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九十九章 黑暗降临

第一百九十九章 黑暗降临

第一百九十九章黑暗降临

时间仿佛已经停止,空气也失去了流动。

首相办公室很宽敞,但此时此刻却显得很拥挤,英国首相丘吉尔、帝国首相首席顾问切维尔爵士、军情六处处长吉兹、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霍华德、英国皇家空军司令道丁、工业和科学研究委员会『主席』阿普尔顿、国防协调大臣查特菲尔德勋爵等,帝国核武器研究领导工作组所有成员都到齐了,可一个ia时过去了,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香烟袅袅,平时并不ou烟的,偶尔ou古巴雪茄都是因为熬夜工作需要提神,除此之外还从未ou过卷烟的丘吉尔,此时此刻也一支接一支的ou闷烟,自吉兹jia给他“15号船队遭袭,损失惨重”的电报开始,到现在为止,烟灰缸已经是“不堪重负”了。

“笃笃笃”的敲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寂,众人立马抬起头来看着那扇打开了,丘吉尔的秘书神è紧张的拿着一个蓝è文件夹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在场的大员们,挤出一丝笑容,快步走到丘吉尔前面,恭敬的将蓝è文件夹递给而来丘吉尔。[]大国无疆199

直接将烟头捏熄,丘吉尔瞄了一眼众人,挥了挥手,让秘书退出去,砰的关声传来后,在众人各种各样目光的注视下,丘吉尔这才打开了蓝è文件夹,快速扫描了一下之后,猛然的合上了文件夹,长叹一声,颓然的靠在了皮椅上,阖眼不语。

“一定是出大事了”

“看来,肯定不只是损失惨重”

各种各样的想法顿时在除了丘吉尔的每一个人心里升起,谁都想问问首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也想看看那蓝è文件夹里写的是什么,不过谁也不敢开口发问,当然就更没凑到办公桌前,去打开文件夹、看看里面到底说了些什么。

沉默,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正当众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煎熬却又无法动弹的时候,丘吉尔重新睁开的双眼,两行浑浊的热泪顿时就要从眼角滚涌而出,咬牙之下,丘吉尔转动着双目,避免让眼泪留下来,赶紧用面巾纸擦拭了一下,这才重新坐好。

紧咬着嘴丘吉尔微微发红的双眼不复锐利的光彩,重新打开文件夹后,看了一眼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霍华德,低沉的说道:“刚刚收到美国方面通报,他们在jia战海域营救了14名民用船舶船员幸存者……也就是说,我们的15号船队已经彻底消失了。”

话音刚落,一片叹气声不由自主的传来,美国海军护航舰队和英国皇家海军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以及那十一艘民用运输船舶,是在伦敦时间26日凌晨四点左右遭遇到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吨位最大、火炮口径最大、武备最强的也就是英国海军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再加上美国海军的两艘巡洋舰、五艘反潜驱逐舰,也根本不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对手。

由于“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在11月19日晚被英国皇家空军的『自杀』惨遭重创,至今都和“希佩尔”号重巡洋舰躺在船台上接受大修,因此此次出航,冈瑟?吕特晏斯依旧是以俾斯麦号战列舰为旗舰,但他只带了“提尔?比兹”号战列舰和登堡级战列舰中的最后一艘奇”号超级战列舰,“巴巴罗萨”号、“施里芬”号、“华伦斯坦”号等三艘战列巡洋舰由于轮换到大西洋遂行破jia作战任务,因而它们当中只有“华伦斯坦”号战列巡洋舰跟来了,另外还有两艘重巡洋舰。

一艘超级战列舰、一艘战列舰、一艘战列巡洋舰、两艘重巡洋舰,吕特晏斯虽然只带了这五艘战舰,但相比于美英两国海军的八艘战舰,总吨位都是数倍于此次jia战的美英两国海军舰艇,更何况承载了重要使命的英国海军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并未参加炮战多久就在两艘美国海军驱逐舰的护送下逃逸,美国海军的两艘轻型巡洋舰和三艘反潜驱逐舰也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德国人知道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上的秘密,拼死断后、阻挠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追击。

英国海军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舰长海德,在借助新装备的雷达设备知道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实力远远高出于自己和美国海军护航舰队实力总和的情况之下,并没有鲁莽的向实力远超过自己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发起决死进攻,美国海军护航舰队主动要求留下来断后之后,来不及感动的他赶紧让战舰加速,以32节的最高航速逃向美国,希望在得到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接应后,吓退死追不舍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确保战舰上国宝般的核物理科学家们和机密资料的安全,因此他命令以最高航速向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的诺福克基地狂奔的同时,向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发去了求救电报,同时也给英国本土发回了“15号船队遭袭,损失惨重”的消息。

可他并没有想到,美国海军护航舰队的两艘轻型巡洋舰和三艘反潜驱逐舰,光是拼战舰主炮程,都没法和最ia舰艇都是希佩尔及重巡洋舰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相比,更何况吕特晏斯手里还有三艘万吨级大舰,一艘超级战列舰、一艘战列舰、一艘战列巡洋舰,对轻型巡洋舰、反潜驱逐舰等身板弱ia的战舰而言,往往被命中一枚380毫米战列舰主炮,就足以让一艘驱逐舰命丧当场。

