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五章 生死存亡(一)

第二二五章 生死存亡(一)

清晨,忙碌的通讯指挥中心里依然相当热闹,从1月15日开始,德意志帝国空军第二、第三航空队更大规模的频繁出动,对英格兰东南地区展开了更为“细致”的轰炸,从以往对重点城市的轰炸转移到了对英国岸防防线的轰炸,为了以防在未来登陆战中,英国陆军快速驰援登陆场,因而轰炸的目标中也开始包罗桥梁、隧洞、河堤等。

不间断的高强度轰炸也伴随着两国空军之间的惨烈空战,依靠数量和飞行员素质优势的德国空军虽然也有一定损失,但比起英国皇家空军的损失而言则相对小得多,两国空军已经围绕着英格兰东南地区制空权展开了最为惨烈的厮杀。

1月17日的清晨并不寒冷,甚至连雾气都没有,如此之好的天气里,德国空军自然要再次大举出动,战斗机负责与皇家空军的战斗机纠缠、空战,轰炸机、俯冲式轰炸机等则对付一个个地面目标,德国对英作战联合司令部给德国空军的时间不多了,因为联合司令部希望空军在一周之内完全掌握英格兰东南地区的制空权,17号这一天已经是限制时间的第三天,德国空军必须要加把劲了。

空军要努力,也就表示着英国皇家空军也会有更为强硬的反弹,两国空军之间的空战厮杀必将在所难免,所以本方战机被击落也将不可避免,德国空军虽然可以自行完成各项行动的组织、实施以及保障,但由于空战空域宽广,战机被击中后弃机跳伞的飞行员也就需要各方面的力量来帮助搜救了,德国陆军和海军都知道空军这些天的压力非常之大,因此对于营救交战双方跳伞飞行员也就很是积极,德国海军更是在英吉利海峡、多佛尔海峡里布置了6艘aip潜艇。

水雷早已清除干净之下,原本需要去负责在大西洋上切断英国海洋运输线的它这些潜艇之所以要留在海峡里,就是为了营救弃机跳伞的飞行员们,英方的飞行员自然会成为高级俘虏,而本国空军的飞行员,就算是第一次上天就被击落的菜鸟,已经有过被击落的经历,等下一次上天之时,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击落了,更有经验的他们将更能带来击落战绩,而这也是为什么德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素质越来越高,而英国方面却越来越低,甚至在不少战斗机中队已经传出“上天就意味着送死”的恐怖言论,才刚刚学会如何让战机起飞的他们就被送上天去和早已经历过多次空战的德国飞行员较量,生存率低下也是必然的。[]大国无疆225

也正因如此,德国空军就更加加大夺取制空权的力度了,从去年十月份就开始的抢夺大战绵延至今,也算是达到争夺战的**了,谁扛过这段比拼实力与耐力的日子,那谁就能收获宝贵的制空权,已经尝到空地一体化所带来好处的德**队,自然而然对制空权的掌握充满了**。

空军干劲儿十足,这也让德国陆海军方面战情激昂,如若不是争夺制空权的这一周,参与渡海登陆作战的德国陆军各部需要完成各项最后的准备工作,恐怕不少部队都已经要准备杀过海去,和据说准备充分的英国陆军好好较量一番,看看是已经名扬世界的德国陆军强悍,还是为国运而战的英国陆军更牛,不过有了联合司令部的统一指挥协调,他们是不能胡『乱』动弹的。(看小说就到书生中文网)

联合司令部通讯指挥中心人员和设备一样众多,一台台电台各种各样的图板到处都有,滴滴的电报声和叮铃铃的电话声汇成一片,无线电波承载的情报在这里被电译出来,一道道命令从这里以无线电波的方式发『射』出去飞往它们的目的地。

“有情况”

正当所有人都忙得不亦乐乎之时,一名无线电监听员突然大喊一声,并取下了自己的耳机,将解调出来的信号直接接入到通讯指挥中心的中央广播系统,略略有些电流杂音的英语口音声响彻了通讯指挥中心。

广播里正在高声演讲的声音很让人感觉熟悉,尤其是那些无线电监听员们,他们早就知道正在叽里呱啦说着的人是谁,他就是时任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这鸟人最大的能耐就是那张嘴,强悍的演讲能力不得不说是相当卓越,而今天他英国早已停播很久的英国之音广播里叫嚣些什么呢,许多人都想知道。

“我依然清楚的记得,上一次世界大战的初始阶段,包括我们大英帝国在内的各协约国都不同程度在各条战线上节节败退并且士气低落,我们在不断的失败之下并没有气馁,更加没有选择放弃,我们经历了种种考验和磨砺之后,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但,当我们还在沉浸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之时,危险已经悄然滋生。在曾今的普鲁士、今日的德意志帝国,一个十恶不赦、**难填的侵略魔鬼希特勒,将其暴戾的种族主义推广开来,纳粹主义的野蛮凶残从德国蔓延至欧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熊熊战火就是因为纳粹主义那凶横侵略的卑劣思想所致。”

