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三章 日出吉隆坡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日出吉隆坡

第一百九十三章日出吉隆坡

破晓时分,太阳已经悄悄爬上了地平线,缕缕阳光穿透茂密的树林,在叽叽喳喳吵闹的飞鸟忙忙碌碌觅食中,12月21日的吉隆坡已经放亮了。

在吉隆坡南郊一座属于南洋实业集团的橡胶园里,如今已经一棵橡胶树都没有了,陈嘉庚将这座橡胶种植园无偿提供给了共和国陆军使用,因而这座地势平坦的橡胶种植园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所有的橡胶树都被砍伐干净,之后一辆辆施工车辆很快完成了土地平整、开挖出排水沟渠,直升机机场和营房也很快完成修建,第三空中突击旅的空中突击步兵营一营以及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的两个连,进驻了这个航空兵基地。

“一二一,一二一……”

“一二一,一二一……”[]大国无疆193

天è见亮,嘹亮的起床号之后,航空兵基地里很快响起了各连排的集结号,很快基地内就响起了热血高昂的口号声,一队队士兵开始了每天固定不变的晨练,受制于临时航空兵基地的条件有限,所以一些体能科目无法进行,但集体俯卧撑、仰卧起坐、无负重十公里跑步等还是很有必要的,再加上部队最近担负的任务并非作战,而是维持地区和平与稳定,因而每天还得加练擒拿格斗、俘敌术等,开早饭前有的连队还会熟悉一番常用的马来语和印度语。

晨练结束,各连排解散后约莫十五分钟,基地食堂就开放了,早餐供应是永恒不变的老四样,即馒头、ji蛋、咸菜、粥,用过早饭后,按照联合指挥部的最新任务,21日这一天要到吉隆坡执行街头巡逻任务的是一营一连,此时此刻连长许平祺正在营指挥部里和营长峰谷平商议着巡逻计划。

“任务没什么变化,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今天是选民投票的截止日,全城48个属于三大种族的投票点都需要巡逻一次,每一个种族有16个投票点,对投票选民比较集中的投票点还要加大巡逻、戒备力度!”营长峰谷平指着吉隆坡城区图解释说道。

“知道了!”许平祺把餐盒里最后一口稀饭喝完,抹了一下嘴角点了点头回应道。

“还有一点,在部队和华人同胞遭受侵犯或攻击之前,尽量不要主动开火!”峰谷平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叮嘱道。

7点13分,一辆辆武装悍马、轮式步战车便排成一条长龙缓缓的驶离了航空兵基地,宽大的车轮卷起阵阵烟尘,荷枪实弹伫立在沙袋工事后的两名卫兵中,左侧的士兵立马打开了栏杆放行,而另一名士兵则向右转,昂首挺胸的向外出巡逻的车队敬礼,目视着一辆辆军车离开基地。

兵车行,声势浩大、巍然壮观,车队中最能震慑平民的不是那装甲厚实、体型更为敦厚的轮式步战车,而是在车顶上架设有12.7毫米重机枪的武装悍马作着重机枪的士兵将黑的枪口向上,隔着防风太阳镜漠然的看着道路两旁的路人,各种各样的表情尽收眼底。

机枪手明朗今天的心情很不错,嘴里嚼着口香糖作着关上保险的重机枪很是惬意的随着车队的前进看着公路两侧的风景,阳光如同泼墨般的挥洒在大地上,树木葱葱、绿意盎然,隔着防风太阳镜,顺着笔直的柏油马路往前看,离吉隆坡城区越来越近了,咀嚼了两下口香糖,清香的感觉沁入心脾。

“明朗,外面有美nv吗?”把玩着手里突击步枪的董永宁穿着黑è作战靴的右脚蹬了一下明朗的屁股,大声问道。

“美nv没有,母猴子倒是挺多,兄弟要几只啊?”

明朗大笑着回应道,两眼目光没有忘记掠过马路右侧那些站立着的马来人,几个光着脚丫子、黑黝黝的小孩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车队的汽车轰鸣而过,肩膀上扛着袋子或背着背篓的几个成年人则漠然的看着中国军队的军车车队,目不转睛的盯着车队,嘴上却唧唧呱啦的给那些小孩子说着什么。

“去你大爷的!”

“不是你说要雌的吗?”

