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八章 死亡与等待,都在大西洋上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死亡与等待,都在大西洋上

第一百九十八章死亡与等待,都在大西洋上

寒夜的海风如利刃一般,凌厉的刮在脸上顿生疼意,在狭ia舱室坐立都不舒服的不少科学家都来到了舱外,有的还跑到了舰艏甲板去,让那迎面扑来的海风在让他们感觉到哆嗦的同时,将压抑的神经得以舒缓。

“太闷了,太无聊了”

丹麦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感觉自己才没上船多久,就已经赶到烦闷了,尽管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此次出海遂行任务,为了增加乘员容纳能力,而不得不少携带了主炮弹让能吃苦耐劳的船员相互挤一挤,让科学家们住得稍微宽敞一点儿,但对于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的科学家们,依然对狭ia的乘员居住舱感到不适。

北大西洋上海涌动,满载排水量过万吨的埃克赛特号相较于浩淼的大西洋而言,也不过是ia舟一只罢了,前进中的战舰在海起伏之间忽高忽低、晃动不已,科学家们没有出现太多的晕船人员已经是万幸,如果不让他们到走廊、甲板等去透透气、舒缓一下,估计不少一辈子都“蜗居”在欧洲没有远涉重洋的科学家们,肯定会被bi疯在战舰上。[]大国无疆198

“现在是12月23日晚上21点,也就是说我们出发还不到24个ia时,但我感觉,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要不,我们去问问海德舰长,向他把航海舰桥借来当会议室,讨论讨论咱们的科学研究?”

玻尔一家历经艰险来到英国大英帝国首相首席科学顾问切维尔勋爵照顾,经内阁工业和科学研究委员会『主席』阿普尔顿介绍,他第一个认识到的英国原子能方面物理学家,不是卡文迪许实验室的汤姆逊、卢瑟福、布拉格,而是大英帝国在核研究方面最有威望的查德威克,两个在核物理方面都颇有见解的人,就如同两个武林高手偶然相见一般,惺惺相惜之间很快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不过,尼尔斯?玻尔毕竟是丹麦人,他可不像国家命运悬而未决的查得威克,一心只想着早点研制出原子弹这种恐怖的大规模杀伤武器,让大英帝国免遭亡国的命运,对核物理的研究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压根儿就不管原子弹这东西一旦投入使用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而这也是为什么在12月初给首相丘吉尔的研究进度报告中,只有玻尔和他的好友维尔纳?海森堡提示丘吉尔原子弹的危害,隐晦的要求丘吉尔停止核物理的研究。

两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就算玻尔多次试图说服来自法国居里实验室的哈尔本、柯瓦尔斯、弗里施等三位科学家和论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培尔斯,但效果毕竟不大,就像此时此刻搭乘着这艘英国皇家海军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准备前往美国的科学家一样,除了玻尔、哈尔本、柯瓦尔斯、海森堡、弗里施、培尔斯等六人,其余都是英国人,他们当中包括很有名气的中子的发现者查德威克、静电加速器发明者考克饶夫、电子发现者汤姆逊、应用物理学家瓦特、卡文迪许实验室铀裂变研究物理学家卢瑟福和布拉格等,三十多人的科研队伍中,玻尔等六人的声音实在太ia。

战舰上没有电视机、没有收音机、没有报纸、没有杂志,甚至连扑克牌都没有,没有任何的娱乐工具,研究资料又被密封在保险柜里,纯粹无所事事的科学家们只能吃了睡、睡了吃,就像玻尔所说的那样,一天都不到,就有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如果能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可我听说,海德舰长接到的另一个命令,则是要求我们好好休息,不要我们在战舰上都忙于科学研究”

玻尔裹紧了一下身上的棉大衣,在战舰上他们每天只能晚上才出来溜达,戴着厚厚棉手套的手紧握栏杆,玻尔半眯着眼看着前方那黑黢黢的舰影,那是一艘美国海军的驱逐舰,由于所有战舰和货运船只都务必在夜间实行严格的灯火管制和无线电管制,因此船只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得很大、间距也很宽。

