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二章 汽车与石油

第四十二章 汽车与石油

:小子来晚了半小时,抱歉!不过,厚颜无耻地在此求支持!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从古至今任何一场战争较量地都是双方实力的比拼,没有强大的后盾作保障,没有源源不断的物资补给送抵战场,再强大的军力也会因补给不畅而遭到惨痛失败。

纸上谈兵的赵括被秦将白起断绝粮道,四十五万大军断粮四十六日,饥饿无食根本无力打仗,最后全部消灭殆尽,秦朝以不断加强自身内部发展,具备强大实力继而顺理成章一统天下。官渡之战曹『操』奇袭袁军粮草集结地乌巢,断其部分粮草却大『乱』军心,在人数处于劣势的曹军追杀下大败而归,后曹『操』以发展粮食生产而稳定了霸业。

黄巢起义驰骋大唐大江南北十余个省区,横扫大半个中国且占据世界第一都长安,结果却因为不重视自身实力发展,不建立自己稳固的后方,占一城弃一城,堂堂六十万大军最后粮草断绝,导致起义失败。

所以,在古代的常胜将军其实之所以常胜,缘于他们根本不让对手具备作战能力,他们最爱的杰作莫过于饿垮敌人。当然过渡到了热兵器时代,战争依旧或许战争艺术本身已经发生些许变化,不过后勤补给同样影响着战争的进程与变化,拿破仑忘记了沙俄境内的冬天,而最终导致输掉整个法兰西。[]大国无疆42

当然,古代战争需要的物资供应品种简单,弓箭、刀枪、粮草、马匹等等,只要有足够的地域安心发展农牧业,具备强大的实力是轻而易举的。但时代进步到了今日,战争考验的不再是后勤运输能不能满足士兵们对武器、食物、被服、医『药』的需求,消耗的东西更多更杂,硝烟弥漫的战场不仅需要各种口径类型的弹『药』、各型多口径身管大炮,还对各种建设物资与日常消耗品提出了要求。

以目前正在进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例,主要战场是在欧洲大陆,交战双方都是以炮兵结合纯步兵为主,攻防战类型单一,都拿对方没有办法之时,堑壕对垒战成了唯一的选择。由此构筑隔离带的木桩和带刺铁丝网,打造一个个火力点的钢筋水泥,开挖一道道堑壕的施工工具,而要将这些建设物资和作战物资成功运抵前线以供消耗,但日益残酷的僵持战却一月不同一月的变化,这对双方的后勤运输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英国是老牌工业强国,即便它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并没怎么跟上世界的发展脚步,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也要比马大。连同同样壮实的法兰西,协约国有那个本钱和以德意志帝国为首的同盟国抗衡,双方的实力不相上下定会让一场狗咬狗的大战,逐步酿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战争惨剧。”

当世界大战爆发的消息传遍全球的时候,张雨生为此事也就说了这么一小段话。事实上不用他的分析,只要是了解这两大集团的人都能揣测出这场战事的胶着与悲惨。

军事上两大集团不分上下,而各自的工业生产能力同样也足够强大,介于战争前线与后方生产之间的后勤补给能力,变成了判别双方战争承受度的关键。

火车的出现让工业大生产的庞大物资需求得以满足,让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没有了后顾之忧。内燃机推动的轮船具有无可争议的高速『性』,相比起煤炭的补给周期长储备量与消耗速度严重不成比例,使用燃油的军舰作战能力与续航『性』大大优于燃煤军舰。更重要的一点是石油的广泛运用催生出了人们另类的交通工具,那便是汽车。

蒸汽火车运输量大,但速度慢离开了铁路线什么都不是。汽车却拥有机动『性』强、运力可观的优势,尤其是当作战的地域发生极大变化,汽车机动『性』强的特点很快让它成为后勤运输的中坚力量,协约国与同盟国之间几乎都是在用庞大的汽车群为自己的前线部队提供后勤补给。

然而汽车,它是以燃油为动力的机械,虽然也对冷却水、润滑『液』、零备件等有一定要求,但影响它功效正常发挥的还是燃油,没有了燃油根本就无法让汽车运输群流动起来,自然也无法为前线部队提供源源不断的后勤补给。

一战结束之后,某位法国将军的回忆录上记录了一段话,清晰明了的概述了战争前后后勤的变化,继而让战争走向产生了巨大变化。

“战争伊始,我们军队的载重运输汽车数量非常至少。不是汽车推销商没来说服后勤部门官员,而是整个法国军队都未对卡车产生兴趣,倒是不少将军购买了大量汽车,不过那都是一辆辆价格不菲的轿车。整支军队有只有不到两百辆卡车,不到一百辆牵引车,军队的炮兵依旧用着畜力牵引火炮,用着士兵的肩膀来运输弹『药』,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卡车过于昂贵大规模持有卡车只会让绝无战事的法国背上沉重的包袱,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运输卡车都是一辆辆极其耗油的耗子,军队有限的资金容不得这样的销金窟窿存在……”