吵闹间,车队很快进入和城区,闪烁着应急灯的车队渐渐放缓了车速,恢复了社会秩序的吉隆坡每天早上都很是热闹,除了城市的主要干道和之外,大街小巷尤其是闹市街道、商业街道等,都响起商贩的吆喝声、与顾客的讨价还价声,熙熙攘攘的人群满大街走,车队不得不放缓速度慢慢前行,当然要奔赴到不同区域、对各个投票点进行例行巡逻警备的车队很快分成了许多部分,明朗所在的班今天很不凑巧,他们要负责的是靠近火车总站的四个投票点。

“别吵了,保持无线电干净!”

班长侯伟及时终止了两辆悍马车上的嘴仗,这来马来半岛已经一周多时间里,闲来无事之间,战友之间只好打屁吹牛来消遣,每个士兵都配备了无线电通讯器和耳麦,不用见面都能吹牛、拌嘴,方便得很但着实也是无聊之时的消遣之举,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了,街道两侧有不少的马来人、印度人怀着仇恨的眼光看着他们,华人同胞们笑盈盈的欢呼着。

明朗和班里另一辆悍马车上,支开三脚架作着通用机枪的庄魏都率先闭上了嘴巴,高度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不怀好意的行人,做出随时都会开枪击,给上一梭子子弹的样子,着实吓得不少心怀愤恨之人脸è煞白的退却,给两辆悍马让开一条道来。

要想让人害怕,莫过于把他们打惨、打疼,12月11日英国马来联邦总督府周围的“血战”,整整有两万多马来人死在了总督府周围,尸体残骸和已经不成样子的碎足足花费了好几个公路施工队用推土机工作了一天才清理干净,数吨消毒水和石灰虽说完全抑制了瘟疫的爆发,但也没有改变那令人作呕的死亡味道,因而直到现在,马来人一看到中国军队,那心里就直哆嗦,这群杀气人来眼都不眨的机器可是在几个小时之内灭了他们上万同胞,要说种族主义冲突之所以死亡如此多人,在各主要城市武力镇压马来人和印度阿三的中国军队可谓是“功不可没”。

胆寒,俨然已经是自然反应,在没有健全军事体制、强大军事装备、完善军事训练的前提下和共和国军队之间碰撞,那只会像11日的血è弥漫之夜那般死得只剩渣,因此街上的马来人都不会质疑这些士兵不会向他们开火,蒙着头巾的印度阿三那也是唏嘘不已,谁也不敢阻挡这两辆悍马前进的道路,虽然他们知道车里的中国士兵加上那两个『露』出半截身子作着机枪的士兵,数量也绝不会太多,但一旦动手报复起来,十分钟不到,那些怪异的、飞起来嗡嗡叫的大杀神就会来毫不客气的蹂躏他们,而且还会有更多的中国部队及时的出现在他们的周伟,无情的屠杀他们。[]大国无疆193

两辆沐浴着太多目光的悍马慢慢的在街道上行驶着,没人阻拦之下,倒也很顺利的来到了火车总站的货运场投票点,这个编号为14的投票点是华人的投票点,但21日这一天是投票截止的最后一天,愿意投票的很早就投票了,所以两辆悍马停在投票点前,给明朗的第一感觉就是冷清,倒是货运站里比较忙碌,华商们已经清理好了自己的铺子,在曾经被一营征用来充作临时直升机起降场地的停车场里,也稀稀拉拉的停着商贩的货车、轿车。

“下车,持枪警戒!”

班长侯伟对耳麦说道,随即除了庄魏和明朗两人继续在车上之外,包括侯伟在内十名士兵都下车了,今天他们都没有在突击步枪上挂载太多的累赘,战术手电、榴弹发器等,都选择挂上一个简单的光学瞄准镜而已。

下车后,董永宁紧握了一下突击步枪的握柄,黑è的防风太阳镜让他不致于被光亮十足的太阳光影响到视线,看着投票点周围稀少的行人,端起手中的突击步枪,通过光学瞄准镜看了看周围更远的行人,在他的视野里,看到了一辆正在卸货的货车,几个印度人正有条不紊的卸着货厢里的装满芒果的水果塑胶筐,货运场周围没什么威胁存在。

“班长,这维和任务,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董永宁放下突击步枪,慢步的向街道的另一侧走去,同时对着耳麦说道。

“怎么?你有意见?”正安排两个兄弟去货运站停车场外的溜达一圈的侯伟随即回答道。

“不是,我是觉得啊,这上街巡逻,有必要这么全副武装吗?”

董永宁很是憋屈的说道,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装备,比内衣还要大并且还能防护裆部的防弹衣很厚重,再加上一身的作战服、作战靴、武装挂袋等,全身重量不轻的他还得顶着一轻量化战术防护头盔,赤身上阵、只需一挺突击步枪即可完成这毫无威胁的维和任务的他们,用得着这么高度武装吗?再加上这狗日的马来半岛天气如此之热,真是让他有些受不了。

“有意见,记心里看,少它娘的放狗屁!”站在悍马车旁,拿着个望远镜左看看、右望望的班长侯伟回答道:“你就当这是一次全副武装的上街日光浴任务就是了,实在闲得蛋疼,那你就数行人,看看你能数到多少个!”

