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零零章不能说的秘密

第二零零章不能说的秘密

第二零零章不能说的秘密

“既然我们无法拥有,那么敌人也别想得到”

离开国会大厦后吉兹的脑海里始终回着临行前丘吉尔嘱咐的话语,15号船队已经没了,费尽千番周折召集起来的核物理科学家们个个都身怀难以衡量的价值,而如今他们都已经和准备与美方jia流所用的机密资料一起,和皇家海军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长眠于大西洋深处,或许等人类的科技文明到达一定程度,能在数千米深的海底展开打捞作业的时候,真相才能让人知晓吧。

一想到这些吉兹心情就很不好,眉头都皱成了川字形,勉强怂拉着眼皮,黯淡无神的看着车窗外的行人、建筑、警察、军人,战争时期的伦敦街头连个衣着鲜的美nv都看不到,进入眼帘的都是无jing打采的百姓,和裹得严严实实冷冰冰的军人,他们还爱这座城市么?伟大的日不落帝国就要走向灭亡吗吉兹心里犹如翻倒了五味瓶一样,怎么说也不是个滋味儿。

驾驶室的司机同样是军情六处的特工,只不过比较低级罢了,但察言观è的本事还是有的,看到头头那仿佛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英镑的脸就知道今天必须ia心翼翼,否则触及了霉头,指不定第二天自己就会被外排到欧洲某个已经沦陷的国家或地区去,死了也没人帮着收尸,对于头头而言,只不过是在损失报告数字上有了些许变化而已。[]大国无疆200

很久没洗过的雅致轿车灰扑扑的回到了军情六处的秘密停车场,根本不敢多看吉兹几眼的司机麻利的给吉兹开车看着头头离开后还行注目礼,看到吉兹进入了电梯间后,七上八下的心脏这才恢复到了应有的跳动频率,不过一身的冷汗还是少不了的。

已经快到中午时分,尽管军情六处各种各样的事务非常繁多,但“要想让马儿跑,绝无不让马儿吃草”的道理还是有它作用之处的,看着脸è不好的处长回来了,去食堂打饭的工作人员们都很自觉的绕着走,几个原本还有说有笑的nv电话接线员,看到吉兹后瞬间就自觉的闭上了嘴巴,低垂着脑袋、脚步匆匆的赶紧离开。

心情懊恼、烦闷的吉兹根本就没管手下们的种种反应,晃晃忽忽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了书架前,将那几本古典名著和诗集一股脑子的移到一旁后,在书的后面lù出了一个的暗格,这是一个属于吉兹的ia秘密,因为那里储存有一个务必随时保持高度清醒、灵活运转的情报部不应该有的烈酒,的确,是一瓶还未喝过的中国正宗二锅头。

早饭也没吃的吉兹,潸然一笑的打开了瓶盖,阖上双眼,如同饮矿泉水般的将那52度烈酒吞咽进了肚子里,肝肠寸断、燥热涌动,喉咙如同着火一般的感觉伴随着强烈的冲劲儿猛然的撞进了颅内,刚刚还铁青的脸立马涌起了不可抑制的红,气喘如牛之下吉兹昏沉沉的试了好几次才把瓶盖给扭合上,用那些书再次将暗格遮挡住后,一步三崴的跌坐在了老板椅上,脑袋死死的靠在椅背上,顿时一阵天昏地暗的感觉就扑涌而来,捏在手里的二锅头砰然落地,好在玻璃瓶质量很不错,并没有摔碎,那砰的一声也并没有惊醒吉兹,对于外将耳朵贴在上听候动静的秘书而言,还以为是吉兹在发脾气,顿时蹑手蹑脚的回去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吉兹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睡得如此踏实过,不用为工作而烦劳、不用为家人而心、不用为该死的战争而焦虑不安、不用为了已经作古的核武器梦而愁眉苦脸,一切的一切都不用再忧虑,浑浑浊浊中,他死死的睡着,长期高强度疲劳工作的大脑竟然战胜了一个久经训练的钢铁意志,在摧枯拉朽般的时间里,顿时让吉兹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轰的一声从老板椅上滚了下来,强化木地板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痛觉,除了比较硬以外又宽又平的地板上,比老板椅上好睡多了,于是乎,堂堂军情六处魁首,脸红的在地板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时间如同冬日的阳光一样绵软无力的流逝着,当太阳不可抑制的西斜,笑眯眯的看着世间苍茫的时候吉兹依旧在地板上大睡着,酣畅淋漓的睡着,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可以无忧无虑的躺在自己的婴儿上一样,怡然自得的享受着生命中那难得的宁静,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安静,经过特殊训练的吉兹闪电般的睁开了眼睛,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卷曲着在地板上睡着,如此不雅的睡姿都是二锅头惹的祸。

