十多辆单价均超过十万人民币的豪华跑车颜è各异,几乎囊罗了共和国跑车品牌中的所有大牌,奔驰、宝马、追风、闪影、保时捷、法拉利、雷电、马蒂萨等等品牌的跑车应有皆有,这些做工jing致、设计完善、动力强劲、外形酷帅的一辆辆跑车主人们非常乐意在这大型车辆往来频繁的工业大道上展开刺激的竞速赛,看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安全的跑完总长17公里的工业大道。

“这么快!”

山本信仁感觉自己眨了两眼,这“马路杀手”们就已经飞过去了,惊讶之余瞄了一眼至尊轿车的速度表,带夜光指示的指针非常忠实的指向着的位置,想必那些跑车的速度肯定远远超过60码,刚才那一闪而过的速度,估计200码都有可能,试想一下这样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要真撞上了什么,哪怕这些跑车就再好的安全防护系统,估计驾驶员都会死翘翘吧。

“最好全死光!”

山本信仁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这才打出左转弯指示灯向前面的水泥罐车和后面的车辆示意自己要便道超车,轻踩油自动挡的至尊轿车那jing密配合的无级变速器很快将更为澎湃的动力输入到驱动系统,至尊轿车很快就提高了速度,很快将那慢吞吞的水泥罐车甩在了身后,随后山本信仁又成功变道一次,行驶在了最靠近分隔绿化带的小车专用道,车速也提高到了120码。

大约行驶了四分钟左右,很熟悉这条路的山本信仁还是看了看绿化带中那伫立高高指示牌,指示牌上印有一个十字,并标注了各个方向的路名,而在指示牌之下还有一个距离标志,提醒过往的司机们,这标志杆与路口的距离只有500米,知道快要到红绿灯口的山本信仁和其他司机们都一样,渐渐放缓了车速,可没过多久他们就不得不更加的放缓速度了,五条车道上大小汽车很快都如同蜗牛般往前涌动。

“这是怎么回事儿?”

很快,山本信仁就不得不让至尊轿车停下了,整个临近十字路口的大道都堵塞成了一锅粥,货车、轿车、特种运输车等等车辆的鸣笛声响成一片,吵闹至极中,连熟睡中的谢龙和江川青木也被惊醒了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放下车窗看了看窗外的景象,好家伙,大道上成了一个杂牌车展了,各种各样的汽车都在待车中堵在了一起。

“前面发生了车祸?”江川青木问道司机山本信仁。

“不知道!”山本信仁耸了耸肩膀,示意自己毫无所知,车已经堵成了这样,连下车都很困难,鬼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把天窗打开!”

江川青木喊道,听令的山本信仁立马摁下了作杆一旁的一个按钮,至尊轿车的全景天窗立马打开了,看了看天窗的大小和自己的腰围,江川青木很是尴尬的对谢龙笑了笑,看了看窗外,突然发现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货车,货厢里堆砌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庭用具,上面还坐着几个身着工作服的搬运工,几个人正站在货物上面远眺十字路口的情况。

“嘿,前面发生了什么?看得见吗?”江川青木有些霸道的吼道那几个搬运工。[]大国无疆190

“车祸,十多辆车连环追尾,全是他娘的豪华跑车!”

一个看了看江川青木的轿车知道价格不菲、主人肯定很有身份的搬运工高声的回应道,这话传入司机山本信仁的耳朵里,立马让山本忍不住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嘴里直念叨:“报应,果然是报应!”

“山本,你小子别把方向盘给砸坏了!”江川青木看到听到前面多车追尾的消息如此激动的山本信仁竟然敢砸他专职座驾的方向盘,两眼睁得圆圆的,吼道:“人家出车祸,你兴奋个屁啊?”

