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悲剧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悲剧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又悲剧了?

拂晓之前,总是光明降临、黑暗离去,天è最为黑暗的时候。当光明挣脱时间的束缚拯救大地于一身之时,裹挟着寒意的黑暗倒也能逞威嚣张一小会儿,可晨曦来临之前的暂时降温,并不会给已经忙碌一宿的军情六处带来任何影响,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建筑隔热、或者是安装有室内空调,主要是因为,他们已经忙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该死的德国人,最不想什么,狗日的偏偏给你来什么!”

特沃特吉兹几乎是咆哮开来,大约半个小时前,他接到了一封加密电报,称隶属于德国空军后勤运输司令部的柏林南郊航空基地里,昨日抵达的一架共和国平安航空公司客机,在凌晨茫茫黑夜中便“悄然”离开了,神秘的一次飞行到底运来或者运走什么,英国特工并没有答案,事实上他也没有太靠近航空基地的机会,能判别出这飞机是共和国平安航空公司的,还是因为民航客机都比较注重机体涂装,自家的广告、标示之类的,还涂装得特别显眼,要想判别如此一个大家伙的身份,对于有特殊设备的特工而言,那是小菜一碟。

没过多久,又一封有关于同样情报,但是另一个特工发回国内的加密电报电译完毕呈报上来,这封密电报告柏林南郊航空基地在飞机起飞之前,曾来了一支神秘的车队,一辆奔驰、四辆亚美欧星豪华大巴,车辆都无任何牌照和标示,并且大巴车是两侧都遮挡得严实,根本看不到里面坐着什么人……[]大国无疆195

两封密电摆放在特沃特吉兹的面前,纵使他略有倦意,此时此刻也没法睡得着了,谁都知道中国人是条龙,纳粹德国人是条狼,这两大猛禽的密切来往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事儿,像中德两国之间已经成功完成的两次涉及范围广、资金大的军事技术贸易合作,军情六处虽说不能及时知道,但假以时日还是陆续探知到了这些情况,他们当然并不十分清楚德国人从中国购买了些什么好东西,但纳粹如今强悍的军事能力与两次技术贸易肯定息息相关,这一点不光是特沃特吉兹认为是毋庸置疑的,所有知晓此事的都会想到这一点

“中国人到底载走了什么人?难道他们还要第三次合作?”

人的惯思维不知不觉间,就把特沃特吉兹的疑『惑』思维推向了中德两国之间的技术合作,他压根儿就没考虑过两国之间还会有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虽然他并不深谙国际政治,但至少他非常清楚共和国这么一个“唯利是图”的国家,是不可能在目前这个时间、这个国际形势之下,与德国结成联盟的。

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有根深蒂固的家国思想,虽然他们助推的经济全球化让中国人的视野得到拓展、世界观得以改变,但还无法让他们在心中升起“称霸世界”的梦想,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国内、扎扎实实的稳定周边,特沃特吉兹知道就算共和国彻底“称霸”了亚洲,要想他们把爪子伸向遥远的欧洲来,至少在目前看来,与共和国的商人作风和长远利益并不符合。

“一个是商人,一个是劫匪。纳粹德国横扫了西欧各国、掠夺了数不尽的财富宝藏,雄赳赳的想要消灭大英帝国进而称霸整个欧洲,活像是一个暴发户。而共和国则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巴点不得欧洲的战火烧得更猛一些,让他们强大的工业生产制造能力转化为大把大把的财富,而为了促使这种好日子更长久一点,他们可以大言不惭的和战争双方做贸易,谁弱就更大力度支持谁,尽量避免战争太早结束……”

特沃特吉兹连续喘着粗气儿,他似乎已经认定这架神秘的客机一定是为中德两国第三次狗屎贸易跑腿的,大发战争财的德国人有的是钞票吸引唯利是图的共和国,想到这里,特沃特吉兹狠狠的将桌上的一张废纸蹂躏成团,猛地一下扔进了废纸篓,嘴里还不忘咒骂道——“真他妈像是一个老鸨和一个『妓』nv的传奇故事!”