“后来,我们在战争开始不久便陷入了被动,将军们忙于调兵遣将堵住敌人的疯狂进攻,而我们的士兵却是人而不是机器,单纯依靠铁路我们无法让士兵快速机动到位,更重要的是后勤补给严重跟不上战事的需求,炮兵不能放开打、士兵们也没有足够的食物和弹『药』消耗。战争,第一次让我感觉到是一场梦魇……”

“其实就汽车而言,军队中很多人都知道它所带来的极大好处,但根深蒂固的军事体系犹如阶级社会顽固的等级一样难以撼动,若不是前线战事吃紧让人产生了运用‘昂贵’的汽车运输补给,但那时我们才发现整个法国其实能够征召到的民用卡车并不多,而我们的敌人却有着以万计的各型卡车,他们的士兵坐完铁路坐卡车很快抵达作战地域,大炮也都用卡车牵引、弹『药』由卡车运输,机动力数倍于我方,就更不用说战争能力了……”

“战争已经显『露』失败的征兆,再顽固不堪的军事体系也得考虑将来作为阶下囚是否还能如此尊严傲慢。为了避免失败,为了避免战争走向我们极其不愿看见的那一端,在整个法兰西都面临着生死存亡的时候,凡尔登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开始重视起汽车来,那的确是个注定无价的决定……”

“要命的凡尔登就像法兰西身上的七寸一样致命,前线的将军们咆哮地要求需要士兵和补给,完全忘记了他们之前是多么的绅士。由此才有了高贵的法兰西人四处寻觅曾今的中国商人,可更多的货源都是发往我们敌人同盟国的,留给协约国的其实很少很少。这下将军们才发现,不重视汽车就像不重视通用机枪一样,当自己的士兵被哒哒的子弹扫『射』成了一个个窟窿,他们才知道是该为部队添点新装备了。同样如此,凡尔登即将陷落了,他们才知道运力可观的汽车是多么的重要。可机枪随时都有商人在等着顾客上门,但动辄资金上百万的汽车,谁能耐着『性』子等候将军们的垂青?”

“历史不会放弃强大的法兰西,当然法兰西的辉煌与安危也不能忘了她的重要盟友——美国。通过和美国的亚美集团协商,法兰西终于得到了要命的载重汽车,当一辆辆大型卡车从码头驶抵巴黎,当一车车物资人员送达凡尔登,失败的阴影终于不再笼罩法兰西的璀璨天空……”

就像这位将军回忆里写的一样,战争早已令人癫狂。当大英帝国在16年5月31日掀起日德兰海战,让6月1日最后一抹晚霞送走德意志帝国海军的辉煌。

德意志帝国的舍尔海军上将虽然率领的德国的弱小的公海舰队,给予了大英帝国舰队的一定重创,在战术上赢得了胜利,却在英国杰利科海军上将指挥的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围追堵截下,被紧紧封锁在了港口内动弹不得,让德意志帝国的军舰再也不能驰骋海洋,当然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协约国终于可以正式开始对同盟国进行战略封锁,让庞大的中立国不能继续为德意志提供战争动力,尤其是稀有金属矿石、载重汽车、军火、『药』物等等极其重要的战争资源。

但这样的封锁也令对手陷入了更大的疯狂,无限制海战正式拉开帷幕,大西洋的海面上任何时候也充满了艰险。而陆地战场上,为了突破德军的防御以让战争进入协约国所希望的运动战,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减轻德军在凡尔登施于法军强大的压力,英法联军势必要有所作为。

和法兰西军队防守凡尔登一样,德军在亚眠以东50多公里的索姆河一带,构筑了属德军的最坚强防线,防线有三道阵地和大量的永固工事,阵地内坑道密布而阵地前也铁网重重,驻扎这里的德意志第二集团军为58公里宽的战线,准备了9个主力师和4个预备师,依靠强悍的后勤运输能力,他们能迅速得到更多部队的增援,所以该防线真的是做到了“最坚强”。[]大国无疆42

6月24日,英法联军进行了长达7天的炮火准备,估计是为了报凡尔登的血仇,在凡尔登法军被德国炮兵压制得几乎毫无招架之力,但到了索姆河战场上,大英帝国和法兰西用属于他们的方式展『露』了自身的强悍,那就是长达七天七夜的超级强度炮击。德意志炮兵在凡尔登用每小时十万发的『射』速残虐了法军,到了索姆河战场上,英法联军打出了更疯狂的『射』速,每小时近十二万发的炮弹比凡尔登的炮弹雨下得更加磅礴,当然这七天七夜联军也耗费了将近两千万发炮弹。

当英法联军以为自己能够像凡尔登德军占领三道野战防线一样轻松自在,包括被虐了不知多少次的法军在内,两军依旧以密集队形蜂拥而上,结果7月1日一天就被从地里冒出来的德军,以机枪和大炮扼杀近8万人。但两千万发炮弹还是有它的价值所在,遭到很大损失的德军没能扛过第三天,7月3日英军右翼和法军占领了德军第二道阵地。