“所长,我……”山本信仁很是委屈的转过身来,有些呜咽的看着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谢龙和怒气十足的江川青木,说道:“我开冷冻车的大哥就是在这十字路口出事的,一闯红灯的跑车侧挂了我哥的冷冻车,跑车司机和我哥都没出事,但这狗日的跑车司机愣是要我哥来承担jia通责任,周围司机和群众都力挺我哥,结果这跑车司机愣是他爸是市长,他说要谁赔就要谁赔…”

听着山本信仁哭哭啼啼的讲述自己大哥的不幸遭遇,完全不用负担jia通责任的到了最后却承担了全部责任,不仅赔车、还得道歉,欠下一屁股债的山本一家那是满肚子的冤屈,越说越来劲儿,到了最后山本信仁竟然大哭起来了得一旁的江川青木满脸尴尬。

“他爸是市长?”

谢龙很有意思重复了一句,又看了看带着小帽、作为传媒管理所所长专职司机的山本信仁,这才发现在当今的日本,太快进入市场经济化的社会有太多不公平,恰如今天他所听到的这个官二代飙车耍横的故事一样,物质的空前满足、金钱主义的蓬勃发展、社会法制和人文素质的落后,很容易催生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谢龙相信,除了官二代之外,相信日本国内还会有很多的“富二代、军二代”等等,它们只不过是物yù横流的市场经济社会中所必然出现的污垢罢了。

“共和国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谢龙看了看车窗外那拥堵的jia通,想了想前面十字路口十多辆豪华跑车因闯红灯的疯狂飙车而酿成的惨烈连环追尾事故会何其壮观,仔细一想之下,不禁思索为什么经济比日本更为发达的共和国为何这样的“二代”问题少得可怜,穷其思维反复斟酌后,才认识到是教育的功劳。

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教育亦可塑造人格。

共和国推广多年并且强制执行多年的全民义务制教育,最大的作用并不是为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各类人才,知识的积累的确为共和国的科技、工业、军事、医疗卫生、教育、政治等等方面的进步做出了贡献,但全民教育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它实现了公平,无论家庭殷实或贫穷、无论父母是高官还是富豪、无论亲朋是否显贵或贫寒,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都不会影响到共和国青少年的成长。

在全民义务制免费教育之下,自入学开始,每一个共和国的孩子接受的都是集体化的公平教育,他们平等的享受教学资源和成长机遇直到大学毕业、研究生毕业或者博士毕业,自进入社会后参加工作,拥有工作能力和学习能力的他们有更强的集体意识和合作意识,人文素养与社会公众道德观也不会促使他们有这些令人反感的行为,飙车、炫富等。

如今的日本就不一样了,刚刚与共和国展开经济合作的他们,以前都是在皇权主义和军国主义压抑之下,自由的人权主义思想和平等的愿望都被生生的压抑在内心里,教育制度的缺失有促使他们不能享受到公平的教育,公民素质的低下决定了社会的畸形,当从共和国如同涌而来的新社会思想、新消费主义观等开始改变他们的时候,猛然认识到物质生活竟然可以如此丰富。

他们突然发现吃穿住行都可以三六九等,有钱人住别墅、开跑车、吃高档酒店、穿名牌服装,而没有钱的就只能拼命往上爬,对权力、对金钱的追求渐渐让社会不知不觉有了一种偏执的“金钱主义至上观”,像江川青木这一类从贫困潦倒之辈,一朝转变成为社会jing英人群的,便是在这种腐化的金钱主义思想里沉沦之辈。

“当年共和国海军特混舰队虽然一举打残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但并没有从思想上改变大和民族对中华民族的蔑视和敌意,但两国经济合作以来,共和国大量向日本输入的新思想,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让大和民族改变了,看来海军的实枪实弹,还不如糖衣炮弹好用!”

没过多久,jia警终于赶到了现场,随同而来的还有新闻记者,如此惨烈的车祸现场自然是一个极其重磅的新闻消息,因此很快就有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如同猴子一般矫健的在拥挤的汽车间穿梭,但他们大多人很快就驻足不前了,因为为首的一个日本帝国国家电视台新闻专栏的外场记者发现了江川青木那很是显眼的亚美至尊轿车,立马扛着摄像机屁颠屁颠过来,笑呵呵的向江川青木问好。

“这车祸就别拍了,让那些报社记者们也撤了吧!”

