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一章 特殊的情报

第一百九十一章 特殊的情报

第一百九十一章特殊的情报

“我正准备找你!”

“我也正准备找你!”

两人不禁相视一笑,在这冬日暖阳沐浴之下的咖啡厅一包间里,两人相继落座,阔别多年的两人似乎一时之间又找不到话题了,寂静的包间里安静的出奇,早已将笑容收起的两人俨然一副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

“还是你先说吧,找我什么事儿?”元勇主动开口了,毕竟这桌对面的人可不是随时随地都有机遇来接头。[]大国无疆191

“我已经将7号文件到手了!”有些发福的松田井上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与兴奋,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是吗?”

元勇有些吃惊,不禁仔细打量了一下化名为松田井上的军情局著名特工钱庄飞,七号文件是一个窃取日本昭和天皇完成日本陆海空三军彻底军事改制以来,日本三军部队装备与军官队伍建设计划明细相关资料的统称,可以说日本自中日台湾冲突、朝鲜战争、琉球战争等与共和国三次jia战的失利,在付出惨重代价的同时也的确从血的代价中汲取了宝贵的经验,新军事改制可以说是日本昭和天皇追求“武力至上”和“大国梦想”,在新时代条件下的被动变革,也可以称其是日本军国主义顺应时代流的一次重大变革。

日本军队的新军事改制很大程度上废除了一系列的落后军事制度,加快了日军迈向现代化迈进的步伐,在jing兵简政、着力提高部队战斗力的同时,还新建了空军这一独立兵种,非常有效的军事改制为日军战斗力的整体提升做好了坚实的准备,而真正能让日本军队重新强大起来的,也就是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体系了,因而“7号文件”就是有关于日本三军改制之后的部队装备建设计划。

另外,共和国和日本之间的经济合作,其实自共和国赢得中日台湾冲突之战的胜利以来就有了,朝鲜战争、琉球战争都或多或少影响了两国关系,但民间的经贸往来却从未中断,日本政fu承认错误并作出赔偿、道歉以后,自1943年8月份日本大批企业家访华jia流开始,两国政fu间不仅恢复正常外jia关系,两国民间的经贸往来更是以爆炸式增长的速度疯狂开来。

在亚洲范围之内,除却共和国之外,相比于亚洲其他国家不错基础工业实力的日本,在全世界也是很有名气的资本主义国家之一,自明治维新以来所发展出来的工业体系也是相当健全,尤其是它们还拥有数量众多的劳动力,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工业不够发达,单靠农业种植,是根本养不活八千多万日本人。

但在与共和国展开广泛深入的经济合作以后,大量的投资涌入日本、各种各样的合作项目、大大小小的合资企业、日本天皇政fu紧跟而来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日本的经济发展形势立马相比于金融大萧条时期的,呈现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社会失业率居高不下、工厂开工率不足、人均收入低下等等困扰日本天皇政fu的问题解决了,还让赔了共和国台湾地区、朝鲜人民、琉球人民、以及巨额战争支出的日本政fu的钱袋子鼓起来了。

正所谓“酒足饭饱,jing虫上脑”,有人预计日本1944年年度的国民生产总值相比于1943年度的,增长幅度会超过13甚至更高,而这还是由于大量的中日合资或中方独资的大型企业尚且处于建设阶段,譬如共和国大量的冶金、化工等大型企业在日本建设的工厂,一年半载还不能正式投产,撑起日本国民生产总值的主要来源还是两国民营中小企业之间的合作,服装、纺织、印染、家电、玩具等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作用。

因此,不管是各国金融投资行家、还是各国政fu经济幕僚、或是日本本国人民,连同日本政fu都应该有理由相信,在未来的1945年、1946年、1947年甚至更往后,只要中日两国的经济合作依旧保持较好状态,日本再有三年以制造强国的身份跻身世界经济体第三位是毫无问题的,到那个时候世界强大经济体排序将是——“中美日”。

有了钱,而且前程似锦,作为一个极为好战、随时随地都梦想着让大日本帝国的光辉笼罩在全世界的日本昭和天皇,那颗赳赳武夫的心脏从未停止过嚣张的妄想,虽然他不得不承认日本连续三次失败于共和国之手,皆是因为综合国力的确不如共和国,但日本却并没有选择承认永远不会不如,就像当年被称之为东夷的日本自知不足,虚心向大唐帝国学习一样,“师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还是有可能得到实际验证的。

于是乎,在日本各界尤其是人民心中还是拥有绝对强大影响力、对日本各界拥有不小控制力的日本昭和天皇,根本不用说服那些军国主义分子们,那些早已经被共和国打怕的赳赳武夫们尤其是曾今自诩“大日本帝国海军,天下第三”的,对于共和国海军更是谈之è变,再加上向共和国学习、与共和国开展经贸合作,的的确确能够为日本的资产阶级带来好处,至于贫民、平民们的政治意见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而昭和天皇的政治改革、军事改革、经济刺激等国策的颁布几乎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便顺利实施了,整个日本也进入到了黄金般的“改革发展时期”,并且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好成绩,这不得不让雄心勃勃的昭和天皇有了更多的想法。