撑起身来,晃了晃沉闷的脑袋,还从未喝过如此烈酒的他,显然不胜酒力,更何况早饭也没吃,到首相丘吉尔那里去更是滴水未进,烟倒是ou了不少,jing神不振的情况下再猛灌52度的烈酒吉兹再怎么训练有素那也是惘然,因此他没打算责怪自己,因为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一个,也就是说,刚刚他那不符合身份的睡觉,没人知道。

电话仍然在响着,等吉兹用左手撑着沉沉的脑袋,肌无力般的右手拎起话筒,还未送到耳边的时候,一个粗大的声音就传来了——“我是梦西斯”

“梦西斯是谁啊?”被酒jing冲昏脑袋的吉兹转念一想,所有的不适感觉都飞散不见了,端正坐姿的回答道:“『主席』好,我是六处的吉兹”

给军情六处打电话之前,大英帝国特别行动委员会『主席』梦西斯是反复思考过的,在此之前他还特意和丘吉尔商量了一番,而这通电话之所以要等到下午2点才打,是因为一个ia时前他打来电话时吉兹的秘书告诉他吉兹正呼呼大睡,知道军情六处苦楚的梦西斯便没让秘书转接给吉兹,但是现在,他是不得不打过来了。

“我问你,破解工作到底完成得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梦西斯嗓很大,似乎要刻意帮助吉兹清醒头脑一般。

“快,快了吉兹稀里糊涂的回答道。

“快?到底有多快?我现在就想知道准确结果,成功还是失败?你给老子一个准话”声音更大了,梦西斯的大嗓似乎用不着喇叭放大,那震耳yù聋的感觉是浑然天成的。

被问及到这么一个问题,他哪儿知道艾伦?图灵和阿尔弗雷德?诺克斯所率领的那帮帝国数学jing英到底成功了没有,好些日子没有接到他们工作报告的他,今天一大早就去找丘吉尔了,回来又喝了闷酒,稀里糊涂了睡了两个ia时,早上出发前,秘书就送到办公桌上的文件,到现在一个都还没看,他哪儿找准确答案来回答梦西斯。

情急之下吉兹立马干咳起来,以装咳嗽的短暂时间里,左手如同觅食的母ji爪子一般,飞速般的将那一叠叠文件分开,两速瞄了一下文件报告名,担忧的内心也止不住的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心脏似乎已经有抛锚的迹象之时,他终于找到了一份文件,大喜过望的他赶紧翻开,快速浏览了一下报告内容后,神è欢喜的结束了“咳嗽”。

“他们已经试运行了,如果『主席』需要,可以立刻开展电报截获破译工作吉兹很是高兴的回答道,因为他的两眼已经看到了艾伦?图灵和阿尔弗雷德?诺克斯联合署名的报告中,开篇的那一句——“已经成功试运行,电文得到验证便可宣布成功”。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大约五六秒钟后,梦西斯的大嗓又来了,说的却是一个让吉兹没想到的——“怎么?咳嗽好了?”

尴尬的笑了,好久没笑过的吉兹发现笑容所用到的肌比皱眉头的多得多,而且微笑不需要费力气,还很舒服,而皱眉头、愁眉苦脸的样子让面部神经也一同受罪。

“咳嗽好了,以后休息一定会注意保暖的吉兹赶紧回应道。[]大国无疆200

“那好,我们在维多利亚府邸见”

挂了电话,高度集中jing神又猛然放松下来的反差感让吉兹好像百米短跑了一次一样,长出了一口气后,使劲儿的用双手了脸和太阳又可劲儿的晃了晃脑袋,再把桌上那杯冷冰冰的红茶喝进肚子里,这杯红茶是早上由秘书和文件一起送来的,此时此刻已经冷透了,如此冰冷的特殊下午茶倒是很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把胃部都给冷得一个ji灵之下吉兹的jing神状态倒是立马恢复了许多。

“或许,以后熬夜提神,喝冰水肯定效果更好,而且要比苦咖啡便宜”