江川青木不管记者的反应如何,大手一挥便不再说话了,从刚刚山本信仁的哭诉中他就知道,这伙飙车族中,不乏东京地区政fu部的高级官员的宝贝儿子,真要是把市长的儿子、某某部长的爱子、某某局长的侄儿等给在电视台上、报纸上、广播里曝光了,他这传媒管理所所长也别干了,以后走夜路会不会被人黑了都是一个问题。

果然,江川青木的话如同圣旨一般,很快让趋之若鹜般赶来采集新闻素材的记者们做鸟兽散尽,富家子弟、官家子弟们的飙车车祸谁敢报道?江川青木作为掌管整个大日本帝国传媒行业的一把手,是有足够大的权利把那些冒死报道的报社、电视台、广播台给死的,所以记者们不敢得罪这位传媒界的皇帝,赶紧散去了,十几个被那些幸存的飙车司机们吼得汗流浃背的jia警们,哭丧着脸疏导着jia通。

jia警们还是很专业的,这起车祸说来也非常简单,十八辆豪华跑车又一次在工业大道上展开他们那闲得蛋疼之时便展开的刺激活动,这一路下来最大的看点就是谁敢丝毫不减速的冲过十字路口,不管是红灯还是绿灯,反正这一个路口往往制约着竞速赛的冠军归属,谁要是在红灯面前减速了,很有可能就会与冠军失之jia臂,因此车能都不错的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们,自然没有道理在关节点丢了面子,全都是高速冲关。

今天很不凑巧,一辆运载着刚刚从港口装载上十几辆轿车的大型商品汽车运输车,按照绿灯行驶的正确时间横穿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那超长的体型在十字路口简直就是一座缓慢移动的铁障,十八辆豪华跑车中只有冲在最前的两辆法拉利跑车躲过一劫,而后面跟进的十六辆跑车就没这么幸运了,急刹、漂移,跑车的制动系统再好无法遏制住他们连环追尾的恶事故发生了,幸运的是这些车的确值得起昂贵的价钱,碰撞发生后,不好跑车彻底变形,但好在安全气囊等都发挥了作用,因此无一死亡,但受伤的却不少。

这个的结果可想而知,十几个jia警赶来现场疏导jia通,还不得不被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们咒骂,什么老子的爹是什么什么官、老子的爹是什么什么公司老总的话和唾沫一样满天飞,吓得这些家底薄、没有背景的jia警们只能赶紧照他们的话做,一个不是,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辱骂和耳光。[]大国无疆190

“听清楚了吗?刚才那个这么冷的天,还穿红恤,歪戴帽子、耳朵挂着铁环的家伙,竟然吼着他老爹是jia通部部长,这可把帮他包扎的jia警吓得腿都在打颤!”

缓缓蠕动到十字路口的至尊轿车里,谢龙放下车窗如同逛动物园般欣赏着十字路口的壮观场面,那辆商品运输车倒是没什么事儿,反倒是一辆辆做工jing致、价格不菲的跑车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十字路口,大多都严重变形了,路面到处都是轮胎摩擦的深黑è印记,散落开来的跑车部分零碎更是壮观。

“看到了吧,贵国生产的一辆辆价格数十万的跑车,眨眼之间就在咱们大日本帝国的东京街头成了垃圾,看来贵国的汽车工业一定会财源滚滚,因为有这么一帮愿意花钱的主!”

江川青木也调侃到窗外的壮观景象,耳朵里自然也传来着那些人的吼声,似乎这些jia警都是他们的家丁、奴才一样,发生了车祸心情不好的阔少、官少们,正好对着这些狗腿子们发发怒火,殊不知这些身披着警服的家伙,可是大日本帝国数以千万劳动人民所纳税款养活的人民公仆,没有为大众服务,结果竟然成了十几个人的仆人,实在是一个悲剧的笑话。

在jia警们的疏导下,征用了一旁人行道来让机动车通行之下,十字路口的jia通算是暂时恢复了通行能力,司机山本信仁纵使心中有万千情绪,但还是很稳妥的将至尊轿车开过了这个一不小心就会触霉头的十字路口,顺利的重新驶上宽阔畅通的大道后,握住方向盘的手心都被冷汗打湿了,担心受怕得就怕撞上了那些已经成了废铁的跑车惹怒了那些“二代”。