他并没有认识到“制造强国”并不等同于“创造强国”,“经济大国”也并不等同于“军事强国”,当前日本的经济繁荣与快速增长,都是建立在日本低廉劳动力成本、不健全经济体制吸引着共和国的企业们趋之若鹜的来到日本投资建厂、开工生产,倘若有一天,在日本的生产成本增高了、日本经济政策变动了、或者出现了一个比当前日本更有吸引力的国家或地区,那么当这些共和国企业抛弃日本而去,日本是否还能有今时今日这般前程似锦呢?

“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自人类工业文明以来,人类所掌握的知识爆炸式般的膨胀开来,科学技术越来越成为各行各业的制高点,抢夺制高点的战斗往往就决定了生死成败,换而言之,如果一个企业所生产的产品没有核心竞争力,那么企业何来利润,没有利润又怎么来促进产品研发和市场开拓,发展前景何从谈起?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核心竞争力,也就是教育体系不能够为社会的发展贡献足够多、足够齐全的人才,政治、经济、军事、外jia等等领域相继落后的最终结果就是国将不国。

昭和天皇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他没有像罗斯福那样准确认清共和国如今的强大是源于多年的“科教兴国”战略,同时罗斯福可以为了让美国更为强大,不惜与共和国大打贸易战、高筑贸易壁垒,来尽量保全本国企业的健康发展,当然在面对重要盟友大英帝国在岌岌可危的战争形势之下,美国是否参战问题上的谨慎,也是出于他对战争的思量,一旦美国参战,大量的社会资源和财富都将不得不向战争倾斜,届时美国的社会发展将停滞下来,相比于不断前进的共和国,必将落下更大一截。

与谨慎的美国罗斯福总统不同,日本昭和天皇感觉自己已经被压抑得太久了,自从曾今的“东亚病夫”中国自1929年以来,他就感觉到共和国无时无刻不把自己当成亚洲的老大,用尽一切手段的目的就是为了他们那狗屁似的“伟大民族复兴”,昭和天皇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真要是让华夏民族复兴,那就是让他们成为大唐帝国时期万国来朝般的强盛,真要是这样,到底还让日本活不活了?大和民族那伟大的世界强国梦,又还要不要实现了?

昭和天皇没有明白“科教兴国”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一类的是什么东东,反倒是把“枪杆子里出政权”和“真理,之存在于大炮程之内”一类的融会贯通清楚了,强大的军事实力不仅仅是民族荣耀的象征,更是实现国家利益的保障,他知道要用军队的“剑”来为人民的“犁”开辟土地,而且“铸剑”的时机和实力都刚刚好。

而对于共和国而言,信奉“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永恒,没有亘古友谊”的共和国政fu并不比“只为利益”的共和国企业们弱,他们当然知道日本这个国家,在触犯自身利益的必要时期,攻伐对战是必要的,而在并没有触犯共和国利益的和平之时,日本又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国家,尤其是几千万的廉价劳动力,想想都令人兴奋。

不需要考虑工业污染、不需要考虑工资拖欠、不需要考虑不正当竞争遭受惩罚、不需要考虑投机取巧令人诟病、不需要考虑的问题实在太多太多,既然日本急于摆脱金融困境、急于走向经济大国,那么共和国没有理由拒绝如此大的利好,让那些低附加值的、不关乎核心技术的、劳动力密集的、高耗能高污染,反正在共和国国内缺乏发展前景、受到法律限制,势必会在产业升级改革中被裁汰的企业都进入日本这片乐土发展,为共和国政fu从容完成国内产业升级很有好处的。

再加上当前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欧洲正处于战争状态,无暇顾及到社会长远发展大计的jia战国都忙于如何将对手至于死地,他们能够做到的就是集中力量、全心全意的以各种手段削弱对手、打击对手直至获得战争的胜利,至于其他的已经无暇顾及了,消耗巨大、破坏力惊人的战争无疑是摧毁欧洲地区多年社会发展财富与人文积累的最好利器,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的老牌资本主义强国们就已经无法追赶到共和国的电气化工业步伐了,再让第二次世界大战摧残欧洲一次,共和国就更有把握抢占世界头号强国的位置,日本只不过是缓解共和国部分产业由电气化向信息化过渡品罢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初级工业产品和生产原料的生产国。[]大国无疆191

