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四章 创造历史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创造历史

第一百九十四章创造历史

“信守承诺,我们成功了!”

美国旧金山时间12月25日下午18点38分27秒,执飞共和国上海至美国旧金山首次商业飞行的国航航班机长韩文超,在飞机稳稳停在旧金山国际机场一号停机坪,舷梯车刚刚就位,机舱刚一打开,美国旧金山的夕阳静静的通过舱照进机舱内,韩文超大声的对一旁激动不已的斯泰林森说道。

13小时38分前,在飞机做好起飞准备,准备向太平洋对岸的美国旧金山飞去之时,韩文超就对随机采访的美国旧金山日报记者斯泰林森说过——“我们一定能让366名旅客共度圣诞之夜”,而现在当飞机成功降落在了旧金山国际机场,长达13小时30分的超长飞行宣告结束的同时,也标志着人类飞行史进入有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蓝白相间涂装的国航客机非常大,在第八届共和国珠海国际航展上,美国泛美航空公司、联合航空公司、波音民航公司等民航企业,以285万元(人民币)的单价向共和国一航集团公司订购了68架全客运型04喷气式窄体客运机,以及10架商务货运型,此时此刻就有一架隶属于美国联合航空公司要执飞旧金山至纽约的航班停在它的一旁,两者相比之下,这架刚刚从共和国上海飞来的国航客机,显然更为吸引眼球。[]大国无疆194

早已等候多时的旧金山各大报社、电视台、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的记者们,架起了“长枪短炮”迎接这架远道而来的新型客机,飞越太平洋或许在过去还只是一个梦想,当共和国一航的04窄体喷气式客机引入美国之时,翼展28.9米、机长33.4米、可运载旅客145人、最大商业载运15吨、最高飞行高度11200米、经济巡航速度为每小时830公里、两侧翼下各吊挂一台高涵道比涡轮风扇发动机使之最远航程为6000公里,如此优良的飞行能之下,不少人就开始憧憬能跨洋飞行,实现人类梦寐已久的洲际飞行,从美国到英国、从中国到美国、从一个州飞往另一个州……

1944年圣诞节这一天,旧金山的市民们值得呐喊一声,高呼人类的洲际飞行梦已经实现了,虽说这一次是中国人的客机是实现的,但作为历史见证者的他们有理由值得庆贺,虽说在此之前由共和国民航总局、美国航空局、共和国一航工业集团公司等三方的共同合作之下,担负中美两国国际航线开辟验证机已经来往于美国多次,但如今停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架真正的商业客机,因为它的肚子里搭乘着366名旅客,他们每一个人都为此次飞行支付了700美元,因而这一次的飞行是纯商业飞行,共和国国航承担飞行任务、旅客们花钱享受朝发夕至的洲际飞行。

“我的天,它可真大!”

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有序下机的旅客们,不少准备用照相机记录下这历史一刻的记者们懊恼了,很明显属于共和国一航集团公司05即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的它实在是太大了一些,以至于他们不得不重新调整照相机的取景位置,以便让照片能容纳下这个大怪物,在他们看来这架采用了悬臂式下单翼机翼、机翼后掠,全动水平尾翼,配置四台涡轮风扇喷气式发动机的宽体客机,着实给人一种震撼之感。

事实上,采用三级客舱布局,长70.6米、翼展59.6米、机高19.3米,比起以前的04喷气式窄体客机的确大了不少,机体长度、翼展宽度都是后者的两倍,两架客机并排停靠于一起,05像是一个大哥哥一般,而很能装油料的“大哥”,一口气吞下近20万升油料之下,能达到惊人的12700公里的航程,在最大航程上,又是“小弟”04的一倍有余,可谁都知道,这04喷气式窄体客机最先由一航研发出来的,它才是哥哥。

人类首次洲际商业飞行的实现,ji情满怀之下,日落余晖中的机场吹拂来阵阵寒风,零星的雪粒被寒风吹得翩翩起舞,走出拥有高级冷暖空调的客机,纵使瑟瑟寒风和时差让旅客身体状态有些不适,但看到如此之多的记者前来报道此次完美的商业飞行,他们的脸上顿时浮起了笑意,不到14个小时就从亚洲飞回到了北美洲,这样的朝发夕至的速度让他们至今都有些难以相信,远眺旧金山那熟悉的城市傍晚之景,难以置信也变得兴奋不已。

“回家,过一个全家团聚的圣诞节!”

“感谢飞行机组,他们的平稳驾驶让我们的旅行非常美妙!”

“上帝啊,这么快就到家了!”