根本来不及跑、而且速度也不快的7艘五万吨级散装货轮、4艘五万吨级油轮,这十一艘总运量五十多万吨的民用货运船只,原本还打算劝降之后全部缴为德国海军自己所用,但美国船员们断然拒绝了吕特晏斯的劝降,甚至不惜打开通海阀自沉,吕特晏斯不得不命令舰队将它们被击沉,十一艘民用船只被击沉,也算是耗费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不少时间,但它们的牺牲并没有为逃走的那两艘美国海军驱逐舰和英国海军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赢得时间。

保持32节高航速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早已没有注意应有的反潜工作了,而那两艘拼了老命、几乎是让动力系统高负荷工作的美国海军两艘反潜驱逐舰,在32节的如此之高航速之下,凶猛的轮机工作噪音和尾桨推进噪音,已经让它们所装备的主动声纳和被动声纳等反潜设备也都成了摆设,护卫在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左右,完全就是一种存在的象征,至于海里是不是藏有德国潜艇,它们根本就无法知晓。

英国伦敦时间早上7点许,这时候收到消息的英国军情六处处长吉兹已经火烧屁股般的向丘吉尔报告了,与此同时,也差不多是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狂奔两个ia时的时候。

长时间让战舰保持最高航速之下,那两艘美国海军的驱逐舰已经主动不行了,早已主动降速以免战舰因动力系统不堪重负损毁而失去动力成为海上的浮船,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逃出了60余海里,算是摆脱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降速缓行下来的它这才发现自己“孤身一人”了,舰长海德不得不发报让落下近十五海里的那两艘美国海军反潜驱逐舰赶紧跟上来,否则失去了反潜掩护的埃克赛特号将会是最好的靶子。

英国伦敦时间时近八点之时,将速度降低至18节,并且反复做之字形反潜动作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舰长,也就在这个时候收到了由美国海军护航舰队所护送的一艘油轮所发出的最后一封电报,电报称——“所有军舰已经死战至战沉,为避免油轮落入纳粹之手,我将自沉大西洋,反法西斯万岁”

这封电报当然也被英国收到了,而这封当即吓得英国首相丘吉尔几乎晕厥的电报,也促使了他立马召集帝国核武器研究领导工作组所有成员赶来参加紧急会议,伦敦这边的紧急会议还未开始的时候,自以为已经摆脱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只要等着那两艘美国海军反潜驱逐舰追上来,三舰汇合之后再一路西进一段时间,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的远程反潜巡逻机就能为自己提供反潜保护,再有几个ia时就能与前来接应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主力舰艇汇合,再无任何危险。

于是乎,舰长海德已经让通讯员准备草拟一封电报,向国内汇报15号船队遭遇遂行破jia作战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虽付出一定代价后,但重要人员和资料都得以保全……以口述方式向通讯员讲解电报主要内容的海德,正滔滔不绝的时候,却被尖锐的反潜警报所吓了一大跳,警报是战舰桅杆上瞭望台的瞭望员所发出的,根本不用望远镜,光凭目视就发现了战舰周围那些浮出海面的潜望镜。

一艘艘德国潜艇如同幽灵般在大洋里穿梭迂回,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让他们得以从容的实施好他们的狼群战术,数艘潜艇伸出的潜望镜,在潜艇机动航行间拉出的一道道迹,就像是死神的召唤一般,而就在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舰长海德命令战舰加速、损管人员做好损管准备、严密照看好科学家和机密资料等等一连串命令的时候,海面上已经有好几道迹出现了。[]大国无疆199

由一艘艘德国潜艇所发的重型反舰鱼雷如同一柄柄出鞘的利剑一般,呈大扇面向水线身长167米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刺来,一枚枚鱼雷在海面上拉出了一条条翻滚的迹,笔直而又苍白,带着死亡的问候扑向了孤零零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对于重型反舰鱼雷而言,它们最大速度高达50节,也就是每ia时92.6公里或者每秒钟25.72米,可笨重的重巡洋舰却只有可怜的18节航速,还未等战舰将航速重新提高至32节的最大航速之时,好几枚鱼雷已经快要扑来。

关键时候,经验老道的舰长海德如同一个技术高超的大货车司机一样,灵活的施展着自己的技术,把排水量万余吨的重巡洋舰作得如同大货车一般,在海面上急速调整着航向,在鱼雷来之前,愣是让笨重的重巡洋舰来了一个大转弯,让已经因为急速转弯已经倾斜不少的重巡洋舰舰尾面对来袭的鱼雷。

把面积更ia的屁股面向鱼雷的“埃克赛特”号,让一条鱼雷几乎只差一米左右就能撞上“埃克赛特”号的舰艏,如果不及时调整航向,估计那枚重磅反舰鱼雷肯定能命中把“埃克赛特”号的舰艏后部与舯部之间的水线位置,猛烈的爆炸虽然不会把舰艏给炸飞,但至少会造成严重的创伤,一个直径至少两三米的大肯定少不了。