嘀咕着的吉兹很快从桌上拿起了钢笔,飞速般的解决掉了桌上的那些文件后,让秘书安排好车子后就赶紧进来将处理完毕的文件拿走,随后便从ou屉里拿出了一包高能巧克力,狼吞虎咽的解决掉之后,也顾不上什么着装了,赶紧下楼准备去找那群可爱的数学家们,他们要真是把德国的密码系统给破解了,对于这场声势浩大、影响广泛的战争而言,比至少要ua费好些年而且要投入难以估量的人力物力的核研究工程划算得多吉兹似乎已经看到了大英帝国扭转战争形势的美好未来,因为他们清楚的知晓德国人的一举一动,不过前提条件是,艾伦?图灵和阿尔弗雷德?诺克斯他们真的成功了。

而在另一边,成功击沉了美国海军两艘轻型巡洋舰、三艘反潜驱逐舰、七艘五万吨级散装货轮、四艘五万吨级大型油轮,在与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大西洋海战中赢得完胜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重新来到大西洋上的第一份饱餐竟然是如此之丰盛,五艘美国海军的军舰和十一艘大型民用船只,很好的满足了将近一个月余没有作战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官兵那高涨的战争yù望,美中不足的是,他们让一艘英国人的巡洋舰和美国海军的两艘驱逐舰给跑了,结果这三块不不廋的让潜艇部队给吞了。

能知晓被潜艇部队所击沉的三艘舰艇中有一艘英国皇家海军的“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主要是因为在轻松赢得海战胜利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还是很人道主义的来到了那些沉船所在海域,把那些愿意被救走的船员们给营救起来,那些不愿意上德国人军舰的,他们也没有那高平两用机关炮给突突了,只是让他们自生自灭罢了。

参与打捞美国海军护航舰队弃舰船员和民用船舶船员的,是“布吕歇尔”号,有24名美国海军官兵和31名民用船舶船员被营救起来,将那些民用船舶的船员们集中安置之后,德国海军根据日内瓦公约并没有为难至今还属于中立国的美国海军官兵们,虽然两国之间的关系很尴尬。

表面上看,德国和美国之间并没有宣战,但在现实中,两国海军已经是不宣而战多次了,德国人的潜艇击沉了不少美国海军的军舰,当然也有一些倒霉的潜艇被美国海军的反潜军舰给干掉,现如今,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更是一口气灭掉了五艘美国军舰、潜艇部队也干掉了两艘,早就可以让两国宣战的实际jia战情况之下,两国其实已经默认了这种不宣战但已经jia战的行为。

因此,在作战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的严令之下,被“俘”的美国海军官兵们并没有受到不公正对待,在例行的身份、职务等登记之后,“布吕歇尔”号舰长就根据舰队司令的指示,将这24名美国海军官兵中所有的军官都转移到舰队的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上,剩下的十多名美国海军水兵们,也要友善对待,毕竟在之前的jia战中,在明知自己实力不济必然战败的情况下,美国海军的五艘战舰都表现出了很大的勇气,顽强的战斗虽然没有取得想要的战果,但这种符合军人jing神的行为已经足以让德国海军正视并尊敬他们。

转移到“俾斯麦”号战列舰上的美国海军军官们,根据自行报告的职务和军衔,最高军衔的是一个上尉轮机长,不过亲自的担负审问工作的吕特晏斯可不是一个容易被欺骗的将军,“艾伯特”号驱逐舰舰长斯特福斯很快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原本准备和军舰一起沉入大西洋的他是被自己的副官强行拖离战舰的。

很快,这位斯特福斯中校就被冈瑟?吕特晏斯请走了,对其他尉官的审查工作他也没什么兴趣,倒是海军司令部三番五次发来电报称,一定要拦截住这一支被英国人命名为“15号船队”的船队,一开始吕特晏斯还认为没什么,毕竟对于一支拥有十一艘大型运输船只并且还有海军护航力量的船队而言,让潜艇来下手很难取得成功,如果让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来,那就是ia菜一碟,如果能让美国佬损失掉从共和国高价购买来的大吨位运输船,将会极大减少英国人的资源补给,对即将到来的渡海作战肯定有好处。

吕特晏斯一开始对此事的心态就是如此简单而且相当纯粹,可再后来通过jia战中美国海军护航舰队死战不退的战斗过程,甚至连那些民用船只也跟着发疯,他就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了,尤其是那逃走的三艘军舰,更是不要命的疯狂逃亡,它们为什么要玩命式的逃亡,跑得那么快就不怕锅炉爆炸?作为一个很注重细节的高级将领而言,能赢得大西洋海战的胜利足以证明吕特晏斯并不是一个只会利用先进设备赢来赢得海战胜利的泛泛之辈。