……

各种各样的感叹和赞美充溢在了366位旅客的嘴角,下机后的他们很快遭遇上了一群热情似火的记者们,拿着照相机、扛着摄像机、手持录音笔、捧着速记本等等的记者们,很快在人群中找到了愿意接受采访的旅客,向他们询问长途飞行的感受、如此快捷飞行让他们有何感想亦或是其他,而所有旅客离机完毕,机载货柜、行李等也完成卸载的客机,在机场港务公司的一辆牵引车引导之下,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去了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在旧金山国际机场的后勤基地,在长途飞行之后,它将接受必要的检查和维护,以确保明天清晨能满载回共和国上海的366名旅客及部分货物安全飞抵上海浦东。

而在德国柏林,时间相较于美国旧金山早9个小时的柏林,在旧金山还夕阳西下之时,柏林已经度过了圣诞节,时间已经是12月26日凌晨三点,在柏林南郊一座隶属于德国空军后勤部的大型航空基地里此时此刻已经是灯火通明,自战争爆发以来,该航空基地一度是日夜不停运转的空运枢纽,因为德国空军根本不会惧怕只装备了兰开斯特轰炸机的英国皇家空军,皇家空军出于对德国空军大肆轰炸英国的报复式轰炸往往效果乏乏,可自中英两国军贸以来,英国皇家空军也装备了能优良的轰炸机,拥有了夜间轰炸的能力,因而这座航空基地也不得不在实行严格的夜间灯火管制。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一次难得的灯火开放显然是德国空军有大作为,可这一次他们并不是为了轰炸而准备、也不是为了完成一次紧急的空运任务,昨日傍晚时分,一架隶属于共和国平安航空公司的客机,从伊拉克纳杰夫空军基地飞抵了这个航空基地,这架客机并没有搭载任何旅客,它是德国驻华大使馆向共和国平安航空公司签署合作协议而为德国外jia部飞行的包机之一,前来德国柏林则是为了接一批特殊的旅客去伊拉克,然后再搭乘一架平安航空公司的大型喷气式客运包机直飞共和国首都北京。

细细的雪花从天而降,橘黄è的航灯光芒中,亮灿灿的飘舞着。静谧的机场里只有那架平安航空的包机停在机场跑道上,早已完成所有检查和维护工作的它就等着起飞一刻的到来,寒风凛冽间,在一辆没有挂任何牌照的黑è奔驰带领下,四辆窗户都拉起了帘布豪华大巴来到了飞机前,率先停车的奔驰轿车里很快下来了一名德国少校军官,他很快将奔驰轿车的后车打开,德国空军司令戈林面无表情的下了车。

两辆豪华大巴车里的“乘客们”也陆续下车了,很快在各自的大巴车前列队完毕,德国空军、德国陆军、德国海军,德国三军的第三批访华jia流军官团的队列很整齐,相比于第四辆车下来的那群包含部分政fu官员在内的德国各方面的专家学者们所列队列,看起来就更加齐整了,瑟瑟寒风间,刚从有空调的大巴车下来的他们有搓手哈气的、有聊天打屁的、有整理衣帽的,和保持严整军姿的德国三军军官们差别很大。

德国空军司令戈林下车后先是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架喷气式窄体客机,在国际上畅销的这架客机对于德国而言也并不陌生,但真正的全货运型即纯商业运营使用的,戈林还是第一次见到,之前德国空军也在第八届共和国珠海国际航展上订购了两架同类型的飞机,只不过购买回来后一架用于拆解科研,另一架则进行了大量的改装、装潢,成了希特勒的元首专机。

现在停在他面前的,是花费了德国外jia部10万元的商务包机,其飞行任务就是来柏林接这第三批访华jia流军官团飞越意大利、地中海前去伊拉克,然后再乘坐据说个头更大、飞得更远、乘客容量更大的喷气式宽体客机前往共和国首都,这以前从德国坐邮轮,就算邮轮从德国出发后走最近航线,经英吉利海峡和直布罗陀海峡、穿地中海后过苏伊士运河、穿印度洋、经马六甲海峡和中国南海后抵达广州,那上万海里的航程下来,再加上沿途可能出现的恶劣天气影响,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抵达中国是很正常不过了。

喷气式飞机的出现极大的改变了人类出行的方式,可以预见这批访华jia流军官团转机一次,一天之内一定会抵达共和国首都北京,这对于战争时期的德国而言,可以节约相当可观的二十多天时间,想到这些,戈林不禁『露』出笑意的再看了看这架纯蓝è涂装的客机,在副官的提醒下,这才走上前去和包机机长、乘务组组长握手。

“辛苦你们了!”戈林用并不算难听的华语说道。[]大国无疆194

“长官会说华语?”机长很是意外的反问一句,本来他不该说这么多的。

“是啊,我曾去过你的祖国,古老的东方文明与现代文明完美结合的国度让我很是惊讶,也很欣赏!”