上帝并不会让“埃克赛特”号太过于幸运,毕竟单价不菲的重型反舰鱼雷一般情况下,德国海军潜艇都只会带两枚用于关键时候的自卫,其使用目的就是打击大吨位军舰,而这一次向“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来的是六枚重型反舰鱼雷,六艘潜艇的艇长都在潜望镜前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宝贝般的鱼雷是否能取得战果。

呈较大扇面来的六枚鱼雷虽然让“埃克赛特”号躲过了一枚,而另外五枚也并不是全部命中,因为就差一米就能撞上“埃克赛特”号舰艏的那一枚鱼雷堪堪错过的同时,一枚原本能击中“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动力舱位置的鱼雷,却根本没击中,隔着好几米窜了过去,但其他命中的四枚可就成绩斐然了。

四枚重型反舰鱼雷,每一枚鱼雷的战斗部都是超过一千公斤的聚能高爆炸更何况时速超过90公里的一枚枚鱼雷,就像是一辆辆在高速公路上飞奔的轿车一般,撞上了最大也只有76毫米的船体两侧装甲,薄薄的水线装甲钢根本无法承受如此猛烈的撞击,而那63.5毫米的防水隔舱装甲效果也并非理想,四枚重型反舰鱼雷如同开膛破肚般狠狠的撞出了一个个或大或ia的窟窿。

紧随而来的猛烈爆炸很快就让从未坐军舰远航过的核物理科学家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超级地震般的天昏地暗,凶猛的爆炸如同狂风撕扯落叶一般,将万余吨的重巡洋舰震得飞离了水面还不要紧,强大的爆炸冲击力硬是让由钢铁构成的战舰显得如同豆腐做的一般,在空中就被肢解开来,四团钢铁焰火夹杂着冲击开来的海水彻彻底底让“埃克赛特”号变成了或大或ia的块状。

所谓的国宝般的科学家、所谓的至死也要守候住的核物理机密资料,都随着“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那一块又一块的身子跌落大海溅起柱之间,成为了虚无的空谈,早已在爆炸中被震得七荤八素直接晕过去的科学家们、战舰船员们等体,以及战舰上的零件设备、主炮炮塔,也都跟随者各种火炮一起,变成了零零碎碎的垃圾。

爆炸声过,映红黎明之前的火光消失不见,漫天飞舞开来的零部件也都溅落在了大西洋上,咕噜噜的沉入了大西洋深处,海面上浮起了浑厚的重油、衣物、塑料等等杂碎物品,一切的一切都归于了平静,当然还有那或隐或现的漩涡。

“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和它所承载的不可让德国人所知晓的秘密,一起沉入了浩瀚的大西洋深处,而之前还收到“埃克赛特”号舰长海德求助电报,让他们加速赶上来为“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提供反潜掩护的两艘美国海军驱逐舰,隔着十余海里眼是看不到那惊人的爆炸火光,但能借助光学瞄准仪看得清清楚楚,沉闷的爆炸声也通过音bo传递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两艘驱逐舰舰长并不知道“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所负有的使命,他们只知道出发前护航舰队的临时舰长要他们用生命来保护“埃克赛特”号的安全,但是现在呢?为了避免锅炉爆炸,他们就降速缓行,让“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被纳粹潜艇给击沉了,至于回国后会不会因此而上军事法庭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找到那些该死的纳粹潜艇,为刚刚已经战沉的护航舰队五艘战舰、也是为自己报仇。

悲天悯人,可惜并不是在这个时候。两艘驱逐舰顽强的速度提升并不快,而隐隐之间已经完成阵位机动的四艘德国潜艇已经做好了发准备,他们本是接到“会餐”消息赶来大饱一顿的,结果只有三艘战舰进入了伏击圈,而大块的竟然全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给吞了,而那该死的六个同僚竟然还要求他们吃掉英国人的重巡洋舰,剩下的两艘美国海军驱逐舰归他们所有。

蚊子再ia也是一块更何况还是两艘驱逐舰,之前就放过只知道一路狂奔的“埃克赛特”号,他们并不打算再对两艘美国海军驱逐舰“大发慈悲”了,四枚重型反舰鱼雷倏然出击……

海战已经成为了过去,至少还有一点良知的德国人并没有赶尽杀绝,虽然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捞走了美国海军护航舰队的一些幸存者,并没有顾及到那些民用船舶船员,而德国潜艇们更是取得战果后迅速作鸟兽散尽,压根儿就没想到要挽救那些弃舰逃生的,但是他们还是很仁慈的以国际明码通报了jia战海域,其言外之意就是让美国和英国方面赶紧来捞人。

一次jing心策划的机密行动、一个承载了国家战争希望的核计划、一群难以寻觅的核物理科学家、梦寐以求的原子弹……丘吉尔闭上眼,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日不落帝国的前途——“无边无际的黑暗”。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