“是啊,坐船始终是太慢了,如果能坐洲际客机就好了”

查得威克也顶着寒风,环顾一下周围海域的夜景,夜è的冰凉、涌动的海水、高低起伏的战舰、呼呼的海风,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枯寂,在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了一个海军强国的背后,需要多少青年才俊在海上度过这漫漫无期的枯燥日子,青un年华在这一望无垠的大海漂泊中渐行渐远,数以万计的生命在海上度过乏味的军旅时光,才能构成一个国家强大的海洋力量,现在看来,不管大西洋海战,大英帝国本土舰队的失利是多么的令人忧伤,查得威克猛然认识到,只要敢于上舰、敢于走向战场,那就是英雄,值得尊敬的英雄。

“洲际客机?”玻尔有些不解,扭过头来看着查得威克。

“你难道不知道?”查得威克很是好奇的打量着身旁的尼尔斯?玻尔,这闻名于世的丹麦物理学家竟然连洲际客机都不知道,这恐怕是二十世纪最令人不解的一个新闻了。“你是真的不知道?”

“我哪儿知道,自从丹麦王国被迫宣布中立以来,电视台、电报站、广播台都被纳粹德国给关闭了,就连夜间的城市照明也被限制,美其名曰说是防止盟军夜间轰炸,就连有线电话也有时段限制并且还被监听,报刊杂志的发行也受到了限制,我能够看到的报纸,刊登的都是好几天前的消息,而且还是纳粹认为可以被民众知晓的。”

“都差不多,英国的广播站、电视台之类的也早就被迫关闭了,只不过我在实验室里自己组装了一台收音机,能收听到了美国西海岸的一些广播电台,这些天电台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就是中美两国首条商业运营国际航线开辟的事情,据说一架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的最新宽体喷气式大型客机,将在圣诞节的那天从共和国上海出发,满载着366名乘客、用大约14个ia时的时间,飞越太平洋直达美国旧金山。”

“飞越太平洋?”玻尔有些ji动了,看着查得威克,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得多大一架飞机,从上海到美国旧金山少说也有好几千公里吧,十四个ia时就能飞抵目的地,飞机得装不少油料来保证如此之快的跨洋飞行吧”

“跨洋飞行已经不再是困难,这条航线在此之前已经被多次实机实飞验证了,两地航线已经成功开辟,圣诞节的这一次飞行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商业飞行,如果能在美国当地时间也就是圣诞节傍晚时分成功飞抵旧金山,那么这次飞行就将标志着北美与亚洲之间商业航线成功开辟,书写了人类新的飞行记录。”

查得威克转过头去,看着战舰航行的前方,那遥远的美利坚似乎永远都隐藏在了海天jia接线之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得到美洲大陆,想一想靠重巡洋舰15节的经济巡航速度,和喷气式飞机动辄数百公里的时速,别人可以在十多个ia时从亚洲到美洲,而自己呢?不得不因为烦闷而到舱外来散心。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如果从英国伦敦到美国纽约也能乘坐大型喷气式客机,也犯不着让他们如此枯寂的待在重巡洋舰上无聊度日了,要真是这样,从12月22日深夜22点许出发的他们,早就抵达纽约了,指不定现在还在席梦思上舒舒服服的熟睡着,可惜的是,这只是一个假设,真实的情况是,他们还在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上吹着海风,如果大西洋的海况恶劣一些,相比他们根本没法到舰艏来,舰艏劈开海起的海水足以把两人浇成落汤ji。

“玻尔,你说一个能够研制能跨太平洋飞行大型喷气式客机的国家,会研制出核武器吗?我是指共和国,想必你也知道他们的科技实力和工业实力都是冠绝全球的”查得威克认真的问道,不像是在普通的聊天。[]大国无疆198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年年中的时候,我曾接到过共和国清华大学物理学院的邀请函,他们让我举家移民到共和国去,除了为我提供大学教授职位、高级实验室和优渥福利待遇之外,我的妻子也能得到工作安排,儿nv也能免费入学接受共和国的全民义务制免费教育。”