忿然不平的吉兹气喘如牛,因连连通宵达旦工作而失去血è的脸也因为激动而浮起了红,这共和国的做派的确让人有些失望,这10月份才和大英帝国完成了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贸易,囊括众多武器装备和弹及其生产线在内的三百多万吨物资,在英国刮走了7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这可都是帝国的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

狠狠捞完钱的中国人拍拍屁股走人了,留给英国人的三百多万吨物资也的的确确发挥出了它们应有的功效,很快遏制住了英国皇家空军的颓势,并且很大程度提高了英国军事工业的武器装备制造水平,就当英国人满怀希望的认为,只要美国人保持源源不断的能源和工业原料供应,那么大英帝国守住多佛尔海峡、英吉利海峡,让德国陆军只能隔海相望英伦,是可以做到的,足以让英国人熬到反攻欧洲大陆的时机降临。

悲催的是,中国人又要和德国人做生意了,似乎中国人知道英国政fu短时间内是拿不出太多钱来购买物资,并且随着德国海军潜艇部队越来越多潜艇服役、越来越多的狼群活跃在通往英国的海洋航线上,中国人认为上一次中英两国军事贸易之所以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归功于德国人给面子,否则既是有一支实力强大的共和国海军护航舰队为商贸船队护航,只要德国人狠下心来,还是会造成严重损失的。

德国人给中国人面子,那么中国人自然就不会顾及到英国这个穷人,与黄金、白银、古董文物、人民币、美钞、马克等等财富富足得很的德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展开第三次军事技术贸易合作,这也是必然的,英国人没钱买东西,并不代表发了战争劫掠财的德国人没钱。

总之,中国人可不能因为卖了英国70亿元的物资,便穿了一条裤衩,放弃与纳粹这个暴发户合作的机会,而只要通过第三次贸易让纳粹德国再强势一点,受压之下的英国说不定就能挤出那么些财物出来继续和共和国贸易,这就像熬猪油一样,要想把大英帝国这块煎出更多的油料,不仅仅需要更旺火候,有时候用锅铲压一压也是可以的。

“人为刀俎我为鱼都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厨师,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吉兹收起桌上的两份电报,颓然的躺在老板椅上,闭着眼感叹道——“纳粹德国是菜刀、大英帝国是厨师不想吃就把冷冻得硬邦邦,菜刀便切不动。想吃时,就加点儿劲,菜刀便能切进里了。”

“只可惜,菜刀只记得仇人是也认为死敌是菜刀,两者之间仇恨缠绵,而厨师则在一旁乐开了花!”

吉兹了酸胀的太阳又做了一下眼保健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而这时候办公室的又传来了“笃笃笃”的敲声,刚才值班军官两次敲送来两份密电,结果把他气得“jing神抖擞”,这一次又不知道是送来的什么消息,但吉兹还是喊了一声“请进”。

果然,又是手持电报文件夹的通讯值班军官,走到吉兹办公桌前敬礼后,取下了一份电报递给吉兹,同时大声报告道:“处长,刚刚收到的一份加急电报,请您过目!”

随即,通讯值班军官便转身,退离到了距离吉兹越三米之外,挺直了腰板、一脸严肃的站着,而看着今晨第三份电报的吉兹,手持电报的手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眼睛一瞄那站得老远的中尉,刚才自己的动作似乎并没有被他看见,心里略略安定下来的他赶紧将电报放在了桌上,颤抖不已的右手已经缩回到了办公桌下,用左手死死的压住。

究竟是什么加急电报能让吉兹吓成这样,他反复看着短短的一封加急电报,相信此时此刻英国海军部也收到了同样的电报,有人肯定和他是同样的这般“激动不已”,而事实上,这封加急电报的内容非常简单,寥寥一行单词写着——“15号船队遭袭,损失惨重”。

站在三米外的中尉不知道这“15号船队”是什么意思,但吉兹可是相当清楚,当吉兹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曾一度认为这是挽救帝国、为帝国带来战争胜利的希望所在,而如今,这一切似乎已经是“镜中月,水中花”,这样的斗转千回,怎么不能让他吓得手抖?

“中尉,立刻帮我准备一辆车,同时联系首相秘书,我要在半个小时之后向他汇报工作!”强压着心里的痛感,本来该哆哆嗦嗦说话的吉兹却语气正常、面è无疑的给中尉下达了命令,果然这位听话的中尉立马离开了。[]大国无疆195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中尉刚刚出去,办公室的刚一合上吉兹压抑在内心的怒火就彻底爆发了,一咬牙之间,竟然把手里的那支钢笔给生生折断了,啪的一声间,断成两截的钢笔溅了他一手的墨水,顺手就把已经成了两截的钢笔扔进了垃圾篓,从桌上的ou纸袋中ou了几张餐巾纸将手上的墨水勉强处理了一下,这才将桌上那封加急电报收拾起来,将已经被墨水浸透的卫生纸扔进纸篓里,钻进了隔壁的“卧室”,开始休整一下自己“蜗居”多日的颓败样子。