“这点子好,我顶啊!”

回望了一下班长,明朗大笑着说道,因为他已经发现,在他的11点方向,出现了两个美nv,那防紫外线的遮阳伞让他看不到这两个美nv的样子,但从那苗条的身材,尤其是超短裙下的两双嫩白的粉腿,看得只让他有些眼花缭的感觉,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差点就把口香糖给吞进了肚子。

“宁哥,注意你的一点方向,两个尤物正撑着粉è太阳伞向你靠近,请确认尤物等级!”明朗看不到美nv的样子,心里干着急,只能通过特别的手段让街对面的侯伟来帮他确认一下,至于侯伟身旁的辽明远,这厮简直就是一个木头,懂不起明朗的暗语。

“哦?”听到呼叫,董永宁立马转向了他的一点方向,放眼看去的第一感觉就是过来了两个模特,这凹凸有致的身材简直让人呼吸短促、血气上涌,都说“当兵三年半,母猪赛貂蝉”,这两个身材如此之好,都顶着两个“人间胸器”“模特”到底还让不让这群中国大兵们活了,董永宁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似乎这两个nv子也看到了散布在投票点周围的中国士兵们正玩味的打量着她俩,不禁羞涩的将太阳伞压得更低了。

“娘希匹的,要是我能矮一截就好了!”身高超过174厘米的董永宁有些懊恼,这两个美nv把伞压低后,他根本就看不到面容了,要是身高再低那么一点,估计就能看到“庐山真面目”了,回望了一下身后那持枪警戒着,对周围所发生一切不以为然的“木头”辽明远,不免有些沮丧的再次看了一下这两个美nv。

一步两步,终于两个“美nv”和董永宁俩平行间隔不到5米距离之时,董永宁倏然一下的转头,猛然看到了遮阳伞下的美nv真面容,心气不禁有些汹涌,赶紧平复了一下心境,扭头看向了停车场内,他突然发现那个卖矿泉水的华人nv老板还长得更好看些,落落大方,刚才的那两个马来nv子,怎么像是刚从煤窑里出来的那样,黑成了这样还打什么遮阳伞啊?

“宁哥,情况如何?”悍马车上,就差把重机枪转过来瞄准两个美nv的明朗,有些激动的问道,仿佛他已经好几个月没看到了一样。

“情况如何?”董永宁憋着笑意,沉下气来说道:“是背影杀手,不是窈窕美nv!”

无聊的一个小时巡逻很快就在乏味之间成为过去,一个小时候,班长侯伟和投票点的负责人沟通一番后,便命令全班向第二个需要巡逻戒备的投票点开进,这一次除了两名负责驾驶的士兵去驾驶悍马车之外,他和副班长朱宁正分别和三名士兵在两辆悍马左右徒步开进,单兵之间间隔着五米,让慢慢悠悠行驶起来的两辆悍马夹处于正中间。

沐浴着越来越毒辣的太阳,徒步走在吉隆坡的街道上,在两辆悍马左侧端着突击步枪亦步亦趋跟着班长慢行的董永宁,越发觉得这样的任务,应该jia给国内的国民警备部队来做更为合适,让他们野战部队来完成这大街小巷的徒步溜达,尤其是在一个很容易被“身材、背影”所欺骗的地区,能用来养眼的美nv都没有,执行着毫无威胁的任务就更加的无聊了。

在街上缓缓行进的侯伟等人也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货运站以西的街道是比较繁华的,两侧鳞次栉比的修建着两层楼房,一间间面积不大的店铺都已经恢复营业,卖衣服的、卖零碎小商品的、开小餐馆的等等,人流量很大的火车站附近的这条街道上俨然有一副“繁华商业步行街”的气象,行走在这样的一条街上,身旁还有两辆武装悍马、前后都有友情至深的战友,董永宁开始觉得这次任务,自11号的屠杀血战结束以后,完全可以命名为“公费旅游”,可惜的是,他们身上此时此刻没有带钱,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耳朵里听到各种各样的叫卖声和讨价还价声,他却只能无动于衷的跟着悍马慢慢前往前走,巡逻了这个投票点,又去下一个投票点,直至一天的巡逻任务结束……