现如今,沉寂一年后,满世界都着力关注欧洲战事的良好形势之下,自以为感觉良好的日本要为自己伟大的梦想再一次扬帆的时候,共和国不得不警惕这个曾今为中华民族带来“甲午战争之耻”、“马关条约之辱”的国家,共和国军事情报局在这方面的工作中,自然是责无旁贷,恰如元勇今天见到的特工钱庄飞一样,化名松田井上的他现如今是日本总务院防务部作战科的副科长,还是个陆军大佐,收集并整理好了“7号文件”命令中所要求的东西之后,恰逢身为共和国军事情报局亚洲情报所日本情侦科新任科长元勇找自己,经沟通商议后,两人保守的选择了在一个从未暴『露』过的隐秘咖啡包间见面,这也就有了两人刚一见面的那一番对话。

“东西都带来了吗?”元勇没有急着表扬钱庄飞,先看了东西也不迟。

直到元勇说这个话的时候,钱庄飞才难以压抑的笑了出来,这费尽周折的齐这些资料不就是为了国家利益吗?民族大义什么的,作为特工的他们只知道尽忠尽职就够了,能够让他们感觉到高兴的,也往往不是军功章和物资奖励,长官的一次鼓励、亲人平安的音讯等,都会让他们兴奋不已,钱庄飞虽然是老手了,也不知道是东西过于贵重,总之,他的手有些颤抖。

有些紧张、兴奋的从皮包里取出了自己的钢笔,从外形上看,这一支钢笔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且也并不是价格不菲,一支普普通通的钢笔被钱庄飞扭开笔套之后,聚jing会神的他小心翼翼的抖动了一下笔筒,一片微型的“内存卡”被抖了出来,随即他又将自己手腕上的特制手表取了下来,以特定的规律旋动了表盖一番后,手表倏然之间弹开了,分开之后的一部分是表,另一部分则是一个高度浓缩版的微型数码照相机。

钱庄飞将那片细小的“内存卡”a入了手表内的一个a槽内,又用一个类似于牙签似的东西轻点一些特定的按钮后,他将手表反拿了过来,很快就有一张张图片投影在了红木咖啡桌上,他站起身来,将投影距离拉到一定大后,桌面上的图片投影清晰度越来越高,被照下来的图片俨然就是一份份机密资料文件的文本照片。

“干得不错!”

元勇很是满意的看着那些图片,随即便让满脸笑意的钱庄飞不用再放映而来,这别看钱庄飞刚刚取出来的那片“内存卡”虽然小,但储存量可是巨大的,如果以m3或者其他格式存储机密的会议录音,少说也能存下三个小时的超长会议现场录音,而如果用来保存高清晰的照片,上千张照片也能够装下,也就相当于存下了上千页的机密文件资料,如果要让钱庄飞收集好这些资料,以文本或者普通照相胶卷的方式带出来,恐怕钱庄飞的暴『露』概率会相当大,而如果以数码照相的方式,将机密文件以数字照片的形式存储在一张小小的内存卡上,即使到了关键之时,特工不得不将这内存卡吞进肚子里,这特殊材质做成的内存卡也不会胃消化掉,或者是被胃酸腐蚀得造成数据缺失甚至损毁。

钱庄飞很快就利索的将内存卡取下来,相当郑重的jia给了元勇之后,又重新将自己的特殊手表复原,而元勇也将一张存有新任务内容的内存卡jia给了钱庄飞,虽然钱庄飞手里还剩下四张特殊的内存卡,但拥有五张随时可用的内存卡毕竟不是坏事,万一遇到内容更为丰富情报需要收集起来,也不至于因内存卡容量不足而功败垂成,或者铤而走险用其他不保险的方式来记录机密。

“我的,已经上jia了。你的,也应该给我了吧!”完成自己的情报jia接后,心情放松下来的钱庄飞舒舒服服的坐在单人沙发椅上,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时下日本陆军高级军官特有的气质,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日本军人。

“这件事你这是参与者之一,你所需要负责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收集整理好日本总务院防务部的日本军人,无论军衔高低、职务种类,只要有灰è收入的、有劣迹等,就将他们的事迹和证据整理起来,对那种对天皇特别死心的军国主义死硬分子,也要加强各方面的情报收集……”

“要和日本打仗了?”

钱庄飞很是突然的打断了元勇的任务讲述,事实上他完全没有必要将任务阐述的如此清楚,刚刚已经把加密储存了新任务的内存卡给了钱庄飞,利用特殊设备和密码解密之后便可以得知了,但还是被苦口婆心的元勇讲解起来,盖因为此次“铁娘子”下达下来的任务是在有些模糊。

“现在不打,收集起来总归是让以后打起来更顺手!”

元勇淡淡的回应道,随即指了指手腕,示意钱庄飞自己回去看任务,喝掉最口一口咖啡,站起身来率先离开了咖啡厅,他这些天还有不少特工需要接头,钱庄飞是其中之一。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