约莫五分钟后,洗漱完毕的吉兹便接到了中尉准备完毕的报告,叮嘱一番工作事宜后他便乘车直奔丘吉尔那里去了,雾都的晨曦总是来得有些迟,而在这么一个战争肆虐的时期,街上并没有多少汽车,就连用衣物遮挡得严严实实以御寒的行人也屈指可数,一路上吉兹所乘坐的雅致轿车车速很快,虽然引得不少警察的注意,但看到雅致轿车挂的牌照后,他们就没有再过问这辆大清早就在伦敦街头“飙车”的公务车。

吉兹来到丘吉尔办公室一旁的会客室之时,冬日的阳光这才驱散了清晨的雾气,在朦朦胧胧的金è阳光间,把古老的伦敦照亮,而会客室的玻璃窗也被渗透进来了不少阳光,暖和的光芒与冷冰冰的吉兹表情构成了相当诙谐的画面,等待了好几分钟后,心急火燎的吉兹已经按耐不住了,站起身来刚准备去敲问问首相到底何时能接见他,手还没碰上首相秘书便打开了示意吉兹可以过去了。

“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丘吉尔嘴角还挂着一指甲大小的燕麦面包屑,唇边还依稀有ru白è牛nai的残余,猛然意识到自己也没吃早饭,似乎昨晚的晚饭也忘了,不禁有些懊恼的看了看生活还不错的丘吉尔,脸上却装着什么事儿都没有,一言不发的将衣袋里的那封加急电报递给了丘吉尔,这一次前来汇报工作,他就只带了这个,连文件包都没拎来。

丘吉尔并没有察觉到不肯坐下的吉兹有何异常,而当他接过电报,一瞄之下这才陡然明白,这吉兹为什么如此之早就过来炒得他不得安宁,不是因为德国机已经被破解出来,也不是因为军情六处探知到了德国方面某些机密或行动计划,而是因为大英帝国的“15号船队”没有了。

1944年11月7日,英国军情六处送给了一组隐含了特殊秘密情报的钥匙给丹麦著名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负责送这个情报的是英国军情六处安a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超级间谍罗纳德?特恩比尔,特恩比尔费尽周折的经丹麦地下运动组织领袖沃尔马?加斯帮助,把这串钥匙送到尼尔斯?玻尔手里,在一所之前由丹麦科学院送给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玻尔庄园里,玻尔根据特恩比尔讲解的情报获取说明与图表,从钥匙里找到了微缩的胶片。

号称军情六处头号特工的罗纳德?特恩比尔之所以不辞辛劳的找到玻尔,就是因为自丹麦被德国消灭后,纳粹德国特别允许玻尔继续从事他的原子能物力研究,而英国科学家们也相信,玻尔非常清楚纳粹德国原子能研究的进展,而要想获悉纳粹德国掌握“恐怖”力量的真实情况,就必须找到玻尔,因而让军情六处出动最顶尖的间谍也是值得的。

罗纳德?特恩比尔是一个很不错的特工,他优秀的能力让他在德国人毫无知觉间就接近到了玻尔,并且向他陈述了利害关系,尤其是他们这帮由阿道夫?希特勒所支持之下从事原子能研究的科学家们,如果帮助侵略成的纳粹德国研究出了原子能武器,那么对于整个欧洲都将会是一次灾难,欧洲将永无宁日,而同盟国必将遭受重大损失。

原子能武器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研究还没有多久的玻尔暂且还不知道,他的另一个从事原子能研究的好友维尔纳?海森堡也并不清楚,但玻尔还是按照特恩比尔的嘱咐,将那张微缩胶片取了出来并放置在了显微镜载片上,通过显微镜,玻尔看到了胶片上的内容,是一封书信,一封由玻尔的老朋友,利物浦大学研究室主任的詹姆斯?查得维克写给玻尔的信,在信上查得维克除了告知玻尔等人不应该为纳粹从事原子能研究之外,还力邀玻尔到英国去从事原子能研究。

玻尔相当清楚,与他一起为纳粹研究的德国科学家汉斯?苏斯、汉斯?詹森,曾在无意之间透『露』控制着纳粹经济的德国军需和战争部长艾伯特?斯皮尔与德国卫戍司令奥贝斯特?伊里奇?费罗姆,是德国原子能研究的真正领导者,而他俩之所以要为德国打造一决定的致命武器,还是源自于费罗姆曾收到过一封由德国自然科学协会『主席』卡尔?拉姆绍尔的信,一颗炸弹足以毁灭一座城市的说法便就此形成,而费罗姆很快就影响到了斯皮尔,不谋而合的两人当即决定,一定要为纳粹德国造出这种致命武器,。