“战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发了,我们的一个个盟友在纳粹的铁蹄之下痛苦挣扎,和平家园被战火所侵,纳粹的战争机器肆无忌惮的碾压着主权独立的思想,自由的天空被侵略者的飞机所占据……面对危难,捷克人、波兰人、挪威人、丹麦人、比利时人、荷兰人、法国人,我们应该紧密团结起来,牢固树立一个亘古不变的目标,那就是消灭希特勒、消灭纳粹主义的所有痕迹。”

“而如今,有充足的情报可以证明,纳粹德国正密谋着大规模入侵我大英帝国,他们的铁蹄将跨过海峡践踏在我们自由的土地之上,世界文明的存亡、大英帝国的国运、英国人民的生死都在此一战,我们可以想象希特勒的军队会如何猖狂的向我们侵来,但我们也必将坚信,希特勒决不能在英格兰本土将我们击败,我们必将在自身的努力和盟友的帮助下赢得抵御侵略之战的胜利,在顽强的抗争中迎来反击的到来,最终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反法西斯战争的辉煌胜利”

广播里传出丘吉尔的这番豪迈的反法西斯演讲,要换做是其他地方听这样煽动『性』的广播,肯定会被盖世太保抓去喝茶,可在这通讯指挥中心里,丘吉尔中气十足的演讲不过是跳梁小丑在坠落下来的痛苦惨叫罢了,因为就当有人准备关闭广播的时候,丘吉尔终于结束了一嘴的屁话。

“胜利必将属于英格兰、必将属于法兰西、必将属于美利坚,必将属于整个同盟成员国,但此时此刻我不得不宣布国王陛下『政府』的决定,我曾一度确信这样的决定不会有宣布的时刻到来,但岌岌可危的战争形势的确让我不得不立即宣布这项决定。”

“为避免可能出现的极端情况,经国王陛下授权和国会通过的决议,帝国王室将暂时迁往英联邦成员国加拿大,帝国『政府』也将在近期临时从伦敦转移至爱尔兰都柏林继续领导反法西斯本土防御战……”

丘吉尔的讲话还在继续,但德意志帝国对英作战联合司令部通讯指挥中心里已经笑成一片,丘吉尔刚刚义正言辞的大声演讲如此之久,说了那么多的屁话,就是为了宣布在本土可能沦陷之际,英国王室将以政治避难的方式流亡加拿大,而英国帝国『政府』也将转移至战时陪都都柏林,相信情况继续恶化下去,以丘吉尔为首的一帮英国政治家,也会像曾今流亡英国的法国戴高乐将军一样,继续逃到加拿大去,战争一败再败之下,嘴上功夫倒是从不落下,还美其名曰——“从未放弃抗战,绝不接受对手投降”

德意志帝国会向同盟国投降?就因为丘吉尔的一番放屁式演讲?这样的笑话恐怕是在场所有德**官听过最为惬意的笑话了,在这繁忙而又紧张的工作中,有这么一个充满戏剧『性』的笑话来调剂工作的乏味和紧张感,丘吉尔可以被德国对英作战联合司令部授予最佳喜剧演员的称号了,但前提是丘吉尔必先承认战败,或以战俘的身份接受这样的“称号”。

“***丘吉尔,放了一通响屁,竟然是要逃了”

“不是丘吉尔要逃,而是英国那个落魄的国王乔治五世,狗样娘的,竟然一口气就要逃到加拿大去,生怕咱们空军的炸弹把他那把老骨头给报销咯”

“这狗屁国王除了名字特别长之外,就没其他长处了,全名是伯特.弗雷德里克.阿瑟.乔治.温莎,他祖母的,还真够长的,这下还知道,这厮逃跑的腿儿也挺长,领土要丢了,拍拍屁股就要逃到北美洲去”

丘吉尔的演讲广播已经给关上了,在说说笑笑见间,众人很快就全身心投入到繁忙的工作当中,似乎都忘记了刚刚丘吉尔放了一阵响屁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不停地收发电报、空气中往来的各种无线电波都被赋予了更为深刻的含义,在这场即将到来的生死大战中显得特别的活跃。[]大国无疆225

阳光静好,就像黎明前天气预报一样,一架架德国空军的轰炸机起飞之后,几乎每一个飞行机组的成员都会感叹1944年1月17日的天气是真正的碧空如洗,湛蓝的天空上淡淡的漂浮着几朵洁白的白云,清晨的金『色』阳光将白云渲染得如同『毛』茸茸的棉花一样惹人喜爱、

如此作美的天气里,这美丽的天空之上却出现了一抹抹银『色』的风景,那是成群结队的轰炸机裹挟着威风凛凛的杀气在天空中飞翔,铝合金的外壳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属『色』泽的反光银白闪闪,低沉沉的引擎轰鸣声响彻一片,嗡嗡声如同蝗虫来袭。