说这么长一段话,戈林的吐词就有些慢了,不过还是让机长和乘务组组长很是意外,听到一个德国高级军官赞赏自己的祖国,那心里的快乐很快便把寒意驱逐干净,冻得发青的脸颊上也『露』出了笑意得戈林一行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或许这一刻,验证了“微笑,是人类共同的语言”这句真理。

很快,本打算亲自到机场送行的希特勒因事务繁忙没来,临时被希特勒叫来为第三批访华jia流军官团送行的戈林,用语速极快的德语和142名德国三军军官、政fu官员、专家学者们发表了一次简短的送别演讲,熟悉德语但不jing通的机长和乘务组组长只能大概听懂戈林在讲些什么,无非就是鼓励众人到华后要谨遵驻华使馆的安排,尽最大努力完成元首的部署。

随后,戈林又笑呵呵的和机长、乘务组组长握手,这才站在了舷梯车一旁,目送着拎着行李箱的德国三军军官们陆续登机,直到最后一个人的背影消失在了机舱舱机长和乘务组组长也告别了戈林一行,最后在戈林的注视下,机长亲手关闭了机舱舱

登车、离开,奔驰轿车那莹白è的灯光照亮着机场跑道,两根尾气管喷冒出一阵白气间,奔驰安静的起步了,带着四辆豪华大巴缓缓离开了,而那辆舷梯车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跟着车队身后,离开了已经准备起飞的喷气式客机。

航灯闪烁、照明灯雪亮,瑟瑟寒风间,客机的两具涡轮风扇喷气式发动机很快咆哮开来,吸入大量的空气包括那些悉悉索索的从天飘下来的雪花,强烈的气流吹得客机后面的跑道两侧草坪上的积雪都止不住飞舞起来,试车一定时间后,客机很快缓缓移动了,在强有力的两具引擎帮助下速度越来越快,没过多久便如同出鞘利剑一般倏然在跑道上高速冲刺起来,在橘黄è的航灯照下,很快留下一道淡蓝è的身影,冒着寒风昂首挺入了苍穹。

喷气式客机起飞的高分贝呼啸声,连坐在奔驰轿车里的德国空军司令戈林都听到了,那种有些震耳yù聋的声音让他有种耳膜吃不消的感觉,透过车窗他依稀看到了天空中的那闪烁的航灯,像是会眨眼的星星一般,只不过星光是银而闪亮的航灯是耀眼的鲜红。

飞机刚刚离开没多久,在航空基地外的一所民房里,一束看不到的无线电波穿透了黑夜飞向了远方,眨眼的时间都没有耗费,以光速飞行的电波就飞抵了英国伦敦临近威斯敏斯特教堂百老汇小街畔的英国军情六处,滴滴声从未间断的电讯工作室里,头戴耳机的无线电电译员很快就将密电翻译了过来,随即直接用刚才记录密电的铅笔敲了一下自己身前的响铃,“叮”的一声,一名值班军官立马走了过来拿走了密电。

两分钟后,已经用钢笔誊写在电报单上的密电已经呈在了军情六处“掌人”特沃特吉兹的办公桌前,这些天来,对德国机的破译工作已经进入到了冲刺阶段,而分布在法国各地的特工也陆续发回报告,称德国的登陆作战准备已经相继完成,大量的部队已经完成集结、物资更是囤积如山,甚至在敦刻尔克地区隐藏的特工,还发回了德国陆军已经在海军的指导下进行团级的登陆作战演练,在未来很有可能会有更大建制、更大规模的登陆演练……

德国人当前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在适当时机之内发起轰轰烈烈的一次渡海登陆作战,让令人胆寒的德国陆军得以在英格兰岛上驰骋开来,闪电般的灭掉傲然屹立于世的大英帝国,而令人忧虑不已的是,直到现在艾伦?图灵和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所率领的帝国数学jing英们根据破译工作组副组长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提出的全新的方法,也就是研制一种理论的理想机专负责破译机,这种理论机是否能够成功,现在还是一个难以确定的问题。

“真希望他们能再加把劲儿,尽快把该死的破解掉!”

特沃特吉兹抱怨了一声,浅酌了一口办公桌上的那一杯苦咖啡后,遍布血丝的双眼瞄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后,知道自己差不多又熬了一个通宵,渴望睡眠的心情比渴望媳『妇』安慰的yù望还要强烈,但他还是无法拒绝的拿起了刚刚被送进来的一封密电。

“中国人的喷气式客机离开了?”特沃特吉兹几乎是复述了一遍电报的内容,这守候在德国空军柏林航空基地外的那名英国特工所发回来的内容也就是这么一句,只不过没有问号而已,但对于特沃特吉兹而言,他已经陷入了沉思,思索这这架昨天才飞抵柏林、今天凌晨就离开的商用客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送人送货到德国,还是接人接货离开德国?是一次纯商业的飞行,还是很机密的绝密飞行?

特沃特吉兹很快打消了一个疑问,如果是纯商业无机密的飞行,这飞机需要傍晚飞来、凌晨黑漆漆的就离开吗?想必这飞机里一定坐了很特别的人,可惜的是情报上并没有提及太多的讯息,或许发回这个情况的特工也有自己的苦衷,但这一情况,还是值得让军情六处引起高度重视的。

想到这里,特沃特吉兹不禁又感到恼火得很,要是能够被破解掉,他还犯得着穷尽脑汁的思考这飞机这次飞行到底为何吗?被德国人自诩为牢不可破的还真是让军情六处吃尽了苦头,这大概也创造了“通讯改变战争”的历史了吧。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