“是啊,我也收到了而且还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发给我的,而且据我说知有不少的欧洲科学家都接到同样的邀请函,在这艘战舰上的每一个英籍科学家都曾收到过,和你的一样,都是让我们举家移民共和国,并提供优渥待遇。”

查得威克似乎没有从bo尔的回答中,感觉到bo尔是在认真回答了他刚刚的提问,不过聪明的他立马转念一想,立刻认识到了bo尔已经婉转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是啊,能提出广义相对论、狭义相对论、光电效应、物质不灭定律和能量守恒定律,比我们更深爱物理、更擅长物理的他都在共和国,当今著名的科学家,不管是因为纳粹对西欧各国发起侵略而不得不逃亡至共和国的,还是因为斯大林大清洗而不得不离开苏联投奔共和国的,不光是物理学的科学家,如今全世界各类科学的著名科学家,几乎都在共和国,要么担任大学教授、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要么就在大型企业供职,科技实力远远超过世界各国的共和国,想必早就在核物理方面取得的建树,估计核聚变方面也有不ia突破”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并不参与到战争中来,否则光是他们手里的原子弹、氢弹,就足以让世界毁灭了”玻尔感觉倦意已经来临,是时候回船舱睡觉了,临行前说道:“当然,这只是一种揣测,我也不知道中国是不是真的已经有了核武器,仅仅是根据他们的科技实力和经济实力做出的一种假设而已”

“我也认为是这样”查得威克耸了耸肩膀,跟着玻尔向回走了,经过那双联装的204毫米50倍口径的两座主炮炮台,略略扫了一眼那黑的炮口、粗大的炮管,心里不禁感叹道,在如今这个世界,大炮巨舰还有用吗?

埃克赛特号的炮塔并没有回答,整个一冰凉凉的钢铁巨兽始终都保持着沉默,日不落帝国的昔日辉煌就在于他们拥有一支世界第一的强大海军,那一艘艘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重巡洋舰是多么的威武、多么的霸气,驰骋于世界各大洋间,大英帝国的强大与骄傲都由强大的战舰来无声的表达,那粗大的炮口、长长的炮管就是最大的武力象征。

今日何夕,曾经也是承载着荣誉与辉煌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并不是去作战,而是载着一批核物理科学家横穿大西洋要到美国去,其目的就是让科学家们能在一个更好、更安全的地方,研究出挽救大英帝国命运的核武器,日不落帝国的本土都不安全了,它们所坚守的尊严也已经消散开来,就像查得威克所看到的那样,那似乎不该在这个时候高昂着的战舰主炮,其实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罢了,真要是德国海军的潜艇狼群扑上来,能指望着204毫米主炮炮弹砸中那些神出鬼没的潜艇?或许,它们存在的作用,就是让出来溜达的科学家们感到心安罢了,仅此而已。

枯燥乏味的航行仍在继续,拥有两艘轻型巡洋舰、五艘反潜驱逐舰的美国海军护航舰队与英国皇家海军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将7艘五万吨级散装货轮、4艘五万吨级油轮护卫在中间,保持着15节的航速向着北美洲ing进着,而已经知道它们当中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承载着重要使命任务的美国海军护航舰队,很照顾这艘战舰,一路上没让它参与反潜,夹在两艘反潜驱逐舰中间,还让一艘反潜驱逐舰护卫在它的左侧,在它的右侧则是货运船只。

前后左右都有船只充当“挡箭牌”的埃克赛特号可谓是相当安全,这支船队也一直很安全的航行着,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在平安夜里还特意举办了一个ia型的晚宴上,在战舰的航海舰桥里,三十多名被丘吉尔誉为“国宝”的科学家们享受到了上舰以来最好的一次晚餐,虽然船队实行着严格的无线电管制,只能收电报不能发电报,而在这一天的晚上,科学家们利用战舰上的无线电设备,收听到了美国的广播节目。