但德军利用对方进攻的间歇,凭借完备的地下坑道和后勤运输力量,重新调集兵力加强纵深防御,并在一些地段上实施大胆反击。双方开始围绕第一道防线展开争夺,就像此时此刻凡尔登战场上,法军依旧在不依不饶地想夺回三道野战防线一样。双方的血战除了诞生更多的尸体,消耗更多的物资,毫无进展,而且主动发动战役的英法联军此时发现,索姆河的血战并没对凡尔登的德军产生半点影响,反而让自己主动陷入了一个大泥潭。

战争的战役战术依旧没有半分的改变,但德军有限的运输能力开始遇到战争的瓶颈,如果他们再不能妥善解决庞大的战争需求,也就是说此时德意志帝国的国家战争潜力已经到达巅峰,但却在关键的时候失去了外界的“支援”,如果英法联军再来一次类似索姆河的主动进攻,估计德意志帝国只能选择后撤了。

当然,之所以能让疲弱不堪的英法联军很快强盛起来,除了英国爱德华;格雷爵士等主战派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原本流入德国的庞大战争物资运输线已经被切断,众多的物资开始慢慢流入协约集团,尤其是数目众多的载重汽车逐渐让英法联军的后勤运输压力减小。

当法军已经有了将近6万辆中型载重越野卡车,4万辆重型载重卡车,将近一万辆牵引车,而更有财的英国已经有了将近15万辆各型车辆,英法联军的后勤运输能力早已到达巅峰,完全能够满足他们在索姆河战役打出一个七天七夜的火力准备奇迹,两千万发炮弹即便每颗炮弹只有一千克重,那也将近有两万吨重的炮弹需要从后方运抵前线,没有数量庞大和质量优秀的卡车,根本无法实现如此庞大的火力准备,而且他们使用的炮弹岂止才一公斤一枚?

“战争开始让士兵们成为配角,倒是奔行在后勤运输线上的司机和汽车成了决定战争的主角!除了人力的微弱影响外,我们可以认识到:战争已经向能源时代演变,石油开始成了战争的绝对战略物资……”

当英法联军向他们的好盟友美国发来更为庞大的石油需求订单时,整个美国都陷入了一阵思考之中,尤其是美国商界非常著名的“企业家”报,更是引申出关于石油重要『性』的思考。德国为石油,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发动一场大规模战役,出征罗马尼亚,主要考虑就是要把以前分属于英国、荷兰、法国和罗马尼亚的炼油、生产和管道企业重组成一个大型联合企业,为德意志提供源源不断的石油。

英国在达达尼尔海峡的战役,就是为了确保俄国巴库的石油能够供给英法用于战争,但战役却遭到惨败,结果就是奥斯曼皇帝下达了禁运令,俄国石油难以通过达达尼尔海峡运出,英法联军急切需求的石油只能寻找中立的美国,否则前线每天一万多桶石油的消耗量,足以让英法联军好不容易确立的丝丝战略优势化为灰烬。

美国报业与舆论界讨论的也就是法军的福熙将军敦促克莱门西奥总理,向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的一项紧急请求,克莱门西总理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不能及时供给石油,我们的军队立即就会瘫痪,这将迫使我们不得不在对协约国不利的条件下媾和!”言下之意就是石油已经成了影响战争进城的最关键因素,军工生产、后勤运输、军事调度等等都已成了过去式,能源之石油业已成为战争的真正决定『性』因素。

当然那和法军一样,协约国之英国的外交大臣英国外交大臣科曾爵士,他也对英国本土的民众说道:“在协约国有效的封锁下,德意志帝国必将因为石油的匮乏而获得失败,然协约国必将在滚滚石油的推行下抵达胜利的彼岸!”

他之所以敢这么说,那是因为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有一位能力卓越的天才,他的首肯足以满足法军的迫切需求,因为他就是当今世界最大石油能源公司,美国标准石油公司的老板洛克菲勒。

在后勤运输能力受到极大考验的时候,美国的亚美集团挺身而出为协约国解决了难题,虽然在此之前他们也让同盟国获得了不少的汽车,战争让协约国吃足了苦头,而随着全面封锁的完成,亚美的雄浑生产力已经成了协约国不可或缺的后勤支柱,让战争的天平慢慢倾向于协约国。

好景不长,当运输能力的问题得以解决,但能力之源石油却又成了问题。关键时候又是美国的企业站了出来,这一次是标准石油公司,他们的强悍足以让战争所需要的一桶桶石油保质保量运抵该运到的地方,然后交给协约国“慷慨”使用。

可以说,一战才进行到此,已经让世界认识到了汽车的威力与强大,更认识到了石油的重要与宝贵。未来的战争是否还是如此,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世界已经全面进入了工业文明时代,因为它的战争已经演变成了属于能源的战争。

当然,不同人会有不同的看法。有人会认识到自身实力的强大才会是战争胜利的真正法宝,依靠别人永远是不可能真正走向成功,一时之间可以凭借利益的纽带获得帮助,但这并不会长久可靠;有人同样会认为战争依靠的是实力,不过他们看来战争还是属于企业家的,人来人往皆为利往,生灵涂炭倒还是企业家们大发横财。

无论有多少不同看法,但始终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战争已经跨入另一个领域,石油作为一个重要能源必将赋予战争更多形式和变化,当然也能带来更多的战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