在拉姆绍尔的信中还提到,时任德国教育部部长的贝纳德?拉斯特根本不懂原子能研究,在教育部领导并拨款支持下的帝国研究协会,总是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也就是资金拨款,得知这些事儿的斯皮尔便主动请缨向阿道夫?希特勒报告了,并且还将拉姆绍尔引荐给了希特勒,让这位深谙原子能的科学家来为希特勒讲述原子能武器的厉害之处,希特勒和拉姆绍尔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两人彻夜不眠的谈了两天两夜,随后帝国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便挂职了,让空军元帅来担任帝国研究协会会长,足以看出希特勒对科技,尤其是原子能研究的重视。

很快,戈林就让为原子能研究一事很是积极的斯皮尔来具体负责工作,戈林则当上了甩手掌柜,压根儿就不过问这些方面的事情,不过他还是出席了一次由斯皮尔组织的德国科学家高级会议,维尔纳?海森堡、卡尔?冯?魏兹泽克、奥托?赫恩、库尔特?迪比勒、弗里兹?斯特莱斯曼、埃里奇?巴格等科学家,以及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德国陆军总司令沃尔特?冯?布劳希奇、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等三军统帅及其众多高级参谋们也参加了此次会议。

此次高机密的会议并没有让远在丹麦的尼尔斯?玻尔赶上,而通过他的好友维尔纳?海森堡,让当时身体不适而不能远赴德国参加会议的他得知了此次会议的全部内容,会上德国三军的三个元帅并没有多言,会议是由德国军需和战争部长艾伯特?斯皮尔主持,德国自然科学协会『主席』卡尔?拉姆绍尔充当主讲,会议上科学家们首先是报怨了研究经费的缺乏,而在得到斯皮尔、戈林等一干军事将领们的许诺之后,大部分德国科学家们就将原子能方面所有已知的告知了这些将军、元帅们,“原子弹”这一词汇也在这次会议上形成,而它的威力是令德国三军元帅们心动的毁灭。

足以毁灭掉一座伦敦这般大的城市的原子弹,让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德国陆军总司令沃尔特?冯?布劳希奇、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都唏嘘不已,横扫西欧、已经准备彻底解决英国的帝国拥有足够的财力、人力和物力来支持如此事关重大的原子能研究计划,而在会上,三大元帅甚至表示,纵使经费不够,德国海陆空三军宁肯从自己的军费预算中划拨一部分过来,也不会让研究停止。

让德国人有了原子弹,有了一颗就能毁灭一座城市的原子弹,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噩梦,玻尔是相当清楚,因此在英国军情六处头号特工的罗纳德?特恩比尔找到他之前,在已经进行大概1个月的研究工作中,玻尔都是消极怠工,他打心眼里不想为德国人卖命,尤其是制造如此恐怖的大杀器。

英国特工的罗纳德?特恩比尔建议玻尔尽早撤离丹麦,而且要尽量说服在丹麦这一德国秘密原子能研究基地里的非德国籍科学家们,因为他们相信,德国科学家们是不可能被玻尔说服,甚至还有可能举报玻尔的异心,苦口婆心之下,玻尔只说服了他的好友维尔纳?海森堡,在英国军情六处的安排下、在顶级特工罗纳德?特恩比尔的帮助下,两人很快逃离了丹麦来到了英国。

玻尔两人来到英国后,很快加入到了利物浦大学研究室主任的詹姆斯?查得维克所率领的大英帝国原子能研究组织,由于英国和德国都是刚刚起步,并且两国都处于战争状态,纵使德国更为富裕,也无法在战争时期给予一项不知道要耗费多少金钱和时间的原子能研究太多的重视,因而在丘吉尔的主张下,同盟国必须率先掌握原子能,而要想赢得这场原子能研究大战的胜利,英国必须寻找到一个强而有力的盟友,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便成为了不二之选。

因此,在吉兹和丘吉尔所谈及的“15号船队”,就是指一艘搭载着准备前往美国,说服美国方面同英国共同研究原子能的科学家以及一些资料的英国皇家海军巡演舰,这艘军舰是安a在美国海军护航舰队里的,准备护送一批卸载完物资的货运船队返回美国,但谁也没想到这支船队竟然遭到了袭击并损失惨重,这究竟是一次德国海军潜艇狼群的例行战斗,还是一次有意的拦截吉兹和丘吉尔都不知道。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