圣诞节也很快到来了,美国纽约、bo士顿等城市的广播节目也大多都关于圣诞节,除了播放各种各样的欢快歌曲之外,电台的主持人还介绍着本地城市和美国其他城市的圣诞节奇闻异事,a播的广告也大多是某某超市节日大减价、某某卖场圣诞狂欢购物大折扣等等,而圣诞节最大的消息就是发生在美国旧金山的了。

几乎每一个广播台里就讲述到了一则消息,美国旧金山时间12月25日下午18点38分27秒,执飞共和国上海至美国旧金山首次商业飞行的国航航班,满载着366名旅客的该大型宽体喷气式客机经过13ia时30分的飞行之后,成功降落在了旧金山国际机场,标志着人类梦寐已久的跨洲际飞行梦成为了现实,亚洲与北美洲之间的地理间距再也不能阻隔两地之间人员的快速往来。

这个消息因旧金山的广播、电视媒体宣扬开来,很快就以光速般传递到了美国西海岸,再由美国西海岸的广播媒体传递开来之时,让守候在收音机前得玻尔等人的所收听到人类洲际飞行梦业已实现之时,对于航行在大西洋上的他们,依照冰岛的时间来计算,他们已经活在了12月26日,而且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许。

包括那十一艘民用船舶在内的二十余艘舰艇里,在凌晨两点左右仍然还未入眠的,除了船上和战舰上的值班人员之外,在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无事可做,jing力又过于旺盛,不得不守候在无线电台前的听着美国西海岸那边城市广播的科学家们,同样是无法入睡,美国人在享受着他们1944年的圣诞节,不少孩子都会憧憬着圣诞老人的礼物,而他们却依旧在大海上漂泊。

“这日子可真是难熬,要是以前在实验室做实验研究,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比现在过得快”

“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就算三天三夜不睡觉,也感觉很不错,但在这上面,一分一秒都仿佛是煎熬”

“可不是……”

就在这群凌晨两点都还无法入睡的科学家正吵闹的时候,在航渡编队以北约60海里之外,早已等候在这一海域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也已经是枯燥乏味,德国国防军信号部在四天前向德国最高统帅部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经过数学家和密码学家们的努力,英国佬的“超级”密码系统已经被成功破解,经过信号部的日夜监听,他们破译了英国和美国频繁沟通往来的电报内容。

获悉此消息的希特勒大喜过望,当即命令德国最高统帅部嘉奖信号部的全体官兵,对破解英国“超级”密码系统的数学家和密码学家们,更是除了荣誉表彰之外,在物质上也必须给予奖励,他们成功的破解掉了英国人的通讯密码系统,这便是让英国人的秘密敞开在了德国人的眼前,只要是通过“超级”密码机加密的通讯电报内容都能够被德国人获悉,更何况英国人非常相信他们的“超级”密码机,重要的通讯往来都是用该系统进行加密。

德国国防军信号部迅速根据德国最高统帅部的指示,担忧自己的密码系统也会被英国人破译,因而在投入更多力量研制比已经投入使用的密码系统更为牢不可破的新通讯加密系统的同时,信号部主任埃里克?菲尔吉贝尔上校的命令下,数以百计的通讯员转入到了对英国通讯情报的收集整理工作中。

年12月15日,美英两国首次就原子弹和原子能方面合作在加拿大魁北克会谈,这时候德国人没有破解英国人的“超级”密码系统,而在21日也就是德国正式完成破解之后,他们就截获了一封由英国海军后勤司令部发给美国海军的电报,电报上称——“由贵国海军大西洋舰队派出的护航舰队护送的7艘五万吨级散装货轮、4艘五万吨级油轮已经在安普顿港和菲利克斯托港完成了货物装卸,按魁北克会议所商,‘15号舰艇’将与护航舰队和物资运输船队一同返回。”