再送谢龙回公司的剩余路程上,山本信仁再没有把车速提到80码,一直在60码左右的速度行驶着,小心翼翼的行为也得到了后座的江川青木的赞赏,都说这官大一级压死人,真要是惹到了那些高官子弟,江川青木的乌纱帽不保,山本信仁也会没有饭碗。

看着两人那紧张兮兮的样子,谢龙感觉很好笑,当然他并没有笑出声来,直到和江川青木告别步入自己公司的办公大楼后,在电梯间里他这才开怀大笑起来,可等他步入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笑意立马没有了,因为他的顶头上司正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笑意浓浓的看着有两个黑眼圈的谢龙,军情局的特工必要之时不得不“身不由己”这是很正常的,但能把人累得挂上两个黑眼圈,很显然是有些劳过度”了。

“看样子,你很劳累?”共和国军事情报局亚洲情报所日本情侦科新任科长元勇,很是玩味的看着谢龙。

“没什么,就是去和传媒所的所长嗨了一夜,这小子整个脑子都在想怎么挣钱!”谢龙尴尬的笑了笑,挪过一张椅子有些腿软的坐下,昨晚还真把他给累惨了。

元勇站起身来,走到谢龙跟前,有些不怀好意的仔细打量了一下谢龙,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怎么说你也是训练有素,总不可能被几个日本处nv娘们就给趴下了吧!”

“哪儿有,要是再来几个,我也能傲然不倒!”谢龙义正言辞的大声说道。

“好了,收拾日本娘们的事儿咱们以后可以比比,现在说正事!”

说到这儿,元勇摁下了办公桌上的一个不起眼的按钮,这是一个防止被窃听的装置,虽然他们本身就在军情局的一个隐蔽点,而且还是在保密更为严格的总经理办公室,但元勇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一次我这么急着赶来,是有重要任务!”

提到任务,谢龙立马来劲了,这刚回日本,正为如何开展下一阶段工作而恼火的时候,上司来了,而且还是带着新任务来的,疲惫感立马去了一大半,端正了坐姿,摆出一副静候命令的姿态。

“知道什么是洗钱吗?”元勇突然说道。

“了解一些,但并不清楚!”谢龙如实回答道。

“洗钱,它可不是指把脏的金钱用洗涤方法冲洗干净,而是泛指将利用犯罪行为所产生的经济收益通过各种手段来掩饰、隐瞒其来源和质,以特殊手段使其合法化的行为。这种行为是一种严重违背司法公正、祸金融秩序的恶劣行为,它能在滋生腐败的同时,又能够为犯罪分子或组织提供资金周转,为社会的稳定构成了极其严重隐患。”

“可这与我们的任务有什么关系?”谢龙很是不解的主动打断了元勇的名词解释。

“谁说没有关系了?当洗钱这种行为变成了国际化的时候,为了国家利益和我国社会稳定,这事儿也属于咱们军事情报局管理范畴之内,谁让咱们与国安局分管国外与国内呢?”元勇打开烟盒,ou出两只烟扔给了谢龙一支。

“现在咱们国内的犯罪率虽然低,那只是在强-jian、杀人、贩毒等恶劣质且不需要多大文化素养的犯罪行为方面,咱们国内现在的犯罪那都是高科技、高水平、高文化的犯罪,尤其是从事金融行业的jing英们,有多少是干干净净的?就像现在涌入日本的众多华人企业,动辄上亿的投资中,不知有多少是为了洗钱才过来的!”

元勇本不该这么解释,他们要做的事情压根就不需要了解太多这方面的知识,但谁让最好的下属发问了,他好歹也得卖一下才是。

“古董买卖、寿险jia易、海外投资、地下钱庄、赌场、证劵私jia等,都是当前洗钱的主要方式,而目前在我国洗钱的主要客户对象就是贪官污吏。同样,共和国拥有发达且强大的金融体系,中日合作的如此大好背景之下,不乏日本各界的灰è收入需要洗钱。这下你应该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需要我们出马了吧!”

元勇狠狠的ou了一口香烟,呛得他直流泪。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