英吉利海峡的海浪并不急,海水散发着令人着『迷』的蔚蓝,成片的轰炸机、战斗机所形成的倒影在大海上变成了一抹抹更为深蓝的『色』泽,就像是海水突然变得深蓝一般,德国空军每一架轰炸机、战斗机、俯冲式轰炸机等都带着胜利的呼啸声越过狭窄的海峡,扎入大英帝国的领空,在这片空域里收割属于自己的胜利果实。

警报,毫无例外的到来,自德国人发明新型电子干扰设备以来,雷达失去了作用之下的英国皇家空军就像失去了预警于千里之外的眼睛一样,雪花连绵成片的雷达屏幕上看不到来袭的德国空军机群,只能依靠传统的空中巡逻结合重点地域布置防空警戒哨的方式来探知德国空军的空袭。

毗邻英吉利海峡的多佛尔、贝克斯希尔、伊斯特本等属于德国未来登陆地域的英格兰岛东南角,尖锐的警报声响彻在每一座英国皇家空军的野战机场里,对于经常挨揍、挨炸的英国皇家空军而言,他们固定的、拥有完善基础设施的空军基地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分散隐匿在各个野战机场里。

与其说是野战机场,还不如说是一片片被伪装的机库加上一大块平整地,条件好的野战机场可能会有防空掩体、高炮阵地等,条件差的,连后勤维护都没有,只要油罐车里还有油料或者战斗机还没有战损完毕,那就是具备出击能力的野战机场,反正这个时代里,以活塞式发动机为动力的螺旋桨飞机,完全可以在硬质草坪或者路面上起飞,起飞距离也比较短,并不像喷气式战斗机那样对机场条件要求苛刻。

所以,在得知德国空军大举来袭的情况下,早已不是第一次的皇家空军各中队,能升空的飞行员很快就将能上天的战斗机开动起来,千百次的实战早已把他们起飞过程都练得相当默契了,一个个简陋的野战机场里,所有能飞的战斗机都起飞了。

仇人相见,当然是分外眼红。

每每冲在战斗机前进护航机群最前沿的,并不是那些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里的王牌飞行员,而是那些距离五个击落战绩还差一点儿的积极分子,他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冲在最前面,就是希望能率先遭遇英国皇家空军的巡逻战机,又或者是与紧急升空准备拦截的英国战斗机干上,他们俗称这样的行为叫“抢肉”。

的确,三个多月的大小空战下来,英国皇家空军里剩下的王牌飞行员数量远远低于德国空军的,而在战斗机飞行员整体素质上,皇家空军也没法比,碧空之上很快就上演了一幕幕经典却又重复的老鸟追击菜鸟战,只见同样装备着共和国j-4战斗机的双方,除了外表涂装和标示不同之外,战机『性』能完全一样,可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却往往在扮演小鸡的角『色』,那紧跟在后、紧咬不放的却是德国空军的战机,一串串火舌之后,天空中很快就响起了呜呜的声音,那是战斗机被击中后失速坠落的叫声,有的战斗机坠入了大海,也有的掉进了英格兰岛上。

天空中很快就绽放开来一朵朵洁白的降落伞,那些弃机跳伞的飞行员,交战双方都很遵守战争原则和骑士精神,并没有向他们开枪开炮,否则人类**哪儿能经受住大口径航空机枪子弹和航炮炮弹的摧残,哪怕是没打中人体,把降落伞给弄出了几个窟窿,飞行员落下去不报销也得残废,好在双方谁都没有对这些没有反击能力的飞行员动手,而这些飞行员则自然而然成了又一场不列颠空战的观众。

“该死的,刚刚是谁抢了我的肉?不知道我还差一个击落战绩就成王牌了吗?”

“赢了,赢了,我终于击落了一架敌机了”

“草,一个就高兴成这样”

“那个谁谁谁,一会儿王牌和菜鸟都先别急着上,让咱们还差一两个战绩就成王牌的先上,等咱们吃够了,剩下的就都给你们”

“去你大爷的,谁相信你的鬼话”

天空依旧湛蓝,只是碧空之上只剩下了德国空军一架架的战斗机在飞翔,他们降低了速度等候着后面慢吞吞赶上来的轰炸机机群,在这难得的空战小憩时间里,无线电里闹开了锅,老鸟们竞相炫耀着自己的战绩,刚刚取得击落战绩零突破的菜鸟们也在欢呼雀跃,在这崇尚荣誉与实力的军队里,低调这词儿是不存在的,也只有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里大肆的发泄自己的战绩,才会让他们忘记刚刚那激烈的空战,在生与死的边沿飞行,无论是老鸟还是菜鸟,不紧张才是怪事,此刻发泄一番,也算是为接下来更大规模的空战舒缓一下情绪。

:今天是最后一门考试,大学四年最后一门专业课考试,今天就对不起兄弟们了,见谅。。.。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阅读,地址: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