这封电报被截获没多久,“15号舰艇”这一隐晦的称谓就成了德国密码学家们头疼不已的问题,虽然没猜出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个消息还是及时发给了早已出海巡弋,准备前往北大西洋深处拦截美英两国货运船队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往来于美国和英国的货运船队往往都由美国海军随同护送,因此很难让德国海军的潜艇斩获丰硕的战果,也只有让水面舰艇出动,才能获得理想的破jia作战效果,甚至还能yin*已经孱弱不堪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出来拼死一战,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得以彻底奠定对战区制海权。[]大国无疆198

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恢复战斗力之后,本打算是到大西洋溜达一圈,能找到弱一点的货运船队练练手,但却没想到海军司令部会转发来这么一封电报,而且还提及了一个“15号舰艇”的特殊词汇,让他们做好随时赶去拦截的准备,不管如何,舰队司令吕特晏斯还是服从了,他打算把舰队开到了冰岛外海海域隐蔽起来,就等着德国国防军信号部发来具体的情报。

英国当地时间12月22日,下午六时许,英国皇家海军又发送了同样包含“15号”的电报,只不过内容已经变成了——“15号船队”将连夜出发,按原计划接应。

能让英国海军如此重视的“15号船队”究竟意味着什么,对于潜伏在英国境内的德国间谍们而言已经是一个迫不及待要解决的问题,而且英国海军司令部还大费周章的传出要圣诞节大宴美国海军护航舰队高级军官们的假消息,这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于是乎,德国间谍们,从12月15号发生了什么事儿,到英国主要城市某某街道的15号建筑,甚至还去搜集英国海军所有在15号这一天下水的舰艇类型和服役记录,做了大量工作的他们,仍旧没有认识到,英国军情六处之所以要为给安上“15号船队”的称谓,是因为在12月15号这一天,在加拿大魁北克的美英两国会谈,用这么一个只有美英双方知晓的名字来作为行动代号,也避免泄lù机密的几率。

虽然德国人已经在英国毫无知觉之下,破解了英国的“超级”密码通讯系统,但难以揣摩到真意的“15号船队”又让他们陷入到了一个接一个的思维误区和障碍,但好在德国人并不气馁,反正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已经收到情报已经前去部署拦截事宜,如果还有什么不妥,那就是该死的英国人和美国人都没有在通讯往来中说明他们的这“15号船队”会走哪一条航线去美国,以至于德国海军方面无法合理部署拦截工作。

没有办法,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只能让作战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和潜艇部队司令邓尼茨通力合作,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和正在大西洋上执行任务的潜艇所组成的狼群,分别守在两条美英两国船队往来频繁的航线上,任何一方有发现,都将及时通报给另一方,争取合围住英国人的“15号船队”。

德国海军司令部的最新命令,以及和德国海军潜艇狼群们的呼叫频率与代号等发送至作战舰队之时,吕特晏斯正率领着舰队ia心通过北海,过设得兰群岛和法罗兰群岛,ia心翼翼航行,以免让战舰撞上来自北极的浮冰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吕特晏斯所率舰队的航行速度并不快,冰岛外海很多的浮冰,舰队几乎如同蜗牛般慢速航行着,而与此同时巡弋在大西洋深处的一艘艘德国潜艇也在缓慢集结中,远洋潜艇虽然补给很足,但也不能白白费,两张捕杀网已经开始编织的时候,英国海军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美国海军护航舰队、货运船舶等这才刚刚上路。

相比于英国人和美国人15节的稳定航速,要ia心浮冰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速度很慢、怜惜油料补给的潜艇集结速度也不快,但好在结网的速度更快,当时间在悄然流逝让圣诞节成为过去的时候,吕特晏斯的作战舰队和潜艇狼群们已经恭候多时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