海战得胜之后,他让通讯参谋给海军司令部发送了简短的战斗报告,另外特别询问了一下有关“15号船队”是否可以提供更多情报,结果得到的答复是,作战舰队可以先行的展开ia范围审问,只要不把那些战俘死就行,海军司令部会尽快派专业的审讯人员乘远程水上飞机到舰队负责审讯工作。

就在吕特晏斯客客气气的与斯特福斯中校沟通的时候,“布吕歇尔”号舰长给他送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们在审讯那些美国货运船舶船员中,常年在大海上跑货运的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值价的军事信息,唯一令人让“布吕歇尔”号舰长感兴趣的就是,船员们在报告船队中各艘船只信息中,船员们都供认有一艘英国重巡洋舰莫名其妙的加入到了船队中要跟他们一起回美国。

这条讯息传到吕特晏斯耳朵里之后,他原本那一丝丝的好奇心就更加深了不少,联系之前的那种种揣测,他很快笃定那艘名叫“埃克赛特”号的英国重巡洋舰一定承载了什么重要的使命,如果不是什么大人物在上面,那么就是一些不可让德国人知晓的机密资料,或者是一些需要美国人帮忙生产的先进武器,或者是其他什么,反正肯定很机密很重要,否则美国海军那五艘军舰也不可能拼死拖住自己的作战舰队,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德国人为他们准备了两道扑杀网。

打定这个主意的吕特晏斯又让舰队通讯参谋给海军司令部发报,让专业的审问人员不用来了,只是一个中校的斯特福斯,就算把他榨干,最多也就知道他得到了一个死命令,那就是拼死也要让“埃克赛特”号安全抵达美国,至于其他的,或许已经死去的美国海军护航舰队司令能知道一些,要想真正解开“15号船队”的只能另辟蹊径了。

没打算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替情报部担忧的冈瑟?吕特晏斯很快命令舰队进入无线电静默,制定新的航线准备前往大英帝国的另一条航线,澳大利亚、东南亚等地区是英国战争资源来源地,虽然因路途遥远并且被德国潜艇“暗算”的几率很高,而且澳大利亚那孱弱的海军也无法为船队提供周密的护航,全靠英国远东舰队来完半程护航成任务,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来负责后半程。

从美国、加拿大到英国的战争物资运输护航任务基本是由美国海军负责,而在即将到来的渡海作战中,相比于美国海军,最需要解决掉的是自然英国皇家海军的本土舰队,只有彻彻底底的把这支舰队送到海里喂鲨鱼后,让德国海军掌握制海权,渡海作战的成功几率才会更高。

设想虽好,但吕特晏斯可并不认为战争就是一场想当然的儿戏,11月19日那晚上,英国皇家空军『自杀』式战斗机给作战舰队带来的恶果至今都还没有消除,曾在大西洋海战中立下汗马功劳的“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和“希佩尔”号重巡洋舰,至今都躺在船台上接受大修,这样的噩梦至今都还如同一个梦魇萦绕在吕特晏斯心间,真要是离英伦三岛太近了,又让该死的英国皇家空军知道了他们的位置,吕特晏斯可不敢保证那些打了ji血的英国飞行员们,会不会又不要命的驾驶着战斗机撞自己宝贵的战舰。

吕特晏斯倒是轻松了,不过“15号船队”这个很有特殊意义的代号,现在已经了的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局长冯?卡尔藤布隆列为德国情报部急需解决的大事,作战舰队的战斗报告中,吕特晏斯只是略略提及了一些战斗的反常细节,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孽”的卡尔藤布隆,就更加重视这蕴含了不知道什么意思的“15号船队”了。

同样,已经抵达了英维多利亚府邸的大英帝国特别行动委员会『主席』梦西斯和军情六处处长吉兹,在焦急等候着数学家们反复核实能够对德国密码机进行完美自动破解的“理想”密码机是否能完美运行之时,两人也在揣测着一个问题,那就是“15号船队”的全军覆没,究竟是一个德国海军破jia作战的一次偶然巧合,还是一次jing心策划的战争行为,如果是后者,那么就只能说美英两国的核计划秘密已经不再秘密了,继续深究下去,又在是内部人员泄密还是电报被破译上纠结起来。

尽管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但德国人想知道“15船队”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英国人想知道“15号船队”为什么遭到完美截杀,这个令双方都感觉头疼的问题,是否会成为历史谜团,还是水落石出,希特勒不知道,丘吉尔更不知道,因为这都是自己不能说的秘密。a!~![]大国无疆20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