第二个需要巡逻的投票点就设在火车总站客运站正对面,已经恢复运营的马来地区火车让这里变得异常的热闹,搭乘火车往来于吉隆坡的旅客让客运站外很是人声鼎沸,扛着、拖着、拎着旅行箱的旅客把这里变成了一个行人如织的海洋。

两辆会带来死亡与毁灭的中国陆军武装悍马很快让喧闹不已的投票点外变得只剩下脚步声,寥寥几个投票的马来人也是神è紧张的赶紧将票扔进了箱子里逃似的离开了,而明朗等人也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两辆悍马一前一后的停在了客运站外面,黝黑而泛发着森冷寒光的机枪枪口虽然向上,但依然给周围的旅客带来了莫名的震慑之力,散布开来、持枪警戒的董永宁等人更是全副武装,只能看到鼻梁以下、脖子以上的模样,高大、威武、如同一尊尊杀神的中国大兵很快让人群的移动速度都加快不少,那些马来人、印度阿三似乎都不愿意在这个地方过多的停留。[]大国无疆193

“看来他们真是怕了,几万人被宰掉的效果还真是比发几万份宣传传单的效果好得多!”

侯伟很是满意的看着现场的效果,排长、连长都给他说了,部队到各个巡逻点去的真正意义并不是在于确保选民们投票的公平、公正、公开,而是一次武力震慑,好好的恐吓一下那些已经快要吓破胆的马来猴子和印度阿三,让他们知道,华人华侨并不是好惹的,因为武装到牙齿、满手血腥的中国大兵就在他们身旁,谁要是敢来,第一个被爆头的就是它。

“真希望赶紧离开这鬼地方!”侯伟正感到满意的时候,董永宁却很是不爽,很希望马来联邦三大种族的全民公选结果早日统计出来,稳定下来也就是空突旅撤离之日,至于这马来半岛未来何去何从,这可不是他一个士兵能管得了的。

1944年12月21日,在中英双方的联合军事指挥下,仍然处于军事管制,至少夜间会严格宵禁的马来联邦各大城镇都完成了全民公选投票,所有的选票很快在共和国军队的帮助下,以直升机空运的方式快速运抵了新加坡,在海峡殖民地总督府内,在受邀而来的印度尼西亚、美国驻菲律宾政fu代表、法属越南总督府代表、暹罗代表、日本政fu代表等监督之下,选票进入的繁忙的统计阶段。

此次公选投票,首先要让英属马来联邦总督府1200万人决定他们是否还要维持在大英帝国的殖民统治之下,如果超过一半的选民都认为,马来联邦不应该继续维持在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那么大英帝国马来联邦总督府的职权便就此不复存在,紧急而来的也是必需尽快解决的,自然是马来联邦脱离英国殖民统治之后如何存在的问题,不可能任由种族部落制来充当地区的独立政权而存在,毕竟在马来联邦,华人占37,印度人占30,马来人占33,相互之间的人口基数差距并不大,三大种族的选民自然都认为让自己这一种族来充当马来半岛的社会领导阶层是正确而又符合种族权益的,可这样一来就会导致另外两个种族利益受损。

之所以会有12月11日的三大种族超级冲突惨祸发生,其根源就在于英国国殖民者实行了民族分离政策,在确保自己牢牢掌控了军事权力、官员任命权、统治权等之后,便把一些统治权利jia给了马来封建王公们和土著领袖的手里,让他们来充当马来联邦的行政官吏和警察,并且坚决不让华人拥有基本的政治权利,同时偏执的对印度人长期打压,更为严重的是,英国人放任马来半岛上有宗教自由、教育自由等等,反正只要不威胁到英国的殖民统治,英国殖民者根本不管各大种族间是否存在宗教信仰异同、文化思想异同、价值取向异同等等,最终三大种族之间的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导致了12月11日惨烈的种族主义冲突。

因而,这一次前所未有的覆盖马来联邦绝大多数人口的大选,第二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马来联邦独立后的政治形式问题,各大种族对公民权利的渴望是一致的,因此有这一点作为基础,就并不妨碍他们组成一个三民族和谐共存、共享公平政治权利的政fu,而这也是此次公选投票的重点,他们需要选举出能够为自己说话的代表,以便参加明年一月份的政fu大选。

影响巨大的马来事件也终归于消停下来,在大选结果尚未公布之前,世界各国都普遍认为英国失去整个海峡殖民地,马来联邦都独立了,新加坡还会远吗?占据了总人口七成的华人,显然不会让世人失望。

:快毕业了,最近不少企业来学校招聘,小子要面临着艰难的应聘,最近实在对不起大家了,不足之处还望兄弟们海涵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